中華帝國

中華帝國

中華帝國是公元1915年12月12日至1916年3月23日間中華民國大總統袁世凱預備成立的一個君主立憲製的政權名稱。

1912年共和立憲政體的中華民國成立後,因事權牽掣造成的諸多紛擾對積貧積弱、亟待發展的中國頗為不利,再加上當時的政局亂象及部分中外學者力諫變更國體等多重因素的影響下,最終,袁世凱選擇效法當時部分世界列強成熟且主流的政治體製,準備建立相較于中國歷代君主專製政體先進的君主立憲政體,原定于1916年建立年號為洪憲的中華帝國。然而多次勸進改變國體、同意帝製的蔡鍔密謀反袁,再加上多方勢力剿擊,使中華帝國還未對外正式宣布,袁世凱也未正式登基便以失敗收場,期間對外仍稱中華民國。

  • 中文名稱
    中華帝國
  • 國家領袖
    袁世凱,陸征祥
  • 外文名稱
    Empire Of China
  • 人口數量
    四億
  • 所屬洲
    亞洲
  • 主要民族
    漢、滿、蒙、回、藏
  • 首都
    北京
  • 主要宗教
    儒教、佛教、道教
  • 主要城市
    北京、上海
  • 國歌
    中華雄立宇宙間
  • 官方語言
    漢語
  • 貨幣
    銀元
  • 時區
    東八區
  • 政治體製
    君主立憲政體

歷史沿革

中華帝國(又稱洪憲改製)是袁世凱在1915年12月12日至1916年03月23日間成立的君主製政權,其與張勛復闢並列為中華民國史上至今僅有的兩次帝製復闢事件之一。

製度變更

袁世凱于民國元年(1912年)3月就任第二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

民國元年(公元1912年)4月下旬,袁世凱以人民不堪重負,決定將全國軍隊裁減一半,縮減為50個師。但裁軍方案未能平衡地方軍閥利益,令各地方軍閥難以接受。

民國二年(公元1913年)3月20日,中國國民黨的建立者和實際領導人宋教仁于在上海滬寧火車站被歹徒刺殺,案發第三日,自承凶手武士英、幕後主謀即孫中山前衛隊長應桂馨被人舉報落網。但武士英被引渡中國法庭後,旋即在關押地上海海運局滬軍六十一團的軍營被人滅口,該部隊是滬軍都督陳其美的老部隊。武士英的死,令刺宋案真相永成不解之謎。上海都督陳其美隨即宣布主謀是當時的國務總理趙秉鈞,總後台則是袁世凱,號召反袁。

民國二年(公元1913年)6月9日,江西督軍李烈均因拒絕裁軍,被袁世凱以“專製殘毒、違法殃民、恣睢暴戾“等罪名免職,令其到北京聽候酌用(未去)。7月3日,在九江要塞司令陳廷訓的請求下,袁世凱派北洋第六師李純部進入江西。7月12日,李烈鈞在湖口成立討袁軍總司令部,正式宣布江西獨立,並發表電告討袁。揭開了“二次革命”的序幕。7月15日黃興在南京回響,宣布江蘇獨立。隨後安徽柏文蔚、上海陳其美、湖南譚延闓、福建許崇智、廣東陳炯明、四川熊克武等亦宣布獨立。浙江朱瑞、雲南蔡鍔則表示中立。“二次革命”開啓了民國軍閥混戰的先例。

中華帝國國旗中華帝國國旗

袁世凱的北洋軍擊敗各省叛亂軍閥後,自認已經控製住全國局勢,開始了獨裁逼供最終走向稱呼帝的道路。

民國二年(公元1913年)11月04日,袁世凱以京師大學堂戒嚴處曾查獲李烈鈞與國民黨議員的數十封往來密電為由,認定國民黨參與叛亂,下令解散國民黨,並驅逐國民黨籍的國會議員。這一行為使民元國會因議員人數不足、無法運作而休會,為袁世凱獨裁解除了最大的製約。民國三年(公元1914年)1月10日,袁世凱宣布解散民元國會。同年5月1日,袁世凱公布《中華民國約法》取代《臨時約法》,在12月間修改《大總統選舉法》,改總統為終身製。

袁世凱並不以”終身總統“而滿足,在美國人古德諾、日本人有賀長雄、袁的長子袁克定、廣東人康有為、湖南人楊度的鼓吹和籌劃下,又開始了進一步復闢帝製的努力。  

帝製自為

民國三年(公元1914年)5月1日《中華民國約法》頒布,《臨時約法》廢止,袁世凱任命徐世昌國務卿,並開始在官製、禮儀等方面大量恢復前清做法,為帝製復闢做準備。

民國三年(公元1914年)7月28日,一戰爆發,歐洲列強無暇東顧,日本趁虛而入,欲圖獨霸中國。8月15日,日本政府以”英日同盟“為依據,向德國提出最後通牒,要求將膠州灣租借地無條件交給日本。同日德國表示可以考慮將青島交還中國,次日日本政府即警告袁世凱政府不得接收青島。袁世凱懾于日本壓力,坐視日英聯軍攻佔青島。

民國四年(公元1915年)1月18日,日本政府突然向袁世凱政府提出《二十一條》,袁世凱派員交涉,不肯批準。2月5日,孫中山在日本東京與日方秘密簽訂《中日盟約》十一條。5月7日,日本發出最後通牒,限48小時內應允。5月9日,袁世凱被迫宣布接受日本《二十一條》第一至四號的要求,但要求最苛刻的第五號各條容日後協商,後人視為五九國恥。5月25日在北京簽訂了所謂“中日條約”和“換文”。但事後袁政府又聲明此項條約是被迫同意的,此後歷屆中國政府均未承認其為有效條約。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袁世凱對日屈服後,加快了稱帝的步伐。民國四年(公元1915年)8月14日,楊度硬拉孫毓筠、李燮和胡瑛劉師培嚴復等成立籌安會,聲言“共和不適用于中國”。並組織大批所謂的“請願團”上書,要求變更國體。一時復闢派顯得聲勢浩大。此後,又陸續炮製出書童獻茶故事、十四省將軍請正大位電等一些列擁護帝製的假象,促使袁世凱登基。

復闢聲潮也引起了有識之士的擔憂與批評。是年8月20日,進步黨黨首、前司法總長梁啓超寫了一篇《異哉!所謂國體問題者》,反對變更共和國體。北洋團體中的大佬如段祺瑞馮國璋等也都表示了不同程度的抗告。 

民國四年(公元1915年)9月6日,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發表講話,稱”袁氏做皇帝將是一種自然的結果“,對袁稱帝表示了公開的支持。但到了10月28日又糾集英國俄羅斯勸袁”緩辦帝製“,後又加上法國義大利,即為“五國聯合警告”。袁世凱迫宣布年內不登基稱帝。

民國四年(公元1915年)10月18日,代行立法院許可權的參政院起草《國民代表大會組織法》頒布,由全國選出國民代表一千九百九十三人。1915年12月11日上午9時,這1993個國民代表就國體變更投票。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凱接受帝製,同時宣布1916年變更為“洪憲元年”(後來被人一拆為二,諷刺為“半是前清朝,半共和”),洪憲一詞是袁世凱參考明太祖的洪武而成。國號中華民國改為“中華帝國”,中華民國總統府改為新華宮(今中南海),並在天壇祭天以準備登基。國歌擬採用由蔭昌作詞,王露譜曲的《中華雄立宇宙間》。

自1915年12月12日之後,袁世凱既是中華民國大總統,又是意圖成立的中華帝國的將要登基稱帝的未來皇帝。  

護國戰爭

袁世凱稱帝後,引發了多方面的反對。黎元洪馮國璋等均拒絕了”中華帝國“的封爵

民國四年(公元1915年)12月31日,雲南宣告獨立,護國戰爭爆發。

民國四年(公元1915年)12月23日夜11時,由唐繼堯任可澄署名的反帝製電報正式發出,電報指出:“竊惟大總統兩次即位宣誓,皆言恪遵約法,擁護共和。皇天後土,實聞斯言,億兆銘心,萬邦傾耳。 記曰:‘與國人交止于言。’又曰:‘民無信不立。’食言背誓,何以御民。紀綱不張,本實先拔,以此雲南護國軍將領合影圖治,非所敢聞。計自停止國會,改正約法以來,大權集于一人,凡百設施,無不如意。憑藉此勢,以改良政治,鞏固國基,草偃風從,何懼不給,有何不得己而必冒犯叛逆之罪,以圖變更國體。”要求立將楊度嚴復劉師培段芝貴周自齊梁士詒等12人“即日明正典刑,以謝天下;渙發明誓,擁護共和 ”,並以雲南軍民“痛憤久積,非得有中央永除帝製之實據,萬難鎮勸”為詞,限25日10時以前答復。

同日,唐繼堯任可澄蔡鍔戴戡等人並聯名照錄此電通告全國,請“一致進行”。

24日,唐繼堯再次任命一批下級軍官,並放餉發械,做好出征準備。同日,又推呂志伊撰就對外照會五款。及25 日期滿,未見袁世凱的答復,唐繼堯任可澄劉顯世蔡鍔戴戡遂聯名發出二次通電,稱袁世凱既為“背叛民國之罪人,當然喪失總統之資格”,並宣布“深受國恩,義不從賊,今已嚴拒偽命,奠定諸地,即日宣布獨立”。

1915年12月27日,唐繼堯蔡鍔任可澄劉顯世戴戡及軍政全體發布討袁檄文,歷數袁世凱在辛亥革命以後不仁、不義、不智、不信、不讓等行為。

中華帝國國徽中華帝國國徽

31日,唐、蔡、任、劉、戴與張子貞劉祖武聯名發表梁啓超手撰通電,宣布護國軍的最終目的是:(1)與全國民戮力擁護共和國體,使帝製永不發生;(2)劃定中央、地方許可權,圖各省民力之自由發展;(3) 建設名實相副之立憲政治,以適應世界大勢;(4)以誠意鞏固邦交,增進國際團體上之資格。

同日,唐、任並照會英、德、法、俄、日等國駐華公使、領事,發表5點聲明:(1)帝製問題發生以前,民國政府及前清政府以前與各國所定結之條約均繼續有效,賠款及借款均仍舊擔任;(2)本將軍巡按使佔領地域內居留之各國人民,其生命財產力任保護;(3)自帝製問題發生以後,袁世凱及其政府與各國所訂結之條約、契約及借款等項,民國概不承認;(4)各國如有助袁政府以戰時禁製品者,查出概行沒收;(5)如各國官商人民有贊助袁政府為妨害本將軍、巡按使之行為時,即反對之。

12月26日,護國軍第一軍總司令部在昆明八省會館正式成立。總司令部下轄3個梯團,每梯團2個支隊。第一軍是護國軍的主力,總兵力3個旅,計9000人,武器裝備僅一、二支隊較為精良,配有德造管退炮4門、機槍4挺,其他支隊多為舊式九子槍,甚至還有沒有槍的士兵。總司令部成立後,所轄各部隊分路向四川進發。左翼劉雲峰鄧泰中楊蓁兩支隊于27日首先出發,向四川發動進攻。

護國軍得到川軍劉存厚部的回響,很快攻佔四川南部幾縣,與四川督軍陳宦的軍隊相持。

北洋內部的實力派對袁世凱稱帝本就不贊成,護國軍出征後,袁世凱擬調集大軍鎮壓,但段祺瑞、馮國璋等均辭以疾病,不肯出征,即使已經到達前線將領如曹錕等也不認真作戰,隻是與護國軍對峙,不肯積極進攻。

民國五年(公元1916年)3月。江蘇將軍馮國璋、江西將軍李純、浙江將軍朱瑞、山東將軍靳雲鵬、湖南將軍湯薌銘等聯合密電各省將軍,共同要求袁取消帝製、懲辦禍首。史稱五將軍密電。

宣布退位

護國戰爭得到了各省地方勢力的回響,廣西廣東貴州浙江陝西山東湖南等先後宣布獨立,其他各省也爆發了反袁鬥爭,與此同時,中華革命黨也趁機活動,反對袁世凱。

隨著護國戰爭的持續,越來越多的力量參加到了反袁陣營中,最後連袁世凱最引為親信的湖南督軍湯薌銘、陝西督軍陳樹藩、四川督軍陳宦都公開表示反對帝製,宣布獨立。在四面楚歌中,袁世凱被迫在1916年3月22日宣布退位,恢復“中華民國”年號,其接受帝位時間前後總計83天(此年為閏年),其退位標志中華帝國的終結。

同年06月06日,袁世凱本人因尿毒症不治而病逝,時年57歲。08月24日正式歸葬于河南安陽市

日本變化

袁世凱在《二十一條》交涉後逐漸向歐美各國靠攏,希望借列強以製衡日本,日本決定推翻袁世凱政權。扶持其他軍閥取代袁世凱。

1916年1月19日,大隈重信內閣通過了註意中國南方動亂的決議,孫中山電告上海總機關部,日本政府派青木海軍中將來滬,囑與聯絡;

1916年2月19日,孫中山與日人久原房之助訂立借款七十萬日元;

1916年2月21日,大陸政策急先鋒田中義一向岡市之助建議採取手段讓袁世凱退出並扶植日本的政治勢力;

1916年3月1日,日本駐滬武官青木中將晤梁啓超,商量討袁一事,並設法赴廣西;

1916年3月7日,大隈重信內閣決定要袁世凱退出權力圈,因為袁世凱不能保障日本在華利益;

1916年3月15日,代理奉天日本總領事矢田七太郎電告外務省,日本人策動宗社黨起事;

1916年3月30日,日本以元資助前清肅親王善耆的宗社黨

1916年5月4日,中華革命軍東北軍得到日本資助,從青島濰縣,攻擊東城。

復原帝製

護國戰爭的爆發使得南方多個省份相繼回響。與此同時,中華革命黨也趁機活動,反對袁世凱。袁世凱被迫在1916年3月22日宣布取消帝製,袁世凱《復原帝製令》全文如下:

民國肇建,變故紛乘,薄德如予,躬膺艱鉅,憂國之士,怵于禍至之無日,多主恢復帝製,以絕爭端,而策久安。癸醜以來,言不絕耳。予屢加呵斥,至為嚴峻。自上年時異勢殊,幾不可遏,僉謂中國國體,非實行君主立憲,決不足以圖存, 儻有墨、葡之爭,必為越、緬之續,遂有多數人主張帝製,言之成理,將吏士庶,同此 悃忱,文電紛陳,迫切呼吁。

予以原有之地位,應有維持國體之責,一再宣言,人不之諒。嗣經代行立法院議定由國民代表大會解決國體,各省區國民代表一致贊成君主立憲,並合詞推戴。

中國主權本于國民全體,既經國民代表大會全體表決,予更無討論之餘地。然終以驟躋大位,背棄誓詞,道德信義,無以自解,掬誠辭讓,以表素懷。乃該院堅謂元首誓詞,根于地位,當隨民意為從違,責備彌嚴,已至無可諉避,始終籌備為詞,借塞眾望, 並未實行。及滇、黔變故,明令決計從緩,凡勸進之文,均不許呈遞。旋即提前召集立法院,以期早日開會,征求意見,以俊轉圜。

予憂患餘生,無心問世,遁跡洹上,理亂不知,辛亥事起,謬為眾論所推,勉出維持,力支危局,但知救國,不知其他。中國數千年來史冊所載,帝王子孫之禍,歷歷可征,予獨何心,貪戀高位?乃國民代表既不諒其辭讓之誠,而一部分之人心,又疑為權利思想,性情隔閡,釀為厲階。誠不足以感人,明不足以燭物,予實不德,于人何尤? 苦我生靈,勞我將士,以致群情惶惑,商業凋零,撫衷內省,良用矍然,屈己從人,予何惜焉。代行立法院轉陳推戴事件,予仍認為不合事宜,著將上年十二月十一日承認帝位之案,即行復原,曲政事堂將各省區推戴書,一律發還參政院代行立法院,轉發銷毀。 所有籌備事宜,立即停止,庶希古人罪己之誠,以洽上天好生之德,洗心滌慮,息事寧人。

蓋在主張帝製者,本圖鞏固國基,然愛國非其道,轉足以害國;其反對帝製者,亦為發抒政見,然斷不至矯枉過正,危及國家,務各激發天良,捐除意見,同心協力,共濟時艱,使我神州華裔,免同室操戈之禍,化乖戾為祥和。總之,萬方有罪,在予一人!

今承認之案,業已復原。如有擾亂地方,自貽口實,則禍福皆由自召,本大總統本有統治全國之責,亦不能坐視淪胥而不顧也。方今閭閻困苦,綱紀凌夷,吏治不修,真才未進,言念及此,中夜以憂。長此因循,將何以國?嗣後文武百官,務當痛除積習, 黽盡圖功,凡應興應革諸大端,各盡職守,實力進行,毋托空言,毋存私見,予惟以綜 核名實,信賞必罰,為製治之大綱,我將吏軍民當共體茲意。

直至袁世凱對內宣布取消帝製都未正式登基,年號洪憲僅在內部流傳,對外仍稱民國,故袁世凱仍是民國大總統,但滇軍堅持要袁世凱下台。革命黨人繼續動亂。5月4日,梁啓超電勸段祺瑞出以果斷,勸袁世凱退位。1916年5月6日,袁世凱同意退位,但需要先商定善後。隨後,馮國璋聯絡各省于5月17日組織召開南京會議,但因各省區將軍代表意見不一,會議無果而終。在重大打擊及交煎下,袁世凱于6月6日上午10時15分逝世。

帝製偽令

1915年11月11日 政府公報第1262號,鄭汝成追封一等彰威侯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1915年11月15日 政府公報第1266號,鄭大為著承襲彰威侯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凱稱帝,改國號為“中華帝國”,廢中國民國年號,1916年起為“洪憲”元年。

1915年12月15日,策令、政府公報第1296號,黎元洪著冊封武義親王;

申令如下:“光復華夏,肇始武昌,追溯締造之基,實賴山林之啓,所有辛亥首義立功人員,勛業偉大,及今彌彰,凡夙昔酬庸之典,允宜加隆。上將黎元洪,建節上遊,號召東南,拱衛中央,堅苦卓絕,力保大局,百折不回,癸醜贛寧之役,督師防剿,厥功尤偉,照《約法》第廿七條特頒榮施,以昭勛烈。黎元洪著冊封武義親王,帶礪山河,與同休戚,槃名茂典,王其敬承。”

1915年12月18日 申令、政府公報第1299號,凡我舊侶耆碩、故人,均勿稱臣(舊侶為黎元洪、奕劻、載灃、世續、那桐、錫良、周馥;耆碩為王闓運馬相伯;故人為徐世昌趙爾巽、李經羲、張謇

1915年12月19日 申令、政府公報第1300號,前以武義親王黎元洪,毋許固辭

1915年12月20日 申令、政府公報第1301號,以徐世昌趙爾巽李經羲張謇嵩山四友;申令如下:“自古創業之主,類皆眷懷故舊,略分言情,布衣昆季之歡,太史客星之奏,流傳簡冊,異代同符。徐世昌、趙爾巽、李經羲、張謇皆以德行勛猷,久負重望,在當代為人倫之表,在藐躬為道義之交,雖高躅大年,不復勞以朝請,而國有大故,當就諮詢,既望敷陳,尤資責難,匡予不逮,即所以保我黎民,元老壯猷,關系至大。茲特頒嵩山照影各一,名曰“嵩山四友”,用堅白首之盟,同寶墨華之壽,以尊國耆,其喻予懷,應如何優禮之處,並著政事堂具議以聞,此令。”

1915年12月21日 策令、政府公報第1302號,特封龍濟光張勛馮國璋姜桂題段芝貴倪嗣沖為一等公

特封湯薌銘、李純、朱瑞、陸榮廷趙倜陳宧唐繼堯閻錫山王佔元為一等侯

特封張錫鑾朱家寶、張鳴岐、田文烈靳雲鵬楊增新陸建章孟恩遠屈映光齊耀琳曹錕、楊善德為一等伯

特封朱慶瀾張廣建李厚基劉顯世為一等子

特封許世英戚揚呂調元、金永、蔡儒楷段書雲任可澄龍建章王揖唐、沈金鑒為一等男

特封何宗蓮張懷芝、潘矩楹、龍覲光、陳炳焜、盧永祥為一等男

特封李兆珍、王祖同為二等男徐世昌1915年12月22日 策令、政府公報第1303號)

趙秉鈞追封一等忠襄公,徐寶山追封一等昭勇伯

1915年12月23日 策令、政府公報第1304號

特封劉冠雄為二等公,林葆懌饒懷文為一等男

特予曾兆麟林永謨、杜錫珪、湯廷光一等輕車都尉世職

特封雷震春為一等伯

特封陳光遠米振標、張文生、馬繼增張敬堯為一等子

特封倪毓棻張作霖蕭良臣為二等子

特封吳金彪王金鏡、鮑貴卿、寶德全、馬聯甲、馬安良、白寶山、昆源、施從濱黎天才杜錫鈞王廷楨楊飛霞江朝宗、徐邦傑、李進才呂公望馬龍標吳炳湘為一等男

特封吳俊升王懷慶、吳慶桐、馮德麟、王純良、李耀漢、馬春發、胡令宣、莫榮新譚浩明、周駿、劉存厚葉頌清張載陽張子貞劉祖武石星川為二等男

特封石振聲何豐林臧致平吳鴻昌、王懋賞、唐國謨、方更生、張仁奎陳德修、殷恭先、周金城、李紹臣、康永勝常德盛、張殿如、馬福祥、張樹元、李長泰、許蘭洲朱熙、孔庚、方玉普、馬龍潭、裴其勛、朱福全、隆世儲、方有田、陳樹藩、陸裕光、楊以德為三等男

特予王賓、周文炳齊燮元、夏文榮、吳新田、榮道一、張聯升、張建功、劉躍龍、丁效蘭、劉啓垣、蕭安國、盧金山徐廷榮#、汪學謙、馬廉溥、蔡成勛、範國璋、楊春普、劉洵聶憲藩、董崇仁、劉銳恆、商德全、範書田、馬、麒、陸洪濤、管雲臣、田應詔陶忠洵王正雅、望雲亭、伍祥楨、馬良王麒、吳長植、田友望、高鳳城、徐世揚、唐天喜、徐佔鳳、李奎元、成、慎、柴德貴、劉鎮華、田作霖、劉金標、殷貴、吳起恆、鶴春、袁德亮一等輕車都尉世職

特予李煥章、禇恩榮、朱廷燦、吳佩孚、徐鴻賓、鄭士琦、王汝勤、張九卿、由猶龍、車震、關忠和、田憲章、蕭廣傳、趙俊卿、範樂田、李鴻舉李得勝劉富有、申振林二等輕車都尉世職

1915年12月26日 策令、政府公報第1306號,徐光志著承襲昭勇伯

1916年01月01日 政府公報洪憲第1號,孔令貽著仍襲封衍聖公並加郡王

1916年01月28日 政府公報洪憲第24號,龍濟光著加郡王銜 特封李嘉品一等男

1916年02月15日 政府公報洪憲第41號

特予伊昌阿賽音吉雅圖卿蓋勒補音伊達木一等輕車都尉世職

特予烏勒吉武凌阿二等輕車都尉世職

特予布勒特烏勒吉布和伯蔭貢楚克扎布巴圖德立格三等輕車都尉世職

1916年02月21日 政府公報洪憲第47號

特封熊祥生二等男

特封李炳之吳佩孚三等男

特予王承斌一等輕車都尉世職

1916年03月02日 政府公報洪憲第57號,特予張福來、王直、陳能芳二等輕車都尉世職

1916年03月07日 政府公報洪憲第62號

特封馮玉祥三等男

特予趙錫齡一等輕車都尉世職

特予孟振元三等輕車都尉世職;

1916年03月23日,下令恢復中國民國年號。(中華帝國改用"中華民國"為年號,是年即為中華帝國“中華民國”元年。)

相關封爵

自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凱接受推戴,至1916年03月22日申令復原承認帝製案,其間有關帝製的命令主要為封爵。以下列出封爵名單及封爵時間:

附:舊侶、耆碩、故人

1915年12月18日,申令舊侶、耆碩、故人,均勿稱臣:

舊侶:黎元洪、奕劻、載灃世續、那桐、錫良周馥

故人:徐世昌趙爾巽李經羲張謇(1915年12月20日,該四人為“嵩山四友”)

耆碩:王闓運馬相伯

武義親王

黎元洪(1915年12月15日封)(不受)

衍聖公(襲封)

孔令貽(1916年01月01日封,並加郡王銜)

一等忠襄公(追封)

趙秉鈞(1915年12月22日封)

一等公

龍濟光(1915年12月21日封,1916年01月28日加郡王銜)

張   勛(1915年12月21日封)

馮國璋(1915年12月21日封)(不受)

姜桂題(1915年12月21日封)

段芝貴(1915年12月21日封)

嗣沖倪(1915年12月21日封)

二等公

劉冠雄(1915年12月23日封)

一等侯

湯薌銘(1915年12月21日封)

李   純(1915年12月21日封)

朱   瑞(1915年12月21日封)

陸榮廷(1915年12月21日封)

趙   倜(1915年12月21日封)

陳   宦(1915年12月21日封)

唐繼堯(1915年12月21日封)

閻錫山(1915年12月21日封)

王佔元(1915年12月21日封)

一等昭勇伯(追封)

徐寶山(1915年12月22日封)

一等伯

張錫鑾(1915年12月21日封)

朱家寶(1915年12月21日封)

張鳴岐(1915年12月21日封)

田文烈(1915年12月21日封)

靳雲鵬(1915年12月21日封)

楊增新(1915年12月21日封)

陸建章(1915年12月21日封)

孟恩遠(1915年12月21日封)

屈映光(1915年12月21日封)

齊耀琳(1915年12月21日封)

曹   錕(1915年12月21日封)

楊善德(1915年12月21日封)

雷震春(1915年12月23日封)

一等子

朱慶瀾(1915年12月21日封)

張廣建(1915年12月21日封)

李厚基(1915年12月21日封)

劉顯世(1915年12月21日封)

陳光遠(1915年12月23日封)

米振標(1915年12月23日封)

張文生(1915年12月23日封)

馬繼曾(1915年12月23日封)

張敬堯(1915年12月23日封)

二等子

倪毓棻(1915年12月23日封)

張作霖(1915年12月23日封)

蕭良臣(1915年12月23日封)

一等男

許世英(1915年12月21日封)

戚   揚(1915年12月21日封)

呂調元(1915年12月21日封)

金   永(1915年12月21日封)

蔡儒楷(1915年12月21日封)

段書雲(1915年12月21日封)

任可澄(1915年12月21日封)

龍建章(1915年12月21日封,1916年01月21日準龍建章奏請收回封爵成命)

王揖唐(1915年12月21日封)

沈金鑒(1915年12月21日封)

何宗蓮(1915年12月21日封)

張懷芝(1915年12月21日封)

潘矩楹(1915年12月21日封)

龍覲光(1915年12月21日封)

陳炳焜(1915年12月21日封)

盧永祥(1915年12月21日封)

林葆懌(1915年12月23日封)

饒懷文(1915年12月23日封)

吳金彪(1915年12月23日封)

王金鏡(1915年12月23日封)

鮑貴卿(1915年12月23日封)

寶德全(1915年12月23日封)

馬聯甲(1915年12月23日封)

馬安良(1915年12月23日封)

白寶山(1915年12月23日封)

昆   源(1915年12月23日封)

施從濱(1915年12月23日封)

黎天才(1915年12月23日封)

杜錫鈞(1915年12月23日封)

王廷楨(1915年12月23日封)

楊飛霞(1915年12月23日封)

江朝宗(1915年12月23日封)

徐邦傑(1915年12月23日封)

李進才(1915年12月23日封)

呂公望(1915年12月23日封)

馬龍標(1915年12月23日封)

吳炳湘(1915年12月23日封)

李嘉品(1916年01月28日封)

二等男

李兆珍(1915年12月21日封)

王祖同(1915年12月21日封)

吳俊升(1915年12月23日封)

王懷慶(1915年12月23日封)

吳慶桐(1915年12月23日封)

馮德麟(1915年12月23日封)

王純良(1915年12月23日封)

李耀漢(1915年12月23日封)

馬春發(1915年12月23日封)

中華帝國中華帝國

胡令宣(1915年12月23日封)

莫榮新(1915年12月23日封)

譚浩明(1915年12月23日封)

周   駿(1915年12月23日封)

劉存厚(1915年12月23日封)

葉頌清(1915年12月23日封)

張載陽(1915年12月23日封)

張子貞(1915年12月23日封)

劉祖武(1915年12月23日封)

石星川(1915年12月23日封)

熊祥生(1916年02月21日封)

三等男

石振聲(1915年12月23日封)

何豐林(1915年12月23日封)

臧致平(1915年12月23日封)

吳鴻昌(1915年12月23日封)

王懋賓(1915年12月23日封)

唐國謨(1915年12月23日封)

方更生(1915年12月23日封)

張仁奎(1915年12月23日封)

陳德修(1915年12月23日封)

殷恭先(1915年12月23日封)

周金城(1915年12月23日封)

李紹臣(1915年12月23日封)

康永勝(1915年12月23日封)

常德盛(1915年12月23日封)

張殿如(1915年12月23日封)

馬福祥(1915年12月23日封)

張樹元(1915年12月23日封)

李長泰(1915年12月23日封)

許蘭洲(1915年12月23日封)

朱熙(1915年12月23日封)

孔庚(1915年12月23日封)

方玉普(1915年12月23日封)

馬龍潭(1915年12月23日封)

裴其勛(1915年12月23日封)

朱福全(1915年12月23日封)

隆世儲(1915年12月23日封)

方有田(1915年12月23日封)

陳樹藩(1915年12月23日封)

陸裕光(1915年12月23日封)

楊以德(1915年12月23日封)

李炳之(1916年02月21日封)

吳佩孚(1916年02月21日封)

馮玉祥(1916年03月07日封)

一等輕車都尉世職

曾兆麟(1915年12月23日封)

林永謨(1915年12月23日封)

杜錫圭(1915年12月23日封)

湯廷光(1915年12月23日封)

歷史意義

中華帝國實為一方才成立即陷于困境之國家。此成立過程前後有關的憲法和國際法問題,自引起學者之關註。自袁世凱稱帝之後,原中華民國將領皆不承認中華帝國,故而發起"護國戰爭"​。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