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英語: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專責全國統計和國民經濟核算的直屬機構。1949年10月,于中央財經計畫局內設立統計處,後改稱統計總處;1952年8月7日,中央人民政府決定成立統計局;2001年1月4日改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 中文名稱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 外文名稱
    The,national,bureau,of,statistics,of,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
  • 薛暮橋
    (1952年8月-1958年11月)
  • 賈啓允
    (1958年11月-1961年6月)

機構簡介

1952年,為了適應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需要,中央人民政府第十七次全體會議決定成立國家統計局。國家統計局是國務院直屬機構,主管全國統計和國民經濟核算工作,擬定統計工作法規、統計改革和統計現代化建設規劃以及國家統計調查計畫,組織領導和監督檢查各地區、各部門的統計和國民經濟核算工作,監督檢查統計法律法規的實施。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面板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面板

機構職責

(一)擬定統計工作法規、統計改革和統計現代化建設規劃以及國家統計調查計畫,組織領導和監督檢查各地區、各部門的統計和國民經濟核算工作,監督檢查統計法律、法規的實施。

(二)建立健全國民經濟核算體系和統計指標體系,製定全國統一的基本統計製度;擬定國家統計標準;審定部門統計標準;組織管理全國統計調查項目,審批各地區、各部門的統計調查計畫、調查方案。

(三)研究提出重大的國情國力普查計畫,經批準後組織實施;統一組織各地區、各部門的社會經濟調查,匯總、整理全國的基本統計資料;對國民經濟、科技進步和社會發展等情況進行統計分析、統計預測和統計監督,向黨中央、國務院及有關部門提供統計信息和咨詢建議。

(四)統一核定、管理、公布全國性的基本統計資料,定期向社會公眾發布全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情況的統計信息。

(五)建立健全和管理國家統計信息自動化系統和國家統計資料庫體系;製定各地區、各部門統計資料庫網路的基本標準和運行規則。

(六)統一管理縣及縣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統計部門的統計事業費;協助地方管理省、自治區、直轄市統計局局長和副局長;組織管理全國統計專業資格考試和職務評聘工作。

(七)領導設在各地的直屬調查機構,指導其他直屬事業單位的工作。

(八)承辦國務院交辦的其他事項。

機構設定

國家統計局設立11個職能司(室),包括:辦公廳、政策法規司、統計設計管理司、國民經濟綜合統計司、國民經濟核算司、工業交通統計司、固定資產投資統計司、貿易外經統計司、人口和社會科技司、人事司、財務基建司。

領導幹部

歷任局長

薛暮橋(1952年8月-1958年11月)

賈啓允(1958年11月-1961年6月)

王思華(1961年6月-1969年12月)

陳先(1974年9月-1978年12月任國家計委統計局局長;1978年12月-1981年10月任局長)

李成瑞(1981年10月-1984年5月)

張塞(1984年5月-1997年2月)

劉洪(1997年2月-2000年6月)

朱之鑫(2000年6月-2003年3月)

李德水(2003年3月-2006年3月)

邱曉華(2006年3月-2006年10月)

謝伏瞻(2006年10月-2008年9月)

馬建堂(2008年9月至今)

資料事件

近日,一連串關于土地交易的資料在和國家統計局的資料打架。多個研究機構關于部分城市上半年房地產用地土地出讓金的統計資料出爐。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的資料顯示,2013年上半年,北京、上海、廣州等十大典型城市的房地產土地出讓金收入為3140.1億元。K8土地網的資料顯示,上半年,全國百城土地出讓金為7629億元。偉業我愛我家的資料顯示稱,1—6月全國306個城市土地出讓金高達1.13萬億元。國家統計局稍早公布的資料則顯示,今年1—5月份,房地產開發企業土地成交價款為2718億元。

據1—5月成交情況、增速和6月份主要城市成交情況來看,國家統計局統計口徑內的上半年土地成交價款應不會超過4000億元。據記者了解,土地出讓金、土地成交價款、土地出讓契約價款等,均指的是土地交易金額。國家統計局的“全國資料”≤部分城市的資料?

統計局的賣地收入資料與其他兩部委的相差1萬多億元

而《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就此了解後發現,2012年這一相關資料,國家統計局和財政部、國土部的相差竟然近2萬億元。

到底怎麽回事?

在賣地收入資料方面,主要統計報告資料的國家部委有三個:國家統計局、國土資源部和財政部。記者進一步了解後發現,這三個部門今年上半年公布的2012年的相關資料,卻各不相同。

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2012年,全國房地產開發企業購置土地的土地成交價款為7410億元。但這一資料遠遠小于國土部和財政部的同期資料。

國土部資料顯示,2012年全國招、拍、掛出讓的國有建設用地土地的出讓契約價款為2.55萬億元。而據記者了解,各地招拍掛出讓的土地中,絕大部分是房地產業用地,出讓契約價款在2萬億元左右。

而財政部的資料顯示,2012年全國繳入國庫的土地出讓收入為2.89萬億元。其中,招拍掛和協定出讓收入2.54萬億元。

對此,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研究員嚴躍進表示,相比而言,國土部與財政部在地塊出讓、出讓金收入等方面的指標更清晰,因此這種口徑易形成統一,更接近真實的房地產業用地出讓規模。

與國土部的“2.55萬億元”相比,國家統計局的“7410億元”,少了1.26萬億元。

統計部門隻統計房企拿地

國家統計局有關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幾個部門之間資料差別確實比較大,但統計局的資料之所以明顯偏小,是因為統計口徑不同,統計局隻統計房地產類用地,工業類用地等並不在7410億元口徑內。

從記者在北京、上海等地走訪的情況來看,能部分印證上述國家統計局有關人士的解釋。以北京土地市場為例,記者從北京土地整理儲備中心了解到,上半年成交土地面積813萬平方米,成交建築面積948萬平方米,總地價664.2億元,但其中包含工業用地。如果去掉工業用地,則今年上半年北京房地產用地成交土地面積為584萬平方米,成交金額644億元,成交金額減少20億元。

但這仍不足以支撐國家統計局的相關資料的合理性。因為從北京市場來看,工業用地的成交額在所有土地成交額中佔比太小。

面對記者的進一步追問,上述國家統計局有關人士道出了問題的根本:國家統計局統計的土地成交情況是以房地產企業購置的土地為準,其他的並未包括在內。

換句話說,國家統計局將大量非房地產企業或個人所購買的用于房產開發的土地排除在外了。

但據記者走訪了解,在土地市場,有很多買家並非房地產企業。如2012年1月奪得北京市順義區汽車生產基地4-087多功能地塊的北京新豐泰博奧商貿有限責任公司等。另外,近年來還出現了多起個人拿地甚至拿地王的事件。當然,根據國家相關法律規定,任何企業、單位和個人都可以買地。

從土地成交面積來看,也可發現國家統計局的統計不足以反映市場全貌。國土部資料顯示,2012年房地產用地供應16萬公頃。從京滬等全國微觀土地市場來看,這些供應大多數能成交。而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房地產開發企業土地購置面積為3.57萬公頃,還不到全國資料的零頭。

房地產投資規模被做小的風險

“如果房地產開發用地被少統計了1萬多億元的話,那無疑具有較大的警示意義,因為本來房地產投資就呈現了過大的風險。”一位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

嚴躍進表示,對于相關部門統計資料的打架,可以從幾個方面進行糾正。一是在統計上做到技術的對接。杜絕重復計算或遺漏的項目。二是嚴查虛報現象。防止各種“報高”或“報低”的舞弊行為。三是考慮各類創新,如加強此類土地信息的聯網,從而借信息化杜絕各類風險。

對于當前的中國經濟而言,要想實現今年7%的經濟成長目標,還不得不借重固定資產投資。多位經濟專家均指出,在投資、消費、出口這三駕馬車中,當前投資所扮演的角色最重,其中,房地產投資又至為關鍵。而過分倚重房地產投資,使得固定資產投資規模更大,無疑令中國經濟被房地產綁架,進而產生了高房價、土地財政、地方債等一系列反應。

嚴躍進向記者表示,“當前房地產投資呈現出過大的風險。從房地產開發投資佔GDP的比重看,2012年達到了13.86%的水準。從國民經濟發展的支柱產業角度看,這一比例固然允許。但是,鑒于該比例的背後更多的是粗放型的成長模式,因此這種高額的投資水準,或許缺乏高效的投資回報率作支撐。從這個角度看,這種投資沖勁勢必會受到遏製。”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