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 ,是一部為了預防和製止壟斷行為,保護市場公平競爭,提高經濟運行效率,維護消費者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健康發展,而製定的法律

反壟斷法由2008年8月1日起施行,共分為8章57條,包括:總則、壟斷協定、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經營者集中、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製競爭、對涉嫌壟斷行為的調查、法律責任和附則。

  • 中文名稱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
  • 外文名稱

  • 頒布時間 
    2007-08-30
  • 頒布機關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 實施時間
    2008年8月1日

信息簡介

法規名稱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

頒布單位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

頒布時間

2007-08-30

生效時間

2008-8-1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

第 六十八 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九次會議于2007年8月30日通過,現予公布,自2008年8月1日起施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胡錦濤

2007年8月30日

內容簡介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九次會議于2007年8月30日通過,現予公布,自2008年8月1日起施行。

宗旨:

為了預防和製止壟斷行為,保護市場公平競爭,提高經濟運行效率,維護消費者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健康發展。

要點:

反壟斷法規定的壟斷行為包括:經營者達成壟斷協定;經營者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製競爭效果的經營者集中。

反壟斷法規定,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不得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排除、限製競爭。

反壟斷法明確,國務院設立反壟斷委員會,負責組織、協調、指導反壟斷工作,履行以下五大職能:研究擬訂有關競爭政策;組織調查、評估市場整體競爭狀況,並發布評估報告;製定、發布反壟斷指南;協調反壟斷行政執法工作;國務院規定的其他職責。

反壟斷法還規定,國務院規定的承擔反壟斷執法職責的機構(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依照本法規定,負責反壟斷執法工作。

主要內容

目 錄

第一章 總 則

第二章 壟斷協定

第三章 濫用市場支配地位

第四章 經營者集中

第五章 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製競爭

第六章 對涉嫌壟斷行為的調查

第七章 法律責任

第八章 附 則

第一章總 則

第一條

為了預防和製止壟斷行為,保護市場公平競爭,提高經濟運行效率,維護消費者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健康發展,製定本法。

第二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經濟活動中的壟斷行為,適用本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的壟斷行為,對境內市場競爭產生排除、限製影響的,適用本法。

第三條

本法規定的壟斷行為包括:

(一)經營者達成壟斷協定;

(二)經營者濫用市場支配地位;

(三)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製競爭效果的經營者集中。

第四條

國家製定和實施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適應的競爭規則,完善巨觀調控,健全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

第五條

經營者可以通過公平競爭、自願聯合,依法實施集中,擴大經營規模,提高市場競爭能力。

第六條

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不得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排除、限製競爭。

第七條

國有經濟佔控製地位的關系國民經濟命脈和國家安全的行業以及依法實行專營專賣的行業,國家對其經營者的合法經營活動予以保護,並對經營者的經營行為及其商品和服務的價格依法實施監管和調控,維護消費者利益,促進技術進步。

前款規定行業的經營者應當依法經營,誠實守信,嚴格自律,接受社會公眾的監督,不得利用其控製地位或者專營專賣地位損害消費者利益。

第八條

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不得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製競爭。

第九條

國務院設立反壟斷委員會,負責組織、協調、指導反壟斷工作,履行下列職責:

(一)研究擬訂有關競爭政策;

(二)組織調查、評估市場整體競爭狀況,發布評估報告;

(三)製定、發布反壟斷指南;

(四)協調反壟斷行政執法工作;

(五)國務院規定的其他職責。

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的組成和工作規則由國務院規定。

第十條

國務院規定的承擔反壟斷執法職責的機構(以下統稱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依照本法規定,負責反壟斷執法工作。

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根據工作需要,可以授權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相應的機構,依照本法規定負責有關反壟斷執法工作。

第十一條

行業協會應當加強行業自律,引導本行業的經營者依法競爭,維護市場競爭秩序。

第十二條

本法所稱經營者,是指從事商品生產、經營或者提供服務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

本法所稱相關市場,是指經營者在一定時期內就特定商品或者服務(以下統稱商品)進行競爭的商品範圍和地域範圍。

第二章壟斷協定

第十三條

禁止具有競爭關系的經營者達成下列壟斷協定:

(一)固定或者變更商品價格;

(二)限製商品的生產數量或者銷售數量;

(三)分割銷售市場或者原材料採購市場;

(四)限製購買新技術、新設備或者限製開發新技術、新產品;

(五)聯合抵製交易;

(六)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認定的其他壟斷協定。

本法所稱壟斷協定,是指排除、限製競爭的協定、決定或者其他協同行為。

第十四條

禁止經營者與交易相對人達成下列壟斷協定:

(一)固定向第三人轉售商品的價格;

(二)限定向第三人轉售商品的最低價格;

(三)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認定的其他壟斷協定。

第十五條

經營者能夠證明所達成的協定屬于下列情形之一的,不適用本法第十三條、第十四條的規定:

(一)為改進技術、研究開發新產品的;

(二)為提高產品質量、降低成本、增進效率,統一產品規格、標準或者實行專業化分工的;

(三)為提高中小經營者經營效率,增強中小經營者競爭力的;

(四)為實現節約能源、保護環境、救災救助等社會公共利益的;

(五)因經濟不景氣,為緩解銷售量嚴重下降或者生產明顯過剩的;

(六)為保障對外貿易和對外經濟合作中的正當利益的;

(七)法律和國務院規定的其他情形。

屬于前款第一項至第五項情形,不適用本法第十三條、第十四條規定的,經營者還應當證明所達成的協定不會嚴重限製相關市場的競爭,並且能夠使消費者分享由此產生的利益。

第十六條

行業協會不得組織本行業的經營者從事本章禁止的壟斷行為。

第三章濫用市場支配地位

第十七條

禁止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從事下列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

(一)以不公平的高價銷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價購買商品;

(二)沒有正當理由,以低于成本的價格銷售商品;

(三)沒有正當理由,拒絕與交易相對人進行交易;

(四)沒有正當理由,限定交易相對人隻能與其進行交易或者隻能與其指定的經營者進行交易;

(五)沒有正當理由搭售商品,或者在交易時附加其他不合理的交易條件;

(六)沒有正當理由,對條件相同的交易相對人在交易價格等交易條件上實行差別待遇;

(七)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認定的其他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

本法所稱市場支配地位,是指經營者在相關市場內具有能夠控製商品價格、數量或者其他交易條件,或者能夠阻礙、影響其他經營者進入相關市場能力的市場地位。

第十八條

認定經營者具有市場支配地位,應當依據下列因素:

(一)該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以及相關市場的競爭狀況;

(二)該經營者控製銷售市場或者原材料採購市場的能力;

(三)該經營者的財力和技術條件;

(四)其他經營者對該經營者在交易上的依賴程度;

(五)其他經營者進入相關市場的難易程度;

(六)與認定該經營者市場支配地位有關的其他因素。

第十九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推定經營者具有市場支配地位:

(一)一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達到二分之一的;

(二)兩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合計達到三分之二的;

(三)三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合計達到四分之三的。

有前款第二項、第三項規定的情形,其中有的經營者市場份額不足十分之一的,不應當推定該經營者具有市場支配地位。

被推定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有證據證明不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不應當認定其具有市場支配地位。

第四章經營者集中

第二十條

經營者集中是指下列情形:

(一)經營者合並;

(二)經營者通過取得股權或者資產的方式取得對其他經營者的控製權;

(三)經營者通過契約等方式取得對其他經營者的控製權或者能夠對其他經營者施加決定性影響。

第二十一條

經營者集中達到國務院規定的申報標準的,經營者應當事先向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申報,未申報的不得實施集中。

第二十二條

經營者集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不向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申報:

(一)參與集中的一個經營者擁有其他每個經營者百分之五十以上有表決權的股份或者資產的;

(二)參與集中的每個經營者百分之五十以上有表決權的股份或者資產被同一個未參與集中的經營者擁有的。

第二十三條

經營者向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申報集中,應當提交下列檔案、資料:

(一)申報書;

(二)集中對相關市場競爭狀況影響的說明;

(三)集中協定;

(四)參與集中的經營者經會計師事務所審計的上一會計年度財務會計報告;

(五)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規定的其他檔案、資料。

申報書應當載明參與集中的經營者的名稱、住所、經營範圍、預定實施集中的日期和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第二十四條

經營者提交的檔案、資料不完備的,應當在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規定的期限內補交檔案、資料。經營者逾期未補交檔案、資料的,視為未申報。

第二十五條

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應當自收到經營者提交的符合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的檔案、資料之日起三十日內,對申報的經營者集中進行初步審查,作出是否實施進一步審查的決定,並書面通知經營者。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作出決定前,經營者不得實施集中。

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作出不實施進一步審查的決定或者逾期未作出決定的,經營者可以實施集中。

第二十六條

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決定實施進一步審查的,應當自決定之日起九十日內審查完畢,作出是否禁止經營者集中的決定,並書面通知經營者。作出禁止經營者集中的決定,應當說明理由。審查期間,經營者不得實施集中。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經書面通知經營者,可以延長前款規定的審查期限,但最長不得超過六十日:

(一)經營者同意延長審查期限的;

(二)經營者提交的檔案、資料不準確,需要進一步核實的;

(三)經營者申報後有關情況發生重大變化的。

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逾期未作出決定的,經營者可以實施集中。

第二十七條

審查經營者集中,應當考慮下列因素:

(一)參與集中的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及其對市場的控製力;

(二)相關市場的市場集中度;

(三)經營者集中對市場進入、技術進步的影響;

(四)經營者集中對消費者和其他有關經營者的影響;

(五)經營者集中對國民經濟發展的影響;

(六)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認為應當考慮的影響市場競爭的其他因素。

第二十八條

經營者集中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製競爭效果的,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應當作出禁止經營者集中的決定。但是,經營者能夠證明該集中對競爭產生的有利影響明顯大于不利影響,或者符合社會公共利益的,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可以作出對經營者集中不予禁止的決定。

第二十九條

對不予禁止的經營者集中,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可以決定附加減少集中對競爭產生不利影響的限製性條件。

第三十條

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應當將禁止經營者集中的決定或者對經營者集中附加限製性條件的決定,及時向社會公布。

第三十一條

對外資並購境內企業或者以其他方式參與經營者集中,涉及國家安全的,除依照本法規定進行經營者集中審查外,還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進行國家安全審查。

第五章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製競爭

第三十二條

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不得濫用行政權力,限定或者變相限定單位或者個人經營、購買、使用其指定的經營者提供的商品。

第三十三條

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不得濫用行政權力,實施下列行為,妨礙商品在地區之間的自由流通:

(一)對外地商品設定歧視性收費項目、實行歧視性收費標準,或者規定歧視性價格;

(二)對外地商品規定與在地同類商品不同的技術要求、檢驗標準,或者對外地商品採取重復檢驗、重復識別等歧視性技術措施,限製外地商品進入在地市場;

(三)採取專門針對外地商品的行政許可,限製外地商品進入在地市場;

(四)設定關卡或者採取其他手段,阻礙外地商品進入或者在地商品運出;

(五)妨礙商品在地區之間自由流通的其他行為。

第三十四條

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不得濫用行政權力,以設定歧視性資質要求、評審標準或者不依法發布信息等方式,排斥或者限製外地經營者參加在地的招標投標活動。

第三十五條

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不得濫用行政權力,採取與在地經營者不平等待遇等方式,排斥或者限製外地經營者在在地投資或者設立分支機構。

第三十六條

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不得濫用行政權力,強製經營者從事本法規定的壟斷行為。

第三十七條

行政機關不得濫用行政權力,製定含有排除、限製競爭內容的規定。

第六章對涉嫌壟斷行為的調查

第三十八條

反壟斷執法機構依法對涉嫌壟斷行為進行調查。

對涉嫌壟斷行為,任何單位和個人有權向反壟斷執法機構舉報。反壟斷執法機構應當為舉報人保密。

舉報採用書面形式並提供相關事實和證據的,反壟斷執法機構應當進行必要的調查。

第三十九條

反壟斷執法機構調查涉嫌壟斷行為,可以採取下列措施:

(一)進入被調查的經營者的營業場所或者其他有關場所進行檢查;

(二)詢問被調查的經營者、利害關系人或者其他有關單位或者個人,要求其說明有關情況;

(三)查閱、復製被調查的經營者、利害關系人或者其他有關單位或者個人的有關單證、協定、會計賬簿、業務函電、電子資料等檔案、資料;

(四)查封、扣押相關證據;

(五)查詢經營者的銀行賬戶。

採取前款規定的措施,應當向反壟斷執法機構主要負責人書面報告,並經批準。

第四十條

反壟斷執法機構調查涉嫌壟斷行為,執法人員不得少于二人,並應當出示執法證件。

執法人員進行詢問和調查,應當製作筆錄,並由被詢問人或者被調查人簽字。

第四十一條

反壟斷執法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對執法過程中知悉的商業秘密負有保密義務。

第四十二條

被調查的經營者、利害關系人或者其他有關單位或者個人應當配合反壟斷執法機構依法履行職責,不得拒絕、阻礙反壟斷執法機構的調查。

第四十三條

被調查的經營者、利害關系人有權陳述意見。反壟斷執法機構應當對被調查的經營者、利害關系人提出的事實、理由和證據進行核實。

第四十四條

反壟斷執法機構對涉嫌壟斷行為調查核實後,認為構成壟斷行為的,應當依法作出處理決定,並可以向社會公布。

第四十五條

對反壟斷執法機構調查的涉嫌壟斷行為,被調查的經營者承諾在反壟斷執法機構認可的期限內採取具體措施消除該行為後果的,反壟斷執法機構可以決定中止調查。中止調查的決定應當載明被調查的經營者承諾的具體內容。

反壟斷執法機構決定中止調查的,應當對經營者履行承諾的情況進行監督。經營者履行承諾的,反壟斷執法機構可以決定終止調查。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反壟斷執法機構應當恢復調查:

(一)經營者未履行承諾的;

(二)作出中止調查決定所依據的事實發生重大變化的;

(三)中止調查的決定是基于經營者提供的不完整或者不真實的信息作出的。

第七章法律責任

第四十六條 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達成並實施壟斷協定的,由反壟斷執法機構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上一年度銷售額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罰款;尚未實施所達成的壟斷協定的,可以處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經營者主動向反壟斷執法機構報告達成壟斷協定的有關情況並提供重要證據的,反壟斷執法機構可以酌情減輕或者免除對該經營者的處罰。

行業協會違反本法規定,組織本行業的經營者達成壟斷協定的,反壟斷執法機構可以處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機關可以依法復原登記。

第四十七條 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由反壟斷執法機構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上一年度銷售額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罰款。

第四十八條 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實施集中的,由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責令停止實施集中、限期處分股份或者資產、限期轉讓營業以及採取其他必要措施恢復到集中前的狀態,可以處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第四十九條 對本法第四十六條、第四十七條、第四十八條規定的罰款,反壟斷執法機構確定具體罰款數額時,應當考慮違法行為的性質、程度和持續的時間等因素。

第五十條 經營者實施壟斷行為,給他人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民事責任。

第五十一條 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濫用行政權力,實施排除、限製競爭行為的,由上級機關責令改正;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反壟斷執法機構可以向有關上級機關提出依法處理的建議。

法律、行政法規對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濫用行政權力實施排除、限製競爭行為的處理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

第五十二條 對反壟斷執法機構依法實施的審查和調查,拒絕提供有關材料、信息,或者提供虛假材料、信息,或者隱匿、銷毀、轉移證據,或者有其他拒絕、阻礙調查行為的,由反壟斷執法機構責令改正,對個人可以處二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單位可以處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對個人處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單位處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五十三條 對反壟斷執法機構依據本法第二十八條、第二十九條作出的決定不服的,可以先依法申請行政復議;對行政復議決定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訴訟。

對反壟斷執法機構作出的前款規定以外的決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

第五十四條 反壟斷執法機構工作人員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或者泄露執法過程中知悉的商業秘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構成犯罪的,依法給予處分。

第八章附 則

第五十五條 經營者依照有關智慧產權的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行使智慧產權的行為,不適用本法;但是,經營者濫用智慧產權,排除、限製競爭的行為,適用本法。

第五十六條 農業生產者及農村經濟組織在農產品生產、加工、銷售、運輸、儲存等經營活動中實施的聯合或者協同行為,不適用本法。

第五十七條 本法自2008年8月1日起施行。

修訂過程

2006年6月7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並原則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草案)》。然而反壟斷法不僅難產了近20年,還面臨重要條款的變更。據報道,禁止濫用行政權力限製競爭一章有可能被整體移除,這意味著反行政壟斷將不再進入反壟斷法的視野。果真如此,建立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這一反壟斷法的精髓將隨之而去。

反對者的理由是反壟斷法套用過度,限製了市場競爭,成為市場競爭失敗者進行不正當競爭的手段。他們認為譴責從競爭中產生的壟斷者有違市場道義。在市場經濟社會,不管是反壟斷還是主張適度壟斷,其理由都是相同的,即促進市場競爭。因而,倘若我們今天移除反行政壟斷條款,他們都不可能為此叫好。

可以預料,在移除反行政壟斷章節後,反壟斷法的公平競爭將主要表現為對商業行為的限製,這不僅對促進市場競爭作用不大,反而可能造成政府權力的擴張和市場效率的下降,造成與《反不正當競爭法》的重疊與沖突。

據專家推測,移除這些條款一是出于國家經濟安全的考慮,防止外資惡意並購中國企業;二是基于國際慣例,發達市場經濟國家反壟斷法所規範的壟斷都是經濟壟斷;三是僅憑一部《反壟斷法》擔當不起反行政壟斷的重任。

反壟斷法的通過

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30日下午完成各項議程後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閉會。會議經表決,通過了反壟斷法、突發事件應對法、就業促進法、修改後的動物防疫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修改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的決定。

反壟斷法將自2008年8月1日起施行,共分為8章57條,包括:總則、壟斷協定、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經營者集中、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製競爭、對涉嫌壟斷行為的調查、法律責任和附則。

反壟斷法明確規定,禁止大型國企借控製地位損害消費者利益,國有經濟佔控製地位的關系國民經濟命脈和國家安全的行業以及依法實行專營專賣的行業,國家對經營者的經營行為及其商品和服務的價格依法實施監管和調控,維護消費者利益。

相關解讀

一、世界各國反壟斷立法概況

反壟斷法目前在我國還是一種全新的法律製度。但美國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頒布了這種法律。1865年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後,隨著全國鐵路網的建立和擴大,原來地方性和區域性的市場迅速融為全國統一的大市場。大市場的建立一方面推動了美國經濟的迅速發展,另一方面也推動了壟斷組織即托拉斯的產生和發展。1879年美孚石油公司即美國石油業第一個托拉斯的建立,標志著美國歷史上第一次企業兼並浪潮的開始,托拉斯從而在美國成為不受控製的經濟勢力。過度的經濟集中不僅使社會中下層人士飽受壟斷組織濫用市場勢力之苦,而且也使市場普遍失去了活力。在這種背景下,美國在19世紀80年代爆發了抵製托拉斯的大規模民眾運動,這種反壟斷思潮導致1890年《謝爾曼法》(Sherman Act)的誕生。謝爾曼法是世界上最早的反壟斷法,從而也被稱為世界各國反壟斷法之母。美國最高法院在其一個判決中指出了謝爾曼法的意義,即“謝爾曼法依據的前提是,自由競爭將產生最經濟的資源配置,最低的價格,最高的質量和最大的物質進步,同時創造一個有助于維護民主的政治和社會製度的環境”。

從謝爾曼法問世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這期間除美國在1914年頒布了《克萊頓法》和《聯邦貿易委員會法》作為對謝爾曼法的補充外,其他國家的反壟斷立法幾乎是空白。然而,第二次大戰一結束,情勢產生了很大的變化。首先,在美國的督促和引導下,日本在1947年頒布了《禁止私人壟斷和確保公正交易法》,德國于1957年頒布了《反對限製競爭法》。1958年生效的《歐洲經濟共同體條約》第85條至第90條是歐共體重要的競爭規則。此外,歐共體理事會1989年還頒布了《歐共體企業合並控製條例》,把控製企業合並作到為歐共體競爭法的重要內容。義大利在1990年頒布了反壟斷法,它是發達市場經濟國家中頒布反壟斷法最晚的國家。現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所有成員國都有反壟斷法。

開發中國家反壟斷立法的步伐比較緩慢。直到上個世紀80年代後期,盡管有聯合國大會的號召,聯合國貿發會還就管製限製性商業實踐提供了技術援助,但是頒布了反壟斷法的開發中國家仍然不足12個,它們包括亞洲的韓國、印度、巴基斯坦和斯裏蘭卡。開發中國家當時對反壟斷法普遍不感興趣的主要原因是,這些國家的許多產業部門或者主要產業部門是由國有企業經營的。為了維護國營企業的利益,國家自然就會在這些部門排除競爭。此外,當時所有的社會主義國家實行計畫經濟體製,不允許企業間開展競爭,這些國家自然也沒有製定反壟斷法的必要性。我國也是這種情況。因為我們當時認為計畫經濟是最好的經濟製度,把競爭視為資本主義製度下的生產無政府狀態,認為競爭對社會生產力會造成嚴重的浪費和破壞,我國當時也完全不可能建立一種崇尚競爭和反對壟斷的法律製度。

80年代後期以來,隨著世界各國經濟政策總的導向是民營化、減少政府行政幹預和反壟斷,各國反壟斷立法的步伐大大加快了。這一方面表現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許多開發中國家紛紛製定或者強化了它們的反壟斷法,另一方面表現在蘇聯和東歐集團的國家也都積極進行這方面的立法。到1991年,中歐和東歐地區的絕大多數國家包括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克羅埃西亞、愛沙尼亞、哈薩克、立陶宛、波蘭、俄羅斯、匈牙利等都頒布了反壟斷法。近年來,隨著這些地區的許多國家積極地申請加入歐盟,它們又都根據歐共體競爭法進一步強化了自己的反壟斷法。據統計,世界上目前頒布了反壟斷法的國家大約有84個。開發中國家以及前蘇聯和東歐國家現在之所以積極製定和頒布反壟斷法,主要的原因是國有壟斷企業的經濟效益普遍不能令人滿意。因此,除了一些特殊的行業,這些國家都已經開始在原先國家壟斷經營的部門註入了私人經濟,甚至在電信、電力、煤氣等傳統上被視為自然壟斷的行業引入了競爭機製。現在,世界各國都已經普遍地認識到,壟斷不僅會損害企業的效率,損害消費者的利益,而且還會遏製了一個國家或者民族的競爭精神,而這種競爭精神才是一個國家經濟和技術發展的真正動力。

二、反壟斷法的任務

反壟斷法的任務就是防止市場上出現壟斷,以及對合法產生的壟斷企業進行監督,防止它們濫用市場優勢地位。具體地說,反壟斷法主要有以下任務:

(一)禁止卡特爾

經濟學家亞當斯密曾經說過,生產同類產品的企業很少聚集在一起,如果他們聚集在一起,其目的便是商討如何對付消費者。反壟斷法上把這種限製競爭性的協定稱為“卡特爾”。例如,電視機生產企業通過協定商定,每台電視機的售價不得低于3000元。這種協定就會排除它們在價格方面的競爭。這種卡特爾被稱為價格卡特爾。為了維護產品的高價,競爭者之間也可以通過協定限製生產或者銷售數量,例如1998年我國彩電業生產顯像管的八大企業聯合限產。這種卡特爾被稱為數量卡特爾。此外,生產同類產品的企業還可以通過協定劃分銷售市場,這種卡特爾被稱為地域卡特爾。

上述這些卡特爾對市場競爭的損害是非常嚴重的。以價格卡特爾為例:因為被固定的價格一般會大大超過有效競爭條件下的價格水準,這種卡特爾自然會嚴重損害消費者的利益。此外,在價格被固定的情況下,效益好的企業因為不能隨意降價,不能根據市場的情況擴大自己的生產規模,它們從而也就不能擴大自己的市場份額。分割銷售市場也是對競爭的嚴重損害。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參加卡特爾的企業各自在其銷售地域都有著壟斷地位,這一方面使消費者失去了選擇商品的權利,另一方面使市場失去優勝劣汰的機製,即效益差的企業不能被淘汰,效益好的企業不能擴大生產規模,這就會嚴重損害企業的競爭力,使社會資源不能得到最佳化配置。

在各國反壟斷法中,上述各種嚴重損害競爭的協定一般得適用“本身違法”的原則,即不管它們是在什麽情況下訂立的,都得被視為違法。根據美國的《謝爾曼法》,這種情況下對公司的罰款可以達到1000萬美元,對個人罰款可以達到35萬美元,此外還可以處以三年以下的刑事監禁。但在具體案件中,美國法務部根據美國刑法的規定,早已大幅度提高了反壟斷案件的罰金。在2000年,日本三菱公司因為被指控參與了一個固定(石墨電極)價格的國際卡特爾,被美國法務部征收了1億3千4百萬美元的罰金。不久前,英國的克裏斯蒂(Christie)拍賣行和美國的蘇斯比(Sotheby)拍賣行作為國際上兩家最著名的拍賣行,因商定傭金的價格被指控違反了美國反壟斷法。現在,這兩家拍賣行不僅被課以巨額罰金,它們的總裁還面臨著刑事監禁。

需要指出的是,企業間訂立限製競爭的協定有時對經濟是有好處的。例如,統一產品規格或者型號的協定,適用統一的生產、交貨以及支付條件的協定,中小企業間的合作協定,以及統一出口價格的協定。因為這些限製競爭有利于降低企業的生產成本,改善產品質量,提高企業的生產率,它們一般被視為合理的限製,可以得到反壟斷法的豁免。

(二)控製企業合並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企業並購是經常發生的,而且絕大多數的企業並購對經濟是有利的。特別在我國當前的情況下,企業並購有利于改變我國企業過度分散和規模過小的狀況,有利于促進企業間的人力、物力、財力以及技術方面的合作,從而有利于提高企業的生產效率和競爭力。

然而,市場經濟下的企業本身有著擴大規模和擴大市場份額的自然傾向,如果對合並不加控製,允許企業無限製地購買或者兼並其他的企業,不可避免地會消滅市場上的競爭者,導致壟斷性的市場結構。正是出于維護市場競爭的需要,各國反壟斷法都有控製合並的規定。這種控製的目的不是限製企業的絕對規模,而是保證市場上有競爭者。這方面的法律製度主要是合並的申報和審批製度,即達到一定規模的企業合並需要向反壟斷法的主管機關進行申報。根據美國、德國、日本等許多國家的法律,隻要合並可以產生或者加強市場支配地位,反壟斷法主管機關就可以禁止合並。有些國家的法律還規定,什麽樣的合並可以推斷為是產生或者加強了市場支配地位。例如德國的《反對限製競爭法》規定,如果合並後一家企業達到了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或者三家或三家以下的企業共同達到二分之一市場份額,或者五家或五家以下的企業共同達到三分之二的市場份額,就可以推斷合並產生或者加強了市場支配地位。

經濟是非常活躍的。有些合並即便產生或者加強了市場支配地位,但是因為某些特殊的情況,政府也應當批準合並。美國法務部1997年批準了波音公司和麥道公司的合並,這一方面是因為麥道公司當時處于瀕臨破產的境地,另一方面因為合並後的企業在國際市場上仍然存在著與歐洲空中客車的競爭。許多國家的反壟斷法規定,如果合並有利于整體經濟或者社會公共利益,政府應當批準合並。需要指出的是,導致壟斷的合並因為會嚴重損害競爭,損害消費者的利益,政府批準這種合並的時候應當非常慎重。

(三)禁止濫用市場支配地位

實踐中,企業可以通過合法的方式取得市場支配地位,甚至壟斷地位。例如,國家授權一個企業在某個行業享有獨家經營的權利,這個享有特權的企業自然就是一個壟斷企業。企業也可以通過智慧產權如專利、著作權等取得市場支配地位。例如,微軟公司就是通過智慧產權在全世界的軟體市場上取得了市場支配地位。反壟斷法雖然不反對合法的壟斷,但因為合法的壟斷者同樣不受競爭的製約,它們就非常可能會濫用其市場優勢地位,損害市場競爭,損害消費者的利益。因此,國家必須對那些在市場上已經取得了壟斷地位或者市場支配地位的企業加強監督。1997年美國法務部指控微軟公司違反了美國反壟斷法,就是這方面的一個重要案例。

微軟公司一案說明,那些在市場上佔據壟斷地位或者支配地位的企業,它們的市場行為會受到政府更為嚴格的管製。這即是說,同一種限製競爭的行為如果發生在不同企業的身上,它們會產生不同的法律後果。例如,消費者購買長虹電視機的時候,如果銷售商要求消費者必須同時購買一台長虹牌收錄機或者其他產品,消費者一般不會接通受銷售商這種無理的要求,而會轉向購買海爾、TCL或者其他品牌的電視機。這說明,在競爭性的市場上,搭售行為一般不會對消費者造成嚴重的不利後果。然而,消費者安裝電話的時候,如果電話局要求他們購買指定的電話機,否則就不給裝電話,這種搭售行為對市場就有著嚴重的不利影響。一方面,這會嚴重損害消費者的利益,因為他們沒有選擇其他產品的機會;另一方面,這種行為也會嚴重損害競爭,因為它會給某些企業的市場銷售帶來嚴重的不利後果。因此,反壟斷法中關于市場行為的管製主要是針對壟斷企業或者佔市場支配地位的企業。

在我國,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企業主要是公用企業。例如,郵電局強行為使用者配發電話機,電力部門強迫使用者購買其指定的配電箱,自來水公司強迫使用者購買其指定的給水設備,煤氣公司強迫使用者購買其指定的煤氣灶和熱水器等。濫用市場支配地位還有其他的表現,例如濫收費用,即對消費者或使用者索取不合理的壟斷高價;低價傾銷,即以低于成本的價格銷售商品,目的是將競爭對手排擠出市場;價格岐視,即對處于相同地位的交易對手使用不同的價格條件,從而使某些企業在市場競爭中處于不利的地位。此外還有抵製或者拒絕交易,例如一個佔市場支配地位的化學企業拒絕向一個生產葯品的企業提供它在生產中必不可少的化學原料,在這種情況下,被拒絕供貨的企業就可能被排擠出市場。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法律後果包括停止違法行為,對違法企業進行罰款。此外,受害者還可以要求民事損害賠償。在美國,法院還可以拆散壟斷企業,拆散的目的是將壟斷性的市場變為競爭性的市場。美國法院1982年將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 T)分為八,在世界上最早打破了電信行業的壟斷。

(四)禁止行政壟斷

行政壟斷是指政府及其所屬部門濫用行政權力限製競爭的行為。實際上,不管在中國還是在外國,在過去、現在還是將來,政府限製競爭都是對競爭損害最甚的行為。因此,我們在研究反壟斷問題時,就不能把目光僅僅投向企業的限製競爭行為,而還應當註意政府的行為,防止它們濫用行政權力,限製競爭。

由于歷史和體製方面的原因,前蘇聯和東歐國家尤其重視行政壟斷的問題。烏克蘭共和國1992年頒布的《禁止壟斷和企業活動中不正當競爭行為法》第6條明確規定,政府及其所屬部門不得對企業採取岐視的態度,例如出于限製競爭的目的,禁止在某個經濟領域建立新企業,限製企業的某種活動或者某種產品的生產;強迫企業加入企業集團,或者強迫它們向某些企業提供價格便宜的產品;或者禁止在共和國某地區銷售來自其他地區的商品,從而導致一定商品市場的壟斷化;或者對個別企業提供稅收或其他方面的優惠,使它們相對其他企業處于不公平的競爭優勢等等。

行政壟斷在我國當前主要表現為行業壟斷和地方保護主義。行業壟斷即是政府及其所屬部門濫用行政權力,限製經營者的市場準入,排斥、限製或者妨礙市場競爭。這特別表現為一些集行政管理和生產經營于一體的行政性公司、承擔著管理行業任務的大企業集團以及一些掛靠這個局、那個部享受優惠待遇的企業。這些企業憑借政府給予的特權,有著一般企業所不可能具有的競爭優勢,在某些產品的生產、銷售或者原材料的採購上處于人為的壟斷地位,從而不公平地限製了競爭。這種現象被稱為“權力經商”。地方保護主要表現為地方政府禁止外地商品進入在地市場,或者阻止在地原材料銷往外地,由此使全國本應統一的市場分割為一個個狹小的地方市場。例如,有些地方政府為了阻止外地的化肥或者其他產品進入在地市場,專門發布地方檔案,禁止在地的單位和個人行銷外地產品,甚至對行銷外地產品的經營者隨意沒收或者罰款。有些地方為了抵製外地啤酒進入在地市場,要求在地居民喝“愛鄉酒”。有些地方為了阻止外地生產的轎車進入在地市場,對外地產品亂收費用。

由于我國當前處于從計畫經濟向市場經濟的過渡階段,企業的限製競爭行為也往往帶有行政色彩。例如1998年我國某些行業出台的所謂“行業自律價格”。不管如何解釋“行業價格自律”,它們都應當被視為是政府部門縱容企業進行價格協調的行為,是一種強製的價格卡特爾。最先實行行業自律價的中國農機工業協會農用運輸車分會甚至還以不執行行業自律價為由對山東時風集團進行了罰款。然而,從市場經濟的本質來說,強迫企業按照所謂的行業自律價銷售產品是不合理的,因為行業自律價的基礎是行業的平均成本。既然是平均成本,這個成本肯定就高于某些經濟效益較好企業的個別成本,從而限製了這些企業的降價幅度,使它們失去了擴大生產的機會。

行政性限製競爭行為不僅嚴重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而且也嚴重損害了企業的利益。我們可以想象,如果因為地方保護,上海生產的桑塔納轎車隻能在上海地區銷售,湖北生產的富康車隻能在湖北地區銷售,這些企業就不可能擴大生產,實現規模經濟,從而也不可能提高企業的競爭力。此外,濫用行政權力的行為還為某些政府官員以權謀私和權錢交易提供了機會,在一定程度上引發了腐敗,損害了政府的形象。因此,反壟斷法應當將反行政壟斷作為一個重要而且非常迫切的任務。

實施情況

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2014年8月20日披露,該機構已對日本住友等八家零部件企業價格壟斷行為處罰8.3196億元(人民幣,下同),對日本精工等四家軸承企業價格壟斷行為依法處罰4.0344億元,合計罰款12.354億元。這是中國反壟斷調查以來開出的最高金額罰單。

2014年12月6日,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司長、價格監督檢查與反壟斷局局長許昆林表示,中國《反壟斷法》實施6年多來,發改委系統查處的價格壟斷案件共涉及339家機構,其中僅包括33家境外企業,“這充分證明中國反壟斷執法對所有市場主體是公平公正的,並不存在所謂的選擇性執法問題”。

環球時報年會之跨國企業投資論壇6日在北京召開,政商學界知名人士共聚一堂,對話法製建設與在華投資問題。對于境外投資者關註的中國反壟斷執法,國家發改委價格監督檢查與反壟斷局局長許昆林強調,中國反壟斷執法始終從壟斷行為出發,從未因實施壟斷行為的主體性質不同、國別不同而有所區別,不存在所謂選擇性執法問題。

但現實工程中,仍然存在一定性的壟斷企業。

2015年11月5日電,國家發展改革委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價格改革與價格監管工作有關情況。發改委價格監督檢查和反壟斷局巡視員董志明表示,自《反壟斷法》實施以來,發改委共查處行政壟斷案件6起,其中今年就達5起。

圖書信息

書 名: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

作 者:國務院法製辦公室

出版社:中國法製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9年02月

ISBN: 9787509311486

開本: 16開

定價: 12.00 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