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改革

中考改革

北京市教委2014年2月18日宣布,2014年起北京優質高中名額分配不再"推優",完全按成績錄取,同時全面取消中考擇校生,並逐年減少各類特長生的招生比例,今年該市示範高中招生計畫的30%將分配到區域內國中校。

  • 中文名稱
    中考改革
  • 外文名稱
    Examination reform
  • 提出者
    北京市教委
  • 提出日期
    2014年2月18日

簡介

北京市教委2014年2月18日宣布,2014年起北京優質高中名額分配不再“推優”,完全按成績錄取,同時全面取消中考擇校生,並逐年減少各類特長生的招生比例,今年該市示範高中招生計畫的30%將分配到區域內國中校。 

改革內容

整體看來,北京的中考改革,著眼于擴大公平,無疑有著積極意義,但由于這是在集中錄取製度架構下進行的調整,有些做法限製了學校的自主招生,同時亦強調了分數在錄取中的作用,因此需要進一步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和教育規劃綱要確定的升學考試製度改革思路進一步深入推進改革。

北京市中考新政對考試公平的推進,具體表現在取消擇校生招生、減少各類特長生招生比例和優質高中名額不再推優上。早在2012年,教育部等七部門發布的《關于2012年治理教育亂收費規範教育收費工作的實施意見》,就明確要求“在3年內取消公辦普通高中招收擇校生”,而特長生招生和優質名額分配推優,也被質疑為存在“暗箱操作”,搞權錢交易。

但需要註意的是,如同一枚硬幣的兩面,在減少特長招生比例、取消優質名額分配“推優”後,高中招生更強調中考分數在錄取中的作用,這無疑會引導國中、國小教學關註相關中考科目的分數,包括獲得名額分配的普通國中學校也是如此,這實際並不利于形成鼓勵學校培養有個性特長學生、引導學生多元發展的教育環境。

另外,北京擴大優質高中的名額分配比例,意圖是促進義務教育均衡,引導家長不要在“小升初”時追逐名校,但名額分配政策本身也有著局限——這不是學校招生,而是行政(確定分配名額)招生;鑒于國中學校實際上存在的辦學質量不均衡,通過名額分配渠道進優質高中的學生,學習水準參差不齊,學校將其獨立編班,涉嫌歧視,不獨立編班,跟上進度很難,需要引起教育部門的重視。

要解決這些問題,筆者認為,應該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提到的升學考試改革思路——探索招生和考試相對分離、學生考試多次選擇、學校依法自主招生、專業機構組織實施、政府巨觀管理、社會參與監督的運行機製——積極推進高中學校自主招生改革,將特長生招生、名額分配都納入高中自主招生的多元評價體系之中。具體來說,學生的特長可作為學校評價學生的一方面表現,而學生畢業的國中學校也可作為學校評價學生的一個指標——在美國,大學錄取時實行多元評價標準,就包括統一測試成績、學生中學學業成績、學生特長、地區教育因素(學生求學的地區、學校)、親職教育因素等,往往來自教育薄弱地區、貧困家庭的學生會獲得加分評價。

如此建立的多元評價體系,是不是既保障學校的自主招生權,又引導學生關註自身的個性,同時也校正了不均衡因素?這應該比由行政取消特長招生、進行名額分配更有利于促進基礎教育改觀,也更能真正把學生從應試教育中解放出來。上海的高中學校近年來就在自主招生方面積極試點,從2012年起,原來實行名額分配的高中四大名校取消了名額分配,並將其用于自主招生(也被稱為“提前招生錄取”),這四校的自主招生名額佔招生計畫的50%,美中不足的是,自主招生還與統一中考掛鉤,還沒有真正形成學生和學校的雙向選擇。

當然,對于推進高中學校自主招生,很多人都擔心這會導致考試錄取更不公平。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向改革要答案,而不是就此拒絕改革。具體的改革包括,深入推進教育管辦評改革,明確政府對學校依法進行監管的職責,同時限製權力幹涉學校包括招生在內的教育事務,要求學校公開所有招生信息;落實學校辦學自主權,對中國小實行民主管理,在校內建立教師委員會、家長委員會;充分發揮教師委員會的教育管理、決策作用,發揮家長委員會參與學校管理、評價、監督的作用。這些改革都在國家教育規劃綱要中明確提到,關鍵在于落實、推進。落實這些改革,我國的升學考試製度,不但可讓基礎教育擺脫應試教育,還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公平、公正。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