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橋 -蘭州市中山橋

中山橋

蘭州市中山橋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中山橋,是位于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的一座跨黃河鐵橋,建于清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初名"蘭州黃河鐵橋",後改稱"中山橋"。全部建橋材料于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從德國走海運到天津,再由甘肅洋務總局從天津轉運至蘭州。建橋的工程師是美國人滿寶本和德國人德羅,施工負責人為天津人劉永起。施工人員以德商聘來的69名洋工華匠為主。歷時3年建成。造價白銀三十萬六千餘兩。有"天下黃河第一橋"之稱。

  • 中文名稱
    中山橋
  • 建設時間
    1906年9月21日
  • 建議遊玩時長
    30-45分鍾
  • 所屬國家
    中國
  • 地理位置
    城關區
  • 門票價格
    免費
  • 橋梁長度
    234米
  • 開放時間
    全天
  • 適宜遊玩季節
    四季皆可,晴天為宜
  • 所屬城市
    甘肅蘭州
  • 橋梁類型
    公路橋
  • 通車時間
    1909年8月19日

橋梁規格

中山鐵橋長234米,寬7.5米,有6墩5孔,橋上飛架5座弧形鋼架拱梁。

大橋歷史

蘭州歷來是東西交通要沖,中原與西域往來的必經之途,穿城而過的黃河則是橫亙在蘭州這一交通樞紐之上的難以逾越的障礙,民間曾有"隔河如隔天,渡河如渡鬼門關"的歌謠。從明洪武五年(1372年)起,宋國公馮勝、衛國公鄧愈都曾因軍事需要在蘭州黃河段修建過浮橋,但都很快被拆或被毀了。直到洪武十八年,蘭州衛指揮僉事楊廉才在如今的中山橋的位置上興建了著名的鎮遠浮橋。此後500多年間,用以構築浮橋的船數和用以固定的鐵柱與木柱數雖有變化,但鎮遠浮橋卻以其扼守要津的重要地位,被譽為"天下第一橋"。仍矗立在鐵橋南岸的將軍鐵柱正是鎮遠浮橋500年興衰史的唯一見證。

但是鎮遠浮橋並非堅固安全,遇到大洪水和冰棱,常常會發生橋毀人亡的慘劇。而且,冬季黃河封凍,浮橋必須拆除,車馬均由冰上通行。冬春之交冰將消未消之時,經常有人畜因冰裂落水而亡。春天冰融之後,又需重建浮橋,所費甚巨。為了改變這種狀況,早在光緒初年,左宗棠任陝甘總督時,就有過修建鐵橋之議,但因為洋人出價太高而作罷。

進入20世紀,走向末路的清廷開始實行新政,鼓勵洋務。升允到任後不久,即于光緒三十一年(1905)設立了甘肅洋務總局,由蘭州道彭英甲兼洋務總局總辦。正是洋務的興起,為建設黃河鐵橋提供了歷史契機。升允敏銳地意識到"外人奇技巧思"正可以"宜民利用",于是他決定借助外國的先進技術與設備來實施他的建橋計畫。

黃河鐵橋黃河鐵橋

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五月,德商天津泰來洋行經理喀佑斯正好遊歷至甘肅,雙方一經接觸,立即達成了合作的意向,橋價十六萬五千兩,不足左宗棠時的三分之一。天時、地利、人和,一切冥冥中如有天助,僻居西部的蘭州註定要在20世紀初葉、在積貧積弱的中國完成一件驚世偉業。

反對意見

1906年5月初,甘肅洋務總局彭英甲等與德國泰來洋行喀佑斯就包修蘭州黃河鐵橋一事擬定了初步的合作契約,代理蘭州府傅秉鑒隨即給升允上了一道條陳,請求對包修契約中的一些地方進行"考究"。升允看了條陳後,為表示慎重,同意與洋商就有關問題繼續進行磋商,但同時他也強調,"不宜偏執己見,故破成議。"為了解除傅秉鑒等人和中方的疑慮,喀佑斯決定請工程師進行實際勘測,契約因此暫緩訂立。很快,工程師的勘測結果出來了,德方認為"黃河水性,雖雲湍急,若如所議章程架修鐵橋,甘願保固八十年"。

中山橋

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九月十一,甘肅洋務總局與德國泰來洋行正式簽訂黃河鐵橋包修契約,黃河鐵橋的各項建設籌備工作全面展開,但反對的聲音並沒有因此停止。

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三月初二,庄浪縣舉人牛獻珠致稟彭英甲,請求停修黃河鐵橋。他還列舉了修建黃河鐵橋在發生戰爭時的六大弊端。彭英甲對牛獻珠的觀點予以堅決回擊,認為建橋正當時宜,刻不容緩。

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二月二十一,來自朝廷的朱批傳達到了甘肅:"該部知道。欽此。"至此,黃河鐵橋的建設工程正式得到了國家的認可。

蘭州黃河中山鐵橋蘭州黃河中山鐵橋

在從天津到蘭州的數千裏路途上,一條由火車、騾馬組成的運輸長龍,翻山躍嶺,風餐露宿,歷時近兩年,終于將全部橋料一站站轉運至蘭州……

經過華洋工匠共同努力,鐵橋于宣統元年七月初四(1909年8月19日),竣工通行。

鐵橋施工進入尾聲時,護督毛慶蕃決定,在鐵橋南北兩端各添建一座中華傳統式古建築--牌廈。

1909年6月18日,兩座牌廈竣工。每座牌廈均為三開間,雕梁畫棟,蔚為壯觀。牌廈前後共懸名人匾額四塊:其中由升允題寫"第一橋"匾2塊,分置南北橋頭;另有"九曲安瀾"、"三邊利濟"匾各一塊。為永久紀念這一偉大工程,在鐵橋兩頭立了兩塊石碑,由升允撰文記述鐵橋修建始末。鐵橋建成後,洋務總局還花了52兩銀子,請人拍攝了54張鐵橋全景照片,分送當時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有關部門閱存。

中山橋

宣統二年(1910年)四月二十五,陝甘總督長庚就鐵橋工程用款上奏宣統皇帝稱,包括包修價、運輸價及各項支出費用,鐵橋"實用庫平銀三十萬六千六百九十一兩八錢九分八釐四毫九絲八忽"。

黃河鐵橋之所以能歷時近百年而雄姿依舊,離不開蘭州人民對鐵橋一以貫之的珍愛與保護。

長達百年的相依相伴,黃河鐵橋已經深烙在蘭州人的心上,成了抹不去的記憶底片。

中國近代史上,甘肅人自主、自願與西方人進行的此次純經濟、技術上的合作並非一帆風順,期間多有摩擦,但甘肅官員均能據理力爭,維護自己的利益,維護國家和民族的尊嚴。

1928年,為紀念孫中山先生,由當時的甘肅省主席劉鬱芬手書的"中山橋"匾額,被懸掛于鐵橋南面的牌廈上,"第一橋"從此改名中山橋,沿用至今。

中山橋1955年中山橋1955年

1949年8月26日,在解放蘭州戰役中,鐵橋橋面木板被焚,桿件及縱梁被槍彈打得通紅,但橋身安穩如常。解放軍以奪得黃河鐵橋作為解放蘭州的標志。隨後,蘭州軍管會組織工程技術人員和工兵星夜搶修,于9月6日修竣通車。

1954年,國家撥款60萬元對鐵橋進行全面維修加固,在原平行弦桿上端置拱式鋼梁,使鐵橋更加美觀堅固。

1989年,鐵橋保固期滿,部分構件老化。蘭州市政工程管理處正擬對鐵橋進行全面大修時,8月9日,一艘自重260噸供水船失控撞到了橋墩上,鐵橋遭受重創,蘭州市當即組織技術力量進行搶修,使鐵橋轉危為安。同時,加寬了人行道,裝飾了橋身,鐵橋煥然一新。這一年,黃河鐵橋被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值得一提的是,1989年鐵橋保固期滿後德國有關方面曾致函蘭州市政府,在詢問鐵橋狀況的同時,申明契約到期。

中山橋近況中山橋近況

1992年,在首屆絲綢之路藝術節期間,蘭州市政府在橋頭豎碑,第一次將鐵橋作為"中國對外開放的象征"。

2004年,蘭州市政府投資500萬元,對黃河鐵橋開始進行建國以來最徹底最大規模的維修加固。中山橋將結束其近百年的通車歷史,變成永久性步行橋。

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蘭州市按照"修舊如舊"原則,對中山橋再次維修加固,並將橋體抬升了1.2米,不但進一步增強了抗震泄洪能力,而且恢復通車,緩解了蘭州交通的壓力。

為了保障行人、遊客通行的安全,保護國家重點文物,該橋從2013年3月30日起禁止機動車輛通行。

歷史價值

隨著時間的流逝,蘭州市區已架起了10多座造型美觀、結構新穎、工藝先進、氣勢不凡的鐵路公路橋,這座古老的黃河鐵橋已不是溝通黃河南北的唯一通道了。盡管如此,人們還是敬仰它、觀賞它,因為它就像一部史詩,飧刻著蘭州古往今來歷史的變遷,展示了蘭州人民燦爛藝術的畫卷。

"黃啓炎傳,鐵漢秦章光隴坂;河清海晏,橋虹耀彩衛金城。"這座古老的橋梁依然橫跨黃河之上,與白塔山相呼應。"舉頭迎白塔,緩步過黃河。對岸兩山峙,中流意興多。"趙樸初的詩句頗能勾出人的遊興。和諸多橋梁相比,中山橋的觀賞和紀念價值似乎比交通作用更有意義。

百年慶典

前言

2009年8月26日,中山橋迎來百年慶典,橫臥于黃河之上的她,在綠樹、鮮花的映襯下,顯得格外喜慶而迷人。雖然慶典活動上午已經結束,但中山橋上熱鬧、歡快的氣氛直到下午依然非常濃烈。中山橋100周年慶典圖片展前人頭攢動,搶購蘭州黃河鐵橋百年紀念郵折的市民激情高漲,而且,百年慶典紀念碑前留影的市民、遊客排起長隊,遊人流連忘返于中山橋,在喜慶中細細品味著中山橋那滄桑的百年歷史。

中山橋

展明身世

當日下午3點20分,中山橋上遊人川流不息,中山橋100周年慶典圖片展現場吸引著許多遊人駐足觀看。"在我的印象中,中山鐵橋剛建成時就是現在這個模樣。看了圖片展後我才搞清楚,100年前的中山橋沒有現在橋體上的拱形部分。"一位20歲左右的男子歉意地說。記者註意到,他在一張"民國時期未加拱的中山橋"老照片前端詳了好長時間。男子說,他是一名普通市民,由于平時喜好體育活動、網路遊戲等,對蘭州史志類知識了解很少,而對中山橋的修建、維護、加固等演變過程更是一無所知。

中山橋

"很慶幸,借著鐵橋百歲慶典機會,看百年圖片展了解鐵橋身世補上了解中山橋歷史這一課。"該男子告訴記者。記者看到,中山橋100周年慶典圖片展的照片一字排開在中山橋兩側,過往行人無不仔細觀看,不少人翻拍這些印證了中山橋滄桑經歷的珍貴照片。"這是我第一次如此集中地看到關于中山橋歷史的照片,機會很難得。我事先準備了DV,觀看時我把這些照片全部拍下了,以後刻成光碟儲存起來。"逐張拍攝慶典圖片展的市民李小平說。

留雄姿

採訪中,記者註意到幾乎在現場的遊人都拍照留影,而在鐵橋百年慶典之日才亮相的中山橋百年紀念碑成了大家的新寵。一時間,在紀念碑前照相的遊人排起了長隊。一名老人拍完照後,轉身來到紀念碑後面,他觸摸著紀念碑,久久不願離去,他仿佛要用手指感觸到鐵橋經歷的蹉跎歲月。"今生我再沒機會看到鐵橋如此大規模的'過生日'了,鐵橋不僅連結起蘭州南北交通,也對蘭州經濟發展起到功不可沒的作用,我們應該為它慶功!"老人激動地說。"經過百年的風風雨雨,鐵橋雄姿依然壯觀,我要在鐵橋百年慶典這天,多多拍些照片,留住它的雄姿。"市民汪先生激動地告訴記者,他當天早早來到中山橋,選了很多"有利地形"給中山橋拍照。而隨著暖陽的西移,在明媚的太陽光襯托下,鐵橋更加雄壯,遊人絡繹不絕地來到中山橋,在百年慶典喜慶氛圍的感染下,流連忘返于中山橋。

中山橋今日中山中山橋今日中山

相關爭議

擬抬惹爭議

為了能夠使大型船舶實現通航,蘭州市交通部門提出建議,將百年中山橋整體抬高2.5米或將用于通航的橋孔抬高2.5米。12月6日,這一訊息經本報報道之後,立刻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註,有"天下黃河第一橋"之稱的中山橋是否能"抬高"?如果"抬高"又將帶來怎樣的影響?12月6日,記者就此採訪了蘭州市旅遊局、文物局等相關部門。

中山橋

蘭州市旅遊局:還是保持原貌比較好

"把中山橋抬高2.5米,能夠使大型旅遊船舶實現通航,對于發展和帶動蘭州旅遊業應該有一定促進作用,但是從其歷史價值而言我認為還是保持原貌比較好。"蘭州市旅遊局副局長康清榮如是說。

康清榮認為,從通航這一目的來看,由于受到中山橋凈空高度限製,黃河蘭州段大型客船不能安全通行,如果將中山橋抬高後這一問題就可迎刃而解,就能夠有更大的空間使大型旅遊船舶安全通行,從一定程度上確實能帶動在地旅遊業的發展。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中山橋畢竟有著極高的旅遊價值和歷史價值,還是保持原貌比較好。

同時,康清榮也道出了自己的擔憂,白塔山公園正下方就是中山橋,是觀賞蘭州景色的絕佳之處,"鐵橋白塔"也是蘭州勝景之一,據旅遊部門統計,每年來蘭旅遊的遊客有300多萬人次,而"鐵橋白塔"自然是首選的景點,無論是遊客還是來蘭探親者都要到中山橋上拍照留念,可能到中山橋的遊客實際數位還要遠遠超過300多萬人次。"站在橋上放眼可遠眺白塔入雲,收目可近觀母親河穿橋而過,在中山橋附近的橋南廣場上也可將中山橋與白塔山的美景盡收眼底,如果將中山橋抬高後,這一景觀效果會發生多少變化,有怎樣的影響,這也需要進一步考察和論證。"

蘭州市文物局:須嚴格按文物保護法辦事

對于中山橋要抬高的建議,蘭州市文物局則是以堅決的態度給予了回應:"中山橋是去年國家公布的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中的其中一個,屬于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全蘭州市也僅有4處而已,級別比較高,作為蘭州市文物局,其責任就是更好地保護好這些文物。如果有關部門要將它修繕或是改動,必須要嚴格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辦事。"

隨後,記者翻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該法相關條款明確規定:對文物保護單位進行修繕,應當根據文物保護單位的級別報相應的文物行政部門批準。核定為文物保護單位的屬于國家所有的紀念建築物或者古建築,除可以建立博物館、保管所或者闢為參觀遊覽場所外,如果必須作其他用途的,應當經核定公布該文物保護單位的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門征得上一級文物行政部門同意後,報核定公布該文物保護單位的人民政府批準;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作其他用途的,應當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報國務院批準。使用不可移動文物,必須遵守不改變文物原狀的原則,負責保護建築物及其附屬文物的安全,不得損毀、改建、添建或者拆除不可移動文物。

本報記者 李林娜

架橋

2009年12月6日,記者就蘭州交通部門向市政府建議將中山橋抬高2.5米一事採訪了蘭州歷史人文研究專家、蘭州地方志辦公室的鄧明先生和蘭州市城建設計院主任工程師張國慶先生。

中山橋

鄧 明:抬橋過遊船如"削足適履"

"什麽山唱什麽歌,黃河蘭州段最適合發展羊皮筏子,就如威尼斯沒有豪華遊船隻有'剛朵拉'(一人搖的小船),紹興的烏篷船,杭州的畫舫一樣很符合地方文化特色。抬高中山橋來適應豪華遊船就如'削足適履',不但破壞了黃河文化,還招人恥笑。"鄧明得知交通部門建議要"抬高"中山橋的訊息後說。

鄧明告訴記者,自2013年為止蘭州市像中山橋這樣的國家級保護文物已所剩無幾,對于文物而言,它是原汁原味的,一次性的又是唯一的,不要說抬高2,5米,就是移動分毫便破壞了它本身具有的價值,凝聚在它身上的歷史文化信息便蕩然無存了。而且,蘭州正在申報歷史文化名城,這樣彌足珍貴的歷史遺存更應該得到尊重和保護。

中山鐵橋是到2013年為止全國唯一一座見證最早對外開放和中外技術合作的典範,它體現了蘭州這座黃河上遊的城市具有"奔放"、"包容"的城市氣質;在20世紀初,便與德國合作引進先進技術,體現的是蘭州開放的一面和先進的理念,這在內陸省份並不多見。而且,中山鐵橋的文物價值不僅僅是事物本身,還有成套的建築、財務檔案,"軟"、"硬"原始檔案都是全的,這在全國都是唯一的。

他認為在黃河蘭州段發展豪華遊船不符合實際。黃河蘭州段是畜牧文化和農耕文化的分界線,因此,它的特色應該是傳統的"羊皮筏子",在黃河蘭州段搞豪華遊船,有如到草原上開賓士一樣。黃河蘭州段灘險、彎急、礁石多,水量又不很豐沛,更適合羊皮筏子。為此,鄧明希望有關部門把"好鋼用在刀刃上",並對此事進行科學論證。

張國慶:引發蘭州架橋高度新爭論

"我個人認為,加高2.5米對景觀影響不是太大。隻要將高差過渡好是可行的,而且這樣作可以發展蘭州的旅遊航運。但中山橋作為蘭州的一張名片,加高對文物造成的損失有多嚴重,值得探討。"蘭州城建設計院主任工程師張國慶表達了他的觀點。

張國慶說,抬高中山橋從工程技術角度來講是成熟的,但是抬高中山橋無疑又產生了一個架橋凈空高度的新爭論,那就是黃河蘭州段是否應按國家五級航道標準進行建橋?蘭州能否結合在地實際製定新的、統一的橋梁凈空標準? 張國慶表示,如果此次中山橋抬高2.5米適應了豪華遊船通行,但是若幹年後,這些遊船又落後了,又有更豪華的遊船要在黃河上通行,要讓所有的橋梁都符合凈空高度為8.5米的五級航道標準,那麽是否要再次抬高中山橋?而實際情況是,城關黃河大橋、七裏河黃河大橋都是以5米的凈空高度修建的,抬高2.5米後的中山橋凈空高度將達到5.1米,屆時,這3座橋會同時成為更豪華遊船的"瓶頸"。

他舉例說,拿正在論證的"白雲大橋"來講,如果按照五級航道標準要求架橋,白雲大橋就會高出堤岸近6米,這無形中給原本局促的市區架橋增加了難度。

張國慶最後建議,蘭州市建委應該會同規劃、交通、水務、航道管理部門以及專家學者結合蘭州實際,論證一下五級通航標準是否適用于黃河蘭州段,並製定出最符合黃河蘭州段的架橋凈空統一標準。

本報記者石玉龍

百年老橋

就該不該抬高中山橋市民遊客紛紛熱線建言,首日反對者佔上風--

百年老橋能否經受得起折騰?

本報訊 (記者石玉龍李琳娜)12月6日,本報以《百年中山橋要"長高"2.5米?》為題,就蘭州交通部門向市政府建議將中山橋抬高2.5米的報道引起了廣大市民的強烈反響,本報熱線96555一時熱得燙手,不少市民紛紛打進熱線提出了自己的觀點。大部分市民反對中山橋"長高",也有部分市民及遊客支持抬高中山橋發展蘭州航運,還有不少市民對如何抬高中山橋提出了自己的建議。本報今日繼續開通熱線96555,期待您對是否"抬高"中山橋發表"高見"。

反對意見

馬女士:抬高中山橋不合適。這對蘭州整體的形象有影響,抬高後的中山橋就不是"原裝"的了,不能為了航運方面的利益就做這麽大的改動。

金先生:我覺得沒有必要抬高中山橋,沒有什麽經濟價值,因為濱河路的交通很方便。

馮先生:蘭州航道搞貨運沒有任何意義,不現實,得不償失。

王茂源:中山橋是一座百年老橋,要抬高橋梁,百年橋墩能否承受,橋梁的結構能否經受得起折騰,抬高橋墩相當于重新修建,百年鐵橋難道就要毀于一旦嗎?

黃女士:中山橋是座觀賞橋,沒有必要抬高,重新修建浪費太大。

張 愛:中山橋抬高影響美觀。

李俊華:中山橋的時間已經很長了,如果要抬高會影響它的壽命,不宜抬高。不要光從經濟利益角度來考慮問題,應該從文物保護的角度來考慮。

陳先生:中山橋要抬高,上橋需要台階影響美觀,希望能從美觀、實用出發,最好不要抬高。

支持意見

曹 凱: 我是專門搞橋梁工程的。對于抬高中山橋,從技術上說應該是完全可以的,如果需要願意幫助。

李宗保:我認為中山橋可以抬高,抬高後,既不破壞建築物又解決了通航的問題。

張先生:我認為可行,但提高2.5米太低,應該提高3米左右,在橋北面修建一座天橋,以便行人過馬路。

李曉兵(蘭州新時尚旅行社總經理):抬高中山橋使大型船舶實現通行,這意味著旅行社將會增加一條黃河風情線水上遊覽項目。黃河風情線的水上項目隻有快艇、羊皮筏子等,受到時間和空間的限製,如果能使大型遊船通行,線路長了遊客可以更加自由地選擇水上項目。

張芸(定西遊客):來到蘭州自然而然就會想到中山橋,山、水、橋共成一景,尤其是夕陽西下的時候,景色特別美,如果抬高中山橋,遊客就能坐著大船欣賞沿途美景,可能感受到的將會是另一種別樣的風情。

魏先生:將中山橋抬高,既有利于當地旅遊業發展,又能保持中山橋的美觀造型,隻要不太大地改變中山橋的原始風貌,相信大多數遊客還是能夠接受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