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陸軍軍官學校

中央陸軍軍官學校

中央軍校是南京國民政府設定最早的軍事教育機構。1927年11月國民政府在南京籌設中央陸軍軍官學校,于次年3月開學。1928年興辦之初它直隸于南京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蔣中正、李濟深、何應欽分任校長、副校長和教育長。1929年以後張治中接任教育長,實際負責軍校教育、校務一切事宜,直至抗戰開始。

  • 中文名稱
    中央陸軍軍官學校
  • 所屬地區
    南京
  • 創辦時間
    1927年11月
  • 信    仰
    三民主義
  • 學校類型
    軍事
  • 類    別
    國立
  • 主要院系
    學科與術科
  • 學校屬性
    軍事教育機構
  • 國    家
    中華民國
  • 知名校友
    張治中
  • 所屬部門
    南京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
  • 首任校長
    蔣介石

辦學宗旨

中央陸軍軍官學校

南京中央軍校的辦學宗旨完全服從于蔣介石的統治需求,主要為其培養陸軍基層軍官,並短訓部分在職軍官,以此建立一支以黃埔系為骨幹並具現代化訓練貭素的國民黨武裝。據此,軍校的教育體系,是以養成教育為主,兼含補習與召集教育。

報考條件

養成教育,也即培養初級軍官及特殊軍事技術人才的正期學生教育。其每年通過考試招收新生一期。招考標準十分嚴格,規定投考者須具備下列條件:

中央陸軍軍官學校

(一)具有高中畢業或相當于高中畢業程度的學歷;

(二)年齡在18歲至24歲之間;

(三)體格須健康無疾病,並符合一定的身長和體重標準。

考試程式

投考者的考試程式,分初試、復試兩級。先在各省進行初試,初試及格後到南京本校復試。考試的科目為黨義、國文、外語、中外歷史地理數理化。

陸軍軍官學校畢業證章陸軍軍官學校畢業證章

養成教育的修業期限,起初各期長短不一,自第八期開始製度化,學製定為三年:第一年為入伍生教育,入伍教育期滿後,經考試合格並根據志願和考試成績分別升入步、炮、騎、工、輜重等各兵種學生隊,實行為期兩年的正式學生教育,也即軍官候補生教育;期滿之後分配到各部隊任見習官半年,隨後即可以少尉軍官補用。

除正期學生的養成教育外,南京中央軍校還兼辦中級以上軍官的補習教育和應特殊需要而進行的召集教育。此類教育基本上均屬軍官短期訓練班性質,受訓者大多系在職或失業軍官,其也稱學員教育。養成教育、補習教育和召集教育的分類興辦,使南京中央軍校的規模和影響超過了同一時期的任何一所軍事學校,從而成為南京國民政府的軍事教育重心。

遷移歷史

南京中央軍校自1928年興辦到1937年西遷成都止,歷時10年,共招訓正期學生8期,也即第六期至第十三期,以及各類軍官班若幹期。

歷程階段

其發展歷程大致可分作三個階段。

歷程階段

第一階段

為1928年春至1929年冬。這是軍校的草創階段,其辦學條件和各種教育設施均較粗陋。教育方面主要是收容前黃埔軍校和其它軍事教育機構遺留下來的學生,並合在寧新招的學生,先後編為第六、七兩期實施教育訓練。初建的軍校已開始卷入蔣介石的"討逆"活動,1929年10月,第七期全體學員生均奉命參加了蔣馮戰爭。

第二階段

為1930年春至1937年春,從第八至第十三期軍校教育步入了正軌化時期,在學生招考規則、教育期限、教育程式、教育計畫和教學內容諸方面都日臻完善和規範化。而德式教育的採用更使軍校教育上升到一個新的層次。與此同時,軍校還根據蔣介石的指示擴大了正期學生在全國的招生範圍,由原先集中于南方,而擴展到黃河南北和邊疆各省;並且舉辦了大量的軍官補習教育和召集教育,其中許多短訓班是直接配合蔣介石的"安內攘外"政策,從而使軍校的地位和作用日顯重要,達到其鼎盛時期。

第三階段

為1937年5月至1937年10月。這是南京中央軍校的最後階段,戰前準備和戰時搬遷是這一階段軍校的主要活動。

專業教育

專業分類

作為南京國民政府軍事訓練中心的中央軍校,其軍事教育的基本宗旨,是力求學生"修得軍事知識與各兵科初級幹部必要之技術與指揮能力"。由此,軍校正期學生的軍事教育在前兩個年度,均是修習初級軍官所需的基本軍事知識,所學課程各兵科大致一樣(除第八期外,一般入伍生期間不分兵科,升入學生期後再分兵科)。內容分為學科與術科兩大類。學科,系講授軍事學之原理,包括軍事學、政治學和普通學三個部分。軍事學基本內容是典範令、戰術學、軍製學、兵器學、築城學、交通學、地形學、通訊學、航空學、戰車學、瓦斯學、輸送學、軍隊教育、衛生學、經理學等;政治學的主要內容,是黨義和政治訓練;普通學包括數學、物理、化學、史地及外語。

教育歷程

術科,系根據軍事學原理,演習一切作戰上之技術。其基本內容是製式教練、戰鬥教練、野外演習和實彈射擊與小部隊之指揮練習等。

第三個年度,學生則被授以各兵科專門學識及技能。

正期學生之外的各類軍官短訓班,則在一般學、術科教育的基礎上,再根據各班的專業特點施以特種專門訓練或高層次的提高教育。如步兵重兵器訓練班,在學科方面主要授以器械學、射擊學和觀測教練;術科方面則著重于步兵榴彈炮教練、八二迫擊炮教練、以及各種加農炮和馬克沁機關槍教練等。

軍校製定了各種細致的教育進度預定表等,按照所開課程編纂一批相應教材,並收集各種現成軍事書籍,"斟酌損益",修改使用。對教育的結果也十分註重。建立了嚴格的考試製度。通過各項考試,一方面檢定學生對于學、術兩科理解之程度,及套用之能力,另一方面鞭策學生在學業上不斷進取。

軍事教育的成功與否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師資隊伍的狀況。南京中央軍校對教職人員具有很高的要求。規定教官任用,必須由教官資格審查委員會進行資格審查,然後再呈請學校委任。被委任到校服務的人員必須以一個月為試用期,在此期間將審查其經歷是否確實,精神是否充足,思想是否純正。試用期後再須經過三個月的代理工作,最終才被補授實職。軍校每年還對教職人員進行一次考核,凡"服務勤慎或卓著成績者"將分別得到嘉獎、晉薪或記升、晉級等獎勵;凡"學力欠缺或放棄職守者"將分別受到警告、降級、免職等處分。同時,軍校還強調所有教官必須精通英、德、日其中一種語言,以使其能"直接探求各國之最新軍事學術",更好勝任現代軍事學術的教學工作。

軍校當局對教職人員的嚴格把關,一方面確使軍校召集到一批頗具才識的軍事理論教育家,有助于軍事教育的發展和軍事人才的培養;另一方面由于錄用了一批所謂"思想純正",能夠"效命黨國"的軍事教官,從而也強化了蔣介石對于軍校的直接控製。

陸軍官校歌

怒潮澎湃,黨旗飛舞,

這是革命的黃埔,

主義須貫澈,紀律莫放松,

預備做奮鬥的先鋒,

打條血路領導被壓迫民眾攜著手,

向前行,路不遠莫要驚,

親愛精誠,繼續永守,

發揚吾校精神,發揚吾校精神

中央軍校教導總隊

中央軍校教導總隊顧名思義就是隸屬于中央軍校的教導部隊,教導部隊在國軍軍語中有一種示範性質。中央軍校為蔣中正事業之始,所以蔣公非常鍾愛這個學校,最新的裝備、訓練課程與部隊編裝往往先由軍校實驗。而軍校本身也一直維持一支有實戰能力的團級步兵教導部隊與若幹連營級特種兵教導部隊。從北伐開始,軍校就有以教導部隊編成實戰部隊參戰的習慣。甚至五期、七期有將學生編成混成團參戰的記錄。軍校五期因此有大量學員在龍潭戰役中陣亡,成為早期軍校畢業生中較少的一期。

成立背景

一九三0年五月,中央軍校編成一支兩旅六團製的教導第二師,是早期教導部隊的極盛期。這個教導師將所有軍校的新銳武器都編進去,其特種兵有兩個炮兵團(即軍校的兩個教導炮兵團),再加上騎兵連、工兵連、輜重連、學兵營與戰車隊,可謂精銳盡出。在中央軍之中戰力僅次于馮軼裴的教導第一師。教二師戰後改為著名的第四師。

在中原大戰結束之後,軍校以德國顧問的規劃開始編組教導總隊,這個總隊成立于一九三一年一月,最初編製兩個步兵營及炮兵連、工兵連、騎兵連、迫炮連、特務連及通信連。部隊由原教二師特務營、炮兵團、工兵團、騎兵團各一部、軍校衛兵隊抽出考編。這個團級部隊主要用于德式步兵團編裝之試驗以及新武器的研究。總隊長唐光霽少將為保定軍校畢業的原西北軍軍官,擅長訓練,北伐之後在中央軍校任職。總隊附朱宗海為炮兵教官,張鐸為原教二師的參謀處處長,主持總隊的參謀業務。兩個步兵營規模不大,而且缺乏實戰經驗,主要用于編裝實驗;炮兵連操作德造卜福斯山炮;工兵連以新配器械演練架橋、築城、爆破(鐵材、木材及混凝土之各種類型);騎兵連逐漸操作機踏車輛;通信連以有線電之布設為主。

發展歷史

一九三二年

三月,總隊長改為朱宗海上校。九月,改為保定六期畢業的高級教官章履和少將。在此期間這支部隊都隻是純示範性的實驗部隊。

一九三三年

六月,總隊長改為桂永清少將。桂氏到任之後立即發揮其著名之組織長才,大力擴編教導總隊成為一支野戰部隊。桂氏首先編出一個完整的司令部,兩位總隊附周振強與張坤生都是其軍校一期同學,參謀處(主任溫祖詮)、副官處(主任張炳東、金聲)與經理處(主任王漢英)一應俱全。部隊則改為第1團,轄步兵3營、步榴炮連及通信連,團長周振強。總隊直轄軍士營、特務連、騎兵連、工兵連、通信軍士連、軍官教育隊、衛生隊、軍樂排、汽車隊。總隊編製完成之後調防孝陵衛,再度成為正式的戰列部隊。

一九三七年

總隊擴為三團製,參謀長為符昭鶱。轄第一團周振強、第二團胡啓儒、第三團張坤生(後易馬威龍)、軍士營、炮兵營、騎兵營、工兵連、通訊連、特務連、37高炮連、自動車隊、衛生隊、軍官教育總隊、軍樂排、修械所,並列為一九三五年第一期整訓部隊。

西安事變教導總隊初試啼聲,整整一年之後這支眾所公認國軍最精銳的部隊在長江邊全軍覆沒,回顧前史,能無浩嘆。

教導總隊自南京撤退之後,即轉往武漢整訓,陸續收容流散官兵,新募人員,以原本儲于後方倉庫的武器裝配新兵。在滬戰時原本有一個系出湘軍兩旅四團製的第四十六師損失太重,殘部撥入第十一師與第六十一師之後師部到湖南整編。

教導總隊的第一仗是西安事變時的渭南戰役。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訊息傳到南京時,教導總隊正在舉行運動會,總隊長桂永清將軍宣布停會,召集全體官兵宣布訊息,全總隊營長以上軍官集體要求進攻西安。十五日,教導總隊就在南京煤炭港上車,開赴鄭州。十七日到華陽。十八日,教導總隊步行到渭南東鄉。

十二月十九日凌晨九時,教導總隊向渭南攻擊前進,炮兵向渭南後方延伸射擊,破壞第一○七師後方交通線,交輜學校戰車營戰車在第一線展開,掩護教導總隊第一團與第二團進攻渭南,騎兵團側翼推進迂回。上午九時攻佔渭南縣城,叛軍向西安退走。此役總隊陣亡士兵三十九員,負傷五十餘員。何應欽接報後急電桂總隊長事變可盼和平解決,教導總隊于是兵屯渭南。這是教導總隊及戰車營的第一仗。

抗戰軍興,教導總隊由副總隊長周振強率領參加淞滬會戰。周振強以一個團攻擊公大紗廠日軍陣地,該團猛攻三日傷亡過半,調到南京整補。桂永清當時正在英國參加英王加冕,聞訊急忙回國。九月桂永清返抵國門,晉見何應欽上將,何上將諭知桂氏將調教導總隊入川擴編成為第二期準備軍,固守長江上遊。桂永清返回總隊之後召集營長以上官佐開會,慷慨陳詞:"擺在我們面前有兩條路,一是到後方擴軍,大家升官,我升集團軍總司令,你們營長升團長,團長升師長,旅長升軍長。另一條是到前方作戰犧牲。長期以來,其它部隊拿國難薪,隻有我們拿全薪,論裝備我們是全新德式。現在全國部隊紛紛請纓參戰,我們卻到後方擴編,雖屬命令,捫心自問,能無愧疚?別人一定說我們怕死畏戰。養兵千日用在一朝,我現在請各位表決……"。結果全體軍官一致要求上火線。桂總隊長馬上報告蔣委員長及何應欽部長,蔣委員長乃將總隊三個團調到湖南擴建,總隊主力調入淞滬戰場。

十一月六日總隊到達上海,直接投入蘇州河畔八字橋陣地接替第一軍陣地,桂永清與參謀長邱清泉均在第一線巡視,教導總隊死守陣地,日軍敵前以橡皮艇強渡,被殺的血染河水。直到十一日金山衛被突破訊息傳來,總隊才奉命撤退。

教導總隊原本奉命直接撤到湖南,結果唐生智找何應欽吵架,吵到蔣委員長面前,硬是將教導總隊留在南京。十二月七日,日軍攻抵南京光華門前,教導總隊奮起抵抗。八日守軍第二團吳幼元營長被日軍空襲重傷,第二團團長謝承瑞親臨督戰。桂總隊長聞訊,親率醫官到光華門火線救護吳營長,並要求第二團官兵效法岳家軍精神,不為日寇捍動。教導總隊主戰場在紫金山,守軍營長陣亡五員,傷亡殆盡。第五團鄧文僖團長退出紫金山之後率部堅守最後陣地天堡城,桂總隊長親到天堡城督戰,宣稱與陣地共存亡。左右皆勸桂將軍撤離,桂將軍堅決不肯。

一九三七年

十二月十一日下午六時,唐生智召集守軍各部隊長,下令撤退。桂永清離開陣地赴會,會議結束之後桂氏派人通知各團長撤退,自己就先前往下關渡江。這是大家爭議很久的桂氏臨陣脫逃的說法。其實桂氏亦堅持到最後一天,部隊由團長掌握撤退亦在情理之中,桂將軍可能也不知道撤退會如此慘烈。

一月,軍政部就以第四十六師師部及少量官兵與教導總隊合編,成為新的第四十六師。

第四十六師師長原為戴嗣夏將軍,此後即調軍政系統,抗戰時累官到軍訓部東南區督訓處中將處長,一九四六年三月退役,一九五一年四月鎮反中被處決。第四十六師原本已有一定之中央化,副師長為軍校一期之孫常鈞將軍,參謀長為四期的黃華國將軍。而第四十六師原來的官佐水準甚高,戴將軍本身是保定九期、陸大九期之高材生。他底下的旅、團長也多是保定同窗,貭素整齊。

一月合編之後師長改為桂永清,副師長李良榮(原航校特務團團長)、周振強。二月桂氏升任第二十七軍軍長,師長由李良榮將軍遞補(標準的連升三級),所屬第一三六旅旅長魯渭平(保定一期、陸大特四期)、李昌會;第一三七旅旅長曹典江(保定三期)、李藹堂均為老第四十六師班底;由馬威龍將軍率領的第一三八旅則為原教導總隊。

第四十六師整訓近半月,稍復元氣即開往蘭封作戰,傷亡五千餘員,旅長殉職一員重傷兩員。戰後桂永清、李良榮均免職,第二十七軍番號復原。第四十六師隻剩三千殘兵,往昔宣赫一時的教導總隊基本上已經消失了。

第四十六師的殘部以同學關系跟著胡宗南西撤,所以理所當然地由胡宗南整編。一九三八年十一月正式委胡系將領黃祖勛將軍為師長,轄第一三六旅王翰卿、第一三八旅王隆璣。後來跟著劉進第二十七軍到太行山打遊擊,頗為狼狽。一九四四年一月納入第五十七軍。十二月第五十七軍空運沾益。一九四五年二月華南國軍整編,第五十七軍裁撤,第四十六師也隨之裁撤,充編第八師,成了第五十四軍的一部份。教導總隊至此完全終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