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語言

中國語言

中國語言,中國自古以來就是多民族聚居的國家,語言文字多次普查,已確定了56個民族。在除漢族以外的55個少數民族中,一個民族一種語言的比較多,有的民族說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民族語言。個別少數民族使用漢語。共有80種以上語言,約30種文字。漢族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漢語屬于漢藏語系,是當今中國的通用語言,也是國際上的通用語言之一。

  • 中文名稱
    中國語言
  • 外文名稱
    Chinese language
  • 地域
    中國
  • 類別
    語言
  • 語言總數
    80種以上語言,約30種文字

內容概述

我國是一個多民族、多語言、多文種的國家,有56個民族,共有80種以上語言,約30種文字。

漢語是我國使用人數最多的語言,也是世界上使用人數最多的語言,是聯合國六種正式工作語言之一。漢語是我國漢民族的共同語,我國除佔總人口91.59%的漢族使用漢語外,有些少數民族也轉用或兼用漢語。現代漢語有標準語(國語)和方言之分。國語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文法規範。2000年10月31日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確定國語為國家通用語言。漢語方言通常分為七大方言:北方方言、吳方言、湘方言、贛方言、客家方言、粵方言、閩方言。各方言區內又分布著若幹次方言和許多種土語。其中使用人數最多的北方方言分為北方官話、西北官話、西南官話、下江官話四個次方言。

除漢族外,我國55個少數民族約佔全國人口總數的8.41%。除回族、滿族已全部轉用漢語,其他53個民族都有自己的語言,有些民族許多人轉用或兼用漢語或其他民族語言;有些民族內部不同支系還使用不同的語言。

國語不僅是漢民族共同語的標準語,也是中華民族的共同語。

從語言的系屬來看,我國56個民族使用的語言分別屬于五大語系:漢藏語系、阿爾泰語系、南島語系、南亞語系和印歐語系。漢藏語系分為漢語和藏緬、苗瑤、壯侗三個語族。屬于藏緬語族的有藏、嘉戎、門巴、倉拉、珞巴、羌、普米、獨龍、景頗、彝、傈僳、哈尼、拉祜、白、納西、基諾、怒蘇、阿儂、柔若、土家、載瓦、阿昌等語言;屬于苗瑤語族的有苗、布努、勉、畲等語言;屬于壯侗語族的有壯、布依、傣、侗、水、仫佬、毛南、拉珈、黎、仡佬等語言。阿爾泰語系分為蒙古、突厥、滿-通古斯三個語族。屬于蒙古語族的有蒙古、達斡爾、東鄉、東部裕固、土、保全等語言;屬于突厥語族的有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烏孜別克、塔塔爾、撒拉、西部裕固、圖佤等語言;屬于滿-通古斯語族的有滿、錫伯、赫哲、鄂溫克、鄂倫春等語言。屬于南島語系的是高山族諸語言,還有回族的回輝話。屬于南亞語系孟高棉語族的有佤、德昂、布朗、克木等語言。屬于印歐語系的是屬斯拉夫語族的俄語和屬伊朗語族的塔吉克語。此外,朝鮮語和京語的系屬尚未確定。

漢字是記錄漢語的文字,已有6000年左右的歷史。現在使用的漢字是從古文字逐漸演變而來。漢字是漢民族共同使用的文字,一些民族也已經完全使用漢字,同時漢字也是全國各少數民族通用的文字。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國家對現行漢字進行整理和簡化,製定公布了《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漢字簡化方案》《簡化字總表》《現代漢語常用字表》《現代漢語通用字表》等標準。2000年10月31日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確定規範漢字為國家通用文字。規範漢字是指經過整理簡化的字和未經整理簡化的傳承字。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有21個少數民族有自己的文字。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政府先後為壯、布依、彝、苗、哈尼、傈僳、納西、侗、佤、黎等民族製訂了文字方案。

從文字的體系和字母的形式來看,我國的文字有意音文字、音節文字、字母文字型系和古印度字母、回鶻文字母、阿拉伯字母、方塊形字母、拉丁字母、斯拉夫字母形式等。

1958年2月11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通過決議公布《漢語拼音方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規定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以漢語拼音作為拼寫和註音的工具。《漢語拼音方案》也是拼寫中國地名、人名和中文文獻等的國際標準。

我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原則,一貫堅持語言平等政策,積極維護語言的多樣化與和諧統一。《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等法律以及其他法律法規,共同確定了各民族語言文字平等共存,禁止任何形式的語言歧視;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國家鼓勵各民族互相學習語言文字;國家堅持推廣國語,推行規範漢字等基本語言政策。國家實行這些重要的語言政策,保證了各民族語言和諧發展,對維護國家統一、民族團結,促進社會、經濟、文化發展作出重大貢獻。

圍繞貫徹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大力推廣國語,推行規範漢字,進一步擴大《漢語拼音方案》的套用範圍,提高全社會語言文字套用能力,國家語言文字工作以學校為基礎,以黨政機關為龍頭,以新聞媒體為榜樣,以公共服務行業為視窗,註重發揮城市的輻射帶動作用,通過目標管理、量化評估,國語水準測試,推廣國語宣傳周等基本的有效措施,逐步建立起依法管理監督語言文字社會套用和語言文字工作的體製和機製,國語和規範漢字普及程度和套用水準顯著提高。

根據2004年12月26日公布的“中國語言文字使用情況調查”(範圍涉及除港澳台外的全國31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以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資料顯示,現在我國能用國語進行交際的人口比例為53.06%,能用漢語方言進行交際的人口比例為86.38%,能用少數民族語言進行交際的人口比例為5.46%。平時書寫時使用規範字的人口比例為95.25%。掌握漢語拼音的人口比例達到了68.32%。(教育部供稿)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

國務院關于推廣國語的指示(1956年2月6日)

(圖)彝文 彝語屬漢藏語系(圖)彝文 彝語屬漢藏語系

在55個少數民族中,使用本民族文字的有40個,歷史上曾使用過本民族文字的有17個。在中國境內,古今共使用過少數民族文字57種。

中國境內各民族的語言中國各民族語言的系屬,按通行的說法,除朝鮮語和京語系屬未定外,其餘分屬漢藏語系、阿爾泰語系南亞語系南島語系印歐語系

漢字已有6000年左右的歷史,它的雛形為刻劃符號,現用漢字是從3000多年前的甲骨文和稍後的金文演變而來的。在形體上,逐漸由圖形變為筆畫,由象形變為象征,復雜變為簡單;在造字原則上,共有象形,指事、會意形聲、假借和通假等6種。漢字一個字一個音節,相當部分是由表意(形符)和表音(聲符)兩部分組成的形聲字。外國人常有的印象是漢字多得無數,中國也沒有誰能夠認識所有的漢字。那麽究竟有多少呢? 1716年的<康熙字典>收字4.7萬多個,而1986-1990年出版的8卷本<漢語大字典>收字5.6萬多個。其實,常用的漢字也就3000左右。漢字除了作為書寫符號具有記錄和傳達語言的功能外,在書法家的筆下還是一種具有很高欣賞價值的藝術品。

(圖)漢藏語系 納西語(圖)漢藏語系 納西語

在55個少數民族中,除了回、滿兩個民族通用漢語外,其他53個民族都使用本民族的語言;有文字的民族有21個,共使用27種文字。中國少數民族的語言,除京族語言的語系尚未確定外,大體上分別屬于5個語系:壯、傣、藏、彝、苗、瑤等29個民族的語言屬于漢藏語系;維吾爾、哈薩克、蒙古、朝鮮等17個民族的語言屬于阿爾泰語系;佤、德昂、布朗3個民族的語言屬于南亞語系;塔吉克俄羅斯兩個民族的語言屬于印歐語系;高山族的語言屬于南島語系。現在,在以招收少數民族學生為主的學校,都各自採用本民族文字的課本,並用本民族的語言授課。

漢語作為世界特有的象形文字語言,文字高度的統一與規範,現代漢語有統一和規範的文法,盡管方言發音差異特別大,但是書面語言規範,沒有方言差異造成的書面交流障礙。

漢語屬于獨立語,分析語。漢語的書寫方式是一種象形文字的漢字。五四運動之前所使用的書面語叫做“文言”,是一種以孔子時代所使用的以“雅言”為基礎的書面語。五四運動之後所推動的書面漢語通常被稱為“白話”,即以北方話為基礎的現代書面語。在現代漢語的書面語中,文言已經很少使用了。

分類分布

(圖)中國語言(圖)中國語言

漢藏語系包括漢語和藏緬、壯侗、苗瑤三個語族。漢語在語言系屬分類中相當于一個語族的地位。據1990年中國人口調查的數位估計,說漢語的人口有11.09億多。在中國說藏緬語族語言的人口約有2200萬。分布在西藏自治區、青海甘肅、四川、雲南、貴州、湖南、湖北等省和廣西壯族自治區。包括藏語、門巴語、珞巴語、僜語、嘉戎語、羌語、普米語、獨龍語、土家語、彝語、傈僳語、納西語、哈尼語、拉祜語、白語、基諾語、怒語、景頗語、阿昌語、載瓦語等。

在中國說壯侗語族語言的人口有2300多萬。分布在廣西壯族自治區和雲南、貴州、湖南廣東海南五省。包括壯語、布依語、傣語、侗語、水語、仫佬語、毛南語、拉珈語、黎語、仡佬語等。在中國說苗瑤語族語言的人口約有940萬。分布在貴州、湖南、雲南、四川、廣東五省和廣西壯族自治區。包括苗語、布努語、勉(瑤)語和畲語。阿爾泰語系包括蒙古、突厥、滿通古斯3個語族。在中國說蒙古語族語言的人口約有550萬。分布在內蒙古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黑龍江、遼寧、吉林、青海、甘肅等省。蒙古語族包括蒙古語、達斡爾語、東鄉語、東部裕固語、土族語和保全語。中國說突厥語族語言的有840多萬人,分布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青海、甘肅、黑龍江等省。中國境內突厥語族包括維吾爾語、哈薩克語、柯爾克孜語、烏孜別克語、塔塔爾語、撒拉語、西部裕固語和圖佤語。在中國說滿-通古斯語族語言的人口約有20萬。分布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內蒙古自治區和黑龍江省。滿-通古斯語族包括滿語、錫伯語、赫哲語、鄂溫克語和鄂倫春語。現在滿族通用漢語。

(圖)阿爾泰語系(圖)阿爾泰語系

南島語系又稱馬來-波利尼西亞語系。中國台灣高山族語言屬這個語系的印度尼西亞語族。高山族使用排灣、阿眉斯、布嫩、魯凱、賽設特、卑南、邵、泰耶爾、賽德、鄒、沙阿魯阿、卡那卡那布等語言。說南亞語系(孟-高棉語族)語言的人口約44萬,分布在雲南省南部邊疆地區。該語系在中國境內包括佤語、德昂語、布朗語。

中國境內的印歐語系,隻有屬于斯拉夫語族的俄語和屬于印度-伊朗語族的塔吉克語。說俄語的有1.3萬多人,說塔吉克語的有3.3萬人,共約4.6萬人。語言研究在少數民族語言的研究方面,中國有些少數民族在古代就有自己的語文學家。他們對本民族的語言文字進行研究,寫出著作,取得重要成就。藏語學者圖彌三菩札于7世紀參考梵文,根據藏語的語音結構,創製藏文。他還寫出《三十頌》、《性入法》等文法著作。19世紀中葉,司都.卻吉久贊出版《藏文文法》。維吾爾族至晚在8世紀就參考粟特文創製回鶻文。維吾爾族學者馬合木德.喀什噶裏在11世紀調查西域和中亞一帶的突厥語言,編寫《突厥語詞典》。蒙古族學者搠思吉斡節兒于14世紀初寫的《蒙文啓蒙》奠定了蒙文正字法的基礎。中國現代語言科學工作者從20世紀30年代開始調查研究少數民族語言。

淵源發展

(圖)甲骨文(圖)甲骨文

漢字用來記錄漢語已經有3000年以上的歷史,一直沿用到今天,沒有中斷過。在如此長的歷史時期裏,漢字不僅為人們的現實生活服務,而且記錄下極其豐富的文化資料;甚至跨越國界,被日本、朝鮮、越南等鄰國借去記錄非漢語語言。

另一方面,長期以來也不斷有人批評漢字的缺點,主要是說漢字難認、難寫、難于機械化(印刷排版、打字等)。因此在掃盲、兒童識字教育、文化傳播等方面,都不如拼音文字效率高。

跟拼音文字比較起來,漢字有它的短處,但是也有它的長處。漢字最大的長處就是能夠超越空間和時間的限製。古今漢語字音的差別很大。但由于2000年來字形相當穩定,沒有太大變化,字義的變化比較小,所以先秦兩漢的古書今天一般人還能部分看懂。如果古書是用拼音文字寫的,現代人就根本無法理解了。有些方言語音差別也很大,彼此不能交談,可是寫成漢字,就能互相了解,道理也是一樣的。

50年代開始進行簡化漢字的工作。1986年重新公布的<簡化字總表>規定了2200多個簡化漢字(包括用簡化偏旁類推的字)。這項工作目前已告一段落,今後在一個時期內將保持穩定,不繼續簡化。因為不斷簡化會破壞文字的穩定性,而且簡化一批字以後,原來的繁體字並不能廢除。結果是漢字的總數有增無減,反而加重了學習和使用的人的負擔。

方言反映歷史。漢語方言之間語音的差別大,文法和辭彙的差別相對說來比較小。同樣,古漢語和現代漢語之間也是語音的差別大 , 文法和辭彙的差別小。從整體上看,從上古音(先秦時代)到中古音(隋唐時代)再演變到現代北京音,經歷了逐漸趨向簡化的過程。在先秦時代,塞音聲母和塞擦音聲母都有濁音、不送氣清音和送氣清音三套。鼻音聲母也厘清濁兩套。很可能還有[kl-、 pl-、gl-、bl-、sn-、st-、sk-]等形式的復輔音。所有的音節都以輔音收尾,沒有開音節。輔音韻尾除了見于現代方言(例如廣州話)的[m、 n、□、p、t、k]之外,還有[b、d、g]。到了隋唐時代,復輔音聲母和清鼻音聲母早已消失,輔音韻尾也隻剩下了[m、 n、□、 p、t、k]。隻是塞擦音和擦音卻按發音部位的不同分化為舌頭、舌面和卷舌三套。在現代北京音裏濁塞音和濁塞擦音都清化了,輔音韻尾隻有[n]和[□]兩個。

(圖)漢語大字典(圖)漢語大字典

聲調的演變是另一種情形。隋唐時期隻有平、上、去、入 4個調類。在現代方言裏,同一個古調類有時以聲母的清濁為條件分化成陰陽兩類。因此有些方言調類的數目比隋唐時期多,許多非官話區的方言就是如此。

隋唐以來,在調類的分合上發生過兩件大事。一是在許多方言裏,古全濁聲母上聲字跟古去聲字合為一類。二是官話方言的入聲韻尾消失以後,入聲字分別歸入平、上、去三聲。北京話就是如此。

分析諧聲字和經典的註音,可以發現上古漢語有過以變調和/或變化聲母的清濁作為轉變詞性(包括分別自動詞和使動詞)的手段的痕跡。在句法方面,先秦漢語的一個明顯的特點是否定句和疑問句裏的代詞賓語要提到動詞的前邊去(吾誰欺│不我欺)。

宋元時期漢語文法發生了一些重要的變化。例如動詞詞尾“了” 和“著 ”的產生、動補結構的產生等等。“了”和“著”原來都是動詞,後來意義逐漸虛化,終于演變為詞尾。動補結構〔包括不帶“得”的(染紅)和帶“得”的(染得紅)兩類〕也是在這個時期才定型的。

辭彙演變的主要趨勢是雙音節詞的不斷成長。本來在先秦漢語裏佔優勢的單音節詞逐漸雙音節化。這種趨勢近百年來尤為明顯。據統計,在 180萬字的現代文資料裏,一共出現了3萬多個不同的詞,其中70%以上是雙音節詞。

漢語研究 在中國傳統的語言學領域裏,音韻學、文字學、訓詁學都有輝煌的成就。最古的按字義編排的字典《爾雅》是戰國時代編的。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是最早的按漢字偏旁編排的字典,同時也是第一部對漢字的結構作出全面、系統的分析的著作。在古代的韻書裏,隋代陸法言的《切韻》(601)地位特別重要。無論是研究現代方言,還是上推<切韻>以前的音韻系統,都是重要的資料。9世紀開始出現的韻圖(《韻鏡》、《七音略》、《切韻指掌圖》等)是一種表示整個音韻系統及聲韻調三者配合關系的表格。從現代語言學的角度看,描寫漢語的音韻系統,這種性質的表格是不可缺少的。古音的研究在清代有飛躍的進步。段玉裁首先指出諧聲字系統跟《詩經》用韻基本上相符。清代學者根據這兩種材料給上古音韻母分部,取得了顯著成績。到了王念孫、江有誥,這項工作幾乎已經達到了頂點,可以補充修改之處已經不多。在訓詁學方面,清代學者也有重大貢獻。段玉裁《說文解字註》和王念孫《廣雅疏證》可以說是這方面的代表作品。

文法學方面,中國學者向來著重虛詞的研究。清代王引之的<經傳釋詞>是最有影響的著作。馬建忠(1845~1900)的<馬氏文通>出版于 1898年。這是第一部系統地研究漢語文法的書。

(圖)伊斯蘭 文(圖)伊斯蘭 文

20世紀上半葉,古音研究取得了重要進展。主要的成績是對中古音和上古音的構擬。這方面工作的開創者是瑞典學者高本漢。其後李方桂在上古音研究上也作出了重要貢獻。

《馬氏文通》研究的對象是古漢語。現代漢語文法的研究是從 20世紀開始的。呂叔湘 《中國文法要略》(1942~1944)和王力《中國現代文法》(1943)兩部書反映了前半個世紀漢語文法研究達到的水準。丁聲樹等《現代漢語文法講話》(1952)雖然是通俗性著作,但是在近年來的文法研究上有一定的影響。60年代以來,漢語文法研究進步很快。趙元任《中國話的文法》(1968)是這個時期比較重要的著作。

在歷史文法學方面,呂叔湘《漢語文法論文集》(1955;增訂本,1984)裏的一部分論文開創了近代漢語文法的研究。王力的《漢語史稿》中卷(1958)和日本太田辰夫《中國語歷史文法》(1958)也是這方面有影響的著作。

趙元任《現代吳語的研究》(1928)是第一部用現代語言學方法調查方言的報告。這部書對以後的方言調查工作有重要影響。1956~1957年起在全國範圍內進行了一次方言調查。1979年創辦了專門性的方言刊物《方言》,對方言調查和方言研究起了推動的作用。

20世紀考古方面的重大發現——商代甲骨文字和戰國、秦、漢簡帛的出土,為古文字研究提供了大量珍貴的資料,促進了這一門學科的發展。

涵蓋內容

(圖)拼音字母表(圖)拼音字母表

語音:

漢語的音節可以分析成聲母、韻母、聲調3部分。打頭的音是聲母,其餘的部分是韻母,聲調是整個音節的音高。把聲調也看成音節的組成部分,是因為漢語的聲調是辨義的。例如“湯、糖、躺、燙”4個字的聲母都是[tang],韻母都是[ang](方括弧裏是國際音標,表格裏的國際音標省去括弧),隻是因為聲調不同,意義就不一樣,在語言裏分別代表 4個不同的語素(最小的有意義的語言單位),在書面上寫成 4個不同的字。

1918年由當時的教育部頒布的國語註音字母是利用漢字字形製定的一套拼音字母。這套字母把主要母音與韻尾合在一起用一個符號表示(例如:ㄠ=[au],ㄢ=[an]),體現了傳統的聲母韻母兩分的精神。註音字母廣泛流傳,影響很大。台灣省一直沿用至今。

1958年公布的漢語拼音方案採用拉丁字母(表2北京話聲母、表3北京話韻母)。自1978年開始,中國人名地名一律改用漢語拼音字母拼寫,取代了威妥瑪式等各種舊拼法。

文法:

漢語的語素絕大部分是單音節的(手│洗│民│失)。語素和語素可以組合成詞(馬+路→馬路│開+關→開關)。有的語素本身就是詞(手、洗),有的語素本身不是詞,隻能跟別的語素一起組成復合詞(民→人民│失→喪失)。現代漢語裏雙音節詞佔的比重最大。大部分雙音詞都是按照上面提到的復合方式造成的。

文字:

從目前我們能看到的最早的成批的文字資料——商代甲骨文字算起,漢字已有3000年的歷史。由于甲骨文字已經是相當成熟的文字型系,我們可以推斷漢字的發生一定遠在3000年以前。漢字的發展可以劃分為兩個大階段。從甲骨文字到小篆是一個階段;從秦漢時代的隸書以下是另一個階段。前者屬于古文字的範疇,後者屬于近代文字的範疇。大體說來,從隸書到今天使用的現代漢字形體上沒有太大的變化。

(圖)台灣還沿用的拼音(圖)台灣還沿用的拼音

方言:

中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方言情況復雜。下邊把漢語方言粗分為官話和非官話兩大類來說明。官話分布在長江以北地區和長江南岸九江與鎮江之間沿江地帶以及湖北、四川、雲南、貴州4省,包括北方官話、江淮官話、西南官話幾個方言區。官話區域的面積佔全國3/4,人口佔全國2/3。官話方言內部的一致程度比較高。從哈爾濱到昆明,相距3000公裏,兩地的人通話沒有多大困難。非官話方言主要分布在中國東南部,包括吳方言(江蘇南部,浙江大部)、贛方言(江西大部)、湘方言(湖南大部,廣西壯族自治區北部)、粵方言(廣東大部,廣西壯族自治區東南部)、閩方言(福建,台灣,廣東的潮州、汕頭、海南地區)、客家方言(廣東省東部和北部,福建西部,江西南部,台灣)。非官話區域比官話區域面積小,可是方言差別大,彼此一般不能通話,甚至在同一個方言區內部(例如浙南吳方言與蘇南吳方言之間、福州話和廈門話之間),交談都有困難。

書面語和口語 :

書面語和口語的差別一直相當大。在“五四”時期白話文運動以前,書面語和口語的區別實際上是古今語的區別。以唐宋時代為例,當時人口裏說的是白話。筆下寫的是文言,即以先秦諸子和《左傳》、《史記》等廣泛傳誦的名篇為範本的古文文體。這種情形往上大概可以推到兩漢時期。往下一直延續到20世紀初葉。孫中山1925年立的遺囑就還是用文言寫的。不過2000 年來作為書面語的文言本身也在變化。仿古終歸難以亂真,後世人模仿古語不可能不受當時口語的影響。有人指出韓愈的文章裏就有明顯的不合先秦文法的地方。清代桐城派古文家模仿先秦文和唐宋古文家的文章,結果當然更為駁雜。清末梁啓超用一種淺顯的文言文寫政論文章。由于通俗易懂,風行一時,為報章雜志所廣泛採用。目前台灣、香港以及海外中文報刊多數仍舊沿用這種文體。

語言研究

(圖)蒙文(圖)蒙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後,1956年中國科學院少數民族研究所、中央民族學院聯合舉辦少數民族語言調查訓練班,組織700多人的7個語言調查隊,分赴有少數民族語言的16個省區調查蒙古、達斡爾東鄉、保全等42個民族的語言。三年的語言普查,主要取得以下成績:①對有方言的語言,提出了劃分方言的科學論據;②對各個語言的結構、語言親屬關系、語言之間相互影響,積累了大量的資料,並且有了比較全面的理解;③幫助要求創製文字的民族,提出了關于標準語基礎方言和標準音的意見,並設計出拼音文字的方案;④在調查研究的實踐中和專家的指導下,大批少數民族和漢族的語言學專業科研人員成長起來了。對于新發現的一些語言或方言,也正在進行研究。

根據2004年12月26日公布的“中國語言文字使用情況調查”(範圍涉及除港澳台外的全國31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以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資料顯示,現在我國能用國語進行交際的人口比例為53.06%,能用漢語方言進行交際的人口比例為86.38%,能用少數民族語言進行交際的人口比例為5.46%。平時書寫時使用規範字的人口比例為95.25%。掌握漢語拼音的人口比例達到了68.32%。

語言文字

(圖)藏文(圖)藏文

中國境內各民族的文字,漢、回、滿三個民族通用漢文,蒙古、藏、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朝鮮、彝、傣、拉祜、景頗、錫伯、俄羅斯12個民族各有自己的文字。這些文字多數都有較長的歷史。其中蒙古族使用一種豎寫的拼音文字,通用于蒙古族地區。居住在新疆的蒙古族還使用一種以通用的蒙古文為基礎而適合衛拉特方言特點的拼音文字。雲南傣族在不同地區使用4種傣文。上述15個民族共使用17種文字。

此外,傈僳族中大部分信仰基督教的民眾,使用一種用大寫拉丁字母及其顛倒形式的字母拼寫傈僳語的文字,還有少數人使用當地農民創製的傈僳音節文字“竹書”。雲南省東北部一部分信仰基督教的民眾使用一種把表示聲、韻、調的符號拼成方塊的苗文。雲南佤族中信仰基督教的少數民眾使用拉丁字母形式的佤文。壯族、白族和瑤族中還有一部分人使用在漢字影響下創製的方塊壯字、方塊白文和方塊瑤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前,已使用文字的民族有21個,文字種類有24種。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又有壯、布依、苗、侗、哈尼、傈僳、佤、黎、納西、白、土、瑤共12個民族和景頗族中說載瓦語的人使用新創製的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拼音文字。其中苗族因方言差別大,分別給其黔東、湘西和川黔滇三個方言創製了文字,給滇東北次方言也設計了一種文字方案。因此,現在共有16種拉丁字母形式的新文字。還有一些在歷史上使用過,後來停止使用的文字,即突厥文、回鶻文、察合台文、于闐文、焉耆-龜茲文、窣利文、八思巴字、契丹大字、契丹小字、西夏文、女真文、東巴圖畫文字、沙巴圖畫文字、東巴象形文字、哥巴文、水書、滿文等17種文字。這17種在歷史上曾經使用過的文字,加上現在使用的40種文字,共有57種文字。

瀕危狀態

中國雖然不在全球語言瀕危的熱點地帶,但是至少也有數十種語言處于瀕危狀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東北地區、陝晉黃河中遊地區和西南邊境地區列為中國瀕危語言最集中的地區。據中國民族語言學會名譽會長孫宏開介紹,有幾種少數民族語言已經處于完全失去交際功能的狀態,如滿語畲語、赫哲語、塔塔爾語等;有20%的語言已經瀕危,如怒語、仡佬語,普米語,基諾語等;40%的語言已經顯露瀕危跡象或正在走向瀕危。比如,雲南的子君語也隻有十幾個老年人會說;這些老年人辭世之時,也將是子君語退出歷史舞台之日;子君語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中國的“極度瀕危”語言之一。

語言瀕危是一種全球現象,但是卻值得所有人關註。保護民族語言和搶救瀕危語言就是為了保護多樣性的民族文化,同時也是為了保障各民族成員的平等權利。這正如中國知名學者周海中曾經指出的那樣:一些民族語言正面臨著全球化工業化網際網路等的沖擊,正處于逐漸消失的危險,有關部門、機構以及語言學界都應該採取積極而有效的措施來保護弱勢的民族語言和搶救瀕臨滅絕的民族語言。這樣既有利于人類文明的傳承和發展,也有利于民族團結、社會安定。

基本發展

復旦中文系于1925年秋在國文部的基礎上擴充建立,歸屬文學院。30年代初,中文系已發展完備,頗具規模,課程亦逐漸豐富完善,並趨向系統化,授課名師如雲,其中有劉大白、陳望道、謝六逸、夏丏尊、應照倫、傅樂華、鄭振鐸、田漢、趙景深、曹聚仁、洪深、梁實秋、馮沅君和葉紹均等。1937年10月,復旦內遷至重慶,部分留滬教師在租界辦復旦大學補習部,也設中文科。1946年10月學校復員回滬,補習部中文科回歸中文系。1949年 8月,同濟大學文學院中國文學系、暨南大學文法商學院奉命停辦並入復旦,並劃歸中文系,中文系由此分設文學組和典籍組。至1951年,又改為文學史和語文兩個教學小組。到1952年09月全國院系調整,中文系從文學院中獨立出來,同時因滬江、聖約翰、東吳、大同、震旦請大學及上海學院等校的中文系師生和設備調整來系,據此,中文系組成新的教學組織格局,1954年,中文系建立起資室。1958年,又設立文學研究室,並將由陳望道校長于1956年創設的文法修辭邏輯研究室改名為語言研究室,同時掛靠在中文系。文革初期,中文系曾一度停止招生,至1971年始恢復。1976年粉碎“四人幫”後,中文系開始撥亂反正,恢復正常教學秩序。1977年,全國統一聯考恢復,中文系的教學秩序隨之進一步得到恢復、調整和穩定。1981年又增設了外國留學生教學研究室。同年六月,文學、語言兩研究室合並擴充為中國語言文學研究所,成為與中文系平等的機構,行政上由中文系辦公室統一管理。目前中文系的教學組織調整為現當代文學、古典文學、文藝理論、寫作、漢語和比較文學等六個教研室,另設語音實驗室、近代文學研究室和中國傳統文化研究室。1989年新成立的台港文學研究所也掛靠在中文系。中國語言文學研究所則設有中國文學批評史、現當代文學、文法修辭學、吳方言、理論語言學和美學六個研究室。

中文系的學製,解放初為4年製大學部,設中國語言文學專業。1955年起,大學部改為5年製。1958年起分設語言和文學兩個專業。文革期間;學製3年,設文學評論與文學創作兩個專業。 1988年,學校將新聞系書刊編輯專業轉入中文系,並增設秘書學和文化事業管理兩個專修科。1990年大學部設中國文學和漢語言學兩個專業,同時招收秘書學專業和文化事業管理專業的專科生。中文系在文革前已開始招收研究生,文革後國家實行研究生學位製以來,中文系又正式招收碩士、博士研究生。目前本系共有碩士點 9個(文藝學、 中國古代文學、 電影學、 民俗學、 漢語文字學、 中國現當代文學、 中國古典文獻學、語言學及套用語言學、 比較文學),博士點 7個( 文藝學、 語言學及套用語言學、 漢語文字學、中國古典文獻學、中國古代文學、中國現當代文學、比較文學和世界文學),中文學科的博士後流動站也于1995年正式建立。復旦大學中文系自成立以來,經歷了曲折前進、不斷發展的不尋常歷程,目前已形成專業門類全、師資力量雄厚的系科,因此被確定為國家文科基礎學科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基地大學部學科點。

目前中文系(含中國語言文學研究所)在編的教職工共80人,其中教授24人(博士生導師 18人),副教授36人。長期以來,中文系的教師在教學和科研方面做出了重大成績,僅以改革開放以來的近十幾年為例,本系教師共獲得國家和海市教學和教材獎16項,出版教材和學術專著 300多部,發表學術論文數千篇,獲得國家和上海市哲學社會科學獎90多項。

該系對大學部生的培養註重"通才"教育,要求學生對文史哲知識有全面的了解與掌握,具有良好的人文貭素,對本專業知識有深刻的理解並能實際套用,熟練掌握一門外語,熟練掌握電腦文字信息處理技術。

近年來,該系畢業生除了繼續攻讀研究生或出國留學以外,主要到各大報刊雜志社、各廣播電台、電視台、各大出版社、旅遊部門、各級黨政機關、大型企業、公司的管理機關和宣傳部門工作,由于專業基礎扎實、綜合能力和貭素良好,具有很強的發展後勁,該系畢業生普遍受到用人單位的好評。

文學專業

該專業培養在中國文學方面從事科研教學和理論工作的專門人才以及各種企事業單位中與語言文字工作相關的復合型套用人才。要求學生具有良好的文化貭素,對文史哲知識有全面的了解,對專業知識有深刻的理解和實際套用的能力,文字表達能力強。

主要專業課程:文學概論、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中國古代文學史、語言學概論、現代漢語、古代漢語、美學、外國文學史、中國文學批評史、中國通史、世界歷史、中國哲學等。

中國語言

該專業培養在中國文學方面從事科研教學和理論工作的專門人才以及各種企事業單位中與語言文字工作相關的復合型套用人才。要求學生具有良好的文化貭素,對文史哲知識有全面的了解,對專業知識有深刻的理解和實際套用的能力,文字表達能力強。

主要專業課程:文學概論、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中國古代文學史、語言學概論、現代漢語、古代漢語、美學、外國文學史、中國文學批評史、中國通史、世界歷史、中國哲學等。

文字類型

(圖)滿文(圖)滿文

中國不但語言類型較多,文字類型也很豐富。從類型上看中國文字有非字母文字和字母文字兩大類。屬于非字母文字一類的:

①圖畫文字。在中國發現的圖畫文字有兩種。一種是雲南省納西族的東巴圖畫文字,另一種是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爾蘇人的爾蘇沙巴圖畫文字。這兩種文字共同的特點是:尚未形成固定的行款,有從左向右的,也有由右到左的,既有由上到下的,也有由下到上的;常常利用字組構成的形象來表達比較復雜的意思;讀出來的經文中的詞語,一般都比寫出來的字多。這兩種文字都還不是成熟的文字,隻是文字的雛形。

②象形文字。它既包括整體像某事物形體或狀態的字和以象形字為基礎構成的指事字,又包括由多個單體象形字結合構成的會意字和形聲字。詞根是單音節的漢藏語系語言使用這種象形文字,基本上都是一個字讀一個音節。雲南納西族的象形文字和貴州水族的水書中的大部分字,都是一個字讀一個音節。納西族的象形文字有以下三個特點:一個字隻能讀一個音節;以單體象形字為主,也有形聲字、會意字;就文字的作用說,已經由表意發展到表音。

③楷書化漢字和在漢字影響下創製的幾種文字。有兩類情況:字形結構雖受漢字的影響,但有自己的特點,借用漢字不太多。屬這一類的有契丹大字,西夏文和女真文;大量使用音讀漢字和訓讀漢字的方法表達自己的語言,也用形聲或其他方法創製表達本族語詞的新字。方塊壯字、方塊白文和方塊瑤字,都屬于這一類。

④音節文字。音節文字的共同特點是每個字表示一個音節,筆畫比較簡單。這一類文字,目前發現的有三種,即彝文、納西族的哥巴文和雲南迪慶藏族自治州維西縣部分地區的傈僳族使用的“竹書”。字母文字也稱拼音文字。

中國民族的字母文字可按字母形式的來源和其他情況,分成以下七類:①藏文、八思巴字、傣文、于闐文、焉耆龜茲文。這些文字的字母都是直接或間接參考印度的某種字母創製的;②窣利文、回鶻文、蒙古文、滿文、錫伯文。窣利文來源于波斯時代的阿拉米文草書。回鶻文字母是參考窣利字母創造的。以後蒙古文字母的製定又參考了回鶻字母,滿文字母的製定則參考了蒙古文字母。錫伯文是滿文的延續;③察合台文、維吾爾文、哈薩克文、柯爾克孜文。這四種文字都以阿拉伯字母為基礎。同一字母的單寫,在詞頭、詞中、詞尾、書寫形式略有不同,④突厥文。根據突厥文獻早期發現的地點,又稱鄂爾渾葉尼塞文;⑤朝鮮文、契丹小字和方塊苗文。這三種文字在漢字的影響下,都把屬于一個音節的字母拼成一個方塊;⑥俄文。新疆的伊犁塔城等地有近3000俄羅斯族人,他們使用俄文;⑦拉丁字母形式的文字。拉祜族、景頗族和佤族的文字,都是拉丁字母形式,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前就使用。中國的少數民族中,還有一些有自己的語言而沒有文字的,將根據他們的意願、創製文字或者選用對他們適用的現有文字。

參考書目

李榮:《語音常識》,文化教育出版社,北京,1955。

朱德熙:《文法答問》,商務印書館,北京,1985。

Yuen Ren Chao, A Grammar Spoken Chinese,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68.

裘錫圭:《文字學概要》,商務印書館,北京,1987。

中國社會科學院、澳大利亞人文科學院合編:《中國語言地圖集》,第一冊,朗文出版(遠東)有限公司,香港,1988。

Fang-Kuei Li, Archaic Chinese, in The Origins of Chinese Civilization,University of CaliforniaPress, 1983。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