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法律體系

中國法律體系

中國法律體系已基本形成 新華社發換屆後的十屆全國人大提出,本屆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立法工作的目標是“基本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立法重點將是“提高立法質量”。法工委有關負責人稱,基本形成即在初步形成的基礎上,將每個法律部門中支架性的、現實亟須的、條件成熟的法律製定和修改完成

  • 中文名稱
    中國法律體系
  • 外文名稱
    China legal system
  • 目標
    基本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
  • 拼音
    zhōng guó fǎ lǜ tǐ xì

憲法相關

中國法律體系中國法律體系

1.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2.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

3.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

4.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

5.中華人民共和國戒嚴法

6.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

7.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條約程式法

8.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法

9.外交部發布《對外使用國徽圖案的辦法》

10.中華人民共和國集會遊行示威法

11.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及毗連區法

12.中華人民共和國引渡法

13.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

14.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會法

15.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特權與豁免條例

16.中華人民共和國領事特權與豁免條例

17.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決議

18.國務院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集會遊行示威法實施條例》的批復通知

19.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的決定

20.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會法》的決定

民商介紹

1.民法

2.所有權及相關財產權

3.智慧產權

4.債權

5.婚姻家庭繼承

6.市場經濟主體

7.證券、期貨、債券

8.海商

9.保險

10.票據

11.租賃

行政信息

1.外交外事

2.民政

3.司法

4.公安

5.人事、公務員製度

6.紀檢

7.監察

8.檔案

9.民族事務

10.宗教

11.僑務

12.港澳事務

13.台灣事務

14.教育

15.科技

16.文化

17.新聞出版

18.廣播電影電視

19.體育

20.醫葯衛生

21.人口與計畫生育

22.城鄉建設

23.環境保護

24.海關

25.旅遊

26.氣象

27.地震與地質災害

28.測繪

刑法信息

法律製度與體系法律製度與體系

1.刑法綜合規定與解釋

2.犯罪和刑事責任

3.刑罰

4.量刑

5.自首

6.數罪並罰

7.緩刑

8.減刑

9.假釋

10.危害國家安全罪

11.危害公共安全罪

12.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罪

13.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

14.侵犯財產罪

15.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

16.妨害婚姻家庭罪

17.危害國防利益罪

18.貪污賄賂罪

19.瀆職罪

20.軍人違反職責罪

21.反革命罪(廢)

經濟介紹

經濟法經濟法

1.經濟體製改革與對外開放

2.計畫、投資

3.財政

4.稅收

5.金融

6.基本建設

7.標準化、計量

8.質量管理

9.統計

10.資源與資源利用

11.能源與能源工業

12.交通運輸

13.郵政電訊

14.農牧業

15.工業

16.商貿物資倉儲

17.工商管理

18.物價管理

19.市場中介機構

20.對外經濟合作與三資企業

21.對外貿易

其他介紹

法律體系法律體系

社會保障法類

1.勞動

2.社會保障

訴訟及非訴訟程式

1.民事訴訟

2.刑事訴訟

3.行政訴訟

4.智慧產權訴訟

5.海事訴訟

6.告訴申訴

7.仲裁

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護法

1.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

2.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

3.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

4.中華人民共和國海洋環境保護法

5.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

6.中華人民共和國放射性污染防治法

7.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噪聲污染防治法

8.中華人民共和國清潔生產促進法

9.中華人民共和國防沙治沙法

10.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

11.中華人民共和國迴圈經濟促進法

完善形成

憲法學習憲法學習

法律清理是立法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新中國成立後,全國人大常委會先後于1954年和1979年兩次作過具有法律清理性質的決議。1987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新中國成立以來至1978年底製定的134件法律進行了一次全面清理,宣布已經失效的有111件,繼續有效或者繼續有效正在研究修改的有23件。

法律層次之外,國務院也先後11次對法規、規章和其他規範性檔案進行清理,其中全面清理5次、專項清理6次;改革開放以來的佔了10次。

改革開放30年,我國立法進程不斷加快。截至去年3月,我國有效的法律有229件,行政法規近600件,地方性法規7000多件。

“目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已經基本形成,國家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基本做到有法可依。”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李適時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與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改革發展的進程相適應,整體上是科學的、統一的、和諧的。”

但李適時也坦承,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改革的不斷深化,有些法律規定已明顯不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特別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需要。

比如,我國現行民法通則在有關條款中就規定:“民事活動不得破壞國家的經濟計畫”,“經濟契約違反國家指令性計畫的無效”。李適時表示,上述規定與現行法律中關于民事行為的規定不相符合,與市場經濟的要求也明顯不適應。

部分法律之間還存在明顯不一致、不銜接的問題,還有一些法律規定操作性不強,也需要通過清理,提出解決辦法,確保法律的實施。

“對現行法律進行一次集中清理,找出法律規定中存在的與經濟社會發展明顯不適應、不協調的突出問題,區分情況分類分步驟加以解決,將更好地發揮法律在國家經濟、政治、文化和社會生活中的規範、引導和保障作用。”李適時說。

現行200多件全面清理重點解決法律“硬傷”

2008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把開展法律清理工作列入2008年工作要點和立法工作計畫。當年4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指出,圍繞確保到2010年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這一目標和任務,一方面要抓緊製定在法律體系中起支架作用的法律,另一方面要著手清理現行法律。

隨後,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和常委會法製工作委員會成立了法律清理工作小組;同年7月,常委會辦公廳提出了法律清理工作的實施方案。

按照確定的清理範圍和分工,全國人大各專門委員會、常委會有關工作機構和辦事機構、國務院法製辦等有關部門對各自職責範圍涉及的法律進行梳理,對200多件法律提出了1972條清理意見和建議。經過廣泛聽取意見、反復研究論證,法律清理工作小組提出了廢止和修改部分法律以及作其他處理的一攬子清理意見。

李適時介紹,這次法律清理工作,堅持以憲法為依據,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觸;堅持法製統一,按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統一性、科學性的要求,法律之間不能相互矛盾,相關法律之間應當相互協調和銜接,下位法不能與上位法相抵觸;堅持從實際出發,有多少問題就找多少問題,對查找出的問題,根據不同情況分別提出處理意見。

“這次法律清理工作把清理重點放在改革開放早期製定的與經濟社會發展明顯不適應的法律規定,以及法律之間明顯不一致、不協調的突出問題上,主要解決法律中的‘硬傷’。”李適時說,“對明顯不適應現實要求、已基本不適用的法律予以廢止;對有些法律中明顯不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和經濟社會發展要求的規定,要進行修改;對法律之間前後不一致、不銜接,適用立法法後法優于前法、特別規定優于一般規定等法律適用規則仍難以解決適用問題的規定進行修改。”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會議最後提交的議案提出,根據法律清理情況,需要廢止和修改的法律共67件,其中建議廢止的8件,建議修改的59件、141條。

三種法律屬明顯“過時”8件現行法律應廢止

根據委員長會議提請審議的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廢止部分法律的決定草案,《公安派出所組織條例》等8件法律將要被廢止。據常委會法製工作委員會研究室主任鄭淑娜分析,這些要廢止的法律分三種情況。

第一種情況是新中國成立初期製定的法律,目前已經明顯不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這樣的法律有4件,都是20世紀50年代製定的。

自《公安派出所組織條例》于1954年通過以來,公安派出所的設定、職能、組織與各方面的情況都發生了重大變化。2006年,國務院已經頒布《公安機關組織管理條例》,對設定公安派出所作了明確規定。

1954年製定的《城市街道辦事處組織條例》也明顯不適應當前需要,街道辦事處的設定和工作也可以適用地方組織法的有關規定。

像這樣因明顯“過時”應該廢止的法律,還有1955年出台的<華僑申請使用國有的荒山荒地條例>以及1957年出台的《華僑捐資興辦學校辦法》。

“第二種情況是改革開放初期,為經濟體製改革一些專門事項而進行的立法,在這個事項完成後,現在已與實際不適應,我們建議廢止。”鄭淑娜說。

1984年通過的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授權國務院改革工商稅製發布有關稅收條例草案試行的決定就屬于這種情況。這一授權決定主要是解決經濟體製改革初期國營企業利改稅和改革工商稅製的問題,國務院在決定通過當日就發布了產品稅、增值稅等6個稅收條例草案試行。

1985年,全國人大授權國務院在經濟體製改革和對外開放方面可以製定暫行規定或者條例。這一授權已經覆蓋了1984年的授權決定。依據這一授權,國務院製定了一系列稅收暫行條例。1993年,國務院在發布增值稅等幾個稅收暫行條例時,廢止了1984年發布的6個稅收條例草案。

第三種情況是舊法律已經被新法律代替,舊法律應當廢止。屬于這種情況的有3件。

“1997年對刑法進行全面修訂後,全國人大宣布廢止一系列有關刑罰的補充規定,但是關于懲治偷稅、抗稅犯罪的補充規定和關于嚴懲組織、運送他人偷越國(邊)境犯罪的補充規定這兩件沒有宣布廢止,因為它們規定的行政處罰內容還是有效的。”鄭淑娜說,“後來,相關內容已經納入了2001年修訂的稅收征收管理法和2005年製定的治安管理處罰法,兩件補充規定也就應該廢止了。”

廢止《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加強對法律實施情況檢查監督的若幹規定》也屬于這種情形。鄭淑娜介紹說:“1993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這一規定。2006年,全國人大常委會製定監督法後,這個規定的大部分內容已被監督法取代,有的規定又與監督法的規定不盡一致、與人大監督工作實踐不相適應。所以,這次清理一並把這個規定廢止了。”

移除部分條款、做好相互銜接59件法律需修改

除擬廢止8件法律外,更多的是對一些法律的相關條款進行修改。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在審議的關于修改部分法律的決定草案,擬修改59件法律、141個條文、95項。

參與法律清理工作的專家分析,這次修改也可以分為兩種情況。

第一種修改,是對明顯不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和經濟社會發展要求,實際已經不適用的法律規定,加以移除。 鄭淑娜說,這種處理方式和前面的廢止是不一樣的。廢止是一部法律整個廢除;移除法律規定是在法律整體適用的前提下,移除法律中某些不適用的規定。比如:

1986年通過的民法通則中有關計畫經濟和指令性計畫的規定,全民所有製工業企業法有關指令性計畫的規定,應當加以移除。

現行教育法有關教育費附加和集資辦學的規定,隨著2006年義務教育法修訂規定全面實施免費的義務教育、義務教育經費全部納入財政保障範圍而“過時”,也應當移除。

現行防洪法規定應安排一定比例的農村義務工和勞動積累工用于防洪工程的建設、維護,但隨著農村稅費改革的推進,農村義務工和勞動積累工已被取消,法律中的相應條款也就移除……

第二種修改,是解決法律規定之間明顯不對應、不銜接的問題。鄭淑娜介紹說,法律清理工作將此分作五類:

依據憲法修正案有關征收、征用規定,對有關法律進行修改。2004年憲法修正案區分了征收、征用兩種不同情形。法律清理發現,全國人大常委會隻對土地管理法的規定作出了相應規定,還有16件法律和法律解釋涉及到這個問題,需要進行修改,其中有9件需要把征用改為征收和征用,有7件法律需要把征用改為征收。

專家表示,這個修改不隻是技術上的修改,因為征收和征用最本質的區別就是所有權的變化。“如果法律明確規定所有權發生了變動,法律就改為征收;其他情形則全部改為征收和征用兩種情況。”鄭淑娜說。

解決有些法律引用原刑法條文、導致與現行刑法不銜接的問題。專家介紹說,1997年刑法進行了全面修改,變化非常大,導致之前製定的25件法律中引用刑法的條文與現行刑法不銜接。比如:有些法律引用的刑法條文序號在新刑法中有變化、條文內容有調整,有的法律引用的投機倒把罪、流氓罪等刑法罪名罪狀被取消,有的法律引用的有關懲治犯罪的決定已被廢止。針對這種法律上的“硬傷”,解決現行法律與刑法的銜接問題,需要對25件法律進行37項修改。

解決有些法律引用原治安管理處罰條例、導致與現行治安管理處罰法不銜接的問題。2005年全國人大常委會製定了治安管理處罰法,同時廢止了原治安管理處罰條例。但此前製定的32件法律引用了治安管理處罰條例,導致法律不對應的問題。為此,需要對這32件法律的相關條款進行修改。

兵役法和氣象法有關規定引用了其他法律名稱,被引用的法律名稱發生了變化,出現了不對應的問題,也需要對相關條款作出修改。

人民警察警銜條例、仲裁法引用其他法律的具體條文,被引用法律修改後,條文序號發生變化,也需解決條文序號對不上的問題。

督促配套法規製定增強法律規定操作性

有些現行法律規定操作性不強,影響了法律的實施。比如,有的法律明確規定了應當製定配套法規,但至今沒有製定;有的法律雖然沒有明確規定應當製定配套法規,但如不製定,法律實施將會存在一定困難。清理發現,我國共有22件法律需要盡快製定配套法規。

有些法律有關行政處罰的規定特別是罰款的規定比較原則,導致在實踐中難以操作。比如,有37件法律對違法行為隻原則規定了罰款,未規定罰款的數額和幅度。目前,國務院通過製定實施條例對罰款數額和幅度作出規定的有17件,國務院部門通過製定規章作出規定的2件,但還有18件法律有關罰款的規定沒有配套規定。

李適時建議有關方面抓緊研究製定相關配套法規,或通過今後修改法律加以解決。對需要盡快製定法律配套法規的問題,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致函國務院辦公廳和其他有關部門,督促其盡快研究製定。

清理中,有關方面還提出了一些需要對法律內容進行統籌修改完善的問題。李適時介紹說,目前已列入本屆立法規劃或今年立法工作計畫的有25件,建議在立法規劃和立法計畫實施中重點關註,統籌研究修改相關法律。

“有些是20世紀80年代或90年代初製定的法律,已明顯不適應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發展需要,而目前又尚未列入立法規劃的有5件。”李適時說,“建議有關部門抓緊研究,提出意見,待條件成熟時可納入年度立法工作計畫,適時予以修改。”

三類法律修改有難度“擱置”以待進一步研究

清理中發現,有些法律規定已不適應要求,但目前修改或者廢止的時機、條件尚不成熟,認識尚不一致。據李適時介紹,戶口登記條例、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外資企業法、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環境保護法等5件法律都屬于這種情況。

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了一批國務院的有關規定。目前,這些規定的大多數內容已與當前經濟社會發展的實際情況不相適應,有的已被新的法律法規替代,有的還與其他法律不一致。《國務院關于安置老弱病殘幹部的暫行辦法》《國務院關于工人退休、退職的暫行辦法》《關于授權國務院對職工退休退職辦法進行部分修改和補充的規定》《國務院關于職工探親待遇的規定》以及《廣東省經濟特區條例》等5件就屬于這種情形。

“如果現在提出廢止,可能會在社會上引發爭論;若作出修改,各方面的認識還不一致,有關部門短期內也難以提出修改意見。”李適時說。

此外,由于行政管理體製改革,導致法律規定的主管部門的稱謂發生了變化。國境衛生檢疫法、進出口商品檢驗法、進出境動植物檢疫法、職業病防治法和礦山安全法等5件法律就屬于這種情況。

國務院法製辦為此提出,考慮到有關管理體製問題情況比較復雜,不修改不影響上述法律的實施,這類問題可暫不作修改。

針對上述三種情形,目前的處理方式可以概括為“暫時擱置”。李適時建議“根據經濟社會的發展和改革開放的深化進一步研究”。

首次採用“包裹立法”不斷創新立法形式

本次法律清理後,委員長會議提請常委會審議的關于廢止部分法律的決定草案和關于修改部分法律的決定草案,需要廢止和清理的法律有67件。對于需要修改的法律,這次採取了“打包”處理的方式。“這次採取的立法形式是有創新的。”鄭淑娜強調。

1987年的那次清理,最後採取的形式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給常委會提交一個關于法律清理的報告,常委會批準了這個報告,從而將111件法律廢止。“這次不一樣,完全是按照立法程式來走的,是一個完完全全的立法行為。”鄭淑娜說,“這次,先由委員長會議向常委會提出兩個法律案,經過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後,再決定是否通過。”

據鄭淑娜介紹,這次清理要解決的問題,涉及的法律和條文比較多。如果逐件提出修改的法律案,最後的法律案將多達59件,勢必會影響立法的效率。“我們採取了一攬子打包的形式,通過一個法律決定解決59件法律的修改問題。這在立法學上叫‘包裹立法’,算是我國立法工作的一個創新。”

鄭淑娜表示,這應該是我國第一次採取“包裹立法”的形式。2005年,按照行政許可法的要求,人大常委會曾對9件法律的行政許可問題作出修改,當時提出的議案是打包的議案,即一個議案提出對9件法律進行修改,但是最後通過的是關于分別修改9件法律的9個決定,也發布了9個主席令,並未完全採用“包裹立法”的形式。

實際上,“包裹立法”形式在國外經常使用。鄭淑娜介紹說,奧地利曾在一個法律案中修改了98件法律。“在大陸法系國家,這是一個常用的方法,有利于提高立法效率、促進法律體系內部的協調統一。”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形成以後,大量的立法工作不是製定新的法律,而是修改法律,修改法律時就要涉及與其他法律的銜接問題。”鄭淑娜說,將來人大常委會可能會更多地採用“包裹立法”形式。比如在修改法律時,如果涉及與其他多件相關法律的銜接,就將建議以“打包”方式一並修改。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