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是一部由張建棟、吳孝明聯合執導,梅婷馮遠征王學兵董曉燕等聯袂主演的家庭倫理電視劇。 

該劇講述了在一對新人的婚禮上,警察的突然到來告訴梅湘南當年強暴她的高兵越獄逃跑,令新婚家庭因此蒙上了猜忌和家庭暴力的陰影的故事。

該劇于2001年10月22日在南京電視台新聞綜合頻道播出。

  • 中文名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 主演
    梅婷,馮遠征,王學兵,董曉燕
  • 集數
    23集
  • 類型
    家庭暴力劇
  • 出品時間
    2002年
  • 出品公司
    湖北唯藝傳播有限公司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張建棟
  • 編劇
    薛曉璐;姜偉
  • 製片人
    朱質冰

劇情簡介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劇照不要和陌生人說話劇照

2001年2月的一天,新疆喀什某監獄警鈴大作,重案犯高兵越獄。半月後,即將升任副院長的外科手術專家安嘉和與中學老師梅湘南的婚禮正在廈門舉行。然而,警察的到來打破了這一和諧的氣氛,梅湘南被告之;當年將她強暴的高兵,前兩天越獄了,很有可能會來找她。看著滿臉幸福的安嘉和,梅湘南繼續隱瞞了她的過去。

安嘉和也同樣沒有忘記因車禍去世的前妻張小雅,就在他認為和梅湘南的婚姻使自己重獲新生時,高兵出現了。梅湘南被高兵卻持,但很快就被安嘉和當警察的弟弟安家睦抓獲。安嘉和終于知道了梅湘南對他隱瞞的一切,疑竇重生的安嘉和在爭吵中竟對梅湘南動手。梅湘南驚愕不已。新婚家庭因此蒙上猜忌和家庭暴力的陰影。

事後,安嘉和後悔萬分,情真意切地留住了想離開的梅湘南。梅湘南滿腹委屈的找好友劉薇訴說,劉薇警告梅湘南,過去的事早談清楚,否則越演越烈。不久,高兵自殺,安嘉和被懷疑有殺人動機,在單位被停職。回到家,他怪罪梅湘南,兩人大吵,安嘉和盛怒之下又一次打了梅湘南。這一次,梅湘南沒有原諒他,夫婦倆分床而睡。對面的樓裏,攝影師葉鬥正時刻窺視著安家的一舉一動。

劉薇將梅湘南接到了自己家裏,勸梅湘南離婚,梅湘南沒有思想準備,因為她內心深處還愛著安嘉和。不久,因為安嘉睦在執行公務時身負重傷,生死選擇關頭,梅湘南回到安嘉和身邊,鼓勵他做好這次手術,安嘉和手術成功,梅湘南悉心照料安嘉睦,在弟弟的羨慕面前,兩人都有所感觸。回到家裏,安嘉和想盡辦法請求梅湘南的寬恕,梅湘南哭出了多日的委屈。

葉鬥密切註意著安家的情況,面對安嘉和一次次的暴力,出于憤怒,他給安嘉和寄去了一張他拍下的照片。安嘉和大驚失色,決定查出是誰威脅著他。

一次實驗課的著火事故使梅湘南被調離了教學崗位,安嘉和趁機讓梅湘南辭去工作。劉薇對梅湘南的軟弱大加指責。在安嘉和的精神壓力之下,梅湘南撥通了遠在福州的婦女救助熱線,曉凡的耐心開導,使梅湘南對自己的未來又升起一線希望。但就在她和曉凡的又一次通話時,狂躁的安嘉和闖進來,不由分說一頓拳打腳踢,曉凡耳聞著這一切,憤慨萬分。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劇照不要和陌生人說話劇照

對面,葉鬥拍得興起,終于被悉心的安嘉和發現。安嘉和與葉鬥達成了協定:以五萬元買下他毆打梅湘南的片子。梅湘南決心與安嘉和離婚,安嘉和惱羞成怒,將正在家收拾衣物的梅湘南肆意毆打,並將梅湘南囚禁在家中。安嘉和得知葉鬥又復製了錄像帶,便來到葉鬥家中,失手將葉鬥殺死,破壞了現場,消蹤匿跡。

安嘉和將傷口惡化的梅湘南送到醫院,梅湘南得知自己已經懷孕趁安嘉和不備,匆匆逃離醫院同一時間,安嘉睦接到葉鬥被殺的報案。葉鬥的死和梅湘南的出走,使安嘉和情緒異常,提到副院長的事也不了了之。不久,傳來梅湘南因車禍身亡的訊息,安嘉和的心緒敗壞到了極點。

逃亡中的梅湘南在福州,看到了得了絕症的劉薇,並在一家小飯館找了份工作。由于送餐,她結識了報社記者鄭同,鄭同對梅湘南的來歷感到懷疑。鄭同一直在幫助梅湘南,可兩人都不知道他們早已通過電話。

梅湘南從電視裏知道自己死亡的訊息,猶豫間撥通了家裏的電話,精明的安嘉和從一聲"喂"中聽出了端倪,通過種種蛛絲馬跡,安嘉和斷定,梅湘南沒有死亡。安嘉和幾盡周折終于找到了梅湘南。梅湘南不願回去,安嘉和竟請來了梅湘南的母親,不得已,梅湘南隻得回家。

就在梅湘南打電話和鄭同告別時,鄭同通過以前的熱線錄音終于發現這個化名的女人就是曾給他打電話求助的梅湘南。他不能再讓梅湘南澆入安嘉和的手裏。因當年打傷高兵入獄的梅湘南哥哥梅建剛保外就醫,無意中看見了那盒葉鬥拍的家庭暴力錄像帶,看見了妹妹挨打,他心裏難受,想和安嘉和談,可是,總沒找到機會。安嘉和由于怎麽也找不到那盒錄像帶,他懷疑是梅湘南故意藏起了錄像帶,又一次對梅湘南大打出手,結果梅湘南被打流產了,而且,下肢嚴重受傷。

梅建剛因妹妹流產打了安嘉和,並說出錄像帶的真相,安嘉和無奈隻好殺人滅口。安嘉睦對梅建剛的案件及為關註,但沒發現任何線索。晚上,梅湘南給劉薇的家中打電話,詢問病情,意外得知劉薇已經去世,她傷心不已。安嘉和伙同保姆對梅湘南開始嚴加看管。

梅湘南一直在偷偷鍛煉自己身體,嘗試擺脫輪椅――她在準備自己的出逃計畫。不久,安嘉和提了副院長,周末約朋友一起去郊外玩,梅湘南也去了。郊外,眾人玩得開心時安嘉和卻發現:輪椅空了。安嘉睦對嫂子的出走不理解,但卻引起了他更深地思索,他覺得嫂子的失蹤可能和哥哥有關,雖然他還一時鬧不清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麽事情。安嘉睦加緊了對葉鬥案件的調查。

這天,安嘉睦在葉鬥家接到了一個電話,對方說葉鬥以前在他們列印社列印了解說詞,叫他趕快來取。安嘉睦把解說詞仔細閱讀,他看到了在解說詞中所說的位置,正是哥哥家的視窗,安嘉睦心中開始了對安嘉和的懷疑。在泉州,鄭同費盡周折,終于找到了梅湘南。在社會救助機構幫助下,梅湘南漸漸從過去的陰影中走了出來,在鄭同姨媽作校長的私立學校作老師。

出于一個警察的職責,安嘉睦開始了對哥哥的調查,潛入哥哥家,進行了仔細搜查,他驚訝地發現了葉鬥拍下的錄像帶。安嘉和把自己的所有不愉快都歸罪于梅湘南的出逃,對妻子有了徹骨的仇恨。安嘉和開始用自己的辦法尋找梅湘南。安嘉睦也迅速知道了梅湘南的下落。安嘉睦趕到安嘉和家,發現安嘉和正準備離開。安嘉睦突然勸哥哥投案,安嘉和否認自己涉案,說這一切全是梅湘南的錯,是她毀了自己,他就是死也要去找她,也得死在一起。安嘉睦警告他,不能離開這個城市。在一番情與法的對話中,安嘉和利用弟弟對自己的體恤之情打傷安嘉睦,搶槍逃跑了。

安嘉和從電話簿上找到了泉州所有療養院的地址,決定守候在那裏,等待梅湘南的到來。安嘉睦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梅湘南學校,發現梅湘南去了鄭同工作間。守候在療養院裏的安嘉和發現了鄭同,便跟鄭同來到他的工作間,用槍逼住了鄭同。梅湘南來到鄭同工作間,看見眼前的安嘉和,並不驚慌,對安嘉和的苦苦哀求也無動于衷。這時,警察趕到,安嘉睦沖了進來。面對情同手足的弟弟和曾經深愛的梅湘南,安嘉和悔恨交加,但他知道,沒有任何退路了,他朝自己扣動了扳機,自殺身亡。

噩夢終于過去了。梅湘南和安嘉睦攙扶著重傷的鄭同,走出房門。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
梅湘南梅婷
安嘉和馮遠征
安嘉睦王學兵
劉薇董曉燕
鄭同曹衛宇
梅建剛王海平
葉鬥氣殼
胡妮娜劉園媛
高兵陳楚翰
羅小鑼王寧
馬醫生張岩
梁院長路誠
李校長黃承幹
小鄧楊靜娜
馮隊長石兆琪
梅母郝嘉陵
吳媽韓毅
阿慶嫂程藝芬
謝教授孫學文

職員表

職員表
導演:張建棟
編劇:薛曉璐

角色介紹

馮遠征馮遠征 安嘉和|演員馮遠征醫院外科專家,是眾人眼中一等一的好男人,他的事業一帆風順,然而他卻是一個具有家庭暴力傾向的丈夫。恰巧一次家庭暴力行為被對面樓的鄰居葉鬥拍了下來,為了不影響自己的前途,安嘉和向葉鬥取回底片時,失手將其殺死。自此,安嘉和走上了不歸路,不僅家庭暴力在迅速升級,為人也漸漸變得心狠手辣。
梅婷梅婷 梅湘南|演員梅婷安嘉和的第二任妻子,由于她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難以啓齒,不料丈夫卻最終起了疑心。家庭暴力的陰影開始在二人之間滋長。梅湘南在最初因為兩人發生爭執遭到安嘉和的毒打時,也是一忍再忍,對他抱有幻想,希望他能夠就此改變。但後來她便發現自己錯了,安嘉和打妻子已經成為一種習慣了,而且她的容忍換來的隻是使丈夫的暴力不斷地升級.從最開始打一個耳光發展到將大腿打骨折,其中最讓梅湘南心痛的無疑就是因安嘉和的毒打使她肚子裏即將出世的孩子流產,對于一個25歲即將當媽媽的女人來講,喪子之痛要遠遠超過她身體上的疼痛,梅湘南在認定安嘉和不可能改變後,便斷然決定離開他,重新尋找自己的幸福。雖然兩次出走都被抓回來了,但她還是一直在堅持,最終重新找到了屬于自己的那份幸福。
王學兵王學兵 安家睦|演員王學兵安家和的弟弟,同時他又是一個警察。安家睦與梅湘南是叔嫂關系,其間有復雜而微妙的感情萌動,卻因倫理道德最後不了了之。身為警察的王學兵最終還是割斷手足情,為受虐的嫂子梅婷伸張了正義,盡到了一名人民警察的神聖職責。
曹衛宇曹衛宇 鄭同|演員曹衛宇一名報社記者,幫助梅湘南。在來往中,他亦漸漸喜歡上了這個堅強的女子。

幕後花絮

1、在拍攝梅婷的臉被踩扁的戲中,盡管現場不是真打,可是這份暴力氛圍給她造成了極大的心理震撼,以致每次“挨打”後都是真的痛哭失聲;而這個鏡頭的心理沖擊力使得攝影師有罷工的沖動。

2、電視劇播出後,馮遠征同學的母親打電話來嚴肅地告訴他,上街最好戴帽子和口罩隱藏身分以免被人打,“因為我就有打你的沖動”。

幕後製作

創作背景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編劇姜偉、薛曉路受到美國小說《玫瑰瘋狂者》的啓發,按照中國文化習慣和文化背景,來講述一個悲愴、發人深思和警醒的故事。

導演張建棟之所以會拍攝該劇,是因為他原來一直以為家庭暴力隻會發生在一些偏遠落後的地區或知識水準不高的家庭,但後來他卻發現在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家庭中居然也存在著暴力,于是拍攝的最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製止家庭暴力,給婦女寧靜安全的家庭生活,為引起社會更深入而持久地關註家庭暴力問題。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該劇不僅揭示了使用暴力對待自己妻子的醫生安嘉和由猜疑而施暴而瘋狂而變態成為殺人罪犯的心路歷程,同時更為重要的是關註並分析了女主人公梅湘南因為愛和傳統的“尊嚴”而隱瞞了過去,因此受到猜疑、遭到暴力,想忍耐、維系反而遭到更為恐怖的暴力,最後從逃避走向反抗,走向為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和真正尊嚴的鬥爭道路(江南時報評)

導演選擇這個題材是否有取巧的嫌疑還難以定論,但其勇氣與眼光則是無可否認的。畢竟這是存在于生活中每一角落的、每個人都必須面對的現實。另外家庭暴力的文化層面對應如女權主義、男性沙文主義也是大可咀嚼之處(南方網評)

馮遠征臉上收起了平素一貫松弛的表情,板起臉、撇下嘴、瞪起眼時的樣子,的確把一位由猜疑到施暴、最終瘋狂變態的丈夫勾勒得惟妙惟肖;梅婷一頭松散的長發再加上無奈與哀憐的眼神,也把一位受虐妻子的形象呈現在觀眾面前(北京晨報評)

這是我國第一部反映家庭暴力的驚悚電視連續劇,該劇有撲朔迷離的情節、強烈的戲劇沖突、復雜的人物性格和極具煽動性的悲劇色彩,揭示了受過高等教育的醫生安嘉和對妻子從猜疑到施暴,最後走向殺人的過程;同時分析了女主人公——教師梅湘南因隱瞞過去而遭受丈夫的猜疑和暴力傷害,不斷忍耐,最後從絕望中驚醒的心路歷程。安嘉和集高級知識分子的清高自尊與屠夫的瘋狂于一身,顯示了現代家庭暴力中令人震驚的極端扭曲變態的性格,馮遠征用男人對女人的霸權意識和佔有意識來詮釋這個角色,演來入木三分,讓觀眾不寒而傈。(千龍網評)

反面評價

該劇有一處敗筆:梅湘南第二次離家出走,應聘某國小的化學教師。因為人家要求有本市戶口,情急之下,梅湘南乃以“江舟”的名字“辦”了一個假的身份證。雖然畫面上隻出現她和一名不知身份的男子在交談,但是以她在當地無任何關系的情況看,其所借助的,無疑就是人們司空見慣且深惡痛絕的能夠“辦”各種證件的“牛皮癬”。而對此事,劇中卻沒有表現出一絲不妥,相反我們看到,梅湘南不僅借此成功謀到了教職,並在日後深得學校器重。

梅湘南買假證的邏輯是:教師是她曾經摯愛的事業,在陌生的無助的他鄉,在“走鬼”販賣水果被城管人員趕得東奔西跑之際,她是那麽渴望得到這份職業,不買假證,她毫無辦法。這種無奈之時的無奈之舉,令不少觀眾覺得順理成章,甚至會指責持抗告者的不近人情。但“牛皮癬”擾亂了社會管理秩序,敗壞了社會聲譽。況且,梅湘南此舉明顯是違法的。因此,該劇可以表現梅湘南買假證,但不該沒有批判的視角,不該使她的行為變得理所當然,甚至還有點理直氣壯(千龍網評)

分集劇情

第2集

刑警隊馮隊長要求梅湘南協助抓捕高兵,經過一番開導,梅湘南答應做誘餌。按規定,行動前梅湘南給安嘉和打電話,面對丈夫的綿綿愛意,梅湘南撒了一個善意的謊。就在這時,高兵提出改變見面時間地點!公安和梅湘南一切就緒,可出現在梅湘南面前的卻是丈夫安嘉和。安嘉和當警察的弟弟安嘉睦也趕到現場。警察錯抓了安嘉和,而躲在下水道裏的高兵目睹這一切,逃之夭夭。終于,梅湘南說出了當年的一切:年少的她被高兵瘋狂強暴,高兵被判刑,哥哥梅建剛也因為打殘高兵而入獄。聽著這一切,安嘉和內心洶涌澎湃。

第3集

高兵繼續糾纏著梅湘南,安嘉和讓梅湘南辭職,梅湘南不同意。劉薇給梅湘南找來一個保鏢,可當天夜裏,保鏢就被殺,梅湘南與安嘉和感到一絲恐懼。一天,安嘉和送梅湘南回娘家,誤甩掉了保護她的警察,給了高兵可乘之機——梅湘南在家門口被綁架了。通過電話錄音分析,安嘉睦斷定高兵藏身地點就在碼頭廢舊倉庫。與此同時,高兵正在折磨著梅湘南,原來,他已經成了廢人。就在這時,安嘉睦單槍匹馬趕到。

第4集

安嘉睦冒險救出了梅湘南,高兵被抓獲。安嘉和趕來,高兵用話刺激安嘉和,嘉和不禁對梅湘南與高兵獨處36小時都發生了什麽起了疑心。回到家裏,安嘉和沒有控製住情緒,逼問梅湘南,一言不和,安嘉和竟然動手打了妻子,梅湘南驚詫不已。殊不知,這一切都被對面樓上一個電視台編外記者葉鬥無意中拍了下來。事後,安嘉和乞求梅湘南的原諒,面對妻子的質問,安嘉和痛苦萬分。葉鬥發現了安嘉和打妻子的秘密,決定就此拍一部關于家庭暴力的記錄片。安嘉和接到一個手術任務,冤家路窄,患者正是在看守所心髒病突發的高兵。手術台上,安嘉和心神不定。在安嘉和的手術刀下,高兵安然度過危險期。

第5集

安嘉睦受命保護安嘉和同事方醫生的女兒胡妮娜,妮娜的現代讓安嘉睦無所適從。高兵在醫院監護治療,恰逢安嘉和值夜班。高兵利用安嘉和對梅湘南的猜忌心理,誘使安嘉和獨自來到病房,再次用話刺激他,安嘉和被激怒。高兵不惜以自殺的方法陷害安嘉和。夜裏,高兵死亡,安嘉和成了最大的嫌疑人,被醫院停職。回到家,被高兵弄的精神近乎崩潰的安嘉和,暴怒之下再一次對妻子梅湘南大打出手。對面一直守候的葉鬥全數拍下了這一幕慘劇。安嘉和醒悟自己的所作所為,重向梅湘南表白真心,梅湘南讓安嘉和去看心理醫生。

第6集

安嘉和接到一個高級領導的手術任務,同時,公安局也排除了安嘉和的殺人嫌疑,于是在梁院長的授意下,安嘉和恢復了工作。梁院長向安嘉和暗示,中央首長都點名要他做手術,他的前途不可限量。梅湘南因做家訪而晚歸,安嘉和又疑心重重,借口梅湘南影響他休息,兩人言語中又提及高兵,一言不和,安嘉和瘋狂暴打梅湘南。對面一直在窺視偷拍安家的葉鬥,不禁被眼前的慘狀驚呆了。這一次下手太狠,安嘉和不得已將梅湘南送進醫院。梅湘南傷心之下,找劉薇哭訴。劉薇痛罵安嘉和的卑鄙行徑,勸梅湘南離婚,梅湘南猶豫不決。

第7集

梅湘南躲在劉薇家借住,安嘉和幾次來找梅湘南,都被劉薇罵走,梅湘南表示堅決分居。就在這時,安嘉睦在一次執行任務時被子彈擊中心髒,生命垂危。梅湘南趕到醫院。在妻子的陪伴下,安嘉和艱難的完成了手術。面對安嘉和再一次的懇求,望著重傷昏迷的安嘉睦,梅湘南同意跟丈夫回家。梅湘南因不想輕易放棄這個家,不顧劉薇的勸阻,恢復了以往的生活,但心中的陰影仍揮之不去。劉薇留給梅湘南一個婦女救助機構的電話,並告訴她,想改變這一切隻有靠她自己。

第8集

看著傷心的梅湘南,安嘉和終于承認自己的上一次婚姻並不幸福,前妻對他的不忠給他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陰影。梅湘南無言的原諒了安嘉和。學校的一次意外失火事件,使梅湘南受了處分,在安嘉和慫恿之下,梅湘南徹底辭了職。劉薇對梅湘南辭職的事大為生氣,覺得女人應該自強自立,依賴愛情和家庭是懦弱的表現,尤其是安嘉和更不值得信賴;梅湘南覺得為了家庭和睦,一切都可以犧牲。兩個好朋友吵的不歡而散。但劉薇的話,還是使梅湘南多了一分憂慮。葉鬥對安家的關註越來越深入,他開始通過各種手段調查、接近安嘉和與梅湘南。他利用假採訪的機會,想一舉揭露安嘉和的真面目,不料反被安嘉和起了疑心。

第9集

妮娜因拍藝術照結識了葉鬥,作為感謝,妮娜送給葉鬥一個羊頭。安嘉和收到一張他打梅湘南的照片,背後寫著“不許打女人”。安嘉和環視住宅四周,聯想起葉鬥,疑心大起,一絲不安和驚恐襲上心頭。他開始留意起對面的樓房。梅湘南失去工作,更加小心翼翼的面對安嘉和。無助的她試著撥了婦女救助熱線的電話,曉凡的真誠讓梅湘南吐露出了埋在心裏的傷心與苦悶。葉鬥發現安嘉和在反偵察,決定為了正義與安嘉和正面較量。葉鬥約安嘉和見面,安嘉和如約而至,他自己卻因臨時幫妮娜的忙誤了約會,兩人擦肩而過。

第10集

劉薇向梅湘南告別,決定去福州工作。梅湘南不顧安嘉和的反對,去參加劉薇的告別宴會,一席暢談,臨別,劉薇把廈門的家留給梅湘南,兩人和好如初。安嘉和懷疑葉鬥的行為是梅湘南唆使,欲動手,因梅母的到來隻得作罷。梅湘南痛苦無助,隻好再次撥打婦女救助熱線。就在這時,安嘉和突然回家,聽到了梅湘南的哭訴。隔著電話,曉凡(就是鄭同)真切的聽到安嘉和殘暴的毒打聲,以及梅湘南聲嘶力竭的救命聲。震驚之下,曉凡違背規定開啟了錄音機。看著滿臉鮮血,幾乎昏迷的梅湘南,安嘉和清醒過來,抱著妻子痛哭流涕。梅湘南離家出走,住進劉薇留下的空屋。並通知丈夫,她決定離婚。梅湘南去法院咨詢,意外碰到葉鬥。葉鬥冒充法院工作人員,幫助梅湘南。誰知,這一切被安嘉和一一看在眼裏。安嘉和跟蹤葉鬥,發現了他的住處。晚上,安嘉和敲開了葉鬥的家門。兩人公開叫板,安嘉和痛罵葉鬥,葉鬥一氣之下,拿出了安嘉和毆打梅湘南的錄像帶,安嘉和頓時傻了。

第11集

安嘉和提出用五萬元錢買回錄像帶,一直靠借錢生活的葉鬥,昧著良心同意了。安嘉和走後,葉鬥面對鏡頭裏的梅湘南,隻有痛苦的自責。安嘉和求梅湘南不要離婚,梅湘南態度堅決。法庭上,由于安嘉和不同意,離婚被駁回。安嘉睦傷愈出院,葉鬥看到他出現在安家,以為安嘉和不想給錢,請個警察來嚇唬他,于是將一盒錄像帶寄往安家,並告訴安嘉和錢不到手,決不罷休。梅湘南回家收拾東西,恰巧收到葉鬥寄出的錄像帶,此時,電視裏正放著劉薇的訪談,梅湘南順手將內容錄在了那盤錄像帶上。安嘉和回家,撞見梅湘南,兩人激烈爭吵,安嘉和將梅湘南打暈,軟禁起來。安嘉和帶著錢來找葉鬥,交易完成之後,安嘉和表示要拿著證據去告葉鬥敲詐,葉鬥不怕。原來他偷偷把交易過程也錄了下來。安嘉和暴怒,兩人撕打。安嘉和一時失手,葉鬥被妮娜送的羊頭角戳死。與此同時,妮娜來找葉鬥,安嘉和驚慌失措,在冰櫃後留下了一個血手印。妮娜叫不開門,隻好走了。安嘉和銷毀了所有殺人證據,匆匆離開。

第12集

梅湘南傷勢加重,安嘉和把她送進醫院。梅湘南查出已經懷孕,想到孩子,梅湘南決定趁安嘉和不在身邊,出院逃走。安嘉和得知梅湘南懷孕,瘋狂尋找梅湘南。 安嘉睦接手葉鬥被殺一案,安嘉和發現警方開始調查葉鬥之死,大為驚恐。梅湘南想去福州投奔劉薇,在車站招待所碰見一個大姐,為了躲避安嘉和的追蹤,梅湘南跟大姐先到了惠安。誰知那個大姐是個人販子,就在警察準備抓她時,她換了梅湘南的衣物逃跑了。梅湘南被遣送去了福州。安嘉睦查到葉鬥死前曾寄出一盒錄像帶,但寄給誰不知道;又查到葉鬥有攝像機,但他在拍什麽也沒有人知道。

第13集

安嘉和向弟弟承認自己毆打過梅湘南,也曾打過前妻張小雅,安嘉睦氣憤至極,與安嘉和大吵一頓。安嘉睦找到一個葉鬥案的重要嫌疑人,安嘉和知道警方抓錯了人,暗中松了一口氣。這時,安嘉和突然被請到警察局,心中有鬼的他卻被告之:梅湘南在去福州的路上出車禍死了!當安嘉睦安慰哥哥時,安嘉和陷入了深深的痛苦自責之中。梅湘南其實沒有死,她到福州得知劉薇得重病,趕到醫院,劉薇肝腫瘤已經惡化。梅湘南在醫院留宿,認識了開飯店的阿慶嫂,于是跟阿慶嫂回飯店打工,化名梅子。

第14集

梅湘南去醫院看望劉薇,劉薇鼓勵梅湘南重新生活。梅湘南知道劉薇將不久于人世,傷心欲絕。安嘉睦上次抓錯了人,這次又抓到一個疑犯。疑犯不但招認葉鬥是他殺的,還招認了另一個特大持槍殺人搶劫案。安嘉睦因此受到嘉獎。安嘉和給弟弟慶功,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梅湘南送外賣到一人家,看到報社記者鄭同被歹徒報復打傷綁在家中。梅湘南雖然害怕,但還是幫了鄭同一把。鄭同感謝梅湘南的幫助,同時註意起這個行為舉止並不象打工妹的女人。安嘉睦無意中發現葉鬥案有蹊蹺,葉鬥死前在拍什麽是重大疑點,凶手肯定另有其人,于是再一次來到葉鬥家偵察。安嘉和隔窗相望,大驚失色。

第15集

安嘉睦在葉鬥家查到一些指紋,安嘉和憂心重重。電視裏在播放對安嘉和的採訪,其中提到梅湘南的去世,正巧被梅湘南看見,梅湘南這才知道自己被誤傳已死,忍不住打電話回家,安嘉和從聲音中聽出了什麽,急忙查看梅湘南的遺物,疑心大起,他斷定:梅湘南沒有死!鄭同嘗試幫助梅湘南,可梅湘南拒不透露自己的來歷和身世。阿慶嫂的飯店轉讓,梅湘南住進鄭同的報社招待所。 安嘉和一路追查到福州,每次總晚一步,無奈之下,隻好先住下,但恰恰也住在鄭同的報社招待所。安嘉和四處打聽,處處碰壁,還被劉薇訓斥一頓,卻沒想到就在自己住處的隔壁見到了日夜想念的梅湘南。安嘉和一番苦口婆心勸妻子回家,梅湘南想到孩子,動搖了。

第16集

劉薇趕來勸阻梅湘南,不想這一番相見,竟成了兩人的永別。 安嘉睦查到葉鬥家的指紋是妮娜的,妮娜此時正在福州拍電視劇,于是追到福州。已回廈門的安嘉和托弟弟給梅湘南帶去心意,並想法勸梅湘南回家。安嘉睦從嫂子的嘴裏親耳聽到哥哥的醜惡行徑,一怒之下在電話裏大罵安嘉和。安嘉睦走後,梅湘南悵然若失。安嘉睦找到妮娜,可一無所獲。但妮娜卻因此丟了工作。安嘉和處心積慮,帶著梅母來見梅湘南。母女二人抱頭痛哭,梅湘南隻能決定回家。鄭同其實就是婦女救助熱線的曉凡。他從錄音帶中聽出梅子就是曾打電話求助的梅湘南,而安嘉和就是那個打老婆的人,急忙趕到火車站,但一切都晚了。

第17集

梅湘南拖著臨產的身子回到家,但心中的創傷卻無法撫平,安嘉睦的關懷使她感到一絲欣慰。安嘉和問起葉鬥寄的錄像帶,可梅湘南已經忘了。安嘉和在家中翻找,百密一疏,恰恰漏過了最重要的環節。葉鬥案沒有任何進展,安嘉睦一籌莫展。突然一天接到妮娜的電話,妮娜從一本偵探小說中獲得了葉鬥案的靈感,于是帶安嘉睦重回案發現場。安嘉睦在妮娜的幫助下,進行犯罪現場模擬再現。天網恢恢,安嘉睦發現了冰櫃後安嘉和留下的血手印! 已經喜歡上梅湘南的鄭同不放心,給梅湘南打電話,安嘉和冷眼旁觀,心中暗恨。安嘉和為了討好梅湘南,動用關系,將打傷高兵在監獄服刑的哥哥梅建剛接出獄。母子三人終于團聚,悲喜交集。飯桌上,安嘉和看到被安嘉睦帶回家的妮娜,回想起葉鬥家妮娜的照片,驚慌失色。

第18集

梅建剛找到一個建築工地上的工作,臨走前無意中看到葉鬥寄來的錄像帶,他壓抑住怒火,警告了安嘉和,把錄像帶拿走了。 鄭同到廈門出差,來看望梅湘南,二人相對,欲言又止,安嘉和在一旁假意迎合。出門後,兩個男人爭鋒相對,互不相讓。 鄭同私下找到梅湘南,告訴她自己就是曉凡。他勸梅湘南不能委曲求全,梅湘南表示為了孩子,可以忍耐。 安嘉睦給葉鬥案做辨認,嫌疑人不夠,于是讓安嘉和也來充數。安嘉和驚的一身冷汗。幸好辨認人記不清了,這才蒙混過關。出了警局,神志混亂的安嘉和對梅湘南大發雷霆,一失手,將梅湘南推下樓梯,梅湘南昏死過去。 醫院裏,蘇醒過來的梅湘南被告之,孩子沒有了。 梅建剛實在忍不下這口氣,把安嘉和痛打一頓,並威脅他要把錄像帶送到公安局。

第19集

安嘉睦趕到醫院,看著渾身是傷,幾乎絕望的梅湘南,他再也忍不住怒火,向安嘉和質問,安嘉和反過來辱罵弟弟和嫂子眉來眼去,兄弟倆爭吵不斷升級,最終翻臉動手。 安嘉和想從梅建剛那兒買回錄像帶,被梅建剛嚴詞拒絕,梅建剛發誓要把安嘉和繩之以法。安嘉和自知難逃一劫,殺心頓起。 雨夜,安嘉和來到梅建剛的工地,趁梅建剛不備,將他推下高樓。安嘉和偽造完現場,但還是沒有找到那盒錄像帶。 梅母得知兒子的死訊,精神病發作,住進醫院;梅湘南痛不欲生。 骨折未愈的梅湘南回到家中,無論安嘉和怎樣連哄帶罵都無動于衷。安嘉和在家裝了鐵門鐵窗,以防梅湘南逃跑。在這期間,梅湘南隻能從安嘉睦那裏得到體貼和鼓勵。 而安嘉睦自己也情緒低落,全靠一直暗戀他的妮娜在旁安慰。 安嘉睦接到線索,有人往葉鬥家打電話!于是他迅速在葉鬥家裝了監聽,並開始守候。

第20集

安嘉和切斷了家裏的一切對外聯系,並請來一位冷面保姆守在梅湘南身邊,準備徹底軟禁梅湘南。 梅湘南無意中找到一本骨折自我恢復的書,書中還夾著一張安嘉和前妻張小雅的骨折診斷書。第二天,梅湘南借口病情加重,來到張小雅生前看病的醫院,事實證明,張小雅的骨折也是安嘉和毆打所致。 梅湘南對安嘉和不再抱有任何幻想,她開始想盡辦法偷偷的自己練習恢復。日復一日,傷勢果然有所好轉。 安嘉和被市裏評為十佳青年,在梅湘南的提議下,安嘉和決定請同事們去郊外度假村遊玩,順便讓梅湘南也出去活動活動。自此,梅湘南開始利用一切機會為有朝一日的出逃做起了準備。 梅建剛的同事把他的遺物交回家裏,恰巧隻有安嘉睦在家。他開啟包,葉鬥寄來的錄像帶赫然在目,但安嘉睦渾然不覺。

第21集

周末,梅湘南向自己曾經寄托了無數希望的家看了最後一眼,跟安嘉和來到郊外度假村。安嘉和帶著同事劃船去了,坐著輪椅的梅湘南獨自留在岸上。當安嘉和興高採烈的回頭招呼梅湘南時,岸上的輪椅已經空了——梅湘南駕車逃跑了! 梅湘南遠走他鄉,到了深圳。她給劉薇打電話,想告訴劉薇自己從此獨立自由的生活了,可電話裏傳來的卻是劉薇臨終前留給她的最後遺言。 安嘉和再次找到福州,但劉薇去世,鄭同也辭職了,梅湘南蹤影全無。 安嘉睦守在葉鬥家,正在絕望之際,電話終于響了。安嘉睦得到葉鬥生前寫的一篇記錄片解說詞,反復咀嚼,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安嘉和在電視裏做了尋人啓事,希望通過這種辦法找到梅湘南。而此時,梅湘南已改了姓名,在深圳的一所郊區國小當老師。 鄭同此時已在深圳自己開辦了一所婦女救助會,他看到安嘉和的尋人啓事,知道梅湘南會來找自己,也開始四處尋找梅湘南。

第22集

鄭同機緣巧合,在國小校裏碰到梅湘南。梅湘南答應鄭同幫他開展婦女救助活動。

安嘉睦送妮娜去深圳拍戲,在機場,妮娜忘情的向安嘉睦喊出:木頭,我喜歡你。安嘉睦不知所措。送走妮娜,安嘉睦回到葉鬥家,忽然他註意到對面樓上哥哥的家,聯想起葉鬥的那篇解說詞,安嘉睦心頭一緊。他趁安嘉和不在家,一盒一盒翻看錄像帶,就在安嘉和進家門的一剎那,安嘉睦終于明白了一切。

安嘉睦又去調查第一位嫂子張小雅的死因。原來張小雅的死,完全是不堪安嘉和的毆打,被逼自殺。安嘉睦在現實面前震驚了。

安嘉睦一層層揭開哥哥的虛偽面目,就找安嘉和談話,首先提到了張小雅的死,提著提著,安嘉和哭了起來。勸安嘉睦別說了。但是,安嘉睦接著說,又說到了安嘉和打梅湘南從而讓梅湘南離家出走的內容。安嘉和又哭著說道:“我今天被醫院停職了!你知道這一切是誰造成的嗎?是梅湘南。梅湘南,她在外頭有一個男人,那個男人叫鄭同!你指責我,可是你想過我的感受嗎?”安嘉睦說安嘉和是家庭暴力的實施者。安嘉和氣急敗壞,再次辱罵弟弟和梅湘南有曖昧關系,安嘉睦將哥哥打倒在地,並用手帕採走了他的血樣。

安嘉和得知梅湘南躲在深圳,準備前去尋找。剛要出門,被安嘉睦堵在家裏。在安嘉睦的追問下,安嘉和不得不承認葉鬥和梅建剛都是他殺的。安嘉睦讓哥哥去自首,安嘉和卻將弟弟打暈,搶了槍逃走了。

第23集

安嘉和的血樣被查出與葉鬥家的血手印完全吻合,安嘉和被通緝。而安嘉睦被停職反省。

在深圳拍戲的妮娜無意中發現了梅湘南的身影,安嘉睦接到妮娜的電話,獨自飛往深圳。他知道,安嘉和肯定會在那裏現身。

安嘉和找到被梅湘南接到深圳住院的梅母,果然在那裏等到了看望梅母的鄭同,並跟蹤鄭同到了婦女救助所。與此同時,和妮娜接上頭的安嘉睦也在趕往婦救所的路上。

安嘉和打昏鄭同,他自知死罪難逃,用槍逼著梅湘南,等著安嘉睦的出現。安嘉睦趕到。安嘉和向弟弟和妻子交代完所有的事,對梅湘南說了最後的一句:我愛你。然後舉槍自殺。

數月後,安嘉睦無法再掩飾對梅湘南的復雜情感,希望她能回到廈門,兩人重新生活。梅湘南拒絕了他。

又過了數月,梅湘南與鄭同結婚。一年後,安嘉睦因公殉職;同月同日,梅湘南在深圳產下一男嬰。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