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結婚的男人 -日本電視劇

不能結婚的男人

日本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不能結婚的男人》(日語:結婚できない男)是由日本關西電視台企劃製作,三宅喜重等人執導,由阿部寬夏川結衣主演。

該劇主要講述了一直崇尚獨身主義的主人公,最終怎樣走上結婚之路的過程。

該劇于2006年7月4日播出。

  • 中文名
    不能結婚的男人
  • 主演
    阿部寬,夏川結衣,國仲涼子
  • 外文名
    結婚できない男
  • 集數
    12集
  • 類型
    愛情、喜劇
  • 出品時間
    2006年
  • 首播時間
    2006年7月4日
  • 出品公司
    日本關西電視台
  • 主要獎項
    第50屆日劇學院賞最優秀作品獎、第50屆日劇學院賞最佳男主角、第50屆日劇學院賞最佳女配角
  • 製片地區
    日本
  • 導演
    三宅喜重
  • 編劇
    尾崎將也
  • 拍攝地點
    日本

劇情簡介

“構思以廚房為中心,使人有個舒適的家,能感到家族的溫暖”。此理念出自因此而獲得很高評價的建築師桑野信介(阿部寬)。實際上,他是個平時好講大道理與譏諷人,具有麻煩性格的40歲的獨身男人。事務所的助手村上英治(冢本高史),合作者澤崎摩耶(高島禮子),一邊每每吃驚于他的作為又盡量理解他支持著他的工作。 有日,腹痛的信介被偶然在場的鄰人田村(國仲涼子)所救送去醫院。「請幫我取內衣褲」他直接對美人值班醫生早坂夏美(夏天結衣)說,並與之爭吵,強行出了院。 數日後,偶然發現自己今天40歲的生日的信介,在便利店買了生日蛋糕回家,一邊工作著一邊吃...

劇照劇照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桑野信介阿部寬建築設計師
早坂夏美夏川結衣信介的妹夫所在醫院的內科醫師
沢崎 摩耶高島禮子信介的同事
田村みちる國仲涼子信介的鄰居
村上英治冢本高史信介的助理
中川良雄尾美利德----
中川圭子三浦理惠子----
吉川沙織さくら----
金田裕之高知東生----
西村千鶴SHEILA----
桑野育代草笛光子----
龍雷太早坂康雄----

職員表

製作人:安藤和久、東城祐司、伊藤達哉
導演:三宅喜重
編劇:尾崎將也
配樂:仲西匡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桑野 信介​桑野 信介 ​桑野 信介 | 阿部寬

39歲。建築設計師,獨立經營自己的建築事務所。工作體面、穩定,收入豐厚,年近40歲,仍然單身。然而,說他有著許多令人生厭的惡習,固執、偏執甚至刻薄。一心渴望塵埃落定,但至今沒有成功告別單身。固執地認為自己不需要戀愛、更不需要婚姻。

早坂夏美早坂夏美

早坂夏美 | 夏川結衣

信介的妹夫所在醫院的內科醫師。工作出色,性格獨立,曾經有過一次訂 婚的經歷,對戀愛心存戒備。喜歡打彈球,看漫畫,喝茶,洗岩板浴等一系列一個人就可以完成的事對時尚流行不感冒。對信介的不溫不火反而讓好勝心強的信介燃起熊熊愛火。

田村 みちる田村 みちる

田村 みちる | 國仲涼子

信介的鄰居。汽車銷售公司(豐田)的白領。因為鄰裏間的噪音糾紛與信介不打不相識。一開始討厭信介的自大和無理,慢慢被他率直單純的個性吸引。

不能結婚的男人

村上英治 | 冢本高史

信介的助理。非常尊敬信介,對信介的指示言聽計從。然而對信介固執獨斷的私生活卻不敢苟同,與信介不同,戀愛方面非常執著,不贊成信介遊戲人生的愛情態度。

幕後花絮

1,本劇片名雖然曾經有過"單身貴族(獨身貴族)"、"不結​婚的男人(結婚しない男)"等等的提案,但是最終定下了由主演阿部寬本人所希望的片名"不能結婚的男人(結婚できない男)"。

海報海報

2,劇中第三女主角高島禮子和第二男主角高知東生,其實是名副其實的夫婦,但是從本劇的第一回演到第十二回,即便是最後一幕也沒有在鏡頭中同時出現過。

3,主人公信介的手機:第一回到第四回是AU的W41K,但是從第五回開始換成了W44T。(貌似是AU手機廠商給自己做了廣告,劇中有較多特寫)

4,女主人公田村滿的上班的汽車公司其實是"豐田",本劇演出之外女主角的飾演者國仲還出演了豐田公司的廣告。(豐田和AU一樣都是本劇的兩個大贊助商)

5,一個貌似穿幫的鏡頭:在本劇的正式入口網站上雖然介紹主人公信介的生日是"1966年7月4日",但是片中信介為了看病所出示的保險證上的出生日卻是"昭和41年7月5日(1966年7月5日)"。

6,信介在劇中經常光顧的影碟租賃店裏所租借的影片中其實都是虛構的作品,但是除此之外陳列著的《沉默的羔羊》等等是實際存在的。順便交待一下信介定下了以成為優秀的建築師為奮鬥目標的契機的影片是《銀翼殺手》。

播出信息

各集

播放日期

中文副題

日文副題

收視率

第一集

2006-07-04

獨身不可以嗎?

一人好きで悪いか!!

20.2%

第二集2006-07-11愛吃肉不可以嗎?好きな物食べて悪いか!!14.4%

第三集

2006-07-18

花錢不可以嗎?

お金を使って悪いか!!

15.9%

第四集

2006-07-25

一個人的假日不可以嗎?

休日ひとりで悪いか!!

16.5%

第五集

2006-08-01

不許進我家不可以嗎?

家に人を入れないで悪いか!!

15.1%

第六集

2006-08-08

不諳人情不可以嗎?

融通きかなくて悪いか!!

14.4%

第七集

2006-08-15

不善和親戚交往不可以嗎?

親戚づきあいが嫌いで悪いか!!

15.3%

第八集

2006-08-22

討厭養狗不可以嗎?

犬がキライで悪いか!!

14.6%

第九集

2006-08-29

有女友不可以嗎?

彼女ができて悪いか!!

18.0%

第十集

2006-09-05

不懂女人心不可以嗎?

女ごころがわからなくて悪いか!!

17.6%

第11集

2006-09-12

討厭花圖案不可以嗎?

花柄がキライで悪いか!!

19.2%

最終集

2006-09-19

想要幸福不可以嗎?

幸せになって悪いか!?

22.0%

平均收視率16.93 % (關東地區收視率,由Video Research調查)

劇集評價

日劇版《不能結婚的男人》在2006年播出,講述了因怪癖的性格一直到40歲都沒能結婚的男人的故事,該劇在播出時備受觀眾好評,收視率取得了很不錯的成績。(金鷹網評論)

劇照劇照

《不能結婚的男人》講述性格倔強怪異孤僻的40歲獨身男人,逐漸對外界敞開心扉的故事。日劇版是在韓國也相當受歡迎的阿部寬領銜主演,又有夏川結衣、國仲涼子這些日劇紅人參演。2006年在富士電視台播出大受好評。(騰訊網評論)

分集劇情

第1集

桑野信介是一個盛名卓著的室內設計師,他有才華、有地位、有聲譽、有金錢、有英挺的外貌,但至今仍然單身,堪稱鑽石王老五。但其實信介性格孤僻愛好奇特言語乏味,隻要和他交談過,女人們就會立刻對他退避三舍。隻不過信介擁有自己的房子,加上會做一手好菜,根本沒考慮過結婚這種事情,因此也對那些敢于想結交他的女人們不假辭色。某天晚上,信介在家聽古典音樂,但沒多久突然肚子痛了起來,信介本想憑借自己的意志力忍耐,但終于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恰巧此時古典音樂停止,原本因為"噪音"相當不滿的鄰居田村滿,聽到信介的聲音,于是把他送去了醫院。信介被送到了大學時代的朋友中川擔任副院長的中川醫院就診,當值的美女醫生叫做早坂夏美,讓信介很尷尬的是,夏美要求信介把褲子包括內褲一起脫掉讓她檢查,信介死活不肯同意,更擅自想要離開,夏美隻好妥協讓信介打針,留院觀察一天,信介才勉強同意了。但到了第二天,信介就忍受不了要求出院,夏美當然不同意,于是信介居然出口傷人,數落夏美年紀已經不小還不嫁人,夏美絲毫不以為意,耐心地開導心浮氣躁的信介,最終信介敗給了夏美。今天後的晚上信介在一家酒吧遇到了中川,兩天閒聊一陣之後信介才發現這天是自己40歲的生日。獨自回到家的信介忘了帶鑰匙,想去找阿滿,打算從她的陽台爬過去,卻發現阿滿昏倒在家裏,原來她失戀了借酒澆愁,信介趕緊把阿滿送往中川醫院。看到醫療卡上的資料,夏美得知這天是信介的生日,于是決定幫他買個蛋糕慶祝,此時信介肚子又疼了起來,被搬到檢查室的信介拒絕檢查,卻始終扭不過夏美,被強行扒下了褲子。

第2集

到醫院去復診的信介,被醫生夏美告知有高脂肪症,夏美告訴他平時必須在飲食習慣上多加註意,尤其要少吃含脂肪的食物。沒想到信介卻表示根本不想在意這些,自己本來就想快點死,所以要過想吃什麽就吃什麽的生活。卻遭到夏美的反駁,一針見血地指出信介根本就是一個內心很悲傷的人。信介工作上的伙伴澤崎摩耶為了慶祝信介痊愈出院,發起號召大家一起去烤肉,一向喜歡吃肉的理科滿口答應,但由于村上英治沒能聯絡到,結果這一活動不得不延期。實際上這天晚上村上正在和阿滿約會。第二天摩耶又跟信介約去吃烤肉,沒想到這天又因為摩耶的關系去不成。信介終于按耐不住,獨自跑去烤肉店。此時在漫畫茶室的夏美碰倒了阿滿,于是兩人一起前往拉面店。實際上信介、夏美和阿滿已經因為信介三番五次的肚子疼,成了相當談得來的朋友。閒談間,阿滿問夏美是否已經有決定結婚的對方,夏美卻表示戀愛裏自己實在太遠了。回家的路上,兩人看到了獨自在烤肉店吃得很興奮的信介。信介在施工場地手腕受傷被緊急送往中川醫院,于是夏美和摩耶見了面。摩耶對夏美有些好奇也有些在意,于是出聲詢問信介。當夏美看到摩耶儼然一副信介秘書樣子的時候,出聲提醒信介,既然身邊有這樣的人存在,就應該多多註意一下自己的飲食問題,不要讓人為他擔心。回到家的信介躺在沙發上不想自己動手做飯,卻又感到肚子大唱空城計,此時英治打電話來邀請信介一起到阿滿家裏吃飯。跑去阿滿家的信介看到阿滿和英治氣氛融洽的樣子,大感自己的存在太過多餘。

第3集

某天晚上,在錄影帶租賃店的夏美碰倒了信介,一起回家的路上,夏美看到有人在物色新房子,信介于是介紹說這種類型既適合獨身人士,如果萬一結婚了也很適合兩夫妻一起住。沒想到夏美立刻翻臉反問信介,這所謂的萬一是什麽意思。第二天信介的母親育代跑來找夏美看病,實際上育代是聽圭子問覺得早坂醫生如何,專門跑來看看夏美,結果育代對夏美相當滿意。另一方面,阿滿被自己的叔父逼到了絕境,要她繳納滯納的物管費,突然要這一大筆錢阿滿要到哪裏去找。于是隻好拜托英治,但英治也沒有辦法,但沒想到此時被英治的女朋友吉川紗織知道了,紗織開始註意英治最近有什麽不對經。信介和夏美在茶餐廳碰倒了,警覺到這是母親育代的手段,把夏美搞得莫名其妙。此時阿滿來電話,和夏美及信介回合,三人決定一起去逛街買東西。看著信介不斷試戴各種帽子,夏美忍不住笑戴著一頂奇怪帽子的信介像個老頭子,結果信介居然花費了一千五百日元買帽子。 信介最近因為預算問題,有一個涉及方案始終不能通過,摩耶希望說服信介能改一些地方,但信介卻表示要堅持自己的設計哲學不肯答應。 知道阿滿在金錢上遇到困難的信介,拿著一筆現金去給阿滿,但卻因為說了些不好聽的話,惹怒了原本心存感激的阿滿,更氣得把錢扔回給信介。但幾天後,阿滿卻接到通知,表示拖欠的物管費已經全部交清,自己不用被趕出公寓了,阿滿懷疑這是信介所謂,夏美告訴她,其實信介雖然性格怪異,但並不是什麽壞人。阿滿則刻薄地說,這種男人估計也沒有女人願意嫁給他。于是兩人就在阿滿的陽台上肆無忌憚地數落信介。 雖然信介表面上不肯答應變更設計,但其實卻在暗中嘗試各種可以變更的可能性,最終信介把預算壓低了不少。摩耶說出真相,原來那個客人是為了節省一筆錢給幫母親買車,知道自己幫人盡了孝道,信介感到很高興。

第4集

信介開啟門正準備去上班,遇到了帶著愛犬小健出來散步的阿滿,阿滿不解地詢問信介連周末也要上班嗎,信介趕緊回到家才發現原來這天是星期六。 第二天,信介的肚子又不太對勁,于是跑去找夏美檢查,看到桌子上介紹焰火大會的宣傳單,信介情緒一下高漲了起來,讓夏美愣住了。 信介其實是個很少願意出外走走的人,于是摩耶勸他說就算是為了能更好的工作,也應該多做些戶外活動。于是信介跑去觀光,沒想到在大巴上的座位,恰好在同樣也是獨自去觀光的夏美的旁邊,由于兩人相當熟絡,其他人都以為他們是夫妻。 觀光途中信介根本不管導遊新手的講解,熱心地向遊客們講解各種建築,結果無人理會的導遊,終于忍不住哭了起來。夏美忍不住發怒,希望信介稍微估計一下別人的感受。結果兩人吵了起來。其他的遊客都勸說夫妻之前不要吵架。夏美忍不住大吼解釋兩人根本不是夫妻。信介也勃然大怒,表示決定立刻就走,夏美就獨自一人繼續好了。看著信介離去的背影,夏美忍不住哭了起來。 幾天後信介跑來找夏美,並為旅行中的事情道歉,邀請夏美一起去煙花大會,並表示自己有一個能看到最好景致的秘密地方,希望夏美能一起去。但仍然在生氣的夏美一口就回絕了。 到了煙花大會當天,夏美叫上醫院的護士們,和阿滿以及英治等人一起去看煙花。可惜由于往年看煙花的地方,被新增的公寓擋住根本看不到。

第5集

桑野信介有一個很大的毛病,那就是極端的潔癖,他看不得自己的房間有絲毫零亂或者髒東西。信介喜歡在客廳裏繼續未完的工作,然而一旦發現地上或者桌子上出現髒東西,就完全沒辦法靜下心來工作,一定要把髒東西完全清除才能繼續工作。信介也不喜歡別人來自己家,他認為自己的家就是自己的聖地,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地方,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都絕對不能踏足。 最近信介的公司接了一項新的工程,所有員工都在加班加點工作,信介更是為了趕工經常通宵熬夜加班。 夏美晚上跑去小滿家做客吃飯,路上感覺背後有跟蹤的人,害怕得夏美終于鼓起勇氣回頭看,卻發現是擰著菜的信介。回到家信介開始利用買回來的東西做飯,此時夏美打來電話,邀請他到小滿家一起吃飯,信介卻不肯,于是夏美就說幹脆都到信介家來,沒想到信介反應很激烈,更表示自己的家對自己來說就如同聖地,絕對不能讓任何人褻瀆侵犯。 夏美忍不住和小滿一起抱怨信介,更打算找英治一起來開批鬥大會,可惜英治此時正為了工作忙得焦頭爛額,根本沒有閒暇時間。 某天在公司的時候,信介突然暈了過去,嚇了一跳的英治趕緊把他送往醫院讓夏美診治。原來信介的病還沒有完全康復,加上連續幾天熬夜疲勞過度才會病倒,于是夏美命令信介乖乖在醫院休養,英治更自作主張退掉了讓信介忙得暈頭轉向的那件生意,勃然大怒的信介于是和英治吵了起來。英治生氣地走出去以後兩人才發現,剛才信介的態度似乎是炒了英治的魷魚。 信介趁著病房裏沒人偷偷跑回家繼續趕工,夏美發現信介重要的隨身碟落在了醫院,于是跑去給信介,順便想去信介家給信介看病,沒想到信介居然趁她不註意搶走隨身碟並關門。因為小健的關系,在小滿家吃飯的信介聽到隔壁的信介昏倒了,結果幾人想辦法沖了過去,夏美更用計進入了信介的家。

第6集

小滿和夏美現在隻要一有時間,就相約去漫畫屋看漫畫。結果某天兩人因為各自對漫畫愛好的不同,開始討論自己理想異性的標準,發現根本南轅北轍。 另一方面,正在施工現場工作的信介和人氣了爭執,居然不小心打到跑來抗議的八木的臉,但一向自傲的信介根本不會道歉,于是兩個陌生人之間莫名其妙有了些芥蒂。 摩耶和英治要求信介去向八木道歉,信介卻放不下面子,得知八木開有一家鐵板燒店,而且認識夏美,于是跑去邀請夏美吃飯。兩人在八木的店要了兩份鐵板燒,本來夏美在做,可是無論什麽動作都被信介挑剔,氣不過的夏美幹脆雙手一丟,要求信介來示範。沒想到信介做得果然很好吃,此時八木走了過來,信介勉為其難地道了歉,夏美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感到有些不高興,說了些重話,結果回家的路上兩人不歡而散。 得知信介跑去道過歉的摩耶和英治都很高興,摩耶更興奮地表示為公司找到一個大客戶,那就是著名畫家由紀翔,但前提條件就是信介必須參加一個派對。 由于聚會多半都是男性,所以英治帶上了女朋友沙織,信介也帶上了鄰居小滿,聚會上雖然信介勉為其難稱贊了由紀的畫,但卻對由紀提出的房子內部設計非常不高興。由紀跑去糾纏小滿,得知小滿並非信介女朋友的時候,更要求小滿把信箱地址給自己。 偶然的機會,信介得知由紀現在每天都來糾纏小滿,于是決定拒絕為由紀設計室內,大驚失色的摩耶和英治嘗試說服他卻未果。 摩耶想到或許可以請夏美幫忙。夏美請信介到八木的店吃飯,席間兩人搞得很不愉快,信介更表示自己有自己的堅持。 第二天夏美打電話給摩耶道歉,沒想到此時信介突然表示願意為由紀設計,掛上電話夏美發現自己其實能理解信介的堅持了。

第7集

時值盛夏,日本許多人都為了經歷所謂的苦夏來到醫院看病,信介也不例外。但沒想到的是,夏美也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還要求信介不要來看病,為自己節省資源。于是信介無可奈何地離開了夏美的診療室。 來到醫院大廳,信介遇到一個古怪的老頭,時值酷暑,他卻一直嚷著很冷,要求護士把空調溫度調高。此時恰巧夏美來到大廳,和老頭不期而遇,老頭站起來想跟夏美說話,夏美卻故意拉住信介表示要幫他看病,結果到了轉角處,夏美告訴信介,那個老頭是自己的父親,肯定又是來逼婚的。信介去超市買吃的,卻和夏美的父親不期而遇,他居然抓住信介不放,要求信介幫忙找夏美出來。 回到家信介隻好給夏美打電話,告訴夏美"我想見你"。夏美以為信介要和自己約會,一整天都心神不寧,工作也心不在焉。沒想到到了約定的時間,信介是來了,夏美的父親也來了,夏美為此對兩人都很不客氣,信介覺得沒必要介入兩父女的戰爭,起身走了。夏美則被父親嚴令不準離開,父親想跟夏美談話,夏美卻一直不給好臉色,最後終于不歡而散。 夏美的父親又跑去糾纏信介,並把自己打算告訴夏美的事情告訴了信介,同時表示希望信介千萬不要泄露出去,自己會親自跟夏美說。在酒吧的時候夏美和小滿看到信介獨自一人坐在角落,于是幾人同桌,信介告訴夏美實際上他的父親有一個秘密要告訴她,但無論夏美還是小滿怎麽問,信介都不肯說。 回家途中在樓下信介又碰上了在等他的夏美的父親,夏美的父親送了一些吃的給信介,于是信介作為回禮,把頭天小滿送的包子給他,兩人就在那裏邊談話邊吃包子。次日信介食物中毒去醫院找夏美診治,並告訴夏美,自己隻吃了一個就這樣,夏美的父親卻吃了三個。放心不下的夏美拉著信介一起去找父親,他果然病倒在酒店。此時兩父女才有時間靜下心來談話,原來父親這次並不是來逼婚,是自己找到新的戀情要結婚了。

第8集

小滿得了闌尾炎要做手術並住院,有四天的時間家裏的狗小健沒有人照顧,不放心的小滿四處托人幫忙照看,可惜很多人的公寓都不能養狗,幸虧最終英治答應幫忙。但英治的女朋友沙織卻因此起疑,懷疑英治和小滿有不純潔的關系,無奈之下英治隻好把小健托付給了最討厭狗的老板信介。信介非常討厭狗,因此對小健也相當不假辭色,不過他卻也會每天給小健準備狗糧,並每天帶它去散步。雖然不會像小滿那樣細心體貼地照顧,卻也勉強算是合格的飼主。 信介最近做了一個精致的豪華遊輪模型,但由于小健的到來,他卻很擔心這個模型被小健弄壞。于是就連上班,也在家裝了一個監視器,希望可以隨時通過電腦看到小健的一舉一動,本來信介把小健拴在客廳以為會平安無事,沒想到小健居然掙脫了繩子,在客廳裏東奔西跑,讓信介根本沒辦法安心工作。 得知自己心愛的小健居然被寄養在冷血的信介家裏,小滿擔心得不得了,于是夏美安慰她表示可以把小健接到醫院來,打電話給信介卻遭到了回絕,原來摩耶已經答應幫忙照看了。誰知信介把小健牽出來的時候,摩耶卻立刻躲得老遠,原來她從小就有恐狗症。于是小健隻好繼續住在信介家裏。 信介帶著小健去散步的時候,和小健一起玩丟球玩得很開心,他們的關系終于逐漸改善,可惜那顆球卻掉到了水中。回到家信介破天荒沒有給小健吃狗糧,專門給它做了好吃的牛肉。 信介按照每天的習慣作在沙發上聽音樂的時候,小健看到窗簾被風吹得掛到了模型船,立刻跑過去想阻止,模型船卻掉到了地上摔壞了,信介回過頭看到小健站在模型旁邊,認定是小健把模型船搞壞了。勃然大怒的信介立刻讓夏美把小健接走了。可惜夏美沒能照顧好,小健居然不見了,著急的信介四處尋找,終于在掉球的水塘旁邊找到了小健。

第9集

信介跑去健身房做運動,結果由于跑步機設定太快導致脫水症,信介不得不又跑去夏美那裏看病。交談中得知信介健身隻是為了保持健美的體型,且並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 信介的妹夫中川向信介求助,原來中川被妻子也就是信介的妹妹圭子看到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圭子為此大發雷霆,並認定中川出軌。中川隻好找信介來幫忙,那個年輕的女孩長澤由紀更當著圭子的面表示正在和信介交往。公司的時候由紀開車送信介,正巧被沙織看到,沙織以為信介有了女朋友,趕緊當作八卦到處傳播,于是一下子信介身邊所有的熟人都知道了。 當天晚上在超市買東西的時候,小滿碰到了信介,于是兩人一起回家,卻看到由紀在樓下面等信介,原來由紀是來約信介星期天出去見面。在漫畫屋的時候小滿忍不住告訴了夏美,最令兩人驚訝的是由紀年紀比小滿還小。夏美對此非常在意,尤其是得知實際上信介並不排斥談戀愛,隻是不想結婚而以。 到了星期天,信介為了見由紀在家煞費苦心地一直挑衣服,兩人見面時被偷偷躲在遠處的夏美和小滿看到了,兩人因此大受刺激。小滿開始希望找個結婚對象,並要求英治為自己介紹。摩耶到夏美那裏去看病,兩人交談之後,發現都應該改變一下自己的生活了。晚上夏美和信介在租牒屋碰到,有一次無意義的爭吵過後,信介決定打電話給一直找自己的由紀,而夏美決定接受父親的安排去相親。小滿一行人去聯誼,卻發現英治找來的兩個男人都非常糟糕,為此小滿相當不高興。 次日信介到公司之後,趁空隙時間查詢和女性的相處之道,不巧卻被摩耶和英治看到。受了刺激的摩耶于是接受某位男性的要求見面,才知道對方實際上是希望說服自己跳槽。 陪著由紀大玩刺激遊戲的信介和由紀交談之間,才知道由紀已經決定和前男友結婚了。第二天信介去夏美那裏看病,夏美才知道原來由紀不是信介的女朋友,而自己居然傻乎乎地為此受刺激去相親,和小滿通電話時,得知此事的小滿也覺得自己因為信介受刺激去聯誼很傻。

第10集

信介在工地和包工頭兩人起了口角,更打了起來,兩人關系鬧得很僵,對方更因此不肯繼續開工。此時的摩耶正在和來挖角的男人談話,通過電話知道此事之後立刻跑去解決。 包工頭的事情被摩耶漂亮地解決了,同行的助手沙織忍不住感嘆沒有摩耶信介根本不行,結果摩耶忍不住告訴沙織自己正被挖角的事情。沒想到本來答應保密的沙織立刻把此事告訴了男友英治,而英治打電話的時候卻正巧又被經過的信介知道了。 晚上摩耶、夏美和小滿來到俱樂部享受隻有女人的約會,正當小滿興致勃勃地說信介壞話的時候,信介突然出現在了她身後,更不管幾人的想法自己坐了下來。信介想要留住摩耶卻由于外界幹擾始終沒說出口。信介認為摩耶不會離開自己身邊,並覺得自己專心做設計而摩耶幫忙解決各種糾紛,兩人合作天衣無縫,但信介其實從來沒有考慮過摩耶的心情。 事務所的一位客戶正和妻子鬧別扭,當天摩耶由于阿麼過世沒辦法來,英治隻好拉著信介要信介來解決,否則這樁生意就要泡湯了,沒想到信介幾句話就把客戶的妻子氣得哭起來跑掉了。 信介的母親育代跑去找信介卻沒遇上,恰巧此時小滿回家,天上下起雨來,小滿隻好把育代請到自己家裏。交談之間小滿告訴育代,夏美和信介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于是育代把主意打到了小滿身上,為了給自己開脫,小滿把摩耶供了出來。 信介打電話告訴摩耶,她可以跳槽,重要的是自己的想法,這反而放摩耶心裏很難過。但實際上信介心裏也很不好受,甚至到了是不知味的地步。摩耶告訴夏美自己決定接受邀請跳槽,夏美立刻找機會轉告了信介,並說服他去留住摩耶。 到了洽談當天,信介跑去找摩耶,並告訴她希望摩耶留在自己身邊,才知道其實摩耶根本沒想過要離開,本來就是來拒絕的。

第11集

摩耶告訴信介最近接的這件業務,客戶要求把牆全部換成花紋圖案,但信介最討厭的就是有花的圖案,甚至誇張到了看到就會不寒而傈的地步。小滿近來總是遭到變態的簡訊騷擾,每天都會有人發簡訊給小滿說這說那,讓小滿感到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的小滿跑去征求夏美的意見,沒想到夏美居然想出一個主意,要求作為鄰居的信介每天負責晚上接小滿回家。第二天開始信介似乎有了些改變,他居然答應摩耶幫忙修改把牆紙改成花紋的,不過隻能是客廳的其中一面,並且不能告訴別人自己設計過帶花紋的房間,欣喜的摩耶和英治滿口答應了下來。從這天晚上開始,每天信介都會去接小滿回家,某天晚上兩人在外面和小健一起玩的時候,被當作小偷抓進了警察局,最後搞清楚隻不過別人丟掉的東西。 信介突然說出小滿受到騷擾的事情,然而對方漫不經心的態度讓信介相當不高興,說出了一番平時絕對難以想象信介會說的話,讓小滿對他刮目相看。 信介妥協的作品圖片出現在網上,信介為此勃然大怒,不經大腦地對英治說出了一番很傷人的話。晚上英治居然被人打破頭去了醫院,原來他找到把圖片發到網上的人了,氣憤之下想去教訓對方,誰知道反而被打了一頓。不過信介和英治卻因此和解了。 小滿懷疑的對象又一次出現在她周圍,在餐廳的小滿害怕地給夏美打電話,正當兩人商量著一起去找對方說清楚的時候,突然出現的信介徑直走到對方面前,並要求他不準再騷擾小滿。最終因為信介的凶相對方落荒而逃,看到信介大展神威的小滿告訴夏美,自己恐怕喜歡上桑野信介了。

第12集

某天信介在家做壽司,小滿牽著自己養的小狗小健來敲門,原來是為了前幾天的事情表示感謝。說話的時候信介發現小健對自己手上壽司裏的黃瓜很垂涎,于是就問是否喜歡。沒想到小滿居然借機表白,可惜一直說得頭牛不對馬嘴,小滿說自己喜歡信介,信介則以為她在說小健喜歡吃黃瓜。 小滿把自己告白成功的事情告訴了夏美,夏美才發現自己的心情其實很復雜。沒多久信介跑來看病,和夏美聊天,夏美才知道小滿誤會了。于是夏美把這件事情告訴小滿,小滿卻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再次告白的勇氣,並拜托夏美幫自己。 英治等人知道原來小滿喜歡信介,于是決定為他們製造獨處的機會。恰巧此時小滿的阿公從美國回來,小滿要搬走了,于是一群人決定在小滿家給她開個送別會,還邀請了信介。 但其實英治等人並沒有打算去,他們想給小滿製造機會,正當和信介獨處的小滿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夏美來了。結果變成夏美和信介兩人對話,小滿在中間根本完全插不上嘴。當兩人又一次吵起來的時候,小滿終于爆發了,要求兩人不要在別人面前這麽旁若無人地打情罵俏。 小滿搬走後,大叔第一次真正的感覺到了寂寞,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醫生說的要求自己給她設計一個家的請求。一個通宵奮戰後。大叔跑去醫院和醫生說自己沒辦法設計出來,因為他沒法想象自己以後要和喜歡的人生活的家是個什麽樣子。正在兩人氣氛好到不行的情況下大叔又表示雖然他很喜歡醫生可是暫時沒辦法結婚,理由是他還沒設計出那套房子。結果又引起新一輪的爭吵,兩人不歡而散。一段時間後,兩人又在各自公寓附近的橋邊相遇,大叔終于鼓起勇氣邀請醫生去自己家一起做飯,醫生欣然應允。兩人終于並肩回家。。。最後用兩個畫面交代了故事的HAPPYEND。一是大叔房間裏已經做好的家的模型,另一個是大叔魚缸中那兩條快樂的魚。。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