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想嫁

不是不想嫁

都市情感劇《不是不想嫁》由北京華世紀影業出品,根據七零後女作家藹琳長篇小說《懶得結婚》改編的又一部影視力作。該劇真實的還原了八零後群體的生活狀態,以詼諧、幽默的輕喜劇橋段為觀眾講述了一個關于愛與成長的故事。 崔玲玲、周彩兒、歐陽燕華、李嵐是四個來自不同家庭、性格與人生觀均不同卻情同姐妹的四個閨中密友,她們在浮躁的社會生活中承受著來自事業與家庭的各種壓力,同時在現代社會中不同愛情觀面前她們也充滿了迷茫,到底該何去何從成為了她們最艱難的選擇,在經歷了幾番分分合合之後,終于領悟到愛情的真諦,最終擁有了各自不同的人生歸宿。

  • 中文名稱
    不是不想嫁
  • 出品公司
    北京華世紀影業
  • 導演
    甘露
  • 編劇
    劉暢
  • 主演
    張檬,張儷,張璇,塗岩松,宗峰岩,任偉
  • 類型
    都市,愛情,家庭
  • 上映時間
    2014

基本信息

劇名:不是不想嫁

不是不想嫁不是不想嫁

原名:懶得結婚

導演:甘露

編劇:劉暢

主演:張儷塗松岩 任偉 張璇 馬元 張晨光 涓子 艾茹

出品:海南電廣傳媒影視有限公司

演員表

崔玲玲——張儷

簡嘉銘——塗松岩

不是不想嫁張儷不是不想嫁張儷

王朝陽——馬元

周彩兒——張璇

俊傑——宗峰岩

簡洪武——張晨光

歐陽燕華——艾茹

李嵐——涓子

劉蕾蕾——張檬

劇情梗概

結婚前夕男女內心各有所想,愛情成了婚姻前夜的易碎品。崔玲玲與媽媽、姥姥相依為命,她事業穩定、為愛執著,卻在婚禮當場遭遇丈夫江俊傑的拋棄,她把不相識的新下屬王進財拉上禮堂,舉辦烏龍婚禮,平凡的王進財就這樣闖入她的生活。崔玲玲竭盡全力應對生活,似乎懶得再付出真情。同樣歷經著各種磨難的王進財默默地陪伴著她,隻因為愛情。同時,簡嘉銘也愛上崔玲玲,但他並未給她的內心帶來堅實。崔玲玲閨蜜周彩兒對簡嘉銘一見鍾情。經過一系列挫折,崔玲玲開始懂得去愛去生活,她下決心與王進財一同過著平凡而幸福的生活。

不是不想嫁

主創介紹

作者

藹琳,廣東省作協會員。女性題材知名作者。著有《愛是寂寞撒的謊》《假如愛,是種苦難》《懶得結婚》等多部長篇小說。作品多以都市倫理為素材,以表現都市男女復雜的心理見長。堅持先採訪後創作,以強烈的閱讀快感與身臨其境的共鳴打動無數讀者。

編劇

劉暢,著名編劇、導演,代表作品有電影《風雨百泉》、《月未圓》等以及電視劇《古村女人》、《暗線》等。

演員

張檬,1988年12月29日出生于河南鄭州。中國女演員、歌手,中視協演員工會理事,中華慈善愛心大使。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2007年,因在MV《誅仙戀》與任賢齊合作飾演女一號碧瑤,受到關註。2008年參演新版《倚天屠龍記》。2012年6月,創辦了張檬工作室,同年12月29日發布了其第一張EP《檬懂了》。2013年接拍了《天龍八部》、《鹿鼎記》和《古劍奇譚》等多部電視劇獲得更高的人氣,分享者影視,工作室也向製作方面轉型。2014年與華策影視合作拍攝追妻大丈夫(新版《家有仙妻》),並在其中飾演女一號“仙妻”賈仁愛,同年與電視劇《欲望的階梯》。

不是不想嫁

張儷,中國內地女演員、藝人。作為演員,張儷的發展十分迅速,自海岩作品《金耳環》出道後,張儷出演了《夢裏花落知多少》、《雙城變奏》、《多大事啊》、《新永不瞑目》、《男人幫》、《錢多多嫁人記》、《北京青年》、《江南四大才子》等一系列影視作品。除了影視方面的發展,張儷更是倍受時尚界寵愛,各大主流時尚雜志的封面、內頁時常能見到她的身影。

塗松岩,中國內地影視演員,同時也是中國國家話劇院演員和配音演員。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94級大學部。出演過三十多部影視劇,主要作品有《雙面膠》、《雙城生活》、《愛情海濱》、《王貴與安娜》、《寶貝戰爭》、《愛的契約》徐美玲等。

分集劇情

第1集

崔玲玲結婚時新郎失蹤

結婚前夕男女內心各有所想,愛情成了婚姻前夜的易碎品。崔玲玲與媽媽、姥姥相依為命,她事業穩定、為愛執著,崔玲玲和江俊傑結婚在即,閨蜜歐陽燕華、周彩兒和她聚在一起,江俊傑突然失蹤讓崔家人擔憂,崔玲玲收到他表示歉意的簡訊,她一怒之下扔了手機。崔家的親朋好友都到了酒店,隻是江家沒來一人,結婚儀式陷入僵局,攝影師王朝陽了解情況後去找崔玲玲。

王朝陽看在歐陽燕華的面子上同意假扮新郎,美麗的崔玲玲讓他有些心動,婚禮如期舉辦,王朝陽略顯緊張,主持人特意安排新郎朗誦情詩,之後兩人面對面站好,崔玲玲突然摘下王朝陽的眼鏡,她向參加婚禮的人表示歉意並說明新郎跑了,她從小到大的生活一直與眾不同,崔玲玲感到愧疚,特別是父母和好朋友。崔玲玲和江俊傑談了七年的戀愛,那是她的初戀,也是最後一次,感謝完大家的到場後哭著跑開。

不是不想嫁

崔玲玲收到江俊傑的快遞,開啟後裏面是空的,打過電話後趕往飛龍大廈。崔玲玲出門後遇上王朝陽,他跟著她上了計程車,崔玲玲很惱火,王朝陽拿著票讓她報銷。崔玲玲看到江俊傑和一個女人上了越野車離開,她追趕過去時被簡嘉銘騎腳踏車撞到,看到簡嘉銘開賓士過來後上車追趕江傑俊,王朝陽一直陪著她。崔玲玲敲開門後讓江俊傑解釋,她想讓他給自己的青春一個交待,江俊傑指責崔玲玲,這讓她很生氣,他出國後認識富婆蔣萍。

崔玲玲七年的愛在江俊傑面前被說的一文不值,她一巴掌打在江俊傑臉上,蔣萍還手時也被打了一下,王朝陽上前拉架,簡嘉銘把崔玲玲抱上車後離開,聽起情歌讓她更加傷心,崔玲玲下車後簡嘉銘跟上去,她不想再看見他。崔玲玲獨自回家,周彩兒知道她心裏難受,崔玲玲把她推出門。邱大海看到照看後認為王朝陽和崔玲玲不般配,他故意調侃。崔玲玲將她關在家裏,親手做了心形蛋糕後傷心地吃起來。

新的一天開始了,崔玲玲打算忘記痛苦並重新開始,剪去長發後撕毀之前的照片,陽燕華、周彩兒和李嵐來到她家,崔玲玲決定和江俊傑離婚,閨蜜們這才放心,崔玲玲扔了求婚戒指後恢復昔日的青春快樂。崔玲玲發微信約江俊傑在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江俊傑是為了蔣萍的財產,他為那天的事情表示歉意,江俊傑妄想和崔玲玲繼續保持關系,結果被崔玲玲臭罵一頓。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第2集

崔玲玲和閨蜜們慶祝離婚成功,她們坐在一起喝灑,歐陽燕華說起談了三個月的男朋友,她沒同意他親自己,歐陽燕華相信星座,她要保持自己的初吻,崔玲玲在閨蜜們面前約法三章,李嵐說出心裏話,老公鄧國強和她缺少溝通,周彩兒一心想找高富帥的男人。

崔玲玲酒後上衛生間時在門口遇上簡嘉銘,簡嘉銘問起那天下車後她的去向,崔玲玲說出她的名字,她亂扔紙巾被簡嘉銘指責。李嵐向閨蜜聊起家裏情況,她想重新想辦法找到感覺。崔玲玲到公司後說明項目標要重拍,她願意自己出錢。周彩兒給簡嘉銘的女朋友推薦衣服,他對她的身材很滿意,簡嘉銘給她留下名片。

崔玲玲給晶晶打電話讓她幫忙拍照片,晶晶答應幫忙並免費帶男模過去。李嵐和鄧國強在家裏聊起假結婚,他想讓她重新追求自己一次,李嵐想找一下戀愛的感覺。江俊傑酒後來去找崔玲玲,戶主是他的名字,江俊傑被指責,崔玲玲無法原諒他,江俊傑想祈求她再給他一次機會,崔玲玲要給蔣萍打電話時江俊傑匆忙離開。崔玲玲叫王朝陽過來拍照,晶晶和簡嘉銘一起來到讓他們意外,為節省成本崔玲玲隻好答應。王朝陽給他們拍婚紗照時崔玲玲又想起結婚時候的傷心事,拍完照後王朝陽誤認為崔玲玲要自尋短見,他急忙上前把她抱開。

崔玲玲讓王朝陽少管自己的事情,王朝陽一直糾纏她,兩人一起來到KTV喝酒,唱歌時崔玲玲突然傷心地哭出來,王朝陽上前安慰她,接著兩人又喝起來,酒後王朝陽把她送到回去,等早上醒來時崔玲玲發現王朝陽和她在一個房間,還看到他的皮帶不知何時解開,崔玲玲讓王朝陽趕快離開,兩人實際上什麽都沒發生,王朝陽出門時被齊娜拍了照片。

崔玲玲和周彩兒說起酒後之事,王朝陽和崔大海也聊起來,他隻記得崔玲玲喊了他一夜姐妹。崔玲玲的同事們都看到被偷拍的王朝陽出現在她門口,鄭總知道後叫她談話,崔玲玲否認和王朝陽之間的關系,她不想多加解釋。當崔玲玲看到微博上的照片後要求齊娜移除,齊娜擔心她和自己搶鄭總,崔玲玲表明態度。李嵐想和鄧國強協定離婚,他知道她想找浪漫的感覺。王朝陽帶著鮮花來到崔玲玲的公司,她說出他走出房間的照片被貼在公司的公告欄,崔玲玲勸他以後不要再來,王朝陽為那天的事情表示歉意,崔玲玲把花扔給他,公司人都認為那晚他們住在一起。王朝陽要出門時被歐陽燕華問起星座和血型,那正是她的要求標準,歐陽燕華對他含情默默,王朝陽順便把花送給她。

第3集

簡嘉銘堅持要將他的餐廳開下去,簡父不贊同他的看法。簡嘉銘收到簡彩兒發來的微信,簡父勸他不要在外面沾花惹草,簡嘉銘知道劉蕾蕾要歸國,簡父希望他以後能和劉蕾蕾交往,簡嘉銘對商業聯姻不感興趣。簡嘉銘去找崔玲玲指責她照片拍的不好,崔玲玲拒理以爭。齊娜去找客戶說崔玲玲的壞話,還拿出她親自設計的作品,客戶被齊娜撬走。

鄭總開會時指責崔玲玲拍的照片沒得到客戶認可,還誇獎齊娜有功,齊娜假裝替崔玲玲說好話,王朝陽替崔玲玲辯解,鄭總把他趕出去,還特意交待以後不能再用王朝陽拍照,崔玲玲因此被降職,她成了齊娜的助手。王朝陽出門時崔玲玲追過去把拍片的錢交給他,崔玲玲有些內疚,王朝陽不知不覺地喜歡上崔玲玲。周彩兒喜歡簡嘉銘,她不明白他的意思,周彩兒給崔玲玲打電話尋找意見,崔玲玲勸她控製好自己。

王朝陽和崔大海聊起家傳本領,他從小喜歡拍照,崔大海勸他先把屋裏收拾一下。簡嘉銘給周彩兒打電話,他自稱女朋友正和他鬧分手,周彩兒感覺有戲。王朝陽的父親去老家過來看他,他帶他去餐館吃飯時偶然遇到崔玲玲等人,簡嘉銘進門時看到他們很意外,周彩兒也沒想到她們都認識簡嘉銘,簡嘉銘端酒要幹時王朝陽才知道這家餐廳是他開的,崔玲玲感覺到醋味,簡嘉銘提起照片,還讓崔玲玲請客,她答應了。王父在下面點菜,他感覺太貴了,隻點了一碗米飯,遲遲不見王朝陽回來有些著急。

簡嘉銘很滿意崔玲玲對餐廳提的建議,他要和她喝酒時王朝陽站出來擋駕,王父一人在樓下吃了六碗白米飯,王朝陽因見到崔玲玲等人而忘記父親還在樓下。崔玲玲買單後離開,下樓時王父看到喝多的王朝陽,王朝陽被扶回家,他到家後倒頭就睡,王父看到王朝陽和崔玲玲的婚紗照後十分惱火,他誤認為兩人結婚,王朝陽解釋原因,崔大海不慎被打出鼻血。

周彩兒睡前給簡嘉銘發去微信,崔玲玲建議她不要總在男人面前低三下四,應該在簡嘉銘面前表現出高高在上的感覺,周彩兒一心想嫁給成功人士。鄧國強買了手鐲送給李嵐,上床後她不想關燈,正要睡覺時被鄧母打擾,鄧母和李嵐發生爭吵,鄧國強出來調解,李嵐生氣回屋,她想搬出去住。王父去菜場買菜,不慎被甲魚咬到手指,結果便宜買到甲魚。簡嘉銘召集所有員工,他打電話給崔玲玲約她吃晚飯,崔玲玲建議他約周彩兒。

第4集

簡嘉銘幫助周彩兒辭職

國強陪妻子小嵐過夜,夫妻二人睡在床上談起生活上的事情,小嵐知道國強長期外出開車送貨非常辛苦,國強知道小嵐心疼他,決定晚上留在家中好好陪小嵐。

夫妻二人準備親熱之時有人打電話尋找國強,國強接通電話原來是一個客戶想運貨,國強為了陪妻子過夜推掉了業務。

小嵐見國強想在家中過夜,臉上升起喜悅準備跟國強親熱,夫妻二人剛剛鑽進被窩不久又想起電話鈴聲。

國強拿起電話一看,來電者是母親,母親因為身體不適想上國強回一趟家,國強掛掉電話決定回家,小嵐見國強為了母親扔下她回家,臉上升起不悅側起身子躺在床上不再理睬國強。

簡嘉銘與周彩兒關系親密經常往來,周彩兒帶著簡嘉銘到工作的服裝店過夜,兩人躺在二樓休息間喝酒聊天,簡嘉銘在喝酒過程中想親吻周彩兒,周彩兒回過神來拿起一罐酒擋在自己嘴邊,簡嘉銘拿過酒低聲嘀咕,猜到周彩兒是在故意吊他的胃口。

周彩兒心情緊張離開簡嘉銘,經過短暫的思慮,她決定跟簡嘉銘親熱,之前有朋友教導周彩兒遇到喜歡的人就大膽追求,正好簡嘉銘就是周彩兒喜歡的類型,周彩兒決定跟簡嘉銘親熱的時候,簡嘉銘已經喝醉酒熟睡過去。

周彩兒的上級來到二樓看到簡嘉銘倒在地上睡去,臉上升起不悅數落了周彩兒幾句,簡嘉銘蘇醒過來起身跟周彩兒告辭,上級認出了簡嘉銘,態度立即轉變笑臉歡送簡嘉銘。

簡嘉銘下樓不久,周彩兒再次被上級訓斥,簡嘉銘其實沒有離去,在周彩兒上級的訓斥聲中他回到樓上拿出一張銀行卡送給周彩兒上級,周彩兒上級欺軟怕硬立馬對簡嘉銘笑臉相迎,簡嘉銘毫不客氣地幫助周彩兒辭職離開服裝店。

周彩兒其實早就看不慣上級目中無人惡待下屬,拖著行李跟著簡嘉銘來到街上,周彩兒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轉念一想自己辭職以後沒有地方居住,周彩兒愁眉苦臉不知如何是好。

簡嘉銘見周彩兒為尋找落腳地點發愁,不以為然帶著周彩兒尋找新的落腳地點,周彩兒見簡嘉銘凡事都為她著想,臉上升起欣慰意識到找到了一個非常靠譜的好男人。

王父來公司找王朝陽,王朝陽臨時托咐歐陽應付父親,王父對歐陽一無所知,王朝陽不動聲色讓歐陽扮成公司領導跟父親聊天。

王父跟歐陽聊了幾句話覺得不對勁,決覺得歐陽不太像是領導,從歐陽的談吐舉止來看,分明就是一個幫人跑腿辦事地位低下的小員工。

第5集

王朝陽談業務失敗

王父到公司找王朝陽,王朝陽在公司職位底下混得不太好,王父來到公司了解了王朝陽的職務,勸說王朝陽離開公司另謀高就。

簡嘉銘找了一套新房子安排周彩兒住下,周彩兒對簡嘉銘感激不盡,簡嘉銘離去之時提醒周彩兒想要各種生活用品可以電話聯系他,由他掏錢添置各種生活用品。

王朝陽跟錢總談業務,兩人聊得好好地錢總忽然出手教訓王朝陽,王朝陽挨了一頓教訓鼻青臉腫打電話給父親,王父之前跟錢總有私人恩怨誤傷錢總,王朝陽跟父親通完電話才知道錢總為何仇恨他。

為了向錢總表達歉意,王朝陽買了一袋水果再次拜訪錢總,錢總不肯收王朝陽贈送的水果,王朝陽賠禮道歉無果一時心急跪在地上向錢總認錯賠禮。

錢總板起臉孔看著王朝陽,提醒王朝陽命大運氣好,如果換成別人他早就再次出手動用武力了,雖然已經不再仇恨王朝陽,但錢總還是不肯跟王朝陽業務合作。

王朝陽失魂落魄離開錢總工作的公司,晚上在路上遇到了崔玲玲,崔玲玲聽到身後有腳步聲以為遇到壞人,看清了身後的人是王朝陽之後,崔玲玲沒好氣地數落了王朝陽一頓。

簡嘉銘與周彩兒等人吃飯,崔玲玲與簡嘉銘

發生爭吵,簡嘉銘無私幫助周彩兒,崔玲玲認為簡嘉銘想追求周彩兒,簡嘉銘委屈無比跟崔玲玲發生爭吵,崔玲玲氣生心頭拂袖離去。

一場好好的宴會被崔玲玲破壞,簡嘉銘送周彩兒回家,兩人在一樓遇到了一個女人,簡嘉銘一眼認出面前的女人是自己的前女友,前女友見簡嘉銘跟周彩兒在一起,臉上升起不悅與周彩兒針鋒相對,簡嘉銘為了證明自己已經跟周彩兒戀愛,當著前女友的面親吻了周彩兒。

前女友被簡嘉銘氣得轉身就走,簡嘉銘停止跟周彩兒結吻,周彩兒心中歡喜送別簡嘉銘

離去。

錢總到崔玲玲的公司談業務,由于已經知道王朝陽跟崔玲玲是同事關系,錢總當著崔玲玲的面撕碎合作協定書。

在場之人見錢總莫名其妙撕碎協定書,人人無不驚訝不解看著錢總,錢總將自己撕碎協定書的原因說了出來,隻要跟王朝陽扯上關系的業務他都不願意合作。

好好的業務被錢總無情中止,崔玲玲來到鄭總身邊匯報工作情況,鄭總得知崔玲玲未能與錢總談成業務,氣急敗壞訓了崔玲玲一頓。

王朝陽臉上的傷痕依然沒有愈合,好友大海拿出治傷的葯物塗在王朝陽臉上,王朝陽感覺到了臉上傷痕引起的疼痛,情不自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第6集

崔玲玲與前夫結束婚姻

錢總與崔玲玲中止業務合作,王朝陽心知是自己連累了崔玲玲,如果他跟錢總沒有過節,錢總自然會跟崔玲玲順利合作。

在朋友大海的指點下,王朝陽來餐廳找到崔玲玲,與崔玲玲一起在餐廳的還有簡嘉銘,王朝陽讓簡嘉銘先離去,簡嘉銘離開包廂讓王朝陽與崔玲玲獨處。

王朝陽把心一橫主動向崔玲玲表白,崔玲玲沒有接受王朝陽,嘲諷王朝陽無錢無相貌無地位根本配不上她,王朝陽被崔玲玲激怒,扯起嗓子痛罵了崔玲玲一頓,站在包廂外面的簡嘉銘聽到王朝陽的叫罵聲趕緊走進來查看情況,崔玲玲沒有心情再吃飯,在簡嘉銘的跟隨下離開餐廳。

簡嘉銘人長得帥還會開導人,經過簡嘉銘開導,崔玲玲的心情好了很多。

王朝陽因為求愛遭拒心情失落喝醉了酒,歐陽來到包廂痴情一片照顧王朝陽。

大海喜歡歐陽,得知王朝陽跟歐陽關系親密,大海怒氣沖天指責王朝陽企圖一腳踏兩船,王朝陽心知大海在誤會他,趕緊來到公司想找歐陽好好談話。

鄭總在辦公室跟一個女下屬親熱,王朝陽冒冒失失走進辦公室撞到鄭總與女下屬親熱,鄭總板起臉孔要求王朝陽先退出去,王朝陽退出辦公室再次走進來向鄭總報道。

鄭總已跟女下屬恢復常態,王朝陽幫助崔玲玲說好話,將錢總不願意跟崔玲玲合作的原因說了出來,鄭總不想聽王朝陽廢話,女下屬跟王朝陽發生爭吵,王朝陽在辦公室與鄭總發生肢體沖突,事後鄭總打電話給崔玲玲,認定是崔玲玲指使王朝陽到辦公室鬧事。

晚上,崔玲玲下班回家,王朝陽買了一袋水果想討好崔玲玲,崔玲玲沒有理睬王朝陽,回到家中的時候前夫與小三已經坐在房間裏面等侯多時。

小三得意洋洋提醒崔玲玲趕緊搬走,崔玲玲個性好強沒有要前夫一分錢,在小三的嘲諷聲中,崔玲玲拖著行李箱搬走。

王朝陽等在小區外面見崔玲玲出來,趕緊拎著水果來到崔玲玲身邊,崔玲玲將心中不滿發泄到王朝陽身上,痛罵王朝陽是災星害得她諸事不順。

王朝陽神色慌張決定幫助崔玲玲找一家賓館暫住,當天晚上崔玲玲住入到王朝陽找好的賓館中。

拖著行李來到客房裏面,崔玲玲拔打電話聯系周彩兒等人,幾個好姐妹在崔玲玲的召集下離家出門來到KTV包廂聚會。

周彩兒等人得知崔玲玲已經跟前夫離婚,幾人憤憤不平痛罵崔玲玲的前夫吃軟飯是小白臉,崔玲玲是女強人沒有露出過多的悲傷,面色平靜跟姐妹們談天說地。

第7集

崔玲玲被江俊傑和蔣萍從家裏趕了出來,自己住進了賓館裏面。晚上的時候崔玲玲叫了自己的閨蜜和自己一起出去唱KTV,幾個人得知了崔玲玲被趕出來的事情以後,都痛罵江俊傑不是個東西,但是崔玲玲反而已經不怎麽傷心的樣子,自己一個人表現的很是淡定。

簡父對于簡嘉銘的這一群朋友覺得不滿,覺得崔玲玲等人都是為了簡嘉銘的財產才和簡嘉銘交往的,這讓有點兒喝醉了的簡嘉銘分外生氣,為了故意氣自己的父親,謊稱周彩兒就是自己的女朋友,並且堅持要和周彩兒交往,這讓簡父分外的生氣,但是又沒有什麽辦法。

簡嘉銘有些清醒了以後來到衛生間,正好遇到了崔玲玲。簡嘉銘對崔玲玲解釋,自己原本是打算說崔玲玲是自己的女朋友,沒想到不知道為什麽拉過來的竟然是周彩兒。崔父崔母給崔玲玲催錢,表示自己夫妻兩個打算換一套大點的房子,崔玲玲對此感覺有些為難,因為崔玲玲現在自己都沒有居住的地方,也沒有很多的錢。

崔母告訴崔玲玲,以後自己買了這套房子,早晚都是崔玲玲的。沒有辦法之下,崔玲玲答應幫助母親出二十萬元買房子。李嵐和鄧國強的母親再次發生了爭執,兩個人爭吵的時候鄧國強夾在中間左右為難,但是最終鄧國強看不過眼,氣的要和李嵐離婚,李嵐對此傷心萬分。

雖然答應了父母湊夠二十萬元,但是實際上崔玲玲身上根本沒有這麽多的錢。簡嘉銘主動提出自己借錢給崔玲玲,崔玲玲不願意白收對方的錢,于是寫下了欠條。崔玲玲隨後把這筆錢交給了自己的母親。崔母有些擔心崔玲玲是否錢夠,崔玲玲謊稱這筆錢是自己的,並沒有說借錢的事情。

第8集

崔玲玲無家可歸

因為把自己攢的錢都給了父母,自己還欠債五萬元錢,崔玲玲身上的錢所剩無幾,連賓館都住不起了,被賓館的服務員給趕了出來,自己一個人拖著行李在街道上毫無目的的走來走去。走到了一處很熱鬧的賣東西的街道上面,崔玲玲剛好在這裏發現了王朝陽。

因為想到了王朝陽給自己帶來了各種不幸的事情,崔玲玲對王朝陽勃然大怒的沖上去掀翻了王朝陽正在挑選衣服的小攤,隨後得意洋洋的離開。但是晚上崔玲玲仍然是無家可歸,隻能夠在外面的椅子上面呆了一個晚上,第二天的時候繼續遊蕩,結果昏倒在了地上。

齊娜剛好撞見了昏倒在地的崔玲玲,于是把崔玲玲送到了醫院裏面。結果崔玲玲醒來以後,齊娜管崔玲玲要錢,說是醫葯費和辛苦費,結果沒想到崔玲玲現在身無分文,更不可能給齊娜什麽錢了。兩個人因此發生了爭執,幸好這個時候周彩兒和簡嘉銘趕到了醫院裏面,簡嘉銘拿出來幾百塊錢交給了齊娜,齊娜這才離開。

醫生診斷結果表明崔玲玲隻是血糖低,並沒有什麽大礙,簡嘉銘和周彩兒這才放下心來。王朝陽得知崔玲玲住院以後,也來到了醫院看情況,但是自己卻不敢進去,生怕崔玲玲看到自己再次生氣。王朝陽也發現了簡嘉銘對于崔玲玲有感情,崔大海告訴王朝陽和簡嘉銘爭崔玲玲是沒用的,對方是個有錢的富二代,王朝陽卻什麽都沒有。

崔玲玲因為沒有住的地方,于是來到了周彩兒現在租住的房子裏面暫時借住,因為是簡嘉銘幫助周彩兒租住的房子,所以簡嘉銘在這裏也很是熟悉。崔玲玲發現簡嘉銘在這裏以後,覺得自己很是礙事,妨礙了兩個人交往,這讓周彩兒覺得有些尷尬,卻不知道怎麽解釋。

第9集

崔玲玲和王朝陽同居

李嵐和客戶見面,沒想到這個客戶竟然是自己的老同學,名字就叫做王亞森。兩個人出去吃飯,王亞森詢問起來李嵐現在的感情狀況,得知李嵐打算離婚以後,王亞森心中暗喜,告訴對方自己也已經離婚了,因為之前王亞森對于李嵐就有好感,于是趁機表白,但是卻被李嵐給婉拒了。

簡嘉銘和父親談話,簡父認為周彩兒是為了圖謀自己家裏的錢財,同時也是為了利用簡嘉銘獲得工作機會和地位,簡父對于周彩兒成為了簡嘉銘開辦的餐廳的經理這件事情相當的不滿,但是簡嘉銘卻覺得沒有什麽。周彩兒回到家裏以後看到桌子上有一件禮物,原本是以為送給自己的,沒想到看到上面的紙條以後才知道是送給崔玲玲的。這讓周彩兒心中一沉,知道簡嘉銘喜歡上了崔玲玲。

周彩兒原本是很喜歡簡嘉銘的,現在看到簡嘉銘喜歡崔玲玲,頓時心中感情很是復雜。崔玲玲回到了家中以後,周彩兒和崔玲玲說起來兩個人認識以來的事情,曾經崔玲玲幫過周彩兒很多,現在自己喜歡的人卻喜歡上了崔玲玲。

崔玲玲看到了簡嘉銘送給自己的禮物以後,這才明白周彩兒在說些什麽。周彩兒表示自己不會和崔玲玲爭奪簡嘉銘的,但是崔玲玲卻有負罪感,主動表示自己不會破壞兩人的感情,隨後帶著自己的行李離開了。出門以後崔玲玲再次在商場裏面遇到了王朝陽,崔玲玲忽然昏倒在了地上,王朝陽大為緊張,帶著崔玲玲回到了家中照顧。

崔玲玲醒來以後看到了王朝陽,頓時大吃一驚,威脅對方不要想著做什麽事情。王朝陽連忙解釋,歐陽燕華知道崔玲玲現在無家可歸以後,于是勸告崔玲玲暫時在王朝陽的家裏住上一段時間。為了給崔玲玲騰出來房間,王朝陽和崔大海擠一張床睡覺。

第10集

崔父崔母險些發現王朝陽

簡嘉銘知道崔玲玲從家裏搬走以後頓時很是著急,打電話給崔玲玲,結果崔玲玲根本就沒有接聽電話。簡嘉銘更加焦急了,周彩兒這個時候在旁邊表示崔玲玲是因為有著其他的打算所以搬走了,並沒有說出自己和周彩兒發生的爭執。簡嘉銘找到了王朝陽的聯系方式,約見了對方。

王朝陽在餐廳裏面和簡嘉銘見面了,對簡嘉銘冷嘲熱諷,表示對方腳踏兩隻船,既想著和周彩兒交往又想和崔玲玲談戀愛,哪有這麽好的事情。簡嘉銘覺得對于王朝陽根本沒有辦法解釋,于是也懶得理會對方。周彩兒來到了王朝陽的家中看望崔玲玲,崔大海來到了洗手間上洗手間,結果洗手間裏面竟然沒有紙了。

無奈崔大海隻能叫歐陽燕華幫助自己遞廁紙,歐陽燕華感覺到非常的不好意思,于是就在外面隨便的放著,崔大海根本就夠不到。著急之下崔大海往前夠了一下,結果被歐陽燕華給不小心推開了門,崔大海頓時摔倒在了地上,屁股朝天,看到這一幕歐陽嚇得連忙退了出去。

簡嘉銘覺得是周彩兒趕走了崔玲玲,周彩兒知道對方這麽認為自己以後頓時覺得心中很是難過。崔母來到了公司尋找崔玲玲,但是崔玲玲在公司混的很是不得志,崔母還正好遇到了崔玲玲的老對頭齊娜。歐陽燕華知道了以後連忙打電話給崔玲玲,告訴崔玲玲崔母來了,要崔玲玲有所準備。

崔母來到了崔玲玲現在住的房子裏面,崔玲玲連忙讓王朝陽藏起來,結果還是差點被崔父崔母給發現,王朝陽于是蒙住了頭,謊稱自己是過來打掃衛生的,這才瞞了過去。簡嘉銘來到了王朝陽的家裏,崔父崔母看到簡嘉銘很是得體的樣子,于是詢問對方的情況,以為兩個年輕人互相有意思,對簡嘉銘很是滿意。

第11集

簡嘉銘追求崔玲玲

簡嘉銘和崔父崔母見面,趁機邀請三個人到自己的餐廳裏面吃飯。崔母詢問起來簡嘉銘的感情狀況,簡嘉銘表示自己現在還沒有女朋友,並且表現的對于崔玲玲很有意思,這讓崔母感覺很是滿意,對于簡嘉銘的狀況也很是欣賞,覺得崔玲玲如果能夠和簡嘉銘在一起很是不錯。

王朝陽打算自己創業,設計女性的睡衣,但是卻不知道怎麽樣的尺寸和身材匹配,于是找到了崔玲玲希望對方能夠幫助自己。李嵐和女兒瑤瑤出去玩,結果再次碰到了自己的同學王亞森。兩個人聊天,李嵐接到了電話,是崔玲玲邀請自己到家裏吃飯的訊息,李嵐很是為難,不知道瑤瑤怎麽辦。王亞森趁機提出自己可以幫助李嵐照顧瑤瑤,李嵐答應了。

李嵐和崔玲玲一起吃飯,李嵐說起來當初上大學的時候王亞森追求自己的事情,但是那個時候李嵐已經和鄧國強在一起了。王朝陽請大家吃飯的目的就是找人來幫助自己製作睡衣,但是真到了測量的時候王朝陽又不敢親自下手,崔玲玲也不願意讓王朝陽下手,于是決定自己來幫助王朝陽測量,讓王朝陽回去等著。

崔玲玲和歐陽燕華等人開始互相測量,幾個女生在一起打鬧了一番,隨後崔玲玲給了王朝陽自己幾個人的測量資料。王亞森帶著瑤瑤回家照顧,結果鄧國強回到了家中,見到王亞森,頓時質問對方的身份,這個時候瑤瑤睡著了,王亞森不好和對方發生爭執,結果鄧國強不依不饒。

李嵐回到了家中,鄧國強上去和李嵐發生爭執,覺得李嵐是因為和大學同學舊情復燃,所以才出軌然後和自己離婚,這讓李嵐覺得被侮辱了格外憤怒,和對方大吵一架。王亞森離開以後,鄧國強哀求李嵐和自己復合,但是李嵐已經對于鄧國強心灰意冷,不為所動。

第12集

王亞森追求李嵐

簡嘉銘到崔玲玲家中拜訪,崔玲玲告訴簡嘉銘,如果不喜歡周彩兒,那麽就說出來讓周彩兒死心,免得這樣子一直不上不下的讓人無法確定自己的感情。但是簡嘉銘卻很享受這種曖昧的狀態,不願意了斷,這讓崔玲玲分外生氣,教訓了簡嘉銘一頓。

王朝陽專門來到了美容院,了解女性的尺寸,以便于自己睡衣的製作。王亞森邀請李嵐吃飯,為上次和鄧國強發生沖突的事情道歉。李嵐雖然心中明白,但是卻對于王亞森並沒有什麽特殊的感情。崔玲玲設計出來了睡衣,幾個姐妹紛紛穿上崔玲玲設計的睡衣招搖,簡嘉銘正在家中看雜志,這個時候周彩兒穿著一身睡衣出來了,詢問簡嘉銘睡衣怎麽樣,簡嘉銘頓時猜測出來睡衣是崔玲玲設計的。

周彩兒穿著性感睡衣嘗試勾引簡嘉銘,但是簡嘉銘卻對于周彩兒沒有興趣,並且坦誠的表白了自己對于周彩兒並沒有什麽愛情,周彩兒並沒有受到打擊,繼續展示身材,但是簡嘉銘對此不感興趣,起身離開了。崔玲玲和歐陽燕華給梁總看了自己設計的睡衣,梁總覺得幾個人設計的睡衣太過于保守了,不夠暴露開放和大膽,崔玲玲對此覺得很是無奈。

為此王朝陽想了一個計謀,帶著梁總來到了賓館裏面,梁總以為對方對自己有什麽特殊招待,充滿了期待的來到了賓館裏面,沒想到在這裏等著的居然是自己的妻子,梁總被穿著崔玲玲設計的睡衣的妻子給嚇了一跳。

王亞森主動對李嵐表白,希望能夠和對方結婚,但是李嵐卻有所顧慮,擔心自己無法給女兒提供一個幸福長大的生活環境,所以才一直拒絕王亞森。王亞森連忙保證自己一定會好好照顧瑤瑤,給對方最好的生活。

第13集

周彩兒嫉妒崔玲玲

簡嘉銘為了崔玲玲設計有個地方,打算給崔玲玲租一間倉庫,這讓周彩兒極為不滿,覺得簡嘉銘對于崔玲玲比對自己好多了,因此有了嫉妒的心理,為此和簡嘉銘發生了激烈爭執。周彩兒心中憤恨,于是打電話給王朝陽,要對方和自己在餐廳見面,王朝陽爽快的答應了。

簡嘉銘來到了倉庫裏面查看情況,租住了下來。簡父打電話給簡嘉銘,告訴對方劉蕾蕾回來了要簡嘉銘去機場接機。王朝陽來到了餐廳裏面和周彩兒見面,周彩兒說起來簡嘉銘專門給崔玲玲租住了一間房子要崔玲玲專心設計的事情,王朝陽頓時覺得簡嘉銘是一個強大的情敵。

晚上王朝陽回到了家中,看到了崔玲玲設計的場景覺得更加不滿,故意出言諷刺對方,崔玲玲隻覺得莫名其妙。劉蕾蕾是一個非常活潑可愛的女孩子,故意裝成了劫匪的樣子嚇簡嘉銘,並且和簡嘉銘很是親密的樣子,兩個人一路歡聲笑語。

兩個人因為父母長輩從小就認識,所以定下了婚約,但是實際上簡嘉銘並不喜歡劉蕾蕾,故意帶著周彩兒和劉蕾蕾以及劉父見面,並且聲稱周彩兒就是自己的女朋友。劉父反而是非常開明的,表示小時候的婚約做不得數,簡嘉銘如果有了喜歡的對象當然是可以。

劉蕾蕾卻覺得是自己的東西被搶走了一樣,對于周彩兒很是有敵意。吃完飯以後,劉蕾蕾走過去和周彩兒說話,簡嘉銘怕兩個人發生爭執,連忙帶著周彩兒離開。周彩兒在簡嘉銘的車上發現了一件內衣,頓時以為劉蕾蕾和簡嘉銘發生了什麽,但是實際上這是劉蕾蕾故意留下來的。崔父崔母找到了崔玲玲,希望崔玲玲能夠回家相親,但是卻被崔玲玲給拒絕了。

第14集

崔母反對王朝陽崔玲玲戀愛

崔母以為崔玲玲正在和簡嘉銘談戀愛,于是表示這樣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崔玲玲現在對于簡嘉銘感情復雜,于是告訴父母自己暫時還不打算談戀愛,並且送走了父母。崔玲玲覺得很是委屈,王朝陽連忙安慰崔玲玲,並且和崔玲玲一起出去吃飯。

王朝陽私自收留崔玲玲的事情被房東發現了,房東是不願意多出來一個人居住的,王朝陽很是著急,打算送一隻雞給房東討好他,沒想到雞在房東的身上拉屎了,房東發現了以後頓時大怒,要求王朝陽立刻從房子裏面搬走。江俊傑要崔玲玲和自己回到家中居住,崔玲玲卻不願意回家,不願意和江俊傑繼續相處下去。

王朝陽看到了江俊傑,對于對方很不客氣,兩個人發生了語言上的沖突,隨後兩人大打出手,被警察帶到了警察局。沒想到就在警察局裏面兩個人還是爭執不休,警察隻能連忙阻攔。蔣萍現在成為了江俊傑的妻子,對于崔玲玲這個前妻虎視眈眈,覺得崔玲玲在勾引江俊傑,但是實際上崔玲玲對于江俊傑是避之不及的。

簡嘉銘為了追求崔玲玲,打電話給崔父崔母,要請大家吃飯,崔父崔母當即答應了。簡嘉銘還故意邀請了王朝陽,王朝陽為了避免出現什麽狀況,于是故意帶著父親一起去吃飯。

王父在席間鬧出來了各種洋相,不僅對于自己世代都是裁縫的事情大談特談,還在大家吃飯之前要大家住手,聽自己念完王家的家規才能夠吃飯,王朝陽隻能夠苦笑,並且勸告父親不要讓大家都遵守這種規矩。崔母對于王朝陽很不看好,不想王朝陽和自己的女兒在一起,這讓王父大怒,覺得自己的兒子是最好的,不稀罕崔玲玲這種女人。

第15集

李嵐接受王亞森

王父和崔母在餐桌上發生了爭執,王父憤怒的不想吃飯了,直接離席而去,王朝陽連忙追出去和父親說話,希望父親消消氣。王父原本很是為自己的兒子自豪,沒想到崔母對自己的兒子很是輕視,所以王父才勃然大怒。王亞森對于李嵐的追求終于有了效果,李嵐開始逐漸的接受王亞森,王亞森大喜過望。

兩個人邀請崔玲玲吃飯,崔玲玲看到了王亞森,頓時明白兩個人現在是在談戀愛了。李嵐和崔玲玲說起來王亞森,崔玲玲其實也知道王亞森追求李嵐的事情,于是主動提起來當初李嵐拿王亞森寫的情書給自己看的事情。崔大海一直喜歡歐陽燕華,但是歐陽燕華喜歡的卻一直是王朝陽。

為了能夠一償自己的心願,崔大海決定撮合王朝陽和崔玲玲,否則自己和歐陽燕華難以有結果。崔大海勸告王朝陽應該盡快向崔玲玲表白,也許崔玲玲就接受了也說不定,但是王朝陽仍然在遲疑著,因為先前幾次王朝陽的表白都被崔玲玲給狠狠地拒絕了。

劉蕾蕾故意找到了簡嘉銘,和簡嘉銘說起來自己父親公司正在打算招商引資,希望能夠和簡嘉銘一起合作。劉蕾蕾對簡嘉銘說起來,如果對方能夠和自己結婚,那麽自己父親的公司就是簡嘉銘的了。但是即使聽到了這些,簡嘉銘對于劉蕾蕾始終沒有什麽感情,對對方的提議也不置可否。

晚上兩個人在一起唱歌,劉蕾蕾喝了點兒酒就醉了,撲倒在了簡嘉銘的懷中。沒想到兩個人的這一幕,剛好被來到KTV唱歌的周彩兒給看到了,周彩兒很是失落的看著這一幕。劉蕾蕾喝醉了,周彩兒主動提出可以帶著劉蕾蕾回到簡嘉銘所在的公寓照顧她。

崔玲玲和王朝陽說起來自己創業的事情,崔玲玲很是著急,王朝陽勸告對方應該快樂的地方還是得快樂起來,自己會陪著對方的。但是崔玲玲卻覺得王朝陽不可能陪著自己一輩子,聽到這裏王朝陽再次對崔玲玲表白,但是卻被崔玲玲用好朋友的借口給婉轉拒絕了。

第16集

簡父逼迫簡嘉銘相親

簡父和簡嘉銘說起來他和劉蕾蕾訂婚的事情,希望簡嘉銘能夠和劉蕾蕾結婚,否則就無法得到劉父的公司,但是簡嘉銘喜歡的人卻是崔玲玲,這讓簡父和簡嘉銘產生了矛盾。王亞森和李嵐一起出去遊玩,但是王亞森太過于心急,想要親吻李嵐,李嵐推開了王亞森,這讓王亞森覺得很是不快。

王朝陽因為崔玲玲再次拒絕了自己,回到了家中以後一直悶悶不樂,崔大海連忙上去詢問情況,詢問對方是否表白再次失敗了,王朝陽閉口不提。歐陽燕華也上去安慰王朝陽,王朝陽始終都是沮喪萬分。崔大海和歐陽燕華一起出去喝酒,結果兩個人酒醉以後發生了關系,歐陽醒來以後頓時大驚失色,以為崔大海是故意設計侮辱了自己,氣的用電線把崔大海給電昏了過去。

簡嘉銘和劉父見面,說起來生意的事情,打算把自己的餐廳賣了,購買對方服裝公司的股份,能買多少就買多少。劉父表示自己擁有這些股份也是希望劉蕾蕾能有些事情做,希望簡嘉銘能夠照顧下劉蕾蕾。簡嘉銘頓時表示自己上次隻是胡說的,所謂的女朋友隻是一個普通朋友而已,自己肯定會照顧劉蕾蕾的。

歐陽燕華隨後逼問崔大海是否故意設計自己和自己發生關系,崔大海連連表示自己是無辜的,自己並沒有故意設計陷害歐陽燕華,發生關系這件事情自己其實也完全沒有意識。結果得知了崔大海竟然和王朝陽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事情以後,歐陽燕華轉變態度接受了崔大海,但是卻故意為難崔大海,要崔大海當著餐廳裏面所有人的面對自己示愛。

崔大海覺得很是尷尬,做不出來這件事情,這讓歐陽燕華很是失望,直接起身離開了,崔大海忙不迭的追了上去。

第17集

劉蕾蕾追求簡嘉銘

劉蕾蕾再次對簡嘉銘表白,希望對方能夠和自己交往,但是卻被簡嘉銘給再次拒絕了。簡嘉銘打算賣掉自己的餐廳,購買服裝公司的股份。周彩兒在餐廳工作的很好,得知簡嘉銘打算賣掉餐廳以後自然是不樂意的,但是卻也沒有什麽辦法。

崔大海帶著歐陽燕華回家以後,正好碰到了崔玲玲和王朝陽。兩個人表現的態度親密的樣子,崔玲玲頓時意識到兩個人交往了。崔玲玲詢問歐陽燕華為什麽會和崔大海在一起,歐陽燕華不願意說出來自己和崔大海發生關系的事情,于是故意說兩個人的交往其實是命中註定了的。

周彩兒和劉蕾蕾見面,對劉蕾蕾充滿了敵意的樣子,要劉蕾蕾不要和自己搶簡嘉銘。但是劉蕾蕾卻不是對簡嘉銘沒有興趣的崔玲玲,對于簡嘉銘同樣是勢在必得,並且認為是周彩兒搶走了簡嘉銘,自己和簡嘉銘多年以前就訂過親,對方才是插足自己和簡嘉銘感情的第三者。

王亞森主動找到了李嵐,對之前自己猴急的行為道歉,李嵐接受了對方的道歉,並且邀請王亞森來自己家裏吃晚飯。王亞森表示瑤瑤在家不方便,結果李嵐說自己已經把女兒送到了自己母親家裏了。李嵐回到家中,沒想到這個時候鄧國強喝的醉醺醺的來到了家中,對李嵐糾纏不休。

這個時候王亞森也來到了李嵐的家裏,李嵐頓時焦頭爛額……周彩兒約見了簡嘉銘,和對方說起來工作的事情。簡嘉銘因為賣掉了餐廳的原因,所以邀請周彩兒到自己的服裝公司工作,周彩兒頓時開心的同意了。同時簡嘉銘也提出,自己希望能夠邀請崔玲玲到自己的公司就任設計師一職,但是因為崔玲玲可能不同意,希望周彩兒能夠提出邀請,這樣崔玲玲答應的可能性會大一些。

第18集

崔玲玲和簡嘉銘合作

周彩兒和崔玲玲見面,希望崔玲玲能夠到簡嘉銘的服裝公司工作,但是崔玲玲卻覺得如果自己離開了王朝陽的話,可能對王朝陽造成很大的打擊。崔玲玲表示自己還需要再考慮一下,回到家中以後,王朝陽很是開心的和崔玲玲說起來自己找到了一個大客戶,客戶打算投資贊助自己設計的服裝,崔玲玲勉強笑著答應。比起來加入簡嘉銘的服裝公司,崔玲玲其實更想和王朝陽一起合作。

王朝陽還不知道周彩兒挖自己牆角的事情,每天都在忙碌著自己的服裝設計事業。歐陽燕華和崔大海開始談戀愛,但是這個戀愛的過程其實也是充滿著周折。崔玲玲即將過生日,雖然本人不願意辦生日宴會,但是周彩兒卻張羅著幫助崔玲玲來到了酒吧慶祝。

簡嘉銘也來到了現場,故意在王朝陽的面前說起來邀請崔玲玲到自己公司工作的事情。王朝陽聽到了很是沮喪,再加上覺得不願意自己耽誤了崔玲玲的前途,于是主動提出自己打算回老家工作,覺得自己沒什麽大出息。聽到王朝陽這樣子說,崔玲玲覺得很是生氣,于是和王朝陽再度發生了爭執,簡嘉銘連忙出來打圓場。崔玲玲對于王朝陽也是心灰意冷,于是提出自己到簡嘉銘的公司裏面工作。

劉蕾蕾得知了還有崔玲玲的存在以後,頓時如臨大敵,知道這個人肯定是簡嘉銘喜歡的對象。周彩兒趁機表示自己並不是劉蕾蕾的敵人,崔玲玲才是。崔母再次勸說崔玲玲和簡嘉銘在一起,但是崔玲玲卻完全不為所動的樣子。崔母看不上王朝陽,覺得對方一事無成,配不上自己女兒。王朝陽最終決定,和崔玲玲一起去簡嘉銘的公司工作。簡父和簡嘉銘談話,表示要把公司的項目交給劉蕾蕾去負責,這讓簡嘉銘分外的不快。

第19集

歐陽發現大海撒謊

崔母來到了崔玲玲的新工作的地方,看到崔玲玲竟然和王朝陽在同一個辦公室裏面,頓時覺得對于崔玲玲還和王朝陽保持關系很是不滿。崔母勸告崔玲玲應該和簡嘉銘在一起,而不是和王朝陽這種既沒有錢有沒有事業的男人在一起。崔玲玲覺得受不了于是躲開了母親,沒想到崔母竟然上前和王朝陽說了很多東西,要王朝陽離崔玲玲遠一點,王朝陽什麽都不敢說。

歐陽燕華和崔大海看到崔玲玲和王朝陽搬走了以後感覺到非常開心,兩個人覺得以後就能夠自由的享受二人世界了。這個時候歐陽燕華對崔大海提出了希望自己來掌管兩個人的財政大權的要求,但是卻被崔大海給拒絕了。歐陽燕華不知道從崔大海的身上找到了錢包,然後笑鬧著從崔大海的錢包裏面拿出來了崔大海的身份證,歐陽燕華定睛一看,上面竟然顯示的崔大海的出生日期,和當初崔大海告訴自己的不一樣。

當初崔大海告訴歐陽燕華自己和王朝陽是同一天生日的,當初歐陽燕華就是因為這一點所以才同意的和歐陽燕華談戀愛,但是沒想到崔大海是在欺騙自己。崔大海連忙解釋,自己是因為太喜歡歐陽燕華了,所以才撒謊的,這讓歐陽燕華氣憤不已。崔玲玲因為工作室裏面有老鼠,所以嚇得跳到了王朝陽的背上,要對方背著自己。正好這個時候簡嘉銘和周彩兒來到了工作室裏面,見到這一幕很是驚訝。

幾個人隨後就設計服裝的風格產生了分歧,周彩兒和崔玲玲以及劉蕾蕾各有自己的意見,簡嘉銘夾在中間左右為難。為了除掉老鼠,簡嘉銘半夜裏走進來工作室,結果被王朝陽和簡嘉銘當成了小偷。歐陽燕華找到了王朝陽,和對方抱怨起來崔大海居然欺騙自己的事情,很是委屈。

第20集

簡嘉銘答應劉蕾蕾交往

崔大海找到了王朝陽,和對方也說起來與歐陽燕華吵架的事情,這對情侶中間矛盾重重。簡嘉銘和崔玲玲一起在工作室裏面吃飯,專門來到了工作室裏面盯梢的劉蕾蕾見到了這一幕很是生氣,為了氣崔玲玲,于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簡嘉銘的大腿上,這讓簡嘉銘驚嚇不已,連忙躲開了。

簡嘉銘和劉蕾蕾談話,劉蕾蕾要簡嘉銘做自己一個月的男朋友,這樣子自己才會同意和崔玲玲和諧相處。為了能夠讓工作室順利的開辦下去,避免每天都會有的爭執和矛盾,簡嘉銘同意了。這讓劉蕾蕾非常的開心,但是實際上簡嘉銘並不是喜歡上了劉蕾蕾,隻是為了能夠讓合作順利進行下去罷了。兩個人隨後乘車出去,劉蕾蕾對簡嘉銘做了一些很是親密的動作,這讓簡嘉銘很是不適,于是想辦法推開了對方,謊稱自己要出去上洗手間,但是實際上簡嘉銘卻是自己又攔了另外的過路車,要求對方送自己回到市區去了。

劉蕾蕾在車上總是等不來簡嘉銘,心裏面很是著急,結果打電話給簡嘉銘的時候,簡嘉銘已經再次回到自己的工作室裏面了。簡嘉銘很是贊成崔玲玲的設計思路,打算設計一些比較高端的衣服和飾品,為了展示衣服需要一個女模特,為此簡嘉銘和崔玲玲前去公司裏面找到了一個女模特齊齊,沒想到對方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提出來的出場費也非常高昂,但是為了能夠做出來合適的衣服,簡嘉銘一口答應了。

盡管答應了高昂的模特費用,崔玲玲還是和模特產生了爭執,兩個人說起來,崔玲玲氣不過,直接丟下來手裏的工具離開了。簡嘉銘趕緊追出來追趕崔玲玲,崔玲玲很是生氣,不願意和模特繼續合作下去。王亞森和李嵐再次因為親熱的舉動的問題發生了爭執,李嵐比較保守,不願意接受在公眾場合表現的親密,這讓王亞森很是不快。

第21集

李嵐發現王亞森出軌

簡嘉銘找到了王朝陽,希望對方繼續回到自己的工作室工作,但是王朝陽見到簡嘉銘親自來找自己,于是故意裝出來很是為難的樣子,表示自己不願意回去,簡嘉銘見到對方有意故意擺架子,于是假裝自己要走,王朝陽頓時著急了追出來們去,結果看到簡嘉銘就在房門外面看著自己。王朝陽看到這一幕很是尷尬,于是假裝自己是出來擦門擦玻璃的。實際上王朝陽心裏是願意回去工作的,就是故意在簡嘉銘的面前擺架子而已。

最終王朝陽還是同意了回到工作室工作,實際上是為了能夠和崔玲玲多相處一段時間。簡嘉銘故意帶著崔玲玲和自己出門,這讓王朝陽頓時很是著急,因為崔玲玲要是離開了,自己回來就沒有意義了。王亞森和李嵐在賓館裏面約會,李嵐仍然不願意這麽早和王亞森發生關系,頓時覺得很是尷尬和為難。

王亞森耐心的挽留對方,和自己一起上床,但是被李嵐拒絕了,這讓王亞森非常的不高興。簡嘉銘拉著崔玲玲和自己一起出門遊玩,兩個人來到了江邊,簡嘉銘和崔玲玲說起來劉蕾蕾的事情,簡嘉銘表示雖然自己答應了和劉蕾蕾在一起,但是實際上自己並不是真的打算和劉蕾蕾談戀愛,隻是為了暫時的應付對方而已。王亞森實在是按耐不住,于是和另外一個女人一起出去賓館,結果回來的時候剛好被李嵐給看見了。

李嵐質問對方這個女人是誰,王亞森一開始謊稱這是自己的普通朋友而已,但是李嵐已經發現兩個人的關系了,頓時很是失望。原來在和李嵐交往之前,王亞森已經有女朋友了。而王亞森反過來倒打一耙,表示誰讓對方不肯和自己發生關系。李嵐悲憤萬分,氣憤的離開了。崔玲玲和簡嘉銘回去了以後,王朝陽還在辦公室裏面工作著,王朝陽看到兩個人回來,頓時開始著急的追問崔玲玲和簡嘉銘有沒有發生關系。

第22集

王父希望崔玲玲王朝陽交往

歐陽燕華和崔大海在一起以後,一直要求崔大海給自己買一些各種各樣的化妝品和首飾等等各種東西,這次歐陽燕華提起來自己打算買一管手霜,要五百多元,這讓崔大海忍不住有些扛不住,告訴對方覺得這個東西不值得,這讓歐陽燕華覺得崔大海並不喜歡自己,于是和崔大海發生了爭執。王父以為崔玲玲已經和自己的兒子在一起了,于是拿出來一枚手鐲,要送給崔玲玲。這次正好是王父受邀來到了簡嘉銘工作室工作,但是崔玲玲覺得很是為難,不願意收下來王父的禮物。

王父這才知道崔玲玲並沒有和自己的兒子談戀愛,這讓王父頓時很是生氣,起身離開了。王朝陽連忙追了上去,勸父親和自己一起去吃點東西,兩個人這才來到了街邊的小攤上面坐下來。崔玲玲也起身追了出來,找到了正在街邊吃飯的父子兩個人。王父和在路邊的小混混發生了爭執,原本拿出來的手鐲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被摔斷了。王父很是心疼,而這個時候警察來到了現場,帶走了王父和王朝陽兩個人。

第二天王朝陽沒有能夠離開,王父從警察局出來以後隻能夠找到了簡嘉銘求助,無奈簡嘉銘隻能夠來到警察局保釋走了王朝陽。王父有一手刺綉的好手藝,這也是王父之所以受邀來到了簡嘉銘工作室的原因。王父看到兒子沒事,當即開始了工作,並且要求清場。王父的工作非常的漂亮,讓簡嘉銘和崔玲玲都覺得很是喜歡。王父非常希望崔玲玲和王朝陽能夠在一起。

模特齊齊穿上了王父製作完成的衣服,對于衣服很是喜歡。幾個人正在商量服裝發布的事情,但是這個時候劉蕾蕾來到了工作室裏面,結果和簡嘉銘發生了爭執,不小心把衣服給燒壞了,崔玲玲頓時大為著急。為了彌補服裝的損失,崔玲玲和王朝陽一起通宵一個晚上,做出來了一件新衣服。這件新衣服最終被齊齊展示,並且獲得了大家的喜愛,這讓簡嘉銘松了一口氣。

第23集

周彩兒陷害崔玲玲

周彩兒見到服裝發布會上崔玲玲的衣服大受歡迎,頓時很是不快,于是找到了齊娜,要求齊娜在網上找一群水軍來故意抹黑這個服裝的評論,要大家都說這個衣服設計的很糟糕。齊娜隨後同意了,兩個人就此達成了同盟。齊娜詢問周彩兒為什麽要這麽做,周彩兒表示自己這是為了讓崔玲玲自己喪失鬥志,到時候從工作室離開,自己和簡嘉銘才能夠中間沒有阻礙的在一起。

崔大海和歐陽燕華再次發生了爭執,兩個人因為消費觀的不同經常發生爭吵,因為歐陽花錢大手大腳,崔大海對此感覺到很是不願意。為了發泄自己心中的不滿,崔大海讓王朝陽打扮成了歐陽燕華的樣子,戴上假發坐在椅子上,自己對著王朝陽假扮的歐陽燕華大聲的呵斥,但是實際上崔大海在歐陽燕華的面前什麽都不敢說。

歐陽燕華回到了家中以後,發現桌子上面有個女人用的假發,以為崔大海出軌了,帶著其他女人回到自己家裏了,頓時大怒,對著崔大海 又追又打,崔大海連忙解釋,但是歐陽燕華根本什麽都不聽,繼續痛打崔大海,崔大海隻能夠抱頭鼠竄。齊娜的水軍在網上對著崔玲玲的衣服品頭論足,各種挑剔和差評,這讓崔玲玲看到以後覺得萬分失落。簡嘉銘看到了這些評論,卻認為這些評論的背後肯定是有人在故意抹黑崔玲玲的作品,並且猜測到了是齊娜的所作所為。

簡嘉銘接到了母親的電話,來到了醫院裏面。簡父生病住院,原因是因為自己家裏的公司面臨倒閉,簡父眼見的扛不住生病了。簡母告訴簡嘉銘,為了挽救自己家裏的公司,簡嘉銘隻能夠和劉蕾蕾結婚,繼承劉父家裏的公司股份,這樣子自己家的公司才能夠有救。簡嘉銘和劉父見面,劉父告訴簡嘉銘隻要簡嘉銘同意和自己女兒結婚,自己就願意出資救簡家的公司。

第24集

簡嘉銘被逼和劉蕾蕾結婚

崔玲玲的服裝設計被周彩兒在網上陷害,評論都很負面,這讓劉蕾蕾得意的找到了崔玲玲嘲諷對方。劉蕾蕾告訴崔玲玲,自己打算和簡嘉銘結婚了,崔玲玲頓時心中不解,找到了簡嘉銘詢問起情況。簡嘉銘告訴崔玲玲,自己因為父親的公司破產,為了挽救自家的公司,隻能答應了劉父自己和劉蕾蕾結婚。這讓崔玲玲覺得有些無奈,因為就算兩個人結婚了也不會幸福的,但是即便如此,簡嘉銘也已經下定了決心,打算和劉蕾蕾成親。

晚上周彩兒在住處見到簡嘉銘回來到處翻找,詢問對方在找什麽東西,簡嘉銘告訴對方自己在尋找戶口本,自己打算結婚了,並且告訴應採兒最好能夠早點搬走,否則自己和妻子結婚以後就沒有住的地方了。周彩兒詢問對方打算和誰結婚,得知不是崔玲玲而劉蕾蕾以後頓時很是驚訝,不知道為什麽簡嘉銘答應了竟然和劉蕾蕾結婚。周彩兒連忙阻攔簡嘉銘和劉蕾蕾結婚,無奈簡嘉銘心意已定。

周彩兒和崔玲玲在一起喝酒,周彩兒喝醉了,對崔玲玲說出了自己的心聲,告訴對方自己一直以來視崔玲玲為情敵,哪怕是崔玲玲和簡嘉銘結婚都好,也不願意讓劉蕾蕾和簡嘉銘結婚。周彩兒對此很是不快,想盡了辦法要破壞兩個人的婚事。周彩兒想了一個昏招,自己打算勾引劉父,到時候自己拿這個來威脅劉父,到時候如果劉父堅持還要兩個人結婚,那麽自己就抗訴劉父強奸自己,用這個來威脅劉父。

為了防止周彩兒酒後做出來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崔玲玲主動前去代替周彩兒和劉父見面,兩個人見面以後相談甚歡,崔玲玲提出和劉父一起出去開房,隨後拍攝了一些動作很是親密的照片,以此來威脅劉父。劉父沒有辦法,隻能夠答應取消兩個人的婚禮,並且答應幫助挽救簡父的公司。

第25集

歐陽對崔大海逼婚

簡嘉銘從父親那裏得知自己不用和劉蕾蕾結婚了,頓時感覺非常開心,和崔玲玲擁抱慶祝。王朝陽見到這一幕頓時大為吃醋,但是也沒有辦法。簡嘉銘對于為什麽劉父答應幫助自己家裏的公司這個行為很是不解,崔玲玲雖然心知肚明,但是卻也不敢告訴簡嘉銘,于是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表現的很是開心。晚上崔玲玲和周彩兒在一起吃飯,結果崔玲玲和周彩兒再次發生了爭執,崔玲玲被氣得不輕。

李嵐和歐陽燕華連忙在一旁打圓場,晚上三個人一起來到了酒吧喝酒,結果在酒吧裏面,李嵐被一個年輕人給搭訕了,對方很是狂野的樣子,李嵐被這個年輕人給吸引了。結果兩個人在路上乘車的時候兜風,做出來種種危險的動作,被警察給攔了下來。歐陽燕華懷疑崔大海出軌了,和網友在談戀愛,王朝陽連忙在其中勸架。歐陽燕華對于崔大海出軌的事情氣憤不已,根本不聽崔大海的解釋。

歐陽氣憤的拿出來了一把菜刀,要崔大海和自己結婚,這樣自己才相信對方沒有出軌。崔大海根本不敢答應和歐陽燕華結婚,為了躲避現狀于是假裝昏倒了,王朝陽連忙帶著崔大海進入房間休息。但是歐陽燕華根本不相信崔大海昏倒了,于是守在崔大海的門口,等著崔大海出來。王朝陽實在是受不下去了,于是出去告訴歐陽燕華崔大海答應結婚了,歐陽燕華頓時大喜,但是並沒有這樣說的崔大海頓時大為著急。

簡嘉銘和崔玲玲在工作室裏面深情的擁抱,兩個人正在忘情,結果這個時候周彩兒走了進來,撞見這一幕嚇得連忙退出了房門。周彩兒發現簡嘉銘非常喜歡崔玲玲,心中覺得無法承受,于是找到了崔玲玲,告訴 崔玲玲自己打算搬出去簡嘉銘的房子,並且希望崔玲玲能夠同意簡嘉銘和自己一起吃一頓晚飯。

第26集

歐陽大海準備結婚

周彩兒和簡嘉銘在一起吃飯,告訴對方自己以後不會再糾纏簡嘉銘了,簡嘉銘也祝福周彩兒能夠找到喜歡的對象。但是實際上周彩兒心中另有打算,在兩個人喝的酒裏面放入了安眠葯,頓時簡嘉銘昏睡了過去。周彩兒趁機帶著簡嘉銘來到了床上,這個時候周彩兒發現簡嘉銘的手機震動,原來是崔玲玲發來的簡訊,周彩兒于是假裝簡嘉銘的口氣發了一條回去。隨後第二天周彩兒故意拖著行李向簡嘉銘告別,簡嘉銘發現自己沒有穿衣服躺在床上,而昨天晚上的記憶也都不記得了,頓時產生了狐疑之心。

李嵐和楊坤在酒吧喝酒,兩個人喝醉了以後來到了賓館裏面發生了一夜情。李嵐醒來以後覺得很是羞愧,因為自己離婚以後還沒有和男人發生過關系,楊坤連忙勸告李嵐不要壓抑住自己,李嵐也發覺楊坤是真心的對待自己,于是接受了對方。周彩兒從簡嘉銘的房子裏搬了出來,歐陽對于這件事情很是生氣,周彩兒卻表現的很是淡定。

崔大海和歐陽燕華來到了首飾店裏面打算購買結婚用的首飾,結果歐陽相中了一件非常昂貴的首飾,崔大海覺得不值當的買這麽貴的,但是歐陽燕華堅持就要買這一件,這讓崔大海覺得無法承受。剛好這個時候李嵐和楊坤也在這家店裏面看著首飾,崔大海過去和李嵐打招呼。

楊坤見到李嵐認識兩個人,于是打算送一件首飾給歐陽燕華,崔大海頓時很是開心的打算接受,結果沒想到的是喜歡高價首飾的歐陽燕華反而給拒絕了,這讓崔大海覺得不能理解。歐陽燕華卻覺得不管這件首飾有多昂貴,隻要不是崔大海送的,自己不能夠接受。簡嘉銘一直懷疑自己和周彩兒發生了關系,不知道怎麽和崔玲玲說這件事情。

第27集

崔玲玲的計謀被發現

李嵐的前夫鄧國強來看望自己的女兒瑤瑤,結果發現瑤瑤身上穿著質地很好的服裝,頓時知道李嵐肯定和有錢人交往了,于是懷疑對方出軌。李嵐此時已經釋放了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樣子畏縮鄧國強,和鄧國強爭執了起來。崔玲玲和劉父見面,因為劉父答應了先前崔玲玲的要求,不僅沒有逼迫簡嘉銘和劉蕾蕾結婚,並且還同意了幫助簡父的公司從破產的危機中走了出來。

崔玲玲和劉父見面,是為了交給劉父當初自己拍攝過的照片。劉父得到了照片以後,直接把照片傳送給了周彩兒。周彩兒見到這些照片,這才明白當初說要和劉蕾蕾結婚的簡嘉銘為什麽沒有結婚。歐陽燕華一直覺得是崔玲玲奪走了簡嘉銘,王朝陽卻認為並不是這樣,告訴崔大海應該好好的管管心直口快的歐陽燕華。崔母希望崔玲玲能夠和簡嘉銘結婚,一家人在一起吃飯的時候催促簡嘉銘早點和崔玲玲結婚,這讓簡嘉銘無法招架,借口上洗手間離開了。

崔母喜歡簡嘉銘,但是崔父卻認為王朝陽老實厚道,是個不錯的小伙子。簡嘉銘和劉蕾蕾很是親密的回到了工作室,結果正好遇到了劉蕾蕾。劉蕾蕾見到兩個人親密的樣子頓時生氣了,和崔玲玲大吵一架,崔玲玲也和劉蕾蕾吵了起來,劉蕾蕾沒有吵過崔玲玲,氣的離開了工作室。崔玲玲心情很好,覺得以後劉蕾蕾都不是問題了。周彩兒收到了崔玲玲和劉父親密的照片,但是卻沒有按照劉父的意思傳送給簡嘉銘。

劉父按耐不住,于是直接自己發給了簡嘉銘。看到照片裏面劉父和崔玲玲親密的樣子,簡嘉銘震驚當場。簡嘉銘氣憤的拿著手機找到了崔玲玲詢問起當初為什麽會拍攝下來這些照片,而且看照片裏面的角度,這些都是崔玲玲拍攝下來的,簡嘉銘質問對方為什麽會拍攝這些照片,崔玲玲無言以對。

第28集

大海想辦法拖延婚期

簡嘉銘找到了劉父,質問對方為什麽會拍攝下來這些照片。劉父淡定的表示自己當初隻和崔玲玲拍攝下來了這些照片,但是其他什麽事情都沒有做。簡嘉銘再次找到了周彩兒,詢問這些照片到底是怎麽出來的,周彩兒表示當初崔玲玲為了阻止簡嘉銘救自己家裏的公司,和不喜歡的劉蕾蕾結婚,原本自己是打算找到劉父,拍攝下來這些照片威脅劉父不同意婚事,但是沒想到崔玲玲趁著自己喝醉了酒,自己出門和劉父進行了交涉,拍攝下來這些照片威脅劉父,劉父這才同意幫助簡家的公司,並且不再逼著簡嘉銘和劉蕾蕾結婚。

崔玲玲和簡嘉銘大吵一架,而這個時候崔母找到了崔玲玲,和崔玲玲聊天,說起來大齡產婦很是危險,希望崔玲玲能夠早點結婚生孩子,不然以後就危險了。李嵐帶著自己的現任男友楊坤來到了簡嘉銘的工作室裏面,楊坤很是有錢,崔玲玲很是羨慕。楊坤和自己的家人吵架了,心情不好,李嵐連忙耐心的安慰楊坤。楊坤出門以後,回來告訴李嵐,自己賭博輸了很多錢,李嵐對此很是生氣,但是還是沒有辦法的拿出來了自己的銀行卡,打算幫助楊坤還錢。

歐陽燕華和崔大海打算回老家結婚,但是沒想到崔大海趁著歐陽燕華不註意的時候把自己的戶口本丟在了垃圾桶裏面,隨後告訴歐陽燕華自己沒有帶戶口本,歐陽燕華一開始不相信,結果翻了一遍行李也沒有找到,隻能夠取消這次的出行。周彩兒找到了崔玲玲,和崔玲玲再次發生了爭執,覺得如果不是崔玲玲把自己灌醉了出去和劉父見面,現在就是自己救了簡嘉銘。

歐陽燕華拉著崔大海去買房子,結果崔大海臨時反悔,拉著歐陽燕華離開了。兩個人大吵一架,崔大海覺得歐陽燕華讓自己覺得太大壓力,自己根本沒辦法給歐陽想要的生活。

第29集

簡嘉銘求婚周彩兒懷孕

崔玲玲和簡嘉銘來到了餐廳吃飯,結果簡嘉銘借口自己上洗手間離開了,而這個時候忽然有不同的人走過來,送給了崔玲玲一朵又一朵的玫瑰花,看著這一幕崔玲玲驚呆了。而在最後簡嘉銘走了過來,拿出來了一個盒子,裏面放著一枚戒指,跪下來向崔玲玲求婚。而這個時候整個餐廳的客人也都大聲呼應,希望崔玲玲能夠答應簡嘉銘。崔玲玲戴上了簡嘉銘送給自己的戒指,兩個人深情的擁抱在了一起。

而就在這個時候簡嘉銘收到了一條簡訊,是周彩兒發給自己的,說周彩兒懷孕了。簡嘉銘強撐著送崔玲玲回家,自己一個人心事重重。簡嘉銘找到了周彩兒,結果周彩兒表示這個孩子自己會負責,不要簡嘉銘管。簡嘉銘卻不知道怎麽應對了,慌張的樣子,周彩兒頓時大為不滿,表示自己會養活這個孩子的。無奈之下,簡嘉銘隻能帶著周彩兒回到了原來的住處。

簡嘉銘回家找到了自己的父親,和父親說起來周彩兒懷孕的事情。簡父頓時大為震驚,和簡嘉銘說起來應對的措施,希望兒子能夠表現的男人一點,不要讓孩子一生下來就有一個破碎的家庭。崔玲玲見到簡嘉銘心事重重的樣子,詢問對方發生了什麽,簡嘉銘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麽說出口。而這個時候王朝陽也走了過來,以為兩個人即將結婚了,于是大方的祝福了兩個人,自己打算離開。

周彩兒逼著簡嘉銘告訴崔玲玲自己懷孕的事情,但是簡嘉銘遲遲不願意說出口,周彩兒見到崔玲玲也隻能裝作什麽都沒有發生。周彩兒回到家中實在是忍不住了,于是發了一張照片,表示自己懷孕了,崔玲玲相當震驚,當即找到了周彩兒詢問情況。得知周彩兒和簡嘉銘發生過關系並且有了孩子以後,崔玲玲心痛如絞。

第30集

崔玲玲簡嘉銘分手

歐陽燕華來到了崔大海的公司大鬧一場,結果再次找到了崔大海的公司裏面,得知崔大海已經辭職了。歐陽震華頓時精神崩潰,打電話給王朝陽,王朝陽隻能耐心的安慰歐陽燕華。崔玲玲找到了自己的母親大哭一場,隨後回到了工作室裏面收拾了自己的行李打算搬走,臨走的時候遇到了簡嘉銘。簡嘉銘詢問崔玲玲是否愛過自己,崔玲玲回答說愛過,但是自己永遠不會原諒對方。

崔玲玲搬回了自己的父母家裏,崔母和崔父都相當擔心自己的女兒。老兩口說著說著吵了起來,崔玲玲聽不下去,決定從家裏面搬出去。崔玲玲自己找了租住的房子,結果發現前來尋求合租的另外一個租戶竟然是王朝陽。崔玲玲頓時開心的不行,覺得自己遇到了親人一般。兩個人把這個租下來的房子好好的打理了一番,布置的很是溫馨。簡嘉銘帶著周彩兒去見了自己的父母,說起來打算結婚的事情。

簡父簡母雖然不怎麽喜歡周彩兒,但是為了周彩兒肚子裏面的孩子,還是表面上表現的很好。楊坤已經迷戀上了賭博,回到家裏詢問李嵐是不是還有錢,得知李嵐已經沒錢了以後打電話到處去借,李嵐看到男朋友沉迷賭博的樣子實在是忍不下去了,提出要分手。楊坤頓時驚慌失措,表示自己以後再也不出去玩牌了,但是李嵐已經完全不相信楊坤了。

李嵐出門遇到了鄧國強,和對方說了幾句,結果這個時候接到了看守所裏面的電話,得知楊坤因為賭博被判刑三年。楊坤痛哭流涕的悔改,詢問李嵐等到自己出獄以後能否繼續在一起,李嵐表示兩個人並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張總看到了王朝陽和崔玲玲設計的服裝很是欣賞,但是還是決定先試點銷售才能夠決定是否上市。劉蕾蕾來到了簡嘉銘家裏做客,對周彩兒冷嘲熱諷,周彩兒不為所動。

第31集

周彩兒被推流產

因為忙著和周彩兒結婚的事情,簡嘉銘一時之間焦頭爛額。為了能夠應對這件事情,簡嘉銘再次找到了崔玲玲,希望能夠和對方商量一下公司的事情,結果崔玲玲直接拿出來了當初簡嘉銘求婚用的戒指還給了對方,簡嘉銘呆立當場很是失望。王朝陽表示自己的父親給王朝陽匯了一筆錢,支持兒子的創業行為。王朝陽隨後把這筆錢給了崔玲玲用作創業的費用,但是這一天忽然 有人闖進了門來,要王朝陽還上這個月的利息和本金。原來王朝陽借了高利貸,現在是借高利貸的人追上門來了。

崔玲玲大驚失色,頓時開始打電話借錢,但是完全借不到。無奈之下,崔玲玲上門找到了周彩兒,希望周彩兒能夠讓簡嘉銘借給自己一筆錢,結果被周彩兒冷嘲熱諷一頓認為是來破壞自己和簡嘉銘的感情的,隨後趕走了崔玲玲。崔玲玲走在大路上,結果正好遇到了江俊傑。江俊傑開著車帶著崔玲玲,詢問對方最近怎麽樣了。

崔玲玲提出希望江俊傑能夠借給自己一筆錢,但是江俊傑表示對方需要先和自己簽約,否則自己是不會借錢的,崔玲玲氣的不輕,直接從車上下來了。崔玲玲的門鈴響了,發現外面竟然是賈萍。賈萍告訴崔玲玲,自己不是上來找茬的,隻要崔玲玲和自己合作,自己就同意借錢給崔玲玲。結果這件事情被江俊傑發現了,崔玲玲借錢的事情再度落空了。

鄧國強找到了崔玲玲,告訴崔玲玲自己把房子賣了,給了崔玲玲一筆錢,說自己打算回老家,要崔玲玲去救王朝陽。李嵐看著這樣子的鄧國強心疼不已,詢問對方回去以後怎麽生活。崔玲玲終于贖回來了王朝陽,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王朝陽再次提議希望兩個人在一起。劉蕾蕾上門找周彩兒的麻煩,劉蕾蕾完全不相信周彩兒懷孕了,推了周彩兒一把,周彩兒因此流產。崔玲玲于心不忍,去醫院看望周彩兒。

第32集

兩難選擇崔玲玲何去何從

因為周彩兒懷孕流產,簡嘉銘因此知道了之前周彩兒給自己下安眠葯的事情,憤怒的和周彩兒大吵一架。崔玲玲來到醫院看望周彩兒,兩個人都分外的想念從前。崔玲玲回到了家中以後給簡嘉銘打電話,告訴簡嘉銘應該好好的珍惜周彩兒,兩個人走到這一步不容易。崔大海因為房地產業傷透了心,轉行去賣絲襪,再次和歐陽相遇了。歐陽因為先前崔大海離開自己已經嚇壞了,決定隻要崔大海願意回來,自己願意什麽都不要,隻要對方和自己在一起。

崔大海還有些擔心,但是這個時候歐陽燕華已經決定了,不要房不要車,自己願意和崔大海在一起。經過了中間的重重糾紛,兩個人終于互相意識到了對方的不足,終于重歸于好。江俊傑來到了崔玲玲的門前,從門縫裏面塞進去了一張銀行卡,表示賈萍已經知道自己轉移她資產的事情了,自己落了一場空。崔玲玲並沒有要江俊傑的錢,而是勸告對方以後好好過日子,不要再做騙子了。

簡嘉銘開始準備和周彩兒的婚禮,但是看著穿著婚紗的周彩兒,簡嘉銘的心裏卻想的是崔玲玲。李嵐找到了鄧國強,要對方和自己回家,一家三口重新租住了一個房子,打算重新開始生活,兩個人經過了重重波折也終于重歸于好。簡嘉銘上門給崔玲玲送自己和周彩兒的婚帖,崔玲玲表面上應對自如,轉身默默的落淚。

王朝陽用自己拍攝下來的崔玲玲一舉一動的照片,拼了一大幅的崔玲玲的頭像,向崔玲玲再次告白。簡嘉銘就要和周彩兒結婚了,但是周彩兒覺得自己無法給簡嘉銘幸福,在婚禮現場決定和簡嘉銘以後做朋友,要簡嘉銘出去追黯然離開的崔玲玲。簡嘉銘給崔玲玲撥打了電話,而這個時候王朝陽也給崔玲玲撥打了電話,崔玲玲接通的,到底會是誰的電話呢……

幕後花絮

《不是不想嫁》 張璇新造型很真實

《不是不想嫁》10月20日晚火熱開播,該劇真實的反映了八零後群體的生活狀態,以詼諧、幽默的輕喜劇橋段為觀眾講述了一個關于愛與成長的故事。故事圍繞四個閨密展開,通過四個人在面臨愛情時的不同表現,反映了現代年輕人不同的價值觀和婚戀觀。

張璇在劇中出演周彩兒,和張儷飾演的崔玲玲情同姐妹,但當愛情來臨時,友情就面臨著考驗。張璇介紹說,周彩兒在愛情面前是盲目的,為了得到簡嘉銘(塗松岩飾)會做一些過激的事情,但好在最後懸崖勒馬選擇放手,成全了別人,也給了自己全新的生活。同時,張璇表示,周彩兒的真實很打動她。“這個人物體現了我們現實中的每一個人,偶爾會為了利益迷失自己,但最後還是要堅持本心,讓善良戰勝邪惡,這也是我們想給觀眾傳遞的正能量。”

張璇好戲不斷 成熒屏收視女王

2014年可謂張璇的豐收年,僅8月以來就有三部作品相繼播出。《大漢賢後衛子夫》裏的終極BOSS李夫人,《戀愛的那點事兒》中的二妹姍姍,張璇都以精彩的表現完美詮釋,其出色的演技得到識別,獲觀眾好評不斷。

張璇對觀眾一直以來的支持表示了感謝,並笑稱“自己閒不住,會繼續努力工作,為觀眾呈現更多精彩的作品。”[2]

張儷短發出鏡自信幹練 情路坎坷依然笑對生活

隨著十一以來電影《心花路放》的熱映,張儷被眾多觀眾推為新一代女神。與之前在《心花路放》中飾演的外形靚麗個性溫柔的女孩不同,這次張儷在《不是不想嫁》中擔綱女一號,演一位被逃婚的可憐新娘崔玲玲。在劇中,張儷飾演的崔玲玲原本是一個事業穩定、對愛執著的陽光女孩,卻因為丈夫的背叛、同事的陷害徹底改變了命運。在痛定思痛後,她決定堅強的笑對人生,樂觀、積極的解決棘手的難題,在經歷了一系列的波折後,最終她迎來了幸福。

面對這個角色,張儷坦言“有點奇葩”,但“隨後的經歷充滿了正能量”,她表示,“崔玲玲一角對我而言是全新的挑戰,命運總是和她開著玩笑,讓她無數次的與幸福擦肩。然而,也正是在失而復得的過程中,崔玲玲的心態得以蛻變,成長為一個真正意義上心靈強大的都市女性。”

塗松岩演繹溫柔高富帥 深情勵志不“拼爹”

在《不是不想嫁》中,塗松岩飾演的簡嘉銘是個外表與精神世界反差巨大的男性角色。身為集團富二代的他本該順理成章地子承父業,然而為了實現夢想,他卻選擇了自主創業,白手起家,盡管面對著事業上的一次次慘痛的碰壁經歷,卻仍舊百折不撓的走下去。

塗松岩作為公認的實力派演員,塑造過不少諸如《雙面膠》裏的李亞平、《雙城生活》裏的徐嘉惠等經典的影視劇角色。此次他將簡嘉銘這樣一個有著高富帥之稱的青年對事業的選擇與思考、對愛情的理解及對家庭的責任感表現的細致入微,他和張儷飾演的都市白領崔玲玲之間的的感情使廣大觀眾充滿了無限的期待,兩位實力派明星也以精湛的演技向觀眾傳遞著濃濃的正能量。

打破同類題材套路 幽默詼諧傳遞正能量

由熱門小說改編的影視劇不斷涌現,堅實的讀者基礎是收視率的重要保證之一。而《不是不想嫁》是根據新銳女作家藹琳長篇小說《懶得結婚》改編的一部真實呈現80後生活狀況的勵志性都市情感力作。與以往同類題材影視作品中大力渲染的婆媳矛盾、翁婿關系截然不同,該劇真實的還原了80後群體的生活狀態,以詼諧、幽默的輕喜劇橋段為觀眾講述了一個關于愛與成長的故事。《不是不想嫁》是一部巧妙的以輕喜劇的風格化解問題,闡述生活智慧的優秀影視力作。演員張儷、塗松岩等的演繹樸實幽默,傳遞著能引領人積極向上的正能量。[3]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