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條約

不平等條約

不平等條約是指簽訂條約的國家多方中,一方(或多方)以武力等手段,強迫另外一方(或多方)簽署的條約,由于締約雙方的談判地位不對等,導致最後締結的條約不平等,因此條約通常都會對某一方的國家主權和國家利益產生侵害。不平等條約通常是停戰的條件和結果,為了結束戰爭而簽訂的條約即為和約。

  • 中文名稱
    不平等條約
  • 條款內容
    戰爭賠款,割地,租界等
  • 拼音
    bù píng děng tiáo yuē
  • 釋義
    訂約雙方(或幾方)在權利義務上不平等的條約

概念

​ 不平等的條約的概念最先在1920年代由中國國民黨提出:

不平等條約

不平等條約1. 1923年1月1日,孫中山發表《中國國民黨宣言》,其中有“與各國立不平等之條約。至今清廷雖覆,而我竟陷于為列強殖民地之地位矣。”

2. 1924年1月,在廣州召開的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製訂了政綱,在對對外政策方面,提出了“廢除不平等條約,償還外債”的政策。

3. 1924年8月,中國共產黨發表《第四次對于時局的主張》,提出了“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的主張。

4. 1924年9月18日,發表《中國國民黨北伐宣言》,其中包括“要求重新審訂一切不平等之條約”。

性質

解析

平等條約是與平等條約相對而言。 平等條約一般是指簽約各主權國家在平等互利的前提下,自願商

不平等條約不平等條約

凡爾賽條約定的權利義務對等的條約。而不平等條約是指最後締結的條約,對各方的權利和義務並不對等。最常見造成這情況的原因是其中一方(或多方)使用了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強壓另外一方(即強加條約)。但亦有人認為,不平等條約的締結不一定牽涉武力,隻要是條約內容是對各方並不對等即可。在這擴大的定義之下,不平等條約可以包括以下各種情況:

1. 條約內容本來對雙方平等;但由于未能預見的改變,造成實際執行上雙方義務出現不平等。

2. 條約內容本來對雙方並不平等;而無論實際效果如何。

3. 使用或威脅使用經濟壓力或武力來達至第一種情況。

4. 使用或威脅使用經濟壓力或武力來達至第二種情況。

5. 條約內容平等,但是使用經濟壓力達成。

6. 條約內容平等,但是使用武力達成。

從此定義來看,許多20世紀前歐、美國家與其亞、非國家簽署的條約都符合不平等條約的概念。而且歐、美國家內部戰爭後的許多和約(比如普法戰爭後的法蘭克福條約、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凡爾賽條

沙俄割佔清朝領土示意圖約),也可以看作是不平等條約。而現代某些協定,雖然沒有在武力下簽署,亦可被解釋為不平等。

在習慣上,不平等條約往往是指西方列強(後來也包括日本)在十八世紀及十九世紀初與亞洲國家之間簽署,帶有帝國主義色彩的條約。

近代部分多民族統一的國家在其內部的構成民族之間曾經簽訂的武力強加條約,因為不屬主權國家之間的問題,被認為是民族之間的內部事務而不屬于不平等條約。

強加條約

不平等條約(Unequal Treaty)和強加條約(Imposed Treaty)是兩個類似的概念,都是關于在武力 

凡爾賽條約脅迫下簽署的條約的名詞。強加條約的概念出現較早,西方的法學自十八、十九世紀即開始出現類似的概念。不平等條約的稱謂則是中國國民黨于1920年代提出的,最初用來指西方與滿清及北洋政府所薟署的一系列條約。後來不平等條約的概念逐漸發展,在國際上亦有被其他國家使用。但現在法學上對何謂不平等條約還是沒有很明確的定論。有些人認為不平等是指締造條約的手段使用了武力或脅迫而造成不平等。這種定義下,不平等條約基本上是等同強加條約。但亦有些意見認為不平等條約是指條約的性質屬于不平等,因此可能是在更多不同的情況下造成,而涵蓋亦更廣泛。

常見內容

各國簽署的不平等條約,內容經常包括:

1. 戰爭賠款

2. 割地

3. 租界

4. 單邊治外法權(包括領事裁判權)

5. 通商,開通通商口岸

6. 提供片面最惠國待遇。

7. 協定關稅

8. 劃定勢力範圍

具有特點

(1) 無論條約對締約一方的主權傷害有多少,大多在締約時遵循自近代外交學不斷發展而產生的“遊戲規則”(即便是形式上的遵循),即由兩方的談判代表先進行談判磋商,對條約的文本進行確定,體現出條約本身是雙方正式談判的結果。

(2) 條約一般都會涉及主權、和戰、貿易(或其他形式的)賠款,其中條約簽訂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服務于本國貿易發展。有時也是作為大國之間的交易犧牲品,原宗主國(或對該國有相當影響力的國家)將從屬于自己的國家的利益出讓給第三方,借以換取本國的利益。

古代示例

唐蕃清水盟約

唐德宗在大歷十四年即位以後,面對強藩割據、外患頻發的現狀,決定與吐蕃議和,先平定藩鎮。因為唐德宗在安史之亂中曾為雍王兼天下兵馬大元帥,與回紇在陝州會晤時被侮辱,隨從被打死數人,因此嫉恨回紇,決定聯合吐蕃。公元783年唐政府與吐蕃簽訂了《唐蕃清水盟約》。盟約大意為“唐地涇州右盡彈箏峽,隴州左極清水,鳳州西盡同谷,劍南盡西山、大渡水,吐蕃守鎮蘭、渭、原、會,西臨洮,東成州,抵劍南西磨些諸蠻、大渡水之西南”。到了唐宣宗大中年間,唐朝政府收復秦州、原州、安樂州三州之地,稍後,隴右豪傑張議潮發動起義,很快去住了吐蕃人,到了鹹通年間,唐朝政府收復了河西隴右直到庭州,徹底擊敗了吐蕃。

澶淵之盟

澶(chán)淵之盟是北宋與遼經過多次戰爭後所締結的一次盟約。

公元1004年秋,遼國蕭太後。聖宗親自率領20萬大軍南下,直逼黃河岸邊的澶州(今河南省濮陽縣)城下,威脅宋的都城。警報一夜五次傳到東京,趙恆問計于群臣。副宰相王欽若、陳堯叟主張逃跑,任職才一月的宰相寇準則厲聲反對說:“出這種主意的人應當斬首!”他說,如果放棄汴京南逃,勢必動搖人心,敵人會乘虛而入,國家就難以保全了;如果皇上親自出征,士氣定必大振,就一定能打退敵兵。趙恆同意御駕親征,由寇準隨同指揮。到了韋城(今河南省滑縣東南),趙恆聽說遼兵勢大,又想退兵。寇準嚴肅地說:“如今敵軍逼近,情況危急,我們隻能前進一尺,不能後退一寸。河北我軍正日夜盼望陛下駕到,進軍將使我河北諸軍的士氣百倍,後退則將使軍心渙散、百姓失望,敵人乘機進攻,陛下恐怕連金陵也保不住了。”趙恆才勉強同意繼續進軍,渡河進入澶州城。遠近各路宋軍見到皇上的黃龍大旗,都歡呼跳躍,高呼“萬歲”,士氣大振。寇準指揮宋軍出擊,個個奮勇沖殺,消滅了遼軍數千,射死了遼軍主將蕭達蘭。蕭太後見遼軍陷入被動,要求議和。經過寇準的堅持和使者曹利用到遼營一再討價還價,于12月正式議定由宋朝送給遼以歲幣銀10萬兩,絹20萬匹,換得遼軍撤走。這就是歷史上的“澶淵之盟”。  澶淵之盟是一個不完全平等的條約,但宋朝有限度的妥協讓步又是明智的最佳選擇,也基本符合封建歷史時期中原王朝與遊牧友邦交往的慣例,而且,盟約的簽定順應了歷史發展的要求,其進步意義是值得肯定的。難怪清朝藏書家、史學家席世臣在評論《契丹國志》時候,說:“(《契丹國志》)至于宋、遼之交,尤多微意,若澶淵誓書、關南誓書、地界之議、禮物之數,皆詳載無遺”。事實上,具載原文為後人儲存了非常重要的歷史材料,其價值受到後世學者的推崇。

慶歷和議

宋仁宗康定元年到慶歷二年(1040年~1042年)期間,西夏皇帝李元昊對宋方又發動多次大規模的軍事進攻,雙方損失都很大,結果在1044年(慶歷四年)訂立和約,史稱“慶歷和議”。和議規定:元昊取消帝號,接受宋朝冊封,稱北宋為所謂的“兄長”。宋封元昊為夏國主,宋夏名義上是君臣關系,宋每年以"賞賜"名義給夏銀五萬兩,絹十三萬匹,茶兩萬斤。

關南誓書

宋仁宗慶歷五年(1045年)的關南誓書,這是對宋遼兩國議定“澶淵之盟”的繼續,宋對遼歲幣增加到銀20萬兩,絹30萬匹。  紹興和議  中國南宋與金訂立的和約。宋軍在反擊金的入侵中已取得一定的勝利,但宋高宗與宰相秦檜唯恐有礙對金議和,解除了韓世忠張俊岳飛三大將的兵權,甚至製造岳飛冤獄,使抗戰派對投降議和活動無法進行反對。紹興十一年(1141)雙方達成和約:①宋向金稱臣,金冊宋康王趙構為皇帝。②劃定疆界,東以淮河中流為界,西以大散關(陝西寶雞西南)為界,以南屬宋,以北屬金。宋割唐(今河南唐河)、鄧(今河南鄧州)二州及商(今陝西商縣)、秦(今甘肅天水)二州之大半予金。③宋每年向金納貢銀、絹各25萬兩、匹,自紹興十二年開始,每年春季搬送至泗州交納。紹興和議確定了宋金之間政治上的不平等關系,結束了長達10餘年的戰爭狀態,形成了南北對峙的局面。

紹興和議的歷史背景。這一投降條約簽訂于抗金戰場上捷報頻傳,金兵節節敗退之時。公元1140年,金兵又一次大舉南侵,可是各路軍隊連遭失敗,在順昌(今安徽阜陽)之戰中,宋軍以少勝多,擊敗了金軍。接著岳飛率領岳家軍又取得郾城大捷,打敗了金軍的主力,先後收復了鄭州、洛陽等城。這時,金兵打算撤至河北,南宋舉國上下要求收復北方的呼聲很高,抗金情勢一片大好。可是,以妥協苟安為國策的宋高宗,既害怕宋軍的勝利影響他的求和,更害怕岳家軍從金營迎回徽欽二帝,從而威脅自己的帝位。于是,高宗和秦檜商定,命令各路軍隊班師,並在一天內連下十二道金牌逼令岳飛退兵。岳飛悲憤地說:“十年之力,毀于一旦”。由于各路宋軍退兵,等于將已收復的國土又拱手讓給了金國。公元1141年,宋高宗為了向金國表示議和“誠意”,解除了岳飛、韓世忠、張俊三大帥的兵權,撤消了對金作戰的專門軍事機構。隨後,高宗派使者到金求和,在使者叩頭哀求下,金國以“必殺岳飛”為條件,答應和議。經過一番交易後,雙方簽訂了紹興和議。這一年裏,岳飛被害死,當金獲知岳飛已死,連連擺酒慶賀。接著,金便冊封高宗為宋國皇帝。從此,南宋小朝廷開始了長達1個半世紀的偏安殘喘。

和議影響

再看北宋的財政狀況,真宗時期,一直是收入超過支出,(所以才有資本支付歲幣)。仁宗初期和中期也是如此,不過此後就開始惡化。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收入為1.16億緡,總支出則達1.31億緡,超支1500多萬緡。這種情況下再支付大量的歲幣,就不能說是輕松自在了。到宋神宗即位時期,國家財政已無餘錢,國家庫場已經告罄,國家經濟年年赤字,宋神宗兩手空空,甚至不得不給他老爸“簡葬”。所以我們不能理解其支持王安石變法的動力以及變法中為何多數都是增加中央財政收入的“急策”。甚至日後新舊黨爭,蔡京當權,也無不圍繞解決中央財政問題來展開。所以說,由于歲幣是年年支付,國家承平豐饒時沒什麽感覺,一旦財政緊張,就會變成勒在脖子上的絞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