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黨戰役

上黨戰役

上黨戰役,發生于1945年9月10日中國山西省上黨地區(今長治市)境內,發生于重慶談判期間,以作為配合談判的重要軍事動作。

上黨戰役是抗日戰爭結束之後國共兩黨發生的首次軍事沖突,是1945年國共沖突的一部分,成為第二次國共內戰的序曲。

這次戰役殲滅了閻錫山所屬的11個師的部隊,使得閻錫山在第二次國共內戰中未能對中共發動攻勢,並且不得不借助中央軍守衛山西。

  • 中文名稱
    上黨戰役
  • 時間
    1945年9月10日
  • 地點
    中國山西省上黨地區

戰爭背景

戰前態勢

1945年8月下旬,日軍投降,閻錫山部隊第19軍史澤波率4個師在上黨地區接受日軍投降。但該地區恰好位于晉冀魯豫根據地的太行分區與太岳分區兩區之間,態勢孤立;中共抗戰勝利開始即列入應予佔領的地區之一。下旬佔領了八路軍從日偽軍手中解放的襄垣、潞城及被太行軍區部隊包圍的長治、長子、壺關、屯留等地 。企圖以此為依托擴佔整個晉東南。與此同時,蔣介石在耍兩面派手法,又三次電邀毛澤東主席赴重慶談判。為了保衛勝利果實,支持毛澤東主席在重慶的談判,8月26日,中共中央軍委在關于各地軍事部署的指示中,要求太行軍區應即集結主力,"收復上黨全區,採取一切有效手段徹底消滅偽頑,逼國民黨軍投降",31日再度指示劉伯承和鄧小平,"閻部一萬六千佔共產黨部隊長治周圍六城,乃心腹之患,必須堅決徹底全部殲滅之。"

閻錫山閻錫山

據此,劉鄧部署對上黨地區(即長治地區)作戰行動。晉冀魯豫根據地的部隊在抗戰之後編成4個野戰縱隊,為了進行上黨戰役,動用了3個縱隊。

為了打好上黨戰役,晉冀魯豫軍區認真進行了戰前準備,首先,將各軍區在抗日戰爭時期組建的遊擊兵團編組成太行縱隊、冀南縱隊和太岳縱隊,使之成為正規兵團,從而實行由遊擊戰向運動戰的轉變。其次,在軍民中廣泛的進行政治動員。號召大家為保衛抗戰勝利果實而戰,並提出"打好上黨戰役,支援重慶談判"的口號。部隊知道毛澤東赴渝和蔣介石談判,都為毛澤東的安全擔心。鄧小平說:"上黨戰役打得越好,殲滅國民黨軍越徹底,毛主席就越安全,在談判桌上就越有力量。"再次,開展了戰前練兵,各級地方政府還動員了5萬民兵支前或參戰。充分的戰前準備,使部隊士氣高漲,求戰心切,保證了前線的供給和後方的安全。

戰役部署

劉伯承、鄧小平抵達根據地後,立即著手組織指揮對進佔上黨地區的國民黨軍的反擊作戰。8月25日,劉伯承一到司令部就對部下講"當前最急迫的任務是集中分散作戰的部隊,要看誰集中得快,集中起來了,形成拳頭了就是勝利。"為了最大限度地集中力量,採取了邊打、邊建、邊練的辦法,快速編組成太行、太岳、冀南三個野戰縱隊(由冀魯豫軍區編組的晉冀魯豫軍區第一縱隊于9月22日-10月9日組成,未參加上黨戰役)。三個縱隊加上地方武裝共三萬一千餘人。上述三個縱隊由太行、太岳、冀南三個軍區所屬的主力部隊組建,均採用村、區、縣各級武裝逐級上升的辦法組建,很多地方武裝直接改個番號就成了正規部隊。當時共產黨部隊野戰縱隊的編製是縱隊一旅(這一級在太行和冀南縱隊稱為支隊)一團三級,團這一級就有很多是由地方武裝升級來的。在這一點上,晉魯豫軍區或者說129師在抗日戰爭中發展的強大地方武裝發揮了巨大作用。如陳賡指揮的太岳縱隊由386旅和決1旅編成,386旅(即抗戰時期八路軍129師386旅,隻是編成有較大變化)下轄772團、20團、士敏獨立團。決1旅(即山西新軍,在1939年"12月事變"後轉入八路軍,但仍保留決死隊名義)下轄25團、38團、57團。全縱隊共六個團兵力,除772團有三個營外,其餘各團都隻有二個營或者七個連,全縱隊總計7000餘人。其中五個團都是較老的部隊(其中772團是個紅軍團,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和抗日戰爭時期戰功赫赫,戰鬥力很強),而士敏獨立團就是地方武裝升級來的,其前身為士敏縣大隊整編而成的士敏獨立營,後由772團、20團抽調五個建製排並補充大量民兵擴編為士敏獨立團。太行、冀南縱隊大體上也是這種情況。部隊兵員的補充採取了個人直接動員和民兵集體動員的方式 。

戰前情勢戰前情勢

經過短短一個多月,太行區就擴充兵員2.5萬人,太岳區擴充1萬人,其中大部分是民兵。據武鄉、榆社左權、遼西等九縣統計,民兵佔參軍總數的百分之六十三點五,遼西縣則達到百分之七十八點七。民兵們成班成隊的帶槍加入軍隊,馬上開赴前線作戰。劉伯承後來充滿感情的回憶道:"幾萬遊擊武裝還穿著五顏六色的便服就集合起來開上前線去了,成千上萬的民兵排成整齊的佇列參加了戰勤工作……"盡管如此,還是有很多部隊人員不充實,很多團不過千人。

解放襄垣

襄垣縣城位于長治北90華裏,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後,共產黨部隊的地方部隊和民兵武裝于8月22日夜就進駐了襄垣縣城。8月25日也就是"劉鄧"返回晉冀魯豫根據地的同一天,閻錫山長官部少將參事翟品三率部分國民黨軍和收編的日偽警備隊等一千餘人,由屯留出發,攻佔了襄垣。8月27日夜,李達指揮太行軍區部隊及友軍第17師包圍了襄垣縣城。

戰役指揮者戰役指揮者

經過幾天準備,共產黨部隊于9月1日黃昏發起總攻。在總攻之前,太行軍區13團挖了100多米的地道通到城牆下,用滿滿一棺材炸葯炸開了城牆,共產黨部隊攻城部隊乘勢涌人城內。經過四小時激戰,全殲國民黨軍勝利結束戰鬥。共斃國民黨軍350餘人,俘國民黨軍450餘人,閻錫山長官部少將參事"襄垣解救軍"總指揮翟品三等大小頭目全部被共產黨部隊活捉。有意思的是,其中國民黨任命的襄垣縣縣長聞家喜和日本鬼子任命的偽襄垣縣縣長張公度同時被共產黨部隊俘虜 。攻克襄垣後,太行軍區立即發出戰術指示,在襄垣組織實彈演習,研究攻城和巷戰經驗,為上黨戰役的勝利進行了充分準備 。

戰役準備

攻佔襄垣後,劉伯承認真總結經驗教訓,主持起草了《晉冀魯豫軍區關于上黨戰役中某些戰術問題的指示》,開于9月5日下發各部隊。這個指示客觀分析了閻錫山手下晉綏軍的優點與缺點,打消了一些幹部認為蔣閻軍總比日軍好打的輕國民黨軍思想,對戰役的順利進行起到了良好的推動作用。《指示》中準確指出了晉綏軍"長于防御,構築品字形據點碉堡,控製強大的預備隊,實行反突擊","配置有外圍據點,形成犄角之勢";野戰中,"採取三隻老虎爪子的戰術(正面鉗製左包右抄)",但一般不善于白刃格鬥,其特點即"重于守城","極不善于野戰"。根據這一特點,劉伯承在《指示》中提出了上黨戰役的基本思路,即"根據其牽一發動全身的特點,多方誘國民黨軍外出,于野外聚殲之"。這就抓住了晉綏軍不善野戰的弱點,避開了其作戰的強點,通過攻擊長治周圍國民黨軍防御較弱的縣城,引誘國民黨軍從防御堅固的長治城中出來,于野戰中殲滅之。在戰術手段上表現為"圍城打援"的形式。即首先逐個奪取長治外圍各縣城,吸引長治國民黨軍主力出援,然後在運動中殲滅來援之國民黨軍,而後奪取長治。在兵力運用上,共產黨部隊確定在奪取外圍各縣時,以主力部隊之一部攻城,地方武裝和民兵圍困其餘各城,不使國民黨軍向長治逃跑,主力部隊大部集結于機動位置,準備殲滅由長治出援的國民黨軍。在攻城順序上,為防止國民黨軍利用自晉路與沁縣以北的日軍相策應,決定按先北後南、由西到東的方向來打。最後確定的攻城順序是先打屯留,再長子,然後打潞城,最後打壺關。佔領上述四城後,各路大軍會攻長治。

劉伯承劉伯承

9月7日,劉伯承與鄧小平下達了《晉冀魯豫軍區作戰字第一號命令》,決定于9月10日2時30分開始對屯留、上村實施攻擊。9月9日23時,即戰鬥發起前三個半小時,劉鄧指揮所推進到潞城以西的中村。9月10日6時即戰鬥發起後三個半小時,劉鄧指揮所又進到故縣村,對戰役實施指揮。

戰爭過程

戰役打響

1945年9月10日2時30分,共產黨部隊太行縱隊在秦基偉司令員指揮下,向屯留、上村發起攻擊。上黨戰役正式打響。同時,以太岳、冀南兩個縱隊隱蔽于長治至屯留公路兩側,準備殲滅長治出援之國民黨軍。駐守屯留的國民黨軍是挺進第6縱隊的1個教導團及收編的偽軍一部,總計1000餘人。國民黨軍中的這個教導團一千多人都是班代以上的骨幹分子,受過長期訓練,戰鬥力較強。因此戰鬥打得十分激烈,共產黨部隊太行縱隊以31團為主攻,先奪取東關爾後從東面攻城,共產黨部隊13團攻佔城西南高地

上黨戰役指揮所上黨戰役指揮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