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錯花轎嫁對郎 -2000年張子恩導演作品

上錯花轎嫁對郎

2000年張子恩導演作品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上錯花轎嫁對郎》是根據台灣純情女作家席絹的小說《上錯花轎嫁對郎》和《請你將就一下》改編的。故事講述了一個懸念迭起、妙趣橫生的古代民間故事。相傳在某個朝代的揚州,有兩個美麗的姑娘,一個是城北富商的小姐杜冰雁,一個是城東武師的閨女李玉湖,二人同年同月生,又在同一天出嫁。

  • 中文名
    上錯花轎嫁對郎》
  • 主演
    杜冰雁,李玉湖
  • 集數
    20
  • 類型
    愛情
  • 出品時間
    2000年
  • 首播時間
    2001年
  • 導演
    張子恩

信息概述

《上錯花轎嫁對郎》是根據台灣純情女作家席絹的小說《上錯花轎嫁對郎》和《請你將就一下》改編的。故事講述了一個懸念迭起、妙趣橫生的古代民間故事。相傳在某個朝代的揚州,有兩個美麗的姑娘,一個是城北富商的小姐杜冰雁,一個是城東武師的閨女李玉湖,二人同年同月生,又在同一天出嫁。富家小姐杜冰雁要嫁到林州,武師閨女李玉湖要嫁到金州。杜小姐未來的丈夫是柳州钜賈齊府的三公子。李小姐未來的夫君是當朝寵臣、鎮守邊關的袁不屈大將軍。財主小姐嫁給钜賈公子,武師閨女嫁給威風將軍,在當時顯然是門當戶對,珠聯璧合。殊不知杜小姐要嫁的齊三公子是等著她去沖喜的病秧子,而李小姐要嫁的袁大將軍當年曾在她家受過屈辱。兩門親事皆含脅迫也實屬無奈,弄得不好,前者的紅喜將變成白喜,後者的高攀將換來替父受罪。二位小姐都在為各自的苦命暗自悲泣。誰知出嫁那天,發生了一件誰也料想不到的事情。兩支送親隊伍同時出城,途中突然大雨傾盆,兩路人馬涌到一座廟內避雨,慌亂之中,轎夫們抬錯了花轎:該送往金州的花轎被抬往林州,應抬往林州的花轎被送到金州!于是,陰錯陽差引出了兩個曲折離奇,縱橫交錯的愛情故事,成全了五對情意綿綿的夫妻。編輯摘要

上錯花轎嫁對郎

主創人員

總監製:湯達祥上錯花轎嫁對郎

出品人:張春林

製片人:黃家佐

策劃:狄鵬

編劇:童邊阡陌樸勤國芳

導演:張子恩

作曲:雷蕾

演員名單

聶遠飾齊天磊

上錯花轎嫁對郎上錯花轎嫁對郎

黃奕飾李玉湖

師小紅飾袁不屈

佳/李佳璘飾杜冰雁

鄭毓芝飾老太君

沙溢飾沙平威

劉培清飾劉若謙

王菁華飾舒大娘

涓子/王慧娟飾昌平公主

張鐵林飾皇上

劉瀟瀟飾季竟棠

閭漢彪飾孔縣令

徐婧靈啞妹

故事大綱

相傳在某個朝代的揚州,有兩個美麗的姑娘,一個是城北富商的小姐杜冰雁,一個是城東武師的閨女李玉湖,二人同年同月生,又在同一天出嫁。富家小姐杜冰雁要嫁到林州,武師閨女李玉湖要嫁到金州。杜小姐未來的丈夫是柳州钜賈齊府的三公子。李小姐未來的夫君是當朝寵臣、鎮守邊關的袁不屈大將軍。財主小姐嫁給钜賈公子,武師閨女嫁給威風將軍,在當時顯然是門當戶對,珠聯璧合。殊不知杜小姐要嫁的齊三公子是等著她去沖喜的病秧子,而李小姐要嫁的袁大將軍當年曾在她家受過屈辱。兩門親事皆含脅迫也實屬無奈,弄得不好,前者的紅喜將變成白喜,後者的高攀將換來替父受罪。二位小姐都在為各自的苦命暗自悲泣。誰知出嫁那天,發生了一件誰也料想不到的事情。兩支送親隊伍同時出城,途中突然大雨傾盆,兩路人馬涌到一座廟內避雨,慌亂之中,轎夫們抬錯了花轎:該送往金州的花轎被抬往林州,應抬往林州的花轎被送到金州!于是,陰錯陽差引出了兩個曲折離奇,縱橫交錯的愛情故事,成全了五對情意綿綿的夫妻……

上錯花轎嫁對郎上錯花轎嫁對郎

影片信息

片名:上錯花轎嫁對郎

片長:20集

總監製:湯達祥 《上錯花轎嫁對郎》

出品人:張春林

製片人:黃家佐

策劃:狄鵬

編劇:童邊阡陌樸勤國芳

導演:張子恩

分集介紹

第1集

古代某朝揚州城,兩個美麗的姑娘同時出嫁。城北富商的小姐杜冰雁要嫁給林州钜賈齊府,新郎是病染沉痾、活不長久的齊三公子。城東武師的閨女李玉湖要嫁給金州將軍袁府,新郎是與李家懷有宿怨的袁大將軍。兩個新娘被迫上轎,都在悲嘆自己的苦命。

兩支送親隊伍連在一起,浩浩蕩蕩走出揚州城,途中突然大雨傾盆,兩路人馬一同涌到仙女廟中避雨,不料傳來強盜就要襲擾此廟的訊息,眾人在慌亂之中錯抬花轎,陰錯陽差,該送往金州的李玉湖被抬往林州,該抬往林州的杜冰雁被送往金州。一個大錯位,將引出五個曲折離奇,縱橫交錯的愛情故事......

第2集

武師閨女李玉湖被巧舌如簧的林媒婆哄到了林州,住進迎親的客堆。深夜,面容醜陋的齊三公子突然闖入臥室,李玉湖驚叫失聲,睜開眼睛,卻是一場惡夢。

心有餘悸的李玉湖決定溜向揚州。林媒婆和丫環小喜發現後,緊追不舍,一直追到林州城外。遙遙領先的李玉湖頗為得意,一不小心踏進窪坑,崴傷了腳脖子,隻好被追上來的媒婆和丫環帶回客堆。

齊府舉行了盛大的婚禮。在通往洞房的走廊上,冒充杜冰雁的李玉湖著紅蓋頭。洞房之夜,李玉湖不讓新郎近身。自己摘下紅蓋頭,她深感意外的是新郎骨秀神清、姣然如玉,毫無醜陋之處,並且還有一身不凡的內功。新郎新娘在洞房裏進行了一場奇特而又可笑的較量。新郎齊天磊狡黠詼諧,善解人意。新婚之夜,他居然不強迫同房,自己以桌為榻,讓新娘獨睡綉床。

次日上午拜見齊府長者,李玉湖發現偌大一個齊府.仿佛是個“女兒國”,大權在握的老太君是齊天磊的阿麼。她身邊有一名幫助理才的能幹公子,那是齊天磊的表哥柯世昭。李玉湖深感奇怪的是齊天磊一到人前,便弱不禁風,精神萎頓,當眾暈倒……

第3集

暈眩欲倒的齊天磊被送回新房,經特聘留府、專為其治病的劉若謙醫生的醫療,才恢復神志。應齊天磊要求,新房裏增添了一張睡榻,專供他休憩之用。當房裏隻剩下兩人的時候,李玉湖發現齊天磊靠在睡榻上,邊吃黃豆,邊看書,安逸瀟灑,毫無病態。

老太君的貼身丫頭方小巧送來煎好的補葯,這是表兄柯世昭從福建購來的珍品。齊天磊待方小巧走後,悄悄將葯湯潑掉,將葯渣倒進一個瓦罐。李玉湖十分納悶。

齊天磊提議,不要悶在屋裏。他領著李玉湖在專供自己養病的私家園林-寄暢新苑裏觀景。不諳文墨的李玉湖把“寄暢新苑”念成了“寄踢新花”,四個大字錯讀了兩個,“杜冰雁”,卻露出了破綻。機敏的齊天磊不動聲色地聽在耳中,記在心裏。

齊天磊把李玉湖帶上園中的“今覺樓”,東西南北看了一通。“今覺樓”不同凡俗的格局,齊天磊道破人世虛幻的妙論,使李玉湖十分驚奇。

月夜,齊天磊與既是醫生,又是師父的劉若謙談心,談出對新娘身份的懷疑。劉若謙提醒他稍安勿躁,可繼續考查。李玉湖推窗觀月,瞅見齊天磊與劉若謙在月下同練綿拳。她覺得豪華的齊府有點古怪,忽而有病、忽而沒病的齊天磊更是古怪。望著雲中忽隱忽現的月亮,李玉湖自思自嘆,不禁想起了遠在金州的杜冰雁。

第4集

丫環小喜急中生智,巧妙地給李玉湖解了圍,但顧此失彼,又露出新的馬腳。

第二天,齊天磊把小喜叫到花園一角,連唬帶詐,使她說出了仙女廟錯抬花轎、林媒婆將錯就錯的詳細經過。天磊對小喜宣布了“約法三章”,然後趕到劉若謙的屋裏告訴師父,已經證實新娘不是杜冰雁,而是李玉湖,杜冰雁很可能已被錯嫁到金州,不過自己倒是挺喜歡這個李玉湖的。劉若謙告訴徒弟,在袁不屈麾下任職的外甥,多次來信請他赴軍中行醫,現在正好可以北上,就便打探杜冰雁的情況。次日清晨,劉若謙暫別齊府,策馬前往金州。

金州袁府,杜冰雁又一次受到總管李成的恫嚇。她不堪禁錮,左思右想,決定逃離袁府,直接到軍營向袁不屈講清“錯抬花轎”一事,請他將自己送回揚州。杜冰雁女扮男裝,從幽靜小院的後門逃了出去。

改名為杜凍的杜冰雁,隻身一人奔赴軍營,途中遇到兩名歹徒,危急之中,被騎馬路過的劉若謙搭救。冰雁謊稱自己是從揚州前往金州軍營尋找兄長的。劉若嫌見其英眉秀目,神色正派,便收之為醫徒,一同奔赴軍營。

杜冰雁隨劉若謙學醫,她聰明伶俐,手腳勤快,深得師傅好評。一日,她在帳篷裏一邊碾葯,一邊思謀如何盡快見到袁不屈。師傅劉若謙走進帳篷,將一包麻醉散交給徒弟,讓其寫清葯名,妥善保管。杜冰雁寫出三個字,自覺筆觸纖細,便悄悄撕掉,特意用粗獷筆法重新寫過,居然沒讓劉若謙從字型上看出女性的痕跡。師傅離開帳篷後,小將沙平威鑽進來,給杜冰雁送來一包野果,十分親熱,希望與之結為兄弟。杜冰雁巧妙地擺脫了沙平威善意的糾纏。

一天午後,杜冰雁走在路上,沙平威突然出現,神秘兮兮地告訴她,發現了一處人間仙境。沙平威拉拉扯扯,把杜冰雁帶到了月牙灣。那裏的風景果然幽美,迷住了杜冰雁。沙平威笑呵呵地脫下衣服。杜冰雁嚇了一跳,以為對方要圖謀不軌。沙平威卻“撲通”一聲,跳進水中,甩開兩臂,遊起泳來。他勸說杜冰雁下來一同戲水。杜說自己從小怕水。沙平威水淋淋地走上來,要教她遊泳。嚇得杜冰雁連連後退。尷尬之中,突然傳來號角聲。沙平威忙不迭地一邊穿衣。一邊保證教小兄弟學會遊泳,臨走時還拍了拍杜冰雁的腦袋。

第5集

今覺樓上,齊天磊把西洋千裏鏡放到李玉湖手中。各種景物來到面前,玉湖十分驚奇,玩得非常開心。天磊意味深長地告訴玉湖:“我們齊府好玩的東西很多,不過,有真好玩的,有假好玩的,還有不好玩的......”用千裏鏡向齊府大門口眺望的李玉湖忽然驚叫起來。齊天磊接過千裏鏡一看。說道:“你瞧,不好玩的東西來了吧!”齊府門口,幾名家丁正在毒打一個少年。

李玉湖看不下去,與齊天磊一起趕往大門口,恰巧碰到匆匆跑來報告此事的啞妹齊燕笙,三人一起前去製止毆打,救不了遍體鱗傷的少年。打抱不平,主持正義,顯示了李玉湖可愛的個性,但她在惡奴面前顯露武功,日後將帶來麻煩。

受傷少年被救進寄暢新苑,但他仇恨齊府,激憤難抑。齊天磊設法使其安靜下來,接受李玉湖和齊燕笙的包扎。少年說出了悲慘的身世。他叫季競棠,江州人。一場飛來橫禍使他失去父母,家破人亡,罪魁禍首就是柯世昭。他流落它鄉,貧病交加,昏死在街頭,被心善的舒大娘收養,認為義子,才保住了一條命。母子輾轉來到林州。他找到齊府,要找仇人算帳。何世昭外出未歸,季競棠站在門外破口大罵,遭來惡奴的毒打。

天磊、玉湖和燕笙把季競棠送到舒大娘身邊。舒大娘起初對齊府來人有所疑慮,經季競棠說明,態度有所轉變。

尚在金州的杜冰雁,正與劉若謙一起救治傷員,受傷的兵士不住地誇贊勇武的將軍率領將士們奪取了一次勝利。傍晚,滿身血污的杜冰雁悄悄來到月牙灣洗澡,當她松開長發,站在水中清洗時,突然出現一個威猛的裸漢,抓住了她的胳臂。

第6集

軍營中有嚴格規定,不許女子入營,違犯軍規者斬!威猛的漢子責問杜冰雁。杜冰雁自稱是將軍夫人,不許對方無禮。魁偉的漢子把杜冰雁捉到岸上,嚴詞審問。情急智生,杜冰雁順手拿出一包麻醉散,捂住壯漢的鼻孔,使其昏倒在地。

杜冰雁從月牙灣一口氣逃回營房,氣喘吁吁,忐忑不安。剛才是做了一場夢.但是冰雁丟失的一方絲巾,使她相信不是夢。魁偉的男子回到主將帳篷,原來他就是袁不屈。

天亮後,袁不屈坐在指揮所裏,仍然想著那恍然如夢的月夜,想著那自稱是將軍夫人的美貌女子,覺得此事十分蹊蹺。小將沙平威進帳,打斷了他的思路。沙平威提醒將軍,新來的小醫徒杜冰多次請求將軍接見。總是沒有機會,今天應該接見了。袁不屈猶豫不決。沙平威喋喋不休地描述小醫徒是如何之可愛。袁不屈隻得同意接見小醫徒杜冰。

沙平威滿心歡喜地跑出主將帳篷,找來了杜冰雁,偏偏此時戰鼓驟響,號角激鳴,發生了緊急敵情。袁不屈大步走出帳篷,與沙平威一起率兵出戰。

柯世昭指使方小巧試探李玉湖。方小巧到寄暢新苑.邀請李玉湖一同綉花。不擅女紅的李玉湖隨機應變,說自己在娘家主要是幫助父親理財,從來不摸綉花針。方小巧故意將她的話告訴老太君,促使老太君命李玉湖次日上午當眾查閱十幾家商行的賬目。李玉湖聽此訊息在寄暢新苑瞠目結舌。

第7集

聽說讓自己當眾查閱賬目,老太君要考查孫媳婦理財能力,李玉湖心虛膽怯,想溜回揚州,免得漏餡出洋相。齊天磊用他獨特的辦法,鼓勵李玉湖勇敢闖關。

齊天磊連夜對李玉湖進行突擊輔導。啞妹中間跑來,天磊突發奇想,決定第二天用各種手勢對玉湖提示,再加上“面部語言”—一左眉挑起什麽意思,右耳聳動什麽意思……

李玉湖“連滾帶爬”闖過關,居然得到老太君的誇獎。

勝利過關後,回到寄暢新苑,李玉湖興奮不已,順手抄起竹片、木棍,與齊天磊練起武來,“劈劈啪啪”的聲音傳到牆外。方小巧聞聲,爬到假山高處,窺見裏面的情景,立即跑去報告何世昭。兩人跑來一看,寄暢新苑裏卻是另一景象:齊天磊犯病躺在亭子裏,李玉湖用竹片責打丫環小嘉,柯世昭怪方小巧看花了眼,方小巧滿腹狐疑,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其實,是丫環小喜在假山下發現了方小巧,及時進來相告,齊天磊隨機應變,耍了個“障眼法”。

戲又回到金州軍營。袁不屈傷情迅速好轉,聽說小醫徒用嘴為他吮毒,心裏十分感激。與沙平威一樣,他也十分喜歡這個英俊少年,並覺得十分面熟,好像在哪兒見過,但又想不起來,便讓其留在身邊護理自己。杜冰雁獲得了接近將軍的機會,幾次想說出真情,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劉若謙對自己的徒兒如此吸引男性有點犯疑。想到徒弟的揚州口音,想到徒弟說是軍中尋找兄長,而軍中並無此人,又想到“杜冰”僅比“杜冰雁”少一個字,劉若謙開始留心徒弟的行動,終于發現了破綻,看出徒弟的女兒身!

第8集

敵軍又來挑釁,主將尚示痊愈,戰事出現危機。袁不屈決定帶傷出戰,被劉若謙、杜冰雁阻止。小醫徒發揮聰明才智,奉獻巧計一個,得到劉若謙的肯定。袁不屈略加思忖,決定採納。

敵軍中計,自動退兵。杜冰雁一獻巧計,初顯智慧。袁不屈更加鍾愛小醫徒,但是仍然想不起何時見過面。杜冰雁對忠勇保國、智勇雙全的袁大將軍漸生愛心,但仍有諸多疑慮。

劉若謙將袁、杜二人的種種表現看在眼裏,決定成全這份姻緣。他先從外甥沙平威那裏,將袁不屈先後死去兩位夫人的真實原因了解清楚,然後而又巧妙地暗示徒弟,師傅已經知道你的女兒身,也看出你對將軍的愛慕之心,繼而用講故事的辦法,介紹了李玉湖和齊三公子的姻緣,解除了徒弟心中的一切顧慮。杜冰雁含羞而去。

劉若謙又巧妙地啓發袁不屈想透小醫徒的性別。袁將軍頓開茅塞,認出杜冰就是月牙灣見過的那個自稱是將軍夫人的女子。杜冰雁和袁不屈終于捅破窗戶紙,才女接受了將軍的愛之心。

第9集

方小巧道柯世昭所囑,跑到老太君面前花言巧語,鼓動老太君驗看齊府送給杜家的重要禮物—一水晶雁。老太君決定,在孫兒結婚一個月時舉行家宴,讓孫媳佩戴水晶雁到場。

訊息傳來,李玉湖再次傻眼,又要腳底抹油回揚州。齊天磊用激將法將她穩住,奉獻了幾個蒙混過關的點子,均被李玉湖否定。晚上就得拿出水晶雁,李玉湖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齊天磊撓耳抓腮,準備再裝一次大病。李玉湖搖頭反對。兩個人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劉若從金州回到齊府,拿出了杜冰雁托帶的禮物。開啟盒子一看,裏邊原來正是水晶雁,李玉湖笑逐顏開,喜不自勝。

有了水晶雁,齊天磊反守為攻,讓李玉湖將水晶雁巧妙地掛在綢帶後面。晚宴上,柯世昭和方小巧自以為得計,步步緊逼。李玉湖突然亮出水晶雁。柯、方二人鬧了個倒憋氣。

劉若謙告訴齊天磊,金州軍營傷員日多,醫葯匱乏,此次回來要急購葯品。齊天磊讓師傅勿急,說是新近結識了一家葯店,貨真價實,辦貨迅速。劉若謙拿郵自己收寫的購葯清單。天磊將葯單交給啞妹燕笙,讓她立即當面送交舒大娘。

啞妹燕笙趕到舒大娘店裏,將葯單交給季競成。競成交給母親過目。舒大娘一看葯單,覺得眼熟,忙問這是誰寫的葯單。啞妹比比劃劃告訴她,葯單是醫生寫的。舒大娘追問醫生是誰。啞妹寫出“劉若謙”。舒大娘一見仨字,先是狂喜,後是大哭,然後暈倒。競成和燕笙慌忙將她扶住。舒大娘睜開眼睛說道:“競成,你知道劉若謙是誰呀?就是我日夜尋找的人—一我的老公,你的爹呀!

第10集

寄暢新苑,劉若謙與齊天磊、李玉湖談著金州的人和事。舒大娘激動萬分地闖了進來,喊著劉若謙的小名和愛稱。她證實所認未錯之後,立即上前抱住劉若謙,弄得劉謙是小雞吞豌豆—一紅了脖子,尷尬萬分。性格爽朗、心真口快的舒大娘把她與劉若謙的愛情故事和盤托出,逗得齊天磊和李玉湖哈哈直樂。齊天磊風趣地表態:“舒大娘,從今兒起,我得改口羅!師母在上,徒弟有禮了!”

劉若謙對舒大娘說:“先將葯配齊。送往金州,待戰事獲勝後,再回林州團聚。”舒大娘堅決不幹,氣呼呼地說:“你雲遊四方,行俠仗義,今天成全這個,明天成全那個,為什麽不成全你,不成全我,害得我磨破鞋底,滿世界找老公!你今天不跟我回去,我什麽葯也不給你辦......”在齊天磊和李玉湖的攛掇下,劉若謙終于跟著老妻回去。

劉若謙進葯店,季競棠叩拜義父.啞妹在一旁掩口竊笑。舒大娘煞有介事地提醒丈夫:“喂,老爹是那麽容易當的呀,不拿點兒見面禮給義子啊?”劉若謙十分喜歡季競棠,連忙將一柄圍在腰間的軟劍送給兒子。他見季競棠長得眉清目秀,怕再碰到一個女扮男裝的,悄悄檢查了競棠的耳朵和喉結,方才放下心來。

金州軍營。在杜冰雁的精心護理下,袁不屈已經完全恢復了健康。杜冰雁不便再留在將軍身邊,回到了自己的葯房帳篷。小將沙平威又來看望醫徒杜冰,幫其碾葯。他說對杜冰已刮目相看,十分佩服,袁不屈走進葯帳,設法將沙平威支走。小將嘟囔而去之後,杜冰雁認為不宜再隱瞞性別留在軍營。回將軍府,杜冰雁不願意回揚州,袁不屈不同意,他希望杜冰雁留在身邊助己殺敵,但是自己親手製定的“不許女人進軍營”的規定又不能違犯。左右為難,二人一時拿不出好主意。

將軍開會,袁不屈按杜冰雁的點子,宣布了杜冰雁的性別和夫人身份。沙平威大驚,將士們大驚。袁不屈又宣布,將按軍法規定嚴處女扮男裝的杜冰雁。沙平威和將士們大驚失色。

第11集

依照杜冰雁的點子行事,袁不屈既公開了杜冰雁的性別和身份,又嚴格執行軍規,還保全了妻子的身家性命。杜冰雁二獻巧計,再顯智慧。袁不屈更加珍愛自己的妻子。

杜冰雁發現沙平威神色不對,隻身一人離開軍營,便與袁不屈一起悄悄跟蹤。隻見沙平威來到月牙灣,望著一灣碧水,一會兒哈哈大笑,一會兒又嗚嗚直哭。袁、杜二人面面相覷,以為他得了神經病,趕緊跑過去撫慰。沙平威沒想到將軍和夫人就在自己身邊,十分難為情,恨不得鑽進地縫去。袁不屈和李玉湖一唱一和,好言相勸,說是一定要給沙平威找個“賽杜冰”,男裝比杜冰可愛,女裝比冰雁美麗。沙平威這才轉優為喜。他自我解嘲,說最傻的不是沙平威,而是舅舅劉若謙,收了個徒兒是女子,居然毫無所知。袁不屈告訴他,我與嫂子的姻緣正是你舅舅牽的線。沙平威聽了,立刻大哭,隨即又轉為大笑:“哈哈,舅舅你啊怎麽不為我牽線……”

葯品採購齊全,劉若謙要返回金州,舒大娘依依不舍,希望同行。劉若謙告訴妻子,軍營有嚴酷規定,女子闖入軍營要送命。舒大娘說:“杜小姐女扮男裝當你的徒弟,不是照樣進軍營嗎?我化起妝來冒充你師弟好了。”劉若謙耐心勸說:“一個杜小姐還不知如何闖過軍規難關,現來一個舒歐巴桑,不是難上加難,自找麻煩嗎?”他動員妻子幫助天磊、玉湖對付齊府惡人,並且留下了表示忠誠的信物。舒大娘這才勉強同意丈夫一人返回金州。

齊天磊知道祖母喜歡看劇情悲慘的“苦戲”,趁柯世昭外出收帳之際,請一個戲班子進府演戲,把老太君看得熱淚滂沱,痛哭流涕。天磊趁祖母動情之時,說戲中的那個苦孩兒就在林州。老太君要孫子把苦孩兒帶進府來,她要看看,並會慷慨接濟。

第12集

季競棠拿出父母的血書等證物,懇求老太君為其主持公道,為死去的父母伸冤。老太君有所震動。季競棠走後,齊天磊趁熱打鐵,向祖母談起齊府多年來的種種怪異這事,引起了老太君的深慮。

老太君是相當精明的一家之主,但在喜歡奉承上面也不能免俗。她喜歡投其所好的外孫柯世昭,不亞于對孫兒齊天磊的疼愛。此刻,天磊如此揭露世昭,她不能不信,但又不全信。他在柯世昭從外地回來之後,與其談話,試探虛實。柯世昭敏感而又狡猾,憑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有問必答,有疑必解,幾乎打消了老太君對他的懷疑。第二天,老太君悄悄派心腹之人前往季競棠的家鄉,了解事情的真象。

柯世昭找來方小巧,打聽自己外出時齊府發生了什麽事。方小巧說沒什麽大事,隻是發現齊天磊和新娘子越來越情投意合,三公子犯病漸漸少了,身體漸漸好了,但是她始終覺得天磊的妻子不象大家閨秀,一舉一動象個武人。

劉若謙來到軍營,戰事已經結束,袁不屈率軍大獲全勝,舒大娘得以進營,與丈夫一起用帶來的葯品救治傷員。酒宴結束,官兵陸續散去。沙平威與舅舅、舅媽走在一起。他向舒大娘告狀,說舅舅已經知道徒弟是個女的,卻不將真情告訴他,害得他在將軍和將軍夫人面前做了許多蠢事,簡直無臉見人。舒大娘連忙安慰外甥。沙平威卻笑嘻嘻地說:“放心吧,舅媽,我早就沒事了,將軍大哥和冰雁嫂子對我拍胸脯了,一定要給我找到一個“賽杜冰”呢!三個人正說說笑笑,軍營大門傳來“聖旨到”的喊聲。

太監宣讀聖旨,皇上誇獎袁不屈英勇善戰,屢建奇功,決定招為駙馬,將昌平公主嫁給他,命其迅速進京。晴天霹靂,袁不屈愕然,跪在地上半晌說不出話來。遠遠站著的沙平威也驚呆了!

第13集

袁不屈心情沉重地回到帳中。他隱瞞聖旨內容,與杜冰雁強顏歡笑,但他心不在焉的反常表現引起杜冰雁的註意。

杜冰雁走出帳外,見沙平威迎面走來,卻有意回避自己。杜把沙叫住,見其語言閃爍,便問營中出了什麽事。沙平威支支吾吾,企圖搪塞過去,但經不住杜冰雁左盤右問,將聖旨內容如實相告。杜冰雁心中一震,竭力穩住自己。沙平威不知如何安慰她。她卻寬慰沙平威,並對沙平威提了幾點要求,沙一口答應。

一道突如其來的聖旨,令袁不屈和杜冰雁徹夜難眠。夫妻二人商量如何對付這無情的利劍。袁不屈說昌平年紀小、性子野,絕不娶她為妻。他欲棄官丟印,與冰雁一起出走,海枯石爛,永不變心。杜冰雁搖頭反對,陷入沉思,腦海中浮現各種畫面:忽而是出逃被捉,忽而是隱居遭捕,忽而是向皇帝申辯,忽而是夫妻雙殉情……最後,她眼睛一亮,腦子裏跳出一個出奇製勝的好主意。她對袁不屈說:“你若想留住我,必須先放我,讓我走,讓我立刻回揚州。“袁不屈以為她說的是氣話,杜冰雁壓低聲音,把自己的妙計詳詳細細說了一遍。袁不屈邊聽邊點頭,但仍有疑慮。杜冰雁鼓勵丈夫:“隻要這樣去做,轉危為安,化險為夷,有九成把握!”

第二天,袁不屈派專人送妻子返回揚州。

戲又轉回林州齊府。柯世昭和方小巧交談,他原以為讓齊天磊娶妻“沖喜”,可以送掉他的小命;不承想這個可疑的新娘有旺夫命,齊天磊的身體反倒一天天好起來了。柯世昭讓惡奴裝成蒙面刺客,夜間寄暢新苑。他說:“能殺死齊天磊最好,如若不成,能探出他老婆的虛實也不錯,但絕不可失手被擒。”惡奴遵命而去。

聽到惡奴的報告,柯世昭大喜。他與方小巧商量出又一個詭計:悄悄派人到揚州,把杜冰雁的父兄接來,當面揭  穿李玉湖讓老太君大吃一驚,然後把假杜冰雁抓起來,送往官府。

第14集

京城宮中,皇帝接到袁不屈的呈報,說是已奉旨離金州赴京,隻是途中經過山東老家,需在泰安停留數日,掃墓祭祖,請恩準延後來京,並懇請昌平公主前來同遊泰山。皇帝欣然應允。

御花園裏,皇帝看見正在戲耍的昌平公主,上前與女兒說話。昌平公主要求到金州去,一來觀賞北國風景,二去看看袁不屈是個啥模樣。皇帝說金州戰事剛停,那裏並不安全,何況屈已經到了泰安,金州不去也罷。昌平公主又纏著父親,讓她去泰山,登登南天門,看看天上的風景。皇帝被女兒纏得沒有辦法,正好袁不屈的呈報上也發出了邀請,便順坡下驢,同意了昌平公主的要求。

公主由一老年官員陪同,二人扮成民間父女,幾名御林軍扮成家丁,一起往山東進發。公主沿途十分開心,但也鬧了不少笑話,令“父親”啼笑皆非。一行人到達泰安,先到驛館住下。公主急著要上南天門。“父親”耐心勸她先去看看  袁不屈,明日由袁不屈陪同登南天門。公主同意了。

袁不屈在泰安的臨時公館。劉若謙在屋裏為沙平威測字。測的結果是“往南天門,到碧霞祠必有好運,但必須身穿紫色衣。”沙平威平時挺信服舅舅,暗自決定次日登泰山,看看靈不靈。

公主一行來到臨時公館。劉若謙以管家身份接待。舒大娘藏在屋裏偷偷窺望公主。劉若謙告訴公主,袁將軍正在裏面行孝,暫不能說話,請客人在外廳稍候。昌平公主往裏邊窺看,隻見袁不屈盤腿閉目而坐,身後供著四個牌位。公主好奇,問劉若謙,怎麽會有四個牌位。劉說中間兩個是將軍的父母,旁邊兩個是將軍已故的夫人。公主一聽,蹙眉撅嘴,面露慍色。忽然,堂上撲嗵一響,袁不屈口吐白沫,歪倒在地。兩個侍從趕緊把他扶起,隻見袁不屈呲牙咧嘴,橫眉立目,用女人的聲音說起話來,原來是兩個夫人的陰魂附體,叱罵袁不屈另找新歡。昌平公主又怕又氣,趕緊與“父親”返回驛館。公主走後,袁不屈立即恢復正常。劉若謙說:“沒想到將軍還有這兩手。”袁不屈無奈地笑道:“這是皇上逼的。”劉若謙糾正道:“不,這是夫人教的!”他提醒袁不屈,第一招初見成效,我們得趕快遵照夫人的計畫,弄好第二招,袁不屈抱拳說道:“劉先生,袁某拜托、拜托!”

第15集

晚上,舒大娘在屋裏等候劉若謙。劉遲遲不歸,舒等的焦急,正要出門去尋,劉大步進屋,告訴妻子,杜小姐聰慧過人,以退為進,人回揚州,辦法留下,已初見端倪,現在得讓她出場了。舒問需要她做什麽。劉說要做一件事關重大的要緊事,必須面傳心授。鏡頭一轉,窗上映出夫妻二人的身影,隻見劉若謙抓住舒大娘的一隻手,比比劃劃地說著什麽,舒大娘頻頻點頭,最後拍拍胸脯,還抱住劉若謙,往他臉上“咬”了一口。

第二天,昌平公主要坐肩輿(即椅轎)上泰山了。劉若謙暗示四個轎夫,路線不可錯,途中不可有任何閃失。公主上山顛了不多會兒,便要求下來徒步而行,“父親”和轎夫緊緊跟著。爬了不多會兒,公主累了,又坐上肩輿。轎夫們抬著她,顫顫悠悠上山,走到半山腰,一個個故意喘不過氣來,要求歇息片刻。昌平公主從肩輿上下來,觀賞周圍景色。忽然,從崖後面走出一個個仙風道骨的老尼,原來是舒大娘喬裝而成的。老尼故弄玄虛地盯住公主,口中念念有詞,誘使公主讓她看手相。昌平公主把手伸到老記面前。舒大娘說得神乎其神,說公主十六歲會遇上剋星,有血光之災,幸虧手上有一吉紋,將會消災免禍,但需上天才能兌現。公主問凡人如何上天?舒大娘往上一指:“過了南天門,豈不就是上天了嗎?”她天花亂墜、如此這般地侃了一通,讓公主依她所囑行事,碧霞祠前,見到紫衣人便可逢凶化吉,出現美事。說完之後,舒大娘“阿彌陀佛”地在山崖後隱去。

公主重新坐上肩輿,往南天門攀登。一路上,她浮想聯翩,一會兒是袁不屈,一會兒是老尼,一會兒是四個靈牌......各種形象在她眼前疊印。最後抬到了南天門。

天磊在玉湖協助下,將方小巧送來的名貴補葯練成“丹”,經試驗,證實不是補葯,而是慢性毒葯。柯、方的險惡用心暴露無遺。李玉湖鼓動丈夫以“丹”作證,到老太君面前揭發柯世昭。

第16集

齊天磊和李玉湖同去看望老太君,還未談及毒葯一事,柯世昭忽然進來,說揚州社員外思念女兒,親自帶著公子,到林州看望女兒、女婿來了。李玉湖心中大懼。老太君讓天磊、玉湖速去換裝、然後到大廳見父親和哥哥。

回到寄暢新苑、李玉湖急得不知為何是好,隻要一見杜冰雁的父親,她就立刻破功,柯世昭就會以冒充罪對其下毒手。還是齊天磊想出個主意。讓小喜前去報告老太君,說小姐喜極而泣,暈眩在床上,請杜員外和杜公子到寄暢新苑相見。屆時,由齊天磊向杜員外作一番解釋,把事情圓通過去。

小喜遵囑去辦,杜員外倒是通情達理,願意和兒子一起到寄暢新苑看女兒和女婿,但是狡猾的柯世昭偏要讓老太君和自己陪他們一起去寄暢新苑。

一路上,小喜心裏急得怦怦直跳。杜員外和杜公子在柯世昭的陪同下,走進齊天磊和李玉湖的臥室。杜公子進屋就向妹妹床前走去:“妹妹—一!”李玉湖躺在床上,用衣袖捂著臉,卻從縫隙裏窺看,驚奇地瞪大了眼睛!

第17集

李玉湖撩開衣袖,抱住杜公子號啕大哭,兩人緊緊相依,親密無間,一個叫“哥哥”,一個叫“妹妹”。齊天磊大惑不解,柯世昭大失所望。原來杜公子是杜冰雁喬扮的。方小巧陪著老太君來到,她原來想來看一場好戲,一見屋裏的情景頓時泄了氣。李玉湖抽抽泣泣地告訴老太君,自己是如何如何想家。想親人,一見父兄,便悲喜交集。杜冰雁早有女扮男裝的經驗,像模像樣地向老太君致謝。老太君當即決定盛宴款待客人。

宴會上,李玉湖冠冕堂皇地以女兒身份向杜員外敬酒,齊天磊向柯世昭頻頻舉杯。柯世昭垂頭喪氣。宴會結束後,應李玉湖、齊天磊這邀,杜家父“子”留宿于寄暢新苑。小喜嚴守門戶。久別重逢的李玉湖和杜冰雁促膝暢敘,親如姐妹。二人在交談中,皆認可了自己的夫君。

李玉湖領杜冰雁去見齊天磊,面對身邊真假杜冰雁,齊天磊發表了一通令人捧腹的“宏論”。杜冰雁又領著李玉湖、齊天磊去見杜員外。員外說:“嫁錯一個女兒,撈回兩個女兒,帶來兩個女婿,合算、合算!隻是希望盡快見到我那將軍女婿、女婿將軍!”

袁不屈又在跪接聖旨。聖旨上說,袁不屈有孝在身,不宜行喜,改招沙平威小將軍為駙馬,即刻進京,不得有誤。沙平威高高興興地隨傳旨太監往京城去了。

老太君為杜家父“子”餞行,李玉湖和杜冰雁各自在酒宴上用一語雙關的辦法給對方出謀獻策。齊天磊心領神會。柯世昭心懷嫉恨。

當晚,柯世昭又與方小巧密謀。柯認為還是應該先弄掉齊天磊,杜冰雁不杜冰雁倒無所謂。方小巧說,“補葯”早晚會毒死齊三公子的。柯世昭反問方小巧:“齊天磊身體越來越好.哪有中毒症狀?”他咬牙宣布:“看來還是要用那一手了。”方小巧問:“哪一手,”柯湊近方的耳朵,將一狠毒手段告訴她。

第18集

寄暢新苑,老太君被齊天磊請到“今覺樓”。天磊告訴祖母,孫媳已經有喜了。深恐齊家不能骨血相傳的老太君笑逐顏開。齊天磊又用“補葯”煉成了“丹”當場試驗給祖母看,證實“補葯”是毒葯。老太君大為震動。

老太君不顧天磊反對,第二天便在府內向眾人宣布,孫兒身體康復,開始參予理財。柯世昭預感不妙,想盡快對齊天磊下毒手。

理財需物色得力助手,齊天磊和李玉湖來到舒大娘葯店,看季競棠作生意,發現這孩子正是人才。他經營的雖是小葯鋪,卻頗有大家風範,把小葯店辦成了既生意興隆,又濟世救民的好場所。隻是眼下尚不能把他帶進齊府,以防心狠手辣、詭計多端的柯世昭對其下毒手。

柯世昭重操故伎,決定用毒蠍暗害齊天磊和李玉湖。他召來效力多年的惡奴,把裝有毒蠍的瓷罐交其手中。尾隨惡奴而來的啞妹齊燕笙偷偷窺看二人的詭秘行動,頓生懷疑之心。

惡奴趁齊天磊夫婦不在家,潛入寄暢新苑的臥室。啞妹燕笙緊緊盯住惡奴。她看見惡奴將罐內的什麽蟲子塞進兄嫂的綉床,氣得兩眼冒火。

齊天磊和李玉湖己在家中,向剛從揚州趕回林州的劉若謙夫婦介紹了杜冰雁將計就計、女扮男裝、到齊府幫助李玉湖擺脫困境的經過。舒大娘提醒丈夫,要火速將這情況告訴袁不屈,以防他疑神疑鬼,鬧出什麽意外。劉若謙夫婦    送給齊、李一大包金州香袋便告辭而去。李玉湖鋪床疊被準備休息,匆匆趕來的啞妹推開門大喊:“嫂子—一不能上床!”啞巴怎麽開口說話了?!天磊和玉湖面面相覷,十分詫異。啞妹告訴兄嫂,床上有壞東西,不可大意。齊天磊小心檢查,果然發現不少毒蠍。三人一起動手,將毒蠍撲殺,齊燕笙向兄嫂講述了幾年前無意之中看見柯世昭用毒蛇害死二哥、自己被迫裝啞的詳細經過。她說得聲淚俱下,玉湖聽得熱淚盈眶。齊天磊當機立斷,帶著啞妹去見老太君。

第19集

第二天早晨,柯世昭等著寄暢新苑傳來丫環們的驚叫聲,卻遲遲沒有動靜。他假意散步到寄暢新苑附近,裏面隻有鳥雀的鳴囀和丫環們的嬉笑聲。其實齊天磊早已起床,他在樓上用“西洋千裏鏡”把柯世昭的一舉一動看得清清楚楚。日頭已高,柯世昭沉不住氣了,按捺不住地走進寄暢新苑。樓上的窗戶開了,李玉湖睡眼惺忪地站在視窗的伸懶腰。樓下響起了丫環小喜的聲音:“小姐,日頭老高了,你今兒個怎麽才起床呀!”李玉湖故弄玄虛地回答:“小喜呀,昨天劉先生從北邊回來,送給的得香袋真是金州一寶,放到床上異香撲鼻,驅邪養神,從來沒有睡得這麽香過!”她煞有介事地沖著柯世昭嚷著:“啊。那不是表兄嗎?金州香袋你想要嗎?我這兒還有兩個!”“好,好,給我一個吧!”一個黃綢小包從視窗扔到柯世昭手中。

柯世昭回到屋裏,將金州香袋左看右看、左聞右聞,隻覺得有一種異香。惡奴也拿過香袋嗅了半天,順坡下驢地說道:“毒蠍子可能被這怪東西滅掉了!”柯世昭氣得把黃綢小包扔進火中,屋裏頓時充滿令人窒息的奇怪香味,他與惡奴被嗆得受不了,隻好逃出屋外。

夜晚,方小巧一如既往地伺候老太君。殷勤地鋪好枕衾之後,便離開老人的寢室。使她並未走,而是躲到牆角,揭開一個可以往裏窺看的小孔,偷偷監視老太君。房裏的老人靜坐良久,忽然站起,吹熄油燈,卻又點燃一支蠟燭,走向佛龕,向菩薩虔誠叩拜。方小巧正凝神偷窺,忽然身後竄過一隻小貓,她低頭瞅了一眼,抬起頭來再往裏瞧,老太君卻已無影無蹤了。方小巧驚詫萬分,耐著性子跪在洞口繼續偷看。過了好一會兒,她看見菩薩銅像自己移動,露出了一個極精巧的機關門,老太君手持蠟燭,從門裏面緩緩走出,菩薩銅像自動歸位,一切恢復原狀。老太君舒了一口氣,寬衣上床睡覺。方小巧發現了極重要的秘密,激奮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柯世昭的房間。方小巧自鳴得意地講述了自己的發現。柯世昭問她,老太君是用什麽辦法讓菩薩移位的。方小巧說沒 有看見。柯世昭罵了她一句,命她三天之內弄清開啟機關門的訣竅。

清早,一個丫環在替老太君梳頭。方小巧手腳麻利地擦拭桌椅,特意用幹布細細擦拭菩薩銅像,尋找其中的秘密,卻一無所獲。

第20集

柯世昭將毒葯交給方小巧,讓其伺機放進老太君每日都喝的湯葯裏。方小巧接過毒葯,手在微微顫抖。柯世昭對她許諾,事成之後,她就可以不做丫環做夫人,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小巧聽後終于下了狠心。

機會來了。這天是二夫人與方小巧一起伺候老太君。方小巧趁機將毒葯放進葯湯裏,交給二夫人,讓其喂給老太君喝。二夫人說葯太燙要涼一會兒,把葯湯放在茶幾上,小巧急忙向柯世昭報喜,狂笑間竟走火入魔,精神失常.柯世昭顧不上小巧,命惡奴王胡子招募殺手,分別偷襲劉若謙、齊天磊兩夫婦,自己親自前往老太君臥室竊取金簪。正當柯世昭即將得逞之時,老太君突然起身,一把抓住柯的手,並當場揭穿其罪惡陰謀。原來從她中風暈倒,到二夫人調包喂葯,皆是齊天磊策劃的圈套。柯世昭氣極敗壞,將老太君綁在座椅上,逼她說出進秘室的方法。老太君泰然自若地告訴了他,並講道“你這麽貪財,就一輩子和金銀財寶作伴吧”。柯世昭沒有去理解老太君此話的真正含義,迫不及待地開啟了秘室的門,剛一進去,轟隆一聲秘室的出口被永遠封住了。老太君見目的達到,不禁大笑起來。這時,床底下鑽出了手持寶劍的李玉湖,其實她已躲藏多時,要不是老太君想親自除惡,幾次打手勢製止,她早就沖出來了。這時,在外面的齊天磊和劉若謙夫婦也分別擒獲了前來行刺的歹徒。齊家大院上上下下都沉浸在除惡揚善的勝利喜悅之中。

老太君召集齊府所有男女,先是自責多年錯用惡人,賢愚不分,然後宣布由孫兒天磊主持齊府全部家政,自己頤養天年。她把頭上的金簪交到孫兒手裏。李玉湖帶著齊天磊、齊燕笙、季競棠到揚州遊玩,四人一起來到當年錯抬花轎的地方。李玉湖正說往事,忽見袁不屈、杜冰雁、劉若謙、舒大娘一起來到。大家相聚在仙女廟,歡悅熱鬧。袁不屈說要感謝仙女成全了兩件美事。舒大娘說豈止兩件,我跟老劉喜相逢,不也是一件美事!齊天磊說“還有一件美事呢!我和玉湖作媒,競棠和燕笙已經結為小夫妻!”“等一等,還有我們呢!”原來沙平威和昌平公主也趕來了。于是五對夫婦在仙女廟裏同燒高香,同拜天地。一同前來的老太君更是興致勃勃,仙女廟內外洋溢著一片喜慶歡樂的氣氛。

主題曲

歌手:李殊

專輯:感動的心

上錯花轎嫁對郎上錯花轎嫁對郎

風吹雲動天不動煙雨唱揚州

水推船移岸不移

刀切蓮藕絲不斷

山高水遠情不離

雨綿綿情依依

多少故事在心裏

五月煙雨蒙蒙唱揚州

百年巧合話驚奇

善惡皆會得報應

禍福自然有天理

姻緣樁樁似線牽

萬事幽幽當自立

雨綿綿情依依

多少故事在心裏

五月煙雨蒙蒙唱揚州

百年巧合話驚奇

雨綿綿情依依

多少故事在心裏

五月煙雨蒙蒙唱揚州

百年巧合話驚奇

插曲

上錯花轎嫁對郎插曲 心相連 歌詞

明月蒙蒙照樓台

錯上花轎費疑猜

陰盛陽衰新郎怪

濃雲迷霧待撥開

心相連,心相連

冰雁姐姐今何在

今何在

明月蒙蒙照樓台

錯上花轎費疑猜

新郎不見管家怪

深宅牢籠怎沖開

心相連,心相連

玉湖妹妹今何在

今何在

劇外情況

為營造新年喜慶、吉祥和歡樂的主題氛圍以及觀眾對喜劇的審美需求,張子恩在席絹原作的基礎上,巧妙地運用《上錯花轎嫁對郎》電視的多種藝術手段,使故事更加曲折離奇,人物更加生動有趣。此外,他還大膽起用新人,從中央戲劇學院上海戲劇學院北京電影學院、解放軍藝術學院、江蘇戲劇學校裏挑選了一批頗有發展潛力的俊男靚女擔任《上錯花轎嫁對郎》的各個重要角色。

上錯花轎嫁對郎上錯花轎嫁對郎

其中李佳璘、黃奕分別扮演新娘杜冰雁和李玉湖,一個楚楚動人,一個活潑可愛,成為本劇兩道美麗的風景線。這些新人的表演十分精彩亮麗,使全劇洋溢著濃鬱的青春氣息。可以期望,在本劇播出後,他們之中將會有人脫穎而出,成為耀眼的新星。

還讓人稱道的是,張子恩在音樂上也下了十足的功夫,他邀請著名作曲家雷蕾擔綱作曲,發揮她長于抒情歌曲的優勢。雷蕾根據該劇的主題特征,在音樂的戲劇性和喜劇性方面做了大膽的探索。雷蕾創作了十一首具有濃鬱地方特色的插曲,並挑選了幾位歌壇新秀演唱。這些插曲與劇情渾然一體、玉石天成,很是優美動聽、活潑俏皮,使《上錯花轎嫁對郎》充滿了音樂喜劇的色彩。在攝影以及舞美、燈光、服裝等方面,《上錯花轎嫁對郎》也十分講究,製造出極富美感的視覺刺激。

《上錯花轎嫁對郎》引起國內影視圈的廣泛關註。圈內人士認為,張子恩在古裝喜劇的創作上有了可喜的突破;觀摩了此劇的普通觀眾則覺得該劇大俗大雅,好看好聽。在剛剛結束的上海看片會上,國內四十多家電視台的節目採購人員紛紛下單,形成熱銷。

據悉,港台地區的電視機構也聞風而動,聯系洽談者絡繹不絕。奇妙的故事,生動的演出,動聽的插曲,鮮亮的畫面,濃烈的喜劇氣氛,無疑會使《上錯花轎嫁對郎》在除舊迎新的國內熒屏上為觀眾帶來喜氣和歡愉!

主要演員

黃奕,(李玉湖飾演者),上海人,原先就讀于上海某旅遊專科學校,曾在電影《緊急迫降》中扮演重要角色,《上》劇之黃奕後,又在新戲《都市麗人行》扮演主角.她在劇組比較用功,李玉湖越演越好,表演純真,特色鮮明,較好地塑造了一個喜劇人物.

黃奕黃奕

李琳,《杜冰雁飾演者),武漢人,上海戲劇學院四年級學生,入學前曾在湖北藝術學校學過五年戲曲,專攻刀馬旦.由于具有扎實的戲曲功底,塑造杜冰雁這樣一個聰慧而又美麗的古代少女,在表演上遊刃有餘,真摯細膩,頗見光彩.除此之外,她還在電視劇《情牽日月裏》(中港合拍)中飾演樂瑤,在賀歲片《相約2000年》中飾演阿瑩.

聶遠,(齊天磊飾演者),貴州人,祖籍山東,從貴州藝術學校舞蹈科畢業,又于96年考入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人稱"上戲三大帥哥"之一.他有扎實的功底,戲中的武打不用替身,全部自己完成,並且相當出色.聶遠和黃弈在生活中就是一對情侶,兩人在戲中扮演齊天磊和李玉湖可謂珠聯璧合,天然本色

.師小紅,(袁不屈飾演者),西安話劇院的優秀演員,曾在《遠東陰謀》中扮演張學良, 《太平天國》中扮演李秀成.中央電視台九月份播出的電視劇《永遠的非洲》,他又在其中扮演主角,並且有相當出色的表現.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