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灘續集 -1980年謝賢,黃淑儀主演TVB電視劇

上海灘續集

1980年謝賢,黃淑儀主演TVB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上海灘續集》主要講了許文強、丁力雙雙成為上海大亨,控製整個上海。及後,許文強慘遭暗殺,丁力隻好獨支大局,幷誓要替許報仇的故事。

  • 中文名
    上海灘續集
  • 外文名
    The Bund II
  • 主演
    謝賢
  • 上映時間
    1980年

​劇情簡介

新仇舊恨交織,上海風雲再起。

上海灘續集

乘接《上海灘》餘威,TVB再推出這部情節更扣人心弦、鬥爭更具爆炸性的《上海灘續集》,將民初上海的風雲際會,幫會鬥爭,推至另一新高峰。

自鏟除所有幫會勢力後,許文強、丁力雙雙成為上海大亨,控製整個上海。及後,許文強慘遭暗殺,丁力隻好獨支大局,並誓要替許報仇,派其得力助手貴祥追查凶手,頓時牽起連串廝殺。

與比同時,丁力得知妻子馮程程已進修道院,失望痛心之餘,為討母親歡心,再娶和自己毫無感情的交際花。在一次偶然機會下,結識明艷照人的朱燕燕,丁力為之傾倒。正當兩人感情有進一步發展時,他們身旁出現一位風度翩翩的大商家狄雲志,朱被深深吸引,一場刻骨銘心的三角戀愛,就告展開。

原來狄有日本人幕後支持,財雄勢大,幾乎可以隻手遮天,他主動和丁力合作,令丁力在名與利俱有極大收獲;但狄最主要的目的,是為日本人控製上海鋪路。

丁力與狄合作不久,摸清狄的底細,同時亦查出許被殺,也是由狄主使。丁力想為許報仇,但不想放棄彼此良好的合作關系。當丁力得悉朱深愛著狄時,在愛情、道義及事業上衡量後,為公為私,決定全力對付狄,使上海再度牽起一股鬥爭風雲......

分集劇情

第1集

自鏟除所有幫會勢力後,許文強、丁力雙雙成為上海大亨,控製整個上海。及後,許文強慘遭暗殺,丁力隻好獨支大局,幷誓要替許報仇,派其得力助手貴祥追查凶手,頓時牽起連串廝殺。 與比同時,丁力得知妻子馮程程已進修道院,失望痛心之餘,為討母親歡心,再娶和自己毫無感情的交際花。在一次偶然機會下,結識明艷照人的朱燕燕,丁力為之傾倒。正當兩人感情有進一步發展時,他們身旁出現一位風度翩翩的大商家狄雲志,朱被深深吸引,一場刻骨銘心的三角戀愛,就告展開。自鏟除所有幫會勢力後,許文強、丁力雙雙成為上海大亨,控製整個上海。及後,許文強慘遭暗殺,丁力隻好獨支大局,並誓要替許報仇,派其得力助手貴祥追查凶手,頓時牽起連串廝殺。 原來狄有日本人幕後支持,財雄勢大,幾乎可以隻手遮天,他主動和丁力合作,令丁力在名與利俱有極大收獲;但狄最主要的目的,是為日本人控製上海鋪路。 丁力與狄合作不久,摸清狄的底細,同時亦查出許被殺,也是由狄主使。丁力想為許報仇,但不想放棄彼此良好的合作關系。當丁力得悉朱深愛著狄時,在愛情、道義及事業上衡量後,為公為私,決定全力對付狄,使上海再度牽起一股鬥爭風雲。

第2集

上海選出十大名人,舉行慈善餐舞會,丁當選,他親自到朱家邀她陪同出席。 餐舞會上,朱出盡風頭,而丁亦表現得甚有紳士風度。酒過數巡後,丁拉朱到陽台談心,並對朱傾吐心事。就在這時,狄雲志出現,朱被他的風度吸引。 另一方面,交際花潘玲告訴丁她已懷了丁之骨肉,欲與丁結婚,丁拒絕,兩人鬧翻。潘往醫院將胎兒打掉,卻突然致電丁母,將自己已經懷孕事告訴她,丁母大急,速拉丁往醫院阻止潘打掉胎兒,並命丁與她結婚。 丁、潘結婚之日,場面冷落,潘不悅,再與丁吵架,丁竟離開新房,置潘于不顧。 狄約丁會談,要與他合作做白銀買賣生意,結果丁賺了一筆大錢。及後,狄表示要助丁競選市政府參議席位,丁亦探悉狄雲志幕後有日本勢力支持,但仍覺得可以互相利用。 丁因為競選,應酬頻頻,時常借口邀朱出席陪同,展開追求攻勢,冷落妻房。 為了宣傳政綱,狄安排丁在公園發表演說,一群激進愛國份子,查出狄推舉丁,是為日本人進一步控製上海政府鋪路,于是派出特工人員,在講壇安置計時炸彈。幸狄及時發覺,叫丁離台,但炸彈已經爆破。

第3集

炸彈爆炸,丁受傷。 朱往醫院探望丁,巧遇狄,由于朱對狄已存仰慕之心,故態度特別和善,但狄似不在意,隻當她是女人一個。 醫院中,丁向朱暗示愛慕之情,但朱反應冷淡。 祥查出炸彈之事乃激進反日學生所為,遂奉丁命對他們略施教訓。 一日,祥偶遇郭秋霞,印象殊深,並展開追求。 另一方面,馬會一騎師因拒絕作弊而遭人暗算,丁因為願追究此事而得到馬會董事之位。 祥得力助手保收了狄一筆錢,隨意找一屍首代替殺文之凶手,更稱已為文報仇;事情遭祥發覺,祥本應允保守秘密,但深思後覺不妙,遂帶餘往見丁澄清,豈料保作賊心虛先發製人欲殺丁,混亂中,保終為祥槍殺。 丁探知事情線索,到狄家與狄對質,狄直認不諱。與此同時,潘與丁雖感情惡化,卻為他產下一子。

第4集

丁往找狄對質,狄直認,二人僵持,丁拿他沒辦法;但想起文對自己之恩情,丁發誓要盡己所能,為文報仇。 潘產下兒子,丁依然對她冷落,潘悲憤,謂要帶兒子離開丁家。但丁母愛孫心切,不單出面調停,更自願搬出丁家,成全他們。 一夜,力自斟自飲至醉意重重,無意中在潘面前吐露對朱有愛意,玲憤怒、悲哀。狄再約丁,丁拒絕,原來丁已收買一殺手劉往殺狄;豈料,快將成事之時,丁欲致電通知狄,劉的刺殺行動終于失敗,且更被殺。 文之表弟聞國強遠來找文,知其死訊,失望非常;拜祭之後,正欲離去之際,卻遭祥截住,帶往見丁,丁驚聞他與文之關系,欣慰無比,並留強在上海,答應供他讀書及工作機會。 丁對朱展開追求攻勢,有朱出現的地方,丁必在場,弄得朱啼笑皆非。

第5集

丁熱烈追求朱,對她諸般遷就、奉承,唯朱對丁的印象依然不及對狄的好。 另一方面,丁與潘的感情更見惡化。 一日,丁帶聞國強往吃冰淇淋,在冰淇淋店中,強首次遇到郭秋霞,彼此留下深刻印象。 朱與汪合作開辦一間電影公司,招考演員之日,流氓生搗亂,幸得投考者之一的郭鎮昌將他們打退。 昌終于被取錄,滿懷高興,豈料其父郭祖賢對此事深表反感。 朱對昌甚為欣賞,並決定起用他為男主角。 汪及朱雄心勃勃,將全副心血放于電影公司中,豈料重重波折,他們所籌拍的數部電影的男主角被人毀容,而昌又被生等報仇擊傷,令拍攝工作被迫中止,損失慘重,而朱則負債累累。 丁知道朱的經濟陷入危機,欲施援手但遭朱拒絕。 債主紛紛追討欠債,迫不得已下,朱向狄求助。

第6集

朱向狄借貸不遂,失望、彷徨;就在此時,汪通知她已有人代為清還債務,朱還以為是狄,但當她知道是力時,快樂的心情頓消。 力向朱表白心意,並帶她回家看兒子旭,但朱對力仍不及狄。 郭鎮昌受傷,朱常加照顧;豈料,報紙卻將他們之間的關系大加渲染,作為新聞,郭祖賢看後,十分憤怒,往宿舍找朱,要她與昌解約,但朱不允,而昌亦堅拒。 郭見要求不被答允,遂收買流氓往片場搗亂。昌見狀,深思熟慮,終于自動與朱解約,但郭已下令他和母親弟妹搬出他買給他們的屋子。 另一方面,祥貴對郭秋霞追求,但霞已心有所屬,對聞國強印象極佳。一日,三人約同郊遊,祥獲悉霞與強暗中約會,十分憤怒,故意將強調到貨倉當守衛。 狄請力合作運毒,但力鑒于對許文強的承諾,斷然拒絕。但當狄的另一合作者被人連人帶貨捉了時,力竟出面解圍。

第7集

強在貨倉被『抗日救國會』成員打傷,力責祥不該派強往貨倉工作。 強因受傷,祥代到冰淇淋店向霞解釋,但卻惡意中傷強,豈料霞竟往探望強,遇上力,力見到他們三人,始明白祥心意。 玲與力感情日趨惡化,二人有如貼錯門神。 力因貨倉內一批貨物被『抗日救國會』充公而煩惱,終與祥定下計畫,在『抗』等人面前做戲,博取他們信任。 日本人勢力逐漸滲入,企圖佔領上海。 一日,日僧在街頭被士兵追捕,昌無辜卷入漩渦;慌亂中,一日僧被打死,狄伺機已久,見此情狀,要挾昌為他效力。 力知昌事,往找狄要求放人,但狄拒絕。苦苦哀求力救昌,力終于答應出面調停,這訊息不久亦為日本人所悉。

第8集

在『抗日救國會』的領導下,抗日情緒高漲,到處都有毆鬥事件發生。 一日,力與『抗委』人員舉行會議,在半強迫的情形下,力解散『抗』會。 祥查得訊息,匯北碼頭將會有幾艘木貨船,開出公海,偷運一批日本突擊隊到上海。 狄約見力,追力保守此秘密,力勉強答應;但力心有不甘,通知中國軍隊,于是日本突擊隊上岸時,便遭受中國軍襲擊,全部殲滅。 中日簽訂和約,上海顯得較前太平。簽約之夜,力與朱漫步街頭,力再向朱示愛,但朱謂要力將教堂頂的十字架拿下來,才作考慮,力遂向神父哀求,但神父堅拒。 和約雖定,日軍卻反約,轟擊閘北區與十九路軍激戰。 上海情勢非常混亂,到處都是難民,力母慈悲為懷,收容難民于家中。一日,力回家不見旭影蹤,心急如焚,四出尋找,原來旭夾雜在力母家,混于難民兒童中。 汪勸朱將停止拍戲之片場改為難民中心,朱答允,並決定義演籌務經費,力幫助推銷戲票。

第9集

戰亂頻生,許多國家開始撤僑。而在此時,力收到訊息說狄打算在日軍攻陷上海後,推力做市長。力三思後,決定到南京去。 秋霞父親命秋與他離開上海,秋因愛強,堅拒父命。但因房子已賣,秋往找昌求助,終獲狄借出房屋暫住。 力欲帶朱同往南京,朱初拒絕,但經力苦勸,終于順服。 力離開上海,卻要留下祥代為管理業務,祥既恐懼,又覺怨恨。 玲要求力代其表妹找一張機票,但力謂無能為力。而另一方面,由于強深愛秋,他竟然願意多找一機票,令他們可以同往。祥心內嫉妒,遂于玲面前搬弄是非,玲遂往騷擾力,于是秋的機票便轉給玲的表妹。 在威迫利誘下,力終于買到所需的機票。 臨走時,力還往聽音樂會,祥亦同往。力對祥交代清楚後,欲乘車離去,但昌及狄卻突然出現。

第10集

狄暗示力留在上海,力見情勢不妙,唯有回家另想辦法。豈料,回到家裏,強、力母、玲及旭俱被兩日本人監視著,無法離去,二人並威脅力留下,力無計以對。 朱執拾行裝,準備往機場,遇上昌,昌向朱示愛,朱亦表明立場,但昌不諒解,糾纏中,昌被車夫打傷。 力擔心朱的安危,飛車接朱,卻遭兩大漢阻止,力擺脫他們。 與此同時,龍華鎮因中炮而起火,火光熊熊中。朱慌忙逃走。 力到處找尋,不見朱影蹤,十分焦急。朱突然遇上狄駕車而來,遂上狄車。力見朱坐在狄車上,頓生誤會,不顧而去。 朱回到汪家,在汪督使下,致電找力道歉,卻被玲搶白一頓。 翌晨,力往找朱解釋一切,並向朱求婚,但朱表明自己心意,令力失望非常,遷怒于狄,更往法國領事館告發狄之陰謀,迫令他們幹預。 法國領事遂命令狄將收藏日本人之地方賣給他們,狄束手無策,唯有應承。

第11集

力破壞狄的計畫後,狄被日軍諸多責難,終于離開上海。 力得悉狄已離上海,異常興奮,往告訴朱,並向朱求婚,但朱依然拒絕。 正當力意氣風發之時,狄忽然出現,令力既疑惑又憤怒。 狄自回上海後,不斷對朱展開激烈追求,朱心情恍惚,但始終拒絕狄之愛意。 在一次袁廳長舉辦的舞會上,力及朱同往,于會中遇到狄,並得悉他將與袁廳長之女結婚,朱感悲痛,就在此時,狄再度向朱示愛;正當他們情意綿綿之際,卻被人發覺,令場面尷尬。 朱對狄開始信服時,昌卻從狄口中知道追求朱的原因,是為向力報復,昌往告訴朱,朱仿如晴天霹靂。 狄再次訪朱時,朱拒之于門外,但在狄一番甜言蜜語後,朱又重投狄懷中。

第12集

狄與朱感情進展很快,狄並送一鑽戒給朱。 力得悉此事,往質問朱,朱承認對力並無深切愛意,但力誤以為朱嫌棄自己有妻兒,遂要求玲離婚,但玲以帶走旭作脅,力母愛孫心切,阻止力離婚。 力溺愛旭,並教他學習燒槍。 一日,玲帶旭往餐廳與朋友聊天,遇上狄,二人交談甚歡。 玲得知力對狄的恨意,竟然主動引誘狄,狄雖然對玲沒特別好感,但見玲自動投懷,也樂得接受。 玲與狄之間的私情,成為上海的公開秘密,報紙均以此作為新聞。力對玲嚴加責備,但玲充耳不聞。朱亦質問狄,狄為免失去朱,破壞計畫,決定與玲攤牌。 一天,玲偕狄同往力別墅,旭亦同往。正當狄與玲攤牌時,旭竟取去狄之手槍玩弄,像平時一樣,他將手槍指向自己,然後發槍。『砰』的一聲,旭倒臥血泊中。同時,力亦趕至,見旭受重傷,立刻抱著他狂奔往醫院,但因為躭誤太久,旭終不治。

第13集

力因旭之死,精神大受打擊,變得痴痴呆呆,終日將自己關在房內,伴著旭屍體,更拒絕人將旭屍首抬走。但經朱勸解後,力終于軟化,並為旭舉行喪禮。力對狄恨之刺骨,派人暗殺他,玲欲通知狄,卻為力發覺。旭死去,玲與力的關系亦告完結,玲被迫遷出力宅。由于昌機警,暗殺狄的殺手行動失敗,但昌卻因救狄而受傷。力被邀請出任魚市場總經理,力答允,狄卻心深不忿,著朱籠絡漁行商,嘗試令力落台。狄苦心計畫,終令漁民杯葛魚市場。祥見情勢不妙,自作主張殺死大漁商于喬。豈料,于喬之死引起民情洶涌,頻頻示威,力終被迫辭職。狄繼續進行其計畫,魚市場終改為官民合辦,漁商李森出任總經理。朱益感狄之陰險,也漸覺自己的愚蠢。在魚市場的開幕酒會上,力與朱再度相逢,但力對朱的熱情已大減。

第14集

力自宴會出來,心情極差,喝得酪酊大醉,弄至心髒劇痛,入院醫治。因力身體不妥,無法料理各種生意事務,遂將大權交予祥。祥獨攬大權,隱瞞力,擅自改組公司,並把強調往搬貨。 力得悉此事後,不動聲息,重新操縱大權,並派強往銀行工作。強工作表現出色,深獲好評,豈料一天,銀行發生劫案,由于強是夾萬鎖保管人,責任遂落于強身上。幸得力出盡辦法,捉到劫匪,找回失款。力見強與秋霞相戀已久,便作主為他們訂婚。衡量之下,祥寧取事業而棄愛情,為了令強離開上海,祥暗中主使一批綁匪,于強、秋訂婚之日,綁架秋,並替他倆置備回廣東的車票,迫他們回鄉。但祥所買的兩張車票,卻為力之手下偶然發覺,頓生懷疑,而力亦終獲悉此事,在車站截住強及秋。

第15集

力對祥陷害強的行為極表不滿,並對他大失信心。秋之父親郭的印書館發生大火,損失慘重,郭被迫賣掉廠地,賣地契約簽妥後,郭才發覺買主原本是昌,昌還故意奚落及刺激郭,郭病倒床上。昌心情興奮,往打桌球,遇上祥,二人交談甚歡,祥還唆擺昌再以說話刺激郭,昌果照做,而郭在再度受刺激下,與世長辭。秋往指責昌,昌知悉父死訊,頓感內疚和悲痛,雖然他用最好的棺木殮葬郭,仍感痛苦不安,往泳場閒蕩,遇上朱,經朱一番勸解,昌心情始稍轉平靜。但昌因素對朱存有愛意,在無法抑製的情況下,向朱施暴,狄趕至,為朱解圍,並侮辱昌一頓。憤怒之際,昌奔往找力,欲與他合作殺狄,力猶豫,昌氣極,又適被祥諸多唆擺,遂決定與祥合作殺狄。計畫進行當天,昌依計行事,豈料結局出乎意料。

第16集

昌傷重入院,昌母悲慟欲絕,昌終不治,朱因昌之事對狄怨恨,而且態度冷淡。 昌出殯之日,昌母及秋霞均對朱現出敵視態度,而探長謂要剖屍找尋彈頭,幸得力出面阻止,昌屍才得『保全』。 昌命案審判之日,狄獲無罪釋放,昌母激動,以發簪刺傷敵,而自己則被送入院治療。 朱于醫院中遇狄,狄使出手段,二人終于言和。 狄收買殺手殺立法委員會兼大銀行家錢承祖,卻要殺手不可殺他,其實這是他的詭計之一。 力為了利益,在車站救了被人行刺的錢,並邀他入住力宅。錢初對力之好意不大接納,但漸漸以力為友。 錢自小染上鴉片煙癮,力勸他戒除,並聘名醫為他診治。豈料,錢之近侍忠暗中送鴉片與他,卒為力察覺,禁止所有人接近錢之房間。 錢無鴉片可吃,狂性大發,一日,忠及錢之秘書恐嚇守門員,得入錢房。 忠被狄收買,以花瓶重傷錢之要害,然後擊傷自己,將責任推于錢身上。

第17集

力被錢之秘書指為殺錢之凶手,忠又突然失蹤,力無可辯護。數天後,忠之屍體被人發現,力更含冤莫白。 力終于想通,知道從車站的爆炸事件開始,一切都是一個陰謀,遂派祥往捉拿車站中行刺錢之凶手,但當祥找到時,二人已死。 一天,朱往找狄,剛遇狄出門,遂跟蹤他,目睹他與祥合作殺死錢之秘書,並識破殺錢之陰謀乃狄主使。 朱質問狄,二人不歡而散,朱更決定與狄分手。 汪將朱、狄分手告訴力,力大喜。 力往找朱,要求朱與他合作殺狄,朱拒絕,但經狄再次刺激後,朱毅然答應力之要求約狄,然而,朱約會狄不成功,計畫被迫取消。 力為避嫌疑,派強作代表往參加杭州銀行之開幕禮,祥妒忌非常。 另一方面,狄與祥擬好計畫,要置強于死地,力、朱及強不知情,跌入陷阱,強終為力親手殺死,至力發覺時,強已返魂無術。

第18集

力在祥等陪同下,回到家中,時秋霞與力母在,力木然說出強之死訊,秋霞暈倒。 霞發狂似的,找力欲替強報仇,經力一番解釋,才稍安靜下來。 力母亦因傷心過度,病倒床上。 力悲憤非常,著祥出盡辦法殺死狄。力母謂天理迴圈,勸力此後不要再殺人,但力堅決要替強報仇,力母遂以入齋堂要挾力,力終于屈服。 朱往找力,力拒見,後二人在教堂中相遇,朱向力解釋,但力依然不原諒朱。經過汪月祺的一番勸解,力恍然大悟,與朱前嫌冰釋,朱並警告力提防祥,力卻不以為然。 另一方面,朱與狄真真正正的分手,朱更把狄送給她的戒指還給狄。 朱對上海心灰意冷,離開上海往外散心。 力也決定偕母回鄉養病,並把所有生意的代管理權交予祥。就在力家中,眾人為力及母餞行之日,母卻突然病發去世。力眼見世上唯一親人亦死去,對狄之憎恨更添百倍,矢言要殺狄,但狄失蹤的訊息卻于此時傳出。

第19集

狄失蹤的訊息傳來後,力立刻派祥等追查他的下落,但每當祥等查到一些可以提供訊息的人物﹝家俬買辦坤、狄之工人文嫂﹞,欲向他們調查時,他們均被殺死。 丁力得到訊息,知道狄乃是乘黃包車離開狄家的,便懸紅找尋那車夫,豈料,當車夫致電力,告知自己的下落時,亦為人所殺。 另一方面,祥與狄仍保持聯絡,而祥卻與流氓洪合作,訛稱狄已遠赴歐洲,騙了力萬多元。 與此同時,祥由一地產轉名契上查知狄乃匿藏于義大利領事館中,向力報告,力遂派殺手暗殺狄,卻反被狄所殺。 祥唯利是圖,轉而助力殺狄。力知狄喜歡桌球這種玩意,遂于一桌球上安裝炸彈,由祥引狄上當。 力將狄快死之訊息告訴汪,汪轉告已返回上海的朱,由于朱對狄尚未徹底心死,遂迅速趕往告訴狄。 狄不知底蘊,為祥所騙而懵然不知,力之計畫亦成功在即。

第20集大結局

狄擊中裝有炸彈的桌球,炸彈爆炸,狄重傷,義大利領事雖欲救狄,卻遭力的手下阻止,時力出現,見狄重傷,知大仇已報,興奮非常,但此時朱趕至,狄見自己雖然快將死去,但仍對朱流露表示偽裝之愛意,目的是要打擊已握勝券的丁力。朱信以為真,哭覑沖出領事館。 力雖殺死狄,但對朱與自己的誤會深感不安,悶悶不樂,閒蕩街上之時,剛見到教堂拆卸重建,力忽然記起朱曾許下諾言,曾說假若力能取得教堂頂上的十字架,便會給他機會。于是力發狂的找尋那十字架,然而,當他背著十字架到朱家,向朱求婚時,朱依然拒絕他,力茫然。 另一方面,祥見力無心將全部生意交予自己打理,把心一橫,買凶欲殺力。 究竟這一位繼馮敬堯之後,稱雄上海灘的丁力,會否遭到陳祥貴毒手,死在他的陰謀之下?丁力與朱燕燕最後又能否得成美眷?收看《上海灘續集》大結局便可得到答案了。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職員表

製作人陳榮光
監製招振強
導演招振強、李耀明、譚銳銘、吳一帆
副導演(助理)黃錦田、陳榮光、楊紹鴻、鄭建萍、馬賢良
編劇梁建璋、陳麗華、梁詠梅、岑國榮、陳麗華、梁建璋

音樂原聲

《萬般情》

【曲:顧嘉輝;詞:黃沾】

【唱:葉麗儀】

萬般情萬般恨

象那春江河波瀾隱隱

什麽緣什麽份

隨逝水東流再不要問

前塵舊事偏偏多記憶

心中種種嘆息都烙下印

潮濤永遠沖不去

心裏面往日痕

越多情越多恨

何日江水會停

平息愛恨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