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戰役

上海戰役

上海戰役發生在解放戰爭時期的解放上海戰爭。1949年5月12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主力勝利渡過長江後,對國民黨軍重兵據守的上海市進行的城市攻堅戰。解放軍發動以消滅湯恩伯主力、解放大上海為目的的"上海戰役"。1949年5月27日,上海國民黨守城部隊投降,上海徹底解放。

  • 名稱
    上海戰役
  • 地點
    中國上海
  • 時間
    1949年
  • 參戰方
    中國共產黨、國民黨
  • 結果
    國民黨投降,上海解放
  • 傷亡情況
    國民黨軍隊傷亡15.3萬餘人共產黨軍隊傷亡3.17萬
  • 主要指揮官

基本簡介

上海戰役上海戰役

上海為中國最大的工業城市,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市北之吳淞口位于黃浦江與長江的交匯點,是上海對外交通的咽喉;高大建築多而堅固;市郊地形平坦,公路河渠縱橫。湯恩伯以第21、第51、第52、第54、第75、第123軍約20個師,配屬坦克裝甲車百輛,防守黃浦江以西地區;以第12、第37軍共5個師,防守黃浦江以東地區;另以海軍第1軍區和駐上海空軍協同防守,總兵力約20萬人。 解放戰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在勝利渡過長江後,對國民黨軍有堅固設防的上海市進行的攻堅戰役。1949年4月下旬,國民黨軍長江防線被突破後,蔣介石令京(南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率部據守上海,企圖憑借堅固工事,組織抵抗,以爭取時間,搶運物資,掩護戰略撤退。

1949年5月8日夜11時許,古城蘇州,萬籟俱寂。渡江以後,擔負渡江作戰華東集團指揮任務的粟裕以及參謀長張震,已指揮大軍在廣德、郎溪地區殲滅南逃的國民黨五個軍八萬餘人,正要沿著太湖南北走廊猛追窮寇,乘勝一舉攻佔上海時,黨中央、中央軍委鑒于接管上海的準備工作尚未就緒,為了避免倉促進城陷于混亂,果斷命令“不要過于迫近上海”。于是,第三野戰軍的數十萬大軍,在蘇州勒住韁繩,暫不東進。迨至5月6日,中央軍委指示三野佔領吳淞、嘉興兩點,粟裕才率三野指揮機關自常州東移蘇州,決心指揮主力攻取上海。粟裕、張震暨司令部在5月8日夜到蘇州後,即駐金城新村(即原市委機關大院)及大公園一帶。政治部主任唐亮、副主任鍾期光率機關先住樂鄉飯店,11日又遷至木瀆鎮下塘街幾戶民宅內。倏然間,蘇州的天空,無數道的電波,南來北往。飛向北平香山雙清別墅中央軍委、毛主席駐地,飛向丹陽戴家花園渡江戰役總前委鄧小平陳毅身旁;一道道命令下達浦江兩岸。

戰前部署

中國人民解放軍

中共中央軍委和總前委,根據渡江戰役的發展情況,決定以第三野戰軍奪取上海,以第二野戰軍位于浙贛線休整,作為戰略預備隊,準備對付帝國主義的武裝幹涉。

十八個晝夜,在蘇州指揮上海戰役

1949年5月8日夜11時許,一支解放軍正在悄然進城。是第三野戰軍副司令員粟裕,率領他的指揮部進城了。

上海戰役上海戰役

渡江以後,擔負渡江作戰華東集團指揮任務的粟裕以及參謀長張震,已指揮大軍在廣德、郎溪地區殲滅南逃的國民黨五個軍八萬餘人,正要沿著太湖南北走廊猛追窮寇,乘勝一舉攻佔上海時,黨中央、中央軍委鑒于接管上海的準備工作尚未就緒,為了避免倉促進城陷于混亂,果斷命令“不要過于迫近上海”。于是,三野的數十萬大軍,在蘇州勒住韁繩,暫不東進。迨至5月6日,中央軍委指示三野佔領吳淞、嘉興兩點,粟裕才率三野指揮機關自常州東移蘇州,決心指揮主力攻取上海。

粟裕、張震暨司令部在5月8日夜到蘇州後,即駐金城新村(即原市委機關大院)及大公園一帶。政治部主任唐亮、副主任鍾期光率機關先住樂鄉飯店,11日又遷至木瀆鎮下塘街幾戶民宅內。倏然間,蘇州的天空,無數道的電波,南來北往。飛向北平香山雙清別墅中央軍委、毛主席駐地,飛向丹陽戴家花園渡江戰役總前委鄧小平、陳毅身旁;一道道命令下達浦江兩岸。

5月10日,下達淞滬戰役作戰命令。

命令由張震在10日晨草擬,以第三野戰軍司令兼政委陳毅、副司令兼第二副政委粟裕、副政委譚震林、參謀長張震的名義簽發。這是粟裕、張震來到蘇州後向兩個兵團近四十萬大軍發出的第一道命令。標志著上海戰役正式拉開戰幕。

黨中央、中央軍委製定的上海戰役總方針是,既要殲滅國民黨守軍,又要保全市區,免遭破壞。陳毅曾幽默地比喻為“瓷器店裏打老鼠”。為此,三野前委擬定了從黃浦江兩岸鉗擊吳淞口,封鎖海上退路,迫使守軍投降、起義或誘殲其主力于市郊的作戰方案。這是扼其咽喉,攻其必救,將“老鼠”引出“瓷器店”消滅的一著妙招。但是,吳淞口是國民黨重點築壘地域,預示著一場激烈的攻堅戰即將開始。

命令以預案為基礎擬就。具體布置為:第10兵團在黃浦江西岸向吳淞口發起進攻,所屬之第28、29軍攻佔吳淞、寶山,第26軍佔領昆山、安亭,第33軍集結常熟地區為兵團預備隊;第9兵團從黃浦江東部向吳淞口攻擊前進,兵團之第20軍務必攻克平湖、金山衛,開啟向浦東前進的道路,第30、31軍向浦東高橋地區挺進,協同第10兵團鉗擊吳淞口,第27軍集結嘉興地區,待命進攻市區。

一聲令下,各部迅速越過蘇州一線,佔領進攻出發陣地。12日,戰役正式開展。

5月15日,在木瀆召開上海市軍事接管委員會第三次會議

上海軍事管製委員會下設三個接管委員會:陳毅兼主任的文教接管委員會,曾山任主任的財經接管委員會和粟裕兼主任的軍事接管委員會。4月30日和5月4日,該會曾在常州、武進開過兩次會議,對軍事接管有關事宜作了部署。隨著戰場不斷東移,日益迫近上海之時,第三次會議就在木瀆的三野政治部駐地召開,這也是入城前召開的最後一次軍事接管會議。

木瀆是蘇州城西南重鎮。政治部下榻的下塘街,倚傍胥江,由翠坊橋直通鎮北的蘇錫公路。遠山近水,樹影婆娑,環境幽雅,交通便捷。粟裕因忙于戰役指揮未能與會,由軍管會副主任唐亮主持會議。出席會議的有委員會所屬正、副部長、處長。有:時任三野特種兵縱隊司令的軍事部長陳銳霆,政工部長鍾期光,時任華東海軍司令兼政委的海軍部長張愛萍,時任華東航空處長的空軍部長蔣天然,時任三野後勤司令的後勤部長劉瑞龍,時任華東軍區軍政大學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的訓練部長餘立金等負責同志。

28軍李祝民同志所獲得的“英模大會獎章”。28軍李祝民同志所獲得的“英模大會獎章”。

會議共作出了19項決議:進一步調整了各部的接管任務,建立報告製度,規定通訊聯絡、經費支出和車輛、油料籌措辦法,統籌被接管軍事系統之人、財、物的安置和安排;對接管人員的生活起居、車輛乘坐、家屬來隊,因公招待等事宜更作出了具體的規定,特別強調要對每個接管人員進行個人財物登記,定期核查。這就和三年前國民黨軍政人員到上海“劫收”形成鮮明對照。

5月16日,發出淞滬作戰戰術指示

蔣介石奉行不守長江守上海的方針。湯恩伯憑借長期修築的四千餘座鋼筋混凝土工事和二十萬守軍,揚言要把上海變成“斯大林格勒第二”。盤踞吳淞地區的守軍以子母堡群為核心,依托多道陣地,在海軍艦炮和空軍飛機的支援下,以坦克、裝甲掩護,頻繁地向解放軍發起反沖擊。我軍攻克一個地堡群,往往要作出重大犧牲,殲滅一個營,須付出一千人的代價。

粟裕、張震在蘇州已經幾夜沒有合眼,密切地關註著淞滬戰役。他們認真分析了戰況,于5月15日上午7時作出加速浦東進攻節奏,為西線兵團減壓的決策,同時決定下發淞滬戰役的戰術指示,指導前線將士破堡良策。當天上午9時,即由張震草擬,經粟裕審定後發出。指示內容:強調進攻時必須周密組織,選擇突出部、薄弱部和結合部,楔入縱深,從側背或由內向外打;集中火力轟擊一點,挖交通壕接近碉堡,以炸葯包開路,以小群動作,輪番攻擊,盡量減少傷亡。

各部接到指示電後,及時總結經驗,改變戰術,果然不久,第28軍即以較小傷亡攻佔劉行要點,第29軍佔領了月浦街區,收到了出奇製勝的效果。

5月21日,發布淞滬戰役攻擊命令

上海之戰自12日打響以來,湯恩伯陸續從市區抽調三個軍增援吳淞、高橋地區,市內兵力空虛。18日,粟裕、張震聯名向中央軍委、總前委請示準備向市區發起攻擊。總前委當日回電表示:“進入上海的政治準備業已初步完成,攻佔上海的時間不受限製。”20日,中央軍委批準“即可總攻上海”。

張震即組織參謀人員擬製攻擊命令,經粟裕審定後于21日12時,仍以陳、粟、譚、張四位野戰軍首長名義在蘇州發出。總攻具體部署分為三步:

第一步全殲浦東守軍;

第二步奪取吳淞、寶山及其外圍陣地,完成對蘇州河以北地區之包圍;

第三步聚殲潰縮在蘇州河以北、江灣地區之守軍。

23日上午,粟、張獲悉湯恩伯已登艦外逃,躲在吳淞口外指揮撤退,蘇州河以南僅剩七支交警部隊,便當機立斷命令當晚發起總攻。

24日,第29軍攻佔月浦南郊小高地;第20軍佔領浦東市區。

第27軍攻克虹橋及徐家匯車站,當夜進入市區;第23軍由龍華附近突入市區。25日,蘇州河以南市區及浦東高橋地區已全部佔領。下午,國民黨淞滬警備副司令劉昌義與第27軍接洽投降;次日,劉昌義率殿後部隊四萬餘人集中在江灣、大場投降。27日,市區守軍全部肅清,上海戰役勝利結束。

5月26日,粟裕簽發第三野戰軍淞滬警備命令後,即于當夜率指揮機關離開蘇州,經南翔于27日晨抵達上海市區。上海戰役指揮部整整駐守蘇州18個晝夜,粟裕、唐亮、張震、鍾期光、劉瑞龍等一批名將雲集蘇州,運籌古城內外,決勝浦江兩岸。這段歷史,必將和蘇州玲瓏剔透的園林、小橋流水的街巷、絲弦叮咚的評彈一起,永遠留在人們的記憶中。

國民黨軍

蔣介石”保衛大上海”的陰謀

蔣介石守上海,進行最後賭博,有他的重大陰謀企圖,就是:在上海打6個月到1年,以待國際情勢變化,然後化內戰為國際戰爭,在三次世界大戰中撈本。這在1949年4月末5月初,蔣介石子復興島連續三批召集團長以上軍官的講話中說得很明白。他說:“共產黨問題是國際同題,不是我們一國所能解決的,要解決必須依靠整個國際力量。但目前盟國關國要求我們給他一個準備時間,這個時間也不會太長,隻希望我們在遠東戰場打一年。因此我要求你們在上海打6個月,就算你們完成了任務,那時我們二線兵團建成了,就可以把你們換下去休息。”幾天後,湯恩伯對交警講話說:“總裁指示我們要決心堅守上海6個月,上海是個國際都市,非常重要,隻要我們能把上海保住半年,美國就會直接來援助我們,那時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戰起來,就可整個解決國際共產黨的問題,中國的問題也就可以一起解決了。”

能不能打6個月,憑什麽打6個月,在這一點上,蔣介石及其部下又各有想法。

第一,蔣介石從自己的“經驗”和“自信”出發,在前述復興島講話中說:“戴戎光(江陰要塞司令)這個混蛋一炮未放就投降敵人,讓敵人輕易渡過長江,使得許多部隊沒有戰一鬥就潰退,打破了我原來的計畫。現在我們在戰略上雖然遭到了一些挫折,這隻是暫時的,你們應當聞勝不驕,聞敗不餒。你們應當相信我,從廣東北伐以來,在政略上我沒有錯過,我們完全都是做對了的。北伐,我們是在困難中進行的,我們排除了困難,獲得了成功。西安事變,是我生平最險惡的二關,也是黨國存亡的關鍵,這一關我們也度過廠。抗日戰爭,我們沒有來得及充分準備,以後外援又被截斷,那時處境極為困難,然而經過8年艱苦奮鬥,最後我們還是取得了勝利。大家想想,現在我們比起以往來說,困難總要少得多了,大家應當具有信心。”當時這些話對高級軍官頗有‘一些強心作用,有的下來談論說:“老頭子一定是跟美國人商量好了,隻要美國出面就有辦法。”

第二、是依仗海空軍優勢。李宗仁1949年連月上旬在“作戰訓練班”講話時說:'‘守上海與抗日戰爭比較,優勢在我們這一邊,大家回憶一下,‘八•一三,戰爭爆發後,日本恃其海空軍優勢,傾其全力,想在很短的時間內佔領上海,迫我們訂城下之盟,結果我們守了三個月,日本損兵折將,沒有達到目的。今天的情況和那時相反,我們有海空軍,共產黨沒有,從這個事實看來,淺們要在上海守6個月到1年是不成問題的。大家應該記得,當時,八十八師的一個副團長謝晉元帶一營人守四行倉庫,僅僅一個據點,日本人就對他沒有辦法,我希望你們都像謝晉元。”另外他還談到:“還有一個有利條件,共軍官兵都是北方人,他們不適合在江南地區一長久作戰,在生活上水土不服,等于我們北伐時兩廣的官兵到北方作戰的情形一樣。”

第三、就是憑借有利地形和堅固工事。羅澤闔(當時伍三十七軍軍長)子1949年4月上旬在“作戰訓練班”講作戰計畫時說:“今天湯總司令要我給大家代講作戰計畫,首先我要講一下上海地形,上海是一個易守難攻的地方,對我們很有利,在這裏作戰,我們能守也能走,以我們現有的兵力,加上做好的現代化工事,我們願意守就一定能守住,不願意守,我們具有海空運輸便利.可以迅速把部隊撤走。上海決不像濟南、沈陽、徐州、平津等地那樣,可以把我們的部隊卡斷、包圍和整個吃掉。”

除了以上這些,最終就是依靠外力,首先期望美國的援助。李宗仁在“作戰訓練班”講話中說;‘國際局勢最遲到明年這時,在遠東必有大變化。我們的作戰不是單獨進行的,我們的勝敗與美國有直接關系,美國決不會站在一旁看著我們失敗。”此外,更加罪惡的是還想引用日軍。1949年工月間,國民黨玫府宣判岡村寧次無罪,至4月間又將日本戰犯430餘人遣送回國,其用意據蔣介石在復興島講話時的解釋是:“這一次把一批日本戰犯送交東京盟軍總部管理,是因為我們在上海要作戰了,你們有些人不明大體,有些議論。這件事你們應有遠大眼光,要知道,對反共抗俄來說,日本將來還會是我們的盟軍。”蔣介石的話隻說了一半,實際上他是決心要學昊三桂,引日軍來華幫助打內戰。這有事實為證,在他講話後不久(5月中旬),國防部令派曹士澄(京滬杭警備總部參謀長)為“駐日軍事代表團”團員,曹在臨行前對國防部第五視察組組長賀鑽芳說:“我這次去日本是為了要搞點日本兵來。’

守備上海的計畫

羅澤闓等在‘作戰訓練班”所講述及就實地所了解,上海守備計畫概要如下述。

狀況判斷:認為解放軍要進攻上海,一定是沿京滬鐵路前來,攻擊重點指向吳淞地區,首先截斷海上運輸線和退路,然後再從西、南、東三面包圍市區,全殲守軍。

守備方針及指導要領:憑借堅固工事及有利地形,採取陸海空聯合作戰,實行固守防御。利用碉堡群工事,按團、營、連逐級構成抵抗中心,實行步步抵抗,結合優勢火力,消耗敵人攻擊力量,然後相機以強大的控製兵團進行局部出擊,摧毀敵之玫勢。為確保吳淞,維護海上運輸交通及後路的安全,以有力兵團配置于滬西北地區,並加強該地區之工事設施與海軍及要塞炮之火力支援。浦東方面,必要時實行泛濫,節約兵力以加強浦西地區之作戰。最後如戰況失利,不得己時,退守市區核心據點,繼續抵抗,以待時機。

陣地編成概要:整個守備陣地由主陣地帶、外圍陣地及市區核心陣地三部分構成。主陣地帶,浦西方面,北起獅子林,向南經羅店、洛陽橋、北新徑、虹橋,龍華鎮至黃浦江邊,浦東方面,北起高橋向南經高行、慶寧寺、洋徑鎮、塘橋鎮、楊思鎮至黃浦江邊。主陣地帶前沿一般距市區3公裏至6公裏,在縱深內密布子母調堡群,每碉至少半個斑或一個班,有的為永久性的,有的為半永久性的,各主要碉堡群之間有交通壕連線.另外,主陣地帶縱深內所有車站、飛機場、學校、工廠等重要處所及堅固建築物,均構成抵抗據點。外圍陣地,浦西方面為瀏河、嘉定、南翔、華曹鎮、七堡鎮、華徑鎮之線,浦東方面為川沙、北蔡鎮之線。市區核心陣地,是利用高大堅固建築結合街道碉堡工事分別構成抵抗據點,當時選定的計有蘇州河南的國際飯店、匯豐銀行、海關大樓、永安公司、大新公司、梅白克路天主教堂、巴克公寓、蘭心大戲院、貝當公離、市府大樓、十六鋪德國倉庫、百樂門舞廳、皇後大戲院、大滬飯店、哈同公寓、蘇州河北的百老匯、北站大樓、國防醫院、原警備司令部大廈、郵政工人公離、大陸銀行、四行倉庫、提藍橋監獄等32處,並以國際飯店和百老匯分別作為蘇州河南北兩個指擇中心。軍隊配置方案:將整個淞滬地區劃分為護西北(黃浦江以西、京滬路以北)、護西南〔黃捕江以西、京滬路以南)及浦東3個守備區,各以1個軍為基千擔任守備,以滬西北作為重點守備區,以有力部隊控製大場、江灣、真如地區,直接支援滬西北守備區之作戰。另外,視必要增設1個市區守備兵團,守備核心陣地。

海空軍運用要旨,海軍第一艦隊與吳淞要塞炮兵配合,負責吳淞、高橋兩岸地區之炮戰及對地面部隊之火力支援,並保證吳淞口外海上運輸之楊通。空軍以4個大隊共準備飛機130一140架,逐日分3批,晝夜不停,輪番協同地面部隊作戰。並準備大量照明彈,防止敵人夜襲。空軍基地,除上海各機場外,還準備必要時利用閩浙和“海上基地”(根據周至柔講話所說,所謂海上基地,系指美帝航空母艦)。

炮兵運用要旨:根據京滬杭總部炮兵指揮官邵伯昌講話,總計各獨立炮兵團及軍師炮兵共有大小日徑炮約500門,準備每抱配彈300發,以在陣地前每1公裏正面平均有炮壓門為原則進行配備,在陣地前構成一道‘不可逾越的炮彈陣地’。

裝甲兵運用要旨:戰車及裝甲車部隊作為健預備隊使用。據蔣緯國講話說:”以往作戰,敵人每突破庫她一點,就引起全線動搖;這次隻要步兵部隊各自守住陣地,阻止突破和恢復突破日的任務可以由我們戰車部隊完全擔任。”

除以上部署外,還準備造成浦東泛區。羅澤闓在講作戰計畫時曾說:“守上海,除了我們已有的強固工事,必要時還可把浦東戰場從川沙到金山一段整個封鎖起來(指泛濫),現在準備工作都已做好了。那時我們可以把準備在上海投入作戰的3。萬部隊部署在浦西、北起吳淞、南至虹橋的20餘公裏戰線之上與敵人進行決戰。”(後在5月7日,湯恩伯總部派了爆破技術總隊長杜長城率參謀二人至浦東會同三十七軍參謀李友傑、工兵營長漆有仁及浦東沿海支隊司令耿子仁等進行偵察,決定以奉賢乍林地段海堤作為爆破點,並運到黃色炸葯一車,準備在5月18日海潮來到時實施爆炸,後因解放軍于14日即已解放該區,未得逞。)

作戰準備及措施

自1949年1月起,蔣介石以“和談”為手段,爭取時間,準備作最後抵抗。他一面積極布置江防,一面提出”保衛大上海r',而對上海的備戰活動尤為瘋狂,除了集緒軍隊、構築工事而外,還特別著重于激勵士氣與收攬軍心,從講話打氣、刑罰威遙、特務監視一直到物質和女色的引誘,尤所不用其極。

(1)湯恩伯的“鋼鐵陣地,,;湯恩伯秉承蔣介石意旨,于1月間決定在淞滬地區構築堅固的現代化防御工事,命令其所屬工兵指揮部進行計畫,工兵指揮部會同上海市政府及淞滬警備司令部等機關成立“上海工事構築委員會”負責實施構築。工事沒計系以閻錫山在太原所築陣地工事為藍本,事前曾派其工兵指揮官柳際明飛太原實地考察,其構築方式略如前項“陣地編成”段所述。自1月下旬開始施工,晝夜趕築,鋼骨水泥工程由陸根記建築公司承包,其餘工程由軍工及民工擔任,至5月上旬作戰前基本上完成。當時湯恩伯在上海曾大肆吹噓,說他在上海建成的工事是攻不破、催不毀的“鋼鐵陣地”,他要使土海成為“斯大林格勒第二”。

構工期間,人民受害不淺,征工、征料、砍樹、毀地,損失不可勝計,特別是最後掃清射界,規定陣地前3華裏(以後還有一次規定為5華裏)以內,庄稼鏟光,墳墓夷平,房屋拆光燒光,作孽尤為嚴重。有些人早上征去作工,晚上已無家可歸。上海中學附近有一老婦,在房屋被燒時痛不欲生,投身火內慘死。湯恩伯在’‘作戰訓練班”講話時竟對他的部下公開指示說:“為國所需,一切合法,為戰所用,一切合理,你們放膽去做,有我負責。”如此縱兵殃民,人民焉得不受其害?!

(2)打氣工廠“高級人員作戰訓練班”';1949年3月,蔣介石為收拾軍心,重振士氣,命湯恩伯于上海開辦‘高級人員作戰訓練班',由湯自兼主任,以上海市政府秘書長(不久代市長)陳良兼副主任,工兵指揮宮柳際明兼教育長。班本部設教育、總務兩處,分別以許朗軒、陶一珊兼任處長。下設3個大隊,以五十二軍軍長劉玉章、七十五軍軍長吳仲直、三十七軍軍長羅澤間分任大隊長。大隊下設中隊、區隊,中隊及區隊長由調訓的師、團長選充。該班自3月下句至4月上旬,共辦3期,每期為時1周。調訓對象為上海各部隊團、科級以上人員。第一期尚有政工人員,後因政工人員不能保密,第二期起未再召集。課程內容為政治、軍事、精神講話等。政治課程,主要由葉青負責,以其所著《共產黨批判》等反動檔案為中心,對共產黨進行污蔑低毀。軍事課程,為直接有關作戰事項,包括作戰計畫、軍隊指揮、工事利用,諸軍種、兵種協同以及其他有關戰術、戰鬥等問題,由湯恩伯、陳大慶、石覺、周至柔(空軍)、桂水清(海軍)、邵伯昌(炮兵)、柳際明(工兵)、蔣緯國(裝甲兵)及羅澤閣、許朗軒等分別講授。精神講話,臨時邀請李宗仁,胡適、陶希聖、吳國禎、谷正綱、鄧文儀等擔任。

(3)湯恩伯的“十殺戰令”:南京解放第二日(4月24日),湯恩伯在上海下令嚴整戰備,首先頒布殺氣騰騰的‘戰令’十條,其內容:

一、違抗命令、臨陣退縮者殺;

二、意志不堅、通敵賣國者殺.三、未經許可、擅離職守者殺;

四、放棄陣地、不能收復者殺,

五、造謠惑眾、擾亂軍.合者殺,

六、不重保密、泄漏軍機者殺一

七、坐觀成敗、不相救援者殺,

八、貽誤通訊、致失聯絡者殺;

九、不愛惜武器彈葯及克扣軍晌者殺;

十、破壞軍紀及懈怠疏忽者殺(回憶可能有錯),這個戰令是以石印印發至營。另外在3、4月間還先後重頒了’‘官兵連坐法”、”士兵聯保切結辦法”、“保密法”、‘’防諜法”等,其中防諜法特別規定,凡發現“匪諜”及“通敵”人員,即由部隊長就地處決,嚴格要求執行。

(4)加強”監軍”:在三年反人民戰爭中,國民黨軍原有的監軍組織有’‘督戰組”、“總統特派視察組”、“國防部視察組”等。這次為準備上海作戰,除派國防部第五視察組(組長賀鑽芳)專駐上海,由該組派遣視察官分駐各軍外,臨作戰前,湯恩伯又派該總部高級參謀多人分駐各軍、師,另外還由毛森派大批特務人員以政工名義或其他辦法打入各軍、師,而對成份復雜的部隊尤為註意。

(5)“黑官晉實”、”英雄館”、“軍妓營”等等把戲:反人民勾當無大義可曉,除了威通,隻有利誘,蔣介石與湯懇伯在這方面又大變戲法。首先是‘’黑官晉實”。

5月初蔣介石在復興氣召集團長以上人員抓話時宣布說;”我知道你們當中還有些人覺得自己是黑官,不安心工作,我現在宣布,你們準也不是黑官,今後也決不會叫你們當黑官,你們現在是什麽階級,等這次仗打完都一律晉實,打得好有功的還要升級,我負責指示國防部這樣辦,你們盡可安心工作,毋須再顧慮。”其次是設立所謂“英雄館”。

5月12日至15日,湯恩泊總部政工處長張明召集政工會議,會上除討論了宣傳和勞軍等辦法外,主要就是決定會同上海市政府及市參議會設立這個所謂英雄館,地址選定國際飯店。辦法規定,凡各部隊作戰有功官兵,都可送入英雄館,盡量供給吃喝玩樂等享受,並登報或張榜表揚。當時作戰較激烈的五十二軍官兵送進該館受褒獎慰勞的就不少。再一種措施就是準備沒立“軍妓營”。在設立所謂英雄館之同時,湯恩伯還指示淞滬警備司令部副參謀長兼上海市民政局長陶一珊進行籌劃,將上海所有妓女、舞女集中,就3個守備區分設3個軍妓營,供官兵發泄獸欲.後來因戰事發展迅速,此計畫未及實行。除了以上這些而外,還有官兵薪餉發銀元,副食發現品,搞賞、慰勞以及安置眷屬等等。

總之,蔣介石、湯恩伯最後為了救命,能想出的辦法都用上。

戰爭過程

第一階段

上海戰役上海戰役

5月12日,解放軍對上海外圍發動攻勢。10兵團29軍當日攻佔瀏河,殲滅守軍52軍一個多營。28軍83、84師直趨吳淞,激戰兩日,攻佔太倉、嘉定,殲滅守軍123軍2000餘人。26軍攻佔昆山、南翔,殲滅守軍123軍一部,俘敵1000餘人;9兵團20軍殲滅守軍暫8師一部,進佔平湖、金山衛、奉賢。30軍沿南路前進,攻佔南匯,進抵川沙。27軍也順利攻佔嘉興、松江、青浦等地。至此,上海外圍陣地第一道防線全部攻佔。

5月14日開始,攻擊外圍陣地第二道防線的戰鬥開始。10兵團從吳淞的西側猛撲月浦、劉行、楊行地區。這一帶地形平坦,射界開闊,國民黨軍建有大量的鋼筋水泥碉堡群,並構築了鐵絲網、鹿砦、竹簽、壕溝、木樁、地雷等障礙物。守軍為國民黨52軍、54軍,伴有飛機、艦炮和要塞炮火的支援。

28軍攻擊劉行鎮的國際電台,遭敵子母地堡群阻擊,攻擊部隊在開闊地帶遭到嚴重殺傷,好不容易攻到近處,卻突遇地堡前的地雷區、電網和竹簽陣,攻擊部隊傷亡殆盡。經組織部隊反復沖擊,至夜深才拿下4個地堡群。然而到了天亮,國民黨軍突然以猛烈炮火打擊,進佔地堡群的解放軍粹不及防,傷亡慘重。國民黨軍借助海軍艦炮和空軍飛機的支援,以坦克、裝甲車開道,不斷向解放軍發起反擊。雙方死死纏鬥,激戰終日不休。為開啟局面,28軍又從兩翼迂回劉行,依然被猛烈火網所阻,傷亡嚴重卻進展甚微。

29軍攻擊月浦,在前沿遭國民黨軍阻擊陣地猛烈火力及海軍艦炮打擊,傷亡很大。經多次沖擊,接近街區,卻又陷入各種隱蔽地堡的火力網交叉射擊之下。雙方多次展開白刃戰,各個街區不斷易手,混戰長達40餘小時。這場仗打成了添油戰,解放軍沖上去的連、營很快就打光了,不得已隻好以團為單位發動攻擊,光團級幹部就犧牲了2個。經雙方反復沖擊炮火轟炸,月浦成為一片殘垣斷壁。

14日到17日,28軍、29軍攻擊受挫,傷亡達8000餘人。在重大損失之下,10兵團改變戰術,不再進行直線攻擊,而是先以火力覆蓋敵陣地,然後以突擊隊爆破敵碉堡,以近迫作業方式,步步為營,不斷擠佔國民黨軍陣地。如此一來,傷亡果然大大減小,盡管每天進展並不很大,但總算不斷前進,國民黨守軍的鬥志則越來越弱。至19日,28軍終于攻佔楊行和劉行國際電台。22日,月浦守敵傷亡大半,餘部撤逃而去,月浦被克。

東路9兵團的攻擊相對順利一些,31軍進逼浦東,經10小時激戰,攻佔周浦鎮,俘敵海防支隊司令耿子仁以下2500餘人。為配合西路軍作戰,30軍加快進攻速度,搶佔奉賢海堤,殲滅了原定要炸堤的國民黨突擊隊,然後直趨白龍港,經一夜激戰,殲敵51軍、暫8師、37師一部,俘敵8000餘人。19日,30、31軍會攻高橋,經3天激戰,攻克高橋。

5月23日,三野部隊全部攻佔上海外圍陣地,部分攻佔主陣地帶,從兩翼向吳淞口張開了鉗口。

第二階段

為保住吳淞和高橋,湯恩伯連著拉上去3個多軍,上海南北兩翼重兵雲集,市區則顯得非常空虛。粟裕通過情報得知,湯恩伯本人已逃出上海,在吳淞口外的軍艦上指揮,守衛上海的國民黨軍也有一部分已登船撤走。戰機難得,5月23日晚,解放軍向上海市區發動總攻。

10兵團在月浦、劉行傷了元氣,粟裕又將正在休整的23軍和25軍拿上來攻上海,這樣,進攻上海的解放軍達到了10個軍,形成牛刀殺雞之勢。

總攻上海市區的有4個軍:20軍、23軍、26軍、27軍。粟裕決心先取浦東,然後瓮中捉鱉。在5月24日的全天激戰中,20軍沖進浦東市區,23軍攻克龍華,26軍佔領沈家橋,27軍攻至蘇州河南,各部進展都比較順利。湯恩伯將能調動的部隊全部回援吳淞,然而已無補于事。解放軍東西兩路部隊加緊攻勢,凶猛地楔入了守軍縱深。在西路,5月26日,29軍和33軍一部攻佔寶山,進抵吳淞。25軍攻克吳淞要塞,稍後,28軍和33軍也攻至吳淞。在東路,26日,30軍佔領三岔港,封鎖了吳淞口東岸江面。31軍全殲江心洲之敵,全部佔領浦東地區。

三野各部隊會師吳淞口,肅清了蘇州河南的敵軍,切斷了上海守軍的最後退路。在蘇州河邊,爆發了上海戰役中的最後高潮。國民黨軍據守蘇州河北,以高大樓房和工廠、倉庫等建築物為掩護,用密集火力封鎖河面。聶鳳智指揮27軍不斷展開攻擊,一波波部隊沖上去,又一波波倒在對岸射來的火網前。攻了一上午,河南岸布滿了攻擊部隊的屍體,然而還是沒能沖過寬不過30餘米的蘇州河。為了不破壞上海市區,三野司令部命令部隊不能使用重炮攻城,也不能用炸葯爆破,隻能用輕武器進攻,因而進展十分艱難。許多在淮海戰役、渡江戰役中的英雄都在蘇州河邊倒下了。殺紅了眼的戰士憤怒的質問聶鳳智:“是資產階級老爺們的樓房重要,還是無產階級革命戰士的生命重要?!”

上海地下黨發揮了重大作用。5月26日,國民黨淞滬警備副司令劉昌義派人和27軍接洽,率國民黨51軍、21軍、123軍4萬餘人起義,大場、江灣解放。27軍沖過蘇州河,在20軍和23軍一部配合下,全殲了河北的國民黨37軍殘部及交警總隊。其後,參戰各部隊全力投入搜剿殘敵的戰鬥。

5月27日上午,從蘇州河畔到黃浦江邊的槍聲停息,上海戰役結束。在16天的激戰中,解放軍共殲敵15.3萬人,繳獲各種火炮1370門,各種槍支8萬餘支,坦克裝甲車119輛,汽車1161輛,艦艇11艘,以及大量各種物資。上海地區守敵,除湯恩伯及從海上逃脫的5萬人外,全部被殲。人民解放軍傷亡2萬餘人,其中犧牲連以上幹部433人。

5月15日,在木瀆召開上海市軍事接管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海軍事管製委員會下設三個接管委員會:陳毅兼主任的文教接管委員會,曾山任主任的財經接管委員會和粟裕兼主任的軍事接管委員會。

4月30日和5月4日,該會曾在常州、武進開過兩次會議,對軍事接管有關事宜作了部署。隨著戰場不斷東移,日益迫近上海之時,第三次會議就在木瀆的三野政治部駐地召開,這也是入城前召開的最後一次軍事接管會議。

上海戰役期間,第二野戰軍主力控製浙贛線;第三野戰軍第7兵團主力解放浙東寧波等地,有力地策應了攻佔上海的作戰。

上海市軍事管製委員會的接管人員及時跟進,在中共上海地下組織的密切配合下,在人民民眾的熱情協助下,有秩序地進行接管。警備部隊實施嚴密的警衛措施,工人護廠隊積極護廠,保護了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保障了接管工作的順利進行。攻佔市區的部隊,嚴格遵守入城紀律,露宿街頭,謝絕饋贈,保護外僑,以實際行動擴大了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政治影響,贏得了廣大民眾的贊揚。​

難忘一刻

群龍無首時,組織部隊向前沖

1949年5月14日,慘烈的月浦攻堅戰才進行兩天,邱祖清所在的29軍87師260團3營某連,4個連級幹部,1位犧牲(副指導員印達),3位負傷(連長曹海雲、指導員沈士德、副連長印信權)。3個步兵排的排級幹部也全部犧牲或負傷。連隊隻剩30多人,戰況正烈,戰士們卻沒有了指揮。

29軍87師政治部頒發給邱祖清的一等功獎狀29軍87師政治部頒發給邱祖清的一等功獎狀

年僅18歲的連長通信員邱祖清,當機立斷,主動出面代理連長職務。他火速趕到營長張景昌處報告情況,並趕回連隊把戰士組織起來繼續戰鬥。邱祖清發動大家把原來綁在腿上的綁帶解下來,將手榴彈4個一捆扎起來,組織4人爆破小組,用火力掩護突破敵軍的防御工事,沖上去爆破,將手榴彈塞進敵軍的碉堡內,炸毀了敵軍的一座子母碉堡。爆破成功了,但一起沖上去的3位戰友也獻出了年輕、寶貴的生命。

上海戰役勝利後,29軍87師政治部為邱祖清頒發了一等功獎狀和人民功臣獎章。

60年,銹跡爬上了“人民功臣”獎章,同時頒發的一等功獎狀也早已泛黃。紙上的字跡卻還清晰可見:“邱祖清同志于卅八年五月十三日在月浦戰役中,因英勇頑強堅決消滅敵人,建立功勛……評定為一等功”。

字跡背後的故事也沒有被銷蝕。

戰地急救袋:看上去不起眼,卻能提供及時護理

29軍87師260團的擔架連指導員張德惠在月浦之戰時使用的衛生葯包。29軍87師260團的擔架連指導員張德惠在月浦之戰時使用的衛生葯包。

不要小看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布袋,對于負了輕傷的同志,它能夠提供第一時間護理。這是上海戰役前,參戰部隊發給指戰員的“戰地急救袋”。內備簡單葯棉、葯品,供指戰員在負傷時先自行簡單處理傷口

挺進報》是1945年華中軍區第二軍分區四團創辦的團報,四團正是上海戰役中29軍87師259團的前身。

《挺進報》創刊時,陳守律是四團三營八連的文書,文筆出眾,常常給報社投稿,為此,報社特意給他頒發了記者證

一等人民功臣獎狀

團長、政委、副團長、參謀長、主任——時隔60年,在李洪韻同志的“一等人民功臣”獎狀上,5位領導的簽字還分外清晰,可見主人對獎狀的愛護。

1949年6月17日,28軍授予參加渡江、上海戰役的偵察排長李洪韻的獎狀。獎狀(如上圖)分為內外頁兩張,表揚了他“打劉行時偵察敵情,勇敢到敵人地堡前面,完成任務;抬擔架救傷員不顧一切,不折不扣,以身作則。能起模範作用,帶頭去幹。”

戰爭意義

上海戰役上海戰役

上海戰役,除湯恩伯率5萬人乘軍艦撤逃外,第三野戰軍殲滅國民黨軍第51、第37軍和5個交警總隊全部及第123、第21、第12、第75、第52軍大部,共15.3萬餘人;繳獲各種炮1370門,坦克、裝甲車119輛,汽車1161輛,艦艇11艘。

上海的解放,為繼續肅清華東國民黨軍餘部,保衛東南沿海國防。上海的解放,徹底粉碎了國民黨軍利用上海繼續頑抗、搶奪資財及挑起國際事件的陰謀,恢復和發展國民經濟,創造了有利條件。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