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條當麻

上條當麻

動漫作品《魔法禁書目錄》的主人公,其外傳《科學超電磁炮》中人物。刺蝟頭發型的高中生。都市傳說中"擁有能將任何能力無效化的能力的男人"的正體,其喚作"幻想殺手"的右手有著不論善惡,讓一切異能之力消失的特異能力。有著但凡遇到有煩惱的人都會伸出援手的性格。愛華斯評價他是"未受過任何人指導,僅遵循自己內心涌現的感情勇往直前之人"。

  • 中文名稱
    上條當麻
  • 外文名稱
    上條 當麻(かみじょう とうま)
    Kamijou Touma
  • 配    音
    阿部敦(日本)
    賀宇傑(中國台灣)
  • 性    別
  • 等    級
    無能力者(Level 0)
  • 星    座
    水瓶座
  • 身    高
    168cm
  • 登場作品
    《魔法禁書目錄》
    《科學超電磁炮》
  • 學    校
    某高中 
  • 班    級
    1年7班
  • 能    力
    幻想殺手(Imagine Breaker)
  • 出身地
    日本·神奈川縣
  • 年    齡
    16歲

​人物信息

出自:動漫《魔法禁書目錄

上條當麻

姓名:上條當麻(かみじょう とうま)

聲優阿部敦

性別:男

年齡:16歲

身高:168cm

星座:水瓶座

出身地:神奈川縣

能力幻想殺手(Imagine Breaker)

等級:無能力者

學校:名稱不明(官方稱“某”高校)

班級:1年7組

家庭成員:父親-上條刀夜、母親-上條詩菜、表妹-龍神乙姬

基本設定

就讀于學園都市某高中的高中生。身高體重處于平均水準,是稍微有點肌肉的那種類型,不過那些肌肉是通過在小巷內打架或逃跑等非常規的方式鍛煉出來的;亂翹的沖天頭發型,似乎參照了流行雜志 ;足下穿著鞋底很硬的廉價籃球鞋,走在路上會讓雙腳倍感疲憊 。

右手名為“幻想殺手”,擁有不論善惡、讓任何異能之力(無論是超能力還是魔法)消滅的特異能力。都市傳說中“擁有能將任何能力無效化的能力的男人”的正體。但是由于無法被學園都市的身體檢查儀器檢測到,而被測定為Level 0的無能力者。

雖然被分類為“愛打架的壞學生”,但是上條當麻並不是打架達人。若是與不良少年對打,也隻有一對一的時候才會贏。一對二的話就相當危險,一對三的話肯定要逃命,隻是這種程度而已。但上條本人則對自己的長跑本事挺有自信 。

角色簡介

本作主人公。就讀于學園都市某高校的一名高中生。頭發亂翹,身材中等,肌肉略微結實。

能力

上條的右手喚作“幻想殺手”,擁有不論善惡、讓任何異能之力(無論是超能力還是魔法)消滅的特異能力。都市傳說中“擁有能將任何能力無效化的能力的男人”的正體。曾打敗學園都市最強的Level 5的超能力者。由于無法被機器檢測到,而被測定為Level 0的無能力者。常使用“那我就殺了這個幻想!”作為使用“幻想殺手”時的台詞。

上條當麻

雖然被分類為“愛打架的壞學生”,但是上條當麻並不是打架達人。若是與不良少年對打,也隻有一對一的時候才會贏。一對二的話就相當危險,一對三的話肯定要逃命。隻是這種程度而已。

生活

某天與掛在宿舍陽台的純白修女茵蒂克絲的邂逅,使得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他的人生從此變得忙碌起來。此後,作為用來防止茵蒂克絲背叛教會的枷鎖而與茵蒂克絲的共同生活。期間,為避免不該犯的錯誤,晚上都會睡在浴室的浴缸裏,並且把門上鎖。

考試成績不甚理想,經常不及格,英語實力更是得到英語老師“你就鎖國一輩子吧!”的評價。是那種不到暑假最後一天不做作業的孩子,被歸類為吊車尾的學生。似乎沒有出席日數的概念,經常翹課,要是沒接受暑期輔導甚至會留級。

對于做菜算拿手,是個滿家庭式的男生,宣稱“隻要給我剩下的冷飯、起司粉跟西紅柿醬,我就能創造出奇跡!”。因為是無能力者,學園都市給付的獎學金相當低,但起碼可以維持不必挨餓的生活。基本上將一千元以上的購物都稱之為“特攻”。但由于還要為寄宿家中的白吃食客茵蒂克絲和貓斯芬克斯提供伙食,因此過得非常拮據。花生吃多了鼻子會流血。

由于經常因為受傷被送到醫者冥土追魂的病院,而被護士當做話題。

與班上土御門元春和藍發耳環是惡友,三人被合稱為班中的“笨蛋三人組(クラスの三バカ)”。伙伴間多以“上條”稱之,而土御門元春和藍發耳環昵稱之為“阿上(カミやん)”,吹寄製理和土御門夏舞則以全名“上條當麻”來稱呼。茵蒂克絲和上條的父母直呼名字“當麻”,而被御坂美琴經常用“這個家伙”和“那個笨蛋”來招呼,被愛慕美琴且敵視上條的白井黑子稱為“類人猿先生”。

性格

基本上討厭麻煩的事,對自己不喜歡的事情是絕對不會做的,平時也沒什麽精神。在失憶以前,會因為自己的卑微和無力而消極,自嘲是“偽善者”。事實上,上條卻是個很重情義的熱血漢。“不失去任何東西,讓大家帶著笑容回家”是上條的夢想,甚至會不惜賭上自己的性命來實現自己的這個夢想。上條不願放著有困難的人不管,有著為了他人不顧自身的正義感,因此總會卷入各種事件當中。

擁有強大的力量卻絕不驕傲無論面對何等的弱者或是強者,皆能給予同等對待。即使處于何種逆境,直到最後都不會放棄。這種不屈的精神,使他克服了各種困難。一方通行便認為上條“最可怕的是不願放棄的堅持”。

由于曾阻止了某個實驗,而被一方通行看作是“為了阻止悲劇而存在的人”。亞雷斯塔則評價上條的“行動準則不是基于善惡選擇,隻是隨內心的想法而行,碰巧被別人擅自評為善行罷了”。愛華斯則將上條分類為三種英雄之一的“未受過任何人指導,僅遵循自己內心涌現的感情勇往直前之人”。

不幸體質

打從出世就非常“不幸”的人,具有眾所皆知的不幸體質,口頭禪是“不幸啊!” 。明明沒有做什麽壞事,卻總是隻有他一定會被卷入麻煩當中,甚至已經成為了“日常之事”。是被朋友們認為隻要有他在身邊,就可以像避雷針一樣把所有不幸都吸走而大受歡迎的男人。曾在《出路希望調查表》中填寫“隻要能變得幸福,無論怎樣都無所謂”這樣引人熱淚的殷切希望。

上條當麻

小時候被周遭的同學和大人們當作瘟神般得存在,有著“待在上條身邊的人也會跟著‘不幸’”、“遠離當麻,就可以遠離‘不幸’”的謠言,並有無數次受到精神和肉體上傷害的經歷。為此,他的父親上條刀夜在他幼稚園畢業後便將他送進了“完全沒有迷信”的學園都市。

實際上,上條不幸的原因全是來自于右手。其“幻想殺手”可以無意識間會將“神明的庇佑”、“命運的紅線”之類微弱的“異能之力”消除,結果使得上條總是遇到不幸的事情。 

但是,蕾薇妮雅·柏德蔚則認為上條的特征並非“不幸”,相反的,其最出色的部分,就是如何將“不幸”轉化為自己的力量。

桃花體質

雖然具有不幸體質,桃花運卻異常旺盛,周圍經常有女孩圍繞著,經常遭遇少女入浴、換衣服或是褲褲走光等必殺死(通稱“上條屬性”)。

經常會對身處逆境的“不幸少女挺身而出”伸以援手,小萌老師便稱上條這種“賭上性命的結果,反而會讓你跟女孩子拉近距離”,而茵蒂克絲則揶揄“當麻的興趣就是救助路邊的少女”並表示出“這種事早就習慣了”的麻木,面對上條將五和帶到家中也曾擺出“無所謂了”的冷淡。

為了拯救茵蒂克絲這名少女,即使受到記憶喪失的打擊仍然勇往直前,毫不猶豫斬斷束縛少女的“項圈”,使其吐露“茵蒂克絲最喜歡當麻了”的感情;面對有如神祇般力量的煉金術師,甚至不惜讓右臂被切斷,由此獲得的姬神秋沙的好感;用賭上性命阻止了那場實驗,成為了御坂美琴心中“隻要哭喊,就會來救我的英雄”;由于茵蒂克絲“項圈”、“天使墜落”事件和有天草式卷入的“法之書”事件的解決,使得神裂火織對其抱持好意;背負著“曾經一拳擊倒原女教皇”、“赤手空拳面對250名羅馬正教戰鬥修女”等傳說,被天草式少女五和所傾慕。但是上條本人在戀愛方面卻相當遲鈍。仔細一看,上條身邊都是些可愛的女孩子,但是考量到她們總會引來某些災難,這或許也屬于不幸的一部分。

因為是家中的獨子,所以會對姐姐般的女性有憧憬,喜歡類似“管理員姐姐”的體貼類型。當看到“女孩子(五和)做料理的景象”時會不住淚流,被白井黑子認為“比較喜歡有家庭味的女生”。

失憶

為了拯救“自動書記”模式下茵蒂克絲,被“龍王的嘆息”的餘波“光之羽”擊中頭部而失去記憶。據醫者冥土追魂所說,與其說失憶,倒不如說是腦細胞被徹底損毀,跟一般因為“記憶讀取出錯”而造成的失憶不同,是再也想不起來了。但是“喪失的隻是記憶,而知識還存留著”。

上條當麻

然而,為了不讓某位少女感到悲傷,為了守護住少女心中的這份溫暖,上條當麻必須不斷扮演著失憶前的上條當麻這個角色。

小說第22卷中,在空中要塞“伯利恆之星”墜落之際,上條向因無人操控而漂浮在遠距控製靈裝周圍、僅以意識存在的茵蒂克絲坦承了失憶的事。

幻想殺手

概念

寄宿在上條當麻右手中的“幻想殺手”具有無論是超能力還是魔法、任何“異能之力”隻要被接觸到都能夠消除的能力,不論善惡好壞,就算是出現在神話中的神跡也不例外。

局限

1. “幻想殺手”的發動,與上條當麻本人的意識無關。不論是回復術式、防御術式這樣的有益魔法,還是念話能力的絲線電話、空間移動等超能力都對上條不起作用,他的右手都會在無意識間,將這些“異能之力”不分善一律消除。而像“天使墜落”和 “天罰”術式這種廣泛、不特定對象的異能力,如果剛好施在上條當麻身上,也會被“幻想殺手”無意識的消除掉。

上條當麻

茵蒂克絲說過,上條不幸的原因全是來自于他的右手,因為上條的右手會在無意識間,將“神明的庇佑”、“命運的紅線”之類微弱的異能之力消除。

2. “幻想殺手”僅局限于手踝到指間。也就是說,隻要未觸及右手的“異能之力”攻擊,一旦被擊中就會遭到傷害。

3. “幻想殺手”本身沒有力量消除由“魔法”和“超能力”引起的二次物理現象。例如:以超能力產生出來的火球雖然能夠抹除,但是對于因火球所炸起的水泥石塊,卻是毫無抵御能力。

4. “幻想殺手”無法完全消除過于龐大的力量,但卻能抓住無法完全消除的力量,將它扭轉改變方向。小說第20卷中,面對一方通行的黑翼,由于上條無法以右手完全消除其力量,于是反過來利用劣勢,“抓住”黑翼並用力實現扭轉。而像史提爾的“獵殺魔女之王”,如果是不破壞它的核心(異能之力的本體)符文,就會無限再生。

5. “幻想殺手”能夠將“異能之力”的異常數值平均化,但如果原本就十分平均的東西,這份力量就無法發揮了。例如,就算碰到人體也不會損壞靈魂;也不會因為碰到行星,行星就因此毀滅。

正體

“幻想殺手”至今仍然存在許多謎團,難以用魔法或科學來說明。在茵蒂克絲的10萬3000本魔道書中並無“幻想殺手”的記載,而在學園都市的書庫中也沒有相關記錄。雖然被科學側認為是“原始”類能力,但在組成風斬冰華的AIM擴散力場中並沒有該能力(否則,隻要“幻想殺手”無意識的散發出微弱的AIM擴散力場就可以一瞬間讓由AIM擴散力場集合而生的風斬冰華瓦解掉)。

上條當麻

右方之火認為“幻想殺手”應該是“神聖右手自然具備的凈化作用其中一種”,並打算利用“幻想殺手”達到“神上”的目的。但是,亞雷斯塔表示“幻想殺手”並不單純是“能抵消異能之力的右手”,並與“神凈”有關。而在小說第1卷中,神裂也誤以“神凈討魔(音同‘上條當麻’)”稱呼上條,“神上”與“神凈”似乎與上條有某種關聯,但真相終究不明。

隱藏在上條體內的力量也不止是“幻想殺手”。當上條的右臂被奧雷歐斯的“黃金煉成”切斷之際,從斷臂處曾出現“龍王之首(竜王の顎)”。而在其右臂被右方之火切斷的時候,上條的右肩凝聚了一股龐大的力量漩渦、“幻想殺手”以外的某種“東西”。然而,上條用自己的力量捏碎了那個“看不見的東西”、吞噬了那股龐大的力量。隨即,上條的斷臂處又憑空長出一條手臂,亦即恢復了原有的“幻想殺手”的能力,彷佛顯示“隻有上條當麻這名少年身上的右手,才存在真正的力量”。

亞雷斯塔知曉“幻想殺手”的正體,他從外部引入這個力量並寄宿于上條身上、作為其自身計畫的重要元素之一。

前兆感知

“前兆感知(台譯:感應前兆)”是一方通行對上條當麻準確把握對手(超能力和魔法)攻擊時機的能力的稱呼。一方通行推測,越是強大的力量,越是會不自覺得對周圍造成影響(譬如超電磁炮的“周圍鐵製品都會輕微晃動”這個現象),而上條則下意識的分析了這些影響,掌握住對手攻擊時機,結合“幻想殺手”避免被瞬間殺害。

作品中的行動

前日譚

國中三年級的8月,在趕往蜜蟻愛愉自殺現場的上條當麻,卻在十字路口跟第五位的食蜂操祈撞在一起,這是兩人的初遇。但是手機卻在相撞時掉在了食蜂操祈那裏,正因為通信聯絡上的些許差錯,上條沒能趕上拯救蜜蟻愛愉的生命。三天後,為了哀悼死去的蜜蟻愛愉(實際上並沒有死),上條再次來到自殺現場的第二十一學區·人工湖,在那裏再次遇到了食蜂操祈。當時的食蜂操祈自暴自棄,正打算使用能力進行“全記憶重置”,為了不讓悲劇重演,上條忍不住上前搭話,這次邂逅給予當時低落脆弱的食蜂操祈一絲活力。之後,上條在街上還和食蜂操祈碰過許多次面,經歷了許多事情。在少年組織“DESDLOCK”追殺食蜂操祈之際,跟她並肩戰鬥,最後重傷休克。為了不能使用麻醉劑的上條當麻得到及時救治,食蜂操祈使用能力來消除上條的痛苦,但這也導致上條當麻“認知回路損壞”,從此以後即使食蜂操祈一遍又一遍的自報家門,上條也會一次又一次地把她忘記,就算談起食蜂操祈的事情,上條也想不起她的任何事情。

6月17日,第一次遇到御坂美琴的時候,她整備不良少年纏上。原本上條打算對美琴實施“假扮朋友若無其事(將她)帶走大作戰”,還上去勸那群不良少年不要搶一個柔弱少女的錢包,結果御坂美琴卻反而對他發飆,還放出電擊。當然,上條用右手把她的攻擊化解。接著,美琴又放出各種攻擊,卻都對上條沒有造成任何傷害。美琴對于輸給上條非常不甘心,結果從此兩人就發展成為“美琴常來找上條報仇,卻每次都被他敷衍過去”的這種局面。

舊約

7月17日,在與御坂美琴的決鬥當中,其假裝戰敗的拙劣演技激怒了美琴,結果被美琴追了一夜。

7月18日,在洋裝店發生“第七迷霧”之時,上條當麻使用“幻想殺手”化解掉了介旅初矢的“虛空爆炸”,救下了御坂美琴、初春飾利、硲舎佳茄等人。

7月19日,為了將跟自己飛起非故的不良少年們誘離御坂美琴身邊,徹底讓子化身成一個小醜,故意讓不良少年們追逐。在大鐵橋,遭遇到御坂美琴再次挑戰,結果縱使美琴使出了全部絕招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的攻擊,也始終無法對上條造成傷害,還造成了周邊大停電。

7月20日,暑假的第一天,上條當麻遇到了遭遇追殺失足掛在宿舍陽台上的英國清教修女茵蒂克絲,並得知魔法的存在。使用具有能力“幻想殺手”的右手將茵蒂克絲的修女服“移動教會”破壞。為保護茵蒂克絲與前來追討的清教魔法師史提爾·馬格努斯和神裂火織交手,在過程中得知茵蒂克絲被追殺的真相。7月28日,通過自己右手的力量破壞了禁錮茵蒂克絲的魔法“項圈”。但在拯救“自動書記”模式下使出“龍王的嘆息”的茵蒂克絲時,被“龍王的嘆息”的餘波“光之羽”擊中頭部而失去記憶。可是,上條對茵蒂克絲隱瞞了自己失憶的事,並以茵蒂克絲的看護人身份和她居住在一起。

8月8日,被史提爾·馬格努斯卷入到“三澤塾”事件當中。在與煉金術師奧雷歐斯·伊薩德的對決中,雖然被切斷了右臂,卻在史提爾的暗中幫助下,依靠完美的虛張聲勢大作戰騙到了奧雷歐斯,把他逼上了自滅的道路。救出了原石少女姬神秋沙和茵蒂克絲。

8月21日,連續兩天遇到御坂妹的上條,在小巷子裏看到御坂妹被殺害,還有不斷出現在眼前的許多御坂妹。為了查明真相,上條來到美琴的宿舍房間,在那裏他得知美琴被卷入的事件內容,于是上條連忙去街上尋找美琴,並在大鐵橋上找到了她。因為擔心美琴的安危,嘗試阻止她打算犧牲自己拯救“妹妹們”的危險行為。如果要阻止實驗的進行,隻要將“一方通行是最強超能力者”這個實驗的大前提推翻就行了。上條憑借這個令人意外的想法,說服了美琴讓他去解救“妹妹們”。最後,憑借自己右手的特殊力量,上條當麻打倒了號稱“學園都市最強”的一方通行,“絕對能力者進化計畫”被凍結。

身為Level 0卻打倒一方通行,使得上條一下子變成名人,因此統括理事會命令他在事情平息之前暫時離開學園都市。上條帶著跟茵蒂克絲一起來到海邊旅館“海神”,跟父母和表妹團聚。8月28日,在其父上條刀夜無意間所引發的“天使墜落”事件中,一度被當做“天使墜落”的施術者,受到了神裂幾乎全方位的驗身,並險些被逃獄死刑犯火野神作殺死。在由被大天使“神之力”替換的米夏·克洛伊潔芙(莎夏.克洛伊潔芙外貌)吸出刀毒後又遭米夏的逼問。29日,起初認為火野神作是施術者,但當得知上條刀夜才是施術者後,在由神裂壓製企圖通過殺死上條刀夜解除術式回歸天上的大天使“神之力”的同時,由土御門元春遠距離毀掉位于上條家的魔法陣而解除了“天使墜落”,使得大天使回歸天上。

8月31日,暑假的最後一天,與暑假作業正在決戰中的上條先是在為擺脫偽海原光貴(艾扎力)糾纏的御坂美琴懇求下和美琴假扮情侶,並在擊退企圖殺死上條的魔法師艾扎力後與之定下“守護美琴與她周遭世界”的約定;傍晚又與為獲取茵蒂克絲腦內魔導書將其綁走的魔法師暗咲逢魔交手,在得知其綁走茵蒂克絲的目的是為心儀女子解除詛咒後對其施以援手,並強突學園都市的大門引起騷動。

9月1日,初遇風斬冰華,並擊退了打算通過殺死茵蒂克絲或風斬冰華來引發魔法陣營與科學陣營間戰爭的魔法師雪莉·克倫威爾。

9月8日,在史提爾和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協助下成功解決了“法之書”事件,打敗了250名戰鬥修女組成的羅馬正教所屬雅妮絲部隊,救出羅馬正教修女奧索拉·阿奎納。

9月14日,在“樹形圖設計者”的殘骸奪還事件中,搭救由于受到遷怒而險遭結標淡希殺害的白井黑子。在追擊結標淡希時,發現結標已經被某個神秘人物(=一方通行)出手打倒,隨即喊來救護車將慘兮兮的結標移送到醫院。

9月19日,大霸星祭首日,和御坂美琴做出“懲罰遊戲”的約定。為阻止羅馬正教傳教士麗多薇雅·羅倫婕蒂企圖發動靈裝“使徒十字”支配學園都市的陰謀,與土御門元春、史提爾一起追捕其同黨歐莉安娜·湯姆森,並解決了“使徒十字”事件。

9月20日,大霸星祭的第二天,從佐天淚子和索綺特的對話中得知暗部組織“人員”及黑幕木原幻生的真正目標是御坂美琴後,迅速趕往第二學區的研究設施“才人工房”解救御坂美琴。

9月26、27日,在由學園都市上層安排下,和茵蒂克絲開始了北義大利旅行,但被卷入了“亞得裏亞海女王”事件,在奧索拉和天草式的協助下,打倒了羅馬正教主教彼亞吉歐·普新力,破壞了其靈裝“限刻的十字架”與“亞得裏亞海女王”的核心,拯救了包括雅妮絲·桑提斯在內的250名正教修女。因此事件,上條當麻被羅馬正教視作威脅,在“神之右席”的壓力下,被羅馬正教教皇下令格殺。

9月30日,接受了御坂美琴的懲罰遊戲,與美琴一起簽下了“隨身天線服務”的雙人契約,手機存儲了彼此的電話號碼。在此後的“九三〇事件”,為保護以科學天使“保險絲·風斬”形態失控的風斬冰華,打敗了羅馬正教最暗部“神之右席”的前方之風。

10月3日,從被學園都市上層委托狙殺御坂美鈴的“武裝無能力集團(Skill Out)”槍下將御坂美鈴解救,並打倒了濱面仕上。

10月初,世界各地發生科羅馬正教徒反學園都市的示威遊行。在世界一片混亂之時,上條得知此事的源頭是名為“C文書”的靈裝,于是跟土御門元春乘坐由統括理事會成員親船最中準備的超音速飛機一道前往“C文書”所在的法國觀光城市阿維尼翁。在阿維尼翁當地,上條和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五和重逢。在跟五和一同搜尋“C文書”的過程中,遭遇到打算回收“C文書”的神之右席成員左方之地。最終,由于識破了左方之地唯一術式“光之處刑”術式的弱點,打敗左方之地並破壞掉了“C文書”,于是由“C文書”引發的全球性混亂得到平息。

10月中旬,為了排除“引發世界範圍騷亂的元凶”,意在奪取上條當麻右臂的後方之水再度來到學園都市。在第二十二學區地下街攻擊上條當麻和五和,上條被打成重傷後昏迷。再次交戰中,由于後方之水對神裂火織的“聖母的慈悲”術式被上條的右手消除、身為聖人的臂力又被同是聖人的神裂封住,最後由五和的“聖人崩落”將後方之水擊破。

10月17日,上條當麻隨同被召回英國的茵蒂克絲來到英國,在飛往倫敦的飛機上成功解決劫機事件順利抵達倫敦。得歐莉安娜協力追討“新生之光”成員蕾莎,但不久旋即卷入了英國二王女凱麗莎的政變。翌日凌晨,在英國三王女薇莉安和“清教派”的幫助下潛入白金漢宮下捷運站,成功誘使二王女所持的“卡提納·正統”儀典劍暴走。在此後的反攻中,在英女王伊莉莎施以術式“聯合的意義”釋放卡提納的力量、茵蒂克絲使用“強製詠唱”暫時奪取“卡提納·正統”控製權之際,借助後方之水的臂力高高躍起將“卡提納·正統”擊碎。但隨後茵蒂克絲由于被襲來的右方之火奪取了“禁書目錄”的遠距控製靈裝而失去了意識,為了解救茵蒂克絲,上條隻身前往右方之火的老巢俄羅斯。10月19日,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

10月30日,四處搭便車來到俄羅斯的上條遇到了追逐而來的“新生之光”成員蕾莎,並一同潛入右方之火的要塞。當探知右方之火將親自襲拿作為召喚大天使“神之力”媒體的莎夏·克洛伊潔芙後奔赴伊利沙裏納獨立國同盟,打算搶先找到莎夏,但莎夏還是被接踵而至的右方之火擄走。

在上條趕赴右方之火的要塞時路遇因番外個體的精神襲擊而失控的一方通行,在打敗展開黑翼的一方通行後,將失去意識的一方通行、最後之作和番外個體送到了伊利沙裏納獨立國同盟。再次潛入其巨大要塞“伯利恆之星”,右方之火為獲得“伯利恆計畫”必需的上條當麻的右手,將上條其誘進要塞並發動“伯利恆之星”升上高空。上條在莎夏·克洛伊潔芙的指引下破壞了召喚大天使的儀式場。

在“伯利恆計畫”的最後階段,右方之火斬斷了上條的右臂,將其血肉分解融入他的“第三隻手”,嘗試通過“幻想殺手”作為媒介發揮出蘊含在他體內百分之百的力量。但是上條當麻再次長出右臂,伴隨人們心中的善意最終戰勝了惡意(右方之火的力量來源),右方之火的“第三隻手”急速失去力量。最後,上條將右方之火打敗,將其“第三隻手”破壞。向僅以意識存在的茵蒂克絲坦誠了失憶的事實,在破壞了茵蒂克絲的遠距控製靈裝後,使她的意志回到體內。

將最後的救生船讓渡給右方之火,並拒絕了御坂美琴的援救。為阻止“伯利恆之星”墜落造成巨大災難,在史提爾·馬格努斯的情報支持下,通過破壞“伯利恆之星”的上升用靈裝改變其軌道朝向北冰洋。當重新找回身體的大天使“神之力”飛向北冰洋補充肉體之際,上條再次扭轉“伯利恆之星”軌道,迎面沖向了大天使,阻止了災難的發生。最後,上條同“伯利恆之星”墜入北冰洋,一度被認為已經死亡,但實際上是被黃金結社“黎明晨光(又譯:緋色日照)”的魔法師救起。

新約

11月5日,同“黎明晨光”的首領蕾薇妮雅·柏德蔚回到學園都市,粉碎了黑夜海鳥對芙蕾梅亞·塞維倫的致命一擊。與一方通行和濱面仕上等人會合後,同他們聚集在自己的宿舍房間接受蕾薇妮雅·柏德蔚的魔法知識講解。在追蹤他而來的“無線電探空儀要塞”飛抵學園都市上空之際,經由一方通行得知了誘導空中要塞的發信機的地點,在濱面仕上的幫助下破壞了發信機上面的水泥地板。在“幻想殺手”將發信機破壞後,要塞直接通過學園都市,墜入千葉外海。

11月10日,同蕾薇妮雅、一方通行、御坂美琴、濱面仕上、番外個體、黑夜海鳥一行為粉碎魔法結社“搗蛋鬼(音譯:格雷姆林)”的陰謀而來到夏威夷。在擊破了“搗蛋鬼”成員莎洛妮亞·A·以黎維卡後,奧蕾·布魯雪克與莎洛妮亞的主導的合眾國控製計畫也宣告破產。但在夏威夷事件中,由于上條等學園都市相關人員的介入,也導致了學園都市與其協力機關對立,為此受到極大沖擊的上條決定要挽回失敗。

11月13日,在木原加群的引導下前往東歐的巴蓋吉城“善後”,打倒了“搗蛋鬼”魔法師瑪莉安·史琳格奈亞。但是,“搗蛋鬼”的首領歐提努斯為測試他右手性能究竟到什麽程度,出現在上條面前。結果,上條當麻瞬間慘敗,右臂被歐提努斯捏斷,寄宿在其體內的“看不見的存在”也被粉碎,上條則在出血和劇痛的沖擊下當場失去了意識。在被歐雷爾斯和右方之火回收後,右臂自行恢復。

一端覽祭前日,被歐雷爾斯帶回到學園都市的上條當麻,擔心被幽禁在“沒有窗戶的大樓”中、歐提努斯用來製造“主神之槍”的材料芙羅蘭·克洛伊杜尼,無論落到“搗蛋鬼”還是歐雷爾斯陣營手裏都不會有好下場,協助背叛“搗蛋鬼”的魔法師雷神索爾營救芙羅蘭·克洛伊杜尼。索爾透過木原加群留下的後門,演算出“沒有窗戶的大樓”的裝甲板無法抵消的沖擊波波形,後依該波形施以攻擊嘗試破壞裝甲板。然而,芙羅蘭因為受到外界的刺激,自行破壞了“沒有窗戶的大樓”的裝甲板來到外界。為了讓歐雷爾斯勢力原理搗蛋鬼,並利用雙方彼此提防動彈不得之際,乘機先找到芙羅蘭·克洛伊杜尼保護她,跟索爾一起向雙方釋放假情報。其中,上條當麻負責設下能迷惑歐雷爾斯勢力的陷阱。上條跟蹤撤離的“搗蛋鬼”魔法師瑪莉安·史琳格奈亞,找出了追擊瑪莉安的蕾薇妮雅·柏德蔚。本打算透過刻意戰敗,將寫入學生手冊的假情報傳遞給給對方,卻因為警備員的介入,側腹被實彈打穿而陷入生死交關的窘境。不過,誘餌情報成功傳達,成功將歐雷爾斯陣營跟“搗蛋鬼”隔開。

一端覽祭開幕日,在第七學區·多層天橋找到了芙羅蘭·克洛伊杜尼,卻因為失血過多而暈倒,在以向“搗蛋鬼”復仇位目的灰姑娘為他緊急止血後恢復了體力。拜托欠下他人情的灰姑娘製作出最後之作腦的“贗品”給芙羅蘭,最後中止了芙羅蘭捕食最後之作腦的“機能”。另一方面,為阻止蕾薇妮雅·柏德蔚向芙羅蘭出手向她發出挑戰,在被上條識破力量源泉的蕾薇妮雅被打倒後,歐雷爾斯陣營選擇撤退。

《新約》第7卷中,上條當麻被土御門元春送到了“男賓止步”的“學舍之園”,並接受了“阻止以靈裝發動大規模術式”這項“使命”。在“學舍之園”,上條不但被當成大變態,還在逃離眾多凶暴女學生的途中被御坂美琴發現,就在以為走投無路的瞬間,由第五名的超能力者食蜂操祈操縱的女中學生向他伸出了援手。但是土御門元春所說都是謊言,當上條確認到土御門舞夏的“死訊”後,便強行突破大門離開了“學舍之園”。在接到身受重傷的雲川芹亞的匿名簡訊後,前往阻止土御門元春殺害貝積繼敏的殺害。在打倒土御門元春,得知“人力資源”計畫後,本應該保護土御門舞夏,但因為不知道她在哪裏,于是決定前往“人力資源”的核心芙蕾梅亞·塞維倫身邊,攻擊“人力資源”的黑幕本身。當戀查(#028)要殺害濱面仕上和黑夜海鳥時,出手相救,並接受濱面的委托去保護芙蕾梅亞。在主題公園“博覽百科”,與垣根帝督聯手迎擊戀查(#029)。正當戀查(#029)的優勢無法動搖之際,卻因為已經成為AIM思考體的黑幕葯味久子被註入體內而不斷膨脹,上條趁機擊破戀查、粉碎了AIM思考體。

由于親眼目睹了夏威夷群島與巴蓋吉城的慘狀,因此上條認為不能放著魔神歐提努斯率領的“搗蛋鬼”不管。在反“搗蛋鬼”聯合勢力全力搜尋“搗蛋鬼”的根據地的這段時間,作為破壞“主神之槍”的“王牌”在學園都市待命。當得知“搗蛋鬼”的根據地“海上墳場(日文:船の墓場)”就設定在鄰近學園都市的東京灣後,為阻止“搗蛋鬼”和學園都市雙方在東京爆發激烈沖突,將東京變為第二個巴蓋吉城,打算在雙方正式沖突前快攻解決“搗蛋鬼”。跟蕾薇妮雅·柏德蔚、蕾莎、御坂美琴、雲川鞠亞等人搭乘超音速客機前往東京灣時,飛機被“搗蛋鬼”魔法師弗蕾雅創造的“地底惡龍”解體,不光落到東京鬧市區,還跟大家失散。在透過捷運想東京灣移動過程中,遭遇弗蕾雅的攻擊。在命懸一線之際,遭到趕來的御坂美琴粗暴的搭救。最後,在茵蒂克絲的強製詠唱的介入之下,解放了弗蕾雅母女。雖然上條等人趕到了“海上墳場”,但是還是沒能阻止歐提努斯成為魔神。于是,世界被歐提努斯毀滅。

新約⑨

在被徹底毀滅的空無一物、一片漆黑世界裏,隻剩下上條當麻和歐提努斯。歐提努斯為打垮他的精神,創造出無數令上條絕望的世界。在歐提努斯最後創造的幸福而完美的世界裏,所有人都獲得了幸福,這讓他承認了歐提努斯擁有拯救世界的力量,不僅自己也失去了跟歐提努斯戰鬥的動機和理由,還認為自己活著在隻會危害這個隻有和平和笑容的世界。歐提努斯的安排完美到讓他走投無路,差點自殺。但是,在御坂網路的“整體意識”的激勵下,決定向歐提努斯挑戰。在跟歐提努斯的較量中,上條在不斷被歐提努斯殺死的同時也一點一點分析和記住了她的戰鬥模式,在經歷了反復10031次被殺戮後,已經練到身體不需要靠腦袋反應而順著習慣動作。此時的上條不僅能夠避開歐提努斯的攻擊,還藉由迎擊並破壞了“主神之槍”。但是,雖然上條能跟持有“主神之槍”的歐提努斯一較高下,卻最後還是敗倒在以“妖精化”術式為中心獲得負面可能性的歐提努斯。光靠上條一個人,沒有歐提努斯的協助,上條無法將世界恢復原狀。要想說服歐提努斯,上條隻能站在她面前,將話語送到她心裏。上條用敗北換來的,是歐提努斯對“創造出來的東西(世界)”感到毫無興趣,想要回到“原來的世界”。在上條當麻死掉後,無處可去的“幻想殺手”力量全都轉移到歐提努斯身上。回到“原來的世界”隻是手段而非目的,歐提努斯真正希望的有個“理解者”(=上條當麻)。于是,歐提努斯在她“原來的世界”和上條當麻“原來的世界”二選一當中,選擇了將世界恢復到後者。上條當麻就這樣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但是這時的歐提努斯也因為“妖精化”的裂痕逐漸在她身體裏蔓延,魔神之力逐漸消散。上條當麻無法接受歐提努斯舍棄自己的理想救他,換來的卻是遭到全世界的折磨,于是決定幫助歐提努斯,就算與全世界戰鬥也在所不惜。

歐提努斯的身體因為歐雷爾斯所施下的“妖精化”術式而從內部逐漸崩壞,必須想辦法停止這個侵蝕。“妖精化”術式是為了對付魔神而構造的術式,換句話說就是它對人類之軀是無效的,隻要歐提努斯取回右眼放進眼窩裏,她就會從魔神變回人類,內部崩壞也會停止,但是同時也將失去魔神之力。為了讓歐提努斯取回右眼,放棄魔神之力,然後接受正當的裁決以此贖罪,上條當麻跟歐提努斯來到浸泡有她右眼的“智慧之泉”的所在地丹麥。因為歐提努斯的移動術式存在誤差,所以上條等人不得不從日德蘭半島的最北端想方設法趕到丹麥南方的島嶼菲英島,在這個過程中,上條當麻不斷地遭到各方勢力的圍追堵截:在約靈的郊外平原打敗了展開“白翼”、未使出全力的學園都市第一名超能力者一方通行;在奧爾堡,說服了羅馬正教派遣來的雅妮絲·桑提斯,讓雅妮絲部隊放棄了對上條等人的追殺;在逃離奧爾堡後,面對俄羅斯成教的堵截,上條不僅反駁了俄羅斯成教宗主教克蘭斯·R·札爾斯基構築的術式“七宗罪”,還讓克蘭斯被自己的術式束縛。雖然藉此迫使俄羅斯成教的追兵瓦希莉莎跟莎夏罷手,但卻被英國陣營劫持到空中要塞“架空賓館”,面對凱莉莎、神裂火織、後方之水和騎士團長的聯合攻擊,上條當麻利用神裂火織“不願意看到有人死去”的本性,不僅藉由從一千五百米高空縱身跳下而被神裂火織無條件搭救,還以“可以不用殺死歐提努斯也能讓事件圓滿解決的道路”說服神裂火織,讓她幫助自己阻擋凱莉莎和後方之水;在前往比隆的路上,又打敗為向歐提努斯復仇而來、手持“戰亂之劍”的瑪莉安·史琳格奈亞;在前往腓特烈西亞的路上,先是遭到美國突擊隊的伏擊,後來又遭遇學園都市的驅動鎧FIVE_OVER.MODEL_CASE"RAIL_GUN"的攻擊,在御坂美琴的介入下才得以脫險;在連線菲英島的大橋上,面對蕾薇妮雅·柏德蔚和茵蒂克絲的組合,上條當麻頭功襲擊茵蒂克絲的胸部,中止了茵蒂克絲向蕾薇妮雅腦中傳達“主神之槍”知識的詠唱;在菲英島的歐登塞,因為歐雷爾斯的阻止,才避免了被“聖人”席薇亞和布倫希德·愛克特貝爾殺害;在最後的目的地伊埃斯科城堡,戰勝了“全能之神”索爾之後,上條當麻面對的最後的敵人卻是歐提努斯自己......因為一路上親眼目睹到上條當麻背負著“拯救魔神歐提努斯”的罪責,跟本應是同伴的人們戰鬥,徒添一處又一處傷痕,為了不想讓上條今後一直背負這樣的罪責,歐提努斯拒絕了上條的拯救,選擇了再度發動魔法來讓自己毀滅。最後,上條當麻在她最後一發“弩箭”放出之前,解除了她所中的“妖精化”術式。在最後時刻得到救贖的歐提努斯,透過僅存1%的部分重組成為15cm大小的迷你少女。

11月底,在雲川芹亞的引導下,來到第二十一學區·人工湖,粉碎了蜜蟻愛愉的計畫,拯救了食蜂操祈。

人物小傳

6月17日, 面對遭不良少年糾纏的御坂美琴嘗試實施“假扮朋友若無其事帶走大作戰”(實際上是去救那些接近美琴的不良少年),但是其連呼美琴“小鬼”、“粗魯”的話卻戳到了美琴的痛處。為此發飆的美琴對上條放出電擊,但卻沒有對上條造成任何傷害,由此美琴感到上條是個“令人在意的存在”,兩個人的羈絆也從此開始了。

7月17日,在與御坂美琴的決鬥中,其假裝戰敗的拙劣演技激怒了美琴,結果被美琴追了一夜。

7月18日,在洋裝店“第七迷霧”,上條當麻使用“幻想殺手”化解掉了介旅初矢的“虛空爆炸”,救下了御坂美琴、初春飾利、硲舎佳茄等人。

7月19日,準備改善伙食的上條當麻在餐廳打斷了御坂美琴故作楚楚可憐狀嘗試向不良少年套取“幻想御手”情報的計畫,並與御坂美琴在大鐵橋上再次決鬥,造成了大範圍的停電。

7月20日,暑假的第一天,上條當麻遇到了遭遇追殺失足掛在宿舍陽台上的英國清教修女茵蒂克絲,並得知魔法的存在。使用具有能力“幻想殺手”的右手將茵蒂克絲的修女服“移動教會”破壞。為保護茵蒂克絲與前來追討的清教魔法師史提爾·馬格努斯和神裂火織交手,在過程中得知茵蒂克絲被追殺的真相。7月28日,通過自己右手的力量破壞了禁錮茵蒂克絲的魔法“項圈”。但在拯救“自動書記”模式下使出“龍王的嘆息”的茵蒂克斯時,被“龍王的嘆息”的餘波“光之羽”擊中頭部而失去記憶。可是,上條對茵蒂克絲隱瞞了自己失憶的事,並以茵蒂克絲的看護人身份和她居住在一起。

8月8日的“三澤塾”事件中,一度被煉金術師奧雷歐斯·伊薩德斬去右臂,但在斷臂處出現的“龍王之首(竜王の顎)”將奧雷歐斯擊潰,救出了原石少女姬神秋沙和茵蒂克絲。

上條當麻

8月21日,得知“絕對能力者進化計畫”的上條當麻為了拯救借由御坂美琴DNA誕生的克隆人御坂妹妹們向學園都市最強的超能力者的一方通行挑戰,最終在御坂妹妹們的幫助下成為第一個完成等級0打敗等級5這個不可能完成任務的人。

8月28日,卷入了其父上條刀夜無意引發的“天使墜落”事件,一度被當做“天使墜落”的施術者,受到了神裂幾乎全方位的驗身,並險些被逃獄死刑犯火野神作殺死。在由被大天使“神之力”替換的米夏·克洛伊潔芙(莎夏.克洛伊潔芙外貌)吸出刀毒後又遭米夏的逼問。29日,起初認為火野神作是施術者,但當得知上條刀夜才是施術者後,在由神裂壓製企圖通過殺死上條刀夜解除術式回歸天上的大天使“神之力”的同時,由土御門元春遠距離毀掉位于上條家的魔法陣而解除了“天使墜落”,使得大天使回歸天上。

8月31日的暑假最後一天,與暑假作業正在決戰中的上條先是在為擺脫偽海原光貴(艾扎力)糾纏的御坂美琴懇求下和美琴假扮情侶,並在擊退企圖殺死上條的魔法師艾扎力後與之定下“守護美琴與她周遭世界”的約定;傍晚又與為獲取茵蒂克絲腦內魔導書將其綁走的魔法師暗咲逢魔交手,在得知其綁走茵蒂克絲的目的是為心儀女子解除詛咒後對其施以援手,並強突學園都市的大門引起騷動。

9月1日,初遇風斬冰華,並擊退了打算通過殺死茵蒂克絲或風斬冰華來引發魔法陣營與科學陣營間戰爭的魔法師雪莉·克倫威爾。

9月8日,在史提爾和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協助下成功解決了“法之書”事件,打敗了250名戰鬥修女組成的羅馬正教所屬雅妮絲部隊,救出羅馬正教修女奧索拉·阿奎納。

9月14日,在“樹形圖設計者”的殘骸奪還事件中,救下險些被暴走的結標淡希殺死的白井黑子,之後叫救護車把被一方通行打成重傷的結標淡希送到醫院。

9月19日,大霸星祭的第一天,和御坂美琴做出“懲罰遊戲”的約定,但卻卷入“使徒十字”事件。為阻止羅馬正教傳教士麗多薇雅·羅倫婕蒂企圖發動靈裝“使徒十字”支配學園都市的陰謀,與土御門元春、史提爾一起追捕其同黨歐莉安娜·湯森,並解決了“使徒十字”事件。

9月26日和27日,在由學園都市上層安排下和茵蒂克絲開始了北義大利旅行,但被卷入了“亞得裏亞海女王”事件,在奧索拉和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協助下摧毀了企圖擊沉威尼斯的羅馬正教靈裝“亞得裏亞海女王”號及其女王艦隊並拯救包括雅妮絲·桑提斯在內的250名正教修女。也因此被羅馬正教視作威脅,在“神之右席”的壓力下,被羅馬正教教皇命令格殺。

9月30日,在經歷了御坂美琴的“懲罰遊戲”後,恰逢“神之右席”的一員前方之風使用“天譴”術式侵入學園都市、獵犬部隊對最後之作的追捕和以科學天使“保險絲·風斬”形態暴走的風斬冰華。最終為保護風斬冰華擊敗了前方之風。

10月3日,從被學園都市上層委托狙殺御坂美鈴的“武裝無能力集團(Skill Out)”槍下將御坂美鈴解救,並打倒了濱面仕上

上條當麻

10月上旬,為平息羅馬正教通過靈裝“C文書”掀起的反對學園都市的全球騷亂,在理事親船最中的委托下上條當麻和土御門元春被超音速飛機空降到了法國阿維尼翁,同五和一起與操縱“C文書”的左方之地陷入苦戰,最終打敗左方之地並將“C文書”破壞。

10月中旬,為了排除“引發世界範圍騷亂的元凶”,意在奪取上條當麻的右臂而後方之水再次來到學園都市。在第二十二學區地下街攻擊上條當麻和五和,上條被打成重傷後昏迷。再次交戰中,由于後方之水對神裂火織的“聖母的慈悲”術式被上條的右手消除、身為聖人的臂力又被同是聖人的神裂封住,最後由五和的“聖人崩落”將後方之水擊破。

10月17日,上條當麻隨同被召回英國的茵蒂克絲來到英國,在飛往倫敦的飛機上成功解決劫機事件順利抵達倫敦。得歐莉安娜協力追討“新生之光”成員蕾莎,但不久旋即卷入了英國二王女凱麗莎的政變。翌日凌晨,在英國三王女薇莉安和「清教派」的幫助下潛入白金漢宮下捷運站,成功誘使二王女所持的“卡提納·正統”儀典劍暴走。在此後的反攻中,在英女王伊莉莎施以術式“聯合的意義”釋放卡提納的力量、茵蒂克絲使用“強製詠唱”暫時奪取“卡提納·正統”控製權之際,借助後方之水的臂力高高躍起將“卡提納·正統”擊碎。但隨後茵蒂克絲由于被襲來的右方之火奪取了“禁書目錄”的遠距控製靈裝而失去了意識,為了拯救茵蒂克絲,上條隻身前往右方之火的老巢俄羅斯。10月19日,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

10月30日,在俄羅斯雪原上遇到了追尋而來的“新生之光”成員蕾莎,並一同潛入右方之火的要塞。當探知右方之火將親自襲拿作為召喚大天使“神之力”媒體的莎夏·克洛伊潔芙後奔赴伊利沙裏納獨立國同盟,打算搶先找到莎夏,但莎夏還是被接踵而至的右方之火擄走。

上條當麻

在上條趕赴右方之火的要塞時路遇因番外個體襲擊而陷入暴走的一方通行,在打敗展開黑翼的一方通行後,將失去意識的一方通行、最後之作和番外個體送到了伊利沙裏納獨立國同盟。再次潛入其巨大要塞“伯利恆之星”,右方之火為獲得“伯利恆計畫”必需的上條當麻的右手,將上條其誘進要塞並發動“伯利恆之星”升上高空。上條在莎夏·克洛伊潔芙的指引下破壞了召喚大天使的儀式場。

在“伯利恆計畫”的最後階段,右方之火斬斷了上條的右臂,並將其分解並溶入“第三隻手”,嘗試通過“幻想殺手”作為媒介將固定在其身體裏的“力量”發揮,最終完成“伯利恆計畫”。但是上條當麻再次長出右臂,伴隨人們心中的善意最終戰勝了惡意(右方之火的力量來源),右方之火的“第三隻手”急速失去力量。最後,上條將右方之火打敗,將其“第三隻手”破壞。向僅以意識存在的茵蒂克絲坦誠了失憶的事實,在破壞了茵蒂克絲的遠距控製靈裝後,使她的意志回到體內。

將最後的救生船讓渡給右方之火,並拒絕了御坂美琴的援救。為阻止“伯利恆之星”墜落造成巨大災難,在史提爾·馬格努斯的情報支持下,通過破壞“伯利恆之星”的上升用靈裝改變其軌道朝向北冰洋。當重新找回身體的大天使“神之力”飛向北冰洋補充肉體之際,上條再次扭轉“伯利恆之星”軌道,迎面沖向了大天使,阻止了災難的發生。最後,上條同“伯利恆之星”墜入北冰洋,一度被認為已經死亡,但實際上是被黃金結社“黎明晨光(又譯:緋色日照)”的魔法師救起。

上條當麻

11月5日,同“黎明晨光”的老大蕾薇妮雅·柏德蔚回到了學園都市,並與一方通行和濱面仕上會合。接受濱面仕上的建議,以爛醉者姿態出現在擔心著他的女孩子們的面前,並順利蒙混過關。最後在宿舍裏與茵蒂克絲重逢。當追蹤“幻想殺手”而來的“無線電探空儀要塞(Radiosonde Castle)”飛抵學園都市之際,在一方通行和濱面仕上的幫助下破壞了誘導要塞的發信器,使其墜入海中。

11月10日,同蕾薇妮雅、一方通行、御坂美琴、濱面仕上、番外個體、黑夜海鳥一行為粉碎魔法結社“搗蛋鬼(音譯:格雷姆林)”的陰謀而來到夏威夷。在擊破了“搗蛋鬼”成員莎羅雅·A·伊莉維卡後,歐蕾·布魯沙克與莎羅雅的主導的合眾國控製計畫也宣告破產。但在夏威夷事件中,由于上條等學園都市相關人員的介入,也導致了學園都市與其協力機關對立,為此受到極大沖擊的上條決定要挽回失敗。

11月13日,在木原加群的引導下來到東歐的巴格吉城,打倒了“搗蛋鬼”魔法師瑪麗安·絲琳格奈婭。在被魔神歐提努斯捏斷了右臂、粉碎了寄宿在其體內的“看不見的存在”後,被歐雷爾斯和右方之火回收,右臂再度接上。    

《新約》第5、6卷中,被歐雷爾斯帶回到學園都市的上條當麻配合“搗蛋鬼”的魔法師雷神托爾(暫譯)營救幽禁在“沒有窗戶的大樓”中的迷之少女Miss·芙洛伊特奈(暫譯),不僅迷惑“搗蛋鬼”魔法師瑪莉安,還在戰鬥中打敗了蕾薇妮雅·柏德蔚。

《新約》第7卷中,被土御門元春誆騙受困“學舍之園”中,通過第5位的食蜂操祈所操縱的女學生的幫助才得以脫身。在受到雲川芹亞的匿名簡訊後,前往第三學區阻止了土御門元春對貝積繼敏的殺害。得知“人的資源”計畫後,開始搜尋計畫的核心芙蕾梅亞·塞維倫。先是擊敗了改造人戀查(#28)救下了濱面仕上和黑夜海鳥,又在“博覽百科”擊破戀查(#29)。

《新約》第8卷中,在蕾薇妮雅·柏德蔚、蕾莎、御坂美琴等人的隨同下,搭乘超音速爆擊機前往位于東京灣的“搗蛋鬼”據點“船之墓場”。在途徑東京上空遭到“搗蛋鬼”魔法師弗雷亞製造出的紅色惡龍襲擊,因機體被解體而降落到東京鬧市區,與其他人走散。打算利用捷運線路前往東京灣,卻在捷運車廂頂上遭到“搗蛋鬼”魔法師弗雷亞的襲擊,遭遇苦戰。在被拋落車廂這命懸一線之際,被趕來的御坂美琴搭救。最後,在茵蒂克絲的強製詠唱的介入之下,打敗並拯救了弗雷亞(母體及胎兒)。現正與奧帝努斯決戰。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