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杉謙信 -日本戰國時代歷史人物

上杉謙信

上杉謙信(うえすぎ けんしん ,Uesugi Kenshin )(1530年2月18日—1578年4月19日),一名活躍于日本戰國時代的大名,越後守護代長尾為景幼子,幼名“虎千代”。成年後稱長尾景虎。育有三名養子,名字為上杉景勝、上杉景虎和上條政繁。由于繼承了關東管領上杉姓氏,並先後得到任關東管領的上杉憲政和室町幕府將軍足利義輝的賜名,故又稱上杉政虎、上杉輝虎。出家後法號謙信。由于他擁有很高的軍事統率能力,所以在後世被稱為越後之龍,一般通稱為軍神。官位為從四位下彈正少弼,死後贈回正二位。
  • 中文名
    上杉謙信
  • 外文名
    うえすぎけんしん,UesugiKenshin
  • 別名
    長尾景虎,上杉輝虎,越後之龍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
  • 出生地
    越後國春日山城
  • 出生日期
    1530年2月18日
  • 逝世日期
    1578年4月19日
  • 信仰
    佛教
  • 職業
    大名、武將
  • 主要成就
    五次川中島合戰,、手取川之戰戰勝柴田勝家、將領地擴大到越中、能登、加賀
  • 官位
    關東管領、從五位下彈正少弼
  • 宿敵
    武田信玄
  • 墓所
    春日山林泉寺、高野山等
  • 法名
    不識院殿真光謙信

人物簡介

​上杉謙信(1530.2.18—1578.4.19)原名長尾景虎(ながおかげとら),繼承關東管領“上杉”姓氏,出家後法號謙信。由于擁有很高的軍事統率能力,所以被稱為越後之龍,一般通稱為軍神。官位為從四位下彈正少弼以及從四位下近衛少將,死後贈回正二位。

上杉謙信

1548年,謙信成為長尾家家督,以其出色的能力統一了越後。此後努力恢復室町幕府的舊秩序,與南方的武田信玄,東南的北條氏康多次作戰,其中與武田信玄的五次川中島合戰,與北條氏康的關東出陣——小田原攻防戰都是日本軍事史上的著名戰例。

1577年,由于織田信長消滅室町幕府的舉動,謙信開始對織田信長進行遠征,並在手取川大敗織田軍(史稱手取川之戰)。但于次年在春日山城因腦溢血而死。

謙信雖然戰無不勝,被譽為“越後之龍”、“戰國最強”的武將,但是卻信奉佛教,曾一度因此非常矛盾。尤其信奉佛教的戰神:毘沙門天,自詡為毘沙門天的化身,高舉“”戰旗進行聖戰。由于崇尚“”,其行為在戰國亂世顯得很特別。

日本史學界的權威坂本太郎在其著作《日本史概說》中評價謙信說:“在殺伐無常,狂爭亂鬥的諸國武將中間,上杉謙信以尊神佛、重人倫、尚氣節、好學問的高節之士見稱,令人感到不愧是混亂中的一股清新氣息。”可謂是非常精闢的總結。

生平經歷

早年

享祿三年(1530年)一月二十一日,越後守護代長尾為景的幼子誕生于春日山城。因為當年是虎年,孩子被取名為虎千代。這個孩子成年後稱長尾景虎,也就是後來馳騁于戰國亂世的“軍神”上杉謙信。四歲喪母,六歲時改名叫喜平二景虎。

上杉謙信

天文五年(1536年)八月,為景進攻越中之前,預計到進程可能不會很順利,先將家督之位讓給了長子長尾晴景。十二月,長尾為景在越中旃檀野與一向一揆作戰時中計敗死(另有病死說)。

為景一死,本來就不太平的越後國更加動蕩,各地豪強佔據一方,各自為政,儼然是個“小戰國”。當時虎千代年僅七歲,穿著盔甲送為景下葬,國內的混亂可見一斑。按照室町時代武家的傳統習慣,沒有繼承權的幼子常常被送去出家。于是這一年虎千代受戒于春日山麓的林泉寺(長尾氏的菩提寺)名僧天室光育門下,學習禪與文武之道。

繼承越後守護代的長尾晴景,比謙信(為方便起見,以下統一稱“謙信”)年長十八歲,從小調皮搗蛋,甚至行為有時比織田信長更過,眾人都為之頭疼,但為景生前最疼愛。然而,晴景體質虛弱,沒有作為武將的統領之才,被國內的其它勢力所輕視。為緩和自己的窘境,天文十二年(1543),晴景嘗試著讓十四歲的謙信(當時剛剛“元服”,改名長尾平三景虎)協助強化統治權,入駐越後中部的栃尾城,在確保長尾家在越後中部領地的同時,牽製本庄房長、色部勝長、中條藤資等敵對勢力。一開始,附近的豪族們根本沒把這個小毛孩子放在眼裏。但謙信到城後,得到母親家的古志長尾氏和栃尾城代本庄實乃等人的援助,多次擊退敵對勢力的來犯,並很快將安田長秀、北條高廣、小河長資等豪族收伏于帳下。在栃尾城的一系列作戰是謙信最初的戰爭經歷。天文十四、十五年(1545~1546),守護上杉家的老臣黑田秀忠兩度佔據黑瀧城謀反,謙信代兄長晴景率兵平叛,表現神勇,最後依守護上杉定實之命消滅了黑田一族。

上杉謙信

謙信的聲望迅速壓倒了晴景,國中漸漸有了改立謙信為守護代的苗頭,這是晴景始料未及的。終于,難以容忍的晴景聯合長尾政景(上田長尾氏)、黑川清實等人,打出了討伐自己弟弟的旗號。內戰中,謙信雖然兵少,卻以攻其不備之法大敗晴景軍。天文十七年(1548)十二月,雙方由上杉定實做調解人達成和議:晴景引退,謙信作為晴景的養子繼承家督和守護代職。當時謙信十九歲。

天文十九年(1550)二月二十六日,越後守護上杉定實病死。定實沒有兒子,守護家絕了後。兩天後,將軍足利義輝承認謙信有白傘袋和毛氈鞍覆的使用權。這樣,謙信實質的國主地位得到了識別。次年,一直不承認謙信地位的長尾政景降服于謙信麾下,越後長尾一族實現了統一。天文二十一年(1552),謙信被授予從五位下彈正少弼的官位。

建立政權

越後守護上杉定實沒有子嗣,于是決定從陸奧國迎接外曾孫時宗丸到越後,作為養子和繼承人。時宗丸乃是陸奧守護伊達稙宗的兒子,伊達稙宗子嗣眾多,慣于通過送子出繼來控製別國,不過越後乃是大國,時宗丸即便當上越後守護,也終究無法使伊達家的勢力深入北陸地區,說不定反而會成為爭奪稙宗繼承人伊達晴宗一門總領權的強大對手——晴宗本人正是這樣想的,他不但堅決反對父親的決定,還在勸說無效後掀起反旗,這就是席卷整個陸奧地區的大動亂——“天文之亂”。

上杉謙信

而就越後國來說,在是否迎立伊達時宗丸為守護繼承人的問題上也引發了激烈的爭論,因為時宗丸的母親乃是揚北眾中條藤資的妹妹,中條藤資一力攛掇,揚北眾其餘勢力怕中條家因此會逐步坐大,威脅到自己的利益,所以一致表示反對。長尾晴景站在反對一方,越後國內戰亂又起。

在這新的戰亂中,一個人脫穎而出,那就是長尾為景的幼子喜平二景虎。據說長尾景虎從小就被送去林泉寺出家,得到名僧天室光育的教導,學問非常優秀,他十四歲的時候,被兄長晴景命令還俗,任其為櫪尾城主——櫪尾是中越後的名城,也是守備春日山城的重要門戶。長尾景虎憑藉其出色的野戰能力,迅速平定周邊叛亂,壓製反抗國人,幾乎統一了整個中越後。

長尾景虎的聲望日隆,使得長尾晴景心生不安,于是著力壓製兄弟的功勛。就這樣,守護代長尾家一分為二,越後也隨之一分為二,正因守護繼嗣問題和晴景嚴重對立的中條藤資趁機擁立長尾景虎為新的守護代,本庄實乃、大熊朝秀、直江實綱、山吉行盛、古志長尾家的長尾景信等也都群起回響。

無論是政治影響力,還是軍事實力,長尾景虎都佔有絕對的優勢。為了避免再起戰禍,守護上杉定實出面調停,于天文十七年(1548年)十二月讓長尾景虎進駐春日山城,繼承守護代和長尾家督之職,長尾晴景則體面地退往府內,和守護大人一起隱居去了。

天文十九年(1550年),上杉定實去世,沒有繼嗣,越後守護一職就此空缺,同年,一直希圖利用守護的旗號與長尾景虎對戰的上田長尾政景、宇佐美定滿等人前往春日山,表示臣服。至此,長尾景虎完全統一越後國,成為越後實際上的一國之主,並且成為新的實力強大的戰國大名。

到了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武田晴信進攻北信濃,一直殺至川中島地區,村上、高梨等北信濃七家豪族派使者向越後求救,提出以北信濃高井、水內等四郡,以及村上義清所保有的小塊越後領地作為酬謝。長尾景虎遂派猛將柿崎和泉守景家統率本部進入信濃,與武田軍對戰——是為第一次川中島合戰。

柿崎景家初戰取勝,但很快就中了武田軍的埋伏,幾乎全軍覆沒,與村上義清等豪族一起凄凄惶惶逃回越後。長尾景虎並未懲罰柿崎景家,而是抓緊時間對武田氏兵法謀略展開廣泛、深刻的研究。兩年後,即弘治元年(1555年),景虎親自統領大軍,發動了對川中島地區的攻略。

武田晴信調兵來迎,在初戰不利的情況下,接受部將春日虎綱“避戰”建議,堅守不動。兩軍對峙竟長達二百餘日,最終由于駿河守護今川義元的從中調解,各自罷兵而去——這是第二次川中島合戰。

上杉謙信

弘治三年(1557年),爆發了第三次川中島合戰,又是稍一接觸、長期對峙、各自撤兵,已經成為模式,乏善可陳。但是這種戰法,大合武田晴信的脾胃,卻把長尾景虎憋個半死,他在戰後稍加修整,便西去擊破與武田氏相互策應的越中諸豪族聯軍,斬斷晴信的一條臂膀。

翻過頭來說說川中島初次合戰的前一年,也即天文二十一年(1551年),關東管領上杉憲政被後北條氏所迫,離開居城平井逃往越後。因為山內上杉家本是長尾氏世代主家,因此受到了隆重的歡迎和款待。上杉憲政提出,希望長尾景虎出兵關東,攻滅後北條氏,恢復關東的秩序,並且承諾事成以後即以上杉家名、關東管領之職,以及世傳的御旗、文書相贈。

上杉憲政一直在春日山城吃了九年的客飯,直到永祿三年(1560年),長尾景虎才終于得到機會,開始關東攻略。他聯絡關東各地豪族,圍攻後北條氏的主城小田原,但遲遲不能攻克。次年(1561年)閏三月,長尾景虎在鐮倉鶴岡八幡宮正式繼承關東管領之位,改苗字為上杉,並且拜領上杉憲政的“政”字,更名上杉政虎。當年夏末,上杉政虎回歸春日山,隨即修書請庄內的大寶寺義增和會津的蘆名盛氏協助出兵,秋八月十九日又來到了川中島。

與武田和北條的沖突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上野平井城的關東管領山內上杉憲政抵擋不住北條氏康的攻勢,逃到越後求助于謙信。這成為謙信後來十四次進軍關東的起因。次年(1553年),信濃國守護小笠原長時、村上義清、高梨政賴等來越後泣訴,請謙信幫助回復被武田信玄佔領的信濃領地。以謙信的性格,自無不允,當年八月就爆發了對武田氏的第一次川中島合戰。是役雖然隻是小規模的接觸(雙方大名均未出戰),卻介紹了謙信和信玄這對宿敵的相識,對其後整個戰國情勢的發展也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上杉謙信

當年九月,謙信進京,為此前接受彈正少弼,從五位下的官位向皇室獻禮。後奈良天皇授予謙信天杯、御劍和“討伐對鄰國懷有野心之徒”的敕命。無疑,這等于給了謙信攻擊武田、北條的名分。

然而,與進京的成功同時而至的是巨大的花銷,圍繞著這些費用的征收問題在家臣中出現了爭執。敏銳的武田信玄立即抓住了這一機會。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十二月,越後刈羽郡北條城主北條高廣在信玄的煽動下自立,但三個月後就失敗投降了。北條高廣是鐮倉幕府的名臣大江廣元的後人,越後國人中的實力人物,平日自負武略不遜于謙信,常懷異志。謙信待高廣卻顯得極為寬大,後來還讓他去上野廄橋城經略關東。十三年後的永祿十年(1567年),高廣受北條氏康支持再度謀反。然而越後和相模同盟(越相同盟)時,謙信又一次饒恕了高廣,依舊像從前那樣重用他。越後松散的主從關系由此亦可見一斑。

武田信玄幾乎沒有給謙信喘息的機會。緊接著在弘治元年(1555年)七月,因為締結了三國同盟而無後顧之憂的信玄大舉進兵川中島,謙信亦駐軍于善光寺與之對抗。兩雄對峙了一百五十多天,各自滴水不漏,互無建樹。最後由今川義元出面調停,議和罷兵。第二次川中島會戰結束了。

收兵回國後謙信面臨的是一場內亂,有力家臣間的領土紛爭不絕。謙信被各種訴訟糾纏得心灰意冷,于弘治二年(1556)三月在給自己的老師天室光育的信中留下了“功成名就,急流勇退”的話,宣告隱退,欲獨自一人前往高野山(或說比睿山)出家。這一突如其來的舉動晴天霹靂般地令家臣們大吃一驚,宇佐美定滿和長尾政景二人慌忙召集重臣商議,以“景虎乃越後統合之中心,舍此無人可內服眾將,外御強敵”故,說服了中條藤資,驅逐了欲乘亂謀反的大熊長秀(朝秀),極力懇請謙信復出。謙信趁機要求諸將提交聯合署名的起誓文書,並向春日山城送出人質。對此當然無人再敢表示抗告。謙信的隱退可能隻是一種計謀,但在內憂外患前,這出苦肉計式的隱退戲的確帶來了強化家臣團統治的好結果。這一年謙信二十七歲。

從越後逃亡的大熊長秀到甲斐國投靠了武田信玄,上杉、武田間的和約至此破裂。弘治三年(1557),武田軍進逼栃尾城,謙信親率大軍迎戰。素來以戰法穩健著稱的信玄極力避免打硬仗,隻是以先鋒部隊作了試探性的攻擊。信玄曾趁夜埋伏下騎兵五十和步兵三百,次日清晨故意放出三匹驚馬,意在誘使上杉軍奪馬而騷亂(曹操在延津誘敵戰術的迷你版,但三匹馬也太吝嗇了點兒)。謙信任由三馬在陣前狂奔了許久,視若無睹。關于第三次川中島會戰的記載很不明確,大體上是沒有決戰就不了了之了。

同年,關東管領上杉憲政再度逃到越後,將關東管領職、系圖、重寶等一起轉讓給了謙信。為此謙信在永祿二年(1559年)第二次進京,由朝廷和將軍正式認許了這一繼承。時值正親町天皇新立,同樣賜予謙信天杯和御劍。

永祿四年(1561年)3月,謙信以關東管領的名義,集合了關東諸侯總計十一萬五千兵馬,討伐“逆臣”北條。北條氏康的居城小田原城被大軍圍困了逾一個半月,但絲毫沒有要陷落的跡象。同時,謙信在陣中收到了北條的盟友武田趁虛進兵信濃的探報,無奈之下隻得放棄攻取小田原的打算,據說在撤軍前謙信一人獨自走到兩軍陣前坐在地上視若無人的自斟自飲的喝起酒來,北條軍鐵炮、弓箭竟射他不中,北條氏康為之震驚不敢出兵追趕。謙信先順路去了鐮倉,在鶴岡八幡宮舉行了關東管領的正式就職儀式,接受上杉憲政的“上杉”姓和“政”字改名為上杉政虎(同年十二月又受將軍足利義輝賜予一字而稱“輝虎”)。從鐮倉往越後的歸途中還攻取了北條方的武藏國的松山城。

而武田信玄和決戰的機會,終于在永祿四年(1561年)夏的第四次川中島會戰中被謙信抓到了。

謙信駐軍妻女山,與海津城的信玄對峙了十日,雙方都有些一反常態:謙信雖然兵力隻有信玄的三分之二,且已近缺糧,卻還是打打小鼓,哼著謠曲《八島》,悠閒地過著每一天;信玄在優勢兵力下毫無進展,倒有些坐不住了,採用了軍師山本勘助的建議,由高坂昌信、馬場信房、真田幸隆等率一萬兩千人的別動隊夜襲妻女山,信玄本陣八千人則守候于山前的八幡原(“啄木鳥戰法”)。然而,謙信可不是樹中的蟲。九月九日傍晚,在慶祝了重陽佳節後,謙信照例在山頭遙望海津城,發現武田軍的炊煙比平時濃密,從而預感到了武田的行動。九月十日天明,決戰的時刻到來,原來意圖守候伏擊的武田本陣遭受了幾乎上杉全軍的突擊。據《甲陽軍鑒》載,當時有一位頭纏白絹,隻露出雙眼的越後武士,騎馬突入武田中軍,揮刀直砍坐在折凳上指揮的信玄。信玄不及拔刀,隻得以軍配團扇抵擋。第一刀使團扇碎裂,後兩刀砍傷信玄肘、肩部。信玄的近侍二十餘人急來救主,原虎胤挺槍刺傷越後武士的馬屁股,馬驚而載著武士逃去。雖然《上杉年譜》說這位武士是謙信的“影武士”(為迷惑敵人而使用的主將替身)荒川伊豆守,《北越軍記》又說遭突襲的也是信玄的影武士,但民間依然傳說這是謙信與信玄的單挑。岌岌可危中的武田本陣因別動隊的及時來援而起死回生,後來豐臣秀吉評說道:“卯時至辰時上杉勝勢,辰時至巳時武田勝勢”。是役乃少見的惡戰,雙方均死傷慘重(盡管諸說不一),戰後信玄一直回避與謙信的正面對決。

三年後的第五次川中島會戰其實並未交鋒,雙方相持六十餘日,武田與上杉在信濃的拉鋸就這樣結束了。信濃人口眾多、資源豐富,又沒有統一的勢力,自然成為武田擴張領地的突破口;而對于上杉來說,撇開道義上的原因,信濃也是越後聯絡關東的通道之一,更是保護越後安全的屏障。兩雄的爭奪在所難免。但是,正因為謙信與信玄棋逢對手,難解難分,二人把一生的過多時間耗費在信濃,錯過了進取天下的大好時機,從而使織田信長的成功省了不少力。這也許是川中島會戰最大的意義。

關于謙信的戰法之猛烈,後來在大坂之戰中表現神勇而得到德川幕府的感狀(對武士功績的褒獎文書)的上杉家臣杉原常陸介親憲說:“我等追隨謙信公時,歷大戰小戰不計其數,其酷烈無可相比者;縱不期生還之惡戰,亦未足得一感狀。今之戰猶如小兒投石打鬧,仿佛賞花遊山而得褒賞。”

永祿六年(1563年),北條氏康發兵五萬進攻武藏松山城。謙信率軍援救,未至,城已陷,遂移兵附近北條方的私市城。該城背依大湖,建于險要之地,難以卒拔。城的本丸臨湖,築得很高。謙信巡視時,見從本丸通往二丸的廊橋上張著竹簾,湖水中映出橋上站的一個穿素白單衣的人影。謙信三次見到這樣的人影,推測本丸中拘有不少作為人質的婦孺,就先令柿崎景家帶隊猛攻正門。待城內的註意力都被轉移到正門時,派人拆毀附近的民房,用柱子結成大筏投入本丸後的湖中,並故意發出很響的水聲,佯裝要從水路進攻。本丸的婦孺著實被嚇了一跳,紛紛奪路逃向二丸。把守正門的兵將不明真相,見到本丸突然大亂,隻道是城內有內應已佔據了本丸,頓時無心再戰,自殺的自殺,投降的投降。謙信遂拱手而取此堅城。可見謙額度兵之機略。

在關東反反復復的爭紛又持續了好幾年,各方都沒有什麽大進展。永祿十年(1567年),武田信玄開始把矛頭轉向昔日的盟友今川氏,而三國同盟的另一端北條則站到了今川一邊。為了一起對付武田氏,北條氏康甚至與長年敵對的謙信和好並結成短暫的越相同盟。鑒于甲斐是內陸山國,而越後國、駿河國、相模國都是沿海國,今川氏真建議三國共同停止向甲斐運鹽作為製裁。提議得到了北條氏康的贊同,但謙信知道後卻說:“斷鹽而使甲州的民眾受苦,非有勇之人所為。勝負當在戰場上分曉,敵國之民亦人眾也,不可採取此等殘忍手段。”遂命藏田五郎左衛門運鹽往信濃深志的集市販賣。

元龜二年(1571年),北條氏康死,武田信玄與北條氏政重新結好後,攻德川家康的三河國,開始了他的進京作戰。織田信長與謙信締結了同盟,謙信出兵信濃長沼,遙相聲援德川家康。時駐守信濃的武田勝賴部僅有八百餘人,勉強前來迎戰。謙信贊其勇,不欲以眾克寡,竟引兵退去。次年四月,武田信玄突然病死于進京途中。死前曾囑勝賴與謙信修好,並以為依托,由此可見其對謙信人格的肯定。謙信知信玄死,亦為之傷感,嘆道:“吾國之弓箭將不利矣。”隨即絕音曲三日,並遣使往海津城吊唁。有老臣進言趁機收復信濃,謙信以“乘人之危之舉,不齒為之”,未予採納。後武田勝賴違背信玄“死後三年不可出戰”的遺言,強行出兵,在長筱慘敗于織田、德川,元氣大傷(史稱長筱合戰),越後諸將復請乘虛進攻武田,謙信以同樣理由未準,至死不曾為難勝賴。

西征及晚年

信玄死後,謙信與信長雖然還保持著表面上的友好,但決裂已隻是時間問題。信長消滅室町幕府之舉使謙信認定信長是天下動亂的禍首,而被驅逐的將軍足利義昭也請求謙信進京再興足利家。從越後進京的道路是順著北陸道,經越中、加賀、越前至近畿。為此,謙信的軍鋒首先指向了越中和能登。越中、能登原本都是守護畠山氏的領國,但能登(畠山氏所在)的實權早已旁落入重臣遊佐氏、溫井氏、長氏、三宅氏等手中,形成所謂重臣合議體製。重臣之間明爭暗鬥,可是把畠山氏傀儡化卻是一致的。永祿九年(1566年),欲奪回權力的畠山義續、畠山義綱父子被群臣逐出了能登;繼承守護職的畠山義慶(義綱長子)還隻是個娃娃,天正二年(1574年)也不明不白地死于變亂;其弟義隆上台後兩年就病死(多半是被謀害);群臣中勢力最大的長綱連索性扶立了一個年僅兩歲的幼兒為主。能登實際上處于極度混亂的無主狀態。至于越中,更早已是豪族與一向宗勢力林立,其中不少以武田信玄為後盾。信玄進京的同時,謙信也曾出兵奪取了越中的大部分地區。

上杉謙信

天正四年(1576年),謙信平定了越中最後的幾個據點,在要求讓畠山家送入上杉家的人質畠山義春回國繼位失敗後,上杉謙信發兵能登,接連攻下熊木城、穴水城、甲山城和正院川尻城、富來城,進而包圍七尾城(名義上是畠山的居城),但因為北條氏政出兵上野而被迫撤軍,直到來年才再度出兵包圍。七尾城中群臣之首的長綱連與織田素有親交,一面閉城堅守,一面遣其弟長連龍向信長求援。九月,正在圍攻七尾城的謙信接到了探報,以柴田勝家(一說為織田信長)為主帥的五萬織田大軍渡過加賀的手取川攻入能登(史稱手取川之戰)。當時七尾城內已發生了傳染病,許多士兵因而病死。十五日,倒向上杉方的遊佐續光、溫井景隆等發動叛亂,誅殺了長續連、長綱連父子及其一族,七尾城在困守四十餘日後陷落。謙信隨即率三萬五千人馬迎擊織田軍。織田軍已在手取川前背水列陣,且人數佔優,但聞知七尾城已陷,謙信親自統兵前來時,竟畏其名而戰意盡失,乘夜撤兵。謙信隨後追擊,恰逢手取川漲水,織田軍難以渡回,登時混亂,在謙信的猛攻之下潰不成軍。戰後留在岸邊的織田軍屍體有千餘具。織田氏與上杉氏的第一次正面交鋒以慘敗告終,此戰實際上對戰局影響力不大,織田方並沒有戰死多少人,甚至可以作為此戰證據的也僅有上杉謙信的兩封文書,不論織田家或長家都沒有此戰記載。

翌年正月,謙信下達了關東征討的總動員令,在後世的軍記物常說上杉謙信是待越後積雪溶化後進京與信長決戰,但根據歷代古案中上杉謙信和結城家的文書記載,上杉軍的動員應是進入關東無誤。然而,謙信的生命也正隨著越後的積雪一起漸漸消逝。即將出陣前的三月九日,謙信突然昏倒于洗手間,並失去知覺。謙信是戰國有名的酒豪,甚至騎在馬上也不忘飲酒(由此需要出現了專用的“馬上杯”),因飲酒過量而造成腦溢血。四天後的三月十三日(公歷4月29日),一代名將與世長辭,行年僅49歲。相傳留有辭世歌“四十九年一睡夢,一期榮華一杯酒;生不知死亦不知,歲月隻是如夢中”,法號為“不識院殿真光謙信”,世稱“武尊公”、“霜台公”。謙信死後,上杉家內部發生御館之亂後由上杉景勝勝出繼承上杉家。

人物信仰

謙信信奉佛教,曾經因為信仰打算往高野山出家,引起了家內的紛爭。特別信奉佛教的戰神:毗沙門天,自詡為毗沙門天的化身,高舉“毗”字戰旗進行聖戰。由于崇尚“義”,其行為在戰國亂世顯得很特別。

家臣介紹

國人眾:直江景綱、柿崎景家、千阪景親、長尾景信、色部勝長、色部顯長、色部長實、齋藤朝信、小島彌太郎、山本寺定長、本庄實乃、松本景繁、島津忠直、安田長秀、安田景元、安田顯元、鯰川清長、鯰川盛長、荒川長實、河田長親、山吉豐守、上條政繁、北條高廣、吉江景資、大熊朝秀本庄繁長、井上清政、村上義清、村上國清、春日元忠、大石綱元、高梨政賴、甘糟景繼、須田滿親、新發田重家、新發田長敦

上杉二十五將(寬文9年(1669年)時、德川幕府在‘上杉將士書上’所提出的):長尾政景、長尾景秋、宇佐美定滿、新津義門(勝資)、金津義舊、北條景廣(長國)、色部長實(長真)、本庄慶秀(實乃)、本庄繁長、甘糟清長(景繼)、杉原親憲、齋藤朝信、安田能元(順易)、高梨賴包、柿崎景家、千阪清風(景親)、直江實綱(景綱)、竹俁慶綱(朝綱)、岩井經駿(信能)、中條藤資、山本寺孝長(景長)、吉江定仲、志田義秀(義分)、大國賴久、加地春綱

上杉四天王:柿崎景家、直江景綱、宇佐美定滿、甘糟景持

謙信雙壁:柿崎景家、甘糟景持

忍:加藤段藏

人物墓地

遺骸安置于米澤城內,維新後改葬于米澤藩歷代藩主長眠的上杉家廟所。而在春日山林泉寺(新潟縣上越市)與高野山亦有謙信公之墓。明治5年(1872年)于米澤城本陣遺跡處興建上杉神社供奉謙信公。上杉神社于大正8年(1919年)米澤大火中燒毀,但在大正12年(1923年)由伊藤忠太博士設計重建完成,並儲存至今。

人物軼事

愛刀

小豆長光太刀相傳是謙信鍾愛的秘藏之刀。

據說謙信的家臣在街上看到一個背著一袋紅豆的瘦弱男子,袋子裏的紅豆無意中落到他佩戴著的鞘已經缺損的刀上,立即就被切成了兩半,于是家臣買下了這柄刀並獻給了謙信,謙信愛不釋手。

永祿四年的第四次川中島合戰中,謙信身著紺色的戰鎧,外披幼黃色緞子的披風,頭裹白布巾,胯下放生月毛馬,手舞三尺長的小豆長光太刀,風馳電掣,所向披靡,直奔信玄的主營,電光火石之間已三刀劈向信玄。信玄連拔刀的時間也沒有,隻能用手上的軍配團扇來格擋謙信的第一刀。謙信的第二刀斬傷了信玄的肩頭。而第三刀堪堪落下來時,武田軍中猛將原虎胤趕來,手中長槍直刺謙信,謙信人雖閃開了,可還是刺到了坐騎的屁股。坐騎受驚長嘶一聲跳起,謙信錯過了取信玄首級千載難逢的機會。接下來信玄的二十幾名近侍紛紛回過神來,抵死護主。謙信心知取信玄的首級已無望了,遂仰天長笑,撥馬返回。這就是流傳後世膾炙人口的謙信與信玄的單挑,又被人贊為“龍與虎之一騎打”。

謙信死後,這柄刀被拿出去研磨,從此下落不明。

文學

作為武將的另一面,也是熱心的學徒。常請儒者山崎專柳齋秀仙解說四書五經;也學習老庄學說;請書道大家、安國寺的名僧建松繕寫《孟子》,等等。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進京時,更是與京都的名僧、文人廣泛交遊。謙信先拜訪關白一條兼冬、右大臣西園寺公朝,求教歌道的秘訣;又向大納言公光質疑《源氏物語》、《伊勢物語》中的不解之處。將軍足利義輝也和謙信交流和歌。上杉謙信

謙信的漢語造詣極高,雅好詩文、琴曲,有大量漢詩流傳于世,因此被認為是文武兼優的名將。攻陷能登國七尾城時寫下日本至今最有名的賞月漢詩《十三夜》:“霜滿軍營秋氣清,數行過雁月三更;越山並得能州景,遮莫家鄉憶遠征。”

相關著作

同名小說《上杉謙信》(本書原名《天與地》,封面的“上杉謙信”四字是出版社為了方便宣傳而增加)

上杉謙信

作者:(日本)海音寺潮五郎

中文版譯者 陳寶蓮

基本信息·出版社:重慶出版集團,重慶出版社

·頁碼:482 頁碼

·出版日:2008年

·ISBN:9787536696518

·條碼:9787536696518

·版次:1版

·裝幀:平裝

·開本:16

·中文:中文

·套裝數量:2

內容簡介

他,雖生于越後國守護代的尊貴之家,卻不為父親所愛;四歲失母,少年喪父,復被嫉妒的兄長敵視、迫害,飽受顛沛流離之苦。

他,十五歲初次上陣,多次擊退敵對勢力的來犯,很快將國內豪族收服于帳下。後又在追回信州豪傑失地的戰爭中屢見神勇,最終在鐮倉八幡宮就任關東管領,威震天下。

他,天生一副磊落胸懷,吸引了一批豪傑謀士和他一起打天下,並與當時的一代豪傑武田信玄爆發了日本戰國史上最激烈、最悲壯的戰爭——川中島之戰。

他,就是日本歷史上少見的軍事天才,人稱“越後之龍”、“日本戰國軍神”的上杉謙信。

本書作者日本歷史小說巨匠海音寺潮五郎以恢弘而不失溫婉的文學筆觸,勾勒了一代戰國名將的傳奇人生,文筆洗練,刻畫人物細致,戰爭場面大氣,令人有身臨其境之感。

作者簡介

海音寺潮五郎(1901—1977),日本歷史小說巨匠。本名末富東作,生于鹿兒島縣。大學畢業後,在鹿兒島和京都等地做中學教師。28歲初次以“海音寺潮五郎”為筆名發表作品。1936年以《天正女合戰》、《武道傳來記》獲第三屆直木獎。1969年獲“文化功勞者”稱號。日本著名歷史小說家司馬遼太郎創作上受到海音寺潮五郎的提攜,後人稱二者為“文學上的父子”。

媒體推薦

在諸多戰國武將中,上杉謙信無疑是最突出的一個。他的魅力不單在其天才的軍事指揮才能,更多的來自于他的人格。在殺戮無常的亂世,謙信始終保持個人本色,重人倫、尚氣節,實屬難能可貴。

——坂本太郎(日本史學權威)

編輯推薦

歷史小說巨匠海音寺潮五郎再現“戰國軍神”上杉謙信的傳奇人生。

日本最賣座歷史巨片《天與地》原著小說,日本銷售500萬冊,中文繁體版暢銷十八年,再版數次。

目錄

上杉謙信第一卷

上杉謙信第二卷

上杉謙信第三卷

附錄:

上杉謙信年表

越後長尾氏系譜

甲斐武田氏系譜

上杉謙信越後、越中古戰圖

越後地方地圖

信濃地方地圖

上杉謙信關東古戰圖

車懸陣

日本戰國時期最著名的陣型當屬謙信公的車懸陣是謙信公憑此陣在北國縱橫數十年未嘗一敗,其死後,上杉家勢力大衰可其子景勝擺出車懸時,仍能引起世人的驚呼"上杉不可輕也"

那麽這種神奇的陣型究竟是什麽樣的呢?

車懸,有人直接把他認為是車輪狀,也有人把他認為是螺旋狀 可到底長什麽樣,幾乎沒人能夠說出個大概來。

回答一

螺旋裝的布陣,往復地前進 接敵時,先以鐵炮齊射,然後向右退回 接著是弓隊,齊射後向右退回 然後是先鋒沖擊,向右撤離 二隊沖擊,向右撤離,鐵炮接上射擊.... 如此翻覆的動作,沒有經過10年以上的訓練和配合根本不可能做得出來 而上杉氏經兩代而失去此陣的原因並非不知訓練方法,而是家臣團的喪失 經過御館之亂和新發田叛亂 上杉家臣再也無如此團結,且景勝的威望也無法使家臣團結在他周圍如指臂使.但這一切隻是推測,歷史上並沒有真實的直接證據可以證明車懸的存在,一切謎題,隻有等待後人揭示了。

回答二

據說車懸陣的與方圓陣相似,大將位于陣形中央,外圍兵力層層布設,不同之處在于,機動兵力在外,結成若幹遊陣,臨戰時向同一方向旋轉,輪流攻擊敵陣,形如一個轉動的車輪。其意義在于:向敵軍的一部不斷地施加壓力,使其因疲憊而崩潰,己方則因為輪流出擊而得到補充和休整,恢復戰力。不容質疑,這種戰術是很優秀的。車懸陣受地形的製約大,要便于機動;要求大將有高超的戰術指揮能力,應善于尋找戰機和在軍隊的輪換中避免疏漏;戰力持久卻不利速決。總之,這個陣一般的大名玩不轉。

回答三

車懸我感覺還是想象的成分多。實戰中真布下這麽個陣形,各備都在移動之中,一旦發生意外——比如騎兵備沖擊的時候,陷入膠著無法及時撤離,那麽後面鐵炮、弓各備看不到前線情勢繼續按照既定戰術移動,會導致本陣兩翼完全暴露。而且,這樣紙上談兵的作戰思想,完全無視戰場瞬息萬變的具體情況,這不現實。

回答四

車懸陣應該是比較像風車一樣,中間有部隊保護本陣,邊上每隻部隊如風車的扇葉一隻一隻的從斜側面沖上(當然扇葉是非常多的,而且頻率密集),主要是騎兵部隊,因為騎兵的機動力和沖擊力才能把這陣型發揮到極致,部隊不與戀戰,很快的沖過,從令一方回到本陣,別的部隊不停的沖擊,一隻一隻直到沖垮敵陣,車懸陣中間的部隊也會攻擊敵陣,打亂敵陣一心防守側翼沖擊騎兵部隊的敵軍,互相輝映。這樣,上杉軍每隻部隊沖擊後都會回到本陣調整陣型,甚至可以休息,但是敵陣疲于奔命,很快就陣型大亂士氣低下,一但陣型大亂敵軍就很難再組織有效的抵抗了。當然車懸陣主要是騎兵布陣,需要很大的活動空間適用于平原作戰有它的局限性,但車懸陣完全有可以實現,陣型不單單就是戰場的全部,很可能車懸部隊的周圍有別的部隊做一些保護,戰場瞬息萬變,如果謙信公那麽愚蠢怎麽會被世人稱作軍神。

綜合分析 :

車懸之陣應該不是上面所說的那麽花巧,原因A你不是老虎(武田)騎兵肯定不多 馬是要養的 B你不是信長肯定沒那麽多鐵炮 所以基本斷定就是以輕足為主 分析回答1A運用難度大 B在步兵撤退時敵軍騎兵肯定會沖進鐵炮和弓手營 分析回答2有可取之處但是在步兵交戰時要步兵做出如此高難道的動作有很大難度 淺白的說就是叫步兵上去刺2下就向左或右跑 缺點攻擊幾乎非常低應為自己跑死磨不到半滴血 令這個原因成立的是他是非常強大的陣型這個回答2誰都可以擺出 就是成效多與小而已 分析回答3有可取之處 從而得出車懸並非遠程陣型 分析回答4上面說的你不是老虎1000來2000騎兵 能做出這樣的效果嗎 還有騎兵的作用是打擊敵人的弱點 並非沖鋒騎兵的優點是機動力 還有騎兵怕遠程 你還沖第1 一場要消耗多少騎兵 補充:在武田和軍神之間最大的對決中可以得出 車懸之陣 後面防御非常低

總結和幻想:

鑒于上面所說的 A車懸是步兵為主 B不是遠程 C有很高的殺傷力 D可以模仿但你不是軍神模仿也是白目 說白了就是要敏銳的戰爭觸覺 E車懸2字和圓有關F補充那裏得出是進攻性的陣

幻想:可能是一個半圓形的陣型(E)我們現在比如敵陣是一字排開的陣勢(比較好說明) 45%左前方突擊並貫穿對方 然後半圓轉回水準直接把對方1分為2右方敵人部隊處于混亂無總指揮狀態 一般情況:就直接給敵人右方部隊直接騎兵打一個致命打擊 如果不夠致命會有以下情況 情況1:如果對方右面部隊沖向我軍主陣時 弓手部隊直接上 外加主陣士兵和後面追來的一些士兵還有騎兵隊一起打一個2面夾擊還可以分小一點兵力壓他主陣令敵人混亂 情況2:他想往回沖的時候 騎兵直接秒沖鋒 當時騎兵有十足的沖擊力和 80%的人背對著你 外加一個2面夾擊 (A B C F)不過:這陣有致命的弱點就是要超高的戰爭意識和判斷 1你的徹入點要 好否則要力戰 2你包圍了對手你自己也在被再2面夾擊你必須要馬上用你的騎兵打出一個致命打擊否則 自己就沒優勢囉 可見在和武田最大的那場大戰中沒輸沒贏 在大霧無法精確指揮 隻能打個平手 (肯定會有人吐槽說這樣指揮難度很打應該沒辦法聽從: 對士兵而就是沖過去沖回來 騎兵就是就殺啊 弓兵就射啊)(D) 完

相關作品

基本信息

日本電影:天與地 (1990) 

更多外文片名:Heaven and Earth Ten to Chi to

影片類型:動作 / 劇情 / 冒險 / 戰爭

片長:Japan:104 min (cut version) / Japan:125 min (uncut version)

國家/地區:日本

對白語言:英語 日語

劇情梗概

1548年,日本處于戰國亂世。景虎(即後來的上杉謙信)起兵剿滅不理政務的兄長長尾晴景,成了越後地區的領袖。景虎信奉佛教,他在戰場上以冷酷鋒銳的攻擊手法著稱,而內心卻感情細膩。景虎與軍師宇佐美定行的女兒乃美青梅竹馬,兩人情投意合,但乃美最終另嫁他人。此時,在甲斐有一名懷著野心的武將武田晴信(即後來的武田信玄),晴信漸漸擴大勢力,率軍北上,進攻土地肥沃的奧信濃。昭田常陸介準備幫助晴信侵略信濃的領國越後,景虎出兵攻陷了昭田城。然而這時景虎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了疑惑,他扮成修行僧人的樣子外出旅行。在途中景虎巧遇晴信一行,因為誤會而差點被殺,心懷不平的景虎由此決定征討武田軍。他與晴信在川中島展開了大戰…… 上杉謙信在武將輔佐下滅兄成為越後國領袖,並以無敵的騎兵團威震四方,有“越後之龍”稱號,而在群山環繞中的甲斐國國君武田信玄同凱空窺越後國豐饒土地,施計賄賂謙信的文臣武將,謙信囚禁了叛將的妻女卻不忍心取二人性命,因其篤信佛教而不忍殺戮,但命運卻逼使他跟武田信玄展開長達十二年的爭霸戰。

幕後製作

本片根據海音寺潮五郎的同名長篇歷史小說改編,描述了戰國名將上杉謙信與武田信玄之間的大戰。這段歷史被日本人視為經典傳奇,影片成功地再現了著名的川中島合戰的排兵布陣與軍容氣勢,並對上杉謙信的個性做了多層次地深入刻畫。影片的製作耗資20多億日元,攝製組遠赴加拿大拍攝外景,流行樂壇巨匠小室哲哉負責為之配樂。本片場面浩大、服裝布景精美,這些看點即使對于不諳日本歷史的觀眾來說也具有相當的吸引力。本片是1990年日本最賣座的電影,票房收入高達55億3千萬日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