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座部佛教

上座部佛教

上座部佛教,又稱南傳佛教。現存于東南亞的緬甸、泰國、斯裏蘭卡、高棉、寮國、南越、中國雲南邊境等地區。本世紀初開始進入西方社會,八十年代開始進入中文世界。雲南少數民族信奉的宗教有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和天主教,有些少數民族不久以前還存在著原始宗教。佛教分為大乘、小乘兩大教派,其中小乘佛教即南傳上座部佛教,在中國僅雲南獨有,傳入雲南已一千多年,分部在西雙版納、德宏、思茅、臨滄等地,傣族、布朗族、德昂族 幾乎是全民信仰南傳佛教。另有部份佤族也信仰南傳佛教。

  • 中文名稱
    上座部佛教
  • 外文名稱
    Theravada Buddhism
  • 佛教發展于
    印度
  • 東方僧團
    召集了十萬僧眾

概述

上座部佛教:巴利語Theravàda。thera,意為長老、上座,是南傳信徒的自稱;vàda,意為說、論、學說、觀點。

上座部佛教上座部佛教

上座部佛教因其由印度本土向南傳播到斯裏蘭卡、緬甸等地,故稱為"南傳佛教"。又因所傳誦的三藏經典使用巴利語(pàëi-bhàsà),故又稱為"巴利語系佛教"。

南傳上座部佛教堅持釋尊住世時之原始教法,隻尊崇佛、法、僧三寶,傳誦與尊奉巴利語律、經、論三藏,依照八聖道、戒定慧、四念處等方法禪修,大多數人致力于斷除煩惱、解脫生死、證悟涅盤。

南傳上座部佛教主要盛行于斯裏蘭卡、緬甸泰國高棉寮國這五個南亞和東南亞國家。另外,印度東北部、孟加拉國東部、越南南部和中國雲南省的傣族、布朗族地區,傳統上也是上座部佛教流傳的地區。從19世紀末開始,上座部佛教也傳播到歐美澳等西方國家,並有持續發展之勢。

來源

佛陀在世時,並沒有所謂的上座部、大眾部、說一切有部、經量部、法藏部等部派,更沒有所謂的"大乘"、"小乘"等區別。當時的僧團在教理上、戒律上皆是同一師學、和合無諍的,猶如水乳交融,並沒有出現多少分歧。

佛陀佛陀

佛陀在《長部·大般涅盤經》中曾教導說,若諸比庫遵行七法,能夠使僧團興盛而不會衰敗。此七法中的第三條是:

"諸比庫,隻要比庫眾對尚未製定者將不再製定,已經製定者將不廢除,隻按已製定的學處受持遵行。諸比庫,如此即可期待比庫眾成長而不衰退。"(D.16)

在佛陀般涅盤的那一年雨季安居,馬哈咖沙巴(Mahàkassapa)長老在王舍城主持了有五百位阿拉漢參加的第一次結集,與會大眾一起記誦和核定佛陀在一生45年中所教導的戒律與正法。結集法律之後,阿難尊者提到佛陀在臨般涅盤前曾經說過:

"阿難,如果僧團願意,當我入滅後,可以舍棄微細又微細的學處。"

佛陀在臨般涅盤前的所說的這一句話在整部三藏中是絕無僅有的。佛陀曾無數次強調"對于微細的罪過也見到危險!"甚至製定說即使輕視這些學處也將會犯戒:

"若比庫在誦巴帝摩卡時如此說:'為什麽要誦這些微細又微細的學處呢?那隻會導致疑悔、惱害、混亂而已!'誹謗學處者,巴吉帝亞。"(Pc.72)

義註在解釋"可以舍棄"一詞時說:為什麽不用肯定語氣"應舍棄"而使用不定語氣呢?因為世尊預見到馬哈咖沙巴將在第一次結集中將不會舍棄任何學處。

由于當時阿難尊者並沒有及時請示佛陀什麽是"微細又微細的學處",與會者們就此發表了不同的看法。于是,馬哈咖沙巴尊者在僧團中作甘馬,對大眾說:

"賢友們,請僧眾聽我說,我們的學處與在家人有關,在家人也知道'這對你們沙門釋迦子是允許的,這對你們是不允許的'。假如我們廢除了微細又微細的學處,他們將會說:'沙門果德瑪(Gotama)為弟子們製定的學處好像煙一樣,當他們的導師在世時就學習這些學處,他們的導師一去世就不再學習這些學處了。'"

于是,馬哈咖沙巴尊者重申了佛陀臨終前的教導:

"尚未製定者不應再製,已經製定者不應廢除,隻按已製定的學處受持遵行。"(Cv.442)

此項決議獲得全體與會者的一致通過。由于當時的與會者都是曾親聞佛陀教導、德高望重、諸漏已盡、所作已辦、具足六神通與四無礙解智的阿拉漢長老比庫,因此,這種代表佛陀本意的長老們(thera)的觀點(vàda)就稱為"上座部"(Theravàda),即長老們的觀點。同時,這項決議的精神也就在以上座比庫為核心的原始僧團中保持下來。

佛教在日後漫長的流傳發展過程中,不斷分出許多部派和學說,但是,作為保守聖者的傳統、以維持佛陀教法的純潔為己任的"上座部",自始至終都堅持一項恆久不變的原則:

1.凡是尚未製定者不應再製;

2.凡是已經製定者不應廢除;

3.佛陀如何製定,即應如何受持遵行。

這是佛陀的教誡,也是上座們的觀點!

有某些人認為這隻是馬哈咖沙巴等少數上座們的意見。然而,這的確是佛陀的本意,因為佛陀不止一次地強調過這項原則。(D.16 / A.7.3.3 / Pr.565)

南傳佛教于公元前三世紀由阿育王的兒子傳入斯裏蘭卡。當時所傳的經典用的是僧伽羅文,到公元前一世紀第一次用文字記載下來。到公元五世紀,出現了一位偉大的佛學家,叫做覺音。他當時準備把三藏經典翻譯成巴利文,然後加以註述。而當時斯裏蘭卡的許多大長老對他的能力表示懷疑,于是要求他寫出一些心得給大家看,來證明他的能力。于是覺音就寫了一部《清凈道論》。這部書是他對三藏經典的總結,是三藏經典的精髓。書中按戒、定、慧三學編定,而且,特別強調修定的方法。直到今天,這部書都是南傳僧人們修行的重要依據。此書編出後,所有長老都心服口服,承認覺音真正掌握了佛法。于是覺音把三藏經典翻譯成了巴利文,並用巴利文進行註述。後來傳入泰國、緬甸、寮國等地區。因為這些地區的三藏經典都是用巴利文寫成的,所以我們也稱這一地區的佛教為巴利語系佛教。

阿育王的女兒僧伽密多把菩提樹帶到錫蘭阿育王的女兒僧伽密多把菩提樹帶到錫蘭

特點

以佛法僧為信仰中心

在上座部佛教地區,無論出家僧人還是在家信徒,給人最大的感覺就是對佛、法、僧三寶的信仰和崇敬,菩提樹、佛塔、佛像、經書在人們心目中是神聖的,身披棕褐色袈裟的僧人社會地位是崇高的。

根據上座部佛法,現在的教法是由釋迦牟尼(Sakya- muni)所證悟並開示宣說出來的。所以,現在凡是修學正法、律的弟子,無不以苟答馬佛陀為本師。現在所處的教法時期是苟答馬佛陀的教法時期,現在的世界亦是苟答馬佛陀的教化區。所謂「二佛不並化」,在一個世界中的某一段極漫長的時期內,唯有一位佛陀出現于世間並教化眾生。如果說在一個世間有兩尊或多尊佛陀出現,或者說在某一尊佛的教化時期有其它的佛陀出現,那是絕不可能的事。所以,上座部佛教所禮敬、所皈依的佛陀專指苟答馬佛陀。

供養比庫供養比庫

當然,上座部佛教認為在苟答馬佛陀之前還有許多位佛陀曾經出現于世間,其中包括經常提到的六位過去佛陀。除此之外,過去與未來皆有無量佛陀出世。不過,每一位佛陀所覺悟的法皆相同,而且每一位佛陀所宣說的教法也相同,皆宣說四聖諦、緣起法、八聖道,皆教導戒定慧,教導止觀禪修。在教法方面,因為諸佛所宣說之法皆相同,所以,禮敬一位佛陀之法即是禮敬一切諸佛之法。

根據上座部佛教,僧伽可以分為勝義僧和世俗僧兩種。勝義僧又稱為聖者僧,乃是指證悟道果的聖弟子,亦即「四雙八輩」的世尊聲聞僧;而世俗僧則是指已受具足戒、身披佛製袈裟、現出家沙門相的比庫、比庫尼僧。在上座部教區,對于嚴守戒律、精通三藏、德高望重的比庫,能夠得到廣大僧俗弟子的尊重。

除了佛法僧三寶以外,上座部佛教弟子並不皈依、敬事諸天神鬼。作為一位上座部比庫,他甚至不用向一位天神合掌禮敬,哪怕這位天神是一位已經證悟聖果的護法天神。根據戒律,比庫隻應禮敬佛陀以及先受具足戒的上座比庫。上座比庫可以接受諸天、婆羅門、在家人的恭敬、禮拜、供養,當然也包括國王在內。在斯裏蘭卡、緬甸、泰國等上座部佛教國家,國王或總統、首相見了有德的長老比庫,也會行五體投地禮,因為比庫是佛法僧三寶的代表,是住持正法的代表。

以律經論為教法根本

上座部佛教的所有教法都是依據三藏聖典及其註疏而來。如果對教法的理解出現分歧時,就唯有「依法不依人」。凡是接受上座部傳統教育的佛教出家人,在沙馬內拉[註]階段就必須背誦許多佛教經論。時至今日,上座部佛教國家尚有為數不少的能夠背誦出所有三藏聖典的大長老。上座部佛教的特點之一就是特重佛陀所說,特重傳統的巴利三藏聖典。

在廣大上座部教區,雖然聖賢輩出,然而卻沒有一例因倡議特殊教法而另立的宗派。當然,上座部僧團也存在著一些宗派,但那也隻是在持戒松緊等枝末方面的分歧,在經典與教理方面還是一致的。上座部佛教在維護傳統、保持佛法的純潔性方面具有「保守」的特點。

假如有位佛教學者或歷史學家想撰寫一本所謂《上座部佛教思想發展史》之類的著作的話,他可能會發現有關資料將異常缺乏,以至于不得不回來研究巴利三藏及其主解。因為在上座部佛教的整個傳播歷史過程中,雖然經歷了將近兩千三百年的漫長歲月,但其教義、思想的發展及改變卻微乎其微,自始至終皆以巴利三藏及其主解為教法之根本。

[註]沙馬內拉:巴利語sàma?era的音譯。是指于世尊正法、律中出家、受持十戒之男子。漢傳佛教譯為「沙彌」。

以戒定慧為禪修次第

上座部佛教的修行特色是傳承佛法、守護戒律、保持正念、修習禪定以及培育觀智。當然,在現今南傳上座部教區內,也有諸如祝聖水、祝護符、繋聖線之類的儀式,但那隻是佛教在流傳過程中受到古婆羅門教殘餘風俗、當地民間信仰及鬼神崇拜等因素影響的產物,並不屬于嚴格意義的上座部佛教。

根據上座部佛教,要成為一名比庫首先應當尊重戒律。正因如此,在上座部佛教國家,至今依然能夠看到按照佛陀當年所製定的行為規範過著剃除須發、三衣一缽、托缽乞食、半月誦戒、雨季安居、不持金錢等等如法如律生活的比庫僧團,使我們仍然能夠親切地感受到最接近于兩千六百年前佛陀在世時佛教僧團簡單樸素的修行生活。

在緬甸東固王朝末期相持了七十五年之久的「著衣之爭」充分說明了上座部佛教僧人註重戒律的嚴謹作風。

以現證聖果為禪修目標

依照印度佛教的大致發展情況,佛教分為三個時期,即:

⑴. 第一期是正法時期。正法,即純正的、真正的佛法。這一個時期從佛陀在世時直至佛滅五百年間,大概有500年。佛滅後兩百多年(公元前240年左右),正法傳入了斯裏蘭卡、緬甸等地。

⑵.第二期是像法時期。像法,即相像的、相似的佛法,似是而非的佛法。這個時期從佛滅後五百年直至一千年間,大概有500年。這個時期,佛教界開始大量傳出各種似是而非的經典和教法。

⑶.第三期是末法時期。末法,即末流的佛法、枝末的佛法。從佛滅後一千年直至佛教在印度本土消亡。這個時期大概也是500年。

雖然佛陀的教法可以依其流變而分為正法、像法與末法三個時期,但這主要還是指在印度本土的歷史發展情形。上座部佛教認為現在並非末法時期,現在仍然屬于正法時期。根據上座部佛教觀點,正法將住世5000年。

南傳佛教所說的正法是從教法、修行與證果的角度上來說的:

⑴. 上座部佛教相信三藏聖典還在,佛陀的言教還在;

⑵. 現在的上座部佛教還有很系統、很完整的禪修方法,也就是現在南傳的止觀禪修、戒定慧的傳承還在;

⑶. 在這個時期還可以證果,證得聖道聖果。

如果想要解脫痛苦、止息輪回就必須修行。修行的方法包括布施、持戒、修習止觀等。然而,唯有修行觀慧直至證悟聖道果,才能斷除煩惱、出離生死輪回。因為布施、持戒等雖然屬于善業,但是卻不能斷除煩惱,隻能造成投生到人界或欲界天趣。如果禪修者修習定而達到禪那,而且能夠將禪那維持到臨死那一刻,他將能夠投生于梵天界。但是禪那隻能夠鎮伏煩惱,仍然不能拔除煩惱之根。至于其它的善業,則是更加的不保險。

根據上座部佛教,佛陀教法的特點是導向解脫,導向寂止,導向正覺。同樣,作為佛陀的弟子就必須依循佛陀的教導,精進修行,以期達到斷除煩惱、解脫生死、止息輪回、導向寂滅--涅盤。

對于禪修者來說,他最低限度必須在今生今世證悟初果(入流果),如此才可以說是解脫了生死輪回。初果聖者不會再退轉回凡夫的境界,而隻會不斷前進;而且,無論他們投生至何處,都不會再墮落到惡趣,而隻會不斷地投生至更高的生命界,直到徹底止息生死、證趣無餘依涅盤。

正因為上座部佛教遵照佛陀以及當時聲聞聖弟子們所教導的正法、律修學與禪修,以期在今生今世現證寂靜涅盤為主要奮鬥目標,所以上座部佛教在傳統上是以所謂的「聲聞乘佛教」或「解脫道」為主流的。

以說法利生來化導有情

至今仍有許多人認為上座部佛教屬于「小乘佛教」,教人「灰身滅智」,證阿羅漢做「自了漢」,對世事不聞不問,不發大心出來救度眾生雲雲。其實這是對上座部佛教的莫大誤解。

佛陀曾對諸比庫說:

「諸比庫,諸婆羅門、居士對你們有許多幫助,因為他們供養你們衣服、飲食、住所、病人所需的醫葯資具。你們對諸婆羅門、居士也有許多幫助,因為你們為他們宣說初善、中善、後善,有義有文的正法,顯示完全圓滿、遍凈的梵行。諸比庫,如此,通過彼此間的互相資助,使導向超越諸流、正盡苦邊的梵行得以住立。」(《小部 如是語》第107經)

作為佛教比庫,第一要務當然是精進修行以期早日解脫生死(自利)。此外,比庫尚擔負著住持佛法的職責。住持佛法包括學習三藏聖典以傳續佛陀的正法,以及說法利人。比庫們通過從事高尚聖潔的梵行生活來培育心智,同時也通過實踐世尊的正法、律以及弘揚佛法來回報社群、自利利他。

在《長部·教誡新嘎喇經》中,佛陀提及出家沙門與在家人之間應當承擔的相互責任與義務。佛陀提及的這些責任與義務是相互關系的,唯有彼此之間皆承擔責任和履行義務,僧俗之間的關系才是正常的,佛陀的正法才能因此而得以久住。

在家信眾布施供養出家人衣服、飲食、住所、醫葯等日用必需品,在物質生活方面資助出家人。而作為對廣大信眾的回報,佛陀要求比庫們應當在言行舉止上能夠作為人天師範、道德楷模,在心靈上、信仰生活上也應當對在家人起到幫助鼓勵和皈依投靠的作用,比庫們必須是在家信眾的精神導師和心理醫生。因此,一位佛教比庫除了嚴持戒律、潛心止觀禪修、保持佛法傳承之外,還應當以適當的方式適時地向在家人宣揚佛法、開導群迷。

上座部佛教的在家信眾有每月四齋日前往塔寺布施、持戒、聞法與禪修的優良傳統。同時,寺院也會在這幾天選派比庫為信眾授戒、講經開示。

教義

四聖諦

四聖諦,略稱"四諦",是佛陀初轉法輪所說的,四條聖智所見真實不虛的真理。又在諸經上多次宣說。也是佛法精要與核心。

一、苦諦:根據經典的說法,苦有二苦、三苦、八苦、一百零八苦,乃至無量無邊諸苦。最基本的苦,即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盛陰苦。

做為人活在這個世上,也一定要對人生的種種苦難有所認識。隻有正確的認識它。才能從中解脫出來。

二、集諦:集在梵文和巴利語原為"生起"之意,一譯"習"(惡習)。集諦是闡明生死痛苦煩惱的原因。

〈阿含經〉中說明的主要煩惱,或者說惡習有:三毒、四倒、四漏、五蓋、七結、八魔軍、十使、十六心垢、二十一心穢等等。

三、滅諦:滅諦就是從自心中止息這些煩惱。便會從生老病死等眾苦中解脫出來。這就是超越生死、止息煩惱、諸苦永滅。證得涅盤。

四、道諦:道諦是達到究竟涅盤的方法。一般指佛陀初轉法輪時所開示的八正道。詳細的修法是,三十七道品。略說為戒、定、慧三學。三法印。

根本

上座部佛教所探索的主題是人類內心煩惱的呈現/構成原因及其內心煩惱的解脫之道.

佛陀教導人類應該客觀認識真正的具體存在和存在的普遍特徵,即身心和身心呈現的無常本質.理解這一客觀事實後,整個心理的錯誤認知就會自動消失,這一消失本身是錯覺的結束.錯覺的結束帶來人類用新的眼光看世界,他不再拒絕世間存在的呈現,也不拒絕存在之普遍特徵的呈現.用如實的心去看世界.于是他不再為這世界的變化而悲傷,不再為這世界的呈現而得意忘形.絕對超脫及寧靜的處世在心中被建立.這也就是佛教意義上的永恆-----涅磐.人從此不會再進入過去的錯覺.即以為世間存在是永恆的.他如實的生活,但不再迷惑于世界的幹擾中.因為那幹擾本是來自于人類的錯誤認知,而現在錯誤的認知已經結束了.

但這一成就的實現在整個傳統中被認為必須依靠以戒律、禪定為基礎的內觀禪訓練。因為在佛教中,概念理解的結果和對實明見的結果被認為是不同的,這正如想象被火燙傷和真的被火燙傷是不同的。

基礎道德

上座部佛教中,道德被認為是以上根本教義實行成功的保證。所以其戒律道德是值得註意的。

雖然整個上座部佛教僧團和在家居士所表現的戒律道德在各類社會形態和宗教道德中是相當清教徒式的嚴謹。但他們的道德觀卻是相對主義的。也就是說上座部佛教承認道德規範來自于其生活的社會、歷史、環境等的觀點,而否認道德的絕對性和永恆性。佛教認為道德等是相對的和約定俗成的。上座部佛教雖然承認戒律是相對的,但又經典性的說相對並不等于沒有作用。上座部佛教認為:隻有人、天善趣有情,才有望在此生解脫。如果一個人否認戒之作用,去作與四惡趣相應的言行,這個人的心也必成為四惡趣眾生之心,于是失去解脫之可能;並會由于如畜生、如鬼等心而趨向四惡趣,去領受他(或她)自己所造的悲慘果報。

于是,上座部佛教的出家(持十戒或二百二十七戒)、在家(持五戒或八戒)兩眾十分重視和保守傳統的戒律道德。在許多道德方面相當人數的僧團甚至還堅持佛陀時代的古製,如乞食、每日一食、林居等十三種頭陀行、不觸金銀貨幣製度、布薩製度、結界製度等等。

典籍

現存南傳上座部的巴利語經典可分為三藏聖典(Tipiṭakapāḷi)、義註(aṭṭhakathā)、復註(ṭῑkā)和其他典籍(añña)。

一、三藏聖典

三藏聖典的先後順序依次為《律藏》、《經藏》和《論藏》。律經論三藏的編次既遵照歷次聖典結集的誦出先後順序,同時也對應禪修次第的增上戒學、增上心學和增上慧學。

1.《律藏》

《律藏》(Vinaya-piṭaka)是世尊為諸弟子製定的戒律教誡和生活規則,依內容可分為三大部分:經分別(Sutta-vibhaṅga)、篇章(Khandhaka)和附隨(Parivāra)。

"經分別"的"經"(Sutta)是指《比庫巴帝摩卡》(Bhikkhupātimokkha)和《比庫尼巴帝摩卡》(Bhikkhunῑ-pātimokkha)兩部戒經(又作本母)。"經分別"即依製戒因緣、文句分別、犯例舉要、犯與不犯等,逐條解釋比庫的227條學處和比庫尼諸學處。"經分別"側重在"止持"(vāritta),即為佛世尊所禁止、不能做的行為,比如比庫不能行淫、不能殺生、不能接受金銀錢、不能非時食等等。

"篇章"側重在"作持"(caritta),即佛世尊製定應當做的行為。比如應當如何讓人出家、達上,僧團應當如何進行誦戒,袈裟應當如何縫製,住所應當如何建造等等。

"附隨"相當于律藏的附錄,依不同的方式和角度對"經分別"和"篇章"進行分析、說明。從律文的體裁以及第一分中所列出的歷代傳承名單來看,此"附隨"部分應該是在蘭卡島最後編寫成的。

《律藏》通常分為五大冊,即把"經分別"分為《巴拉基咖》和《巴吉帝亞》兩冊,把"篇章"分為《大品》和《小品》兩冊,《附隨》獨立為一冊:

1.《巴拉基咖》(Pārājika):解釋比庫學處的四條巴拉基咖(pārājika)、十三條桑喀地謝沙(saṅghādi-sesa)、二不定(aniyata)和三十條尼薩耆亞巴吉帝亞(nissaggiya pācittiya)。

2.《巴吉帝亞》(Pācittiya):解釋比庫學處的九二條巴吉帝亞(pācittiya)、四條悔過(pāṭidesanῑya)、七十五條眾學法(sekhiya)、七止諍(adhikaraṇa-samathā),以及解釋比庫尼311條學處中與比庫學處所不共通者。

3.《大品》(Mahāvagga),包括十個篇章:《大篇》(Mahākhandhaka)、《伍波薩他篇》(Uposathakkhandhaka)、《入雨安居篇》(Vassῡpanāyikakkhandhaka)、《自恣篇》(Pavāraṇākkhandhaka)、《皮革篇》(Cammakkhandhaka)、《葯篇》(Bhesajjakkhandhaka)、《咖提那篇》(Kathinakkhandhaka)、《衣篇》(Cῑvarakkhandhaka)、《瞻巴篇》(Campeyyakkhandhaka)、《高賞比篇》(Kosambakakkhandhaka)。

4.《小品》(Cullavagga),包括十二個篇章:《甘馬篇》(Kammakkhandhaka)、《別住篇》(Pārivāsikakkhandhaka)、《集篇》(Samuccayakkhandhaka)、《止篇》(Samathakkhandhaka)、《小事篇》(Khuddakavatthukkhandhaka)、《坐臥處篇》(Senāsanakkhandhaka)、《破僧篇》(Saṅghabhedakakkhandhaka)、《行儀篇》(Vattakkhandhaka)、《遮誦戒篇》(Pātimokkhaṭṭhapanakkhandhaka)、《比庫尼篇》(Bhikkhunikkhandhaka)、《五百篇》(Pañcasatikakkhandhaka)、《七百篇》(Sattasatikakkhandhaka)。

5.《附隨》(Parivāra),相當于附錄,一共分為19品,以不同的方式解釋前面的戒律內容。

《律藏》是所有的比庫與比庫尼都應詳細研讀並認真遵行的。

二、《經藏》(Sutta-piṭaka),為世尊以及聖弟子們的言行集。《經藏》共有五部,即:《長部》、《中部》、《相應部》、《增支部》和《小部》。

1.《長部》(Dῑghanikāya)。因為收錄的經文篇幅比較長,所以稱為《長部》。共收錄《梵網經》等34部。

2.《中部》(Majjhimanikāya)。因為收錄的經文篇幅不長不短、中等的,所以稱為《中部》。共收錄《根本法門經》等152部。

3.《相應部》(Saṃyuttanikāya);相應的意思是按內容分門別類,比如把佛陀所說的五蘊法編為一相應、六處法編為一相應、界法編為一相應、四聖諦編為一相應、緣起法編為一相應相應等等,所以稱為《相應部》。一共有56相應,收錄《越渡暴流經》等7762部。

4.《增支部》(Aṅguttaranikāya)。增(uttara),是增加、更上的意思;aṅga的意思是支、部分、因素。增支的編輯方法有點像法數,將佛陀所講的跟數目有關的經文匯編在一起。將一法編為一集,將二法編為一集,將三法編為一集。比如說"二法"有止、觀,名、色等等。"三法"有三種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由一法一直編到十一法,因此《增支部》共有十一集,收錄《心遍取經》等9557部。

5.《小部》(Khuddakanikāya)。這裏的"小"並非指篇幅小,或者微不足道,而內容龐雜的意思。《小部》把前面四部以外的所有經典都收編進去。比如說《法句》,如果要編在前面四部的話,不知道應該編在哪一部,于是就編在《小部》。《小部》是《經藏》五部中數量是最多的,凡是不屬于前面四部的,全部都歸在《小部》裏。

《小部》一共有15部,分別是:《小誦》(Khuddakapāṭha)、《法句》(Dhammapada)、《自說》(Udāna)、《如是語》(Itivuttaka)、《經集》(Suttanipāta)、《天宮故事》(Vimānavatthu)、《鬼故事》(Pettavatthu)、《長老偈》(Theragāthā)、《長老尼偈》(Therῑgāthā)、《本生》(Jātaka)、《義釋》(Niddesa)、《無礙解道》(Paṭisambhidā-magga)、《傳記》(Apadāna)、《諸佛史》(Buddhavaṃsa)、《所行藏》(Cariyāpiṭaka)。在緬甸,則再加上《彌林達問》(Milindapañha)、《導論》(Nettippakaraṇa)和《藏釋》(Peṭakopadesa),共為18部。

三、《論藏》(Abhidhamma-piṭaka),乃對世尊教法要義的精確及系統的分類與詮釋。

阿毗(abhi)的意為上等的、殊勝的、卓越的。達摩(dhamma)的意思是法。

南傳上座部佛教的《論藏》一共有七部,稱為上座部七論或者南傳七論,它們依次是:

⑴.《法集論》(Dhamma-saṅgaṇῑ),或稱《法聚論》。此論是整個論藏的根源,極廣泛地探討諸究竟法(paramatthadhamma)。

⑵.《分別論》(Vidhaṅga)。在這部論裏,把蘊、處、界、根、諦等法義分為經分別(Suttanta-bhājaniya)、論分別(Abhidhamma-bhājaniya)和問分(Pañhapucchā)三種方式來討論。經分別是把經藏的內容列出來討論,然後又以論的方式進行分析,再用問答來反復抉擇。

⑶.《界論》(Dhātukathā)

⑷.《人施設論》(Puggalapaññatti)。這部論主要討論不同種類的人。

⑸.《論事》(Kathāvatthu)。這一部《論事》是在第三次結集時由摩嘎利子·帝思(Moggaliputta Tissa)所造的,目的是批駁當時流行于阿首咖王時期混入僧團的那些外道的邪見。

⑹.《雙論》(Yamaka)。《雙論》的目的是為了解除種種術語名相含糊不清的地方,再解釋它正確的用法。因為這部論所提出的問題都是以一對一對的方式來討論,比如說:"是否一切善法都具有善因?是否一切善因的都是屬于善法?"以這種方式來提問,所以稱為《雙論》。

⑺.《發趣論》(Paṭṭhāna)。此論在《論藏》裏是最重要的一部論。在傳統上稱它為《大論》(Mahāpakaraṇa)。此論跟前面的六部論稍微有點不同。前面的六部論側重在分析諸法的名相,這一部論則用二十四緣的方法貫串一切諸法。緣的意思就是關系,把前面所講的諸法都貫串在一起。如果把前面這幾部論所講的諸法比喻為珠寶,而這部《發趣論》就是用二十四緣這一條金線把全部珠寶串在一起,所以它的價值和意義就可貴在這裏。上座部佛教的正統傳承把這部論視為佛陀具有一切知智的證明。因為這部論非常復雜,必須先通透前面的那幾部論,才有可能通達這部論。它屬于組織法,把前面幾部論裏所講到的諸法整理、統合起來。

除了律、經、論三藏之外,上座部佛教尚儲存有內容非常豐富的三藏義註與復註,以及許多重要的藏外典籍,如《清凈道論》(Visuddhi-magga)、《入阿毗達摩論》(Abhidhammāvatāra)、《攝阿毗達摩義論》(Abhidhammattha-saṅgaha)、《島史》(Dῑpa-vaṃsa)、《大史》(Mahā-vaṃsa)、《小史》(Cῡḷa-vaṃsa)等。

派別

大寺派

巴利名 Maha^viha^ra-nika^ya。又作摩訶毗訶羅住部。早期錫蘭上座部佛教之正統派。相傳西元前三世紀由阿育王之子摩哂陀長老所建立。西元前一世紀頃,佛教僧團發生分裂,主張摩哂陀長老正統之僧團稱大寺派,另一派則稱無畏山寺派。大寺派堅持上座部教義與儀軌,傳入今之緬甸、泰國、高棉、寮國等國,被奉為上座部佛教之正統。西元一一六五年,錫蘭王波洛卡摩婆訶一世(巴 Parakkamaba^hu I)定大寺派為國教,至十六世紀漸趨衰微。p781

大部派

巴利名 Maha^nika^ya。流行于泰國、高棉、寮國等國上座部佛教派別之一。十九世紀中期至二十世紀中期,法相應部先後在上述諸國形成,原有之比丘統稱為大部,屬正統派。信徒多為中下階層之平民,寺院由民間個人或村落、團體修建,稱民間寺院,寺院住持由布施者指定。有一與各級行政機構平行之僧侶機構,最高首腦為僧長(在泰國,兩派僧長之上復有一僧王),中央機構有大長老會等。實行短期出家製度,比丘可隨時退出僧團,農村之男子須于寺廟經過一段出家生活,方能取得成年人之資格。比丘可接受金錢,允許吃葷,然禁止自己宰殺烹調。該派註重佛教教育,各寺廟大都辦有學校,對僧侶晉級實行嚴格之考核製度。在泰國,大部派又分裂出以佛陀達薩(巴 Buddhada^sa)為首之山林派(巴 A^ran~n~anika^ya)。p855

FROM:【《佛光大辭典》(第三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