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天野

本是一名「武當派」新任掌門,身負重託向「天下第一劍客」雲舞陽討回《達摩劍譜》。

在受傷之餘被「半殘神丐」畢凌風救下,從畢口中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決意放棄掌門之位,從此成了武林一怪客。

上官天野武功蓋世,且有「魔頭」之號,幾十年來,隱居念青唐古拉山,武林高手,不敢從他居處的附近經過。

陳玄機之宿敵,同時,他亦是位感情至深的人,「難忘恩怨難忘你,只為情痴只為真」,這話成了他對蕭韻蘭幾十年感情的寫照了。

  • 中文名稱
    上官天野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所處年代
    明朝初年
  • 居住地
    念青唐古拉山→點蒼山
  • 絕技
    「鐵琵琶手」、「一指禪功」

人物資料

上官天野是梁羽生筆下的人物,出自小說《還劍奇情錄》,《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

身份:《還劍奇情錄》中是武當派新任掌門,《萍蹤俠影錄》中是綠林大盜

綽號:「魔頭」

上官天野上官天野

門派:武當派

師父:牟一粟,畢凌風

意中人:蕭韻蘭

情敵兼好友:陳玄機

忘年知己:張丹楓

弟子:澹台滅明,烏蒙夫林仙韻

徒孫:哈達萊,慕容華,長孫玉

師叔伯:畢凌虛、智圓、智弘、智廣周桐、谷鍾

師姑:牟寶珠

師姑夫:雲舞陽

師祖:畢清泉

暗器:「飛蝗針」

武器:「吳鉤

武功:「金剛掌」、「羅漢拳」、「吳鉤劍法」、「鐵琵琶手」、「一指禪

人物簡介

上官天野為人亦正亦邪,雙親早喪,自小便是孤兒,亦是武當派的弟子,是將來的掌門弟子。

他奉師父之命去「天下第一劍客」雲舞陽家中索要《達摩劍譜》及拜見師姑牟寶珠,雲舞陽不但不還劍譜而且將上官天野囚禁,幸得「半殘神丐」畢凌風的相救。

畢凌風向上官天野講述了自己的遭遇,然後又說出了武當派前掌門牟獨逸卑鄙無恥的事跡,上官天野還從畢凌風口中知道了「武當五老」正在算計自己的掌門之位,他深感灰心之餘,甘願舍棄掌門之位,拜畢凌風為師。

上官天野苦戀蕭韻蘭,而蕭韻蘭卻鍾情于陳玄機,陳玄機又喜歡雲素素,種種愛情關系錯綜復雜,上官天野,因此他誤會陳玄機是一個負心之人所以他處處與陳玄機為難,曾經將陳玄機打傷。

在《萍蹤俠影錄》中上官天野對陳玄機還是耿耿于懷,曾經與之在峨眉山上爭奪「武林盟主」大戰七天七夜不分勝負!

謝天華葉盈盈張丹楓雲蕾兩對雙劍合璧合戰上官天野,正在兩敗俱傷的危機關頭,玄機逸士出面化解。

玄楓逸士、上官天野、蕭韻蘭三人解開了少年時的情結,會聚一起參詳武學。

並打破了門規,允許各自的徒弟結為夫婦他們三人創出了許多絕世神功。

正是:「遊戲人間幾十年,芒鞋破帽自隨緣。心魔去盡無牽掛,劍譜拳經後世傳!」

出場描寫

忽聽得快馬飛馳的急聚蹄聲,倏忽之間,便到跟前,眼看著兩匹馬頭便要撞在一起,前面那匹馬的騎客,一個翻身,跳下馬背,伸手一攔,陳玄機那匹寶馬,一聲長嘶,前蹄人立,竟是闖不過去。在這一瞬之間,陳玄機也已跳下馬來,但見截著馬頭的是一個濃眉大眼粗豪少年,一張面孔冷森森的毫無表情,在黃昏景色之中,更顯得陰沉恐怖。

少年上官天野少年上官天野

陳玄機怔了一怔,拱手說道:「上官兄,幸會幸會。」那粗豪少年「哼」了一聲,冷冷說道:「是呀,端的是幸會了。韻蘭呢?」

-- 《還劍奇情錄》第一回 劍影歌聲

謝幕描寫

眾人不約而同地向著發話之處看去,但見後山的那座石室,不知什麽時候已開啟大門,在門前的草地上,玄機逸士盤膝坐在當中,上官天野和蕭韻蘭一左一右,神態庄嚴,嚴似三尊得道的菩薩。

。。。。。。。。

玄機逸士微微一笑,又說道:「我等三人,自慚數十年,苟活人間,于國于民,都未曾做過什麽有益之事,所幸者尚留一點微未之技,望你們善自運用我們所創的武功,好好做一番事業。」上官天野也喚烏蒙夫等弟子上前,勉勵了幾句。玄機逸士朗聲吟道:「遊戲人間幾十年,芒鞋破帽自隨緣;」上官天野接道:「心魔去盡無牽掛,」蕭韻蘭接道:「劍譜拳經後世傳!」吟罷詩句,三人寂然不動,原來都是坐化了。

--《散花女俠》第二十五回 較技蒼山 高峰騰劍氣 泛舟洱海 月夜動情懷

人物點評

有這樣兩條道路:一,投身正統上流社會,戴上輝煌奪目的冠冕,成為高高在上,受人仰視的新貴,卻要忍受各種有形無形的桎梏束縛與擺布,一言一行都不得逾越,甚至要靠假面維持虛榮與體面,按照既定的規矩來完成一切傀儡動作,放棄自我;二,拋開主流價值觀念,以理想為指引,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隻求無愧于天地,無愧于本心,無須顧忌一切世俗眼光與他人非議,但在盡情張揚個性的同時,往往要嘗盡被整個世界排斥孤立的寂寞。大部分人出于現實的種種考慮,都會選擇第一條道路,如卓一航

但還是有一些人勇敢直面殘酷,義無反顧地踏上了第二條道路,如上官天野。武當掌門在江湖中的權位不可謂不崇高,名聲不可謂不榮耀,但看穿了神聖輝煌外衣的虛偽庸俗後,上官天野立刻義無反顧地將其拋棄,甘願做一名正派人士所不齒的大盜,以此追求自己向往的自由與俠義,這是何等率性,何等灑脫!這是一種赤子情懷,更是一種高士風骨,與他對蕭韻蘭數十年入一日的眷戀一樣至情至性,感人動人。

但是他知道蕭韻蘭喜歡陳玄機後卻更願意蕭韻蘭能和陳玄機走到一起,他的心是無私的,他隻願意自己的愛人過的幸福,在《萍蹤俠影錄》中上官天野是個大魔頭,可是說他是魔頭也沒有見過他幹什麽違背俠義道的事,上官天野是有點誤會陳玄機,以致以後兩人經常做對,但是他們最終還是走到了一起,為俠義道創出了許多成名武功,為武學做了貢獻。

--節選自 練霓裳《我眼中的梁書十大魅力男子》四

不記得在哪篇文章中曾看過這樣一句話:因能極于情,故能極于道。而在梁羽生的筆下,更是把這句話發揮的淋漓盡致。親情、友情、愛情,交織在一起,構成了一幅瑰麗的圖畫。其中,佔了大半江山的,自然就是愛情。

張丹楓如此,檀羽沖如此,繆長風如此,納蘭性德如此,梁公筆下,極于情的委實太多了,而其中,上官天野算是比較特殊的一個。

《還劍奇情錄》中的上官天野正當年少,他愛上蕭韻蘭,可惜蕭韻蘭喜歡的卻是陳玄機。為了蕭韻蘭,他幾番與陳玄機相鬥,甚至逼迫陳玄機卻愛蕭韻蘭,至于陳玄機是否喜歡蕭韻蘭,他不過問。對他來說,隻要蕭韻蘭所喜歡的,他就一定要幫她爭取到。他愛的無私,也愛的無悔。因為蕭韻蘭,上官天野與陳玄機的相鬥一直持續了幾十年。在他的潛意識中,陳玄機負了蕭韻蘭,而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所以,當幾十年後的一天,張丹楓出現的時候,他對他講敘了強盜與俠客的故事,而陳玄機,就是那個負心的俠客。幾十年來,他在室內供有一盆芝蘭,這芝蘭就是蕭韻蘭的化身,他說,三十年來,如有人對芝蘭多望上一眼,他也不會放過那人。這就是愛,他愛的無悔,愛的無私,也愛的自私。

可是,就這樣的一種情痴情種,對他的弟子,卻有一個無法理喻的規矩。為了修煉所謂的上層武功,他不允許他們戀愛。為此,他把追求愛情的二徒弟烏蒙夫逐出了師門。

我一直在想,上官天野是否真的懂情。如果說,他真的懂情,卻又為何因為所謂的修煉這一派的上層武功必須要保持童身,而將二徒弟逐出師門?我無法認同一個真真懂情的人會有這樣的舉動。可是,如果說他不懂情吧,可他卻又幾十年如一日的戀著蕭韻蘭。也難怪張丹楓會有"這老魔頭果然不近人情,他自己自命'情痴',卻不許他門下弟子談婚論嫁"的想法。

可是,上官天野就是上官天野,不管他是真的情痴也好,是假的情痴也罷,他浸淫于情幾十年,對情之一字也得到了最終的升華。所以,當張丹楓說道:"我知道你是情痴,三十年前是個強盜。但你隻顧自己痴情,卻不理你的門徒的死活,硬生生要拆散他們,我心有不服,所以請那位古人指點他了。"拿出《玄功要訣》來成全烏蒙夫的時候,他能說道:"小兄弟,真有你的,你才是天下第一情痴。"並對自己的徒弟說出"我誤了你們十多年了"這樣的話來。這樣灑脫的個性,實在是無愧于情痴的稱號。

難忘恩怨難忘你,隻為情痴隻為真。當上官天野最終與蕭韻蘭及陳玄機三人拋開過往結伴而遊的時候,也真的如他自己所言,這幾十年的種種,其實,對他,從來都是不悔情痴不悔真了。

--節選自 御春 《難忘恩怨難忘你,隻為情痴隻為真》

愛情

細論起來,在《萍蹤》中,上官不但是一名個人修為與玄機逸士難分軒輊的武學宗師,也可說是百年難得的一代人傑,在他身上更有著率性摯情,愛憎分明等玄機所不具備的優點,而完全沒有玄機令人憎厭的道學與偽善面孔,可以說是一個頗具真性情的可愛人物。隻可惜他遇人不淑,迷戀上了蕭韻蘭這種女人,又不容于所謂的名門正派,社會規則,從而造成了一生厄運的開始。

他的簡單、熱血與率直,使他成為了蕭手中一枚與玄機博弈的棋子,也使他成為了玄機這種名門子弟眼中的異類、邪派與魔頭,最後在這二人的共同作用下,上官終于糊裏糊塗地與玄機正式爆發了爭鬥,其結果雖未分勝負,但帶給上官的傷痛打擊無疑要遠遠勝過玄機。

玄機在這一戰後,儼然成為了降魔少俠,正道領袖,揚名天下,為日後開宗立派奠定了基礎,更擺脫了自己不喜歡的女人,幾乎是穩賺不賠,而上官雖未真敗,卻仍頂著為正派所不齒的惡名,以敗陣之將的姿態孑然一身,遠走邊荒,從此永遠與自己深愛的女人無緣。

若單隻是這些也就罷了,最可悲的是在多年之後,他仍然不曾醒悟,始終不明白自己愛的是一個不值得去愛的女人,更不肯承認自己隻是受了她的利用,卻還數十年如一日地對她念念不忘,這點痴心,是可敬,可感,亦或可悲?

多年之後,張丹楓與他為天下痴情人同聲一哭,無疑是這種情感發展到極致的產物。

在《萍蹤》結局,上官與玄機居然隻說了幾句話,就一笑消解了數十年的恩仇爭鬥,已經令人匪夷所思,最離譜的是,事件的始作俑者蕭還好意思出來湊熱鬧,若無其事般與他們一同歸隱,至少我是不能接受這種和稀泥式的結果的。

恕我境界鄙陋,這種結果,隻能讓聯想到摩門教派的作風。

--節選自 練霓裳 《論《萍蹤》中的單相思愛情》

感動

上官天野,插進了蕭韻蘭.那樣的痴情,那樣的激烈,那是插進陳玄機肺腑的兩柄鋒利的鋼刀,卻也是一生的就度微釐時秒年 .上官天野是那種真正的大丈夫.欣賞著他的錚錚鐵骨,和不移情痴.是什麽時候被感動已經忘了,或許是在他憤怒的攔在陳玄機面前的一瞬,或許是在他到雲家提出以劍譜換陳玄機的片刻,或許是在他說除非打贏雲舞陽,否則誓死不出石室的剎那,或許是在他跟隨著蕭韻蘭的腳步裏,或許是在蕭韻蘭消逝了的背影中,或許是很多很多年後張丹楓誤闖的時日下.或許,隻是因為感動而已.

--節選自 月自明《還的是劍》

至情至性

上官天野至情至性,得知愛慕的蕭韻蘭喜歡的是陳玄機,就幫蕭去追陳玄機,身為武當的掌門弟子,卻不甘擺布,道:「與其做欺世盜名的俠士,不如做殺人放火的大盜,天下洶洶,黑白混淆,但求無愧于心,做一個令奸人震懾的大盜又有何不好?

--節選自 李寒水 《雲舞陽,牟寶珠,陳雪梅--殘梅冷月臨新冢,淚灑西風總斷腸《還劍奇情錄》》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