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時期

三國時期

三國(狹義220年-280年,廣義184年、190年或208年-280年)是中國歷史上的一段時期,有曹魏、蜀漢、孫吳等三個政權。漢末三國戰爭不斷,使得人口下降,經濟受損,三國皆重視經濟發展。由于戰爭需求,各種技術都有較大發展。

  • 中文名稱
    三國
  • 外文名稱
    three kingdom
  • 貨幣
    刀幣
  • 所屬洲
    亞洲
  • 首都
    洛陽、成都、建業(南京)
  • 政治體製
    君主專製政體
  • 主要城市
    成都、建業、長安、襄陽、許昌、漢中
  • 國家領袖
    曹丕、劉備、孫權
  • 主要民族
    漢族、鮮卑、匈奴、羌族、越
  • 主要宗教
    道教
  • 政治製度
    門閥政治

三國簡介

請見條目: 三國

三國時期


三國曹魏孫吳蜀漢
首都洛陽建業成都
君主 -開國君主


-亡國君主

共5帝 曹丕曹奐共4帝 孫權

孫皓

共2帝 劉備

劉禪

成立時間220年229年221年
滅亡時間265年280年263年

參考:三國主要戰役

曹魏

隨著漢丞相曹操對北方的統一和屯田製、租調製的施行,魏武帝·曹操(字孟德)北方社會趨于穩定,生產逐漸恢復。政府修整道路,興建水利,便利了交通和槽運。恢復的冶鐵業中,水排得到推廣,絲織業也興盛起來。商品交換漸有起色,魏明帝時重新頒用錢幣。洛陽、鄴城都日趨繁華。曹操進駐冀州後頒行租調製。建安二十一年,曹操稱魏王,都鄴。220年正月,曹死;十月,子曹丕稱帝,建立魏國,國號魏,都洛陽,建元黃初。魏得北方。魏置司、豫、兗、青、 徐、涼、雍、冀、幽、並、荊、揚等州。其中涼州領戊己校尉護西域;幽州地境達于遼東;南部諸州大致依秦嶺、淮河分別與漢、吳相接,魏有戶六十六萬餘,人口四百四十餘萬;魏建立後不久,大權旁落。齊王芳在位時發生了輔政的宗室曹爽和太尉司馬懿的權力之爭。曹爽重用名士三狗及李勝、畢軌、等人,改易朝典,排斥懿。司馬氏是東漢以來的世家大族,懿本人又富于謀略,屢有軍功。238年,他率軍平定公孫淵,使遼東歸入魏版圖。249年,又乘曹爽奉齊王芳出洛陽城謁高平陵的機會發動政變,逼迫爽屈服,並處死爽及其黨羽,獨攬朝政,史稱高平陵事變。後來,懿及子司馬師司馬昭陸續壓平了起自淮南的王凌(251年)、毋丘儉(255年)、諸葛誕(257年)的軍事叛亂和其他朝臣的反抗,鞏固了司馬氏的統治。以竹林七賢為代表的一批玄學名士對司馬氏持消極反抗態度,其中的嵇康被司馬氏以非毀名教和欲助毋丘儉為亂之罪名殺害。他們之中的大部分在魏和西晉初都陸續歸服于司馬氏。當反抗力量都被消滅以後,司馬氏趁時立功,于263年出兵滅漢。兩年後,司馬炎以接受禪讓為名,代魏為晉。歷五帝,共四十六年。

蜀漢

188年,漢宗室劉焉出任益州牧。焉死,漢昭烈帝·劉備(字玄德)子璋繼任。

三國時期三國時期

焉、璋相繼壓平了當地豪強的反抗。207年,劉備邀諸葛亮為輔佐,提出“隆中對”戰略思想。211年璋邀請劉備入蜀,使擊保據漢中的張魯。214年,備佔據益州;219年進駐漢中,自稱漢中王。是年,留守荊州的關羽被孫權軍襲殺。221年,備在成都稱帝,國號漢,史稱蜀,又稱蜀漢,建元章武。漢置益州,自秦嶺至于南中。有戶二十八萬,口九十四萬,吏四萬,兵十萬餘;備為爭奪已失的荊州,于次年出峽,夷陵之戰,敗退入蜀,病死白帝。劉禪繼立。備死,亮輔劉禪,處境困難。西南夷接連叛亂。益州郡豪強雍闓執太守,求附于吳。牂柯太守朱褒、越嶲太守高定都回響雍闓,南中地區動亂擴大。225年,亮南征,亮軍西平越嶲,馬忠軍東平牂柯,然後與中路李恢所部共指益州郡。此時孟獲已代雍闓據郡。亮敗獲,並按馬謖“攻心為上”對孟獲七擒七縱,終使獲歸心,南中平定。亮把夷人渠帥移置成都為官,把南中青羌編為軍隊,並允許大姓招引夷人作部曲;以南中的牛馬特產充實漢國軍資。西南夷人地區的閉塞狀態,從此有所改變。南中戰爭結束,漢吳結盟也取得圓滿成果。亮227年率軍進駐漢中,同魏展開爭奪關隴的激戰。亮在益州疲憊情況下急于求戰,一方面力圖以北伐來鞏固“興復漢室,還于舊都”的正統地位;一方面則以攻為守,借以圖存。228年,諸葛亮北伐開始。以後三年,亮又屢次北伐,都由于軍糧不濟,沒有成果。234年再次北伐,進軍渭水南面的五丈原,病死軍中,漢軍撤回,北伐停頓。亮死後,蔣碗、費禕、董允等人相繼為相,因循守成而已。258年以後,宦官擅權,政治腐敗。姜維北伐,勞而無功。263年,魏滅蜀之戰開始,年冬滅漢。歷二帝,共四十三年。

東吳

黃巾起義時,孫堅隨朱儁到中原鎮壓黃巾,後轉戰于涼州和荊州江南諸郡東吳大帝·孫權(字仲謀)。董卓之亂時,堅參加討伐董卓的關東聯軍,隸屬于袁術,在淮南活動,堅死,子策統領部眾,約于194年開始向江東發展。得到周瑜等人的助力,驅逐劉繇,逼降王朗。196年獻帝遷許以後,策拒術而聯曹操,受封為吳侯。199年,策擊破廬江太守劉勛,吞並其部,並取得豫章郡地。200年策死,策弟孫權統眾雄霸江東。208年權由吳徙治京城。籌劃赤壁之戰,勢力達于荊州;210年招附士夑兄弟,取得東南半壁。211年權徙治秣陵,次年,改秣陵為建業。219年權破關羽,佔有荊州全境。夷陵之戰勝利,限製了漢出峽發展的可能。229年,孫權稱大吳皇帝,遷都建業,建立孫吳。有揚、荊、交三州。有戶五十二萬餘,口二百三十萬,吏三萬餘,兵二十三萬。權尚存的困難,一是對付山越的不寧,一是在巢湖地區抗拒曹魏的壓力。東南州郡山區的山越人,阻險割據,甚至北聯曹魏,反對孫權勢力向南方內地擴張。權與山越進行過多次戰爭,屢獲勝利,234年諸葛格率軍進攻丹陽山越,經三年圍困,山越十萬人出山投降,其中四萬丁壯補兵,餘下的成為編戶。孫吳統治的幾十年中,山越人大體與漢人趨于融合。權主要軍事活動在淮南。赤壁之戰後,曹操軍屢攻合肥地區,雙方互有勝負。江北居民多渡江,瀕江數郡成為空虛地帶。 諸葛亮死,魏漢戰爭停止,魏加強淮南對吳的進攻。吳軍除沿江設督駐軍、遍置烽燧以外,還在巢湖南口築濡須塢,嚴密防守。魏水師有限,進攻難于奏效,魏吳相持有年。權統治時,江東經濟有顯著發展。北人南來,山越出居平地,勞動力增多。長江兩岸地區都設有屯田區,其中毗陵屯田區。會稽郡農業生產比較發達。歷代陸續修成的浙東運河和江南運河在孫吳時發揮了通航效益。江南運河雲陽至京口一段流經山間,不便通航,未得到修整。雲陽以西開闢破岡瀆,使秦淮河和江南運河聯通,為三吳至建業的便捷水道。絲織業開始在江南興起,但織造技術還不高,蜀錦成為重要的輸入物資。銅鐵冶鑄繼承東漢規模而有發展規律,青瓷業也在東漢釉陶製造基礎上走向成熟。由于河海交通的需要,造船業很興旺,海船經常北航遼東,南通南海諸國。230年萬人船隊到達夷洲,這是大陸與台灣聯系的最早記錄,吳使臣朱應、康泰泛海至林邑、扶南諸國。大秦商人和林邑使臣也曾到達建業。江南文化的提高,出現了一批知名的經學家和文史之士。佛教開始在江南傳播,居士支謙從洛陽南來,世居天竺的康僧會稍晚從交趾北上。他們在建康譯經傳法,影響頗大。道教在南方民間繼續流傳。孫吳諸將以私兵隨孫氏征戰,孫吳屢以國家佃客賜給功臣,功臣往往擁有多至于數縣的俸邑,因而逐漸形成武將世襲領兵的製度。同時,江南也出現了像吳郡的顧、陸、朱、張那樣的佔有大量土地和童僕,而且各有門風,世居高位的大族。他們和世襲領兵的武將同是孫吳政權的主要支柱。權死後吳日趨衰弱,而魏在司馬氏消滅淮南地區三次軍事叛亂後日趨強大。司馬氏以先滅漢後取吳作為國策,而在滅漢、代魏後又忙于新朝定製,吳政權暫得延續。269年,羊祜命王浚在益州籌建水師,並預定攻吳的軍事方略。279冬,晉滅吳之戰開始,280三月攻下建業,孫皓降,吳亡。歷四帝,共五十二年。

概述

公元189年,爆發了震驚朝野的董卓之亂,東漢王朝名存實亡。在東漢末年的割據混戰中,一代梟雄曹操經過多年的南征北戰,基本上統一了中國的北方,大有一統天下之勢。在劉備謀士諸葛亮與東吳重臣魯肅的共同推動下,孫劉兩家結成聯盟,共同抗曹。公元208年,孫劉聯軍與曹操軍爆發了歷史上著名的赤壁之戰,曹操大敗,燒死溺死者甚重,不得不放棄荊州,退守北方。赤壁之戰初步奠定了三國鼎立的格局。後佔據荊州的劉備又奪取了益州,而孫權則從劉備手中奪取了荊州,自此三國鼎立的局面正式形成。

三國時期三國時期

公元220年,曹操病死,其子曹丕漢獻帝,在洛陽登基稱帝,國號“魏”,東漢王朝滅亡,歷史正式進入了三國時期。次年,劉備于益州登基稱帝,國號“漢”,公元229年,孫權稱帝,國號“吳”。

公元249年,魏國重臣司馬懿發動高平陵之變,魏國大權盡落于司馬氏之手。公元263年,掌握了魏國軍政大權的司馬昭下令伐蜀,蜀漢後主劉禪率眾在成都出降,蜀漢滅亡。公元266年,司馬昭病死,其子司馬炎廢黜了曹魏的傀儡皇帝而稱帝,建立晉朝,史稱西晉。公元280年,晉武帝大舉南下伐吳,吳主孫皓出降,吳國滅亡。

三國時代人才輩出,後世常追思當時風雲人物。在唐宋詩詞中出現大量三國內容。元明清時期,三國事跡更加深入人心,成為戲劇和民間藝術文學常見話題。晉代陳壽所作史書《三國志》,後經裴松之註引,頗有參考價值。明代羅貫中以三國歷史為藍本,編撰歷史小說《三國演義》成為中國四大名著之一,其豐富多彩的歷史內涵也流傳到世界各地。直到今天,三國的著名人物、事件仍是耳熟能詳,成為電視、電影、遊戲題材之一。

三國文化

學術

漢晉之際的學術思想發生劇烈的變動,主要受傳統思想的變化與政治鬥爭有關,前者成份居大。由尚交遊、重品藻,反動而變為循名責實,歸于申韓。因尚名務虛偽反動而為自然、率直,歸于老庄。

由于東漢晚期政治敗壞,局勢混亂。曹操與諸葛亮採用名家或法家的思想來恢復社會秩序。曹操提倡信賞必罰,主張法治。提出“用人唯才”的觀念打破以門第或名教的標準。諸葛亮也提倡法治觀念,入蜀後修明法製,執法公平。提出“治國之要,務在舉賢”的主張以任才適用。他也重視軍法,如街亭之戰馬謖違反軍令而被斬,他也自貶三等。漢末魏初的名法思想為此後魏晉玄學思潮提供了基礎,使名士基于政治黑暗將焦點由名法的具體問題轉向玄學的抽象思辨。

三國時期三國時期

經學方面,漢末鄭玄之經學已甚受推崇。然而在魏晉之世,王肅繼承父學而註經,其對經學的見解與鄭玄不同,遂有鄭、王兩派互相駁難。曹魏末年,司馬氏篡魏為晉。當時政治黑暗,知識份子之思想趨向反動、消沉而無出路。傾向曹氏者多是失勢士子,採取清談方式批評政治,主張自然。傾向司馬氏者,則主張維持名教,使儒家作風漸起分化。因王肅為晉武帝外孫,遂被立為官學,一時黜鄭申王,使王學成為宗主。

《竹林七賢與榮啓期》,南朝大墓磚畫。由上至下,左至右分別為春秋隱士榮啓期及竹林七賢阮鹹、劉伶、向秀、嵇康、阮籍、山濤、王戎

魏晉時期最突出的思想為玄學。其基本教義為《老子》、《庄子》和《周易》,合稱三玄。玄學家好談玄理,不談俗事,稱為清談,流行于魏晉時期。在240年-248年的醞釀期,以何晏和王弼為代表。玄學家認為一件事情需要理解其背後原理的“本”方能了解平常所見的表象“末”,進而提倡“以本統末”的理論。又視“本”為“道”,類比為沒有形體的“無”(原理、趨勢),視“末”為實際現象的“有”,並認為“萬物皆產生于無”。之後到司馬炎篡魏建晉為止。以阮籍、嵇康等竹林七賢為代表,他們把焦點由思想理論轉移到人生問題上。當時政治黑暗,司馬氏壓抑士大夫,並以崇尚名教自飾。阮籍及嵇康等人遂主張儒教的禮法壓抑人性且虛偽,強調人性的解放與自然真誠。他們帶頭實現這個理論,形成一股解放個性的風氣。到了西晉之後,清談之風蔓延到政治舞台上,握有大權的達官顯要也大談玄理,呈現一批在世又欲出世的權貴。斐頠對“自然”提出修正,主張“崇有論”,以矯“虛誕之弊”。郭象進一步證明“名教”即是“自然”,玄學發展至此已臻終結。

文學

三國文學中以曹魏文學最盛,分為前期的建安文學及後期正始文學,其中建安文學反對靡弱詩風,被後人稱為“建安風骨”或“漢魏風骨”。這是因為自曹操等人熱愛文學,各地文士紛紛吸附。建安文學代表人物為“三曹”及“建安七子”。其他的文學家還有邯鄲淳、蔡琰、繁欽、路粹、丁儀、楊修、荀緯等。曹操具有沉雄豪邁的氣概,古樸蒼涼的風格,著有《短歌行》、《步出夏門行》、《讓縣自明本志令》等文。曹丕及曹植才華洋溢,曹丕著有文學評論《典論》,導致文學開始自覺發展。曹植具浪漫氣質,著有《洛神賦》等文。建安七子與蔡琰、楊修等人關心現實,面向人生。他們的作品反映了漢末以來的社會變故和人民所遭受的苦難,例如蔡琰的《胡笳十八拍》。

正始文學時期,由于當時政治情勢受司馬氏操控,文人備受壓抑,難以直接面對現實。當代的作家有竹林七賢及何晏、夏侯玄、王弼等“正始名士”。正始作家大都通老庄,好玄學,對于社會現實,不如建安作家那樣執著,持比較沖淡的態度。嵇康的散文和阮籍的〈詠懷詩〉尚繼承“建安風骨”,敢于面對司馬氏政權,其文學都有鮮明的特色。《文心雕龍》提到“正始明道,詩雜仙心。何晏之徒,率多浮淺。惟嵇志清峻,阮旨遙深,故能標焉。”說明了阮籍和嵇康皆為正始文學的代表詩人

三國時期三國時期

孫吳作家有張紘、薛綜、華核、韋昭等。張紘為孫權長史,與建安七子中的孔融陳琳等友善。薛綜為江東名儒,居孫權太子師傅之位。華核則是孫吳末年作家。蜀漢作家有諸葛亮、郤正、秦宓、陳壽等。諸葛亮作為一代政治家,他的作品有〈出師表〉等。其文彩雖不如他人艷麗,然而內容淺易,情意真切,感人肺腑,表露出他北伐的決心。秦宓所寫的五言詩《遠遊》,是蜀漢流傳下來唯一可靠的詩篇。蜀中亦多有學者為書作註的人,如:許慈、孟光、尹默、李撰等,蜀漢後期有譙周、郤正都醉心于文學,譙周更寫下了《仇國論》討論過度征戰的缺點,及郤正以依照先代的儒士,借文表達意見的《釋譏》。 東漢末年亦有研究纖圖、術數的學者,如:任安、周舒,之後出現了周群、杜瓊等人。

三國時期有名的史學家有王沈、魚豢 、韋昭及陳壽。王沈的《魏書》被史學家劉知幾評為“其書多為時諱,殊非實錄”,這跟他親附司馬氏勢力,打壓魏帝曹髦有關,故該書的參考價值也相對較低。韋昭善寫史,著有《吳鼓吹曲十二曲》,內容為整部孫吳發展史,與繆襲的《魏鼓吹曲十二曲》南北相對。他又著有《吳書》55卷等。陳壽編寫的《三國志》為“前四史”之一。他參考《吳書》及魚豢撰寫的《魏略》等資料,採三國並述的方式,創新紀傳體史書的寫作模式。雖仍有不足之處,但實是研究三國歷史不可或缺的史籍之一。

宗教

本時期為佛教與道教的發展時期。由于天災人禍不斷,人民紛紛尋求宗教慰藉心靈,使得能夠逐漸發展。南中諸夷族的原始宗教,具有很濃厚的巫風。其性質是神話崇拜,具有多神、崇拜自然的特點。在西南地區有長遠的歷史,形成早期的原始宗教。

東漢民間流行黃老之學,張角建立的太平道和張道陵建立的五鬥米道,都是道教的雛型,到西晉時則稱為天師道。張角的太平道,在道術方面較重“守一”。以《太平經》為主要經典,又稱《太平青領書》。內容龐雜,“其言以陰陽五行為家,而多巫覡雜語”。其社會思想既有維護統治階級利益的部分,也有呼吁公平、同情貧苦人民的部分。張角擁有廣大教眾後,于東漢末期率其弟張梁、張寶與部屬張曼成發起“黃巾之亂”,最後被東漢朝廷擊敗而漸漸式微。張道陵于漢順帝時入四川鶴鳴山,造作符書,建立五鬥米道。該教可能是黃老之學與當地宗教的融合,符文大多源至巴蜀巫術。五鬥米道與太平道教理教義基本相同,事奉黃老之學。張魯使教內“祭酒”誦習《老子五千文》,《道德經》成為主要經典之一。《老子想爾註》反映早期道教對《老子五千文》的解釋。經其子張衡(道教)、其孫張魯的傳播,流行于四川與漢中一帶。張魯投降曹操後,五鬥米道由巴、漢流傳到江南一帶。

佛教早在東漢初期即傳入中國,但當時儒學興盛,發展不大,至三國後方有發展。當時大乘佛教貴霜帝國影響而傳播四周。西域受其影響,于闐、龜茲等地佛教興盛。之後又有天竺曇柯迦羅、安息曇諦和康居康僧鎧等僧侶到洛陽翻譯經典,將大乘佛教傳至中國。曇柯迦羅推廣戒律,這是中國僧侶有戒律受戒之始,後世以其為律宗的始祖。曇諦所譯的《曇無德(法藏)羯磨》受朱士行等人戒守,一般以此為中國僧侶出家之始。由于當時經文翻譯未善,朱士行為求原經研讀,于260年自雍州出發至于闐,成為首位西行求法的中國僧侶。他寫得《大品般若》的梵本,後由弟子于282年送回洛陽,最後由竺叔蘭譯成《放光般若經》。發展方面,在東漢末期笮融曾于江東大興佛寺。三國時期的佛教重鎮,北方以洛陽為主,南方則為建業。曹魏魏明帝大興佛寺,曹植也喜讀佛經,並創作梵唄。孫吳方面,當支謙、康僧會先後入吳,受孫權推崇並支持發展。孫皓稱帝時,本要毀壞佛寺,因康僧會說法感化,終而放棄。在蜀漢,佛教不是很興盛,規模不大。

藝術

三國在藝術方面,孫吳有很多擅長各種藝術的名士,時人稱為吳國八絕。有吳範、劉惇、趙達、嚴武、皇象、曹不興、宋壽和鄭嫗等人。例如嚴武擅下圍棋,同輩中無人能勝,有“棋聖”之稱。至于曹不興則擅繪畫、皇象則擅書法。

三國時期三國時期

東漢末期動亂不堪,許多畫作被破壞或遺失,造成損失。佛教的發展,開始出現以佛教為題材的繪畫。三國時期的繪畫,因政治動蕩、社會混亂而沒有取得更大的成就。三國之前,繪畫主要屬于“百工之苑”的技術性職業,尚未藝術化,在本時期開始出現現實題材的內容,亦是由禮教宣傳過祖”,作品有《維摩詰圖》、《釋迦牟尼說法圖》等等。他曾把五十尺絹連在一起,畫一人像,心明手快,渡到宗教宣傳的時期。畫家也由黃河流域的中原地區轉移到長江流域。當時有名的畫家有曹不興、吳王趙夫人,其他擅長繪畫的有桓範、楊修、魏帝曹髦、諸葛瞻等人。孫吳曹不興,擅長寫生與繪佛畫,被譽為“佛畫之運筆而成。其作品富有立體感,世人有“曹衣出水”之稱,號“曹家樣”。孫吳吳王趙夫人,吳丞相趙遠之妹,善于書法山水繪畫,時人譽為“針絕”。她為孫權繪各國山川地形圖,實開山水畫之首。漢末楊修相傳有《西京圖》等畫。曹魏桓範擅長丹青,魏帝曹髦繪畫人物史實。蜀漢諸葛瞻亦工書畫。

書法藝術興起于東漢末期。從三國到西晉,隸書仍是官方通行的書體,當時的碑刻大都用隸書寫成。曹魏碑文書體方正、氣度庄嚴,少有生趣。孫吳的著名碑刻有《天發神讖碑》、《禪國山碑》、《谷朗碑》等。其中《天發神讖碑》以圓馭方,勢險局寬,氣勢雄偉奇恣。本時期主要的書法家有張芝張昶、韋誕、鍾繇及皇象等人。張芝擅章草,並創新出今草。出名的作品有《冠軍帖》、《今欲歸帖》等。張昶為張芝季弟,擅長章草與隸書。韋誕總結書法經驗,著有《筆經》。其中“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正是他的名言。鍾繇《宣示表》、《薦季直表》等作品為楷書經典之作。皇象擅小篆、隸書,尤精章草。流傳作品有《急就章》、《文武將隊帖》及《天發神讖碑》等。

科技

馬鈞擅長機械套用,提升生產量,製作出水轉百戲和失傳的指南車,榮獲“天下之名巧”的美譽。他改良漢代的織綾機,使織出花紋具立體感,能與蜀錦相媲美。改良漢末畢嵐的龍骨車,發明出龍骨水車來灌溉較高位的農田。現在部份梯田仍在使用。他還將發石車改造成輪轉式發石車,提升拋擊量與速度。

諸葛亮為了方便在山地堆道運輸,發明“木牛流馬”。其構造歷代文獻有異,學者一般認定為獨輪車及四輪車,目前未有確實答案。他發明可以連續發射十箭的連弩,又稱“元戎”。另外,據說源自諸葛亮設計,用于傳遞信號的孔明燈,被公認為熱氣球的始祖;據《事物紀原》載,諸葛亮也最早製造出長槍的原形,長槍最後漸漸取代了長矛。

劉徽為數學家,他自幼對數學有興趣,學習中國古代數學的重典《九章算術》。年長後于曹魏景元四年(263年)著有《九章算術註》,借由自己的註解,使其容易了解。之後劉徽又著作《九章算術註》的第十卷,即《重差》(後稱《海島算經》),這使中國測量學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醫學方面,有名的有華佗、張仲景和皇甫謐。華佗醫術精湛,擅長外科手術。他與董奉、張仲景被史書稱為“建安三神醫”。不過關于他醫術傳奇的部份,史學家陳寅恪認為應該源自印度的佛教傳說。然而,他可能是最早使用麻醉劑“麻沸散”進行外科手術的醫者。張仲景鑒于當代動亂頻繁,疫病流行,致力研究疾病,參考各家書籍寫出《傷寒雜病論》。該書集兩漢醫經、經方二派的大成,是中醫史上第一部理法方葯具備的經典,喻嘉言稱此書:“為眾方之宗、群方之祖”。後世奉其為“醫聖”。皇甫謐自幼家頻,學習廢寢忘食,淡于名利而不願任官。他對針灸深入研究,將晉代之前各種經脈理論與針灸方法整理成《針灸甲乙經》,該書成為後世針灸學的範典。他還著有《寒食散論》,魏晉之後服食寒食散逐漸的流行起來。

關于其他技術,天文學方面,有先後擔任孫吳與西晉太史令的陳卓。他收集各派資訊,完善中國星官體製,並繪製星圖,為後世所沿用。裴秀的“製圖六體”在中國地圖史上佔有重要的位置。蒲元擅長鍛鏈鐵器,他在斜谷(今陝西省眉縣西南)為諸葛亮製刀。其刀能劈開裝滿鐵珠的竹筒,譽為神刀。由于孫吳位于江南地區,水路發達,造船技術發達。其戰船有的上下五層,有的還能容納士兵三千人。蜀漢盛產井,利用當地的天然氣來煮鹽,提升了產能。

三國政治

東漢末年,朝綱敗壞。外戚與宦官的爭權奪利愈演愈烈。桓帝時期,以李膺、陳蕃為首的官僚集團,與以郭泰為首的太學生聯合起來,結成朋黨,猛烈抨擊宦官的黑暗統治。宦官依靠皇權,兩次向黨人發動大規模的殘酷迫害活動,史稱“黨錮之禍”。後靈帝即位,以其極度追求奢欲而著稱,巨鹿人張角、張寶、張梁三兄弟揭竿而起,致使公元184年爆發了中國歷史上著名的黃巾大起義,起義猛烈地沖擊了東漢政府腐朽的統治。中平六年(公元189年)靈帝去世,少帝劉辯即位,其母何太後聽政,其兄何進為大將軍,掌握大權於一身。而皇帝尊信張讓等十常侍,使得平亂功勛的將士一一被陷害,或遭刺殺,或遭流放,宦官與外戚明爭暗鬥,十常侍張讓等人與將軍何進之爭尤其激烈,終兩敗俱傷,皆死于非命,史稱十常侍之亂。後朝廷引董卓入京,本為匡扶社稷,實則引狼入室也。其荒淫無度,專橫跋扈,以殺人毀宮為樂。操曾言:“夫廢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三國志•魏書•武帝紀》陳壽)而卓甫一掌權,即廢少帝劉辨,另立劉協為獻帝。時民間有一童謠道:“西頭一個漢,東頭一個漢。鹿走入長安,方可無斯難。”似乎暗喻朝廷應當遷都長安,方可抑止頹勢,基業永固。董卓竟輕信之,隨而洗劫洛陽,縱兵士燒殺搶掠,淫人婦女,直奔長安而去。董卓的暴虐使得中原哀聲震天,人神共憤!十八路軍閥共舉義兵,推袁紹為首,聯名伐卓。可惜“軍合力不齊,躊躇而雁行”(《蒿裏行》曹操)除了孫堅和曹操在前線奮力作戰外,其餘諸侯你觀我望,遲疑不前,皆各懷鬼胎,想借此機發展壯大自己的力量,好為日後稱霸中原奠定基礎,“大失天下之所望”(曹操語),終于是“勢利使人爭,嗣還自相戕” (《蒿裏行》曹操), 爆發內亂,從此,又一次長時期的軍閥混戰開始了,這使得腐朽的東漢政府更加搖搖欲墜、名存實亡。經過幾十年的鬥智鬥勇,逐漸形成了魏、蜀、吳三足鼎立的局面,這便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三國時代。

三國時期三國時期

明朝楊慎《二十一史》彈詞第三章《說秦漢》有開場詞《臨江仙》曰: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此詞甚為豪邁、悲壯,飽含著大英雄功成名就後的失落、孤獨感,又充溢著高山隱士對名利的澹泊、輕視。每讀此詞,都不禁使我對那金戈鐵馬、氣吞萬裏的三國亂世產生無限神往。而所謂亂世出英雄,曹操!孫權!劉備!郭嘉周瑜!法正!許褚甘寧!關羽!這些名字讀來無一不令人熱血沸騰!正如毛宗崗《讀三國志法》有雲:“古史甚多,而人獨貪看《三國志》者,以古今人才之聚未有盛于三國者也。”

在這樣一個亂世,勢力最龐大的曹操集團當然不得不說。首先,曹操是中國歷史上一位傑出的文學家,開創了建安一代風氣,鍾嶸評價曰:“曹公古直,頗有悲涼之句。”(《詩品》鍾嶸)敖陶孫《詩評》曰:“魏武帝如幽燕老將,氣韻沉雄。”劉熙載《藝概•詩概》言:“曹公詩氣雄力堅,足以籠罩一切,建安諸子未有其匹也。”曹丕的《典論•論文》有言:“蓋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年壽有時而盡,榮樂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無窮。”可見文章對于經國的重要。在那個時期,中國最主要的文學家,如建安七子都圍繞在曹操左右,而幾乎所有的文人也都聚集在北方,這為曹魏營造了一股宏大的文學之氣,這種情景是吳、蜀兩國根本無法比況的,雖然有句話說“江東出才子,蜀中多豪傑”,然而實際上在文學方面這兩個國家比起北方差得太遠了。而曹操更是一位偉大的軍事家和政治家,陳壽的《三國志》裏是這樣評價曹操的:“漢末,天下大亂,雄豪並起,……太祖運籌演謀,鞭撻宇內,攬申、韓之法術,該韓、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矯情任算,不念舊惡,終能總御皇機,克成洪業者,惟其明略最優也。抑可謂非常之人,超世之傑矣。”這樣評價可以說是非常高的,但卻僅僅局限于曹操的才幹上面,而無中國人向來看重的德行。《荀子•宥坐》雲:“孔子為魯攝相,朝七日而誅少正卯。門人進問曰:‘夫少正卯魯之聞人也,夫子為政而誅之,得無失乎?’孔子曰:‘居,吾語女其故。人有惡者五,而竊盜不與焉:一曰心達而險,二曰行僻而堅,三曰言偽而辨,四曰記醜而博,五曰順非而澤。此五者,有一于人,則不得免于君子之誅,而少正卯兼有之。故居處足以聚徒成群,言談足以飭邪營眾,強足以反是獨立,此小人之桀雄也,不可以不誅也。是以湯誅尹諧,文王誅潘止,周公誅管叔,太公誅華仕,管仲誅付裏乙,子產誅鄧析、史付,此七子者,皆異世同心,不可不誅也。《詩》曰:“憂心悄悄,慍于群小。”小人成群,斯足憂矣。’”這裏孔子對少正卯的評價正是我國古代對奸雄最早的五個定義。而《三國志•武帝紀》註引《孫盛雜記》道,盛情款待曹操的呂伯奢全家被操慘殺,事後操雖凄愴曰:“寧我負人,毋人負我。”但仍讓人覺得有些大言不慚,其奸雄形象已初顯端倪。其後諸如割發權代首,借王垕之首以安兵心,夢中殺人諸事更是暴露無遺。而曹操舉孝廉,發義兵,修耕植,畜軍資,挾天子以令諸侯,奉天子以令不臣,破袁術、擒呂布、平張綉、並張魯、滅劉表、克袁紹,終是完成了統一北方的大業。被其子曹丕追尊為太祖武皇帝。名士許子將論操曰:“君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後漢書•許邵傳》範曄)蘇子謂其“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 (《前赤壁賦》蘇軾),《資治通鑒》則引操謀士荀彧、郭嘉對曹操的評說,說操有十勝,即“道、義、治、度、謀、德、仁、明、文、武” ,正如曹操在《讓縣自明本志令》中所說的:“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幾人稱帝,幾人稱王。”據《三國志•魏書•武帝紀》:“太祖武皇帝,沛國譙人也,姓曹,諱操,字孟德,漢相國參之後。桓帝世,曹騰為中常侍大長秋,封費亭侯。養子嵩嗣,官至太尉,莫能審其生出本末。嵩生太祖。”通過這段話可知,曹操的曾祖父曹參為西漢相國,封平陽侯,世襲爵土。曹操的父親曹嵩是大宦官曹騰的養子,陳壽以魏為正統,言武帝之父“莫能審其生出本末”,很可能是一種隱諱的說法,所以曹嵩的出生應該是比較卑微的,那麽對于曹操來說,他在那時候會被很多人瞧不起。但不管怎麽樣,曹嵩的養父畢竟是深受皇帝寵愛的曹騰,本來卑微的出生一下子提高許多(雖然並不是很有底氣),曹嵩也自然而然的沾上了光並曾位列三公,位極人臣。曹操在任洛陽北部尉期間,設五色棒,上塗青、赤、黃、白、黑五種顏色,欲整治風氣、“齊之以武”。面對大宦官蹇碩的叔叔蹇圖夜行,亂棒將之打死,震動朝野。而曹操有膽量這樣做正是有曹騰給他撐腰,故而事後蹇碩也不敢動他。而在門閥觀念頗為嚴重的東漢末年,出身顯得尤為重要,因為這對各種人才的流向很具有影響力,譬如家族四世三公的袁紹就是典型中的典型,他依靠自己的官宦世家吸引了眾多人才的依附,曾經成為了北方最龐大的割據勢力。而對于曹操,這似卑實高的出生還是為他爭取到了中原地區世族地主的支持和很大一批名士大族的擁護。象荀彧、賈詡、郭嘉、華歆、崔琰、楊修等等這些在政治中舉足輕重的名士大族絕大部分都聚集在曹操集團當中,這是相當關鍵的。當然,曹操集團當中也有一部分寒門下士,譬如諸葛亮的好友穎川石廣元、汝南孟公威,而最有名的就是荊州人士徐庶徐元直了。他“少好任俠擊劍”,“嘗為人報仇” (裴松之註引《魏略》)很明顯的一個寒門下士,這並非士人圈子所能接受。《三國演義》對于他的描寫頗為精彩,把他說的智謀高超,神乎其神,他曾為劉備帳下第一軍師,曹操為了得到他,軟禁了他的老母,使得孝順的他與劉備依依惜別,不得已而投操,他又立誓終身不為曹操設一謀,令眾多讀者扼腕嘆息。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徐庶確實因為母親的緣故離備投操而去,但他並沒有不設一謀,隻是在曹操那裏做了一個小吏而已,難怪諸葛亮曾嘆曰:“魏殊多士邪!何彼二人不見用乎?”(《三國志》卷三十五《諸葛亮傳》註引《魏略》,二人即指徐庶和石韜)由此可見,在名士大族聚集的曹魏集團中寒門下士是卑微的,不受重視的,也從側面反映了曹操集團人才的眾多。那麽曹操是通過什麽辦法聚攬了這樣一大批人才在他身邊呢?操曾三次頒布《求賢令》,其中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 發布的《求賢令》言:“今天下得無有被褐懷玉而釣于渭濱者乎?又得無[有]盜嫂受金而未遇無知者乎?二三子其佐我明揚仄陋,唯才是舉,吾得而用之。”

三國時期三國時期

這也被後來眾多的人奉為古代愛才的範例,常常使後世懷才不遇者自恨生不逢時,不得其主。在曹操集團中諸如荀彧、賈詡、郭嘉、張遼、張郃、徐晃這一些人物都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而這些人卻都是在戰場上從敵營中吸引過來的。正如曹操所言:“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無所不可。”(《三國志•魏書•武帝紀》陳壽)對于人才,曹操表現出的是一種“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短歌行》曹操)的渴求之情,是一種“山不厭高,海不厭深” (《短歌行》曹操)的廣博之心,隻要有才即使不仁不孝也無所謂,隻要能為他曹家事業作出貢獻就會積極地吸納,然而這是一種典型的趨利思想,是與中國傳統的避害思想完全相悖的。對于荒淫、昏庸的桓、靈二帝,百姓當然不可能喜歡;對于“吾為天下計,豈惜小民哉”的董卓,其專橫和暴虐百姓當然更不可能支持;對于打著“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旗號的張角,百姓也許曾經抱過一些希望和幻想,但由于農民起義的局限性,黃巾軍終于還是被殘酷的鎮壓了;現在輪到了曹操,他的與中國傳統的避害思想完全相悖的趨利思想又給他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更何況是在提倡以孝治天下的兩漢時代,他的這種做法不僅不會得到廣大百姓的寵愛,甚至反而會招來厭惡。那麽還有誰是百姓心中的明君呢?我們再看三國時第二大割據勢力孫權集團。

據《三國志•吳書•孫權傳》,孫權十五歲被舉為孝廉,後隨父兄征戰,建立了江南東吳政權,稱為吳大帝,治國有術,用人不疑,“內事不決問張昭,外事不決問周瑜”,“外托君臣之義,內結骨肉之情”,其借父兄二世餘蔭,極善治國用人,故能“割據江東,國險民附”,曾用周瑜大敗曹操于赤壁,用呂蒙擒殺名將關羽,用陸遜擊潰劉備于彝陵,三國時數次重要的歷史都由他編寫。孫權雖然沒有曹操那樣宏大的文學集團,但是有一點也是極其重要的一點是與曹操相似的,那便是他官宦世家的出身,也正是這一點使他得到了皖北和江東世族地主的支持。雖然孫權集團沒有處在作為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北方地區,但同樣也吸引了一部分名士大族的加盟,諸如張昭、周瑜、魯肅、顧雍、步騭、虞翻等等這些政治、軍事中舉足輕重的人物。兩軍交戰之際,孫權居然敢乘舟至曹操水寨中觀望軍情,其膽識和魄力可見一斑,要知道西蜀之主劉備遇見曹操一般都是調頭就跑的。難怪曹操見孫權舟船器仗軍伍整肅,乃臨江謂然而嘆曰:“生子當如孫仲謀,劉景升兒子若豚犬耳。”(《三國志•吳主傳》陳壽,裴松之註《吳歷》)權亦在與操書信背後附言:“足下不死,孤心不安。”(《三國演義》第四十八回 孫權書信退曹操 劉備得圖滅劉璋) 操見信大笑。二人可謂惺惺相惜。然而孫權集團可謂三國中最精明的,也可以說是最不守額度的。西蜀雖弱,態度卻向來鮮明,除了劉備抱關羽之仇曾死磕過孫權外,一直以來都是北向抗曹,地寡人稀,還屢伐中原;曹魏自不用說,誰打我,我就打誰,身為大國,故而長期處于同時對抗兩國的局面,往往顧此失彼。而東吳呢,唯利是圖,隻看有沒有好處,誰對他有利他就立刻倒向誰,態度一直模糊不清,腳踏兩條船。另外孫權也有一些弱點,譬如他對于人才的渴求不如曹操那樣強烈,曹操可謂“海納百川”,而孫權曾經因為鳳雛龐統貌醜心中不喜不願吸納,當然,張松獻圖相投時,曹操也曾因其形陋而數日不見,並因此失去了取得益州的最好時機,但也就此一次,而孫權對于外來的人才總抱著相對排斥的態度,這對東吳的發展有害無利。另外,孫權的進取心也不如曹操,總是以長江之險固而自守,偏安一隅。還有,通過翻閱史料可知,三國時發生在東吳的農民起義居然比魏、蜀兩國的總和還多,南越一直不滿孫權暴政,曾多次組織反抗,特別是山越族人多次掀起大規模的反抗鬥爭,迫使孫權不得不把主要精力放在保境安民上,而薄弱的經濟基礎,又使得吳國不得不實行三國中最重的苛捐徭役雜稅,弄的民不聊生。這樣的君主顯然也得不到百姓的擁護。那麽鼎足之下割據西蜀的一方勢力又最為弱小的劉備集團,他們的情況又是怎麽樣的呢?

三國時期三國時期

曹操:“今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數也。”(《三國志•蜀書•先主傳》陳壽)周瑜:“劉備以梟雄之姿。”(《三國志•吳書•周瑜傳》陳壽)劉曄:“劉備,人傑也,有度而遲。”(《三國志•魏書•劉曄傳》陳壽)據《三國志•蜀書•先主傳》,劉備“少孤,與母販履織席為業”(《三國志•先主傳》陳壽)論其出身,雖然自稱皇室宗親,為中山靖王劉勝之後,然而在史書上已無宗系可考,估計也是妄稱,其實就是東漢末年一個生活清苦的普通老百姓而已。因為在門閥觀念極為重要這一點上,劉備顯然遠遠無法與曹操、孫權、袁紹等等這樣一些官宦世家的出身相比況,而要取得成就,就要吸引人才,尤其是在政治中舉足輕重的名士大族,所以他也就不得不以皇室宗親的幌子,打著匡扶漢室的旗號了。可是,名士大族的眼睛是雪亮的,頭腦是清醒的,他雖然也曾經就學于名士盧植,但自身卻遠非名士,且“不甚樂讀書,喜狗馬、音樂,美衣服” (《三國志•先主傳》陳壽),可見毫無與曹操相比擬的文化修養,志趣風格也與名士迥異,這豈是清高的名士們所能夠接受的?而在那個時代,“不惟君擇臣,臣亦擇君”,可想而知象以劉備為中心的軍閥對于中原地區的大族名士又怎麽會有吸引力呢?真正吸引這些大族名士的是曹操、袁紹、孫權這樣的人物。在長期的沒有根據地的運動戰過程中,相信劉備他們自身也是比較自卑的,譬如孔融曾修書附太史慈送與劉備,請發兵相救黃巾管亥圍城之急,備斂容曰:“孔北海知世間有劉備耶?”(《三國志•吳書•太史慈傳》陳壽)。孔融世之名士,竟求助于他,令劉備有點受寵若驚,遂立刻同雲長、翼德點精兵三千,往北海郡進發。其不自信可見一斑。

那麽,在缺少名士大族支持的情況下,劉備又是怎樣擁有西蜀之地,並成為三分天下的一方呢?劉備集團自打組建以後長期沒有自己的根據地,四處流竄,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曾先後投靠過公孫瓚呂布、曹操、袁紹、劉表等人,真可謂幾經波折,年齡很大了卻仍然沒有自己的地盤。或曰備品行不佳,投靠過這麽多人皆無善終,與呂布似同。實則非也。呂布反復無常乃為利也,無論殺丁原,誅董卓,和袁術,親劉備盡皆如此,而劉備則乃迫于勢耳,其在劉表處時曾因髀肉復生卻寸功未建而流涕慨嘆。直到赤壁之戰前夕,劉備在荊州三顧茅廬,請諸葛亮出山輔助,在隆中定得三分之策。後再次被曹操打得大敗,窮途末路之時,與孫權聯手,在赤壁之戰中打敗盛極一時的曹操,並從孫權手中借得了荊州,又依靠劉璋的手下張松、法正等的叛變以為內應,輕松謀取益州,才建立了橫跨荊益兩州的政權,確定了三分天下的基礎。後進位漢中王,隨後稱帝,其時已是耳順之年了。而剛做皇帝不久,就兵敗彝陵,病逝于白帝城。由此可見劉備的隱諱之深和詐術之高。劉備表面上夾著尾巴做人,實際上卻不停地瞅著時機。雖然曾以皇室宗親為由于劉表之托固辭不受荊州,卻終于又不顧皇室宗親之系主動出襲劉璋得取益州。前者一是迫于宗系,二是正當秦王失鹿,群雄競逐的年代,劉備那時勢力微小而寡弱,最重要的還是爭取民心爭取人才的相附,不能因為一荊州而使其背上宗室相欺的不好名聲,從而使其在諸侯競爭中日漸孱弱,三是荊州地處要害,歷來都為兵家必爭之地,劉備一定琢磨著即使我拿了荊州,以我現在的實力一定要不了多久又馬上會丟掉荊州,到時候不是魚與熊掌什麽都沒有得到麽?所以分析過後堅決推辭劉表。再看後者,此時的劉備已經在諸葛孔明的指引下堅定了橫跨荊益兩州政權,確定三分天下之勢的政策目標,其時已經于孫權處借得荊州(當然他是沒有想過要還的),迅速拿下益州就可以實現他的既定方針,他的人生目標。對于劉備這樣的謀略家來說,這樣的肥肉怎麽可能讓它從嘴邊溜走?故而對于益州,劉備隻是做了幾番虛情假意就迅速拿下,使得雖是皇室宗親的劉璋後悔莫及、懊惱不已。

三國時期三國時期

而他們這個集團又主要是依靠哪些人的支持和幫助呢?在我國封建時代,尤其是較為久遠的東漢末年,蜀漢地區是相對落後的,沒有產生出一個世族地主階層,劉備集團主要是由下層豪俠武人組成的,文學氛圍當然就更談不上了。我們來看一看其集團主要人物的情況。武官方面,民間所謂的“五虎上將”之首關羽,據說原名馮賢,曾因殺了倚勢凌人的勢豪,亡命于江湖,逃難路過關隘檢查,遂指關為姓,而為關羽,不復變更;右將軍張飛,據說是涿縣一個賣酒屠豬的大戶,好像又做過“兵子”;左將軍馬超乃西涼馬騰之後,貴為名門,是劉備集團中少有的名士大族之一,卻因觸犯劉備,不得重用,憂鬱成疾,早早死去;後將軍黃忠原為韓玄手下,智勇雙全,曾于定軍山斬殺曹魏名將夏侯淵,也是一個難得的名士,可惜投備不久就身亡了;深受人民民眾喜愛的趙雲,雖然武藝高強,卻不為袁紹、公孫瓚等器重,皆因門第之故,整個一下層武士。文臣方面,諸葛亮,自稱“東方下士” (《三國志》卷四十《李嚴傳》註引《諸葛亮集》),其實也是一個高居隆中的山林隱士,雖自比管仲、樂毅,實際上在當時並不為人所看好,被許多人瞧不起,亦乃名士圈外之人;糜竺,祖輩經商,家業豐富,是為“豪人”,先世不顯;法正,投靠劉備以後成為了劉備集團中真正的第一謀士,又是在劉備集團中很難見到的名士大族,對于這樣的人才,劉備怎能不喜愛?可惜也是早早死去。通過以上可以看出,第一,劉備集團的人才構成還是以寒門下士為主的。第二,劉備當然也喜愛名士大族,因為這些人在政治中有著重要的作用,然而,在劉備集團舉足輕重的人物當中僅有的幾位名士大族卻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後期投靠而來,也有著一個共同的命運——早亡,這對劉備集團的損失是很大的。那麽劉備集團的舊部雖然幾乎盡為寒門下士,但他們主要又是哪裏人呢?先看其集團的核心劉備,乃河北涿縣人;張飛,亦為河北涿縣人;關羽山西解良人;趙雲,河北真定人;孔明,山東沂南人……看來一群北方人初到益州(尤其是用那樣並不怎麽光明的手段)想要安穩民心,爭取人才的支持可謂重中之重。劉備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然而善待劉璋舊部隻是一種策略,等到政局基本平穩了,在此後的各種軍事、政治活動中,佔據絕對主要位置的還是那些最初即追隨劉備的北方人才,事業上主要依靠初始起兵時追隨自己的一班人員,後期對人才的挖掘也不夠,以至于蜀漢到後期人才愈發匱乏,後繼無人,所謂“蜀中無大將,廖化做先鋒”,廖化可是很早就追隨劉備加入其集團的黃巾軍的一名武將;自孔明逝後,寄其遺志九伐中原的姜維和夏侯霸又居然都曾是曹魏的將領!這真是蜀漢的恥辱和悲哀。

其實劉備是很會爭取人心的,雖然可能有許多是他迫于政治需求而不得不做的。譬如趙雲于萬軍當中殺操數十員上將,救得阿鬥回,奉于劉備,備接過,擲之于地曰:“為汝這孺子,幾損我一員大將!”身懷絕技而曾在公孫瓚、袁紹等處失意的趙雲似乎突然之間找到了知音,遇見了明主,忙向地下抱起阿鬥,泣拜曰:“雲雖肝腦塗地,不能報也!”也許就是那一摔,把阿鬥摔得痴呆了,弄得劉備好不容易拼出來的基業又迅速地被阿鬥葬送出去(一笑)。再如劉備彝陵慘敗,無顏回都,退于白帝城,憂病將逝,遂托孤于諸葛亮,表現出了對諸葛亮極大的信任,一句“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則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為成都之主”,將諸葛亮的心徹底地征服了,《三國志》評曰:“及其舉國托孤于諸葛亮,而心神無貳,誠君臣之至公,古今之盛軌也。”諸葛亮最後是六出祁山,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劉備曰:“今與吾水火相敵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寬;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譎,吾以忠:每與操相反,事乃可成。”事實也的確如此。劉璋暗弱,益州成為兵家垂涎之地,張松攜西川地圖而出,本將曹操作為心中的明君,奈何操態度傲慢,數日不見,張松又見劉備,備正好相反,彬彬有禮,對張松謙恭有加,松感而投之。回奏其主劉璋曰:“劉豫州,使君之宗室而曹公之深讎也,善用兵,若使之討魯,魯必破。魯破,則益州強,曹公雖來,無能為也。”(《三國志•先主傳》陳壽)曹操就此失去了取得益州的最好機會,而劉備卻得以輕松地拿下益州。

雖然會用人,但是劉備在文化修養和戰爭謀略上畢竟是不如曹操和孫權的,曹丕謂“劉玄德不曉兵法也”,而且做大事很重要的官宦世家的出身劉備也沒有,他不但出身卑微,而劉備又為什麽能取得相當的成就,並坐上漢昭烈皇帝的寶座呢?除了自身的努力和對有限人才的合理使用外,關鍵的原因還在于他既沒有曹操那樣顯露的趨利思想,“非唯競利,且以避害雲爾。”

三國時期三國時期

(《三國志•先主傳》陳壽)也沒有孫權那樣的苛政重役。劉備是非常註重寬民,也非常善于養民的。對于這樣的君主,雖然他是弱小的,但是廣大百姓卻對他寄予了最大的希望。然而希望並不代表現實,劉備集團最終還是三國當中最早覆滅的。以至于在民間,尤其是在朝綱不正之時,人們為了寄托心中的情感,各種各樣有利于劉備的野史以及褒揚劉備的文學作品不斷涌現,早在宋朝,百姓的態度就是“見劉備敗則泣,見曹操敗則喜”。而這些眾多的文學作品中,最著名的就是《三國演義》了。由于受“尊劉抑曹”思想的影響,在《三國演義》中,作者為了刻畫出一個完美的昭烈皇帝出來,真可謂是竭盡全力。像開篇即續出家譜,點出天命,指明劉皇叔必當會有天下。第一,提高身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