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你好

三十歲,你好

《三十歲,你好》是一部獻給80後三十歲的都市情感電視劇。由孫皓執導,隋蘭及林繼東擔任製片人,杜淳、馬蘇、隋蘭、林繼東劉樺、劉莉莉等領銜主演。

該劇反映了80後一代的情感、奮鬥以及重重壓力下內心的掙扎。

該劇于2013年7月20日在吉林都市頻道首播;2013年12月3日在江西衛視上星播出。

  • 中文名
    三十歲,你好
  • 主演
    杜淳,馬蘇、林繼東
  • 外文名
    Hi 30 years old!
  • 集數
    30集
  • 其他名稱
    長大成人
  • 類型
    都市情感、劇情
  • 出品時間
    2011年
  • 首播時間
    2013年7月20日 吉林都市頻道
  • 出品公司
    北京天空星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 主要獎項
    第四屆樂視盛典年度最具人氣女演員(馬蘇獲獎)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孫皓,張曉波
  • 編劇
    朱艷,劉禹彤
  • 執行製片人
    柳斌
  • 上映時間
    2013年12月03日
  • 殺青時間
    2011年01月14日
  • 製作許可證號
    甲第057號
  • 製片人
    林繼東,李路,隋蘭,張昱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上星平台
    江西衛視
  • 拍攝地點
    北京
  • 開機時間
    2010年10月24日

劇情介紹

2010年,是那些被稱為“溫室的花朵”、“小太陽”的80後整體進入三十歲的第一年。佟又一和孫然是大學同學。眼看就要三十歲了,他們並沒達到自己的目標。他們開始焦慮、痛苦。還沒結婚的佟又一心慌了。佟又一與花兒的婚禮一波三折的時候,孫然卻意外且迅速的和譚宗揚離婚了。在佟又一和孫然焦頭爛額地去應付生活中的種種問題的同時,還得要兼顧工作。在一段艱難的創業之後,孫然面對事故毀掉成功的果即時選擇了承擔,幫他挽回了譚宗揚的心。失敗反思之後,佟又一和羅花兒也不再逃避生活中的問題和矛盾了,等最後他們的孩子出生的時候。倆人終于體會到什麽叫相濡以沫與之相伴了。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
佟又一
杜淳
羅花兒 
馬蘇
譚宗揚
隋蘭
孫然
林繼東  
孫總
劉樺
苗紅花  
劉莉莉
劉秉林
李建衡
曾小林
張浩天
佟援朝
張謙
左冬梅
李萍
羅興華
汪洋
石西西
曹苑
趙一欣
徐颯
丁凱
張昊翔
杜曼春
劉希媛(丁凱女友 )
周曉
王子子(佟又一大學前女友)

職員表

導演:孫皓
編劇:朱艷
服裝設計:李立

角色介紹

三十歲,你好

佟又一|杜淳

佟又一工作換了一個又一個,卻總是找不到適合自己的工作,這讓他困惑而又迷茫。他的難兄難弟林繼東更是經歷了事業上的大起大落,嘗遍了成長中的酸甜苦辣。《三十歲,你好》中兩個被生活、工作折磨得狼狽不堪的難兄難弟,經歷了風風雨雨,歷經磨難,終于慢慢長大,逐漸成熟,完成了男人最終的蛻變。

三十歲,你好

羅花兒|馬蘇

羅花兒是一個“麥兜”式的女孩,劇中圍繞買房子、辦酒席、婚後父母居住等現實問題展開,每一項小事都成為這場結婚戰爭的導火索,“未婚先孕”、“離家出走”等36計都在這場“戰鬥”中用上了。

三十歲,你好

孫然|林繼東

性格外向、能說會道。然而在第一集中就與二人就上演了離婚大戰,而且離婚後的兩人仍是紛爭不斷,比如在財產分配時,二人就上演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戰,在小東西上兩人相互爭奪,互不相讓,卻在車子、房子這些大物件上相互推讓,讓人哭笑不得。這對離婚夫妻在吵吵鬧鬧的戰爭中顯示了彼此的情義,極富戲劇感。

三十歲,你好

譚宗揚|隋蘭

譚宗揚是一個從小就成績優秀,各方面表現近乎完美的女孩,憑著自己的沖勁和努力,年紀輕輕就做到了總監的位置,是劇中幾個年輕人中離三十而立的目標最近的一個。

幕後花絮

1、馬蘇除了要排除萬難與杜淳飾演的佟又一順利結婚外,更將在母親與愛人產生矛盾時腹背受敵,儼然成為一塊“夾心餅幹”。性格向來爽直的馬蘇調侃道:“演過霸道的土匪以後再來演這麽個受氣包,還真是挺憋屈的。” 

2、《30歲,你好》劇組在某大學取景時,有人在旁邊說杜淳像35、6歲的。杜淳自己也說25、6歲的時候就有人管自己叫“叔叔”了。 

3、杜淳在微博上積極互動並大方爆料,稱“為戲增肥成功啦”,原來為了能真實刻畫出佟又一普通北漂一族的身份與形象,杜淳特意增肥來表現出他比較真實與接地氣的一面。

幕後製作

拍社背景

該劇的創作初衷是由于“三十歲恐慌感”,拍戲的時候面臨30歲大坎兒,結婚和家庭的規劃、事業跟未來的走向,人生好像一下子有很多分叉口清晰地出現在自己面前,迷茫跟無力也都同時存在,最後有了這個劇的誕生。

拍攝過程

該劇于2010年10月24日在北京開機2011年01月14日完美殺青。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

播出平台播出劇場播出時間接檔被接檔
吉林電視台都市頻道首播劇場2013年7月20日烽火兒女情-
遼寧電視台都市頻道新北方劇場2013年11月28日老爸回家生死鍾聲

江西衛視

獨播劇場2013年12月3日別樣幸福無賊

收視率

以下是《30歲,你好》在江西衛視《獨播劇場》上星期間csm42的收視率。

播出日期集數收視率%市場份額%同時段排名
2013年12月3日
1-2
0.340
0.91
16
2013年12月4日3-4
0.291
0.80
18
2013年12月5日5-6
0.868
2.30
4
2013年12月6日7-8
0.520
1.37
10
2013年12月7日9-10
0.443
1.16
15
2013年12月8日11
0.364
0.93
16
2013年12月9日12
0.356
0.94
16
2013年12月10日13-14
0.437
1.14
14
2013年12月11日15-16
0.594
1.58
11
2013年12月12日17-18
0.624
1.66
10
2013年12月13日19-20
0.550
1.42
12
2013年12月14日21-22
0.338
0.86
17
2013年12月15日23
0.370
0.92
15
2013年12月16日24
0.417
1.07
11
2013年12月17日25-26
0.521
1.36
10
2013年12月18日27-28
0.517
1.38
10
2013年12月19日29-30
0.511
1.33
10
平均
0.474
1.24

劇集評價

《三十歲你好》以敏銳的視角捕捉到了當下80後面對三十而立時所必經的結婚、買房、育兒、職場等難題,這些貼近每個80後的事件與話題讓觀眾感到親切與熟悉的同時,也引發了更多的議論和思考。(新浪評)

劇照劇照

這部劇以接地氣的方式講述了一對80後青年男女在面對家庭給予的壓力時,如何堅韌地成長、成熟起來的故事,溫暖勵志,希望能帶給80後更多的啓發。(江西衛視評)

分集劇情

第1集

花兒試吃孫總做的菜。花兒吃完後問孫總他作為家長怎麽看待自己和佟又一的事。佟又一聽花兒那麽說故意轉移話題問譚宗揚孫然去哪了。譚宗揚回答說孫然陪客戶吃飯去了她還叫佟又一給孫然介紹客戶。

花兒對孫總說自己的媽媽說了別管她生不生病也別管她回不回去。花兒還說自己回去可以但是她的媽媽說了回去就得跟孫然斷絕關系。孫總叫佟又一和花兒一起回家。佟又一說他不敢回家。孫總又說人一生病的時候就特別脆弱他還說自己一生病的時候就想兒子和兒媳婦。

花兒帶著佟又一回家興華見花兒回來了很是高興他還告訴花兒的媽媽花兒回來了。花兒的媽媽問興華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回來的。興華說兩個人。花兒的媽媽聽後就叫興華關門。這時候花兒對紅花說他們回來看她了她還說佟又一給她買了水果。但是紅花堅持叫興華關門。興華關門後佟又一對興華說自己是特意買了水果來看紅花的他還叫興華把水果拿進去。

佟又一叫自己的媽媽給紅花掛了一個專家號他把號交給興華。興華對佟又一說他的好意自己心領了但是他怕紅花不會去。佟又一叫興華對紅花說這個號是別人給的。興華起初不答應他說要是幫著佟又一說謊那自己就成了他們的同盟。佟又一聽後對興華說這也是為了紅花好。聽佟又一那麽說興華接受了他的號。

譚宗揚對孫然說他的爸爸已經來好幾天了而當初他們說好是隻待一個星期的。孫然說他問過爸爸了而他的爸爸非說自己這次來北京是來開酒樓的。譚宗揚對孫然說難道分家的事就這麽一直拖著她還說離婚的痛苦自己已經受了而離婚的好處還沒有享受到。孫然聽後說等回家就對自己的爸爸施壓他還說自己壓根就沒相信過爸爸。

譚宗揚叫孫然和自己談談。孫然聽後對譚宗揚說她最近是不是特別閒什麽閒事淡事都管。譚宗揚聽後說孫然不知好歹她還說自己這是關心他。譚宗揚還想繼續說黃總的事。孫然生氣的叫譚宗揚別說了他還說這事跟譚宗揚沒關系。譚宗揚聽後說怎麽沒關系了她還說這事是自己介紹給孫然的。

佟又一在興華買菜經常經過的地方等他。興華見到佟又一後問他怎麽會在這。佟又一說自己是特意在這等他的。興華又問佟又一花兒還跟他說了什麽。佟又一對興華說花兒告訴自己這兩個小時的買菜時間是他的放風時間因為平時他都得跟紅花在一起。興華聽後笑著說是的。

第2集

花兒鼓足了勇氣告訴苗紅花自己要和佟又一結婚了別再給自己介紹對象了並且兩人該辦的事都辦了昨天晚上兩人已經那個了。佟又一看花都如此也接話說自己一定會負責。

花兒和佟又一沒想到苗紅花卻對兩人說放心吧不會讓佟又一承擔的。花這一下急了讓佟又一把昨天兩人拍的照片拿出來。苗紅花卻告訴兩人現在都什麽年代了。

鬱悶的花兒和佟又一出了門正鬱悶的時候孫然給佟又一打來了電話。

花兒和佟又一來找孫然和譚宗揚兩人已經離婚了。

苗紅花在家和羅興華在家這回不擔心花兒了苗紅花剛剛看出來花兒和佟又一根本沒事。苗紅花見花兒開了機又弄上電話定位的事。

花兒發現定位的事後孫然告訴花趕緊關機。

花兒用公用電話給苗紅花打了電話告訴她自己不回家了什麽時候同意自己和佟又一在一起自己什麽時候回家苗紅花哪那麽容易妥協告訴花兒愛回不回但想和佟又一在一起不可能。

苗紅花睡到半夜醒了擔心女兒出門看了看羅興華見老婆沒回來也跟了出去這下可好產關上了鑰匙忘帶了。老兩口抱著在外面站著。

譚宗揚一早上睡醒看著身邊的孫然突然想起來兩人已經離婚了。這一下態度大變早飯也沒有孫然的份了。孫然這個氣啊搶了譚宗揚的自己吃起來。譚宗揚盯著孫然譚宗揚說看什麽看面包和腸都是離婚前買的。這時譚宗揚接到了派出所的電話孫然父親孫總被抓起來了。

孫總用醫療箱子裝了一箱子菜刀孫總是個廚子衣服全是血讓人給誤會了。

孫然和譚宗揚趕緊到派出所給陪總接了出來。孫總告訴兒子這回自己來北京不打算走了。

第3集

孫總這一來孫然這回求起了譚宗揚自己暫時還不能搬走自己當孫子就當孫子吧反正自己姓孫不吃虧。譚宗揚問孫然讓咱爸是知情的湊合住呢還是不知情的呢。孫然求譚宗揚不要把兩人離婚的事說出去。譚宗揚問孫然要瞞多久孫然立刻保證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後保證他回東北老家。譚宗揚同意不過有一個要求自己父母那邊隻要是自己不說出去孫然就得配合自己。

家裏一間屋孫總得睡客廳大半夜了孫然還在看電視孫總告訴兒子自己困了要睡覺了。孫然這才沒招的上了樓。

佟又一問花兒她父母沒打電話嗎。花兒這一看電話和簡訊一個沒有。佟又一一激靈怕苗紅花和羅興華找到家裏來。沒想到這時還真有個敲門的。兩人是都嚇了一跳還好不是花兒父母。

花兒早上上班大老遠就看著父親拿著娃娃在公司門口等著自己。

晚上回家佟又一覺得花父母沒讓她回家覺得奇怪不知道兩人葫蘆裏賣的什麽葯。

第二天羅興華又到花兒公司門口給女兒帶去自己和苗紅花給她包的餃子這一次苗紅花改變了策略要感化花兒讓她難過自己回家。

孫然讓花兒無視父母的關心譚宗揚覺得這不是個辦法啊老這麽僵著。譚宗揚出的主意更厲害讓孫總多做點飯回頭給花兒父母送回去。

花兒把孫總做的菜給父母送回家苗紅花可不相信花兒能做出這個絕對是專業廚子做的。這時又收到花兒的簡訊問父母自己送的菜吃了麽要是喜歡明天還給做。苗紅花覺得花兒是挑釁這一急血壓便上來了。

花兒陪著父母去了醫院苗紅花想借這機會要麽住院要麽輸液但大夫告訴她啥也不用。沒想到剛要往外走佟又一來了苗紅花捂著腦袋說頭暈這回血壓肯定夠住院了。

第4集

花兒試吃孫總做的菜。花兒吃完後問孫總他作為家長怎麽看待自己和佟又一的事。佟又一聽花兒那麽說故意轉移話題問譚宗揚孫然去哪了。譚宗揚回答說孫然陪客戶吃飯去了她還叫佟又一給孫然介紹客戶。

花兒對孫總說自己的媽媽說了別管她生不生病也別管她回不回去。花兒還說自己回去可以但是她的媽媽說了回去就得跟孫然斷絕關系。孫總叫佟又一和花兒一起回家。佟又一說他不敢回家。孫總又說人一生病的時候就特別脆弱他還說自己一生病的時候就想兒子和兒媳婦。

花兒帶著佟又一回家興華見花兒回來了很是高興他還告訴花兒的媽媽花兒回來了。花兒的媽媽問興華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回來的。興華說兩個人。花兒的媽媽聽後就叫興華關門。這時候花兒對紅花說他們回來看她了她還說佟又一給她買了水果。但是紅花堅持叫興華關門。興華關門後佟又一對興華說自己是特意買了水果來看紅花的他還叫興華把水果拿進去。

佟又一叫自己的媽媽給紅花掛了一個專家號他把號交給興華。興華對佟又一說他的好意自己心領了但是他怕紅花不會去。佟又一叫興華對紅花說這個號是別人給的。興華起初不答應他說要是幫著佟又一說謊那自己就成了他們的同盟。佟又一聽後對興華說這也是為了紅花好。聽佟又一那麽說興華接受了他的號。

譚宗揚對孫然說他的爸爸已經來好幾天了而當初他們說好是隻待一個星期的。孫然說他問過爸爸了而他的爸爸非說自己這次來北京是來開酒樓的。譚宗揚對孫然說難道分家的事就這麽一直拖著她還說離婚的痛苦自己已經受了而離婚的好處還沒有享受到。孫然聽後說等回家就對自己的爸爸施壓他還說自己壓根就沒相信過爸爸。

譚宗揚叫孫然和自己談談。孫然聽後對譚宗揚說她最近是不是特別閒什麽閒事淡事都管。譚宗揚聽後說孫然不知好歹她還說自己這是關心他。譚宗揚還想繼續說黃總的事。孫然生氣的叫譚宗揚別說了他還說這事跟譚宗揚沒關系。譚宗揚聽後說怎麽沒關系了她還說這事是自己介紹給孫然的。

佟又一在興華買菜經常經過的地方等他。興華見到佟又一後問他怎麽會在這。佟又一說自己是特意在這等他的。興華又問佟又一花兒還跟他說了什麽。佟又一對興華說花兒告訴自己這兩個小時的買菜時間是他的放風時間因為平時他都得跟紅花在一起。興華聽後笑著說是的。

·

·

·

第8集

丁凱的女朋友杜曼春打電話給佟又一她告訴佟又一自己來北京了。佟又一便打電話叫花兒一起去見杜曼春。譚宗揚和孫然也一起去見杜曼春杜曼春問大家丁凱到底是怎麽回事。譚宗揚、孫然和佟又一借口去上洗手間商量著該怎麽和杜曼春說。商量完後大家告訴杜曼春丁凱已經出國了。杜曼春聽後問他們丁凱是什麽時候出國的。譚宗揚想了想說星期一杜曼春聽後說為什麽丁凱星期二還給自己寫了信。

杜曼春去到丁凱的病房外看完了他寫給自己的信。譚宗揚對杜曼春說既然丁凱已經對她提出分手了那麽丁凱的事她就不要管了。杜曼春聽後說丁凱說分手就分手沒那麽容易她還說自己有話要當面問他。佟又一對杜曼春說丁凱連續昏迷了三十天這樣在醫學上已經可以鑒定為植物人了。杜曼春聽後說丁凱會好起來的。

孫然說除非給丁凱接受非常專業的康復治療才有可能好起來。杜曼春聽後說那就給丁凱接受治療。但是孫然又說那樣的治療需要很多的錢他還說光靠他們幾個和捐的錢是遠遠不夠的。這時候曾小林打電話給佟又一孫然說叫曾小林趕緊過來他還說大家現在正需要他。

曾小林來了孫然對他說隻要一需要他他就消失太不夠哥們了。譚宗揚也說自己都不好意思跟別人得瑟有同學是富二代了因為連人都找不著。佟又一問曾小林又上哪把妹去了。花兒聽後說曾小林不是剛追到一個空姐。佟又一說曾小林跟那麽空姐已經在一起三個月了這都算久的了。曾小林說還是佟又一了解自己。

孫然叫曾小林對丁凱的事表個態。曾小林說大家需要他做什麽他就做。佟又一對曾小林說現在丁凱遇到困難了光靠他們幾個那點錢也辦不了事。曾小林聽後叫佟又一別說了他還說能拿錢解決的事那都不叫事隨後他又問大家需要多少錢。

譚宗揚說以後大家每個月都從工資裏面拿出百分十的錢而曾小林就從零花錢裏面拿出十分之一給丁凱當醫療費。曾小林說他現在的開銷都是跟爸媽實報實銷的大不了以後丁凱的醫葯費也給自己的爸媽報銷了他還說這是大家第一次向他開口辦事所以真心的希望能夠滿足大家。

大家把丁凱送到了康復醫院曾小林幫他辦好了住院手續他還說自己已經存了一個月的醫葯費以後每個月再來存。孫然說曾小林怎麽不一次性存完省的到時候他把妹找不到人大家著急。曾小林說這回絕對不會那樣了。

第9集

佟又一跟著花兒來到家他跟花兒的爸媽承認了自己的錯誤他還說自己應該多理解他們的。紅花聽後什麽都沒說隻是叫興華和自己一起去做飯。起初佟又一和花兒見紅花不說話很是緊張。但後來興華跑出來對問佟又一想吃什麽。佟又一說吃什麽都行隨後花兒高興的對佟又一說他過關了。

佟又一回到爸媽家告訴他們自己要結婚了。佟又一的媽媽問佟又一上回他把花兒領回家不是就說要安排和花兒的爸媽見面可是現在都沒見著。佟又一說自己工作忙再加上要處理丁凱的事所以就耽擱了。佟又一的媽媽叫佟又一和花兒交往著先不要那麽急著結婚她還說就算不成佟又一是男孩子也不吃虧。佟又一聽後說自己快三十歲了想結婚有個家。

佟又一的媽媽說覺得花兒傻乎乎的。佟又一說花兒不傻而且還是名牌大學畢業的。這時候佟又一的媽媽又提了周曉她說佟又一當初不好好把握周曉要是成了現在走出去肯定是一對金童玉女。佟又一生氣的對媽媽說要是再提周曉自己就走了。

佟又一和花兒的雙方父母見面佟又一的爸爸和花兒的爸爸相處很和諧但是佟又一的媽媽和花兒的媽媽卻有些爭鋒相對。吃飯的時候興華問佟又一的爸媽婚禮要在哪裏舉行。佟又一的媽媽說當然在北京辦了。花兒的媽媽聽後說自己家的親戚都在老家要他們都來北京不太現實。佟又一的爸爸聽後便說辦兩場一場在北京一場在南京。

花兒對佟又一說媽媽告訴自己婚禮的第一場必須在南京辦。佟又一聽後對花兒說不是告訴過她自己是男孩子第一場不在北京辦多沒面子。花兒又說媽媽告訴自己佟又一的面子不比自己的身價重要。佟又一說花兒的媽媽怎麽那麽多的歪理隨後他又問花兒房子的事紅花是怎麽說的。花兒說媽媽告訴自己那沒的商量他們必須跟自己住一起。

花兒和佟又一來到孫然家他們兩一直在說房子的事。孫然和譚宗揚隻是聽著沒有說話。這時候孫總偷偷的把一件性感睡衣放到譚宗揚的床上。孫總對譚宗揚說今天晚上是個機會。譚宗揚問是什麽機會。孫總對譚宗揚說自己給她買了一套睡衣放在床上睡覺的時候換上並且待會喝酒的時候把他們都灌醉。譚宗揚說這樣不成。孫總說成他還叫譚宗揚聽自己的。

吃飯的時候佟又一叫孫然幫自己勸服爸媽接受自己的十五萬並且同意他們和花兒的爸媽住一起。孫然答應了他還叫佟又一再給自己介紹房子。待孫然和譚宗揚喝醉後孫總把孫然放到了譚宗揚的床上。

第10集

在吃飯的時候孫總告訴譚宗揚和孫然他待會要去趟順義並且今晚不回來睡了。譚宗揚問孫總去順義幹嘛。孫總說去見一個朋友。吃飯完後孫然流鼻血了譚宗揚便和孫總把他送到了醫院。孫然問孫總這是什麽情況他還說有這麽害自己兒子的嗎。孫總說自己心裏太著急所以就多放了點葯。譚宗揚聽後說這很危險她還叫孫總下回別這麽幹了。

花兒拿著有自己名字的房產證給爸媽看紅花看後問花兒那錢給人家還上沒有。佟又一說還了欠條都從人那拿回來了他還拿出了房子的鑰匙。興華說既然鑰匙都拿到了就抽空去看下房子並且計畫著該怎麽裝修。

孫然去醫院看丁凱杜曼春告訴孫然自己現在在醫院當護工可以一邊工作一邊照顧丁凱。孫然坐在丁凱的床邊跟他說話他叫丁凱趕緊醒來他還說丁凱醒來後自己就是綁也要把他綁到杜曼春的身邊因為這輩子他不可能再找到比曼春還好的女人了。

譚宗揚對主編說這期就拍一組聚會的照片主編聽後說好她還說就拍譚宗揚的結婚紀念日。花兒知道後問譚宗揚怎麽就這麽答應了。譚宗揚說主編都發話了她再不答應就尷尬了。花兒又問譚宗揚能說服孫然嗎。譚宗揚說死馬當作活馬醫就當做自己和孫然的離婚紀念日。

譚宗揚跟孫總說了拍照片的事。孫總聽後說不就是拍照片要是孫然不答應自己就哭。譚宗揚聽後說成她還叫孫總差不多就得了不然孫然會起疑心。吃飯的時候孫總故意問孫然找房子的事辦得怎麽樣了。孫然說快了。孫總聽後借機對譚宗揚說都快要搬走了就是兩家人她有什麽要求就盡管跟自己提。譚宗揚聽後便說了舉辦結婚紀念日的事。孫然聽後同意了他還說反正這是最後一次了就當是盡義務。

在譚宗揚與孫然的結婚紀念日上孫總與孫然的談話被同事們聽到了他們知道譚宗揚與孫然已經離婚了。譚宗揚傷心的回到了家。孫總向譚宗揚道歉說是自己的錯。譚宗揚聽後說這不怪他她還說其實知道了也好這樣就不用再瞞下去了。孫然對孫總說房子已經找到了孫總說自己不搬就住在譚宗揚家。

譚宗揚與孫然兩個人在家譚宗揚親自下廚做了菜。孫然說好久沒有吃到譚宗揚做的菜了他還說譚宗揚上次做菜是去年的事了。譚宗揚聽後說孫然錯了其實今年自己做過一次但那次孫然太忙了沒有回家吃。晚上睡覺的時候譚宗揚從後面抱著孫然她叫孫然以後活的輕松點不然這婚就白離了。

第11集

佟有一為了曾興華案子奔波

佟有一跟孫然到派出所與瓷磚商商量羅興華的賠償問題,宏大商家羅興華盯著瓷磚看了很長時間,自己就把羅興華帶到了倉庫,要是知道出這樣的事情,自己就不帶他去了。宏大商家說是羅興華自己抽瓷磚把自己砸了,這個事情跟自己沒有關系。派出所民警詢問證人,證人證明是羅興華自己抽瓷磚,上面的瓷磚掉落下來把羅興華砸死了。商家表示這裏邊沒有他的責任。民警表示如果大家都有抗告,就通過法院。

花兒知道商家就給賠償五萬元,如果這樣自己給他們五萬要了他們命可以不。佟有一說這不是回來給她們商量一下,花兒讓佟有一跟紅花商量,這麽大事情自己也做不了主。佟有一讓紅花說一個價格,他們去中跟瓷磚店談判。紅花說多少錢都不能接受,欠債還錢,殺人償命。佟有一說殺人償命需要法院來判決。

佟有一來找瓷磚店老板談判,告訴他需要賠償一百萬,瓷磚店老板聽後說他們是敲竹杠,自己沒有那多錢給他們。孫然說如果不賠,就去法院告他。瓷磚店老板說告就告吧,自己奉陪。孫總說瓷磚店老板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把錢湊齊。瓷磚店老板惡語傷人,孫總拿起杯子把瓷磚店老板頭砸破。

回家後,孫然指責孫總,說是問他要錢的,現在反過來人家問咱們要賠償了。孫總說要在氣勢上壓倒敵人,不行來點橫的,自己已經夠淡定了,人都死他店裏了,他不能不講理,而且還罵人。佟有一告訴孫然,現在老王給他們較上勁了,要告他們故意傷人,估計接著往下談,那一百萬指定沒戲。孫然讓問一下曾小林。曾小林說就用他爸媽的公司的律師。

醫院通知曾小林交丁凱的醫葯費,曾小林把自己的手機處理了2萬元。給自己的父母說手機丟了,曾小林父親讓他趕緊在買一個。曾小林詢問他同學見義勇為醫葯費事情,曾父說這個事情讓他商量一下。

曾小林約韓律師來解決事情,瓷磚店老板老王犯渾不願意給韓律師談。韓律師看到對方犯渾離開。孫然問韓律師怎麽說,佟有一說韓律師不願意接這個案子,詢問他那邊談的怎樣。孫然說賠了五千,他爸的事情算是了了,但是那一百萬沒戲,瓷磚店真拿不出來,讓佟有一跟花兒商量一下,瓷磚店老板一口咬定,興華的責任大于他們店。

花兒對佟有一說,他們以為這是菜市場,還可以討價還價,這是一條人命,這麽做虧心不。指責佟有一還向著他們說話。紅花詢問不是請律師了,讓佟有一告訴律師不談了,到法庭上在談。佟有一找韓律師,韓律師告訴他法律不同于感情,這個官司證據充分,到了法庭也是輸,根據法律的規定,就算瓷磚店全責,也就是賠償五六十萬,這樣的案子任何律師都不會接。

佟有一把事情真相告訴花兒,花兒不相信是自己父親夠那個瓷磚才被砸死的。佟有一把律師說的意外死亡的標準告訴花兒,詢問花兒要不私下調節,如果官司抗訴就會托一兩年。紅花表示為了他父親,多長時間都能等。

第12集

佟有一父母離婚

佟有一來見紅花,跟紅花商量曾興華的喪失,不管官司結果如何,曾興華不能一直放在醫院中,事情自己準備的差不多了,一是喪失的問題,一是墓地的選擇。紅花說什麽都聽他的。佟有一帶紅花去選墓地。

回到家中,佟有一問紅花今天的墓地看了怎樣,紅花說就昌平那邊的,東北角那塊適合,後天是好日子,佟有一聽後說自己馬上安排。紅花詢問佟有一是屬雞的吧,花兒說不會不讓佟有一去吧。紅花說除非他不屬雞。佟有一拜托孫然操辦曾興華喪事。

紅花在葬禮現場暈倒,紅花住院檢查結果是悲傷過度引起的。花兒詢問佟有一怎麽提前把救護車叫來了。佟有一說從她父親出事情,她媽媽就一直憋著,自己就是怕出事,所以提前叫來了救護車。

法院的判決結果出來,佟有一感謝韓律師的幫忙,韓律師說是他的真心感動了自己才接這個案子。花兒對佟有一說怕自己母親接受不了。佟有一讓緩緩在說。紅花詢問佟有一,法院是不是判了,這麽大的事情為什麽不告訴自己。佟有一說這不是擔心她的身體。紅花讓佟有一把判決書給自己,紅花看了說不同意這個判決,自己丈夫命沒有這麽賤。

紅花把訂單給花兒,花兒說這瓷磚他們不要了,在買一套。紅花說這是她爸用命換來的,這是他留下來的遺物。佟有一說自己明天去提貨。佟有一他們來到新房,聽到有哭聲,發現是自己的母親。佟母告訴他們,佟有一父親要給自己離婚,自己沒有地方住了,就在這邊住一段時間。佟母親把他父親為什麽跟自己離婚事情告訴他們。

佟有一聽後問自己母親就這啊,說自己就不相信自己父親因為這個跟他離婚,還讓佟有一看自己的傷。佟有一回家見自己父親,佟援朝讓後佟有一看自己的傷,還把事情經過告訴佟有一。佟有一詢問真的要跟自己母親離婚啊,說自己母親摔他瓷碗,還打了他不對,但是他玩古董的彎路走的太遠了,讓佟援朝想想做決定。佟援朝說這個婚自己離定了。

花兒告訴佟有一,就他爸媽離婚事情,還有他媽媽住他們房子的事情,千萬不要讓她媽媽知道。紅花詢問花兒裝修隊找好了沒有。花兒說自己最近忙,沒有來得及找。

佟有一問自己母親,她打自己父親事情怎不給自己說,而且還當著阿公跟大姑面打人。佟母親說自己錯了,自己承擔,離就離別,就佟援朝那樣,自己早都不想跟他過了,詢問佟有一不會不管自己吧。

紅花帶著裝修工人來到花兒的新房,讓工人看過後給自己報價。紅花開門時候發現佟母親也在,詢問她怎麽在那裏。佟母親說自己就住在這裏。紅花回來詢問花兒她怎麽在那裏住。花兒告訴母親這隻是暫時的。紅花說她婆婆不是省油燈,不能讓她在那裏安營扎寨。

第13集

佟有一周旋在2個母親之間

佟有一勸佟援朝,佟援朝還是堅持離婚。佟有一叫上孫然去自己家中勸自己母親。佟母看出來佟有一是來轟自己走,那天碰到紅花就知道有這一出。佟有一說打算給她租個房子。佟母聽後說這是下逐客令了,指責佟有一還是自己的兒子不,這才幾天了就這麽想趕自己走,自己住兒子家中,沒有佔什麽便宜。

孫然讓佟有一跟花兒在商量一下,佟有一指責孫然到關鍵時刻就當叛徒。孫然說就他們2個的智商,不可能解決不了問題。佟有一讓孫讓送自己去公司。孫然請譚宗揚吃飯,譚宗揚說孫然隻要在努力一點,指定能成功。孫然聽後生氣指責譚宗揚,然後生氣離開。

譚宗揚打電話告訴孫然,讓他跟自己去電話局過戶一下,第二天,2人出來後有爭吵起來,譚宗揚指責孫然是故意的,提醒了他幾次了,讓帶身份證,可以排了三個小時的隊伍就是因為沒有帶身份證沒有辦成。2人爭吵完離開。孫總給孫然打電話,讓孫然趕緊把電話過戶事情給辦了。孫總成為譚宗揚和孫然之間的傳話筒,孫總最後沒辦法讓他們2個給寫一個授權書,他自己去辦了。

佟有一對自己母親說自己扛不住了,自己不能沒有這個房子。佟母說自己願意跟花兒一起住,花兒不願意是她的事情。佟有一來找花兒商量,說自己跟自己父母談過,他們都不願意讓步。紅花聽後說,這就是轟他們別,欺負他們孤兒寡母。花兒說如果他媽住進去了,自己母親住那裏。

孫總給孫然打電話,說他已經幫他們辦完了過戶手續,孫然說譚宗揚以後在出什麽幺蛾子,全權委托給他。孫總聽後說,那就幫他跟譚宗揚婚給復了。孫總告訴孫然,洗碗機到了,譚宗揚讓他回來簽收,牽手完成了搬走。孫然說洗碗機不要了,如果看著不順眼就賣了。孫然回到辦公室,剛好同事打電話要買洗碗機,孫然聽後說自己有一套五折處理給他。

孫然來搬洗碗機,譚宗揚說這個洗碗機挺好用的,早知道自己買一個了,不讓孫然搬走。第二天來到公司,同事來找孫然要洗碗機,孫然說洗碗機自己爸爸不讓賣了,同事聽後非常生氣。

孫然打電話給花兒,還有佟有一等人打電話到譚宗揚家裏吃飯。飯桌上,孫然說吃完了讓他們看表演節目,就是洗碗機洗碗,告訴譚宗揚電費自己出。孫然連續約朋友到譚宗揚家中吃飯。譚宗揚問孫總怎麽不用洗碗機,孫總說洗碗機費電,譚宗揚讓孫總明天叫外賣吃,孫總說隻要他們能天天見面,自己在辛苦也願意。

佟有一成為自己母親和丈母娘的傳話筒。花兒指責佟有一,怎麽就原封不動把自己母親的話傳給他媽了。佟有一說自己在2個母親中間傳話,不知道死了多少腦細胞,生怕自己說錯一句話了,自己每次都七拐八繞的,總是讓紅花給繞回十五萬,這次自己的母親算是可以的,都同意跟她母親一起住了。花兒說佟有一連2個女人都搞不定,自己怎麽托付終身。佟有一跟花兒爭吵。

佟有一來見花兒,對花兒說他們真是心有靈犀,自己剛想給她打電話,就收到了她的簡訊,然後給花兒道歉。紅花不同意佟有一租房子結婚,自己不能讓花兒這樣出嫁,沒法給花兒父親交代。

第14集

花兒陪紅花回南京

佟援朝告訴佟有一,他大姑現在跟他阿公住,她有一套房子空著呢。佟有一來見自己大姑,大姑告訴佟有一,隻要按月把房租給自己,立馬就把房子騰出來給他們住。

回來路上,花兒說給他大姑交房租,這還不是租房子,說佟有一媽媽把他們的房子佔了,還得讓他們去要他大姑的房子,換成誰也不願意。佟有一問花兒,這個房子跟結婚有什麽關系,詢問花兒是嫁給房子,還是嫁給自己。花兒說自己也沒有說沒有房子不嫁給他的,還不是因為他給自己母親說有房子的。花兒跟佟有一發生爭吵不歡而散。

佟援朝打電話問佟有一跟他大姑商量沒有。佟有一說他們當父母的不管自己,讓一個當大姑的管自己,人家會把房子給自己不,自己也不知道怎麽攤上他們這樣的父母,人間說談戀愛是2個人單挑,結婚是2家人打群架,現在自己明白了。然後生氣的掛斷了電話。

花兒獨自一個人,半路遇上了流氓調戲,花兒拿起磚頭趕走了流氓,在天橋上看到佟有一,佟有一告訴花兒,說自己對不起他,提出跟花兒離婚。佟有一喝多花兒把他送回佟援朝那裏。

佟援朝來找佟有一母親,說他們這輩子就這樣了,不能在搭上孩子的幸福,隻要願意她把房子給孩子騰出來,自己怎麽著都可以。佟有一母親讓佟援朝把佟有一的阿公、姑姑都請來,當著自己面給自己道勤。佟援朝說謙自己可以道,當他們面他們臉怎麽放。左冬梅堅決不肯,非常佟援朝當著他全家人道歉。佟援朝告訴左冬梅為了他們的事情,佟有一為他們2個吵架事情,已經打算跟花兒離婚了。左冬梅還是不讓步。佟援朝告訴左冬梅這婚離定了。

佟援朝賣了早餐來,佟援朝告訴佟有一,讓他們放心結婚,詢問佟有一是不是跟花兒提離婚的事情。佟有一說自己不想讓花兒跟自己吃苦。佟援朝讓佟有一找花兒道個歉。

花兒來找譚宗揚,花兒說為了房子事情,自己也挺煩的,可是不管怎樣自己也沒有想過要離婚。譚宗揚勸花兒不要難過,佟有一心裏也不會好受,佟有一能說出這樣的話,基本上也快崩潰了,他們2個現在關鍵是身邊都一個象戰士的媽媽,佟有一給他這樣說也是沒有辦法,他肯定不是給她離婚的。

佟援朝出手自己的古董,買他東西的人過來找事,雙方打了起來,紅花看到後,喊警察來了。紅花陪佟援朝去醫院治傷,詢問佟援朝怎麽擺上地攤了。佟援朝說這不是為了佟有一跟花兒的婚事。告訴紅花隻要願意,可以搬到他那個小平房,感嘆一片屋檐,愁壞一家人。紅花從佟援朝口中知道佟有一跟花兒要離婚。

花兒到處找佟有一,佟有一都躲著不見。紅花想佟援朝給自己的說的話。佟援朝回到家中,左冬梅看到佟援朝被打傷,詢問他這是怎麽了。佟援朝不讓她管。左冬梅收拾東西離開。

紅花想讓花兒陪著自己回一趟南京,花兒告訴譚宗揚自己要回南京事情,譚宗揚給花兒出主意,回南京事情不告訴佟有一,如果他找自己,自己就說不知道,讓他著急著急。佟有一到處找花兒,都找不著。佟有一來找譚宗揚詢問花兒去那裏了,譚宗揚說自己不知道花兒去那裏了。

第15集

佟有一搬到花兒家中 

孫然告訴佟有一,憑自己感覺花兒去南京了。花兒跟紅花回到了南京家中,紅花到了家中,有想起了曾興華,想起了他們在一起的一幕幕。紅花終于釋放壓力哭了出來。

佟有一跟花兒打電話,佟有一對花兒說自己錯了,自己非常擔心她,以為不告訴自己,就不知道她在那裏嗎,讓花兒開啟房門。花兒開啟房門看到了佟有一。花兒詢問佟有一怎麽找到這裏了,佟有一說白下區一共有二十個曽花兒,十一個苗紅花,可是是母女的隻有一個,佟有一說其實自己昨天就到了。然後跟花兒擁抱在一起。

佟有一對紅花說,回南京怎沒有說一聲,自己可以跟花兒陪他一起來,給紅花說是自己錯了,不應該給花兒說離婚的事情。花兒告訴佟有一,這一天都這樣了,飯也不吃,也不說話。佟有一要扶紅花去醫院,紅花說自己那裏都不去,讓佟有一走,都是因為他,曾興華才死的。佟有一給紅花跪下,說知道自己錯了,現在爸爸已經沒有了,她不能在出什麽事情了,要不花兒怎麽辦。紅花聽後下床吃飯。

紅花告訴佟有一讓花兒他們找一處中介公司,把這處房子賣了,到北京在買一套房子,然後把婚事辦了。花兒說這房子不能賣,紅花說不賣怎麽辦,哪有女孩子登記過不辦婚事的。佟有一也說這個房子不能賣,這個房子是爸爸跟她的回憶,如果把這個房子賣了自己真成罪人了。紅花堅決把這個房子賣了。

佟有一跟花兒母女回北京,佟有一的阿公阿麼把自己的棺材本給了佟有一,佟援朝把自己的最後一點私房錢交給佟有一,告訴這些是自己的退休的獎金隻給他媽媽一半。佟有一來看自己母親,母親詢問他是不是去南京了。佟有一說花兒母親把南京房子賣了,打算給他們在買一套房子。

影樓給譚宗揚打電話,說他們的結婚紀念照有三組不滿意,現在有時間給他們重新拍了。孫總給孫然打電話,告訴孫然明天讓他陪譚宗揚去退結婚紀念照。孫然給譚宗揚打電話,說這個事情是他安排的,自己不管。

譚宗揚找影樓退款,影樓告訴譚宗揚不能退款,讓譚宗揚不行了就拍一組留作紀念。譚宗揚說婚都離了,還排什麽留著做離婚紀念照。譚宗揚給孫然打電話,孫然過來指責影樓,如果不要退款就在這裏鬧。影樓答應退款,可是照片要銷毀。譚宗揚看了照片說自己不退了,照片自己要留著。孫然指責譚宗揚就是有病。譚宗揚說現在看著照片那張都非常滿意,自己舍不得。

佟有一搬到花兒家中,紅花對花兒說,不是說先不讓他搬過來,這麽多人多亂啊。花兒說那邊房子都退了,一個月二千塊呢,搬過來不是省一些。紅花告訴花兒搬過來,他們也不能住一個屋子,讓花兒跟自己住一個屋子,還沒有辦婚禮呢,必須辦了婚禮才能住一起。花兒說不是說不辦婚禮了。紅花說不辦婚禮不吉利,讓花兒跟自己住一個屋子。

譚宗揚跟孫然分別打電話給佟有一跟花兒,譚宗揚跟孫然2個人分別給佟有一跟花兒訴苦。2人都覺得必須斷了,2人都分別表示如果在打聽對方的,就抽大嘴巴,如果給對方打電話就把手剁了。

孫然找佟有一吃飯,佟有一說自己晚上有事情不能去。孫然打電話曾小林,曾小林對孫然說自己陪他轉了一個晚上了,也不說一句話。孫然說自己孤獨寂寞啊。

第16集

佟有一跟花兒買房子

曼春照顧丁凱,對丁凱說還記得上學時候,那個教導主任一大早就站在學校門口檢查他們的頭發,誰的頭發長了,就把頭發給剪了,記得丁凱也被理過一次,然後他就天天帶一個帽子,教導主任說如果在帶帽子就給理一個光頭,那時候,自己真想看看他理光頭什麽樣子。曼春說這裏的人都躲著自己,說自己神經病,自己不是神經病,自己隻是想著醫生的話,隻要給他們多說話,就可以快點恢復過來。譚宗揚在門口聽到曼春的話。曼春對丁凱說,不管被人怎麽說自己,自己不會放棄他的。

佟有一找公司的領導,說自己去會計領工資,自己的提成為什麽隻有一萬,上個月自己賣了一棟樓,提成不應該這麽些,自己不是寫字樓部的,他非把自己調過來,自己是公寓部的,調過來也應該按照那邊提成算,自己就想拿自己應得的酬勞,然後離開。

花兒對佟有一說一萬塊,已經不錯了,讓佟有一應該向前看。孫然讓曾小林請自己吃飯,曾小林請孫然吃速食麵,自己晚上也不回去了,就住他那裏了。孫然說自己還沒有住過豪宅呢,然後去曾小林家住。

孫總對譚宗揚,自己來北京這麽天,不是給他們洗衣服做飯,還是洗衣服做飯,問譚宗揚能帶自己出去玩玩不,讓譚宗揚帶自己去打撞球。孫總教譚宗揚打撞球,譚宗揚帶孫總去唱歌,蹦迪。譚宗揚感謝孫總,謝謝他陪著放松開心。孫總告訴譚宗揚,她就應該放松開心,自己這是對北京不熟悉,要是在東北那邊,天天讓她從早上就開心到晚上。譚宗揚說自己決定重新開始,接受離婚的現實,忘記孫然,自己不要等待,要開始沒有孫然的生活。

佟援朝來找紅花,帶著紅花來到售樓部,告訴紅花這是他自己同學開發的房子,佟有一對紅花說,不要考慮他父親的關系,隻要喜歡就賣。紅花說戶型還行,就是價格超了,自己一想爛尾樓三個字就別扭。紅花讓花兒他們2個拿主意。

佟有一出來指責花兒,說她媽媽就是不想給他們賣房子,自己父親都用腦袋擔保了。早上,紅花告訴他們2個決定賣幸福小區那套房子了,就定那套房子了。孫總來4S店看車,孫然看到自己父親在自己店。孫總告訴孫然譚宗揚馬上就成為別人了,今天早上譚宗揚說要忘記他。孫然讓孫總告訴譚宗揚,祝他幸福。

佟有一跟花兒打算定幸福小區的房子,售樓人員告訴佟有一,房子已經賣過了,相同戶型戶型還有一套,就是比上一套貴十萬。佟有一讓花兒騙紅花,花兒答應。花兒帶紅花來看房子,紅花看了跟說這個房子說房子不朝陽。佟有一決定就定這套房子。

佟有一告訴花兒,定金已經交了,十天以後交上十萬塊錢,就可以去銀行辦貸款手續了。花兒聽後說這十天去那裏找十萬塊錢。佟有一說現在整個被逼上梁山。花兒把自己的存折交給佟有一,說裏邊有三萬多。

第17集

花兒申請負責房子裝修

佟有一打電話找曾小林借錢,曾小林給自己父母打電話問自己爸爸還生氣不,讓給打一些錢,曾母沒有答應給曾小林錢。曾小林第二天去汽車二手市場,想要把車處理了,可是因為手續都在他父母那邊,車沒有買成。曾小林坐在車上把手機關了,說這次對不起佟有一了。

佟有一上班盯著手機等曾小林電話,孫然打電話過來詢問這幾天見過曾小林沒有,自己找他有事情,他又關機了。佟有一聽後知道什麽情況了。佟有一來找孫然,說自己找曾小林借十萬元,估計他是有什麽難言之隱,所以才關機。孫然詢問為什麽不問他借。佟有一打算找銀行借,孫然說佟有一不要管了,自己幫他想辦法。

孫然找王總,告訴王總自己有一個哥們,不是4S店,其他的都一樣,可以從他那裏提到車,八輛車讓王總給十萬的費用,七萬自己的提成,三萬歸那個哥們。王總問什麽時候可以提車,孫然告訴王總二個月就可以提車。孫然把七萬給佟有一。佟有一跟花兒辦完房產手續。

花兒拿著房產證的影印件讓紅花看,花兒告訴花兒,這次裝修事情他自己負責。佟有一聽後詢問他可以不。紅花同意讓花兒負責,自己的要求就是他的要求。

花兒開始選擇房子裝修所需的材料,回來告訴佟有一跟自己母親,為了節省成本,有達到裝修效果,打算根據不同工序找不同工人裝修。整修的工人開始裝修,各個程式花兒有不懂,花兒家是牆排水的,可是購買成下排水了。

孫總詢問小沈店裏面情況,還有人找自己沒有,知道還有人找自己非常鬱悶。譚宗揚打電話讓孫總給自己送東西,孫總來到譚宗揚工作室,譚總讓孫總自己先忙。孫總對攝影棚裏邊的東西都感興趣。

第二天,孫總打扮的時髦要跟譚宗揚去上班,也可以幫譚宗揚拎個包。孫總來孫然公司找孫然,孫然看到孫總的打扮後,詢問在那裏弄的這身衣服,是不是當民眾演員,指責孫總穿成這樣不嫌磕磣。孫然打電話給譚宗揚,希望她對孫總手下留情。譚宗揚說這是孫總想跟著自己工作地方,那樣穿怎的了。

譚宗揚急急忙忙告訴孫總,他爸爸要來北京,每年這個時候都來看她跟孫然。詢問孫總怎麽辦。孫總說來就來吧,到時候讓孫然回來就行了。譚宗揚說主要他們今年是珍珠婚,去年答應要給他們慶祝,自己昨天跟孫然吵了一架,還是自己先掛的電話。孫總說這個事情交給自己就行了。

孫總來找孫然,孫然有指責孫總的穿著,詢問找自己什麽事情。孫總告訴孫然,譚宗揚的父母要來,讓孫然先回去2天,幫譚宗揚瞞著她父母,讓孫然必須負責任。

紅花跟佟有一來到新房,看了裝修的後果,指責花兒裝修都成什麽樣子了。裝修隊找花兒要錢,花兒生氣對裝修隊說,重現給自己裝,裝不好一分錢都不會給。

第18集

譚宗揚父母知道他們離婚。譚宗揚來找孫然,孫然說自己沒有辦法幫她,自己工作真的忙,單位進了三組新車,要重新考核。譚宗揚說你忙忙你的,隻要他晚上回家住就行了。孫然說譚宗揚想的太簡單了,就算自己回家住就忙瞞住她的父母,就算瞞住今年,明年後年怎麽辦。

譚宗揚準備孫然用的東西,自己父母明天都來了,孫然不認賬。等自己父母來了,就說孫然出差了。孫總說這個不成,她父母也不是來一兩天,就算不見面,最起碼還要打個電話。譚宗揚聽後說自己父母要是知道他們離婚了,那還不活吃了自己。

孫總穿這奇裝異服去找孫然,孫然勸孫總出去說,孫總就是不出去,孫總告訴孫然知道自己想要幹嘛,指責孫然要是早點同意回家,就沒有這回事情了。孫然答應孫總的要求。

譚宗揚接自己父母,給孫然帶了最喜歡吃的泡菜。孫總住到孫然租的房間。譚宗揚讓自己的父母住他們房間,譚宗揚父母說,他們還沒有生孩子呢,怎麽能住他們房間,讓譚宗揚抓點緊。譚宗揚說自己工作忙,剛升職,現在沒有時間考慮這個問題。

孫然回來,譚宗揚父母告訴孫然,等他們2個有信了,他們在回去。譚父對孫然說孩子事情要抓點緊。孫然跟譚宗揚回到房間後,譚宗揚感謝孫然回來幫自己。孫然看到男衣服,詢問譚宗揚這裏是不是有別的男人。譚宗揚說這是為他準備的。孫然說真是煞費苦心的,自己陪著他演戲,陪著一直到她找到男朋友。

佟有一問紅花,問沒有問花兒房子裝修的怎樣。紅花說沒有敢問。佟有一說自己也沒有敢去看。飯桌上,花兒告訴紅花他們,房子裝修搞了,要不要去看看。紅花跟佟有一到了新房看了,都比較喜歡裝修後的房子。花兒告訴佟有一,這房子家具都已經到位了,就差家用電器,看是原來的還是重新買。佟有一說就用原來的,自己找媽媽商量。

佟有一來找左冬梅,左冬梅知道佟有一房子已經裝修好了,來是拉家電。左冬梅生氣的讓拉走。佟有一回到家中跟花兒爭吵,佟有一離家出走。孫然來找佟有一,把左冬梅給他準備的五萬元交給佟有一。

紅花來勸花兒,讓花兒消消氣,告訴花兒二口子不能這樣吵架,知道她現在特別委屈,明明是自己東西,想用時候要不回來,可是佟有一也不是不想要回來,佟有一要不回來肯定是有原因的。

花兒跟佟有一去退馬桶,佟有一個跟商家爭執起來,花兒搬起凳子就上去了,錢退了,花兒的鼻子也流血了。佟有一對花兒說以後不能這樣冒險了,自己娶他是保護她的,不是讓她保護自己的。

譚宗揚父母指責他們怎麽能這樣對待婚姻,孫總也是指責他們。譚宗揚父母知道他們這樣根本就沒有把父母放到眼裏,離就離了,還在一起演戲,指責孫總為什麽幫著一起瞞著呢,如果他們真的想要盡孝心,就好好反思一下什麽叫婚姻。

第19集

孫然患抑鬱症

夜裏佟又一跟花兒不停的發簡訊,媽媽讓花兒出去跟他說去,但有一個條件,不能睡在一起。花兒說都脫了衣服睡覺了,不去。第二天花兒跟佟又一手拉著手走在一起,他抱怨自己是個男的,怎麽結了婚還不讓跟老婆在一起睡覺。花兒提議把婚禮辦了,佟又一讓她想也別想,指責丈母娘就是一丈母狼。左冬梅一見到佟援朝在那裏便要離開,佟又一拉她坐下,說起辦婚禮的事情,爸爸支持辦婚禮,佟又一問媽媽的意思?媽媽同意辦婚禮,佟又一說婚禮辦成什麽樣應該商量一下,佟援朝建議按照親家的意思,左冬梅聽此生氣的想要離開,佟又一請求爸爸少說兩句。左冬梅跟佟援朝爭吵了起來,佟又一在一旁特別的無奈。

孫然不停的給譚宗揚打電話,可是譚宗揚卻不接電話,譚爸接住了電話,他跟孫然道別,勸孫然跟譚宗揚以後一定要想著對方的好,遇到難處的時候一定要搭把手。孫然向譚母承諾,不管他跟揚揚怎麽樣,他們永遠是自己的爸媽。譚母告訴孫然,將來遇到什麽好姑娘,帶家裏讓他們參考參考,爸爸媽媽家裏的大門永遠為他開著,孫然聽此流下了眼淚。

孫然跟佟又一坐在一起喝酒,孫然自責,他三十歲了什麽都沒有立起來,譚宗揚爸媽的一番話著實教育了他,而他整天把離婚掛在嘴邊,佟又一說他真的是挺混蛋的,要不是跟他十幾年的交情,真不想搭理他。

劉總邀請譚宗揚做他們家的服裝總監,並提出了豐厚的待遇,譚宗揚拒絕,因為她很喜歡現在的工作,劉總說兼職也行,譚宗揚還是拒絕。佟又一雙方父母坐在一起談論婚禮的事情,紅花說她想好了,婚禮就辦一次就行了。佟援朝建議去南京辦,左冬梅說北京是一定要辦的,紅花說她就是想讓在北京辦。左冬梅說這次婚禮一定要大辦,紅花則說婚禮隻是個情勢,目的就是讓他們小兩口明白,一定要重視婚姻,不能隨隨便便的離婚。

左冬梅一說話佟援朝便打岔,她生氣的離開。紅花抱怨個不停,指責左冬梅什麽樣兒,佟又一想給丈母娘打車,可是紅花卻說用不著。曼春握著丁凱的手跟他聊天,孫然坐在那裏一句話也不說,曼春讓他回去好好睡一覺,孫然剛起身便覺得頭暈。

佟又一和花兒等待著孫然,可是他遲遲沒有到來,佟又一給他打電話發現情況不對,著急的趕了過去。孫然握著方向盤,雙手不停的發抖,總感覺好像要撞著人似的。佟又一二人上網查看孫然的情況,發現他好像得了雙向抑鬱症。花兒建議佟又一勸勸孫然,讓他去醫院看看,佟又一說孫然才不會去呢,花兒建議讓揚揚姐勸勸他。

佟又一拉孫然出去看病,可是他綣縮在那裏不肯出去,佟又一借口結婚的事情用他的車子拉他出去,爸爸也勸孫然出去。譚宗揚將葯給了孫總,叮囑他偷偷的把葯加到湯裏,千萬不要讓孫然發現。孫總擔心這些葯沒什麽副作用吧,萬一吃壞了腦子找不到媳婦怎麽辦?譚宗揚說不會的。

孫總發現孫然握著拳頭雙手不停的在抖,而且他把整瓶的葯都吃了,孫然大叫,他就是想歇會兒,太累了,爸爸商量著要帶他去醫院,孫然拿出了刀威脅爸爸,他就自己睡一會兒就行了。爸爸給孫然跪了下來,請求他把刀放下來。佟又一趕了回來,指責孫然能不能有點出息?孫然說他看過心理醫生,他們說的都是屁話,誰也救不了自己。佟又一指責他說的才是屁話,並說他就能救自己,之後他呵斥孫然,就算他要死,也要等到他結完婚再死。

孫然請求左冬梅去參加佟又一的婚禮,左冬梅拒絕,孫然一遍又一遍的請求,哭著說如果自己此事都辦不好,以後誰還能理解他?左冬梅也哭了起來,她最終答應了孫然。

第20集

孫然因詐欺罪被拘留

佟有一跟花兒結婚,婚禮現場,孫然魂不守舍的,花兒的綉球拋給了孫然。王總帶著警察來找孫然。孫然被警察局帶走。譚宗揚打電話了解,孫然是屬于詐欺,問題就處在了借給佟有一的七萬元錢上,譚宗揚把事情經過告訴了佟有一他們,現在車在運輸過程中發生了車禍,現在公司人員篡奪公司告了孫然。佟有一聽後說錢自己想辦法。

警察來找佟有一,警察告訴紅花,孫然把錢交給了佟有一,紅花詢問怎麽會詐欺。警察詢問過佟有一然後離開。紅花問佟有一怎麽弄上詐欺的事情。佟有一不搭理紅花。紅花指責佟有一剛結婚接折騰這樣的事情。佟有一自己是拿了孫然的七萬元,然後把事情經過告訴紅花。紅花詢問花兒是不是也知道,怎麽一起騙她。佟有一說不騙你,他們一輩子也別想結婚了。

紅花給佟有一準備了水果,讓花兒給端過去,讓花兒哄哄佟有一。花兒給佟有一送蘋果,詢問佟有一看什麽呢,讓佟有一吃水果,告訴佟有一這是她媽媽精心準備的。

譚宗揚來找王總說願意來給他當服裝總監,王總說是她的話兼職也行。譚宗揚讓王匯流排付給自己七萬元的定金。王總說錢不是問題,但是不符合規矩。王總答應譚宗揚的要求。譚宗揚把七萬元交給花兒,先讓他們把七萬元交上去,把孫然弄出來。花兒說這個算是他們接她的。譚宗揚告訴花兒千萬不要說這個錢是她準備的。

佟有一他們接孫然,派出所說孫然已經走了,孫然說要找回自己的工作。孫然來找經理說自己錯了。經理說每個行業有每個行業的規矩,既然破壞了公司的規矩,那麽他也就沒有辦法在幹下去了。

孫然對佟有一說,剛畢業時候都是豪情萬丈,現在到了要實現理想的時候,還是一無所有。佟有一說那時候那時候一直想著要賺錢要理想,要結婚。現在想想結婚為了什麽。孫然說剛進去那會的確挺難受的,後來自己一下子想明白了,這都是自己作得,什麽都沒有自由重要,自己盼著就什麽時候能出來。

譚宗揚給佟有一打電話,詢問孫然怎樣,囑咐佟有一不要告訴孫然是自己打的電話。孫然開始到處找工作。曾小林給孫然打電話,算然說自己不認識他。

佟有一請孫然吃飯,說人家結婚都是享受,怎麽自己結婚竟是遭罪,自己丈母娘現在這個不吃,那個不吃。孫然說那就出來吃,吃完回家,當初不知道是誰哭著喊著要結婚,現在知道苦了吧,告訴佟有一曾小林出來了,自己沒有搭理他,不是因為他會發生這些事情,自己這次就撩他幾天。要吃飯的時候,花兒打電話讓佟有一回家吃飯,說紅花要給他們驚喜。

曾小林找人把孫然綁了過來,孫然教訓曾小林,指責他有錢就了不起啊,告訴自己要去告曾小林。曾小林說他走出去後要幹嘛,但是聽他把話說完。孫然要離開。曾小林說在他們眼中的富二代也有沒有錢的時候,知道自己為什麽隻有床沒有家具為什麽。孫然告訴曾小林自己自找的。曾小林把自己的心中所想告訴孫然,告訴孫然自己要自己要創業,讓孫然跟自己一起幹,開拉丁舞管。

第21集

孫然跟曾小林創業 

佟又一給花兒道歉,花兒指責佟又一一點都不心疼錢,佟又一接過來刷鍋,讓花兒告訴紅花不要做飯了,自己剛適應了一種難吃,這就有變成其他難吃的味道。紅花聽見說既然難吃,就別吃了,自己吃。

孫然對曽小林說,自己看了他給的資料,看完後自己很興奮。曽小林聽後說現在就去扎錢去。孫然指責曽小林錢還到位,幹嘛給自己說的那麽熱鬧。曽小林勸孫然不要泄氣,創業就要從頭開始,享受全部過程。讓孫然給自己去深圳找他爸媽借錢。

曽小林帶著孫然去見自己父親,人沒有見著就讓趕走了。回去後佟又一看了孫然的企劃書,說他這企劃書太不靠譜了,自己一個外行人都能看出來。孫然聽後說自己對拉丁舞不了解,但是策劃書也不會那麽差勁。佟又一把譚宗揚為了救他,身兼二份工作。

孫然開始做社會調查,整好企劃書後給曽小林說可以在飛深圳了,自己心裏有底了。曽小林說自己有事情。孫然獨自一個人飛往深圳,曽小林父親接見孫然,對孫然說他們這個項目他批了,但是讓他答應自己二件事情,第一不準曽小林在找他們要錢,第二是不準曽小林接著拉丁舞管名義泡女孩。孫然答應幫他們看著曽小林。

佟又一跟花兒做飯,2個人把廚房折騰的非常亂,紅花一個人偷偷在學習菜譜。花兒接到公司出差學習的通知,佟又一問花兒他們公司怎麽讓他出差。花兒說公司人員都走不開,交代佟又一好好表現。佟又一說自己知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一切以安定團結為目標。

紅花在家裏看著菜譜自己做飯,佟又一回來看到紅花在做飯,讓紅花回屋子休息,就等著吃現成的就行了。佟又一做好飯讓紅花吃飯,紅花讓佟賭氣不願吃。

紅花去墓地看曾興華,回來迷路了打電話給花兒。花兒打電話給佟又一,佟又一給紅花打電話,話還沒有紅花的手機就沒有電了,佟又一打車去找紅花,佟又一找到紅花。佟又一把紅花送回家後坐車去公司。

佟又一回到家中給羅紅華煮姜湯水,端去給羅紅華喝。羅紅華說現在才想起來,早幹嘛去,讓佟又一把姜糖水端走。花兒回來,佟又一指責花兒,讓她看好羅紅華。

花兒過來看紅花,紅花哭著說自己現在在家就是一個多餘的人,說自己現在就是寄人籬下,還要看女婿的臉色過日子。指責花兒心裏除了佟又一就沒有自己了。花兒奔波佟又一跟紅花之間。

花兒來到客廳大喊,說自己招誰惹誰了,自己從上海跑回來,一口水沒有喝,就顧哄他們2個了,指責他們是不是好日子過夠了,然後命令紅花跟佟又一都睡覺,沒有自己命令不準出來。

第22集

曾小林學習拉丁舞

羅紅華跟佟又一準備好早餐等花兒,花兒過來後詢問豆漿、饅頭、鹹菜都是誰買的。詢問他們2個人和好了,沒事了就趕緊吃飯。

曾小林到拉丁舞學校找趙老師,希望趙老師能夠去他們學校授課,趙老師讓曾小林給自己留一個聯系方式。曾小林說成不成都要給打個電話,趙老師告訴曾小林以後不要跟蹤自己了。

佟又一來到孫然和曾小林的拉丁舞管,曾小林接到趙一欣的電話,高興的拉著佟又一跟孫然吃飯去。三人喝酒喝的直接斷片,三人都不知道怎麽回到了孫然家裏。

來到學校,曾小林讓孫然看看感覺不一樣了吧。孫然看到趙一欣後,問曾小林早就蹤上了吧,問曾小林開這個店是不是為了趙一欣,自己答應過曾小林父親,開店是為了事業,不是為了讓他把妹。曾小林說這次自己是真的真愛。

佟又一跟花兒在QQ上道歉,為了表示真誠,打算帶花兒度蜜月,雙方海南三亞。晚上吃飯時候,花兒詢問佟又一機票訂了沒有,假請過了沒有。紅花告訴花兒,他爸爸買的米吃完了,這是最後一鍋了。

曼春把丁凱醒來的訊息打電話告訴佟又一、孫然還有花兒跟譚宗揚。大家都去醫院看望丁凱。孫然約佟又一出來吃飯喝酒,佟又一說自己出不去。孫然給曾小林打電話,曾小林說自己要加班,孫然一聽就知道晚上是趙一欣的課。

曾小林在舞管一直盯著趙一欣,趙一欣跟曾小林練習跳舞。下課後,曾小林約趙一欣吃飯,趙一欣說自己還要練習一會,馬上就要去巴西比賽了。趙一欣的舞伴過來,要走時候,曾小林說讓他們就在他們舞管練習。

曾小林來找孫然,孫然指責他們都是見色忘友的人,詢問自己在家喝的什麽嗎,曾小林說他能喝什麽,無非也是喝點寂寞,勸孫然應該找一個女朋友。孫然聽後讓曾小林給自己找一個,隻要能蓋過譚宗揚就行。曾小林讓孫然答應自己一個要求,陪自己聯系拉丁舞。曾小林讓孫然過幾天跟自己去一趟巴西。

佟又一個花兒跑遍真個商場找曾興華常買的米。紅花告訴花兒他們,自己不是故意找麻煩,自己也想跟著他們好好過日子,說自己忘不了曾興華。佟又一給花兒出主意,讓花兒帶著羅紅花去旅遊,自己不去了。花兒帶紅花去旅遊。

孫總讓孫然給開門,孫總來到譚宗揚家中,孫總給譚宗揚留下字條就離開了。孫總讓人綁架,譚宗揚也跟著讓人綁架。車上綁匪告訴譚宗揚如果明天拿不到二十萬就剁掉他一隻手。

第23集

花兒給媽媽找工作

劉總要把錢給綁匪送過去,譚宗揚阻止,她不想再用劉總的錢了,劉總則說這是她預支的工資,譚宗揚擔心綁匪以後還是會對爸爸不利,擔心這是個無底洞,所以讓她好好想想再說。孫總對綁匪說,譚宗揚跟他兒子已經離婚了,希望他們以後別再找她了,自己現在沒錢,選擇剁手。綁匪要求他別耍滑頭。綁匪執意要求孫總剁了右手,孫總拿著刀子跟他們拼了,此時警車趕到。孫總被抓進看守所裏,譚宗揚跟他通電話,承諾給他找最好的律師,因為他是過失傷人。孫總承諾利用這段時間,好好的改掉惡習,以後再也不賭了,之後他請求譚宗揚,不要將此事告訴孫然,擔心孫然為這事一時沖動。

紅花呆呆的走在路上,花兒走過來邀請她周末去郊區玩玩,可是紅花卻心不在蔫的。佟又一不小心把花盆打破了,他趕緊向紅花道歉,可是紅花卻呆呆的說打破就打破吧。花兒感覺媽媽越來越不對勁,佟又一說她媽跟她爸的感情真的挺深的,現在隻能讓她自己恢復了。花兒擔心媽媽出問題,所以讓佟又一趕緊出出主意。

佟又一向曾小林問起國外表演如何?曾小林說他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們是重在參與,之後他說孫然這小子現在跟翻譯美眉墜入愛河,弄得像一個90後似的。酒吧內孫然幾人喝酒,他喋喋不休的向大家說起他的90後美眉。這時石七七來到酒吧,興奮的抱住了孫然,之後跟大家打招呼。回去的路上花兒向孫然問起,那個石七七怎麽不叫三八八呀?孫然指責她怎麽說話呢。佟又一提醒孫然,他怎麽著也是結過婚的人,高興就得了,別到時候讓大家給他擦屁股。孫然說他隻所以喜歡石七七,就是因為她能讓自己忘記年齡,隻要他們的心態是年輕的,就一直就不會老。

夜裏孫然給譚宗揚打電話,問起怎麽聯系不上老頭?譚宗揚謊稱他打了份工作,可能接電放不方便。這時石七七提著行李來到孫然家裏,大叫他寶貝,譚宗揚聽到電話內石七七的聲音。孫然跟石七七睡在兩張床上,石七七問他為何不跟自己一起睡?孫然說害怕傷害她,讓她趕緊睡覺。石七七沖進孫然的被窩裏,孫然卻嚇得逃到了沙發上。

譚宗揚認為紅花阿姨現在太閒了,需要給她找一個份工作,這樣她就會認為被需要了,花兒覺得這個提議不錯,決定回去跟佟又一商量一下。夜裏看電視的時候,花兒向媽媽建議去醫院找一些對口的工作,紅花一下子便在意,要求佟又一二人趕緊去找工作,為此花兒兩口子開始傷腦筋。佟又一讓花兒自己想辦法,花兒突然想起佟又一媽媽是醫院的護士長,所以追著讓他幫忙。

佟又一兩口子去左冬梅家裏,燒了一桌子的好菜,左冬梅剛準備吃飯,佟又一希望媽媽在醫院給丈母娘找份工作,左冬梅一聽便停下了筷子。花兒將LV包包送給了婆婆,婆婆抱怨這包包買菜不方便,之後說她不是貪財的人,她也不用送禮,好歹自己手裏還有權利,一句話的事兒。路上的時候花兒抱怨,那個LV包包都一萬多塊呢,婆婆還抱怨著抱怨那的,早知道給她去菜市場買一個編織袋好了。左冬梅發現那個LV包包都一萬多塊,心疼得不得了。

紅花興奮的去醫院上班,護士長卻安排她去做護工,紅花生氣的拿著簡歷離開。回去的路上紅花哭個不停,花兒拿著紙巾追在身後,她勸媽媽別著急,她要去問問怎麽回事。媽媽問花兒,不是說佟又一媽媽主動讓自己去工作嗎?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她是不是跟他們合起伙兒來騙自己?佟又一回來向紅花媽媽問起,今天第一天工作怎麽樣?紅花生氣的離開,花兒狠狠的瞪了佟又一一眼。

夜裏佟又一向花兒道歉,之後建議讓媽媽去小區居委會上老人大學。

第24集

爸爸要求孫然追回揚揚

紅花參加老年大學,又是學古箏,又是學跳舞什麽的,玩得不亦樂乎。佟又一看到紅花拍的照片,誇獎她拍的真不錯,將來可以為她舉辦一個紅花個人攝影展,紅花激動的說真的呀?花兒說佟又一可真會忽悠人。孫然告訴石七七,他睡覺輕,讓她呆會千萬別吵醒他。石七七在孫然的臉上貼了許多的字條,然後用力的敲打著架子鼓,一下子就把孫然給吵醒了。孫然望著全身的字條,之後緊張的望了望自己的下面,石七七笑稱他害怕自己把他扒光了不成?孫然擔心她拍了艷照發到網上,石七七則說他一沒身材,二沒名氣,把他的照片發到網上又沒有點擊率,純屬浪費資源。孫然問她大晚上敲架子鼓是為了什麽?石七七則說她是在作實驗,看他在什麽情況下會醒。孫然感嘆:我的那個神呀。

譚宗揚收到了追求者送來的鮮花,花兒勸她從了得了,譚宗揚讓她一邊兒去。劉總給譚宗揚打電話,問她喜歡今天的花兒嗎?譚宗揚請求他以後不要再送花了,免得同事們誤會。劉總說他們都是單身,自己追她很正常。譚宗揚則告訴他,他們現在除了這種關系外,不可能發展成其它關系了,這跟她離不離婚沒有關系。劉總說她想太多了,會讓她喜歡上自己的。

石七七把房間弄成了黑白格調的婚禮,孫然則說她把房間弄得跟靈堂一樣。石七七說她現在愛他,所以就想結了,如果哪天不再愛他了,那就離唄。孫然說他已經離過一次了,並說結婚是一件嚴肅的事情。石七七批評他是老人家的心態,所以他們的婚姻質量才會那麽的差。孫然拜托石七七,以後整什麽事情能不能跟他商量一下,不要搞這種突然襲擊。石七七說下午給他發簡訊了,他沒回,所以她就當成是幸福的默許了。孫然拿出手機看到了那些亂碼,石七七念起簡訊:親愛的大寶貝,我們結婚吧。孫然得知,原來石七七在用火星文向他求婚。

快遞員去公司送快遞,譚宗揚告訴他,說譚宗揚已經辭職了。花兒勸譚宗揚,公司上上下下誰不希望有人送花呀。譚宗揚則說不能再這樣誤會下去了,花兒知道她是因為孫然,但她勸譚宗揚,孫然現在已經有女朋友了,勸她多為自己考慮一下,留條後路。劉總拿著鮮花在譚宗揚公司樓下等待著,花兒碰到了他,劉總向她問起,譚宗揚不討厭他吧?花兒說不討厭,可是不討厭跟喜歡……

孫然抱著石七七喊她揚揚,石七七問他心裏是不是還想著前妻?孫然說以前叫習慣了,溜出來了。曾小林跟孫然一起喝酒,他問孫然,90後怎麽作賤他了把他整成這個樣子?孫然抱怨著他跟90後在一起的種種不和諧,所以他決定要把石七七請出去。

孫然想象著如何請石七七離開,到家裏卻發現石七七已經離開,而且桌子上面留下了一封信。石七七說他不是自己要找的人,所以她必須要離開了。

劉總給譚宗揚打電話,約她晚上一起吃個飯。孫然吃過飯問曾小林,今天是不是出口轉內銷了?曾小林承認,本來要請趙一欣吃飯的,可是她沒有來,所以就把他叫來一起吃飯。劉總和譚宗揚一起去餐廳吃飯,曾小林看到了譚宗揚,譚宗揚看到孫然在那裏,趕緊挽著劉總的胳膊向孫然二人打招呼。劉總說今天晚上的事情他是不會當真的,譚宗揚卻讓他當真,因為她也是當真的。

孫然跟佟又一坐一起吃飯,他不停的抱怨譚宗揚現在找的是什麽呀?她不就是看上人家一排排的車跟房子嗎?佟又一指責孫然,真替譚宗揚感到不值,因為譚宗揚跟他離過婚之後做的每件事情,他都得感激人家。得知爸爸現在在監獄裏服刑,孫然十分的吃驚,佟又一說他爸爸的事情一直都是揚揚在替他打理。

孫然去看望爸爸,他讓爸爸好好的撐過這一年,到時候來接他,之後他說起揚揚現在已經有男朋友了。爸爸激動的說什麽男朋友呀?沒領證就可以追他,要求他把揚揚給追回來,而他現在最後悔的事情就是當初把他媽媽攆走,所以他要求孫然一定要把揚揚追回來,否則他就死在那裏。

孫然跟在譚宗揚的身後,要求跟她聊一聊。他問譚宗揚,真的不能原諒自己嗎?這時孫然的手機響起,他按斷電話,電話再次響起,譚宗揚讓他接電話。石七七問孫然為什麽不接自己電話?孫然說他現在有事,讓她呆會再說,石七七則大叫不行。

第25集

佟又一被公司開除

孫然問石七七,她不是去找白馬王子了嗎?石七七哭著說,他是馬,可他不是白馬而是黑馬,他騙了自己的錢。石七七問她找他幹嘛?石七七說她被騙了,需要有人療傷,可她現在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所以大寶貝不能不管她,他們畢竟相愛過的。孫然給佟又一打電話,為了石七七的事情請他幫忙。佟又一指責他真是個掃把星,並說他幫忙是為了揚揚,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譚宗揚讓孫然先去忙去,孫然說他不忙,今天推了所有的事情就是為了跟她聊一聊,之後他為了之前做的那些不地道的事情向譚宗揚道歉。譚宗揚說孫然太多慮了,沒那個必要,因為他們兩個現在的關系充其量隻是個同學關系,談不上什麽對不起。孫然問她,他爸爸的事情花了多少錢?譚宗揚說他爸爸的事情沒花錢,孫然為了爸爸的事情向她道謝,譚宗揚問他還有別的事情嗎?孫然奉勸譚宗揚,有幾個大款是真心誠意的?譚宗揚說有錢難買她樂意。

紅花拿著相機走在街上拍照,這時她看到佟又一跟石七七在一起買糖葫蘆,于是拿相機將他們拍了下來。佟又一看到石七七圍巾上沾上了吃的,拿紙給她擦掉。石七七喊他爸爸,並喂他吃糖葫蘆。紅花拿著照片給花兒看,花兒交待媽媽下次再拍照的時候註意一些事情。媽媽問花兒,佟又一怎麽會跟那女的在一起?花兒說那女的是孫然的女朋友,沒準他們在一起在談什麽事情呢,況且她相信佟又一的為人。媽媽告誡花兒,她這樣想有她後悔的時候,再老實的男人她都得防著點。

孫然請求佟又一去陪陪石七七,因為譚宗揚現在都不理他,而且老爺子又下了死命令,所以請求他一定要幫幫他。佟又一說自己這輩子碰上他這樣的男人,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酶了。石七七誇獎佟又一真會照顧人,見佟又一要離開,石七七叫住他,說她感覺到了佟又一的溫柔,現在已經愛上他了。佟又一反問她,以為自己跟孫然一樣呀,石七七則說他逃不掉了。

佟又一給孫然打電話,不願意再幫他扛著石七七這個野丫頭。孫然讓他咬咬牙,因為他現在不在北京,佟又一不聽他解釋,讓他趕緊把石七七帶走,否則後果自負。石七七把頭發拉直出現在佟又一的面前,佟又一說現在的女孩自尊心是不是論斤要的?石七七說不會讓他負責的,讓他去上班去。石七七一直跟在佟又一的身後,見佟又一轉過身來,石七七掉頭離開。佟又一將她拉住,問她到底想幹什麽呀?石七七說多跟他呆一秒,就多一秒的幸福。佟又一無奈的嘆氣。

花兒告訴佟又一,媽媽一直跟蹤他,佟又一讓她轉告媽媽,自己沒有做對不起她的事情。這時電話響了,佟又一發現是石七七打來的,所以掛斷了電話。花兒問他為何不接電話?是不是害怕自己聽到什麽?佟又一給孫然打電話,可是對方關機,這時石七七又發了簡訊。

石七七變換了造型去見佟又一,佟又一說她是個孩子,以為改變了造型自己就會喜歡上她?感情沒有她想的那麽簡單。石七七哭著說自己喜歡他,但不代表可以失掉她的自尊。佟又一請她尊重一下自己的生活,石七七哭著說自己到底哪點比不上她老婆?佟又一說她是很優秀,可是感情不是比出來的。

花兒收到了石七七發來的快遞,看到了佟又一的領帶夾,還有石七七附上的那封信,看過那封信花兒流下了眼淚。紅花回到家看到花兒坐在沙發上掉眼淚,花兒說佟又一有外遇了,是照片上的那個女的。紅花納悶,石七七不是孫然的女朋友嗎?花兒也納悶,佟又一明明是去照顧她而已,怎麽會跟她在一起?之後她拿出領帶夾給媽媽看,並說一定是出事了。

佟又一在開會的時候花兒打來了電話,可是電話靜音,佟又一根本沒有聽到。花兒跑去找佟又一,問起領帶夾哪裏去了?佟又一為了工作的事情忙得不得了,花兒將領帶夾丟下便離開。紅花給佟又一打電話,說現在找不到花兒了。佟又一因為工作忙走不開,紅花讓他自己看著辦。佟又一交待小武,呆會兒讓他跟林太太談談,他有事先走了。小武給佟又一打電話,說契約已經簽了。

佟又一向經理承認錯誤,因為他的失誤讓客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簽了契約交了訂金,所以他願意負全責。經理說現在木已成舟,他怎麽負責?佟又一說這樣對客戶太不負責了。經理說這不僅僅是經濟損失問題,最重要的是公司的信譽,像他們這樣的公司最忌諱的就是負而影響,所以此事錯就錯下去。

佟又一將獎金退了回去,之後又給林太太打了電話。小武問佟又一,他真的被辭了?佟又一說此事算連累他了,讓他空歡喜一場。小武問佟又一圖什麽呀?佟又一說他們做事得憑良心,總不能揣著明白裝糊塗。

第26集

周曉回來見佟有一

紅花讓佟有一出來幫自己摘菜,對佟有一說這2口子有什麽說不開的,這幾天他一直忙,弄的花兒都不敢問他,詢問佟有一關于石七七的事情,佟有一聽後說自己挺累的,這個事情改天在說。紅花說他不跟她們解釋,她們也很累。佟有一說這是他們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解決,讓佟有一今天必須說清楚。佟有一說自己跟石七七沒事,求她不要在折騰了。

佟有一來到孫然住處,說自己都發愁怎麽瞞住她們2個工作的事情。孫然說這女的一個比一個能折騰,工作都讓折騰沒有了。佟有一說自己工作了這麽多年,現在居然為了紅花工作丟了。孫然勸佟有一想開一些,等那天自己做東請花兒他們吃飯。

孫然來找石七七,讓石七七趕緊收拾東西走人,說佟有一都快讓她攪和散了。石七七聽後說非常高興,說這樣佟有一終于可以在一起了。孫然指責石七七太不把男人看在眼裏了,隻要她喜歡就要得到。石七七收拾東西離開。

花兒來找佟有一道歉,說石七七來找過她了,讓佟有一跟自己回家,知道這次是自己跟媽媽錯了。佟有一說氣話。花兒代表紅花給佟有一道歉。花兒一個人回到家中,紅花詢問怎麽就他一個人回來了。花兒說說破大天也沒有用,佟有一就是不回來。

花兒找譚宗揚,說人家都是傍大款,她這是大款傍他還不願意,告訴譚宗揚自己請他吃飯。吃飯時候花兒說,以前聽說結婚要做好準備,現在結婚才明白,結婚真是挺復雜的,自己跟佟有一感情非常好,怎麽結婚後相處起來怎麽這麽麻煩。譚宗揚聽後說自己是一個失敗者,自己還不知道問誰,詢問她跟佟有一都不回去吃飯,她媽媽怎樣。花兒說躲避是最好的解決問題的辦法,說譚宗揚現在就是在躲避。譚宗揚說孫然都扎進自己心裏了,不拔也疼,拔了更疼。

孫然勸佟有一不要跟人民幣較勁。佟有一接到周曉的電話,佟有一告訴周曉自己已經結婚了,說她既然還能記住他們之間的約定。周曉說2個人可以分手,可以一輩子不見面,可是有些事情不是說忘就能忘的。

紅花給準備一些衣服,讓花兒一會給送過去,花兒說沒事凍不著他,說他這幾天挺高興的,有朋友陪著呢,自己去找過他,他不願意回來。紅花說自己覺得挺對不住他的,是曾興華把自己慣壞了。花兒聽後說她怎麽跟小孩似的。花兒說明天就是佟有一三十歲生日。紅花聽後讓花兒去叫佟有一回來,好好給他慶祝一下。紅花打算自己去請佟有一。

紅花來到孫然家中,佟有一看到紅花親自過來了驚訝的很。紅花告訴佟有一自己給他送一些衣服過來,怕他沒有的換,本來打算把他被子也抱過來,可是他們就一床被子,自己隻好從中間剪開,詢問真的讓剪開。紅花告訴佟有一,這個家離了他照樣過,可是花兒沒有出息,說過幾天就是他三十歲生日,要給他好好的慶祝一下,所以自己來給他賠禮道歉,如果不想讓剪被子,就改回那裏睡就睡那裏。佟有一說自己不是不想回去,是自己現在不想回去。紅花開始指責佟有一,說今天不回去,永遠都不要回去。紅花告訴他不回去,那麽孩子出生了也別回去,花兒懷孕了。

花兒知道紅花說她懷孕了,讓花兒跟著自己一起撒謊。花兒說這個慌要是圓不好才讓佟有一笑話。

第27集

花兒懷孕

花兒去孫然那裏,得知佟又一回家去了,于是她匆匆的往家趕。佟又一在那裏做飯,花兒走在身後抱住了他,她說有他這樣當老公的嗎?脾氣越來越大了。佟又一向花兒道歉,承認是他錯了。紅花母女給佟又一過三十歲的生日,佟又一許願,之後吹滅了蠟燭。佟又一在街上發傳單,孫然走了過去,他問佟又一還沒把工作的事情告訴花兒嗎?他可聽說了,女人最忌諱老公騙他,而且懷孕的女人脾氣更大。

中午的時候譚宗揚約花兒一起去吃飯,花兒卻說不去了,她偷偷的告訴譚宗揚,現在佟又一沒工作了,如果再不幹點私活,他們就喝西北風了,之後她向譚宗揚打聽,手裏有沒有認識合適的工作?譚宗揚問花,知不知道她們娘倆兒給他找工作的事情?花兒說佟又一都沒告訴他們沒工作的事情,還有,佟又一真以為她懷孕了,前兩天他一直問她,把她嚇壞了,都不知道該怎麽回答了。譚宗揚則說此事其實挺好辦的。

譚宗揚勸花兒趕緊懷上,花兒則說怎麽亡羊補牢呀?她都快急死了,突然花兒頭暈倒在地上。醫生告訴紅花和斜又一,病人都懷孕兩個多月了,紅花聽此十分意外,佟又一看出了什麽。紅花向佟又一道歉,說不是成心騙他的。佟又一說沒事,不管原來是真的假的,但現在是真的。

佟援朝給花兒買了雞湯送到了醫院,紅花說幹嘛去買呀,自己給她燉點不就行了嗎?佟援朝說自己不會做不得去買點呀,花兒現在可是佟家的大功臣,隻是佟又一現在還沒有做好當爹的感覺。孫然勸佟又一不能要這個孩子,佟又一擔心花兒心裏難受,孫然提醒他,他可是兩套房子的房奴,當房奴還好,可要是當了孩奴,一輩子就完了。譚宗揚問花兒,真的不打算要這個孩子呀?這可是他們愛情的結晶。花兒也說不清楚,總覺得這個孩子現在來得不是時候。

孫然勸佟又一,他們家現在可有一個削金如玉的丈母娘,他還有點力氣反抗,可真有了孩子,估計他連爬的力氣都沒有了。譚宗揚勸花兒別要孩子了,花說結婚不就是為了要孩子嗎?不要了多可惜了。

夜裏花兒和佟又一兩人都有話對對方說,佟又一告訴花兒,他原來的工作沒了。花兒講起了養孩子種種昂貴的費用,她認為現在是不是不應該要這個孩子。佟又一自責,花兒說這不怪他,而且自己相信他,最後兩人決定,去做流產,過兩年再要孩子,而且此事瞞著雙方的父母。

一早上的佟又一兩口子偷偷摸摸的,他讓花兒趕緊將紅糖水給喝了。紅花出來發現了碗裏的紅糖水,意識到了什麽。花兒二人在醫院等待的時候佟又一突然改變主意,他說再苦再難也要把孩子生下來。護士出來喊花兒的時候紅花趕到,紅花生氣的說花兒不做。佟援朝和紅花呵斥花兒兩口子,花兒說她也是沒辦法,現在什麽條件都沒有,並保證過段時間肯定給他們一個健健康康的外孫。紅花指責花兒,知道做人流對女人的損害多大嗎?知道有多難受嗎?花兒害怕孩子生下來跟著他們受罪,紅花反駁她,說沒錢的人就得斷子絕孫嗎?

紅花去找左冬梅,請求她把之前的工作要回來。左冬梅說要回來也是個護工,紅花說她不在乎,隻要能掙錢就行。得知花兒懷孕了,他們因為錢要把孩子做了,左冬梅十分的激動,她承諾紅花的事情包在她身上。左冬梅給了花兒兩口子一些錢,之後將工作證給了紅花。花兒說媽媽要是這樣孩子他們就不能要了,左冬梅批評花兒,孩子可是佟羅兩家的後代,她要是做了就是做孽。紅花跟左冬梅承諾,兩人幫著他們一起帶孩子。

左冬梅一直盯著花兒,不小心摔倒扭傷腳,花兒發現了她。佟援朝給花兒打電話,說佟又一也沒有異常。花兒感嘆小家伙真厲害,能讓兩個老太太把多年的恩怨化解掉。佟又一感嘆,可憐天下父母心。佟又一決定以後上班就帶飯吃,而且坐公車去上班。

第28集

左冬梅夢遊

譚宗揚向劉總說對不起,她不想騙他,也不想騙自己……劉總說她不說自己也明白,還是留點念想,不過她得答應自己一件事情:她得開心。孫然從衛生間出來碰到了譚宗揚,他說他們還真挺有緣的,譚宗揚則說那得要看看是善緣還是孽緣。孫然說劉秉林多大他才多大,等自己到了他那個歲數,肯定比他有錢。譚宗揚說掙錢要靠腦子不是嘴巴,讓他掙一個試試。

孫然開著新車向佟又一炫耀,佟又一說他真發橫財了?孫然說他馬上就要開第二家分店了。佟又一說他事業成功了,可感情事情呢?看看人家譚宗揚。孫然說昨天碰到譚宗揚了,看得出來那人對她是一百個好,看來自己跟她是徹底沒戲了,一想到譚宗揚跟那人在一起,他的心就上下翻騰。

周曉給佟又一打電話,說有點事情想請他幫忙。周曉說她此次回來是要把姥姥的四合院賣掉。佟又一認為四合院賣了太可惜了,像她的房子隻要一掛上去,兩天就會賣了,她這哪是麻煩他,而是幫他。周曉說這正是兩全其美,她跟老公離婚了,現在需要錢去日本重新創業。佟又一聽此十分吃驚,周曉說她剛離婚的時候確實挺難過的,可後來回北京給姥姥奔喪,看到他們都朝氣蓬勃的,挺有感觸的。

花兒去佟又一的單位,看到他跟周曉坐在一起聊天,佟又一向花兒介紹,說周曉是他的客戶。花兒問譚宗揚,真的想好離開北京了?譚宗揚說她是有這樣的打算,因為上海有幾家雜志社邀請她好幾回了。花兒問她是不是因為孫然?譚宗揚說反正都是一個人,到哪裏都是家。花兒在譚宗揚的畢業相冊上看到了周曉,並說昨天佟又一介紹說她是他的客戶。譚宗揚讓花兒不要瞎想,並說周曉就是佟又一的客戶,這很正常。花兒說這一點都不正常,譚宗揚則說是害怕她鬧騰。

夜裏佟又一在那裏忙著整資料,花兒問他什麽資料?佟又一說她什麽時候開始關心自己的工作了。佟又一躺床上睡覺,花兒說她想吃臭豆腐,佟又一問她是不是餓了?要不吃點掛面吧。花兒說他不愛自己了,佟又一起身給她去買,花兒阻止,並說她不想吃了。

佟又一接住紅花,提起了花兒的事情。媽媽問花兒最近怎麽了?連佟又一都專門找到自己說她的事情。花兒提起了周曉,媽媽說她現在懷孕,凡事不要往心裏去,如果他真的有什麽事情,讓她當面去問他,千萬別吵吵。花兒說她不想給他太大的壓力。吃飯的時候佟又一向紅花母女說起,周曉就要回日本了,他想請周曉在家裏吃飯,紅花母女答應。

紅花給花兒弄了一大卷發,而且穿了一件特紅的衣裳,佟又一跑了出來說她太難看了。周曉去做客看到花兒愣了一下。紅花碰到了搬東西的左冬梅,原來她準備搬到護工宿舍去住,她把房子租出去了,一個月三千多呢。紅花無意中發現左冬梅夢遊,花兒擔心婆婆夜裏夢遊嚇到別人,她提議將此事告訴那些護工阿姨,佟又一則說醫院裏那麽多人呢,哪兒說的過來,之後他請求丈母娘,讓媽媽搬回來一起住。

吃飯的時候紅花聽到護工在議論,她們查出夢遊的人是左主任,所以她打算晚上拿相機拍下來。紅花請求左冬梅搬回去跟他們一起住,左冬梅思前想後,為了下一代決定搬回去住。大家在商量著讓左冬梅在哪屋裏住,左冬梅決定搬到儲物間去住。

夜裏左冬梅在廚房裏打掃衛生,她邊打掃邊抱怨,而紅花和佟又一坐在客廳守著,紅花提議他們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輪番值班,佟又一則說他一人盯著就行。這時左冬梅跑出來向紅花找去污粉,她問紅花二人在嘀咕什麽呢?佟又一謊稱商量孩子取名字呢。紅花提議孩子出生能不能姓羅?左冬梅一聽便反對。

第29集

佟援朝跟羅紅華和好

花兒告訴自己紅花,男孩名字就叫佟羅開道。曾小林跟張一欣練習舞蹈,課程結束後,曾小林想要張一欣給自己加一節私課,想要給張一欣當舞伴。張一欣說自己已經舞伴了,他們合作還不錯。

孫然過來對曾小林說,第一家分店已經開張了,也不視察一下。曾小林說自己還是沒有魅力,沒有辦法讓他眼神在自己身上多停留一分。孫然讓曾小林退了吧,別讓自己在他父親面前有愧疚感。曾小林說自己絕對不知難而退,自己一見到張一欣就繳槍不殺。

佟援朝來找佟又一借錢,佟又一說這就最後一次了,佟援朝說就讓自己在賭最後一次。張一欣給曾小林提出辭職,說要去參加拉丁舞比賽。

孫然到深圳找曾小林父親,說曾小林失蹤了,他這個失蹤是跟他們拉丁舞館一個老師失蹤的。曾小林父親說自己會開一個董事會,把曾小林股份劃給他,曾小林不出2個月,錢花完了,就會回來的。

劉總詢問譚宗揚去上海那邊怎樣,問他匆匆的回來是不是因為孫然的事情,這個事情雖然孫然後責任,但是施工方責任更大,等到宣判時候也不會怎樣,以他現在財力應該可以應付。

左冬梅晚上有出來夜遊擦玻璃,紅花看到後,在左冬梅離開後關上窗戶。原來左冬梅是故意裝的夜遊症。早上,左冬梅告訴佟又一,紅花昨天晚上夢遊了。

左冬梅告訴花兒從現在開始,就要定時喝水,定時上洗手間。紅花讓花兒聽左冬梅的話。左冬梅跟紅花因為孕婦吃的東西發生爭執。佟又一帶人來量一下窗戶,要裝一個護欄,紅花跟左冬梅都表示按了好。物業來找佟又一,說物業不讓安裝護欄。

佟又一來找佟援朝,讓他給左冬梅低一個頭,讓她回來,就算是夢遊,家裏邊也是平房沒事,說他們鬧了這長時間了。佟援朝來找左冬梅,給左冬梅道歉,讓跟自己回家。左冬梅讓佟援朝當著兒子面砸了就跟他回去。

左冬梅對紅花說,讓紅花學會放松,有氣要學會釋放出來,要不會憋出病來的。紅花聽後說她才有病,她夢遊。左冬梅聽後說夢遊人是紅花。

佟援朝來佟又一家中安裝護欄,不小心掉下樓去。左冬梅來醫院看佟援朝,指責佟援朝逞什麽能,要是摔殘了,給兒子造成多麽大麻煩。佟援朝說自己是為她,她夢遊。

晚上睡覺,左冬梅用繩子把自己綁起來,左冬梅醒來後發現自己的確有夢遊,出來後聽到紅花跟佟又一的談話,紅花為了自己,去醫院掛號取葯。左冬梅出來說感謝她,為了他費心了,自己明天就搬回去。

左冬梅回到家中,佟援朝正在砸自己的古董,佟援朝告訴左冬梅自己這些東西都是假的。左冬梅說假的就假的別,現在看這些東西也挺好玩的。

第30集 大結局

三十而立

佟又一來找孫然,孫然還是不能釋懷,說自己有疏忽,沒有給工人購買保險,自認倒酶,可是錢已經陪了,可是自己還是不能釋懷,自己閉上眼就能看到那三個人躺在自己面前,每個人身後都站著一群人,他們跟自己鬧也行,可是他們不跟自己鬧。孫然傷心著說自己現在什麽都不想想,就想好好睡覺一覺。

孫然告訴死者家屬,江老板拖欠他們的賠償款,自己償還,還給家屬們立了契約,告訴家屬們,這家店是自己朋友老板投資的,自己就是一個管理者,自己會分期還給他們。孫然讓小女孩把契約給自己母親帶回去。

孫然打電話給曾小林父親,拉丁舞館事情已經解決了,拋出第二家的損失,剩餘的剛好夠他投資的錢。譚宗揚來找孫然,指責出了這麽大的事情都不告訴自己,找了所有的人就是不找自己。孫然聽後說當初答應她的母親是想著她有難處的時候可以幫她。孫然讓譚宗揚陪著自己去二手市場賣車,不讓譚宗揚賣掉房子。

譚宗揚詢問孫然接下來有什麽打算,孫然說自己打算找工作。譚宗揚詢問介意不介意給介紹一份工作,想要給孫然一起償還債務。孫然不介意給自己介紹工作,說現在明白了人生,隻要能踏踏實實的睡覺就是幸福。譚宗揚想要幫孫然。孫然說知道她心中有自己,自己心中也有她,原本以為離婚了就能擺脫她,可是不是那麽回事情,離婚隻是結束了紙上的關系,當初離婚純粹是跟她作對。孫然對譚宗揚說自己現在什麽都給不了她,連個承諾都不敢給她。譚宗揚說自己可以等他,多久都願意。

孫然為了償還債務,鍾點工、洗車、開出租什麽動作都去做。大家給丁凱過生日,丁凱看著電視說自己認識曾小林。曼春讓丁凱多認識幾個人,丁凱認出來所有的人,就是不知道曼春是自己什麽人。

曼春告訴孫然自己要離開,現在丁凱什麽都想起來了,自己已經沒有留下的意義了,然後把丁凱寫給自己的分手信交給孫然,讓孫然把信交給丁凱。曼春離開。

孫然叫醒丁凱,說曼春走了,她不是護工,她是這輩子最愛他的人,然後把信交給丁凱。丁凱追曼春,說她就像自己的呼吸一樣,讓曼春給自己點時間,自己會想起來她是誰。

王總給譚宗揚辭行,說他準備去東南亞,是她幫他們公司找到了新的發展方向,說他們是三十而立,自己在四十歲又立了一把,這人啊隻要想立,什麽時候都行。

花兒肚子疼,紅花聽到花兒叫自己刪住了腰,紅花讓佟又一打120叫救護車。佟又一給紅花送飯,紅花詢問花兒情況。佟又一說如果還沒有生呢,如果在不出生就要打催生針了。花兒在醫院裏邊哭爹喊娘的喊疼。左冬梅一家三口在醫院照顧花兒。

孫然還完最後一筆錢,出來後看到了譚宗揚,詢問她一直跟著自己。譚宗揚說是一直等著她,離婚前虧欠自己的就不追究了,但是離婚後幫助他的,他要慢慢還。

花兒生了,譚宗揚跟孫然也復婚了。佟又一跟花兒發簡訊告訴所有人。丁凱說自己這一年是真空的,詢問曼春這一年是怎麽過來的。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