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井財團

三井財團

          三井財團(Mitsui Business Group),日本財團。資產總額為36萬億日元,僱員近24萬人。核心成員有24家大壟斷公司,其中銀行2家、保險公司2家、工礦企業15家、商社1家、大百貨商店1家、房地產行業1家和運輸企業2家。其塑造的綜合商社形態中(經營從雞蛋到衛星),製造業部分囊括了新力、豐田、東芝這些世界級的角色。由這些企業組成的經理會、稱為二木會,是三井財團的最高領導機構。其中三井銀行、三井物產、三井不動產公司是財團的三大支柱企業,這三大企業的首腦人物形成最高領導核心,對外代表三井財團。

  • 公司名稱
    三井物產株式會社
  • 外文名稱
    MITSUI & CO., LTD.
  • 員工數
    6089
  • 成立時間
    1947年(昭和22年)7月25日
  • 經營範圍
    金屬、機械、信息、化學製品、能源、生活產業、物流、金融等領域
  • 公司性質
    財閥

基本簡介

名稱

三井物產株式會社 (MITSUI & CO., LTD.)

三井財團三井財團

商標

成立時間

1947年(昭和22年)7月25日

法人

董事長 槍田松瑩

註冊資金

295,766,378,678日元 (2006年3月31日數位)

公司人數

相關從業人員40993人(正式員工6089人)

(2006年3月31日數位)

機構設定

合計:172

(2006年6月1日數位)

日本國內: 19

(本部1,分部6,分公司10,營業所2)

日本國外: 153

(海外分部60,當地獨立法人93[本社45])

主營

金屬、機械、信息、化學製品、能源、生活產業、物流、金融等領域,運用遍布全球的信息處理能力和綜合實力,多方位開展商品的國內貿易、進出口、外國間貿易以及資源開發和新領域的技術開發等各種事業。其中日本農葯株式會社、日本三井農葯株式會社、日本三井化學株式會社是集團主要的農葯構成部門。

股票信息

股票發行總數:2,500,000,000

上市流通股票數:1,725,018,515

股東數: 121,503名

主要股東: 三井住友銀行/ 中央三井信托銀行 / 三井生命保險 / 日本生命保險相互會社 / 日本Master Trust信托銀行(The Master Trust Bank of Japan)/ 日本Trustee Services信托銀行(Japan Trustee Services Bank, Ltd.)/ 大通曼哈頓銀行,倫敦(The Chase Manhattan Bank, London)/道富銀行和信托公司(State Street Bank and Trust Company.)

主要業務銀行

三井住友銀行 / 瑞穗實業銀行 / 三菱東京UFJ銀行/ 中央三井信托銀行 / 國際協力銀行 (2006年3月31日數位)

起源發展

二戰期間,三井財閥的核心--三井銀行,兼並了日本第一銀行更名為"帝國銀行",其經營實力超過了安田銀行而居財閥銀行首位,使得三井壟斷財閥的直屬企業和旁系企業得到有力的資金支持,因而得到更快發展。

三井集團的東京芝浦和石川島播磨兩大支柱企業,二戰後一度均奄奄一息、瀕臨倒閉。經土光敏夫的"讓一切充滿活力"的整飭治理,均重獲新生,東芝成為日本工業5強、石川島成為日本工業50強之一,稱雄于國際市場。

三井財閥的創始人三井高俊是日本三重縣的伊勢松阪人。17世紀中葉,三井高俊在家鄉開辦當鋪和釀酒業。1673年,他到江戶(今東京)開辦和服經銷店,1683年又兼營錢庄。三井錢庄逐步擴大,18世紀20年代又發展為以經辦銀行匯兌業務為主的三井兌換店,並資助封建諸侯,代征貢米,受地方封建政權的支持和保護,作為特權商人而快速致富。

明治維新時,在日本明治新政權與德川幕府的爭鬥中,三井家族曾資助新的天皇製政府,並為軍隊支付過軍餉。明治政權獲勝後,作為報答便讓三井銀行掌管政府資金--官銀出納和匯兌,並獲得發行"三井票"的貨幣發行壟斷特權,大獲其利。

1876年,三井家族以掌握官銀為基礎開辦起私營銀行--三井銀行。三井銀行是日本的第一家私人銀行。接著,三井又開辦起三井物產公司,並從政府手中廉價購得一批工礦企業。這些工礦企業為日本軍國主義的擴軍備戰和戰爭中的軍事供應大顯身手,企業本身實力也得到急劇擴張。

1910年,在發展軍需品大發橫財的基礎上,三井成立了名為"三井合名公司"的持股公司。通過該公司,三井向幾乎所有的經濟領域投資,控製了一大批中小企業,終于發展成為最大的壟斷資本集團--三井集團,其中僅三井物產的營業額40年代前期便達到30億日元。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三井財閥的規模是三菱財閥的1.5倍、住友財閥的2倍、安田財閥的3倍左右;三井財團所屬直系、旁系公司及其子公司共達270餘家,包括東芝浦電氣、石川島播磨重工、三井造船、昭和飛機、豐田汽車、日本精工等。在二戰後解散財閥中,三井集團實繳資本近日本全國公司實繳資本總額的10%,可見該集團十分龐大。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作為日本軍國主義的"工具",三井財閥和其他財閥一樣,經過了"解散"和"復活"的過程。但是,三井財閥由于同政府關系長期較為密切,因而在"解散"中理所當然地受到了更大的打擊,在後來的復活中也受到某種製約而沒有其他幾家財閥那樣快地恢復和擴張,因而由二戰前的"第一財閥"落到了三菱、富士、住友的後面。

一直到50年代後期,三井財閥的核心企業才走上正軌:三井銀行、三井信托銀行、大正海上火災保險、三井人壽保險等4家金融機構,恢復了經營活力,為集團的重新集結和發展提供了資金支撐;三井物產公司在三菱商事公司恢復的5年之後--1959年完成了恢復工作,為集團的重新集結和發展提供了行銷紐帶;三井礦山已風光不再,但其直系企業東京芝浦電氣、石川島播磨重工這兩家瀕臨倒閉公司經土敏夫治理後活力大增,為集團的重新集結和發展提供了新的工業支撐,土光敏夫也因此而享譽世界工商業界。

1939年,由東京芝浦製作所和東京電氣股份公司合並,成立東京芝浦電氣公司。東芝製作所引進美國通用電氣的技術,使得競爭實力迅速增強。60年代前期該公司拼命擴大規模:1961年,合並了石川島芝浦汽輪機公司;1962年,用70億日元建成了濱川崎切割機製造廠;1963年,建成了專門生產渦輪機的渦輪機西廠。由于盲目地過度投資,東芝出現了利潤大幅度下降的嚴峻局面。為了避免倒閉,該公司力邀土光敏夫出任總經理。

土光敏夫,1896年出生于日本岡山縣一個農民家庭,1920年畢業于東京高等工業學校機械系,後來留學瑞士。畢業後,到石川島播磨重工業公司造船廠當機械工程師,後出任總經理。他使石川島公司起死回生,並進而發展成名列日本工業企業50強之一的超級企業;1965年,他又出任赤字累累的東芝公司的總經理,幾年之後又使該公司躋身于世界50家最大的企業之中、10大電器企業之列。一連使兩家瀕臨破產的企業振興、騰飛、土光靠的是他那著名的經營公式:

讓一切都充滿活力!

活力=智力×(毅力+體力+速力)

經營策略

三井成功的奧秘就是,憑借對產業鏈最上遊資源類企業一般不超過10%的參股、入股作為潤滑劑,取得資源品的長期價格控製優勢;同時借助龐大的物流和貿易網路,三井把這種優勢進一步鞏固。這樣的路徑,在三井帝國的版圖上進行了最大限度的復製,從核電站到雞蛋,幾乎囊括了所有能夠想象的產業。

也因此,甚少有人知道三井通過各種隱秘渠道越來越廣泛的影響世界經濟,尤其是與之一水之隔的中國——比如稀有功能糖產業。如果沒有中國企業奮起直追,三井于7年前布下的棋局,將扼住13億中國人未來健康食糖的咽喉。

無論是農作物、礦產資源還是消費品,無論是原材料、中間件亦或是終端商品,在 所有的生產、貿易和物流環節,三井都扮演著“幕後推手”的角色,將自己的下屬公司以及關聯企業推到台前,不斷地擴大著市場、資源和疆土,謀求著利潤最大化,而自己則隱藏起來,像極了“影子帝國”裏的王者。

三井的經營策略,就是如影子般站在企業背後,利用自己雄厚的資本、發達的貿易體系以及佔有的豐富資源,在推動企業的發展同時,也向著世界微觀經濟的每一個角落滲透。通過化整為零隱藏于大小各類企業背後的三井帝國,事實上有著自己的一套“行動 邏輯”——資源、貿易、金融以及信息是為關鍵字。逐一看來,全球貿易網路、產業資本與金融資本的融合,以綜合供應鏈管理為特征的物流體系,以及強大的信息蒐集系統,正是如此龐大的商業帝國得以高效運轉的關鍵所在。

2007年4月,三井物產決定將核能、生物燃料等新興能源從原有的鋼 鐵原料/有色金屬本部劃出,成立新的能源本部。原有的鋼鐵原料/有色金屬本部改名為礦產/金屬資源本部,將精力更集中于礦產資源尤其是鐵礦石的開採和交易上。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所的教授小松原聰在接受《商務周刊》採訪時指出:“鐵礦石等原材料上遊產業,是三井綜合商社海外擴張的重點,這不僅表現在鐵 礦及金屬資源給企業帶來的巨大利潤,同時也支撐著整個日本鋼鐵業在全球的翹楚地位。”

如果將三井比作帝國,那麽,鐵礦石就是這個帝國王冠上最璀璨的一顆明珠。而這顆明珠的誕生過程,是對三井“帝國攻略”的最好詮釋。

目前,全球鐵礦石的開採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亞、巴西以及印度等國家。 在澳大利亞24個主要鐵礦中,日本企業重點投資8家,參股16家。1965年,三井物產開始投資澳大利亞的羅布河(Robe River)鐵礦山。1967年,繼續投資澳大利亞的紐曼(Newman)鐵礦山。目前,位于西澳大利亞紐曼西北112公裏處的西安吉拉斯(West Angelas)礦山和潘那沃尼加(Pannawonica)的羅布河礦山由澳大利亞力拓公司、三井物產、新日鐵、住友金屬工業公司共同擁有和開採。

根據三井物產公布的資料,目前,三井還和澳大利亞必和必拓、日本伊藤忠商社共同擁有距離Port Hedland以南353公裏的MAC鐵礦和距紐曼以東15公裏的BHP-OB23/25鐵礦;在紐曼西北90公裏處的BHP-Yandi鐵礦、Port Hedland以東175公裏處的Goldsworthy鐵礦,以及位于紐曼山的威爾巴克礦山(Mount Whaleback),也由必和必拓、三井物產以及澳大利亞CI礦產有限責任公司三家公司共同開發。

在巴西,三井物產早在 2001年就開始介入淡水河谷對Caemi Mineracao Metalurgia(CMM)公司的收購。據白益民所著的《三井帝國啓示錄》一書介紹,三井物產首先從CMM創始人的孫子Frering兄弟手中買進 CMM公司60%具有表決權的股份,加上之前已經擁有的40%的股份,三井物產徹底並購CMM後,再將一半的CMM股份賣給淡水河谷,幫助後者成功控製 CMM。在合作過程中,白益民透露,三井物產不僅向淡水河谷提供產品和技術,還積極給于後者以金融援助,幫助後者擴展業務範圍。雙方同時還有著非常密切的人員交流。例如,三井物產派人出任淡水河谷的客戶經理,率領三井物產的客戶管理團隊常駐巴西,在現場推進與淡水河谷開展的各項業務。2003年,三井最終 拿到了巴西Valepar S.A.公司15%的股份——這家公司正是控製淡水河谷的母公司。

在印度,三井的勢力同樣根深蒂固。 2006年淡水河谷與德國蒂森-克虜伯曠日持久的鐵礦石談判中,印度最大私營鐵礦石出口商SesaGoa公司表示,該公司將把鐵礦石價格上調19%,從而積極策應淡水河谷的價格談判。原來,三井物產擁有印度Sesa Goa公司51%的股份,該公司目前年產礦石量大約900萬噸,其市場多元化,覆蓋日本主要的鋼鐵廠及歐洲大的鋼廠,在中國的主要客戶包括寶鋼、馬鋼、重鋼、昆鋼、南鋼等重要的鋼鐵生產商。

可以說,三井物產不僅通過參股或控股提高了自有礦的供給能力,某些情況下還可以控製供需關系 平衡的製約力量,形成定價權而影響價格走勢。因此,對于新日鐵這家由三井控股的鋼鐵公司來說,不僅每年可以和必和必拓、力拓以及淡水河谷就國際鐵礦石價格討價還價,事實上,鐵礦石價格上漲還是下跌,新日鐵都可以從中獲益。

三井鋼鐵/金屬原材料本部共有17個子公司,其中包括位于澳大利亞的三井鐵礦石發展有限公司、印度的Sesa Goa有限公司,澳大利亞的三井伊藤忠鐵礦有限公司、美國的原材料發展有限公司、巴西的三井物產金屬銷售會社以及位于日本的三井物產原材料發展會社等,再加上三井自身在澳大利亞、巴西以及印度、智利等國設立的三井貿易有限公司,以及其他分布在世界各地的12個相關聯公司,三井就已然構建起了一個鋼鐵原材料 的全球交易網路。三井物產直接獲利于這一流動的交易網路。該公司2007年的年報披露,三井通過鐵礦生產獲得的直接利潤為1723億日元,其他金屬原料銷售利潤為1487億日元,而提供中介服務和價差獲得的利潤達到267億日元。

在控製核心生產企業的同時,三井還著力打通生產鏈條上的各個輔助環節,以保證自己對整個上遊資源領域的駕馭。在與廢鋼、矽錳等其他鋼鐵原材料生產企業的合作過程中,三井仍然以少量持股的形式進行參與:其中,三井參與了美國的太平洋西海岸回收有限責任公司的廢鋼儲存業務,這一廢鋼出口終端對于亞洲日益成長的鋼鐵需求非常重要,目前,該公 司由三井麾下的原材料發展公司全資控股; 三井在內蒙古鄂爾多斯電力冶金有限公司以及日本的JFE鋼鐵公司成立了合資廠(ERDOS EPM),持股比例為25%。該合資廠自2006年7月開始生產,目前的初步年產量已經達到75000噸。

利用同樣的方式,三井將自己原材料領域的控製優勢,逐漸延伸到了產業鏈的下遊——鋼鐵成品的分銷以及物流。

三井的鋼鐵製品本部下屬19個分公司,包括三井物產建築材料有限公司,新津田株式會社、立臻亞洲有限公司等,與其有股權相關聯的企業包括新日鐵鋼鐵貿易有限公司、上海寶井鋼鐵銷售有限公司等16家。鋼鐵本部的產品通過這些子公司和關聯公司的貿易網路,被廣泛用于汽車、電子、運輸、建築以及能源領域。以立臻 亞洲為例,2004年1月,三井將自己收購的豐隆亞洲的鋼鐵結構部門與立臻鋼鐵材料合並成為立臻亞洲,目前主要客戶是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中國以及印度等國家的海事與海外工程建築商,因此三井收購立臻亞洲的主要目的就是滿足亞洲市場對鋼鐵批發業務不斷成長的需求。

三井物流網路為達到在全國範圍內快速分銷的目的,同樣採用了通過成員企業和投資持股來完成生產資料的分銷。

三井物產首先通過投資持股擴張分銷配送網路。在中國,三井物產持有香港保昌控股有限公司25%的股份,而香港保昌控股是亞洲地區主要的物流企業,在內地共有14個分支機構;同時,三井物產還通過與成員企業的合作,借助成員企業的網路進行分銷。以鐵礦石的運輸為例,日本佔有絕對優勢,其中商船三井和日本郵船具有極大的影響力。商船三井同屬三井財團,在全世界有500個網點,經營包 括國際進出口空運、海運、進出口清關、供應鏈管理、第三方物流、保稅倉、內陸運輸在內的綜合物流服務,中國的上海、北京、大連等主要城市均開設有分公司。此外,在三井物產的物流發展戰略中,三井物產企圖通過已有和新增的戰略合作伙伴的協同作用,在亞洲地區成為鋼鐵製品的首要物流供應商。

亞洲之外,三井也已經擁有了高效的物流體系。在俄羅斯物流市場,三井物產持有Toyo運輸公司30%股份;在資源豐富的巴西市場,三井物產與巴西頂尖物流提供商Libra Group合作提供倉儲服務;在印度,三井物產投資物流的基礎設施建設,並與當地企業建立合作聯盟;在中東,三井物產將在迪拜的Jebel Ali自由貿易區內進行物流基礎建設投資,並以此作為三井物產擴張中東市場的門戶。基于這樣全球化的物流體系,三井進入各國建設鋼鐵分銷網路實在是易如反掌。    

詳細信息

日本經濟中,三井物產所扮演的是產業“組織者”的角色。

三井物產創業以來一百餘年,為適應時代要求,在糧食、機械、能源、纖維、物資、金融等廣泛領域,培育了形形色色的產業資本。如今,它們都已茁壯成長、分枝獨立,在當前的三井企業集團(三井財團)中佔居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三井財團建立了龐大的產業集團,包含如:豐田汽車、東芝電氣等世界著名公司。2001年,三井財團的核心企業“櫻花銀行”與住友財團的核心銀行“住友銀行”合並,成立了三井住友銀行。

三井物產的發展史,就是其地區多樣化、產品多樣化尤其是功能多樣化逐步展開,漸趨推廣,日益深入,綜合運用,自如協調的歷史,多樣化經營是綜合商社的永恆主題。其業務的基本定位是提供交易服務即做中介人,為出口商開發海外市場,為進口商尋找所需的原材料或產品,為了實施這些交易,三井物產為客戶提供最有效的商業動態,市場行情等信息,監督貿易雙方的商業額度,幫助籌措資金或安排易貨貿易,甚至為客戶提供全球範圍的運輸服務,把觸角盡可能地伸向全球經濟生活中人們想得到甚至想不到的角落。

例如:與以鐵礦石起家的巴西淡水河谷公司(CVRD)的關系,不僅限于資源開發,而是包括與海運公司的共同經營、貨車、大型垃圾卡車等礦山機械的製造、礬土(鋁的主要原料)開發等一起,和三井物產內多個部門形成一個新的商機。

由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CVRD)、上海寶鋼集團公司、豐田汽車、伊藤洋華堂集團等同為三井物產的重要關聯企業,為實現一元化管理和信息共享,三井物產在公司內設立顧客製度,目的是為了形成跨部門的事務處理機製。

三井物產是三井財團的核心公司,它有兩個關鍵職能:第一是通過各種各樣精心設計的服務促進客戶的國際貿易活動;第二是全球性地調動信息、人力、財力等資源和客戶共同努力,從而建立新的業務,新的公司,新的產業。同時,他本身又在日本的國內外擁有上千家的關聯企業群。

這一千家企業編組的8萬人體製,生龍活虎地開展著全球性行銷活動,淋漓盡致地發揮了三井物產的綜合力量。

相關書籍

《三井帝國在行動》 《三井帝國啓示錄》 《瞄準日本財團》 《財閥與帝國主義》 《日本商業四百年》    

相關信息

日本經濟“牽引車”

三井家族的歷史悠久。1673年,三井高利(1622—1694)在京都開設“三井吳服店”,這是“三越百貨”的前身。

三井高利在其製訂的三井家訓中強調“應該到島崎或外國去做交易”,這就是三井國際化的先聲。

明治維新後,在明治政府把官營企業劃歸私人經營的過程中,三井家族購買了煤礦、紡織所、製絲所等。經銷三池煤田所產煤炭為三井物產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三池煤田原為政府經營,1888年政府決定將三池煤田賣給民間公司,三井物產成功買得三池煤田。

當時,三井物產除了以上海為亞洲發展的出發點外,在倫敦、巴黎、紐約亦設分店,但性質不大相同。在倫敦等先進地區設立分店除貿易外,並具有學習西方先進國家的目的。明治開國以來,日本人的目標就是“趕超歐美”。因此,盡早實現手工業向現代工業,作坊向企業的過渡是十分必要的。

支持日本最早現代工業——棉紡織業發展的正是三井物產。從英國引進了當時最先進的棉紡機,從中國、印度、美國購買棉花(14170,-125,-0.87%),三井物產是日本棉紡業發展的幕後英雄。

1947年財閥解體後,以從戰場歸來的兩名有商社經驗的人成為三井董事長。三井物產的前身“第一物產”成立,打出了“綜合商社”的旗號,開始當時最為緊急的生活用品進口工作。第一物產通過積極運作,達成了代理業務委托協定。

1948年放寬統製後,日本出口實現自由化,第一物產在海外廣泛拓展商圈,根據各外國的需求在國內各處採買。為培養人才,第一物產不惜投入當時十分寶貴的外匯。在連海外出差經費都不能保證的1950年代,就每年向美國派出3人左右的年輕職員作為海外研修生。

1960年,日本政府發布“國民收入倍增計畫”,日本經濟搭上了高度成長的列車。三井物產作為這趟列車的“牽引車”,活躍在各個經濟層面。

此時期三井物產引人註目的活動就是,為給重化學工業提供穩定的原料來源,高度完善了原料供應渠道。從單獨買礦(原料的逐次購買)經過簽訂長期契約、融資買礦(在為礦產開發、採掘籌措必要的資金基礎上購買)到開發進口,直接參與礦產資源的開發。

這樣,三井物產完善了作為綜合商社的機能,支援了日本產業的發展。

1960年前後,三井物產在墨西哥、智利、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參與銅礦開發,並獨立進行資源勘查,向礦業公司推薦優質礦源,並共同開發。

同時,三井物產通過建設保齡球館進入娛樂休閒產業,還著眼于將來的電腦的普及化,取得當時美國最新的Powers型數值統計機的銷售代理權,為日本電腦普及奠定基礎。

1973年的石油危機導致了深刻而長期的不景氣。而三井物產在石油危機以前就以“能源是日本產業和國民生活不可缺少的資源”為信念,通過煤炭、液化天然氣和通路天然氣等多種能源的供應使供給方分散化,還對能源開發進行投資。同時努力保證支撐工業發展基礎的鐵礦石等技術原料的穩定供應。

三井除運用自己的巨額資金投資石油開發與基礎設施建設等項目外,也很早開始註意液化氣的開發,並且在4個國家的企業參加的阿聯酋達斯島海上開發項目出資36%,成功地把所生產的天然氣全部供給日本。三井物產此後也通過薩哈林島原油、天然氣開發的大項目,為日本的健全的多元化能源來源的形成做出貢獻。

歷任社長及領導

1876 年,益田孝創辦了三井物產

益田孝生于1848年11月6日,父親叫鷹之助,益田孝會經商還喜愛書法,17歲時跟隨幕府到法國學習,決定用商業來塑造新日本,後結識高官井上馨。

日本三井物產株式會社社長兼首席執行官槍田松瑩

槍田松瑩先生于2002年10月就任三井物產株式會社的社長兼首席執行官。在此之前,他已經為三井物產服務超過38年。

槍田出生于1943年,1967年畢業于東京大學,獲得機械工程學學位,同年加入三井物產。在三井物產大阪事務所工作2年後,槍田被派往三井物產紐約事務所,數年後調任三井物產倫敦事務所,並在倫敦工作5年。

1983年,槍田任滿返回三井物產東京總部,在社長秘書處擔任執行助理。1987年,槍田升任NihonUnisys Inc.行銷開發部部長。

1990年,槍田擔任社長執行助理,直至1993年獲任電氣機械部部長。

1997年起,槍田獲選為公司董事。1998年,升任信息產業本部長。

2000年,槍田升任公司常務董事,並擔任經營企劃部部長。

2002年1月起,槍田擔任公司常務董事和首席戰略官,並于同年4月升任公司專務執行官和首席戰略官。同年6月,升任專務董事,並繼續擔任專務執行官和首席戰略官。

2002年10月,槍田升任三井物產株式會社社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