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仲禮

丁仲禮

丁仲禮,男,漢族,1957年生,浙江人。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第四紀地質與古氣候博士,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國科學院院士。是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北京市第十屆政協常委,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民主同盟副主席。現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 ,中國科學院大學校長。

  • 中文名稱
    丁仲禮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
  • 出生日期
    1957年1月
  • 職業
    中國科學院院士,第四紀地質專家
  • 畢業院校
    浙江大學、中國科學院
  • 主要成就
    黃土研究、古氣候

​基本信息

丁仲禮,男,漢族,1957年1月出生,浙江嵊州人,現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中國科學院大學校長,浙江大學北京校友會會長,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北京市第十屆政協常委,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民主同盟副主席。兼任中國第四紀研究委員會主任,中國礦物岩石地球化學學會副主任,國際IGBP-PAGES執委會委員。1982年7月畢業于浙江大學地質系,1988年在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獲博士學位,並在第四紀研究室從事研究工作。主要研究領域為第四紀地質學、古環境學、古全球變化等。

1957年1月出生于浙江省嵊州市,1982年在浙江大學獲地球化學學士學位,1988年在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獲第四紀地質與古氣候博士學位。歷任中科院地質與地球物理所助理研究員、副研究員、研究員、常務副所長、所長。2005年11月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2008年1月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2008年3月當選為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民主同盟副主席。兼任中國第四紀研究委員會主任,中國礦物岩石地球化學學會副主任,國際IGBP-PAGES執委會委員。

丁仲禮丁仲禮

丁院士圍繞第四紀氣候變化及其機製,對黃土高原的多個剖面作了土壤地層學的系統觀察與對比,將中國黃土劃分為37個土壤地層單位、110個次級單位。在國際上首次從陸相第四紀沉積中建立2.6Ma以來的地球軌道時間尺規。構建了2.6Ma以來有區域代表性的黃土粒度“集成時間序列”。發現中國北方黃土剖面粒度所記錄的冬季風風力強度變化具明顯的米蘭科維奇周期,尤其是其10萬年周期,同全球冰量變化一致。其主要成果均發表在國際知名學術刊物上,並得到廣泛引用,部分成果還被編入英、美出版的教科書。曾先後獲得兩項中科院自然科學一等獎和中國科學院青年科學家一等獎、團中央“中國青年科學家”獎、黃汲清青年地質科技獎、何梁何利科技進步獎等眾多獎勵。

個人經歷

1978年9月至1982年7月在浙江大學學習,獲學士學位。

1982年9月至1988年7月在中國科學院地質所學習,先後獲碩士、博士學位。

1988年7月至今在中國科學院工作,歷任地質與地球物理所副研究員、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副所長、所長、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等職。

曾任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政協第十屆常委;民盟第九屆中央委員、第十屆中央副主席,民盟北京市委第九屆副主委。

相關信息

丁仲禮:“傑青”是時代的產物

“國家傑出青年基金是特殊歷史時期的產物。20世紀90年代初,我國基礎研究面臨著人才老化和人才流失的雙重壓力,科研人才出現了‘斷層’現象。為了盡快培養青年科研人員,國家選擇部分年輕科技人才優先支持,設立這樣一個重在培養和吸引青年人才的基金。”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所長丁仲禮說,“我就成了這一基金的受益者。”

談起從1995年獲得國家傑出青年基金,到2005年當選為中科院院士這10年間的歷程,丁仲禮認為自己沒有什麽好說的,也沒有故事可講,“所有的一切都是按部就班進行,那時候每年申報的人也不多,比現在容易些”。丁仲禮把自己獲得國家傑出青年基金歸功于自己較幸運,“趕上這麽一個機遇”了。

“我的研究工作得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很多資助,我感激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對我研究的支持與鼓勵。”丁仲禮說。1982年,丁仲禮從浙江大學地質系畢業,考入了中科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師從著名黃土專家劉東生。在老師的帶領下,他一頭扎進黃土研究,一幹就是20多年。

從1991年獲得國家優秀中青年科學基金起,丁仲禮就開始結緣國家自然科學基金。1992年,在劉東生負責的“八五”重大項目中,丁仲禮就在劉東生的指導下,執筆完成了項目申請書的撰寫,並在項目實施後負責組織管理工作。1995年,他獲得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的資助。此後,他又申請過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幾項重大和重點項目。2000年,以丁仲禮為學術帶頭人的“新生代地質與環境”研究團隊成為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首批創新研究群體之一,並連續獲得兩期資助。

1995年,丁仲禮看到國家傑出青年基金的申請指南。覺得自己可能符合申請條件,就按要求填了一些表格,最後通過了。這筆錢可以讓他開始“做比較大的項目”了。國家傑出青年基金3年共60萬元的經費資助,後來由于工作做得比較出色,又追加了兩年,共100萬元資助。到2000年,中科院又為他匹配了100萬元。丁仲禮說:“國家傑出青年基金是我得到的最大一筆資助,以前的國家青年科學基金,包括參與劉東生先生的重大項目能支配的經費也就幾萬元。”

丁仲禮每年都要到野外一段時間,進行考察或取樣。以前由于科研經費的原因,他隻能坐火車或坐長途汽車先到一個地方,再租輛腳踏車代步。考察也是“小打小鬧”。而且在黃土高原上騎腳踏車去採樣,工作效率很低。有了國家傑出青年基金資助,才讓他有可能做“勞動密集型的工作”。

國家傑出青年基金和中科院的匹配經費讓丁仲禮的研究能夠深入進行,研究進度大大增加。在此後的幾年裏,丁仲禮和研究團隊對黃土高原地層展開了大量的野外調查。他們的足跡踏遍了渭河谷地、山西高原、黃土高原,找到多個從上古到下古土壤層均清晰可辨的代表性黃土剖面。採集了近兩萬個黃土樣品,並對這些樣品進行了詳細對比分析和古地磁年代測定。

在黃土高原的不同地區,丁仲禮觀察和採集了260萬年以來的多個黃土剖面,成功地建立了中國黃土高原260萬年來集成氣候記錄曲線。這是世界上完整性最好的陸相高解析度記錄集成曲線,被Paleoceanography的審稿專家譽為“這是迄今為止最好、最連續的陸相第四紀沉積氣候變化記錄”。他詳細劃分了中國黃土地層並對其古氣候記錄進行了系統的研究,成果分別發表在Paleoceanography、QSR和QI等雜志上,並得到廣泛引用。他從理論上提出晚更新世時期東亞古季風變化的全球冰量驅動觀點,並在QR和Annual Review of Earth and Planetary Sciences 發表。他對黃土高原第三紀紅黏土成因及古氣候記錄研究,提供了紅黏土為風成成因的大量新證據,初步恢復了晚第三紀時期黃土高原的氣候演變歷史。

幾十年來,丁仲禮堅持每年都到野外呆一段時間,進行實地考察、採樣分析和資料蒐集工作。在一個領域裏長期的積累和探索也讓他在學術上不斷取得成果。他在黃土和氣候研究方面發表論文100多篇,其中國際刊物論文37篇,論文被SCI收錄50篇,被CSCD收錄44篇;研究成果被SCI論文引用近1000次。他還先後獲得了中國科學院青年科學家一等獎、首屆中國第四紀優秀青年科學家獎、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一等獎、中國青年科學家獎、黃汲清青年地質科學技術獎、何梁何利科技進步獎等。

丁仲禮:踏遍黃土

對于自己的研究歷程,丁仲禮講述得很平淡。“用一句話就能說完,我一直在跟隨劉先生做黃土研究,要從黃土中分析地球氣候演化的歷史。”

丁仲禮

“我主要的一項工作是做第四紀時期也就是260萬年以來氣候演化時間序列,這個課題持續了近20年,最後一篇文章2002年刊發在美國的《古海洋學》上,直到那時,我才感覺把劉先生當年交給我的任務基本上完成了。”

一個課題做了20年,對于一般人來說是難以想象的事情。但是在科學研究中,很多重要的研究成果都是長期積累的結果。“對于搞基礎研究的人來說,很重要的是能耐得住寂寞,不能急功近利,不能隻看眼前,要扎扎實實、一步一步往前走。”丁仲禮正是這樣做的。

“一開始,我對這個課題理解得很淺,覺得可能會很快就能完成。但是隨著研究越來越深入,問題也越來越多,困難也越來越大,要做的事情也越來越復雜了。”黃土是一種沉積,它是一種歷史變化的載體,但是這種載體是否能連續和完整地反映氣候變化?如果假設成立,那麽黃土中的哪一種或哪幾種指標能夠比較準確地反映氣候變化的歷史?怎麽能證明我們選擇的指標就是科學和準確的?要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必須進行大量的野外考察工作,必須找到一批在不同地點具有典型意義、能夠反映整個第四紀氣候變化的黃土剖面,必須對這些剖面進行細致而科學的採樣和分析對比研究。

1986年,讀博士的丁仲禮走進了日後他再也割舍不開的黃土高原,開始了長期的野外勘測之路。“那時候出野外,條件和現在不能比,隻能坐火車或坐長途汽車先到一個地方,再租輛腳踏車,憑著年輕人的體力到處跑。”丁仲禮回憶說,“起初由于經費的原因,我的野外考察還隻是小打小鬧。”

1991年,丁仲禮獲得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青年基金5萬元的資助。“那時候,這筆資助對我來說可是及時雨,讓我第一次可以做比較大的項目。”丁仲禮把每一分錢都花在了刀刃上,在經過詳細考察之後,他最終選擇了地處陝西寶雞的一個黃土剖面,進行了大規模的採樣和分析,並取得了重要的研究成果。論文發表在美國的一個雜志上,後來被引用了100多次,還有幾個國家把它的資料用進了教科書。

此後,丁仲禮的研究一直與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相伴而行。1992年,他協助劉東生教授,執筆完成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八五”重大項目“我國北方幹旱半幹旱15萬年來環境演變的動態過程及其發展趨勢”的總申請書,並在項目實施後負責組織管理工作;1994年,他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優秀青年人才基金;1995年,他又獲得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

“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對我的資助有重要的意義,特別是大大加速了我研究的進度,讓我可以帶著人、帶著設備、帶著車去進行連續的野外考察和採樣。”丁仲禮馬不停蹄地對黃土高原各區域的地層展開了大量的野外調查,在渭河谷地、山西高原、黃土高原中部找到多個從上到下古土壤層均清晰可辨的代表性黃土剖面。在寶雞、渭南、西安、洛川、西峰、靈台、蒲縣、涇川等剖面,丁仲禮率領研究團隊採集了1.8萬多個黃土樣品,並對這些樣品進行了詳細對比分析和古地磁年代測定。

丁仲禮調研上海高研院

丁仲禮與高研院的科研骨幹進行了座談交流,並考察了研究中心實驗室。他對高研院籌建以來取得的成績表示肯定,指出高研院在人才隊伍建設、科研項目和平台建設等方面均形成了良好的發展態勢。丁仲禮特別對高研院城市生活垃圾處理示範項目、低碳能源技術解決方案、二惡英超痕量分析實驗室建設等表示關註,鼓勵高研院充分利用有效資源,為地方經濟作貢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