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誠法師

一誠法師

一誠法師,俗姓周,名雲生,1926年生,湖南望城人,中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

1949年6月出家。1956年冬由虛雲老和尚親任得戒和尚,受具足戒。1957年,在虛雲法師的主持下,得溈仰、臨濟法脈。1985年,榮膺真如禪寺方丈,重興祖庭。一誠法師

一誠長老歷任江西省佛教協會會長、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中國佛學院院長、中國佛教協會會長等。一誠法師愛國愛教,以弘法利眾為己任,實踐著苦行頭陀之志向,海內外聲譽極高,深受教內外尊重。

  • 中文名稱
    一誠法師
  • 別名
    俗名:周雲生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湖南寧鄉縣
  • 出生日期
    1926年
  • 職業
    中國佛教協會會長
  • 畢業院校
    虛雲主辦、海燈執教的佛學研究苑
  • 信仰
    佛教
  • 主要成就
    北京法源寺方丈中國佛學院院長江西本宜豐縣洞山普利寺名譽方丈鉛山縣崆峒山慈濟寺名譽方丈廣豐縣博山能禪寺名譽方丈任美國萬佛聖城傳戒大典尊證和尚
  • 代表作品
    領導編輯,歷三年艱辛完成《雲居山新志》的編纂,凡七十餘萬字。
  • 皈依師
    湖南長沙洗心庵明心法師
  • 授戒師
    虛雲法師
  • 臨濟宗傳承
    承寬本法師,法號常妙
  • 偽仰宗傳承
    承性福法師,法號衍心

個人簡介

一誠法師一誠法師

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誠法師,俗姓周,名雲生,1927年出生于湖南寧鄉縣。 1948年周雲生投奔湖南長沙縣黃金園鄉洗心禪寺,禮明心為師,剃度出家,承臨濟宗派,法號一誠,字悟圓。

1956年,由虛雲親任得戒和尚,一誠在南華寺受具足戒。此後返回雲居山,自覺刻苦修持。次年,在法緣具備的時候,虛雲親自主持儀式,安排自己的法子、時任真如禪寺方丈的性福為師授予正法眼藏,賜法號衍心,列為溈仰宗第十代傳人。同年,虛雲又親自執壇,代自己的法嗣、香港寬本為師,傳授臨濟法券,取法名常妙。

1956至1959年,一誠在虛雲主辦、海燈執教的佛學研究苑學習,因而道業日隆。

1966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中,一誠被趕出寺門,強行調入雲居山墾殖場改作農工。

1978年底,一誠率先回到雲居山隻樹堂禪寺舊址,恢復出家人生活,次年春,歸駐真如禪寺。不久,被推舉為本寺寺務管理委員會委員,任知客。

一誠法師一誠法師

1985年秋,升座榮膺真如禪寺方丈。

1986年,一誠先後擔任了江西永修縣佛教協會會長與江西省佛教協會會長。

1987年,兼任九江市佛協副會長。

一誠長老歷任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江西省佛教協會會長,江西省政協委員,九江市政協常委。

2002年9月,一誠長老當選中國佛教協會新一任的會長。他以弘法利眾為己任,實踐著苦行頭陀之志向,聲譽極高,深受教內外尊重。

出家苦修

一誠法師一誠法師

一誠法師,俗姓周,名雲生,1926年出生于湖南寧鄉縣一戶農家。自幼厭葷茹素,由于家貧,不到十歲就隨父親學習石工與建築技術。十五六歲時,常隨同親友去附近烏山寺上香禮佛。不久,即拜師,皈依三寶。在皈依師的教誨下,習修念佛法門。一九四八年的一天,在烏山寺大殿拜佛時,看到殿內庄嚴無比尊尊佛像,像前臘燭明燃,滴滴燭淚順流而下,頓時心裏充滿歡喜,于是情不自禁地脫囗誦道:“今來無三字,皈依故佛前,……烏山寺姻渺,燈光用大千。”在場的人聽到之後很是驚訝,認為他夙願早具,善根具足。其中有位師伯說,這人有禪緣宿根,悟性高,參禪有望成大器。皈依師果然教雲生改修參禪。六月,周雲生辭別雙親,投奔湖南長沙縣(今望城區)黃金園鄉洗心庵,禮明心為師,剃度出家,承臨濟宗派,法號一誠,字悟圓。此後,隨明心學習佛法,習修儀規,尤其潛心于<金剛經>多有體驗。 一九五六年夏,聽到現代禪宗泰鬥虛雲卓錫于江西永修縣雲居山的訊息,當即前往親近。冬,由虛雲親任得戒和尚,一誠在廣東南華寺受具足戒。此後返回雲居山,自覺刻苦修持,認真實踐百丈禪師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遺訓,勤奮勞作,得到虛雲的贊賞。次年,在法緣具備的時候,虛雲親自主持儀式,安排自己的法子、時任真如禪寺方丈的性福為師授予正法眼藏,賜法號衍心,列為溈仰宗第十代傳人。同年,虛雲又親自執壇,代自己的法嗣、香港寬本為師,傳授臨濟法券,取法名常妙。從此,師精進猛作,真參實修。與此同時,在真如禪寺的修復重建工程中,師負責圖紙的規劃設計與施工指揮,甚得虛雲和性福的賞識。一九五六年至一九五九年,師除了自己認真修持外,盡一切可能親近虛雲,面命耳提,多得鉗錘,深入經藏,研讀佛典,在虛雲主辦、海燈執教的佛學研究苑學習,因而道業日隆。在此期間,師刻苦學習文化知識,並受囑托,參與整理虛雲的書信、詩詞文稿。到一九五九年五月,已整理出虛雲文稿五大本。

續法育才

一誠法師一誠法師

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六年的十年“文化大革命”中,一誠法師被趕出寺門,強行調入雲居山墾殖場改作農工。先去深山破竹子,後來又改放牛,更多的時間則是在雲居山公路工地上。盡管如此,師仍是不改初衷,克奉操守,獨息暗中堅持茹素誦經。一九七八年底,師與體光等道友率先回到雲居山祗樹堂禪寺舊址,劈茅草砍竹子,搭蓋茅蓬,恢復出家人生活,並且舉行了佛事活動,次年春,和眾道友歸駐真如禪寺。不久,被推舉為本寺寺務管理委員會委員,任知客,師主張先行修復虛雲舍利塔,以擴大影響,並赴京請示,得到中國佛教協會趙樸初會長肯定。一九八五年秋,升座榮膺真如禪寺方丈。此後尤以重興祖庭,“繼佛續心燈,宏法是家務”為己任。在主持寺務管埋中,既註重歷代祖師遺訓的實踐,又緊密結合今日的情況,做到既奉佛法,亦守世法,對于寺務管理重點抓了僧眾的定身心,杜放逸,嚴戒律。製定了“真如寺常住規約”、“客堂規約”等一系列規章製度,帶頭認真遵循。在師的表率示範下,真如寺僧眾認真恢復與光大了虛雲主寺時期所形成的道風,每日的早晚功課上殿,每月望朔“布薩誦戒”,重視僧從的坐禪習定。新增面積達千餘平方米的新禪堂於一九九零年落成,增加坐長香的僧人,又在原先每日坐四支香的基礎上,延長至每日坐十四支香,以期深入修持。每年舉行夏講冬禪七,不僅寺僧眾參,而且有北京、上海、廣州、香港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四眾弟子專程前來。還註意帶領僧眾進行農耕,以實踐首丈祖師遺訓。于一九八七年即恢復“真如禪寺僧伽農場”,建立相應的管理製度。又學習世間法,採取承包責任製,以調動僧眾生產勞動的積極性。因而,真如寺呈現道風正,規矩嚴,農禪好,各項事興業旺發達的局面。自一九八五年起,師親自設計與指揮施工完成了虛雲紀念堂、西禪堂、方丈寮與性福、海燈、朗耀諸和尚塔墓;先後完成了觀衡、戒顯等歷代祖師塔墓的修葺。寺內諸殿堂樓閣修復一新,數百尊佛像得以重塑,且鑲金飾彩,無比庄嚴。他重視青年僧人的修學,帶領他們遵奉“般若堂中學無為,明心見性是指歸”之圭旨,深人《金剛經》等經典的學習;教導他們應當把握住“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時刻警惕,做到“不污染”;強調“塵塵混如,剎剎達雲”;要求他們學禪應當首先學會做人,懂得禪法即在平日行勞作之中,學禪不能一味追求形式,而挖土挑水耕田也是修行。師對于他們視性殊,或安排坐長香,或坐香與出坡並舉。先後將幾名符合條件者送至北京、靈岩山佛學院培養,大膽啓用青年僧人充任職事,委以重任。對于眾多僧人,每年春夏兩季都要組織他們學習唱念。一九八七年,主持舉辦本寺僧眾培訓班。二年後,又專們聘請廣州光孝首座和尚本智來寺主持講經班。一九九二年,主動支持江西省佛教協會來寺舉辦執事培訓班,並親自主講“寺院清規”。期間,安排真如寺全體青年僧人前去旁聽,以提高學識。為紹隆佛種,續燃傳燈,於一九八五年、一九八八年、一九九一年三次主持傳授三壇大戒,受戒衲子上千萬。一九八九年秋,應宣化之邀,作為“中國佛教赴美弘法團”成員,抵美國萬佛聖城參加傳戒大典,擔任尊證和尚。

興教弘法

一誠法師一誠法師

一誠法師不僅傾心主持真如禪寺,而且為江西佛教的振興作貢獻。一九八六年,先後擔任了江西永修縣佛教協會會長與江西省佛教協會會長。一九八七年,又兼任了九江市佛協副會長。為解決萍鄉、撫州、上饒、南昌等地寺廟的恢復,師以花甲之年,為之多方奔走,相繼受聘兼任江西本宜豐縣洞山普利寺、廣豐縣博山能禪寺、鉛山縣崆峒山慈濟寺等名譽方丈,為這些曹洞宗祖庭的修復重建出謀獻策,乃至規劃圖紙,指揮施工。書法作品,既有師承,更有創新,自成一體,別具特色,獲譽甚高。另一方面,他對佛教文化事業的建設也十分重視。親自領導編輯,歷三年艱辛完成《雲居山新志》的編纂,凡七十餘萬字。師十分關心虛雲禪學研究工作的開展,撰稿並支持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張志哲教授選編的《虛雲禪學精華錄》(上、下冊)出版發行。 2002年9月,一誠法師當選中國佛教協會新一任的會長,同時擔任中國佛學院院長。2003年9月,一誠法師榮膺中國佛學院所在地北京法源寺方丈。在其領導下,中國佛教協會成功舉辦了中國佛教協會第七屆代表大會、中國佛教協會五十周年慶典、中韓日三國黃金紐帶會議,以及世界佛教論壇等活動。指出應當大力發揚佛教優良傳統,加強中國佛教自身建設,培養愛國愛教的僧才隊伍,繼續加強佛教信仰和道風建設,開展同港澳佛教界、台灣同胞、海外僑胞等華人佛教界的聯誼工作,加強交往與合作,增進相互間的了解和友誼,為促進祖國統一和發展佛教事業而努力,堅決反對和抵製邪教對佛教的傷害。一誠法師還特別重視佛教教育,自擔任中國佛學院院長以來,十分關心佛學院的建設和教務工作,經常走進學生宿舍,關心學僧生活。一誠法師還親自捐款50萬元,作為佛學院編製統一教材之用。在法師關懷支持下,召開了“兩岸第二屆佛教教育座談會”、組織了對全國漢語系佛學院的現狀調查,以及全國教育工作會議,反省佛教教育現狀,為佛教教育的發展提供了新的契機。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