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它將充分依靠中國與有關國家既有的雙多邊機製,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區域合作平台。

“一帶一路”不是一個實體和機製,而是合作發展的理念和倡議,是依靠中國與有關國家既有的雙多邊機製,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區域合作平台,旨在借用古代“絲綢之路”的歷史符號,高舉和平發展的旗幟,主動地發展與沿線國家的經濟合作伙伴關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

“一帶一路”的建設不僅不會與上海合作組織、歐亞經濟聯盟、中國—東盟(10+1)等既有合作機製產生重疊或競爭,還會為這些機製註入新的內涵和活力。

  • 中文名稱
    一帶一路
  • 外文名稱
    One Belt And One Road/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 提出國
    中國
  • 線路
    北線、中線、南線
  • 提出時間
    2013年9月7日

思想起源

一帶一路

2013年9月7日,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發表重要演講,首次提出了加強政策溝通、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民心相通,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戰略倡議;2013年10月3日,習近平主席在印度尼西亞國會發表重要演講時明確提出,中國致力于加強同東盟國家的互聯互通建設,願同東盟國家發展好海洋合作伙伴關系,共同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啓動背景

古代背景

絲綢之路是兩漢時期中國古人開創的以洛陽、長安為起點,連線東西方文明的陸上貿易和文化交流通道,同時也是亞歐大陸經濟整合戰略。

西漢時期,張騫(約公元前164年―前114年)于(公元前138年―公元前126年)從長安(今陝西西安)出發,聯絡大月氏人,共同夾擊匈奴。首次開拓絲綢之路,被稱為“鑿空之旅”。

羅馬人征服敘利亞的塞琉西帝國和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後,通過安息帝國、貴霜帝國和阿克蘇姆帝國取得從絲綢之路上載來的中國絲綢,西漢末年,絲綢之路一度斷絕。

東漢時期,班超從洛陽出發,再次出使西域,他到達了西域,他的隨從到達了羅馬。這是東西方文明的第一次對話。也是在東漢,印度僧人沿著絲綢之路到達洛陽,將佛教傳入中國,從另一個角度拓展了絲綢之路。

唐代,洛陽人 玄奘沿著絲綢之路歷時19年到印度求取真經,促進了中華文明與印度文明的交流。寫下了《大唐西域記》。

絲綢之路是起始于中國,連線亞洲、非洲和歐洲的古代路上商業貿易路線。從運輸方式上分為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 絲綢之路是一條東方與西方之間在經濟、政治、文化進行交流的主要道路。它最初的作用是運輸中國古代出產的絲綢、瓷器等商品。德國地理學家Ferdinand Freiherr von Richthofen 最早在19世紀70年代將之命名為“絲綢之路”。

時代背景

當今世界正發生復雜深刻的變化,國際金融危機深層次影響繼續顯現,世界經濟緩慢復甦、發展分化,國際投資貿易格局和多邊投資貿易規則醞釀深刻調整,各國面臨的發展問題依然嚴峻。共建“一帶一路”順應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文化多樣化、社會信息化的潮流,秉持開放的區域合作精神,致力于維護全球自由貿易體系和開放型世界經濟。共建“一帶一路”旨在促進經濟要素有序自由流動、資源高效配置和市場深度融合,推動沿線各國實現經濟政策協調,開展更大範圍、更高水準、更深層次的區域合作,共同打造開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區域經濟合作架構。共建“一帶一路”符合國際社會的根本利益,彰顯人類社會共同理想和美好追求,是國際合作以及全球治理新模式的積極探索,將為世界和平發展增添新的正能量。

共建“一帶一路”致力于亞歐非大陸及附近海洋的互聯互通,建立和加強沿線各國互聯互通伙伴關系,構建全方位、多層次、復合型的互聯互通網路,實現沿線各國多元、自主、平衡、可持續的發展。“一帶一路”的互聯互通項目將推動沿線各國發展戰略的對接與耦合,發掘區域內市場的潛力,促進投資和消費,創造需求和就業,增進沿線各國人民的人文交流與文明互鑒,讓各國人民相逢相知、互信互敬,共享和諧、安寧、富裕的生活。

當前,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高度關聯。中國將一以貫之地堅持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構建全方位開放新格局,深度融入世界經濟體系。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既是中國擴大和深化對外開放的需要,也是加強和亞歐非及世界各國互利合作的需要,中國願意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承擔更多責任和義務,為人類和平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

構思提出

2013年9月7日上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哈薩克納扎爾巴耶夫大學作演講。,提出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

中國背景

1.、產能過剩、外匯資產過剩;

2.、中國油氣資源、礦產資源對國外的依存度高;

3、中國的工業和基礎設施集中于沿海,如果遇到外部打擊,容易失去核心設施。

啓動原則

“一帶一路”建設秉承的是共商、共享、共建原則。

啓動目的

在通路、通航的基礎上通商,形成和平與發展新常態。

啓動意義

1、“一帶一路”開啟築夢空間。

一帶一路

2、 “一帶一路”有利于將政治互信、地緣毗鄰、經濟互補等優勢轉化為務實合作、持續成長優勢。

3、通過“一帶一路”建設,無論是“東出海”還是“西挺進”,將使中國與周邊國家形成“五通”。

4、“一帶一路”戰略合作中,經貿合作是基石。遵循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路精神,

中國與沿線各國在交通基礎設施、貿易與投資、能源合作、區域一體化、人民幣國際化等領域,迎來共創共享的新時代。

5、“一帶一路”在平等的文化認同架構下談合作,是國家的戰略性決策,體現的是和平、交流、理解、包容、合作、共贏的精神。

6、“一帶一路”,是開放包容的經濟合作倡議,不限國別範圍,不是一個實體,不搞封閉機製,有意願的國家和經濟體均可參與進來,成為“一帶一路”的支持者、建設者和受益者。

三重使命

“一帶一路”是中國與絲路沿途國家分享優質產能,它是共商項目投資、共建基礎設施、共享合作成果,內容包括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政策溝通、人心相通等“五通”,比馬歇爾計畫內涵豐富得多,肩負著三大使命:

1、探尋經濟成長之道

“一帶一路”是在後金融危機時代,作為世界經濟成長火車頭的中國,將自身的產能優勢、技術與資金優勢、經驗與模式優勢轉化為市場與合作優勢,實行全方位開放的一大創新。通過“一帶一路”建設共同分享中國改革發展紅利、中國發展的經驗和教訓。中國將著力推動沿線國家間實現合作與對話,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發展伙伴關系,夯實世界經濟長期穩定發展的基礎。

2、實現全球化再平衡

傳統全球化由海而起,由海而生,沿海地區、海洋國家先發展起來,陸上國家、內地則較落後,形成巨大的貧富差距。傳統全球化由歐洲開闢,由美國發揚光大,形成國際秩序的“西方中心論”,導致東方從屬于西方,農村從屬于城市,陸地從屬于海洋等一系列不平衡不合理效應。如今,“一帶一路”正在推動全球再平衡。“一帶一路”鼓勵向西開放,帶動西部開發以及中亞、蒙古等內陸國家和地區的開發,在國際社會推行全球化的包容性發展理念;同時,“一帶一路”是中國主動向西推廣中國優質產能和比較優勢產業,將使沿途、沿岸國家首先獲益,也改變了歷史上中亞等絲綢之路沿途地帶隻是作為東西方貿易、文化交流的過道而成為發展“窪地”的面貌。這就超越了歐洲人所開創的全球化造成的貧富差距、地區發展不平衡,推動建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的和諧世界。

3、開創地區新型合作

中國改革開放是當今世界最大的創新,“一帶一路”作為全方位對外開放戰略,正在以經濟走廊理論、經濟帶理論、21世紀的國際合作理論等創新經濟發展理論、區域合作理論、全球化理論。“一帶一路”強調共商、共建、共享原則,超越了馬歇爾計畫、對外援助以及走出去戰略,給21世紀的國際合作帶來新的理念。

比如,“經濟帶”概念就是對地區經濟合作模式的創新,其中經濟走廊——中俄蒙經濟走廊、新亞歐大陸橋、中國—中亞經濟走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等,以經濟成長極輻射周邊,超越了傳統發展經濟學理論。

“絲綢之路經濟帶”概念,不同于歷史上所出現的各類“經濟區”與“經濟聯盟”,同以上兩者相比,經濟帶具有彈性高、適用性廣以及可操作性強的特點,各國都是平等的參與者,本著自願參與,協同推進的原則,發揚古絲綢之路兼容並包的精神。

共建原則

恪守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遵守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即尊重各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幹涉內政、和平共處、平等互利。

堅持開放合作。“一帶一路”相關的國家基于但不限于古代絲綢之路的範圍,各國和國際、地區組織均可參與,讓共建成果惠及更廣泛的區域。

堅持和諧包容。倡導文明寬容,尊重各國發展道路和模式的選擇,加強不同文明之間的對話,求同存異、兼容並蓄、和平共處、共生共榮。

堅持市場運作。遵循市場規律和國際通行規則,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各類企業的主體作用,同時發揮好政府的作用。

堅持互利共贏。兼顧各方利益和關系,尋求利益契合點和合作最大公約數,體現各方智慧和創意,各施所長,各盡所能,把各方優勢和潛力充分發揮出來。

啓動經過

啓動戰略

中國提出兩個符合歐亞大陸經濟整合的大戰略:

一帶一路

1、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

2、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

即“一帶一路”戰略。

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涵蓋東南亞經濟整合、涵蓋東北亞經濟整合,並最終融合在一起通向歐洲,形成歐亞大陸經濟整合的大趨勢。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從海上聯通歐亞非三個大陸和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形成一個海上、陸地的閉環。

邊境地區作為連線中國與眾多鄰國的門戶和紐帶,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具有獨特的地位和作用。

邊境地區的和平穩定是“一帶一路”建設向前推進的必要前提和保障。中國已同除印度、不丹外的12個陸上鄰國解決了邊界問題,未劃定的中印、中不邊界地區也整體保持穩定安寧。中國邊境地區整體狀況處于歷史最好時期,鄰國與中國加強合作的意願普遍上升。

邊境地區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依托。邊境口岸作為通道節點,在中國對外開放中的前沿視窗作用顯現。中國開展亞洲公路網、泛亞鐵路網規劃和建設,與東北亞,中亞、南亞及東南亞國家開通公路通路13條,鐵路8條。此外,油氣通路、跨界橋梁、輸電線路、光纜傳輸系統等基礎設施建設取得成果。這些設施建設,為“一帶一路”打下物質基礎。其中最重要也是最現實可行的通道路線是:連線東北亞和歐盟這2個當今世界最發達經濟體區域的以長吉圖開發開放先導區為主體和中心的日本,韓國——日本海——扎魯比諾港——琿春——吉林——長春——白城——蒙古國——俄羅斯——歐盟的高鐵和高速公路規劃。

2014年8月,習近平出訪蒙古國時,表示歡迎周邊國家“搭便車”。

架構思路

“一帶一路”是促進共同發展、實現共同繁榮的合作共贏之路,是增進理解信任、加強全方位交流的和平友誼之路。中國政府倡議,秉持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理念,全方位推進務實合作,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

“一帶一路”貫穿亞歐非大陸,一頭是活躍的東亞經濟圈,一頭是發達的歐洲經濟圈,中間廣大腹地國家經濟發展潛力巨大。絲綢之路經濟帶重點暢通中國經中亞、俄羅斯至歐洲(波羅的海);中國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地中海;中國至東南亞、南亞、印度洋。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重點方向是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歐洲;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南太平洋。

根據“一帶一路”走向,陸上依托國際大通道,以沿線中心城市為支撐,以重點經貿產業園區為合作平台,共同打造新亞歐大陸橋、中蒙俄、中國-中亞-西亞、中國-中南半島等國際經濟合作走廊;海上以重點港口為節點,共同建設通暢安全高效的運輸大通道。中巴、孟中印緬兩個經濟走廊與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關聯緊密,要進一步推動合作,取得更大進展。

“一帶一路”建設是沿線各國開放合作的宏大經濟願景,需各國攜手努力,朝著互利互惠、共同安全的目標相向而行。努力實現區域基礎設施更加完善,安全高效的陸海空通道網路基本形成,互聯互通達到新水準;投資貿易便利化水準進一步提升,高標準自由貿易區網路基本形成,經濟聯系更加緊密,政治互信更加深入;人文交流更加廣泛深入,不同文明互鑒共榮,各國人民相知相交、和平友好。

敲定省份

包括新疆、陝西、甘肅、寧夏、青海、內蒙古等西北的6省,黑龍江、吉林、遼寧等東北3省,廣西、雲南、西藏等西南3省,上海、福建、廣東、浙江、海南等5省,內陸地區則是重慶。

上海投資

2015年12月,上海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投資呈井噴式成長,達到92億美元,同比成長24.8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對上海的投資額達28億美元,同比成長45.2%。

絲路新圖

1、北線A: 北美洲(美國,加拿大)——北太平洋——日本,韓國——日本海——扎魯比諾港(海參崴,斯拉夫揚卡等)——琿春——延吉——吉林——長春——蒙古國——俄羅斯——歐洲(北歐,中歐,東歐,西歐,南歐)

2、北線B:北京——俄羅斯——德國——北歐

3、中線:北京——西安——烏魯木齊——阿富汗——哈薩克——匈牙利——巴黎

4、南線:泉州——福州——廣州——海口——北海——河內——吉隆坡——雅加達——科倫坡——加爾各答——內羅畢——雅典——威尼斯

5、中心線:連雲港——鄭州——西安——蘭州——新疆——中亞——歐洲

安排部署

2013年9月和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出訪中亞和東南亞國家期間,先後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大倡議。

2015年2月1日 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主持會議並講話。會議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講話和指示精神,學習李克強總理等中央領導的指示批示要求,安排部署2015年及今後一段時期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重大事項和重點工作。王滬寧、汪洋、楊晶、楊潔篪以及“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和有關部門單位負責同志參加了會議。

2015年博鰲亞洲論壇開幕式上,習近平發表主旨演講,表示“一帶一路”建設不是要替代現有地區合作機製和倡議,而是要在已有基礎上,推動沿線各國實現經濟戰略相互對接、優勢互補。

領導小組

2015年2月中央成立“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

張高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

王滬寧: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中央改革辦主任

汪 洋: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

楊 晶: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國務院秘書長

楊潔篪:國務委員

深層含義

“一帶一路”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它將充分依靠中國與有關國家既有的雙多邊機製,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區域合作平台。“一帶一路”的建設不僅不會與上海合作組織、歐亞經濟聯盟、中國—東盟(10+1)等既有合作機製產生重疊或競爭,還會為這些機製註入新的內涵和活力

一帶一路重要會議一帶一路重要會議

繼承古絲綢之路開放傳統,吸納東亞國家開放的區域主義,“一帶一路”秉持開放包容精神,不會搞封閉、固定、排外的機製。“一帶一路”不是從零開始,而是現有合作的延續和升級。有關各方可以將現有的、計畫中的合作項目串接起來,形成一攬子合作,爭取產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整合效應。

與此同時,“一帶一路”倡議的地域和國別範圍也是開放的,古代陸、海絲綢之路上的國家、中國的友好鄰國都可以參與進來。中亞、俄羅斯、南亞和東南亞國家是優先方向,中東和東非國家是“一帶一路”的交會之地,歐洲、獨聯體和非洲部分國家從長遠看也可融入合作。未來“一帶一路”進程中的很多項目,涉及的國家和實體可能更多,開放性也更強。

歷史上的絲綢之路主要是商品互通有無,今天“一帶一路”交流合作範疇要大得多,優先領域和早期收獲項目可以是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也可以是貿易投資便利化和產業合作,當然也少不了人文交流和人員往來。各類合作項目和合作方式,都旨在將政治互信、地緣毗鄰、經濟互補的優勢轉化為務實合作、持續成長的優勢,目標是物暢其流,政通人和,互利互惠,共同發展。

在共建“一路一帶”過程中,中國將堅持正確的義利觀,道義為先、義利並舉,向開發中國家和友好鄰國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真心實意幫助開發中國家加快發展。中國將不斷增大對周邊的投入,積極推進周邊互聯互通,探索搭建地區基礎設施投融資平台。中國不僅要打造中國經濟的升級版,也要通過“一帶一路”等途徑打造中國對外開放的升級版,不斷拓展同世界各國特別是周邊國家的互利合作。

“一帶一路”不是中國一家的事,而是各國共同的事業;不是中國一家的利益獨享地帶,而是各國的利益共享地帶。“一帶一路”建設,包括前期研究都是開放的,中國歡迎其他國家提出建設性意見建議,不斷豐富和完善“一帶一路”的理念、構想和規劃,集思廣益,群策群力,共同譜寫絲綢之路的新篇章,共同建設利益和命運共同體,共同創造美好幸福的未來。

官方版圖

“一帶一路”版圖“一帶一路”版圖

“一帶一路”官方版圖發布加入海上絲路南線

2015年4月,發改委、外交部和商務部聯合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宣告“一帶一路”進入了全面推進階段。央視新聞聯播推出系列報道《一帶一路共建繁榮》,在央視發布的“一帶一路”版圖當中,首次加入了“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南線——從南海到南太平洋的路線。這一路線與官方檔案相一致,但此前媒體製作的相關圖片中並未體現出來。

一帶一路的版圖

一帶,指的是“絲綢之路經濟帶”,是在陸地。它有三個走向,從中國出發,一是經中亞、俄羅斯到達歐洲;二是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地中海;三是中國到東南亞、南亞、印度洋。“一路”,指的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重點方向是兩條,一是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歐洲;二是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南太平洋。

項目落地

習近平主席在2013年9月和10月分別提出建設“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以期開創中國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經過一年多的醞釀,“一帶一路”正從戰略構想走向落實。在各部委2015年工作部署中,“一帶一路”和“走出去”出現的頻率極高,各項形式的項目在世界範圍內落地開花。

肯亞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在非洲唯一的支點,是新絲路建設中獲得中國資金援助最多的國家。

2014年5月李克強總理訪問肯亞期間,中肯簽署了關于蒙巴薩-內羅畢鐵路相關合作協定,蒙內鐵路是肯亞百年來建設的首條新鐵路,是東非鐵路網的咽喉,也是東非次區域互聯互通重大項目,規劃全長2700公裏,預計總造價250億美元。 鐵路的建設將把中國的資金、技術、標準、裝備製造和管理經驗帶入非洲。總理在這次訪問提出的要互聯互通的航空、鐵路、公路三大網路在肯亞都能體現。

在中國政府“一帶一路”戰略執行下,在兩國政府的支持下, (China Trade week)將于 2015年7月1日-3日在東非肯亞國際展覽中心KICC舉辦。屆時,200多家中國企業,將集中展示自己的產品,行業涉及建築建材、工程機械、汽摩配、塑膠塑膠、消費品和食品農業等。同期有 “新絲綢之路研討會”和“中國民俗文化匯報演出”活動。

肯亞中國貿易周獲得了肯亞工商商會、肯亞投資局、肯亞國際展覽中心、肯亞壓經濟部等當地政府機構的支持。據主辦方MIE集團介紹,他們和肯亞工商會聯合舉行買家、賣家配對活動,把中國參展企業的產品信息提前發給肯亞的採購商,最大程度的提供促成兩國企業的合作。

2015年6月3 號,肯亞中國貿易周展前新聞發布會在肯亞首都內羅畢隆重召開。發布會當日,新華社,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以及當地近3 0多家知名專業媒體,到達現場直擊報道。肯亞著名商業網站Business Today大篇幅報道了該項目,且Business Daily,24 seven news,254 lately, The Star,The Standard, Daily Nation,等肯亞主流媒體也進行了大篇幅的報道,在新聞發布會上,展會主辦方MIE集團總裁David Wang和展會總策劃Gary Robinson出席並致辭,同時出席發布會現場的還有中國駐肯亞使館官員、肯亞商會、肯亞投資局以及肯亞政府機構的官員。

願景

共建“一帶一路”是中國的倡議,也是中國與沿線國家的共同願望。站在新的起點上,中國願與沿線國家一道,以共建“一帶一路”為契機,平等協商,兼顧各方利益,反映各方需求,攜手推動更大範圍、更高水準、更深層次的大開放、大交流、大融合。“一帶一路”建設是開放的、包容的,歡迎世界各國和國際、地區組織積極參與。

共建“一帶一路”的途徑是以目標協調、政策溝通為主,不刻意追求一致性,可高度靈活,富有彈性,是多元開放的合作進程。中國願與沿線國家一道,不斷充實完善“一帶一路”的合作內容和方式,共同製定時間表、路線圖,積極對接沿線國家發展和區域合作規劃。

中國願與沿線國家一道,在既有雙多邊和區域次區域合作機製架構下,通過合作研究、論壇展會、人員培訓、交流訪問等多種形式,促進沿線國家對共建“一帶一路”內涵、目標、任務等方面的進一步理解和認同。

中國願與沿線國家一道,穩步推進示範項目建設,共同確定一批能夠照顧雙多邊利益的項目,對各方認可、條件成熟的項目抓緊啓動實施,爭取早日開花結果。

“一帶一路”是一條互尊互信之路,一條合作共贏之路,一條文明互鑒之路。隻要沿線各國和衷共濟、相向而行,就一定能夠譜寫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新篇章,讓沿線各國人民共享“一帶一路”共建成果。

世界意義

沿線國家仍處于工業化進程中

藍皮書在已有相關研究基礎上,具體到國別,細化到產業,並上升至戰略,利用工業化綜合評價體系,測度“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工業化進程。研究結果表明,“一帶一路”沿線65個國家之間工業化水準差距較大,涵蓋了工業化進程的各個階段。整體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整體上仍處于工業化進程中,且大多數國家處于工業化中後期階段,大體呈現“倒梯形”的結構特征。

藍皮書利用對外商品結構資料和地區結構資料,對不同工業化階段代表性國家的工業產出產品的類型、產能合作過程中的供給和需求、中國與這些國家產業對接潛力進行分析,系統研究中國與其他沿線國家的合作基礎和合作格局。結果發現,不同工業化階段的國家在產能合作進程中,可以尋找到不同的角色定位,共同培育以“互補合作”為主導的產能合作“新雁陣”模式。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部部長趙昌文表示,藍皮書選擇“一帶一路”來研究各個國家工業發展與合作是一個非常好的視角。“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發展階段的差異性非常大,65個國家中涵蓋了從低收入國家到高收入國家。“工業化進程”這一關鍵字的選擇也非常準確,研究“一帶一路”的工業化進程非常重要。也就是說,將“一帶一路”與“工業化進程”兩個關鍵字放在一起研究意義重大。

社科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所長李平指出,工業化進程實質是現代化進程。在現代化進程中,產業結構的不斷轉化,通過勞動密集型、資本密集型、技術密集型的轉化,推動了經濟發展。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工業化進程的研究,抓住了“一帶一路”的根本和核心。他對藍皮書的發布給予高度評價:“這是截至目前,研究‘一帶一路’最優秀的、理論功底最扎實的、最實用的報告。”

中國工業化進程遠未結束

“‘十二五’期間,中國工業化水準有了實質性提高,從工業化中期步入了工業化後期。這在中國工業化進程中具有標志性意義。”黃群慧指出,“對于步入工業化後期的中國而言,其工業化進程還遠未結束,工業的重要地位並未改變。”

2014年,中國的工業化綜合指數為83.69,位于工業化後期的中段,“十二五”(2010~2014年)時期中國的工業化工業化年均成長速度為4.4。“十二五”時期中國工業化水準有了實質性的提高,從工業化中期步入了工業化後期。

十八大報告指出,中國要在2020年基本實現工業化,即使考慮到步入工業化後期。在經濟新常態的背景下,中國經濟增速將從高速轉向中高速,預計到2020年中國的工業化水準綜合指數也將達到100,從而達到基本實現工業化的目標。

但是,中國的工業化進程呈現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特征,上海、北京、廣東、江蘇、浙江、天津等東部地區大多已經步入後工業化時期,而大部分中西部地區還處于工業化中期。

“十三五”乃至更長時期,推進中國工業化進程的區域協調發展任務還十分艱巨。

工業本身所蘊含的生產能力和知識積累卻是關系一國經濟長期發展績效的關鍵。工業特別是製造業不僅是技術創新的主要來源,而且還是技術創新的使用者和傳播者。國際金融危機後,歐美等工業化國家認識到“製造業空心化”所帶來的巨大問題,紛紛推出“再工業化”戰略和各類製造業振興計畫,包括美國的《先進位造業國家戰略計畫》、德國工業4.0計畫、法國新工業法國34項計畫等等,掀起了第三次工業革命的熱潮。

我國推出了“中國製造2025”,這對推進我國從工業大國向工業強國轉變、走新型工業化道路、深化我國工業化進程具有重要意義。

工業化的“外溢”效應凸顯

到2020年中國將基本實現工業化,這將使世界的工業化進程發生跨越式的發展,而中國工業化對世界工業化進程的貢獻還不僅如此。

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無論是國際經濟環境,還是國內經濟條件,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國際經濟不確定性增強,國內經濟發展的結構性矛盾凸顯,我國正步入增速減緩、結構趨優、動力轉換的經濟新常態。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國推出以全方位開放新格局為目標的“一帶一路”戰略。

2013年9月和10月,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分別提出建設“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帶一路”戰略構想。“一帶一路”旨在借用古代“絲綢之路”的歷史符號,高舉和平發展的旗幟,主動地發展與沿線國家的經濟合作伙伴關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

初步看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至少涉及到涉及包括東南亞、中亞、中東歐等地區的65個國家(中國包括在內),其是世界上跨度最長的經濟大走廊,也是世界上最具發展潛力的經濟合作帶。

“一帶一路”發端于中國,貫通中亞、東南亞、南亞、西亞乃至歐洲部分區域,東牽亞太經濟圈,西系歐洲經濟圈,覆蓋約44億人口,經濟總量約21萬億美元,人口和經濟總量分別佔全球的63%和29%。

從工業化視角看,“一帶一路”戰略的推出,表明一個和平崛起的大國的工業化進程正在產生更大的“外溢”效應。中國將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通過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的“互通互聯”,實現工業產能合作以及其他各個方面的更廣、更深層面的區域經濟合作,從而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產業升級、經濟發展和工業化水準的進一步提升,這對世界工業化進程的推進意義巨大。

沿線國家呈“倒梯形”結構

工業化水準最低的是位于南亞的尼泊爾,工業化綜合指數為0,且各項指標評價均為最低。其中,人均GDP為1345美元,僅僅比位于倒數第一的阿富汗多200美元;第一產業佔比34.3%,居65個國家的首位;製造業增加值佔總商品生產部門增加值比重為12.8%,居倒數第六位;人口城鎮化率為18.2%,處于65個國家的末位;第一產業就業佔比66.5%,居65個國家的首位。

工業化水準最高的是東南亞的新加坡和中東的以色列,工業化綜合指數均為100。新加坡人均GDP為58523美元,居65個國家的第二位,僅次于卡達,以色列人均GDP為27860美元,居第八位;新加坡第一產業佔比僅為0.03%,是65個國家中一產佔比最小的國家,以色列一產佔比1.4%;新加坡製造業增加值佔總商品生產部門增加值比重為74.6%,居首位,以色列該比重為63%;新加坡人口城鎮化率為100%,以色列人口城鎮化率為92.1%,居第三位;兩個國家第一產業就業佔比均在1%左右,為65個國家中最低的。其他國家的工業化水準則分布在各個不同的階段,除了處于後工業化階段的兩個國家之外,工業化綜合指數最高的幾個國家中有1個位于東南亞,9個位于中東歐,2個位于西亞、中東,按照指數大小依次為黎巴嫩、斯洛伐克、波蘭、馬來西亞、土耳其、愛沙尼亞、斯洛維尼亞、白俄羅斯、立陶宛、拉脫維亞、匈牙利及捷克。而除了處于前工業化階段的尼泊爾之外,工業化水準最低的幾個國家分別為位于中亞的塔吉克,位于東南亞的緬甸、高棉、東帝汶以及位于中亞的阿富汗。

整體來看,“一帶一路”沿線65個國家之間工業化水準差距較大,涵蓋了工業化進程的各個階段。其中,處于前工業化時期的國家隻有1個,處于工業化初期階段的國家有14個,處于工業化中期階段的國家有16個,處于工業化後期階段的國家有32個,而處于後工業化時期的國家隻有2個。可以看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整體上仍處于工業化進程中,且大多數國家處于工業化中後期階段,大體呈現“倒梯形”的結構特征。這充分說明了“一帶一路”戰略“涵蓋面寬”和“包容性強”的重要特征。與中國處于同一工業化階段的國家有俄羅斯,中東歐的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及羅馬尼亞,西亞、中東的巴林和約旦。

有14個國家的工業化水準高于中國,有44個國家的工業化水準低于中國,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工業化水準處于上遊的位置。

若從各大板塊來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工業化水準的特征,可以發現中亞五國分布在工業化初期和工業化後期兩頭,東南亞和南亞的國家大部分處于工業化初期,而中東歐和西亞、中東的國家大部分處于工業化後期階段,隻有一個國家位于工業化初期階段。

出口貿易和產能合作潛力巨大

2014年,中國出口的前五大類商品分別是機電產品(資本密集型),紡織品及原料(勞動密集型),賤金屬及製品(資本密集型),家具、玩具、雜項製品(勞動密集型),化工產品(資本密集型),其中機電產品的出口佔總出口的近一半。

從出口商品結構來看,高科技類產品的比重相對較高。從出口商品的地區分布來看,美國、日本、英國、德國等是中國主要的出口對象,這說明中國的對外商品貿易仍然以發達國家為主。中國向“一帶一路”沿線64個國家出口的機電產品僅佔機電產品總出口的21.75%,紡織品及原料向64個國家出口的數量佔紡織品及原料總出口的33.9%,其中越南進入前六位。

在賤金屬及製品的出口中,越南和馬來西亞分別是排中國第三位和第五位的出口對象。在化工產品的出口中,印度和印尼分別為排第二位和第六位的出口對象。在塑膠、橡膠的出口中,俄羅斯和印度分別排第四位和第五位。可以看出,中國對“一帶一路”64個沿線國家的出口,隻是涉及相鄰或相近的周邊國家。

機電產品(資本密集型),礦產品(資源密集型),化工產品(資本密集型),運輸設備(資本密集型),光學、鍾表、醫療設備(資本密集型)是中國進口的前五大商品。通過與出口前五大商品對比,可以發現,中國的對外貿易目前處于以勞動、技術換資源、技術的階段。從進口商品結構來看,原料類產品和一些技術含量較高的產品是中國主要的進口商品類型。中國從“一帶一路”64個沿線國家進口的機電產品僅佔機電產品總進口的16.15%,進口的運輸設備僅佔4.64%,光學、鍾表、醫療設備僅佔5.97%。而從這些國家進口的礦產品則佔了礦產品總進口的50.43%,其中沙烏地阿拉伯、俄羅斯、伊朗分別排第二位、第三位和第六位。可以看出,中國對“一帶一路”64個沿線國家的進口,目前以初級產品為主。

中國對64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範圍的局限性、進口商品的特定性,從側面反映出中國參與“一帶一路”產能合作的潛力巨大。進一步開拓國際市場,構建對外開放新格局,讓能夠充分展示中國創造實力的優勢產業“走出去”。而目前產能過剩是中國第二產業面臨的主要發展瓶頸,鋼鐵、水泥、電力、煤炭等傳統重工業,紡織、造紙、製革等部分輕工業,以及多晶矽、風電設備、船舶等一些新興產業都未能幸免,這些產業涵蓋勞動、資本、技術密集等各種類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大部分國家的工業化水準低于中國,面臨著工業化發展的巨大任務,因此,除了優勢產業的轉移外,讓中國趨于過剩而其他國家卻急缺的質優價廉產品“走出去”成為中國參與“一帶一路”產能合作的又一重大目標,實現合作雙方供需互補、各施所長、各盡所能的良好狀態。

打造歐亞區域經濟一體化新格局

雁陣模式的核心是產業轉移,目的是整體生產網路的形成。“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處于不同的工業化階段,有著不同的經濟發展水準,並形成了不同的優勢產業類型。而這些產業也形成了三種不同的梯度,即技術密集與高附加值產業(工業化後期國家)、資本密集型產業(工業化中期國家)、勞動密集型產業(工業化初期國家)。

隨著中國廉價勞動力時代的終結,勞動密集型產業(如紡織品、玩具等)有望向以東南亞部分國家為代表的工業化初期國家轉移,資源密集型產業(如能源產品、化工產品、金屬製品)可以向以中東歐部分國家為代表的油氣豐裕國家及以中亞部分國家為代表的礦產資源豐裕國家轉移,而中國可以擴大對這些國家資本、技術及高附加值產品的出口;部分技術密集和高附加值產業(如機電產品、部分裝備製造產品),則有望向以中東歐部分國家為代表的工業化後期國家轉移,實現技術的互通有無。

如此一來,第一產業梯度國家的產業升級會帶動第二產業梯度國家的相應升級,第二產業梯度國家的產業升級也勢必會帶動第三產業梯度國家的相應升級,進而實現“一帶一路”國家產業鏈的有效轉移和分工明確的生產網路的構建,形成“新雁陣”分工和合作模式。

而之所以稱為“新雁陣”,是因為從日本的“雁陣崩潰”中可以看到:一個由封閉的、隻以產業結構自我完善為最終目的的雁首所牽頭的雁陣模式是難以為繼的。“新雁陣”模式的建立需要中國充分挖掘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濟的互補性,建立雙贏、合理的國際分工體系,打造歐亞區域經濟一體化新格局,而這也正是“一帶一路”戰略提出的主旨。

國際節日

中國經濟導報訊 記者張洽棠報道 12月16日,國際七三學社前主席、香港文聯終身高級顧問陳恩田代表全球70年代出生的1216名學者,倡議將12月16日定為“一帶一路”國際日,並啓動“一帶一路”國際日志願者計畫。

相關著作

兩極世界理論——在世界歷史的進化結構中發現通往共產主義之路》。該書作者表示,該書在繼承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特別是關于世界歷史的理論,綜合運用唯物辯證法、地緣經濟、地緣政治和社會形態學視角研究分析世界歷史結構基礎上,對社會主義運動方向和共產主義實現途徑作了理論預測,同時也為“一帶一路”戰略實施提供了理論基礎和基本原則。2013年7月,學習出版社原本擬推薦該書入選“國家哲學社會科學成果文庫”。呈報書稿終稿2個月後即2013年9月、10月,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一帶一路”戰略構想,使書中關于第三代兩極世界進程的先經濟後政治的合作步驟原則、先中亞俄羅斯後南亞東南亞再中東非洲最後歐洲的地緣推進原則、先競爭性領域後自然壟斷性領域再公共產品性領域的產業遞進原則從理論走向了現實,特別是以社會主義基本原則為基礎提出的產權合作遞進原則得到了初步體現,國有企業在“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中擔當了中堅角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