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製

一國兩製

"一國兩製"是"一個國家,兩種製度"的簡稱,指的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國家的主體實行社會主義,香港、澳門台灣實行資本主義

"一國兩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前任領導人鄧小平為了實現中國統一的目標而創造的方針,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台灣問題上的主要方針,也即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所採用的製度。香港問題、澳門問題和台灣問題都是歷史上遺留下來的問題,解決這些問題,實現國家統一,是中華民族的共同願望。

  • 中文名稱
    一國兩製
  • 提出人
    鄧小平

基本含義

“一國兩製”是“一個國家,兩種製度”的簡稱。中國共產黨為解決祖國內地和台灣和平統一的問題以及在香港澳門恢復行使中國主權的問題而提出的基本國策。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內地堅持社會主義製度作為整個國家的主體,同時允許台灣、香港、澳門保留資本主義製度。

一國兩製”政策以“一個中國”為原則,並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的地區之中,中國大陸實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及民主集中製,但是在香港、澳門皆不實行社會主義,主權移交後保持其原有的資本主義。並可以享有除國防和外交外,其他事務高度自治及參與國際事務的權利稱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及“澳人治澳,高度自治”。例如香港對外事務方面,香港可以以“中國香港”(Hong Kong, China)名義參與國際事務與體育盛事,如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等等成為成員之一,而香港與澳門兩者的基本法是有所不同,如澳門在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沒有決策權。

“一國兩製”除了在香港和澳門主權移交中國後實施,也是當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台灣問題上的主要方針但台灣民眾在中國統一或台灣獨立的問題上仍存在分歧。台灣在經歷1990年代包括總統直選的一連串民主化運動後支持台灣獨立的比例緩步微升、且通常穩定地高于支持統一的比例,而均低于支持維持現狀的比例。

這個方針已經使香港問題、澳門問題得到解決,正在有力地推動台灣問題的解決。中共十三大的政治報告指出: 歷史將證明,按“一國兩製”實現國家統一的構想和實踐,是中華民族政治智慧的偉大創造,具有強大生命力。

“一國兩製”也為世界上仍在分裂中的民族和國家實現和平統一,為用和平方式解決國際爭端提供了新的思路和經驗。

首次提出

1981年8月26日,鄧小平在北京會見港台知名人士傅朝樞時,首次公開提出解決台灣、香港問題的“一國兩製”構想。

鄧小平會見台灣、香港知名人士傅朝樞(左)鄧小平會見台灣、香港知名人士傅朝樞(左)

鄧小平說,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可以採取獨特的模式,社會製度不變,台灣人民的生活水準不降低,外國資本不動,台灣可以擁有自己的武裝力量。即使武裝統一,台灣的現狀也可以不變,台灣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省、一個區,還保持它原有的製度、生活。中共十分願意、十分贊成國共第三次合作,中國這件事要台灣海峽兩岸的領導人和人民來決定。希望台灣的領導人眼界放寬點、看遠點。統一中國,是中國人民的希望,是中華民族的希望。

各行其是

鄧小平至少有一次透過李光耀,向“我在莫斯科的同學”蔣經國致以問候。鄧小平也對李光耀陳述如何保護各方利益、解決兩岸問題的看法。鄧小平說,北京絕不派官員或軍隊到台灣;不幹預台灣的政治或“人事”問題;統一之後的現狀“可以維持一百年”,北京絕不會去更動它。

依據鄧小平的說法,台灣可以享有“處理外交事務……簽發特別護照……與其他國家簽訂一些協定……的特別權力”。兩岸關系將是“你不吃掉我,我也不吃掉你,你不要煩我,我也不煩你,各行其是”的性質。

可是,蔣經國在聽到李光耀傳遞的這些信息後,並不認為這些“條件”在島內已經凝聚成為共識,因此,他並不贊成立即開始兩岸談判,而且他還認為:中國大陸的局勢,也還未充分變化到足以讓他展開兩岸統一的談判。

李光耀和蔣經國倒是都認為,讓大陸與台灣、新加坡的繁榮、開放社會多接觸,將可導引中國往類似方向演變。

蔣經國對德國《明鏡周刊》說:“重建一個自由、民主、統一的中國,既不是夢想,也不是幻想。”

1988年1月13日下午1時50分左右,蔣經國突然撒手人寰。聽到經國逝世的訊息,鄧小平立刻召集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鄧小平表示,當蔣經國依然健在時,“中國的統一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困難和復雜。國民黨和共產黨過去有過兩次合作的經驗。我不相信國共之間不會有第三次的合作。可惜,經國死得太早了。”

基本構想

香港問題、澳門問題和台灣問題都是歷史遺留下來的。解決這些問題,實現祖國統一,是包括港澳台同胞、海內外僑胞和大陸全體同胞在內的整個中華民族的強烈願望。進入改革開放的新時期後,鄧小平從維護祖國和中華民族根本利益出發,創造性地提出了“一國兩製”的偉大構想。“一國兩製”就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大陸實行社會主義製度,台灣、香港和澳門實行資本主義製度。“一國兩製”,為實現祖國統一指明了前景,贏得海內外人士的好評。

歷史沿革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之初實際上也實行過一國兩製,即在1959年以前他們並不觸及西藏地方施行的農奴製度。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時,中國共產黨起初採取“武力解放台灣”的方針。1956年,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提出了“和平解放台灣”的構想,希望以“第三次國共合作”來解決台灣問題。1961年6月,毛澤東在與印尼總統蘇加諾會談時,首次談及容許台灣保持原來的社會製度。他說“如果台灣歸還祖國,中國就可以進聯合國。如果台灣不作為一個國家,沒有中央政府,它歸還祖國,那麽台灣的社會製度也可以留待以後談。我們容許台灣保持原來的社會製度,等台灣人民自己來解決這個問題。”這就是一國兩製的最早雛形。之後在1963年,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將中國政府對台政策歸納為“一綱四目”,其中已經隱含後來“一國兩製”的意思。

1978年10月8日,在會見日本文藝家江藤淳時,鄧小平說:“如果實現祖國統一,我們在台灣的政策將根據台灣的現實來處理。比如說,美國在台灣有大量的投資,日本在那裏也有大量的投資,這就是現實,我們正視這個現實。”意味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統一後將尊重中華民國現實情況,並保護外商投資,這是鄧小平關于“一國兩製”構想的最初思考。

1978年11月14日,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在結束了對泰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訪問,途經緬甸回國時,同緬甸總統吳奈溫的會談中談到台灣問題。他說:“在解決台灣問題時,我們會尊重台灣的現實。比如,台灣的某些製度可以不動,那邊的生活方式可以不動,但是要統一。”這裏,鄧小平初步表述了“一國兩製”的構想,同年12月,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全會公報在提及台灣問題時,首次以“台灣回到祖國懷抱,實現統一大業”來代替“解放台灣”的提法。

1981年9月底,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葉劍英在向新華社記者發表的談話中說:“國家實現統一後,台灣可作為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並可保留軍隊”,“台灣現行社會、經濟製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同外國的經濟、文化關系不變。私人財產、房屋、土地、企業所有權、合法繼承權和外國投資不受侵犯”。

1982年1月,鄧小平表示:“‘一個國家,兩種製度’,兩製是可以允許的,他們不要破壞大陸的製度,我們也不要破壞他那個製度”。關于‘一國兩製’的概念,正式出台。 一個國家,兩種製度。根本就是在共產黨作為最高權力統一領導之下,全國的其他政黨為政治協商,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兩種製度是在與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不沖突的條件下,地區50年相對不改變現有的製度。但必須是一個以共產黨作為首的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即是以共產黨為先,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為先,之後才是其他的事情。

一國兩製製度一國兩製製度

1983年7月,鄧小平說:“祖國統一後,台灣特別行政區可以有自己的獨立性,可以實行同大陸不同的製度。司法獨立,終審權不須到北京。台灣還可以有自己的軍隊,隻是不能構成對大陸的威脅。大陸不派人駐台,不僅軍隊不去,行政人員也不去。台灣的黨政軍等系統,都由台灣自己來管。中央政府還要給台灣留出名額”。

鄧小平曾經表示:“實行一國兩製的構想,香港幾個不變:社會製度不變、法律基本不變,生活方式不變,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自由港地位。除了派軍隊以外,不向香港特區政府派出幹部。派軍隊是為了維護國家的安全,而不是去幹預香港的內部事務。我們說話是算數的,不搞小動作。不但九七年時不變,我們講五十年不變。五十年不變,影響不了大陸的社會主義。我很有信心,一國兩製是行得過的。”他也曾以“馬照跑、舞照跳”形容五十年不變的情形。 鄧小平還表示:說“五十年不變”是因為一代人隻能管五十年,再長的時間要由下一代管了。

1984年,中英簽署關于香港問題的《中英聯合聲明》;1987年,中葡簽署關于澳門問題的《中葡聯合聲明》,均實施了“一國兩製”的構想。

中華人民共和國計畫將一國兩製推行至台灣地區(即中華民國目前實際管轄範圍),但中華民國于2000年由民進黨執政後,兩岸會談中止。在2008年國民黨復出後,兩岸官方會談逐漸恢復,而目前中華民國的馬英九政府處理兩岸關系採取“不統不獨不武”之政策。

2010年12月,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所作的的民意調查,高達87.3%的絕大部分台灣民眾認為應該維持現狀(廣義):

盡快宣布獨立:6.4%;維持現狀,以後走向獨立:17.6%;永遠維持現狀:28.4%;維持現狀,看情形再決定獨立或統一:34.2%;維持現狀,以後走向統一:7.1%;盡快統一:1.2%;不知道/無意見:5.2%。

基本特點

“和平統一、一國兩製”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和實踐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國政府一項長期不變的基本國策。這一方針,有以下基本點:

(一)一個中國。世界上隻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央政府在北京。這是舉世公認的事實,也是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前提。

中國政府堅決反對任何旨在分裂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言行,反對“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一國兩府”,反對一切可能導致“台灣獨立”的企圖和行徑。海峽兩岸的中國人民都主張隻有一個中國,都擁護國家的統一,台灣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地位是確定的、不能改變的,不存在什麽“自決”的問題。

(二)兩製並存。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大陸的社會主義製度和台灣的資本主義製度,實行長期共存,共同發展,誰也不吃掉誰。這種考慮,主要是基于照顧台灣的現狀和台灣同胞的實際利益。這將是統一後的中國國家體製的一大特色和重要創造。

兩岸實現統一後,台灣的現行社會經濟製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同外國的經濟文化關系不變。諸如私人財產、房屋、土地、企業所有權、合法繼承權、華僑和外國人投資等,一律受法律保護。

(三)高度自治。統一後,台灣將成為特別行政區。它不同于中國其他一般省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它擁有在台灣的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黨、政、軍、經、財等事宜都自行管理;可以同外國簽訂商務、文化等協定,享有一定的外事權;有自己的軍隊,大陸不派軍隊也不派行政人員駐台。特別行政區政府和台灣各界的代表人士還可以出任國家政權機構的領導職務,參與全國事務的管理。

(四)和平談判。通過接觸談判,以和平方式實現國家統一,是全體中國人的共同心願。兩岸都是中國人,如果因為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被分裂,兵戎相見,骨肉相殘,對兩岸的同胞都是極其不幸的。和平統一,有利于全民族的大團結,有利于台灣社會經濟的穩定和發展,有利于全中國的振興和富強

實踐意義

香港、澳門回歸後的事實充分證明,“一國兩製”方針是正確的,是具有強大的生命力的,這為兩岸和平統一樹立了光輝的典範。香港、澳門順利回歸以後的發展充分證明,“一國兩製”已經首先在解決香港、澳門問題中得到了成功的運用,人們有更加充分的理由相信,“一國兩製”同樣可以成為解決台灣問題的最佳方式。在香港回歸中國五周年之際,曾經直接參與中英香港問題談判的英國前副首相傑弗裏·豪在接見新華社記者採訪時指出,“一國兩製”方針是史無前例的驚人之舉,在解決香港問題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在過去的五年裏,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並沒有改變,人們尊重法製和司法獨立,香港特區政府也重視民主。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五年來的事實說明,“一國兩製”的構想得到成功實施,並為解決其他歷史遺留問題提供了可供借鏡的寶貴經驗。人們看到,“一國兩製”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和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成功實踐,對台灣同胞產生了積極的影響,越來越多的台灣同胞從中理解了“一國兩製”的精神和益處,近年來台灣同胞中認同“一國兩製”的人數明顯上升就是最好的證明。  

一國兩製

實踐報告

2014年6月10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0日發表了《“一國兩製”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

全文如下:

“一國兩製”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2014年6月

目錄

前言

一、香港順利回歸祖國的歷程

二、特別行政區製度在香港的確立

三、香港特別行政區各項事業取得全面進步

四、中央政府全力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繁榮發展

五、全面準確理解和貫徹“一國兩製”方針政策

結束語

附錄

前言部分節選

“一個國家,兩種製度”是中國政府為實現國家和平統一而提出的基本國策。按照“一國兩製”方針,中國政府通過與英國政府的外交談判成功解決歷史遺留的香港問題,于1997年7月1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實現了長期以來中國人民收回香港的共同願望。香港從此擺脫殖民統治,回到祖國懷抱,走上了與祖國內地優勢互補、共同發展的寬廣道路。

香港回歸祖國後,“一國兩製”由科學構想變成生動現實。中央政府嚴格按照香港基本法辦事,認真履行憲製責任,堅定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施政;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繼續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製度和生活方式不變,法律基本不變,繼續保持繁榮穩定,各項事業全面發展。“一國兩製”在香港日益深入人心,得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國人民的衷心擁護和國際社會的廣泛好評。

“一國兩製”作為一項新生事物,需要在實踐中不斷探索、開拓前進。回顧總結“一國兩製”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歷程,全面準確地理解和貫徹“一國兩製”方針政策, 有利于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有利于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有利于繼續推動“一國兩製”實踐沿著正確的軌道向前發展。

外語表述

英語:One country, two systems

日語:一國二製度(いっこくにせいど)

葡萄牙語:Um país, dois sistemas

德語:Ein Land, zwei Systeme

法語:Deux systèmes

俄語:Две системы

希臘語:Δο συστματα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