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梅 -詞語

一剪梅

一剪梅,是詞牌名。雙調小令,六十字,上、下片各六句,句句平收,葉韻則有上、下片各三平韻、四平韻、五平韻、六平韻數種,聲情低抑。亦有句句葉韻者,代表作品有:李清照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等。

  • 中文名稱
    一剪梅
  • 類型
    雙調小令
  • 字數
    60
  • 用法
    上、下片各六句,句句平收,葉韻則有上、下片各三平韻、四平韻、五平韻、六平韻數種,聲情低抑。亦有句句葉韻者
  • 古詩
    李清照《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李白《一剪梅》

簡介  

一剪梅,雙調小令,六十字,上、下片各六句,句句平收,葉韻則有上、下片各三平韻、四平韻、五平韻、六平韻數種,聲情低抑。亦有句句葉韻者,[1]如《一剪梅·溫州》:“人說繁華比帝鄉,館廈皇皇,道路皇皇。山川瑰麗勝蘇杭,樓外花香,樓裏人香。 攘往熙來富貴商,天上機航,水上舟航。王孫到此也牽腸,欲把他鄉,落作家鄉。”(摘自《載敬堂集·江南靖士詩稿》)

一剪梅一剪梅

來源

此調因周邦彥詞起句有“一剪梅花萬樣嬌”,乃取前三字為調名。又韓淲詞有“一朵梅花百和香”句,故又名《臘梅香》,李清照詞有“紅藕香殘玉簟(diàn)秋”句,故又名《玉簟秋》。

用法

詞譜》以周邦彥吳文英詞為正體。周詞為上下片各六句三平韻,即起句、第三句和結句用韻。夢窗詞為上下片各六句,四平韻,即起句,三、四句和結句用韻。另一體為每句用韻,如蔣捷、張炎詞。另有五十八字、五十九字兩體。此調以一個七言句帶兩個四言句,節奏明快。

古詩

例詞:《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 李清照

中仄平平仄仄平(韻)。

紅藕香殘玉簟秋。

中仄平平,中仄平平(韻)。

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中平中仄仄平平(韻)。

雲中誰寄錦書來?

中仄平平,中仄平平(韻)。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中仄平平仄仄平(韻)。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中仄平平,中仄平平(韻)。

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中平中仄仄平平(韻)。

此情無計可消除

中仄平平,中仄平平(韻)。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一剪梅》 李白

倜儻風流俊少年,通曉書經,自號青蓮。

遍遊天下美河山,破浪長風,直掛雲帆。

鬥酒豪情詩百篇,書劍飄零,一代詩仙。

橫眉蔑視傲當權,富貴浮雲,風月無邊。

《一剪梅·堆枕烏雲墮翠翹》 蔡伸

堆枕烏雲墮翠翹。午夢驚回,滿眼春嬌。

嬛嬛一裊楚宮腰。那更春來,玉減香消。

柳下朱門傍小橋。幾度紅窗,誤認鳴鑣。

斷腸風月可憐宵。忍使懨懨,兩處無聊。

宋 李清照 一剪梅

一剪梅  李清照

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這首詞作于李清照和丈夫趙明誠遠離之後,寄寓著清照不忍離別的一腔深情,是一首工巧的別情詞作。

詞的起句“紅藕香殘玉簟秋”,領起全篇,上半句“紅藕香殘”寫戶外之景,下半句“玉簟秋”寫室內之物,對清秋季節起了點染作用。全句設色清麗,意象蘊藉,不僅刻畫出四周景色,而且烘托出詞人情懷。意境清涼幽然,頗有仙風靈氣。花開花落,既是自然界現象,也是悲歡離合的人事象征;枕席生涼,既是肌膚間觸覺,也是凄涼獨處的內心感受。起句為全詞定下了幽美的抒情基調。

接下來的五句順序寫詞人從晝到夜一天內所做之事、所觸之景、所生之情。前兩句“輕解羅裳,獨上蘭舟”,寫的是白晝水面泛舟之事,以“獨上”二字暗示處境,暗逗離情。下面“雲中誰寄錦書來”一句,則明寫別後的思念。接以“雁字回時,月滿西樓”兩句,構成一種目斷神迷的意境。按順序,應是月滿時,上西樓,望雲中,見回雁,而思及誰寄錦書來。

“誰”字自然是暗指趙明誠。但是明月自滿,人卻未圓;雁字空回,錦書無有,所以有“誰寄”之嘆。說“誰寄”,又可知是無人寄也。詞人因惦念遊子行蹤,盼望錦書到達,遂從遙望雲空引出雁足傳書的遐想。

而這一望斷天涯、神馳象外的情思和遐想,無時無刻不縈繞于詞人心頭。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句,承上啓下,詞意不斷。

它既是即景,又兼比興。其所展示的花落水流之景,是遙遙與上闋“紅藕香殘”、“獨上蘭舟”兩句相拍合的;而其所象喻的人生、年華、愛情、離別,則給人以凄涼無奈之恨。

下片自此轉為直接抒情,用內心獨自的方式展開。

“一種相思,兩處閒愁”二句,寫自己的相思之苦、閒愁之深的同時,由己身推想到對方,深知這種相思與閒愁不是單方面的,而是雙方面的,以見兩心之相印。這兩句也是上闋“雲中”句的補充和引申,說明盡管天長水遠,錦書未來,而兩地相思之情出無二致,足證雙方情愛之篤與彼此信任之深。這兩句既是分列的,又是合一的。合起來看,從“一種相思”到“兩處閒愁”,是兩情的分合與深化。其分合,表明此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其深化,則訴說此情已由“思”而化為“愁”。下句“此情無計可消除”,緊接這兩句。正因人已分兩處,心已籠罩深愁,此情就當然難以排遣,而是“才下眉頭,卻上心頭”了。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三句最為世人所稱道。這裏,“眉頭”與“心頭”相對應,“才下”與“卻上”成起伏,語句結構既十分工整,表現手法也十分巧妙,藝術上具有很強的吸引力。當然,這兩個四字句隻是整首詞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並非一枝獨秀。它有賴于全篇的烘托,特別因與前面另兩個同樣工巧的四字句“一種相思,兩處閒愁”前後襯映,而相得益彰。

當代詩 法一 一剪梅

萬裏朝寒欲別難。

風也摧殘,雪也摧殘。

斷腸人已去數年。

低映離別,低映離顏。

言道孤獨不可憐。

依舊還漣,依舊還黏。

古今何處夕陽前。

好卻無時,好卻無言。

壬辰癸醜甲戌 法一。一剪梅,費玉清的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