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勺子

一個勺子

《一個勺子》是由陳建斌導演、編劇,並且與蔣勤勤王學兵金世佳領銜主演的喜劇電影。

影片改編自河北作家胡學文中篇小說《奔跑的月光》,講述了一位西北淳樸農民救助一個流落街頭弱智“勺子”的故事。

影片于2015年11月20日在中國大陸上映。 電影《一個勺子》獲第5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演、最佳新導演以及最佳劇情片、最佳改編劇本、最佳男配角三項提名。2015年9月19日,《一個勺子》獲第24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暨第30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導演處女作獎。2016年5月8日,獲得第23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評審會大獎。

2016年9月7日,陳建斌憑借該電影獲得第20屆華鼎獎中國最佳男主角獎。

  • 中文名
    一個勺子
  • 類型
    喜劇、冒險
  • 外文名
    A FOOL
  • 主演
    陳建斌,蔣勤勤,金世佳、王學兵
  • 片長
    90分鍾
  • 出品時間
    2014年7月
  • 上映時間
    2015年11月20日
  • 出品公司
    山東嘉博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對白語言
    中文(西北方言)
  • 導演
    陳建斌
  • 編劇
    陳建斌
  • 製片人
    宋憲強
  • 拍攝地點
    甘肅景泰
  • 備案立項號
    影劇備字[2014]第085號
  • 票房
    1907.74萬
  • 製式
    2D

劇情簡介

農民拉條子在鎮上遇到一個討飯的傻子,傻子跟著他回了家。拉條子貼了尋人啓示,不久有人認領了傻子。緊接著又有自稱傻子的家人陸續出現,說拉條子把傻子賣了。

《一個勺子》海報《一個勺子》海報

麻煩接踵而至,拉條子自知上當受騙卻有口難言。他想不明白,好事怎麽就成了壞事?他開始以一位農民最淳樸的辦法想自證清白。而為了尋找傻子,他成了另一個到處纏著別人的傻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拉條子陳建斌一個普通的農民
金枝子蔣勤勤拉條子的老婆
李大頭王學兵
勺子金世佳討飯的傻子

職員表

出品人:宋憲強、陳建斌、柯利明譚秋寧吳欣鴻
監製:森島趙小丁
製作人:宋憲強
原著:胡學文《奔跑的月光》
導演:陳建斌
編劇:陳建斌
攝影:謝天翔
剪輯:方媛

角色介紹

拉條子拉條子

演員陳建斌

金枝子的老公,為了幫兒子減刑被大頭哥騙了五萬塊錢。

金枝子金枝子

演員蔣勤勤

拉條子的老婆,心地很善良、願意接納流浪漢“勺子”,但他們被荒誕殘酷的現實捉弄,成為別人眼裏的“勺子”。

勺子勺子

演員金世佳

勺子是西北方言發音,真正的意思是“傻子”,勺子並不傻,隻是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後來被金枝子收留。

李大頭李大頭

演員王學兵

號稱可以幫助拉條子兒子減刑,騙了拉條子五萬塊錢。

精彩花絮

  • 2006年陳建斌終于開始上網,但到2013年他還不會電腦打字,隻能依靠手寫輸入。在兩部電影加半部電視劇的拍攝間隙,他用了4個月一筆一畫寫完了自己的電影劇本,名字就叫《一個勺子》。
  • 蔣勤勤回憶,戲中本有一個鏡頭,是她覺得自己出道多年演得最好的,但陳建斌卻被一隻小羊的表現打動,為了使用羊的全景而剪掉了她的鏡頭,斷送了她“本可能會得最佳女主角”的機會。
  • 在陳建斌的預設中,這個發生在西北的故事,必須要用能講新疆方言的演員。他的重慶媳婦蔣勤勤早前曾問“這個戲裏有我嗎”,他直截了當地回:沒有。但後來當蔣勤勤打算接其它戲之時,陳建斌又讓她來演女主角,“可能是(劇本)遞給別的演員,人家沒看上。”蔣勤勤打趣說道。
  • 扮演勺子的金世佳,更是開拍之前就剃了光頭、不剪指甲,臉上的流浪漢妝每天都要化3小時,“媽都不認得”。
  • 王學兵因“李大頭”而獲第51屆金馬獎男配提名,但這個角色也是臨危受命。“當時要提前開拍,因為下了一場大雪,要搶雪景。原定的來不了了,王學兵本來也在戲裏有演出,就讓他換成這個。”陳建斌解釋。
  • 王旭峰最初拿到劇本時說讓他演“村長”,但進組之後,他演的卻是村民“李老三”。
  • 至于老同學王瀾,收到劇組請她看劇本的電話時第一反應是“是不是騙子”,因為陳建斌此前從未給過任何信息,直到她答應出演,才收到了陳建斌一條簡訊:“謝謝。”
  • 師弟蘇小剛待遇稍高,有幸得到陳建斌的簡訊,雖然隻有區區幾個字:“你是勺子的親哥。”就霸道地把事兒定了。
  • “答謝會”現場,陳建斌當年在中央戲劇學院90班的班導何炳珠老師也前來助威,她說陳建斌獲獎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早就看出了他有導演才華”。
  • 作為導演一炮而紅之後,《一個勺子》兩位出品方負責人宋憲強和柯利明當場宣布:將設立一億元“電影夢想基金”,為陳建斌未來的電影導演之路保駕護航。陳建斌笑言:“這個隻是支票,不是給我花的,是用來拍電影的。”
  • 陳建斌為蔣勤勤送上一個意外禮物:一把金勺子。
  • 金世佳大膽全裸出鏡,變身“性感尤物”,讓人狂噴鼻血。

影片製作

片名由來

片名中的“勺子”,和甘肅方言“傻子”同音。在甘肅方言裏,“傻子”就念成“勺子”。也和該片的英文名《AFool》(一個傻子)契合。陳建斌與妻子蔣勤勤飾演拉條子夫婦,衣衫襤褸的他們臉上泛著自然質樸的紅二團,操一口甘肅方言喃喃自語:“我就不相信我對付不了一個勺子。”

2014年10月2日,陳建斌和蔣勤勤夫妻分別在自己的微博上曝光了該片的兩款海報。而陳建斌的老友李亞鵬也在微博上表示祝賀,並爆料該片名的含義。 《一個勺子》是陳建斌的導演處女作,他的妻子蔣勤勤也有出演。

創作背景

談及創作緣起,陳建斌透露,他從1999年就開始嘗試寫劇本,但是一直不滿意,直到他在《人民文學》中看到了胡學文所著中篇小說《奔跑的月光》,發現這才是他多年一直在找的故事,“這個小說講的是我們在跟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價值觀和整個世界作鬥爭,它就像一個瓶子,可以容納我這麽多年想要表達的東西。”

片方聲明

2015年3月10日晚,片方發聲明稱:電影不僅是一個人的作品,更是一個團隊共同心血的結晶。我們希望好的作品能夠被觀眾看到。目前電影《一個勺子》出品方正組織團隊探討解決問題的辦法,也會立即和陳建斌導演見面深入溝通。

獲獎記錄

時間屆次獎項獲獎者類型
2016第20屆華鼎獎
中國最佳男主角獎
陳建斌
獲獎
2014
第5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宋憲強提名
最佳改編劇本陳建斌提名
最佳男主角陳建斌獲獎
最佳新導演陳建斌獲獎
最佳男配角王學兵提名
2015
第30屆中國電影金雞獎金雞獎-最佳男主角陳建斌提名
金雞獎-最佳改編劇本陳建斌提名
金雞獎-最佳導演處女作陳建斌獲獎
2016
首屆澳門國際電影節金羊獎最佳女演員
蔣勤勤
獲獎

2015華語電影貢獻獎

陳建斌獲獎
2016
第7屆“金掃帚獎”2015“年度華語十佳”影片《一個勺子》獲獎
2016第23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評審會大獎《一個勺子》獲獎

發行信息

國家/地區上映/發行日期(細節)
中國China2015年11月20日

影片評價

正面觀點

《一個勺子》這部電影的尖刻之處,在于它進一步拋出了這樣的問題:好人是不是就等于傻子?是不是隻有傻瓜才是善良的?比如,主人公拉條子收留傻子並非自願,他是實在沒有辦法了,隻好收留了這個傻子。所以,一開始,拉條子的善良是他不得不善良。

《一個勺子》海報《一個勺子》海報

因為一時的善良(或者也可以叫“一時的軟弱”),這個家庭一步步陷入困境,老婆金枝子多次喊出,“人善被人欺!”主人公其實已經很明顯意識到“善良”可能是一種“人格缺陷”,但是他們卻由于封閉的環境、有限的見識無法擺脫這種“缺陷”。究竟誰才是傻子呢?善良是不是也是一種傻?在形象上具有顛覆效果的則是“李大頭”王學兵和“勺子”金世佳。(搜狐網評)

在電影《一個勺子》裏,從台詞到劇情,喜劇荒誕的意味都十分濃厚。首先是西北方言自帶喜感,再加上陳建斌等主演戲中台詞惹眼十足,比如“人生就是這樣”“把牙給你敲下來”等好玩有趣的話層出不窮,很多被奉為“金句”廣為傳播。

與之前許多“爆米花”電影截然不同的是,《一個勺子》雖披著喜劇的外衣,但擁有直戳人心的內在力量。拉條子從一個救助“勺子”的善良老實人,逐步被社會各方“拉扯”蒙騙,最終隻能變成“勺子”來解決所有問題,影片爆笑之餘,讓人不由生發“好人難當”的無限感慨。(《沈陽日報》評)

負面觀點

《一個勺子》很黑色幽默,一個“拾來”的傻子,得而復失,引發了淳樸牧民一家的困境,拷問了人性和社會。它拿到了兩座金馬獎杯。

一個勺子海報一個勺子海報 《一個勺子》海報《一個勺子》海報

然而,拋開同情分,“老少邊窮”的《勺子》,其實算不上優等生,最多隻能進預科班就座。因為影片的創意和題旨固然值得贊揚,有如《秋菊打官司》和《鬼子來了》那樣,既講了故事,更成為一個意味深長的寓言,但是,講好這個故事或寓言的能力,比起張藝謀和姜文,陳建斌就稍遜一籌了,以至于《勺子》的成片有些對不起它的劇情梗概。

一部電影就像一盤菜或者一架車,色香味要俱全,所有的零件都要齊備地協同工作,《勺子》的問題在于,夾生、短板、露怯的地方不少,其結果就是拖累了那些高分段落,進而最終拉低了成績。

首當其沖的是表演問題,陳建斌、王學兵、蔣勤勤都貢獻了非常出眾的演技,可其他角色全是那種木訥勉強的典型的“群演”水準了。比如,片中第二和第三撥來“領”傻子的人,尤其是說著天津話的第二撥,那種浮誇表面的小品式表演,與陳、蔣的學院派、體驗派,完全不在一個頻道。

《勺子》的另一大問題是,它在主題上缺失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情感——憐憫。這種憐憫的缺失,不僅發生在影片中的拉條子身上,其實還體現在電影本身對角色及其命運的態度上。拉條子的遭遇是由其性格決定的,甚至某種意義上說他是咎由自取,無法開脫的。然而,《勺子》其片近乎用的是一種冷眼旁觀的姿態在呈現拉條子的個人悲劇,似乎創作者的意圖就是在于表達好人沒好報、人善被人欺這個道理,而不是對這些善惡嗔痴的真實生命,抱有什麽具體的情感。

盡管有些特別高明、特別老辣的電影人,對人性或者說文明抱有徹底冷嘲熱諷的姿態,不過在《勺子》這裏,似乎倒不是因為修煉到了這層境界,而是犯了某種技術錯誤,因為《勺子》本該是由人物來引導劇情,但卻不幸被“主題先行”拽跑了焦點。

說到底,畢竟這是一部新人新作,所以,顧慮到這個前提,《勺子》的失誤是能夠想象、乃至諒解的。但是,一部電影如果想要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也就是說獲得一個在電影史上的公允的“好電影”識別,那麽就要拋開這些外在的條件,而《一個勺子》恐怕就沒法過關了。中國青年網徐元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