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情緣

一世情緣

《一世情緣》【又名《最好的時光》】是2007年播出的一部電視連續劇。由關錦鵬執導,主要演員有唐于鴻高雲翔孫儷謝君豪

本劇講述的是功勛飛行員唐騰邂逅了女中學生沈英,彼此越走越近;小英絕美的身材令旗袍裁縫陸小毛傾倒,他傾盡心力為女神裁製最耀眼的華服。未過多久,國共內戰爆發,富家小姐紀雯救走了身處險境的唐騰,而一心嫁給唐騰的小英則留守在動蕩的上海。就這樣,男男女女,將自己的愛焚燒在最混亂的時代……

  • 中文名稱
    一世情緣
  • 出品時間
    2007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26集
  • 製片人
    鄧曉華
  • 導    演
    關錦鵬,劉志
  • 首播時間
    2007-10-16
  • 類    型
    愛情 年代
  • 主    演
  • 上映時間
    2007-10-16
  • 拍攝地點
    中國大陸
  • 每集長度
    45分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 編    劇
    程乃姍
  • 其它譯名
    最好的時光

​劇情簡介

1945年,苦難的中國人民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勝利。人們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他們此時還沒想到,自己的命運還將隨著時代的浪濤上下起伏。十裏洋場上海灘,風雲變幻,霓虹閃耀,紅男綠女繼續歌舞歡愛,在愛情的馨香中流轉徘徊。

功勛飛行員唐騰(高雲翔飾)回到了上海,在表妹孟黛的畢業典禮上,他偶然認識了女中學生沈英(唐于鴻飾),郎才女貌,彼此越走越近;阿莫因為家道中落不得不放棄求學,在百貨公司當一名售貨員。為了找工作,阿英去做旗袍而認識了裁縫師陸小毛(謝君豪飾)。在小毛的眼裏,阿英的身材是最完美,最適合穿旗袍的。他對阿英的愛從人到衣服,傾註于每一件為她做的衣服上。未過多久,國共內戰爆發,美麗女子紀雯(孫儷飾)救走了身處險境的唐騰,而一心嫁給唐騰的小英則留守在動蕩的上海。而阿英與唐騰,因為身份,家境的懸殊,更因為當時動蕩變遷的年代,在經歷了太多的聚散離合之後,始終未能走到一起。這三人的感情,從上海延續到了香港,糾纏一生。最終,唐騰在飛機失事中喪生。回首往事,阿英發現他們三人早已將一生中最好的時光賦予了彼此。

一世情緣一世情緣

分集劇情

第1集

1945年。上海。 所有人都沉浸在抗戰剛剛勝利的喜悅裏。國民政府終于還都,上海也結束了"孤島"時期,一切百廢待興。 恆安公司作為上海老字號的大百貨公司,在戰火中被摧殘得隻有底層的大廳還有昔日的榮光,亨利作為恆安的少字派傳人,正雄心勃勃地要在上海灘卷土重來,今天在恆安底樓舉行的"上海各界名流歡慶光復及王牌飛行員授勛儀式"正是他重振旗鼓的第一步。 作為儀式的一部分,恆安底層搭出了一個大大的舞台,上演著一出"國民旗袍秀",上海各界名媛、明星等穿著各種面料、各種款式的旗袍在這裏爭奇鬥艷,把台底下來送旗袍的裁縫鋪學徒陸小毛(謝君豪飾)看了個眼花繚亂,他細細地琢磨著這些旗袍的變化、差異,渾然忘了自己的目的是去後台給電影明星潘盈盈送剛做好的旗袍。就在潘盈盈急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剛剛如夢初醒的小毛火急火燎地趕來了。演出正常進行,亨利邀請到了空軍英雄唐騰上台講話。唐騰卻偏偏不見了。 而此時,著名的安西女中校園內正在舉行畢業典禮。歡慶和依依惜別的氣氛裏,沈英(唐于鴻飾)代表優秀畢業生上台表演,一曲《畢業歌》吸引了抗戰空軍英雄唐騰(高雲翔飾)的目光,他不耐繁雜的酒會,偷跑出來參加表妹孟黛的畢業禮,卻對阿英一見傾心。阿英心裏卻一直在惦記她父母怎麽還沒來。其實,阿英的父母已經出了事。阿英的父親沈仲瑜以前是日本洋行的職員,隨著抗戰勝利他也失業了,沒想到有人舉報他曾經幫助日本人偷運古董,"漢奸"的罪名扣在了他的頭上,就在他和阿英母親許心梅(何賽飛飾)出門來參加阿英的畢業典禮時,一群人闖來他家捉拿他,沈仲瑜驚惶之下匆忙逃跑,都沒來得及給妻子交待幾句。 阿英回到家,發現家裏一片狼藉,父親不知所蹤,母親驚惶不已,弟弟哭個不休,這才知道家裏出了這麽大的變故,畢業的喜悅頓時蕩然無存。母親出門找了半天,不知道父親躲去了哪裏。而一頂漢奸的帽子,更讓左鄰右舍都回避三尺,房東老杜更是落井下石地趕他們走,本來父親失業,家裏就靠存款度日,這樣一來更是一落千丈,面對啼哭不停的母親,阿英不堪房東的言語羞辱,決定從原來租的正房搬到樓下的偏屋去。 鴻喜裁縫鋪則是另一番忙碌景象。剛送完衣服回來的小毛遭到了老師傅的訓斥,被罰沒有晚飯吃,偏偏師傅的女兒桂香偷偷幫著小毛,大師兄水生對兩人的親密非常不滿。老師傅派小毛去阿英家送那件他父親做了好久一直沒來取的長衫。小毛來到阿英家,正看到阿英一個人忙著搬家,阿英母親一見長衫,頓時又嚎啕大哭,阿英卻從母親手裏拿回長衫,托付小毛處理了充當工錢。 回到裁縫店,小毛受到師兄的責備:長衫是量體裁衣定做的,怎麽處理?桂香袒護小毛,說可以去典當行。師兄才沒有繼續為難小毛。 唐騰整理著畢業典禮那天的照片,惦記著阿英,主動提出陪孟黛去送照片,到了阿英家,卻撞見一臉煤灰正在生爐子的阿英。阿英隻說傭人辭職,沒有說出家裏的真實情況。唐騰與孟黛離開後,唐騰又借故一人回到阿英家門口,看到阿英拿了東西去當鋪典當。

第2集

阿英到當鋪來卻正好撞見小毛捧著阿英父親的長衫也來了,很是尷尬。當完長衫的錢明明放進了裁縫鋪的錢箱,到了晚上卻不翼而飛,小毛被師傅懷疑偷了錢,幸虧桂香拿出自己的錢給小毛抵上,師傅才沒追究。 阿英用當鋪換來的錢打發了房東,又打發走了以前的傭人。現在,生活的重擔一下壓在了她身上。而母親因為接受不了家裏的突變,把脾氣全出在了阿英身上,動手打她,被來探望的孟黛發現,孟黛仗義地要拉阿英離開這個家,母親這才如夢初醒,母女倆抱頭痛哭。 唐騰聽說了阿英家的狀況,主動提出幫忙,阿英托他給自己找個工作,唐騰想到了亨利。和阿英約好與亨利見面,阿英出門去赴約時,卻被人叫住。 叫住阿英的是她的父親,過了一段時間東躲西藏的日子,父親來和女兒道別,說要潛逃去南洋,臨走前會留一筆錢給母女三人。而唐騰不見阿英,來家裏找,母親以為阿英也失蹤了,鬧了起來,阿英回來,母親從言語中發現阿英見過父親,逼著阿英帶她去,阿英不肯,母親病倒。本來艱難的家境更加雪上加霜。 小毛沒事就來幫著阿英照顧母親,被水生偷偷使壞,為了桂香,水生在師傅面前說了好多小毛的壞話。 母親還不肯吃葯,以死相威脅,要見沈仲瑜。阿英沒辦法,隻能再到上次的小旅社去找父親,沒想到父親已然離開,一句話都沒留下就不告而別。回到家,母親一看這種情況就鬧著不想活了,眾人都束手無策,阿英卻一臉鎮定地告訴母親,"你要是想死我和弟弟現在就陪你死,你要是還想活,咱們從此就當沒有父親這個人,我去找工作養活你們,咱們一起好好活著。"面對一臉執意的阿英,母親不敢再鬧,乖乖地吃下了葯。 唐騰被部隊召回,他臨走前關照孟黛去看看阿英,孟黛感覺唐騰特別關心阿英,開始吃醋。空軍部隊裏,一群達官顯貴和大批記者到來,其中有大銀行家馮紀昀,他是來向空軍捐贈飛機的,同時通過他的斡旋,空軍得到了美方的一筆資助款。上司向馮紀昀介紹了王牌飛行員唐騰。唐騰憑借流利的英語和得體的回答,在外國記者面前大獲好評,登上了報紙的頭條。馮紀昀還當場表示,由他資助,送唐騰去美國受訓。 阿英因為小毛的介紹,看到了報紙上恆安公司的招聘,拿了塊陰丹士林的料子去做旗袍。裁縫鋪裏正在接待大客戶,水生故意冷落阿英,小毛看不過眼,擅自接下了這筆生意,受到了大師兄的指責。

第3集

小毛以前從來沒有獨立做過旗袍,水生卻偏偏要看小毛的笑話。桂香去找她爹說情,老裁縫卻交待她,因為自己的身體不好,他要把女兒桂香和鋪子交給大徒弟。桂香自然反對,可是老師傅根本就不聽桂香的意見。桂香沒有辦法,隻好跟父親挑明了心跡,說自己喜歡小毛。老師傅很生氣,說小毛手藝不好,以後桂香有得苦吃,勒令桂香疏遠小毛。 唐騰上了報紙成了名人,由于之前和潘盈盈的廣告,一些小報開始傳"空軍英雄"與"電影明星"的緋聞,潘盈盈不但不澄清,還故意含糊其辭,結果緋聞越傳越厲害。孟黛得知後大光其火,跑到阿英家來訴苦,罵潘盈盈不要臉。阿英笑孟黛吃幹醋。 小毛可不知道這一切,他隻是認認真真地給阿英做旗袍。沒想到,這麽便宜的料子,經過小毛的手,穿在阿英身上就是別有滋味。桂香一見,立馬拉著父親來看,說你不是說小毛手藝不好嗎?桂香以為這樣就可以讓父親增加對小毛的好感。老師傅看了說小毛的手藝是不錯了,晚上要替小毛慶祝。桂香高興壞了。 阿英回家想把旗袍穿給母親看,可等到很晚,母親都沒回來。房東又來催房租,阿英請他稍緩兩天,房東不答應,此時,阿英的母親花枝招展地回來了,有些輕浮地跟房東說情,房東答應了,離去,阿英卻有些看不慣母親的樣子。母親隻說,她想通了,要比以前活得開心。 晚上,老師傅讓桂香給小毛倒酒,說小毛也能獨立做旗袍,看來他的手藝是學好了,可以出師了,要小毛離開鋪子。桂香和小毛驚呆了,水生頓時眉開眼笑。 桂香和父親大吵,跑了出去,到了阿英那兒,阿英才知道小毛為她做了旗袍,反而要被老裁縫趕出去了。老裁縫向小毛說了自己的難處,要小毛別怪他,並且拿了一筆錢給小毛,讓他自己去找個鋪子,也算做師傅的對他有個交待。這時阿英來告訴他們桂香在她那兒,小毛讓師傅放心,自己一定去把桂香勸回來。 小毛找到桂香,桂香沖動地說要跟他私奔,小毛勸她回去,說師傅這樣也是為他好,他自己找個店面也能當大師傅了,還說桂香以後能來玩,桂香信以為真。 軍營裏,唐騰和戰友李齊躺著聊起以後的事,李齊羨慕唐騰能去美國受訓,可是唐騰卻說他現在真不想去。李齊問他原因,勾起了唐騰對阿英的思念。 阿英穿著旗袍去應聘,因為潘盈盈的幫忙,見到了亨利,亨利當即決定錄取阿英,把她安排在了文具櫃台。還稱贊阿英身上的旗袍好看,要阿英介紹,阿英很高興幫小毛拉到了生意。 唐騰從部隊回來,惦記阿英,先去她家,他還不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是名人了,加上他的一席空軍製服,整個弄堂裏的人都跑出來看他,弄得阿英很尷尬。阿英向他道歉說上次臨時有事沒能去,現在自己已經找到工作了,並特意暗示讓他以後別來找她了,唐騰追問阿英為什麽,阿英隻說唐騰是英雄是名人,兩人的地位懸殊,不宜多來往。唐騰不明白怎麽阿英的態度突然就變了,隻能很消沉地離開。 回到孟黛家,正好孟黛收到了聖約翰大學的錄取通知,全家都喜出望外,孟黛提起擺謝師宴的事情,唐騰答應下來,孟黛諷刺潘盈盈和唐騰的事,他才知道那個廣告給他惹來了緋聞,而且他走後阿英又發生了這麽多變故。

第4集

大師兄在老裁縫面前邀功,說憑他的本事接了單大生意,被桂香當面戳穿,說是小毛和阿英的功勞,大師兄有點惱羞成怒,正想發作,突然有人舉著棒子,砸碎了店鋪的玻璃,小毛的手也受了傷。那人還沖著大師兄撂下一句"你自己最好放明白點,別把我們老大惹火了,到時候要你好看"。老裁縫責問大師兄是怎麽回事,大師兄說是有一次進貨的時候得罪了人,別人來報復。老裁縫有點疑心。 阿英第一天上班,母親因為前一晚喝醉了回來,把家裏弄得亂其八糟,阿英一大早收拾完,差點吃到,幸虧小毛用腳踏車送她。等她放工回來,發現原來女中的老師來了家裏,原來老師從孟黛那裏聽說了阿英家的事情,想勸阿英繼續求學,阿英不置可否。 小毛跟師傅說,鋪子裏一下子接了大生意,要不要他幫忙做完再走,師傅說他有良心,沒想到,大師兄帶了個人來,說是小毛的手受了傷,他也不想耽誤小毛自立門戶,因此找了幫手,小毛明白這是大師兄在趕他走。他來找阿英,約她哪天下了班陪他去看鋪面。 孟黛的謝師宴,同學們和老師圍坐一堂,傳閱照片,大談以前念書時的趣事,唐騰卻心神不寧地等著阿英。老師問起阿英,孟黛說阿英說要上班來不了。唐騰這才知道阿英是在恆安公司當售貨員,便不辭而別,跑去恆安公司。到了恆安,卻發現文具櫃台不是阿英,那人告訴他阿英今天是早班,已經下班走了。唐騰又開著機車趕去阿英家,正碰上阿英和小毛要去看鋪子,唐騰非要跟他們一起去,當著小毛,阿英也不好拒絕。結果大家發現那個鋪子很小,而且藏在弄堂裏面,生意肯定不好,中介人說有一個好的,大、整齊,就在前面沿街的地方,可是就是貴,可是小毛出不起這個價錢,唐騰突然說索性他來入股,替小毛出一半的錢,小毛起初不肯,阿英知道唐騰是為了她,唐騰當場替小毛付了定洋。 孟黛發現突然沒有了唐騰,到處找,最後隻能打電話叫家裏人送來錢結賬,氣呼呼地自己回了家。 唐騰把小毛和阿英送了回去,到了弄堂口,卻發現停了好多車,好多人圍在那裏。阿英家的鄰居沖著阿英喊,說他們家出事了,唐騰、阿英和小毛連忙沖上樓,發現一群人正在他們家翻箱倒櫃。 阿英家裏,一群人在翻箱倒櫃,還粗暴地逼問阿英母親和弟弟。唐騰沖上去阻止他們,被告知他們是調查人員,是來抓阿英的漢奸父親的。唐騰亮出他的軍人身份,這些人才沒有進一步為難他們,但臨走卻撂下一句說過兩天還要阿英全家去配合調查。 調查人員走後,小毛幫著阿英一起收拾被翻亂的東西,母親驚叫起來說她最後的一點首飾都沒了。唐騰看著滿屋子的零亂,告訴阿英,他會想辦法幫她解決這件事的,一定不讓他們再來騷擾。 唐騰回到孟黛家,孟黛責問他為什麽不告而別,本來就心煩意亂的唐騰自然沒什麽好口氣,說孟黛小兒科,她同學家裏出了這麽大的事情,她還斤斤計較,孟黛一聽又是阿英,頓時跟唐騰翻了臉。 小毛回到鋪子裏,告訴桂香他租好鋪面了,桂香纏著小毛帶他去看。撞上大師兄從外回來,大師兄向小毛挑明說不希望他再呆下去,小毛說他第二天就走。

第5集

第二天清晨,所有人都還沒起身,小毛一個人收拾了東西,在老裁縫的房門口磕了個頭,離開了這間他呆了十多年的裁縫鋪。 唐騰去找亨利,托他幫忙找人替阿英擺平調查的事情,亨利這才知道唐騰喜歡的是阿英。此時樓下的文具櫃台,孟黛來了,她裝著不認識阿英的樣子,挑三揀四地刁難阿英。正好亨利和唐騰從樓上下來,唐騰上來喝止孟黛,孟黛惱羞成怒地離去。阿英去找孟黛想跟她解釋,孟黛卻連門都不讓她進。 為了怕孟黛再來鬧,唐騰一有空就守在阿英的櫃台邊,結果有一天有幾個混混想偷阿英櫃台的東西,唐騰出面抓住他們,被記者拍下了照片,登在了報紙上,變成"空軍英雄援手鋼筆小姐",阿英也出了名。 唐騰為了阿英的事找到馮紀昀要他幫忙,馮紀昀一口應承,說他出面做個保人就是了,調查委員會不會再上門了。唐騰道謝就要離去,馮紀昀要他留下參加女兒馮麗的酒會,驕傲的馮麗看父親如此推崇這個空軍英雄,就開玩笑說讓唐騰陪她跳第一支舞,沒想到一曲終了,唐騰就說要趕夜車回鄉,告辭走了,弄得馮麗心裏很不是滋味。 唐騰趕到車站,坐車回鄉,才發現孟黛也上了車,孟黛拿著禮物說是代替父母去賀壽,唐騰也沒辦法。 大師兄來恆安公司送做好的旗袍,卻被發現好多都有疵點,原來他是用的次品布料做的,亨利大發雷霆,要鋪子賠償。老裁縫聽說此事,氣病了,追問買布料的錢去了哪裏,大師兄隻說是給了管事的好處。桂香找到阿英,說了此事,要阿英帶她去見小毛。阿英陪著桂香找到小毛,桂香說大師兄這樣下去會害死鋪子的,要小毛回去,小毛不肯,勸她跟大師兄好好過日子。桂香哭著說"你就算不要我,也別把我往火坑裏推啊",轉頭跑了。阿英勸小毛說桂香是個好女孩,小毛卻說他喜歡的不是桂香,他隻是當她是妹妹。阿英沒敢追問小毛喜歡的是誰。 唐騰家,孟黛晚上來敲唐騰的房門,表白她的心意,唐騰說他不會接受,還說第二天就回上海去。沒想到第二天一早,孟黛就失蹤了。

第6集

唐騰到處找,又聽說大清早有個女孩被劫道的搶了,唐騰趕到鎮上的警署,發現那個女孩不是孟黛,他再打電話去上海,才知道孟黛已經回到了家。這時回上海的車也沒了,第二天就是歸隊的日子,唐騰趕不回去看阿英了。 小毛去進料子,撞見大師兄被討債的追打。小毛不放心桂香和師傅,跑回鋪子看看。 母親一夜未歸,突然調查委員會的人登門來,阿英以為又要出事,他們卻是客客氣氣地來還上次抄走的東西。 小毛的生意不好,他跑去賣料子的商店觀察,想出一個辦法。他用阿英送他的鋼筆,寫了很多優惠券,跟賣料子的櫃台商量,每個來買料子的顧客,他們都送一張優惠券,果然有人拿了優惠券來找小毛做旗袍。 阿英有一天回家,卻發現好久沒來的孟黛正在家裏等她。 孟黛是來找阿英,想要她承諾從此再也不見唐騰,阿英說唐騰喜歡誰和別人都無關,是他自己的選擇,兩人徹底掰了。 因為"鋼筆小姐"的名氣越來越響,有些小開來追求她,還有個叫嚴翰笙的每天都來買一支鋼筆,這些都被登上了報紙。阿英下班也有人來等,要送她、請她去宵夜,有一天,亨利幫她解了圍,用車送她回家。從此以後,亨利每天都用車送她,有一天,潘盈盈沒找到亨利,下樓要亨利的司機送她,司機卻說亨利關照他等阿英小姐下班,潘盈盈醋意大發,在公司樓下堵上了阿英,叫她別痴心妄想,摻和她和亨利的關系,還告訴她亨利隻是利用她。阿英說她早就有了自己喜歡的人了,要潘盈盈放心。 唐騰的部隊正在進行封閉式訓練,等待開拔,唐騰卻很不安,說他一定要回去一次,要李齊幫忙,李齊說他瘋了,臨戰前溜走,萬一被認為是逃兵,要被槍斃的。唐騰卻堅持要走。

第7集

桂香為了幫小毛,拿了些優惠券,偷偷地塞給來做衣服的客戶,把客戶介紹到小毛的店鋪去,被大師兄發現,大師兄罵桂香不要臉,懷疑桂香拿了鋪子的錢貼給小毛,還翻出舊事來,說上次桂香拿自己的錢替小毛墊錢箱裏少的錢,被桂香和老裁縫聽出破綻來,原來上次是大師兄偷了錢。 阿英拿到工錢,高興地回家,卻撞上房東衣衫不整地從母親房裏出來。房東一副自家人的樣子和她搭訕,阿英追問母親是怎麽回事,母親隻是說她聽阿英的話,人要靠自己。阿英氣憤之下罵了母親,母親惱羞成怒,打了她一記耳光,阿英跑了出去。 冒死偷跑回來的唐騰終于感動了阿英,阿英送唐騰搭便車趕回基地,在海關大樓的鍾聲裏,唐騰吻了阿英。 唐騰走後,阿英幾乎天天來小毛的鋪子等信,卻怎麽也沒訊息。一天,突然老裁縫到來,看了小毛的生意狀況,老裁縫閒聊了幾句後說要回去,小毛看師傅身體不好,堅持關了鋪子送老裁縫。路上,老裁縫說起小時候小毛、大師兄和桂香的事情,走著走著,老裁縫暈倒在路上。 小毛把師傅送回了裁縫鋪,大師兄要打小毛,老裁縫趕大師兄走,並說永遠都不許他再踏進鋪子的門,大師兄摔門而出。老裁縫咳出血來,小毛看這態勢,不敢離開,怕大師兄回來對他們不利。桂香找來醫生,醫生私底下說這個病恐怕危險。從這天起,小毛天天守在鋪子裏,一邊處理留下來的活計,一邊照顧老裁縫,自己店裏的生意都擱下了。

第8集

阿英趕去了唐騰部隊的基地,才知道唐騰因為溜出去,現在在被關禁閉,阿英寫了封信,讓李齊帶給唐騰。禁閉室裏,唐騰收到李齊轉來的信,激動萬分,他扒著禁閉室的小鐵窗往外看,遠遠地看見一個藍色旗袍的身影在對這邊揮手。李齊送阿英去搭車,給她講了唐騰在抗戰中救他的事情,阿英更從心底認定了唐騰是個英雄。 有天老裁縫氣色好些,把桂香和小毛叫去,拿出一張寫了小毛名字的鋪契,要小毛答應他,好好照顧鋪子和桂香。小毛隻得答應。第二天一早,桂香起來給老裁縫吃葯,卻發現老裁縫過世了。 小毛和桂香辦完了老裁縫的喪事,在墓地,桂香哭倒在小毛懷裏,小毛向著墓碑承諾他一定會好好照顧桂香,阿英在旁直掉眼淚。回到鋪子,小毛、桂香和阿英震驚地發現,鋪子已經被洗劫一空,所有的料子和錢都沒有了。警方來調查後說門鎖沒有壞,可見是來人有鑰匙,小毛他們猜測是大師兄所為,卻也無計可施。 阿英從家裏拿了吃的來給桂香和小毛,幫他們收拾鋪子,問小毛有什麽打算,小毛說他要去把自己那邊的鋪子頂給別人,把東西搬回來,爭取重新開張。阿英說起那些顧客被偷走的布料,小毛說信譽最重要,他一定想辦法賠給別人,特別是阿英公司的那一單。 馮麗作為馮紀昀的代表陪著美國教官來到部隊,美國教官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讓唐騰他們很不滿,歡迎儀式之後,馮麗對著美國教官耳語幾句,教官隨即點名要唐騰帶馮麗上天飛一圈,唐騰以"部隊規定無關人員不得上機"為由拒絕,弄得教官和馮麗很沒面子,教官差點又要關他禁閉,虧得唐騰的大隊長打圓場。 儀式結束後,唐騰堅持向大隊長請假,說寧可回來再關禁閉,大隊長隻能同意。馮麗邀請唐騰搭自己的車,車上,唐騰主動向馮麗道歉,說他主要是看不慣那個美國教官一副不把中國飛行員放在眼裏的架勢,馮麗說她也覺得那個美國人挺討厭的,兩人誤會冰釋。 小毛來到恆安公司,他找到亨利,跟亨利說明了鋪子裏的情況,提出以分期分批的方式,賠償亨利公司的損失,亨利挺贊賞小毛的處事方式,反而答應把面料先賒給小毛,讓小毛慢慢還他,小毛大喜過望,他高興地找到阿英,說鋪子重新振興有望了。 唐騰陪阿英回家,請阿英全家吃飯,母親以換件衣服為借口,把阿英拉到另一間房,跟阿英說拿些現錢是正經。阿英不悅。席間,阿英母親說起家裏艱難,唐騰拿出錢來給她,阿英堅決不肯要,她母親卻想收下,結果阿英當場離席。唐騰追出。阿英跟唐騰說,他們兩人境遇相差太遠,還是不要在一起了。雖然她喜歡他,但是她家的事情她自己會處理,不要唐騰扮演救世主,她阿英也不是因為養不起家才跟唐騰的。唐騰說阿英誤會了她,他是舍不得阿英這麽辛苦,隻是希望能幫她。

第9集

裁縫鋪,小毛還在趕活,桂香執意要陪,這時阿英陪著唐騰來了,說想借住一晚。入夜,唐騰和小毛睡在一間屋子裏,唐騰說起阿英,小毛聽著聽著,突然打斷他,說想起有件衣服要趕,起身去做旗袍。對著窗台上的可樂瓶,小毛發了半天的呆。 亨利要唐騰幫忙,說想結識馮紀昀,唐騰說上次馮紀昀幫了他的忙他還沒答謝。兩人約定唐騰設宴,亨利作陪。唐騰當即打電話。餐廳,亨利和唐騰等著馮紀昀,沒想到等來的卻是馮麗,馮麗說父親有事,派她來代表。在亨利的巧妙周旋下,三人相談甚歡。出了餐廳,有個巡警欺負賣煙的小女孩,馮麗先沖上去製止,在唐騰和亨利的幫忙下,巡警灰溜溜地走了,亨利誇馮麗的敢于仗義執言,唐騰也對馮麗另眼相看。馮麗邀請亨利和唐騰再去酒吧坐坐,唐騰卻說他要先走。亨利陪著馮麗去了酒吧。 阿英下班回到家,卻赫然發現房東一席睡衣打扮,在母親房裏進出,這時樓下傳來唐騰的聲音,阿英怕房東的事情被唐騰知道,連忙把唐騰攔在了樓下。唐騰走後,阿英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隔壁隱約傳來母親和房東笑聲,弟弟問阿英是不是他們要有新的爸爸,阿英說他們隻有一個爸爸,而且已經死了,她用被子捂著起了弟弟的耳朵。 第二天,房東竟然搬著東西住了進來。 房東搬進來後,阿英從此不和她母親說話。下班後,阿英不願意回家,常常借口來拿信就在裁縫鋪呆著,桂香覺得奇怪,小毛卻很高興。根據自己的一些觀察,阿英給小毛出了很多改良旗袍的主意,比如在袖口上裝上拉鏈,方便做家務。每個新款式,阿英都先穿上,給小毛當免費的宣傳。桂香漸漸發現,阿英和小毛討論事情的時候,她完全插不上嘴。一天,小毛不在,桂香裝作無意中說起,她覺得自己不像阿英那麽見多識廣,幫不上小毛什麽,而且她覺得小毛待阿英好過于待她。阿英聽了,從此不大來了。 部隊裏,李齊他們拿唐騰開玩笑,說唐騰是在熱戀期,過了就好了,唐騰卻說他這次很認真。李齊問他想不想和那個女孩結婚,唐騰說男人要成家立業,可他現在卻不知道以後應該幹什麽,他就是喜歡飛行,李奇流露出想退伍的念頭。 一天,阿英在廚房裏做飯,房東從外面進來,輕薄了阿英一下,阿英拿著菜刀問他想幹嘛,房東才沒敢造次。

第10集

亨利借送馮麗的機會,在馮麗家見到了馮紀昀,馮紀昀對亨利挺有好感。亨利走後,馮紀昀說兩家還算門當戶對,問馮麗怎麽想,馮麗說亨利這個人是典型的商人,追求她隻是因為她的家世,很看不起他。馮紀昀問那有誰能不把他們馮家的家世放在心上的,馮麗脫口而出說唐騰。 小毛去送阿英母親做好的旗袍,上樓就聽見阿英的喊叫聲。原來房東乘著阿英母親不在,來非禮阿英,小毛沖上去打了房東,阿英母親回來,看見這個情形,追問房東,房東反咬一口說阿英老是有意無意地勾引他。母親不太相信,房東惱羞成怒說要走,母親拉著他不放,阿英看這種情形,毅然說她走。在弟弟的哭聲和母親的沉默中,阿英拿著點衣服,離開了家。 無處可去的阿英隻能先到裁縫鋪將就,桂香安慰她之餘,問她接下來有什麽打算,阿英說她明天就去找房子,打算自己租房子住。放下心來的桂香勸阿英別急,慢慢找,多住幾天也無妨。 母親找到裁縫鋪來,跟阿英說,她覺得女人始終要找一個男人的,阿英現在大了,遲早要嫁人,她怕到時候又剩下她一個人。阿英表示她不怪她母親。母親臨走前說弟弟學校要交費,阿英把身上所有的錢都給了母親。 小毛勸阿英在裁縫鋪先住一陣子,說一來互相有個照應,二來他跟桂香兩個孤男寡女的,對桂香名聲不好,有了阿英免得人家說閒話。桂香一聽,放下碗筷就上了樓。小毛上樓追問桂香怎麽了?桂香質問小毛,說他們倆是未婚夫妻,怕什麽別人說閒話,小毛說他是答應了師傅照顧桂香,但他想的是把裁縫鋪打理好,讓桂香有足夠的嫁妝,給她找個好人家。桂香聽了哭了起來,說她做這麽多,就是為了小毛,小毛答應她爹照顧她,她還以為自己終身有靠,沒想到小毛這麽沒心沒肺,一定是為了阿英。小毛承認他喜歡阿英,但是他也知道阿英喜歡的是唐騰,他說他自知配不上阿英,但他也不想耽誤了桂香。阿英在樓下聽著他們的吵鬧,推門離開了裁縫鋪。

第11集

趕回上海的唐騰得知阿英離家了,又追到裁縫鋪,聽說阿英不見了,頓時著急,四處去找,最後在恆安公司的門房裏找到了瑟縮在角落裏的阿英。唐騰心疼地把阿英抱在了懷裏。 唐騰陪阿英租了房子,收拾好一切,晚上唐騰要走,阿英留下了他。 唐騰的戰友李齊帶著女友佳佳來上海,準備結婚要用的東西,唐騰和阿英陪著他們。李齊提出四人一起辦婚禮,佳佳問唐騰求婚了沒有,唐騰聽了跟阿英說,乘他還有兩天假,明天就帶阿英回一趟家吧。

第12集

第二天一早,唐騰帶著阿英要走了,唐騰母親脫下手上的玉鐲,戴在了阿英手上。 桂香開始變得神經質,一直生病,小毛為了照顧桂香,給她看病,鋪子的事情耽誤了好多,有些顧客不滿,生意一落千丈。一天,林太太來試旗袍,小毛忙不過來,桂香覺得身體好多了,就說她去買菜,沒想到一出門發現認識的鄰居都對她指指點點的,還有人假裝好心地跟她說叫她想開點,有人假裝替她擔心說以後怎麽辦,她一下子受不了,哭著跑回來,小毛見了,拉著她跑到門外,沖著那些人說,你們聽著,桂香是我的妻子,不勞你們操心,你們再亂嚼舌頭,我對你們不客氣。眾人討了個沒趣,四下散開,小毛緊緊抱住了桂香。

第13集

阿英陪著佳佳來部隊,在大隊長的辦公室,他們才得知空軍不替李齊舉行葬禮了。他們空軍的中將說,李齊是違抗軍令,自左主張導致操作失誤才會撞上山體,如果他活著回來也要接受軍法處置,所以他死了也不能算是為國捐軀,而且也沒有撫恤金。唐騰聞言頓時火冒三丈,他說李齊的死完全是他們指揮失誤,還誣陷李齊。由此起了沖突,中將要叫人把唐騰抓起來,多虧大隊長攔住。

第14集

唐騰回家猶豫再三,放不下阿英,跟阿英說了這事。阿英勸他走,兩人商定先把阿英送回唐騰父母家,有個照應。就在他們收拾東西準備走的時候,唐騰的大隊長來了。他聽說中將準備第二天就派人來抓唐騰,馬上來報信,他看見唐騰和阿英的樣子,勸他們一起走,還給他們準備了接應的人。唐騰一聽,覺得自己不能讓大隊長替自己背黑鍋,毅然決定回部隊。阿英含淚送別唐騰。

第15集

大隊長告訴他,三天前,唐騰駕駛飛機失蹤了。在小毛的幫助下,阿英找到了一個在空軍軍部工作的秘書,她告訴她一直沒有和唐騰的飛機聯絡上,也沒有他在哪個機場降落的訊息。那個空軍中將說唐騰一定是駕機叛逃了,阿英不相信,說她保證唐騰一定會回來的,中將嗤之以鼻。

第16集

監獄裏,唐騰已經憔悴的不成人形了,阿英看了唐騰哭得不行,唐騰卻跟阿英說,這次軍部看來是想拿他開刀,估計凶多吉少,他叮囑阿英千萬別告訴他父母,又要阿英別管他了,自己找個好人家嫁了。阿英一聽,堅決不答應,阿英求那個軍官,能不能讓她再來看唐騰一次,她要和唐騰在監獄裏舉行婚禮。

第17集

大隊長把阿英送回了阿英家。阿英家裏,阿英母親、小毛和桂香也在等訊息,他們還在說也許唐騰馬上就能放出來了,阿英母親說要去買些菖蒲葉什麽的來給唐騰去去晦氣。這時大隊長的車停在樓下門口,小毛跑了下去,過了一會兒,小毛和大隊長架著阿英送了回來。大隊長把事情跟大家說了,又去替唐騰料理一些後事。

第18集

(香港) 馮麗和唐騰大吵一頓,唐騰要出去喝酒,馮麗怪唐騰天天喝醉了回來,唐騰說我現在就是個廢物,不喝酒還能幹嗎。說完出門,馮麗不許司機送唐騰出去,唐騰看也不看她自己就走了。 唐騰去熟悉的酒吧喝酒,遇到一位上海來的陳先生,兩人喝得甚歡,陳先生說他家人還在上海,聽說馬上就要走不掉了,他冒死也要回去一趟,把家人接出來,唐騰聽了,抓過紙和筆,寫了阿英家的地址和小毛裁縫鋪的地址給他,要他幫忙去找阿英,看看她好不好。陳先生滿口答應一定找到阿英。喝了一半,馮麗沖進來,唐騰摔了酒杯。

第19集

(香港) 陳先生帶著阿英到了酒吧,說他就是在這裏碰到唐騰的,又替阿英找了個小旅館住下。阿英每天去酒吧門口等著,等唐騰出現。眼看要呆不下去了,還好酒吧的經理收留她當了服務員。 唐騰上次和馮麗大吵過以後,馮紀昀勸馮麗,男人不能靠看住,所以要唐騰索性去公司幫忙,唐騰有了忙的事情,跟馮麗的感情倒是有點好轉。下了班馮麗總是來等他,他也不去酒吧了。

第20集

(香港) 小毛和桂香隨著林太太到了香港。 由船換車,看著眼前的香港比他們想象中還要擁擠、髒亂。還好有林太太領著,一路上唧唧喳喳的跟他們說話,有介紹香港的、有詢問他們意思的、有說自己情況的,也不管她說的是些什麽,至少她的熱心腸讓小毛和桂香少量些初來異鄉的惶恐。 林太太在香港是有朋友的,雖然所謂朋友,其實與林太太素為謀面,關系遠開八隻腳,但是見了面,林太太就是有這個本事,讓人家覺得好像都已經熟得不得了似的。 朋友叫李茂生,香港在地人,要不是他確實能幫上忙,林太太對他也不會那麽客氣。那個時候在香港的上海人是看不起當地人的。李茂生倒沒覺得什麽,也可能是習慣了,隻顧著辦事。

第21集

馮麗宣布結婚讓亨利和潘盈盈都是一驚,他們擔心阿英,唐騰也驚慌失措。 走出酒樓,唐騰就和馮麗吵起來了,問為什麽突然宣布他們訂婚,馮麗反問他為什麽阿英會在香港,唐騰啞口無言,隻說他要離開馮麗,馮麗罵唐騰忘恩負義,唐騰說就算他死了要下地獄,現在也要跟阿英在一起。 唐騰去英皇公寓找阿英,發現小毛他們都在門口,阿英把自己反鎖在裏面。 唐騰向阿英保證,他現在就去跟馮麗說清楚,他一定不會和馮麗結婚的。唐騰回到馮麗家,卻不見馮麗。馮紀昀說馮麗從賬戶裏提走了兩萬塊錢,也不知道去了哪裏,唐騰去找亨利和潘盈盈幫忙,要他們一定勸住阿英。馮紀昀找唐騰談心,把公司的計畫說給他聽,唐騰說不出推辭的話。 馮麗終于回來了,帶來了唐騰的父母,他們壓根不知道當中許多曲折的事情,隻是知道兒子要結婚了,被接來香港參加婚禮。面對父母,唐騰什麽都說不出來了。

第22集

第二天馮麗又來,阿英怎麽也不開門,馮麗要砸開門,被小毛和潘盈盈攔住。小毛敲門,阿英開啟一道縫,說唐騰有可能是鼠疫,要小毛他們都走,馮麗聽了,更是要進去,則是要把阿英拖出來。馮麗跟阿英說,不是隻有你一個人願意陪他死的,至少現在我是他的未婚妻。阿英讓馮麗他們進了屋,小毛說他每天來送吃的,馮麗看著昏迷不醒的唐騰,說她去找最好的醫生來。

第23集

馮麗告訴唐騰,她是來幫父親的生意的,與唐騰無關,唐騰被說服。生意場上,唐騰還是外行,差點被騙,馮麗卻很老道地幫他,兩人合作密切無間。本來兩三天就要回去的,可是與對方那家廠家的條件怎麽都談不攏,唐騰隻能延後返回香港的日期。 夜總會裏,潘盈盈的風頭不抵新人。後台,與新人爭風吃醋起來,不想對方竟然是亨利帶的人。潘盈盈更是不依不撓了。新人果然凌厲,對潘盈盈動起了手腳,兩個女人在後台撒潑。前台沒有人唱歌了。慌亂之中,阿英被經理推上了前台。沒想到阿英的歌聲獲得了好評,尤其是她唱的那些老上海的歌,很受歡迎。經理來跟阿英談願不願意每天來駐唱,阿英拒絕了。

第24集

唐騰一氣之下,直接上台把阿英拉走,邱哥以為他欺負阿英,讓手下人上去抓了唐騰,結果打了起來,阿英解釋之下才放了唐騰。唐騰拉著阿英到家,發現了阿英給他買的手表,他以為這是阿英陪別的男人宵夜賺的錢,罵阿英不要臉,阿英指責他撒謊,他說他是怕阿英多心,最後唐騰摔門而去。

第25集

跟蹤馮麗的人就是在上海時候,把唐騰弄出來的那個處長,他現在潦倒了,問馮麗要錢,馮麗扔了幾張大鈔給他上車走了。 潘盈盈來找阿英,原來豪哥有筆貨被查了,人也被抓了,但邱哥不肯幫忙,所以要阿英出面去求情,阿英隻能硬著頭皮去。原來邱哥跟阿豪說過有些事情不能碰,阿豪卻偷著做,這次被抓,是邱哥故意教訓他。阿英為了潘盈盈求情,邱哥說,那阿英欠他一個條件,以後隨便他開什麽條件,阿英都不能拒絕。阿英為了潘盈盈,硬著頭皮答應了。

第26集

唐騰趕回香港質問馮麗,馮麗發現敗露,很驚惶,馮紀昀出面說,這是他安排的,無非為了馮麗喜歡唐騰而已,要光憑唐騰自己,什麽生意也別想做成,唐騰一怒之下離去。唐騰回到英皇大廈,發現不見了阿英的許多東西,又去小毛的店裏找,可店也關著。 台風過去了,小毛接阿英去碼頭,阿英跟小毛說道別的話,她不知道小毛的手裏攥著兩張船票。邱哥的手下通知了邱哥,潘盈盈、邱哥都來了,可是阿英還是執意要走。邱哥說阿英還欠他一個條件,但是他不想用這個逼阿英留下。這時亨利趕來找小毛,說桂香出事了。

第27集

那個小處長實在走投無路了,因此綁架了馮麗,他說他弄成今天全是因為當初答應馮麗救唐騰,結果台灣沒去成,流落在香港,沒工作去賭,把錢都賭輸了。 馮紀昀連忙籌錢,唐騰說要報警,馮紀昀不肯,怕人撕票。唐騰又找豪哥幫忙,豪哥查了一圈,說幹這票的好像不是道上的人,問哪家都沒有做過。阿英為了唐騰去求邱哥,邱哥說他找人查遍香港也要把人找出來。

第28集

唐騰說要陪阿英回去奔喪,阿英說弟弟的信裏說一切事情政府的人都幫著辦好了,弟弟馬上要去北京上大學,上海真的沒有家了,不必去了。但是為了母親的喪事,阿英說緩半年再結婚吧。唐騰答應了。 阿英說她不去夜總會唱歌了,索性到小毛的裁縫鋪,一起入股做。阿英又像以前在上海那樣,給小毛出主意。小毛現在的生意好的不行,請了兩三個工人,日夜趕做旗袍。

第29集

唐騰包下了潘盈盈的夜總會,說要請阿英吃飯,阿英問他怎麽了,他說慶祝他重新上天,阿英也信以為真,這一夜,唐騰跟阿英說了好多往事。最後還哭了,阿英抱著他說以後一切都好了。 第二天一早,唐騰說去上班,走了。阿英去小毛那裏幫忙,突然潘盈盈來找她,說剛剛發現,昨天晚上唐騰留了一封信在夜總會,讓潘盈盈交給阿英。阿英拆開信一看,唐騰說他跟馮麗去美國了,要阿英找一個好人嫁了,不要再等他了,他不會再回來了。阿英跑去找邱哥,說你一定要幫我把這個人找出來,你答應過我說你什麽都能替我辦到的。

第30集

醫院裏,盈盈聽說豪哥死了,跟阿英說,要阿英照顧潘朱,阿英答應。盈盈閉眼。阿英把潘朱帶回了家,盈盈的夜總會也交給了阿英。阿英晚上去夜總會的時候,就把潘朱交給小毛照顧。幾年後,邱哥來看阿英,阿英現在是夜總會的老板娘了,比以前精明也圓滑多了。但是看見邱哥,她還是老樣子,阿英問起說好幾年了怎麽還沒查出誰殺了盈盈他們,邱哥說,現在世道不像以前了,政府開始成立廉政公署,他們快要呆不下去了。最後,邱哥說他也快要走了,問阿英要不要帶著潘朱跟他一起走,否則,以後都沒有人罩著她了,阿英說她要想想。邱哥說,如果她願意跟她走,就第二天晚上來碼頭找他。第二天,阿英晚上沒去夜總會,她看著鍾猶豫不決。小毛來找她,問她怎麽沒把潘朱送來,阿英說邱哥叫她跟他走,小毛苦笑說,要帶走阿英的人那麽多,這些年都沒輪到他小毛。說著他拿出一張報紙,寫著慶祝抗戰勝利二十五周年,功勛飛行員重聚香港。阿英一看,有唐騰的名字。邱哥在碼頭等到最後,阿英也沒來,邱哥上船走了。慶祝儀式上,唐騰沒有出現,主持人說他忙于美國的生意,不回來了。小毛和阿英在裁縫鋪裏看電視轉播,沒有唐騰。這時有客人上門,小毛去接待,客人帶著孩子,說小毛師傅,你還認識我嗎?小毛仔細看,竟然是馮麗。她牽著個女孩,一看就是唐騰的女兒。阿英聞聲出來,潘朱跟著,馮麗看見,以為他們三個是一家,阿英也不解釋,臨走,阿英突然脫下手上戴了好多年的,唐騰母親給她的鐲子,戴在了馮麗女兒的手上。二十年後。潘朱長大了,阿英別的時候都很隨和,除了交男朋友的事情,阿英是不允許的。有家地產公司要拆遷英皇公寓,負責動遷的男孩來了幾次,可是再優握的條件,阿英都不答應。那個叫李成的男孩結果和潘朱成了好朋友,談起了戀愛。卻是瞞著阿英的,沒想到被阿英撞破。亨利和一位太太出入高檔餐廳,發現李成其實是這家地司的少東家,潘朱得知後生氣,拒絕李成再來找她。李成來找阿英,說他大學畢業後就提出到父親的公司,從底層做起,不是故意要騙潘朱。阿英聽了很欣賞他,問起他家裏情況,得知他父親竟然就是李茂生。李成原來是桂香和李茂生的孩子。香港地產起飛,李茂生發了財,現在開了自己的房地產公司。桂香聽說後來看阿英,才得知阿英一個人在英皇守了這麽多年。桂香告訴阿英,是她跟李茂生提起英皇公寓,李茂生才說把這塊地買下了,重建,她沒想到這些年,阿英竟然還守在英皇裏。阿英說要帶著桂香去見小毛,桂香說不用了,她得了癌症,馬上李茂生要陪她去美國治病,她放心不下的是自己這個小兒子李成,現在知道和潘朱談戀愛,她也就放心了。一天電視裏播出曾經的抗日英雄唐騰的死訊。是飛機失事,他私人的小飛機,駕駛員操作失誤導致,報道員介紹了唐騰的生平,說起多年前這位飛行英雄因為眼睛受傷,因此再也沒能上過天。阿英聽了,呆了。阿英要去參加唐騰的葬禮,臨走,阿英想起了當初為了要結婚做的旗袍。小毛找出來,說要改改邊,阿英的身材保持的好,還可以穿的。最終阿英穿著當年的結婚旗袍,去了唐騰的葬禮。英皇大廈拆遷了,一切都煙消雲散。

註:分集劇情參考資料來源

詳細劇情

1945年,所有人都沉浸在抗戰勝利的喜悅裏。國民政府終于還都,上海也結束了"孤島"時期,一切百廢待興。

恆安公司作為上海老字號的大百貨公司,在戰火中被摧殘得隻有底層的大廳還有昔日的榮光,亨利作為恆安的少字派傳人,正雄心勃勃地要在上海灘卷土重來,今天在恆安底樓舉行的"上海各界名流歡慶光復及王牌飛行員授勛儀式"正是他重振旗鼓的第一步。一場妖嬈盛大的旗袍秀吸引了裁縫鋪學徒小毛的視線。功勛飛行員唐騰本該上台領獎,卻偏偏無故失蹤。

而同時,安西女中正在舉行抗戰勝利後的第一場畢業典禮,唐騰因為對表妹孟黛的承諾而溜出了恆安的酒會。女中學生阿英的"畢業歌"吸引了這位抗日英雄,而阿英的鬱鬱寡歡又與身邊的歡慶氛圍格格不入,更引起了唐騰的好奇。

阿英的父親原來是日本洋行的職員,一個多月前失業後竟然就帶著一個相好的跑了,扔下了阿英母親和姐弟不管,家裏的困境讓阿英不得不放棄繼續升學,而盤算著找一份職業。

官方劇照官方劇照

因為看旗袍秀而耽誤了送衣服的小毛回到鋪子受到了老裁縫的呵斥,並罰他不許吃飯,讓他把阿英父親一個多月前訂做的衣服送去,沒想到小毛去時,阿英全家正從正房搬往偏房,更是沒錢付裁縫工錢了。隻得托小毛去把衣服當了。

從孟黛嘴裏得知了阿英家的困境後,唐騰想盡辦法要幫助阿英,卻引起了一直喜歡他的孟黛的不滿。孟黛和阿英的友誼毀于一旦。但是阿英卻因此漸漸喜歡上了這個熱心、仗義的飛行員。

阿英為了應聘,拿著一塊陰丹士林布去裁縫鋪訂做旗袍,大師兄嫌廉價不肯接,結果小毛接下了這個活,第一次上手做旗袍的小毛仔細琢磨了阿英的身材,結果做出來的效果特別地好。老裁縫的女兒桂香一直喜歡小毛,她希望老裁縫能把鋪子傳給小毛,見到小毛做的旗袍,她連忙拉了老裁縫來看,沒想到老裁縫卻說小毛的手藝可以滿師了,要小毛離開鋪子去自立門戶。

阿英因為這一身旗袍給恆安公司的老板亨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被安排在了文具櫃台。唐騰看在阿英的面子上出錢幫助小毛開了鋪子,阿英和唐騰走到了一起。阿英覺得這是她最幸福的日子了。

在亨利的精心策劃下,阿英成了上海灘聞名的"旗袍小姐",惹來一大群小開的追逐,唐騰受到大銀行家紀天昀的賞識,紀天昀的女兒紀雯更是對桀驁不馴的唐騰一見傾心,可是唐騰的不為所動讓紀雯非常惱火。

老裁縫臨終前發現大師兄人品不端,叫來小毛,把鋪子和桂香都托付給了小毛。

內戰開始,唐騰和許多同僚不想參戰,而發生了飛行員駕機投奔延安的事件,更讓軍方特別惱火,唐騰等被禁止離開軍營,紀雯卻憑著特殊的背景在軍營出入自如,她竭力安慰唐騰,讓唐騰對她也有了些好感。而阿英因為發現母親與房東有染,一氣之下搬出了家,一個人守著租來的小屋苦等唐騰。

唐騰的好友李琦被新上級算計死于非命,唐騰拒絕再飛,被軍部逮捕下獄。阿英聞知,通過許多關系終于進了監獄見到了唐騰。唐騰聽說自己將被槍斃,要阿英忘了他,阿英卻堅持要在監獄裏和唐騰舉行婚禮。並委托小毛給自己做結婚穿的旗袍。旗袍還未做好,唐騰就被帶走,聽說被處決,阿英悲痛欲絕,大病一場。小毛盡心盡力地照顧阿英,引起桂香不滿。阿英病愈後萬念俱灰,此時內戰吃緊,所有人人心惶惶,恆安公司也結束營業轉去香港,阿英失業,全家的生活再次沒有著落。有人給阿英介紹了一個男人,在得到這個男人照顧她母親和弟弟的承諾後,阿英答應結婚。小毛看著阿英的樣子,提出他娶阿英,他來照顧他們全家。阿英反問他桂香怎麽辦?

小毛見阿英執意要嫁,不得不拿出了唐騰留給他的信。原來唐騰是被紀雯動用了自己的關系救走並帶去了香港,他臨走前留給了小毛一封信讓他交給阿英。小毛見阿英生病,就一直沒拿出來。阿英見了信,退了婚約,拿了行李就搭船去了香港。

阿英走後,小毛和桂香結了婚。時局動蕩,小毛在老客戶林太太的力邀下,結束了裁縫鋪,和桂香一起來到香港,並在香港的上海街安定下來。他一直打探阿英的訊息。有一天,他的一個客人拿來一件旗袍做樣板,他發現那是他給阿英做的旗袍,兩人重逢。

原來阿英到了香港後,唐騰被逼要與紀雯結婚,唐騰卻向阿英保證他一定會娶阿英。人生地不熟的阿英隻能暫居在唐騰給她租的公寓裏。她也嘗試找過工作,卻因為學歷等問題都不理想。後來在潘盈盈的介紹下,阿英到夜總會當了招待。

在桂香和小毛的努力下,裁縫鋪的生意越來越好,桂香又張羅著要開新店。可是小毛的心卻始終在阿英身上。聞知唐騰和紀雯結婚的訊息,阿英嘗試自殺。小毛再次充當起了保護她照顧她的角色。桂香覺得自己一輩子都沒能得到小毛的愛,因此離開了小毛。

唐騰和紀雯婚後去了南洋,阿英再次走入夜總會當了歌女,不久潘盈盈把自己的孩子交付給阿英。小毛和阿英守著這個孩子互相照顧。

二十年後,唐騰駕駛的私人飛機失事,阿英穿著多年前要當結婚禮服的旗袍參加了唐騰的葬禮。英皇公寓要被拆遷了,過去的一切都煙消雲散。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陸小毛謝君豪
紀雯孫儷
唐騰高雲翔
沈英唐于鴻
許心梅何賽飛
紀天昀王詩槐
唐騰母親奚美娟
陳成曹克難
周桂香丁莉
周師傅王志華
林太太郭虹
潘盈盈吳乙彤
斐亨利艾偉
孟黛高斯
李齊鄒爽
阿豪連晉
沈父韋力

職員表

出品人黎瑞剛海奇、陳向榮、劉燕銘、楊玲玲
製作人王艷平、艾民、劉海燕
監製葉文林、楊文虎、鄭剛、吳建生、張惠建王茂亮、楊小青、何日丹
導演關錦鵬、劉志
編劇程乃姍
攝影金雷、謝濤
剪輯王楠
道具護國利 將小寧
藝術指導關錦鵬
美術設計崔俊德
造型設計呂鳳珊
場記吳雨桐 趙婧

註:演職員表參考資料來源

姜育恆音樂專輯

歌手資料

歌 手:姜育恆

《一世情緣》專輯封面《一世情緣》專輯封面

語 言:國語

公 司:飛碟唱片

日 期:1988.02.02

製 作:開麗創意組合有限公司

製作人:姜育恆 陳秀男

1987年,姜育恆加盟飛碟唱片公司,在飛碟唱片公司的製作運行體系下,為他度身訂做了許多能體現其憂鬱氣質的苦戀情歌,像"一世情緣"、"我的心沒有回程"、"想哭就哭"、"每一個晚上"、"一個人"、"天天等天天問"、"從不後悔愛上你"·····傾聽姜育恆的這些苦戀情歌,常使入陷入其歌中那份刻骨銘心的感傷而不能自拔。姜育恆是一位對愛情非常執著、認真的歌手,所以刻骨銘心的愛情才不會象飄浮的雲一樣隨風而逝,他執著的仍然是多年來一直陪伴他的孤獨與失意,而這種孤獨與失意早已植根于他的心底。所以,也隻有姜育恆才可以將這份永恆的孤獨與失意演繹得如此凄美。

姜育恆的情歌歌詞在創作上往往循著情感的流動,寫得往復深沉、頓挫有致,結尾部分再加上姜育恆一唱三嘆的回環重復,特別能喚起聽者內心深處的強烈共鳴。他無意說教,隻想把一個生活在很多現實情感中的男人感受唱出來。他的苦戀情歌便是由動人心魄的憂傷轉化而來的復雜的美感享受,體現出一種獨特的審美效果。

專輯曲目

[01]把心給你

[02]我是個很容易掏心的人

[03]沒有人的時候

[04]你可曾看過鳳凰花

[05]你還有我

[06]一世情緣

[07]唯一的期盼

[08]遠飛的心

[09]香煙迷蒙了眼睛

[10]夜,別說再見

童安格音樂專輯

專輯曲目

[01]不必太在意

[02]傷感列車

[03]此情永不留

[04]女人

[05]一世情緣

[06]沙漠之足

[07]讓思念伴著我

[08]記憶…由愛開始

[09]夜色

[10]回首的夢

同名歌曲

歌名:一世情緣

童安格童安格

歌手:童安格

語言:國語

地域:港台

日期:1991年

作詞:陳樂融

作曲:童安格

公司:(台灣)寶麗金

引進:中國唱片

我的夢有一把鎖

童安格專輯《一世情緣》的封面童安格專輯《一世情緣》的封面

我的心是一條河

等待有人開啓有人穿越

你的唇是那麽熱

你的吻是那麽甜

仿佛前生相識今生再見

月下獨自來到舊日相遇的地點

吐散著迷惘的塵煙

也許隻有一個人

才能明了這一切

遙遠的思念堆積在眼前

也許隻有一個人

才能改變這一切

前世的思念今生今世來了結

music

我的夢有一把鎖

我的心是一條河

等待有人開啓有人穿越

你的唇是那麽熱

你的吻是那麽甜

仿佛前生相識今生再見

月下獨自來到舊日相遇的地點

吐散著迷惘的塵煙

也許隻有一個人

才能明了這一切

遙遠的思念堆積在眼前

也許隻有一個人

才能改變這一切

前世的思念今生今世來了結

music

也許隻有一個人

才能改變這一切

前世的思念今生今世來了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