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蝶之謎

藍蝶之謎

《藍蝶之謎》是由北京時代東華影視傳媒有限公司出品的電視劇,梁凱程執導,陳慧君、胡強、李嘉音編劇,馬德鍾唐一菲湛雅舒王琦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二十年代的上海,三名集美貌、智慧、膽略于一身的年輕女子組建了女子偵探所,與罪惡展開殊死搏鬥,破獲了一件又一件匪夷所思的案件的故事,並已于2013年11月7日登入央視八套上星播出。

  • 中文名稱
    藍蝶之謎
  • 首播時間
    2012年11月4日 南寧新聞綜合頻道
  • 製片地區
    中國內地
  • 集    數
    32集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 導    演
    梁凱程
  • 出品時間
    2011年
  • 類    型
    民國,刑偵,懸疑
  • 發行公司
    北京時代東華影視傳媒有限公司
  • 主    演
    馬德鍾,唐一菲,湛雅書,王琦
  • 上映時間
    2013年11月7日
  • 製片人
    高寧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上映平台
    央視八套
  • 編    劇
    陳慧君、胡強、李嘉音
  • 出品公司
    北京時代東華影視傳媒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該劇講述的是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上海,三名集美貌、智慧、膽略于一身的年輕女子組建成了女子偵探所,與罪惡展開殊死搏鬥,由唐一菲主演的藍依婷在探長丁凱文(馬德鍾飾演)的協助下,破獲了一件又一件匪夷所思的案件。而隨著劇情的發展,他們又將揭開驚天大案的神秘內幕,三個充滿了智慧、勇氣和激情的女子偵探和看似玩世不恭的丁凱文探長,在動蕩的上海,一次次書寫著他們的破案傳奇。

藍蝶之謎

基本信息

劇 名:《藍蝶之謎

類 型: 民國探案驚悚傳奇

長 度: 32集

藍蝶之謎藍蝶之謎

出 品: 北京時代東華影視傳媒有限公司

浙江影視(集團)有限公司

三好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南寧電視台

總發行人:程 珊

主 演:馬德鍾 唐一菲 瞿澳暉 李 強 嚴 寬 陳浩民 郭金 黃明劇集大事記

1.2011年11月22日獲得東方衛視最受電視迷歡迎劇集稱號 

2.2011年11月23日在豆瓣網獲得最高人氣支持劇集

3.2011年11月24日在親子購物分享社區果果街上獲得每月媽媽們最愛劇集獎!

演職員表

職員表


製作人:高寧
監製:倪政偉
導演:梁凱程
編劇:陳慧君;胡強;李嘉音

演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




丁凱文馬德鍾----
藍依婷唐一菲----
劉艾琳湛雅舒----
虞小曼瞿澳暉----
米寶王琦----
馬巡長丁軍----
卓立軒嚴寬----
麥玉任坤----
沈豐齋張家駿----
徐鶴亭白錦程----
虞金祥全寶軍----
牛警長馮瀑----
曹伯銘李強----
曹仲銘李強----
陳丹莉魏辰妃----
黃五王亮----
叢岩袖麗梅----
席子鯤陳浩民----
梅綺玲劉然----
白元禾張志偉----
于紅仙劉旭楠----
白文斌段秋旭----
于錦章楊東毅----
孫一寧郭金----
席子豪岳東風----
吳文音章金玲----
張仁發王斌----
胡卓凡黃明----
春秋閣主鄧衛----
金孝雛周雲深----
阮莉莉金鑫----

分集劇情

第1集

三十年代,中國上海,丁凱文探長讓米寶去第二站台守著,以防草上飛溜走。草上飛男失女裝偷東西時被藍依婷發現,他想溜走時被丁凱文攔住,一群流氓上前要對付丁探長時被路過的藍依婷出手相助,藍依婷被帶回警局做口供,草上飛也被抓獲,藍依婷在車站就發現草上飛是個男人,她將懷疑都說出來。丁凱文得知藍依婷是神探井田尾雉的學生,藍依婷亮出了女人的身份,她希望在丁凱文手不當偵探。

丁凱文認為偵探的工作不適合藍依婷,她說起六年前的火災,她對丁凱文的感覺是傲慢無理,他第一眼就看出她是女人。馬巡長讓丁凱文針對藍蝶王殺人案給個說法,他壓力很大,丁凱文需要時間來查找,馬巡長給他十天時間來查案。丁凱文根據屍體和照片來搜查線索,他懷疑藍蝶王是三十歲左右的男人。藍蝶王的傳聞城中傳開。

胡老板找虞老板押貨,要從南潯押送到上海,虞老板答應過女兒不再壓鏢,虞小曼回家後看到金條就勸她爹不要押鏢,虞老板讓她將老伙計們都找回來,她將道上藍蝶王之事說出來,她隻想平談地過日子,在她爹的堅持下虞小曼要求一起過去,他答應她這次押鏢結束後金盆洗手。藍依婷租房住下,她住在丁凱文樓下,她回上海是想破一宗舊案。虞老板蒐集人馬前去押貨。

丁凱文在樓上遇到了藍依婷,他向米寶問起偵探會所之事,米寶將藍依婷的事情說出來。丁凱文分析藍蝶王劫持的貨都是帶有鴉片的隊伍,他去滬杭山路查詢情況。虞老板押貨時在路上的林子裏見到趕屍人,他們準備換另外一條路走,計畫在九間樓歇腳。丁凱文住到了九間樓的第一個單間裏,虞老板帶著隊伍入住九間樓,他和王老板十年沒見過。虞小曼被王老板安排在女兒的房間,虞老板準備連人和貨一起住到柴房,那裏有足夠大的地方。虞小曼和王老板的女兒王小芸住到了一起,除了鏢局的隊伍外隻有丁凱文一人住店。

虞老板將金子分給押鏢的兄弟們,他當初解散鏢局時拿不出錢分給大家,這才了結了這個心結。虞小曼晚上做夢時夢到藍蝴蝶,她從惡夢中大叫起來,她起來見到她爹時暈倒過去,虞老板已經死去,其他貨物和人都消失了,丁凱文讓虞小曼詢問緣由。藍依婷要找到殺她全家的元凶,她去了卓立軒墳前,從工人那裏知道九間樓有藍蝴蝶殺人。丁凱文讓米寶封鎖訊息,還讓虞小曼回去錄口供,她認為自己聽到了藍蝶的聲音。藍依婷以私家偵探的名義來到九間樓,她見到了虞小曼並對虞老板的身體進行檢查,她查出他是中毒身亡。 

第2集

虞小曼感覺活著沒啥意思,藍依婷希望她能幫助她。藍依婷趕到虞老板死亡現場時發現他的屍體不見了,她看出拖痕是仿造出來,她們追趕過去後現了虞老板的屍體,還和劉艾琳打鬥起來,劉艾琳是想研究屍體,主要是破獲藍蝶案,藍依婷懷疑它是否存在。丁凱文到九間房時隻見到米寶,他總感覺有些蹊蹺。記者們對丁凱文進行採訪,藍依婷也對他提出問題。

虞小曼和藍依婷、劉艾琳一起去喝酒,劉艾琳從小在育嬰堂長大,她從神父那裏學到了一些東西。丁凱文發現虞老板的屍體被動過,他讓米寶去找虞小曼回來。丁凱文得知藍蝶王殺的人全是毒販子,黑幫也要查出他。上海街面上的福壽膏一天一漲,丁凱文知道茂昌貨行能買到。劉艾琳加入到了藍依婷偵探所,她感到榮幸,虞小曼也來到那裏,藍依婷提出三人共同介入此案,虞小曼答應下來。

米寶知道虞小曼和偵探所簽了契約,藍依婷見到丁凱文後將情況說出來,虞小曼不懂,藍依婷持有國際刑警的辦案條件,丁凱文讓她適度介入此案。虞小曼隻偷偷開啟了一箱貨物查看,藍依婷這才知道貨要運到茂昌貨行,箱子裏是夜壺,但裏面不知道是啥東西。藍依婷準備去一趟茂昌貨行查看情況,到那裏後現胡老板已死,劉艾琳對屍體進行檢查,虞小曼發現賬房後悄悄進去,藍依婷發覺有人要從他嘴裏拿東西。

丁凱文到後質問起藍依婷,他不要讓她們添亂,丁凱文已經報警,還讓她們趕快走。虞小曼對丁凱文的做法不滿意,劉艾琳很喜歡他。丁凱文應馬巡長宴請過去,米寶在外面吃飯。劉艾琳不明白丁凱文為何每次都在命案現場,藍依婷清楚丁凱文的判斷。藍依婷可以確定丁凱文肯定有秘密,她要找茂昌貨行的其他人,虞小曼將拿到的賬本交給藍依婷。米寶跑遍上海得到安裝義肢的人,丁凱文讓他派線人尋找茂昌貨行的其他人。

劉艾琳將賬本的情況說分析給藍依婷,虞小曼端著包子去找米寶,藍依婷向米寶打聽茂昌貨行的賬房先生徐鶴亭,米寶稱丁探長也在找他,他答應找到後先讓她們用,然後再交差。徐鶴亭在街上被人追趕,他慌忙跑走時被巡捕房的線人阿三抓住。藍依婷見到徐鶴亭後問起胡老板的做法,他將主營鴉片的情況說出來,他也不太清楚裏面的具體細節,徐鶴亭稱他有一本暗賬是偷偷記下的。

丁凱文找米寶問茂昌貨行的事情,他知道徐鶴亭在他手上,米寶說徐鶴亭在藍依婷那裏。藍依婷陪著徐鶴亭回去拿東西,他要有私人東西要拿。徐鶴亭拿東西時被人追殺,丁凱文及時趕到救了他,他慌忙之中將賬本丟下,賬本被丁凱文撿到。藍依婷見徐鶴亭遲遲不出來就過去查看,進去後見到了丁凱文。

第3集

藍依婷見到丁凱文後質問起來,他稱巡捕房的人要對那裏進行勘查,藍依婷隻好離開。丁凱文讓米寶拖住來訪的記者,藍依婷回去後想著徐鶴亭的消失有些蹊蹺,她看到賬本在丁凱文手中,她猜出藍蝶王搶了那些鴉片。丁凱文找藍依婷質問門口記者之事,她稱不是自己做的,還建議公開賬本的秘密,這樣可以打草驚蛇。

藍依婷和丁凱文一起去見了那些記者,記者們提出尖銳的問題,藍依婷稱她和自己的探員們都是女性,丁凱文急怒之下動起手來,藍依婷對他的幫忙表示感謝,丁凱文帶她從後門走時被人拍到親密照片。報紙上載出藍蝶案的新進展,丁凱文和藍依婷都上了報紙,他們看到報紙後有些吃驚,藍依婷看到照片後清楚那隻是一個巧合,她想知道是誰泄密,丁凱文也讓米寶去尋找線索。上海商會會長沈豐齋慕名找到藍依婷的偵探所,他是想查藍蝶之迷,還拿出先支付的破案費用。

藍依婷給沈豐齋握手時看到他大姆指的情況,丁凱文讓米寶找出那一年火災的報紙,他想起藍依婷的話後去檔案室查看火災的卷宗,結果發現裏面是空的,問過這後才知道那案子結案後不久就空了。米寶將舊報紙分.享者電.視拿給丁凱文,他在醫院打聽後發現符合要求的隻有五個人。丁凱文開始調查藍山隱事件,他去找杜老先生調查,杜老說起藍山隱當年是揭露黑幫之事才被殺害,還提到了卓立軒。虞小曼沒從米寶那裏打聽到有價值的線索,藍依婷讓她通知米寶繼續關註徐鶴亭。

丁凱文在找藍蝶王,他通過醫生給他設局,他知道藍蝶王就是卓立軒,但丁凱文根據線索讓案件向前發展,他看到房間裏的藍蝶,還聽到了琴聲。丁凱文找到了卓立軒,他對他很配服,卓立軒承認誤殺了虞鏢師,他將當年隱姓埋名的情況說出來,他也一直在查找當年的暮後推手,卓立軒認為那些運送煙土之人死有于辜,當時他放走了虞鏢師的手下。

丁凱文見到藍依婷後說起當年藍山隱夫妻被害案,這讓藍依婷情不自禁地哭起來。虞小曼帶著點心找米寶幫忙,藍依婷帶人找到徐鶴亭,他隻好講茂昌貨行的交易地點說出來。丁凱文看到徐鶴亭和藍依婷在一起,徐鶴亭出門後不久就被告殺死在大街上。藍依婷宣布吸蛇出洞,她派人去打探訊息。卓文軒得知有人在百樂酒館要高價出售鴉片,他想繼續殺貨。      

第4集

米寶帶著吃的給虞小曼等人,他得知她們的情況。上海商會繼續向巡捕房的馬巡長施加壓力,馬巡長找沈豐齋打探,回去後向丁凱文詢問藍蝶案的進展,丁凱文稱他無法保證如期破案。藍依婷、虞小曼等人在街上遇到乞婆,藍依婷看出破綻後被帶到瑪麗皇後西餐廳,餐廳老板說起穿著黑鬥篷的人和一個女人來過,他們上樓後看到房間之中沒人。

藍依婷在樓上看到穿著黑鬥篷的人之後就跟蹤過去,她跟著他來到那間房屋,丁凱文出現阻止她進入,她進門後聽到貓的怪叫就昏倒了,丁凱文將她帶回家中分.享者電視,她醒來後質問他出現那裏的原因,丁凱文堅持稱他就是藍蝶王。藍依婷看著地上掉的煙想起卓文軒,丁凱文的話讓她想起六年前的事情,卓立軒是藍山隱的學生。

藍依婷當年被帶走後關了起來,那些人將黑貓塞到了她衣服裏面,卓立軒將她從牢房中救出來,她在走之前讓他留著那把古琴。丁凱文向藍依婷說起當年她父親被害的原因,還把黑幫走私煙土的狀況說出來,丁凱文的話讓藍依婷有些疑惑,藍依婷回去後將和丁凱文的遭遇說給其她探員,她想從丁凱文的身上開啟缺口。

米寶從丁探長的房間裏找到了蝴蝶蛹,他拿著它交給藍依婷,他們在分析著丁凱文的行為。藍依婷對蝴蝶蛹進行觀察,她去找昆是專家王教授詢問,王教授將蝴蝶變異的事情說出來,還將英國豹紋蝶的具體描述一番。藍依婷回去後準備去古宅,她讓人去盯緊丁凱文。丁凱文被吸到了酒吧,藍依婷和虞小曼悄悄去了那所古宅,他借上洗手間之機從酒吧離開。虞小曼在古宅中看到那架古琴,藍依婷在暗室中看到化學葯劑的試驗室,她扭頭過去時看到成群的藍蝶在上面,她大叫讓藍蝶王出來,可被人從背後弄暈,醒來時來到餐廳。

藍依婷將發現藍蝶王的事情說給丁凱文,他並不吃驚,還讓她不要再插手此案。藍依婷回去時見虞小曼在那裏,虞小曼拿出從地下室裏拿的書交給藍依婷,還把古琴之事說出來,那琴讓藍依亭準備再次去一趟地下室,藍依婷不想讓第三天知道此事,艾琳回去後說她沒盯好丁凱文。藍依婷準備停止行動,卓立軒不想傷害她,麥玉很嫉妒藍依婷,能讓卓立軒活下去的理由就是藍依婷,麥玉想讓卓立軒娶了她,他答應她會娶她的。丁凱文找卓立軒說他的秘密肯定是藏不住了,可卓立軒不想和她見面。      

第5集

卓立軒讓丁凱文給他一周時間,他準備娶麥玉,還讓丁凱文做見證人。藍依婷和虞小曼去了古宅的地下室,丁凱文喝完喜酒後離開,他騎在車上睡了過去。麥玉喝酒後也睡過去,卓立軒準備離開了。藍依婷在地下室中發現了古琴,看到它讓她想起和卓立軒在一起的時光,她抱起古琴撥弄起來,藍依婷知道卓立軒沒死。

她們看到成群的藍蝶飛入地下室中,卓立軒搶過古琴讓她們離開,他沒和她相認,卓立軒不想正面和藍依婷相見,他承認多年來一直在這裏陪伴著藍蝶,那裏到處都是蛹,還有毒汁,卓立軒承認了他是藍蝶王,他這樣做都是為了報仇。

丁凱文夢到藍蝶後醒來,麥玉醒來後找到了卓立軒,他擔心藍蝶會傷害到藍依婷等人。沈豐齋帶人包圍了藍蝶王,他承認自己是販麥鴉片的黑手,但暮後另有大人物,沈豐齋放了大火要燒死他們,卓立軒保護麥玉。沈豐齋出來時被記者詢問,藍依婷看到他手上抱的黑貓時想起當年被抓起來的情形,回去後她不吃不喝,這讓虞小曼和艾琳有些擔憂。

丁凱文找藍依婷對她進行勸說,他知道是卓立軒走上一條不歸路,他理解他那樣做的原因。藍依婷將六年前的凶手就是沈豐齋,丁凱文讓不到分享者.電視最後時刻不要沖動,她想知道在她離開之後卓立軒經歷的什麽,丁凱文將卓立軒的話說出來,卓立軒在養蜂父女的救助下活過來,但失去了一隻手,後來在雲南的山谷中發現藍蝴蝶。

卓立軒培育有毒的大翅蝶向販賣鴉片的人下手,他一直嘗試讓藍依婷離開,丁凱文是從米寶那裏得知她們的蹤跡,還將卓立軒誤殺虞老板的事情說出,但徐鶴亭不是他殺的。沈豐齋命人給POP公司發貨,他認為藍蝶王已死。沈豐齋去找丁巡長幫忙,丁巡長派人出動。米寶打聽的訊息讓丁凱文和藍依婷猜出沈豐齋運的肯定是鴉片,藍依婷提出事情知道的人少為好。沈豐齋帶人去了碼頭接貨,那批貨的數量十分巨大。藍依婷見到沈豐齋後說她就是藍山隱的女兒。      

第6集

藍依婷稱要抓他販賣鴉片,沈豐齋將虞老大的身份說出來,他讓人把藍依婷扔到河裏時丁凱文拿著槍出現,卓立軒沒死,他突然出現在碼頭,這讓藍依婷很吃驚,沈豐齋開槍後引爆了卓立軒身上的炸葯,沈豐齋被丁凱文抓到監獄,他這次被逮個人贓俱獲。藍依婷收到了包裹和信件,麥玉用身體壓住了卓立軒才讓他從火海中逃走,他在信中向藍依婷告別,卓立軒早就做好必死的決心。

藍依婷將古琴埋藏在卓立四墳前,丁凱文找人給刻了藍蝶女子偵探事務所。藍依婷在藍蝶之謎的筆記上寫了心和體會,它劃上了句號。曹伯銘在車上給女友買了鑽戒,他要向大家介紹說她以後就是曹公館的女主人。藍蝶女子偵探事務所正式掛牌,米寶過去慶賀,艾琳一直關心著丁凱文,米寶稱他一直在看死人的照片。

藍依婷在翻書時看到那支墨菊,那是她從徐鶴亭的死亡現場發現的,藍依婷讓米寶轉告丁凱文,她想找他談一談,她希望知道丁凱文對徐鶴亭案件的真實想法,還派艾琳過去咨詢。曹伯銘將陳丹莉帶回曹公館,他將家中的僕人介紹一番,他們見到這名月份牌女星。陳丹莉見到花匠廖長根,廖長根培育的墨菊在上海灘很有名。

曹伯銘看到葛林拿著蛇和雞子在做菜,這把陳丹莉嚇了一跳,她還嘗到了曹家的墨花茶。丁凱文去買那條絲巾時發現被劉艾琳買走,他知道她有話要說分享者電視,劉艾琳說出徐鶴亭之死的謎案,還將藍依婷的想法說出來。劉艾琳請丁凱文去參加藍蝶女子偵探所的掛牌儀式,可他稱自己沒時間,她感覺有些悶就出去了,丁凱文出去後送她一瓶紅酒,她對他十分著迷。

葛林端出了遊龍戲鳳的湯,陳丹莉擔心湯中有毒,葛林提出先行試喝,他對湯大加誇獎時卻假裝中毒,這把曹伯銘和陳丹莉嚇了一跳,結果她也吃不下了。陳丹莉在花園裏見到了墨菊花,這讓曹伯銘想起了弟弟,那是老二培育出來的品種,曹伯銘時常會想起他來。曹伯銘讓陳丹莉在花園中轉,但提醒她千萬不要去後花園。劉艾琳回去後抱著那瓶酒,米寶認出那是丁凱文珍藏的,劉艾琳看到丁凱文就心亂了。#p#副標題#e#    

第7集

陳丹莉在葛林的陪伴下去了後花園,她獨自進去時看到被關的人後急忙跑走,曹伯銘回去解釋說是得了重病的傭人。丁凱文和藍依婷跳舞時讓劉艾琳看著心裏和很難受,兩人的舞姿贏得了其他人的鼓掌。跳舞時藍依婷向丁凱文問起徐鶴這的死,她清楚他是被謀殺的,丁凱文的無可奉告讓藍依婷生氣了,她堅持要將案子查下去。

丁凱文生讓米寶去查一下徐鶴亭家的詳細情況,他實際上也在一直關註著那個案件。黃五去約見相好時見曹伯銘來到,藍依婷通過報紙看到曹伯銘追到了陳丹莉,她和虞小曼、劉艾琳去外面吃小籠包,她們見到了白天提著燈籠的乞丐,劉艾莉說起小乞丐管他叫天燈。馬國勛向丁凱文介紹起查理,查理的提包被一群小乞丐搶走,丁凱文能聽懂他的英文,他聽完後感覺抱歉。

馬國勛向丁凱文問起他對查理說的話,曹伯銘正和陳丹莉在準備著婚禮之事,他感覺她的打扮缺少一些物件,于是將盒子裏的墨菊花戴在陳麗莉的胸前,他知道墨菊代表著死亡和萬劫不復,但對他而言卻是吉祥的征兆分.享者電視。曹伯銘和陳丹莉的婚紗照在報紙上公布,藍依婷看到陳麗莉身上的墨菊後想起了徐鶴亭的死,他準備帶人去曹公館證實一下。

藍依婷在米寶的安排下扮成巡捕,她在花園中見到了墨菊後趁機摘下一朵。藍依婷見到曹伯銘後想起了乞丐天燈的樣子和他一樣,米寶拿出罰單拿給曹伯銘看,曹伯銘說起他的孿生兄弟在三年前就死了,還讓人拿出死亡證明,藍依婷說起校場的乞丐和曹伯銘長得很像。

查理在董事局告了馬國勛,馬國勛讓丁凱文快點調查查理的案子,丁凱文想兩個案子一起查,馬國勛給他三天時間來查查理的案件。藍依婷回去後一直想著天燈和曹伯銘的事情,她派虞小曼將巡警的衣服給米寶送去。陳丹莉感覺曹伯銘家中很害怕,她向黃五說起心中的擔憂,他想玩仙人跳,而陳丹莉擔心災禍到來,她想和黃五一起離開上海,她不在乎他是否有錢。      

第8集

藍依婷扮成乞丐模樣去街上要飯,她看到成群小乞丐在一起乞討,她跟著他們過去避雨時見到了天燈,她叫他曹伯銘時天燈慌忙逃開,她不明白他為何要逃走,劉艾莉懷疑曹伯銘可能有精神病。丁凱文看出藍依婷在想徐鶴亭的案子,他不明白她為何會執著于這個案件,藍依婷將心裏想法說出來。

丁凱文感覺馬國勛就像他的兄長,馬國勛是他父親帶出來的,他父親執行任務時有一天死在馬國勛面前。藍依婷知道他心裏的想法,她想查清案件是為了卓立軒的名聲,丁凱文不希望她介入此案,可藍依婷堅持要查下去。曹伯銘派長根查到了他的孿生兄弟天燈,長根無法下手,他對曹伯銘十分忠心,他準備伺機殺死天燈。

米寶將查到徐鶴亭住址的事情說給丁凱文,他把住址又告訴了虞小曼。虞小曼和藍依婷來到徐鶴亭樓下,藍依婷獨自上去讓她在下面等著。藍依婷在徐鶴亭屋裏遇到丁凱文,兩人還動手打起來,他們從破碎的瓷瓶中看到了徐鶴亭和他兒子的照片,丁凱文將照片收起來分.享者電.視。天燈見長根到來後請他進屋,長根將他叫出去說話,兩人出去後動手打起來,長根要置他于死地,天燈不是他的對手。曹伯銘夜時聽到腳步聲就出去了,他拿槍出去後看到葛林在院中,葛林說他老婆不見了,他們向曹伯銘說廖長根不見了。

曹伯銘見到身穿黑鬥篷的人後很害怕,他追趕過去時卻不見人影。丁凱文從照片中發現徐鶴亭的真名叫黃三四,小孩兒的名字叫黃五,他準備和藍依婷聯手去南潯打探訊息,打聽之後得知黃三四和黃五都去了上海,藍依婷這才知道黃五是左撇子,隻是線索有些凌亂。

藍依婷將死亡現場發現地墨菊拿給丁凱文看,丁凱文開始對案件進行分析,藍依婷想從曹家花匠那裏著手,她還發現廖長根會功夫。曹伯銘對白元禾之事有些擔憂,他讓程律師去辦那件事情,對于費用的事情曹伯銘並不擔心,他將一千大洋打到他的律師費中。米寶和虞小曼查到了曹仲銘的下落,他們趕過去從小乞丐那裏得知天燈被人打死。曹伯銘發現廖長根走了,葛林和他媳婦感覺廖長根的突然離開很蹊蹺。      

第9集

曹伯銘看到長根給他寫的信後就放心了,他在準備著迎娶陳丹莉,他看出她不高興,陳丹莉說在上海隻有一個親戚,還讓他趕快來見他。自稱是陳丹莉親戚的黃五在樓下被門童痛打一頓,曹伯銘讓他隨意收拾那些人,黃五上去去打那些門童,陳丹莉稱他是自己的表哥,她提議讓黃五幹些花匠的活兒。

曹伯銘晚上以有事為由離開,他讓陳丹莉陪一下表哥黃五,黃五見曹伯銘離開後要和陳丹莉親熱,他不害怕他,他們在屋裏聽到敲門聲後過去開門,開門後空無一人。藍依婷得知黃浦江的男屍後過去查看,她懷疑是天燈的屍首。藍依婷和丁凱文來到曹伯銘家中,他們稱要見一下花匠,曹伯銘派葛林將黃五叫來。

曹伯銘請藍依婷和丁凱文在他結婚時過來喝酒,黃五見到他們後被詢問起來,他們沒想到徐鶴亭的兒子在曹伯銘家中,丁凱文提出在曹伯銘婚禮那天分享者.電視再向黃五了解情況,他們都註意到曹伯銘的表情。曹伯銘和陳丹莉結婚的訊息在報紙了傳開,陳丹莉看到他把她的月份牌掛的到處都是,這讓她不由地想起了剛來上海的日子。

曹伯銘和陳丹莉聽到後院女人的哭聲,他讓人去堵住以前的太太的嘴。曹伯銘和陳丹莉也引起了上海新聞界的註意,程律師對他提醒一下。曹伯銘準備在理查飯店迎娶陳丹莉,還要風光地外灘轉上一圈。一位神秘人物將曹伯銘和陳丹莉大婚的請柬送給曹伯銘以前的太太,還將她從後院中救出來。

莉依婷讓劉艾莉和虞小曼在婚禮上註意黃五的一舉一動,黃五也不舍得陳丹莉嫁給曹伯銘,但為了錢他隻能出賣自己的女人。曹伯銘從查理飯店接走了陳丹莉,他將傭人們都放假了,婚禮後家中隻剩下他們兩人,黃五坐在車上並不高興。婚禮上曹伯銘的太太拿著曹立軒的靈牌來到現場大鬧起來,曹伯銘說她就是瘋子,還說他為了家產毒死了親爹和親弟弟,還動手打起曹伯銘。曹伯銘和陳丹莉慌忙離開時被人追殺,丁凱文出手相救,之後把黃五請到警局,他拿出照片給黃五看,黃五向他問起他爹的情況。

幕後花絮

唐一菲成性感白骨精 《藍蝶》大玩製服誘惑

唐一菲劇中挑梁飾演女主角藍依婷。該劇組曝出幾組主演海報,畫面中的唐一菲跳脫出民國女性傳統裝扮桎梏,身著線條簡潔的淺藍色洋裝,婉約中透露一絲小性感,儼然一位民國版“白骨精”(白領、骨幹、精英),大玩職場“製服誘惑”。

《藍蝶之謎》講述了唐一菲飾演的女主角藍依婷留日歸國創辦民間女子偵探事務所,攜手另外兩位好姐妹以巾幗不讓須眉之勢憑借智慧、勇氣與激情,在風雲變幻莫測、局勢異常動蕩的三十年代舊上海偵破多起匪夷所思的驚天大案。

劇中,唐一菲頻繁變裝,將民國白領穿衣發揮到極致。無論是洋範兒十足的簡潔西裝,亦或是性感妖冶的中式旗袍,都被擁有黃金身材比例的唐一菲詮釋得十分到位。服裝的搭配在一定程度上也與角色特徵相得益彰,身為留學海歸的藍依婷汲取東洋文化的同時也日益形成有別于中國傳統女性的前衛思想,外表時尚內心強勢,白手起家從不依賴男人的臂膀,在危險四處潛伏的偵探界打拼出屬于自己的一片天。

“角色性格決定品位”,身為女子偵探所的Boss,藍依婷所散發出的職場“白骨精” (白領、骨幹、精英)氣質在舊上海是不多見的。相比起大多數女性的中式旗袍+長筒線襪,藍依婷可謂跳脫出傳統裝扮桎梏,劇中以多套職業洋裝逐一驚艷亮相,玩兒起了職場“製服誘惑”。知性婉約中透露著一絲神秘的性感,加之偵破案件時強勢、果敢的職業素養,令其魅力指數直線上升。

談及此次劇中的造型,唐一菲表示:“這次我的服裝比較脫離那個時代,有種夢幻的感覺。這可能和角色(藍依婷)的留學背景有很大的關系吧,總之每一個造型都特別美,特別洋氣,挺讓人過癮的。”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