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照樣升起 -歐內斯特·米勒爾·海明威創作圖書

太陽照樣升起

歐內斯特·米勒爾·海明威創作圖書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太陽照樣升起》這本書可以說是“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作,同時,它也是一本當代青年不可不讀的經典名著

  • 書名
    太陽照樣升起
  • 作者
    歐內斯特·米勒爾·海明威
  • 譯者
    :趙靜男
  • ISBN
    9787532734283
  • 類別
    美國文學
  • 頁數
    286
  • 定價
    17.00
  • 出版社
    上海譯文出版社
  • 出版時間
    2004-6-1
  • 裝幀
    平裝
  • 叢書
    海明威文集

名書簡介

作者:(美國)歐內斯特·米勒爾·海明威(1899-1961年)

太陽照樣升起

類型: 小說

成書時間:1927年

背景搜尋

海明威於1899年7月21日生於伊利諾斯州芝加哥附近的奧克帕克村。他的父親醫生和體育愛好者,有時帶他一起出診,培養他對於釣魚、打獵等戶外活動的興趣。他的母親從事音樂教育,因而他從小也愛好音樂繪畫。1917年中學畢業前夕,美國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他因患眼病未能入伍。同年10月,他進堪薩斯市<星報>擔任見習記者。

1918年5月,海明威參加志願救護隊,擔任紅十字會車隊的司機,在義大利前線身受重傷。1919年初回到家鄉,練習寫作。1921年去多倫多,擔任特寫記者。數月後去歐洲擔任《星報》駐歐記者,撰寫關於日內瓦與洛桑國際會議的報導以及希土戰爭的電訊。1924至1927年擔任赫斯特報系的駐歐記者

1922年,他開始在報刊上發表作品,包括寓言詩歌短篇小說。1923年出版第一個集子<三個短篇和十首詩>。1924年在巴黎出版另一個集子<在我們的時代里>,1926年發表長篇小說<春潮>,以其獨特的風格引起批評界的重視。

1927年,海明威回到美國。1929年,海明威發表長篇小說<永別了,武器>顯示出海明威藝術上的成熟

30年代初,他到非洲旅行和狩獵。1937年,海明威以北美報業聯盟記者的身份去西班牙報導戰事。並於1939年發表了以內戰為背景的<喪鐘為誰而鳴>。西班牙內戰結束後,40年代初,海明威來中國報導抗日戰爭。二戰結束後他客居古巴,潛心寫作。卡斯楚掌權後他又返回美國。

1952年他憑藉<老人與海>獲得普利茲文學獎。1954年,瑞典皇家科學院授予海明威諾貝爾文學獎金。

海明威晚年患有高血壓、糖尿病、鐵質代謝紊亂等病,精神抑鬱症十分嚴重,多次醫療無效。1961年7月2日的早晨,海明威用獵槍自殺。

推薦閱讀版本:趙靜男譯,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

內容精要

傑克·巴恩斯是一名美國記者,戰爭毀掉了他的性能力。他愛上了一名英國護士勃萊特·艾希利,後者也傾心於他,但他們無法結合。一個美國作家羅伯特·柯恩———一個對生活頗多虛妄與浪漫幻想的人也愛上了勃萊特,但她並不喜歡他。這一群歷經滄桑的青年,戰後浪跡歐洲大陸,整日無所事事,聚飲、爭吵或毆鬥。戰爭奪取了他們的親人,給他們留下了肉體上和精神上的創傷,他們對戰爭極度厭惡,對公理、傳統價值觀產生了懷疑,對人生感到厭倦、迷惘和懊喪。

“汽車登上小山,駛過明亮的廣場,進入一片黑暗之中,繼續上坡,然後開上平地,來到聖埃蒂內多蒙教堂後面的一條黑黝黝的街道上,順著柏油路平穩地開下來,經過一片樹林和康特雷斯卡普廣場上停著的公共汽車,最後拐上鵝卵石路面的莫弗塔德大街。街道兩旁,閃爍著酒吧間和夜市商店的燈光。我們分開坐著,車子在古老的路面上一路顛簸,使得我們緊靠在一起。勃萊特摘下帽子,頭向後仰著。在夜市商店的燈光下,我看見她的臉,隨後車子裡又暗了,等我們開上戈貝林大街,我才看清楚她的整個臉龐。這條街路面給翻開了,人們在電石燈的亮光中在電車軌道上幹活。勃萊特臉色蒼白,通亮的燈火照出她脖子的修長線條,街道又暗下來了,我吻她。我們的嘴唇緊緊貼在一起,接著她轉過身去,緊靠在車座的一角,儘量離我遠些。她低著頭。“別碰我,”她說。“請你別碰我。” “怎么啦?” “我受不了。”“啊,勃萊特。”“別這樣。你應該明白。我只是受不了。啊,親愛的,請你諒解!”

“你難道不愛我?”

“不愛你?你一碰我,我的整個身體簡直就成了果子凍。”

“難道我們就無能為力了?”

她直起身來。我用一隻胳臂摟住她,她背靠在我的身上,我們倆十分安詳。她正用她那慣常的神情盯著我的眼睛,使人納悶,她是否真正在用自己的眼睛觀看。似乎等到世界上別人的眼睛都停止了注視,她那雙眼睛還會一直看個不止。她是那樣看著我,仿佛世界上沒有一樣東西她不是用這種眼神看的,可是實際上,有很多東西她都不敢正視。

“那么我們只能到此為止了,”我說。

“不知道,”她說,“我不願意再受折磨了。”

“那么我們還是分手的好。”

“可是,親愛的,我看不到你可不行。你並不完全明白。”

“我不明白,不過在一起總得這樣。”

“這是我的過錯。不過,難道我們不在為我們這一切行為付出代價?”

她一直盯著我的眼睛。她眼睛裡的景象時時不同,有時看來平板一片。這會兒,你可以在她眼睛裡一直望到她的內心深處。

專家點評

海明威在學生時代就顯示了寫作方面的才華,中學畢業後當上見習記者。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參加美國紅十字會戰地救護隊,開赴歐洲戰場。1919年海明威帶著渾身傷痕返回美國。戰爭不僅在他身上留下兩百多塊彈片,也在他心上留下很深的創傷,使他充滿了憂鬱、空虛和茫然的情緒。為了排泄心中的鬱悶,他開始寫小說,試圖用最簡潔的語言寫出最精煉最含蓄的作品。20年代,他先後發表了短篇小說集<在我們的時代里>,長篇小說《太陽照樣升起》、<永別了,武器>等作品。

海明威這種個人情緒恰好反映了當時戰後一代年輕人的心理。20年代的世界,剛剛經歷了戰爭的磨難。人類有史以來最為殘酷的戰爭,使世界變得滿目瘡痍,留在人類心中的創傷更是久久不能平復。仿佛是一個不變的規律戰爭能使人意識到和平年代不被珍惜的東西,而戰後留給人們的則往往是精神的幻滅。戰爭的恐怖、人性的踐踏使參加過這場戰爭的青年人背叛了曾經有過的理想,沉溺在享樂之中,失去了生活的目標

《太陽照樣升起》在這樣一種時代背景下出版,成功地描繪了傑克·巴恩斯這個人物形象,他在戰爭中失去了性愛能力,卻努力在混亂的社會價值和個人不幸之間保持人格的完整,他是海明威第一個所謂“準則”主人公,有一套個人的原則來指導自己的行動。這種經歷戰爭仍然保持自我準則的人物形象就成了青年人推崇的榜樣。他們需要重建的正是一套價值觀。這部小說被奉為青年人的<聖經>。使用海明威式的簡短而厭世的語言成了人們交談的時尚,而那種粗獷而敏感的敘事風格,同樣為人們所喜愛。

美國前輩作家斯泰因為這本書題辭:“你們是迷惘的一代”,自此,海明威連同這部巨著就成了“迷惘的一代”這一文學流派的代表。迷惘的一代因為空虛而反叛,因為盲目而痛苦。海明威對傳統價值淪喪的反應比本世紀中葉流行的批評意見所說的情況複雜,他不單單是形成一種行為準則,還包括玩世不恭的堅韌、男性的傲慢、一派正確無誤的社會姿態以及酷愛見血的體育活動。他和筆下的主人公一樣,通過一種姿態來闡明自己的立場。

《太陽照樣升起》是海明威頭一部、也可能是他最完美的小說,使海明威成為國際文壇上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作品故事情節簡單而意境純一,語言樸實無華,句子短小凝練,環境描寫達到情景交融。作者最敏銳地捕捉到社會脈搏,以他所熟悉的包括作家、藝術家和需求刺激的社會名流的圈子為原型,寫出了普通大眾的真實的生存狀態。他筆下的人物,無法投身於任何偉大的事業,而只能在英勇的、壯美的、有時甚至是殘酷的場景中尋求生存的意義

作為一位自傳性很強的作家,海明威本身就是那些在戰爭嚴重摧殘的道德環境中成長起來的青年中的一員。他參加過那場令人刻骨銘心的戰爭,他目睹了軍功章在戰後市場上被廉價出售,他身邊的年輕人整日尋歡作樂,醉生夢死。這使海明威更加迷惘痛心。然而迷惘並不代表混沌,正是有了思考,才會迷惘,這說明在社會的迷霧中,人們還在努力尋找前進的方向。縱觀海明威一生作品中創造的主人公,也經歷了一個由迷惘空虛到勇敢抗爭的過程。事實上,“迷惘的一代”中的絕大多數人在十幾年後,又投身到了為正義和生存而戰的反法西斯鬥爭中。《太陽照樣升起》敏銳而準確地捕捉到了時代精神,其意義已經遠遠超出了文學。

其他兩部分別描寫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長篇小說《永別了,武器》和《喪鐘為誰而鳴》成了現代世界文學名著。20年代後期,他塑造的“硬漢性格”在美國文學中產生了影響,雖然這種影響不完全是積極的。

在散文風格方面,正如英國作家赫·歐·貝茨所說,他那簡約有力的文體引起了一場“文學革命”,在許多歐美作家身上留下了痕跡。在文學創作上,他尊奉美國建築師羅德維希的名言“越少,就越多”,使作品趨於精煉,縮短了作品與讀者之間的距離, 提出了“ 冰山原則”,只表現事物的八分之一,使作品充實、含蓄、耐人尋味。海明威雖然沒有開創一個新的文學流派,卻是一位開了一代文風的語言藝術大師。

1954年,瑞典皇家科學院授予美國小說家海明威(1899-1961年)諾貝爾文學獎,以表彰他“精通現代敘事藝術”。他在授獎儀式上的書面發言中指出:“對於一個真正的作家來說,每一本書都應該成為他繼續探索那些尚未到達的領域的一個起點。他應該永遠嘗試去做那些從來沒有人做過或者沒有做成的事情。”多年過去了,文學獎所尊重的他創作中的許多方面依然存在,尤其是他對語言的把握,對自然界的特殊感情,迷戀於人們為在艱難時世保持人格完整所做的鬥爭等等,都是創作偉大作品的優秀作家的基本因素。當前狹窄的、思想意識的鬥爭會被人遺忘,對海明威的狂熱崇拜會成為文化史的一部分,他作為名人也會變成他的作品的一個有趣註解,但他的創作,也就是約翰·厄普代克指出的“那些優秀、美好、真實、動人的東西”將永垂不朽。

“經歷過黑暗,才知道太陽照常升起。”

妙語佳句

愛情是一種遊戲,說像打橋牌一樣。你得假裝你是在賭錢,或是為了什么別的東西在打賭,沒人會提起下注的內容。

一個國家都有一個統治階層,他們愚昧透頂。戰爭就是這么爆發的。

相關資料

《海明威評傳》;《海明威傳》;《海明威全集》;《海明威文集》

詞條分類

小說;海明威;美國;文學;藝術;世界歷史名書;傳世經典文學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