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線》

《內線》

《內線》由陶玲玲指導,孫淳鍾漢良、孫菲菲等主演的諜戰劇。

該劇以解放戰爭為背景,講述了特殊歷史時期下,歸屬于不同勢力的"內線"在一條因大策反、大起義而誕生的隱蔽戰線上生死對決的故事。

  • 中文名稱
    內線
  • 外文名稱
    Under Cover
  • 製片地區
    中國內地
  • 集    數
    31集
  • 導    演
  • 首播時間
    2010年9月27日
  • 類    型
    近代革命,諜戰
  • 主要獎項
    上星收視黃金時段第一
    "共贏"國際電視節最高獎項
  • 出品時間
    2010年
  • 主    演
    孫淳鍾漢良孫菲菲,樊志起
  • 首播平台
    山東/河南/雲南/貴州衛視
  • 編    劇
    徐萌
  • 出品公司
    北京中北電視藝術中心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解放軍部隊為解放全中國準備渡過長江之際,蔣介石依靠長江天險妄圖劃江而治,渡江戰役一觸即發。臨江,這座號稱楚頭吳尾的古城,一夜之間成為我軍渡江作戰的戰略要地重要隘口,成為國民黨蔣系、桂系和解放軍三方勢力爭奪的焦點。面對著對岸陳兵百萬氣勢如虹的解放軍,面對著國民黨內部的黨派爭鬥,臨江城防司令陳懷遠--這個國民黨軍中的彪悍戰將,背後涌出無數暗影,一時間,內線密布,諜影幢幢。

就在中共地下黨派出潛伏在國民黨軍中的地下黨員"報春鳥"對臨江城防司令陳懷遠實施策反之時,她的真實身份隨著單線聯系人的犧牲變得撲朔迷離,連中共地下黨都無法判斷出誰才是真正的"報春鳥";保密局此時也派出幹將張弛坐鎮臨江,監視臨江的一舉一動。一個大策反大起義的故事即將在三方的角逐獵殺中展開。

分集劇情

第1集

1949年2月3日,北平和平解放。臨江市國民黨憲兵團的機要秘書楚香雪正在收聽著來自北平新華廣播電台關于北平解放的新聞廣播。她的叔叔是該憲兵團的團長楚立言。他們的核心任務就是監視江防城防司令陳懷遠,防止他投向中共。保密局特務頭子毛先生準備派出了自己的親信王牌特工"七月蜂"張弛前往臨江督軍,防止陳懷遠通共;桂系也派出了特工李曼娥悄悄潛入,防止保密局控製陳部,共產黨地下黨也開始籌備對陳部的策反。

第2集

宋太太和羅克文、小馬在為宋仁默哀。他們就是臨江市地下黨。張弛雖有正式的任命卻不直接光明正大的來上任,他是想試試臨江的水深淺,看看臨江市地下黨的活動力。張弛一到臨江市便被羅克文帶著小馬等人伏擊,險些喪命,這讓張弛很震驚,知道臨江市是個龍潭虎穴。楚香雪來接頭,張弛看到楚香雪很吃驚,他們原來是師生關系,張弛喜歡楚香雪已經很久了。楚香雪也吃驚張弛帶著傷,張弛謊稱自己是擦槍走火。

第3集

梁冬哥無功而返,隻得報告給陳懷遠。正碰上剛剛被萬榮舉和國防部釜底抽薪,調走了心腹部隊的陳懷遠有火沒處撒。于是本來就對國防部有意見的陳懷遠親自來找張弛。雙方見面,梁冬哥見到了被打得體無完膚的蘇子童。張弛審問沒有任何結果,隻逼得蘇子童胡說八道,陳懷遠很不高興。張弛隻能把蘇子童送回司令部,但是卻有了新的收獲,他們在蘇子童的床鋪下發現了共黨的《春聲報》。 張弛得意洋洋的拿著報紙來見陳懷遠,陳懷遠不以為然,認為這更說明蘇子童不是共黨。張弛同意他的說法,但是同時更嚴肅地提醒陳懷遠要小心,並亮出了自己奉國防部二廳郭廳長命令,擔任陳懷遠部的監督組組長,陳懷遠隻得表示歡迎。張弛發現民生報的倉庫看門人劉二熊有倒賣油墨的嫌疑,于是抓了劉二熊。張弛拿著報紙召開憲兵團大會,提出追察報紙源頭的行動。任務分派之後,霎時弄得臨江市的報館行業是雞飛狗跳,郵局也被翻了個底朝天。 張弛不但抓了劉二熊,並下令憲兵團隻能進不能出以防走漏訊息,不少無辜的人也被關了起來,就連在憲兵團對面開雜貨鋪的葉老爹也被關了進來。同時張弛的封門做法讓李曼娥也很惱火。

第4集

陳懷遠對于張弛的到來和國防部對待自己的態度很不滿,認定自己這樣任人宰割是因為沒兵沒權,于是決定糾集地方武裝力量成立一個新軍團。這樣不管決定以後是投靠誰才能有本錢。特勤連周連長對張弛的命令積極執行。楚香雪看著嗤之以鼻,挖苦周祥林是勢利眼,現在不把叔叔楚立言當團長了,就隻認張弛,當心到時候得罪了陳懷遠死都不知道怎麽死,周祥林嘴上反唇相譏,心裏發憷。

第5集

蔣玉龍被帶回憲兵團,張弛知道蔣玉龍不好對付,于是先來軟的,想要重金收買蔣玉龍。蔣玉龍不但拒絕,還沒等張弛給自己用刑就弄斷了自己的兩隻手腕,並且咬舌自盡了。楚香雪正好看到這一幕,嚇哭了,張弛安慰她,怕把她嚇壞了。這時葉老爹吵得厲害,張弛並不知道這個葉老爹是陳懷遠夫人的舅公,因為蔣玉龍的死他是白忙了一場,氣急敗壞的張弛拿葉老爹撒氣,還對葉老爹動了刑,結果又惹了陳懷遠一次,楚立言緊著給陳懷遠賠不是。

第6集

周日張弛還"請"來了蘇子童去認人,蘇子童戰戰兢兢,極不情願地跟著去了。羅克文正在穿戴準備去集會,小馬拿著報春鳥的情報進來,羅克文看了大驚失色,不顧小馬的阻攔,一定要親自去通知參加集會的軍官們自然撤退。小馬來到聚緣舞廳看到來了很多軍官,小馬找到姜志方,借著點煙跟姜志方接頭,告訴姜志方張弛已經埋伏在外面。楚香雪自知情況危急,決心攪局。她建議自己和蘇子童進裏看看,以免漏掉什麽人,張弛同意。

第7集

張而已從武漢回來,帶回了共產黨的訊息和態度,並告訴陳懷遠他的身邊有地下黨,如果陳懷遠願意,可以通過這個人跟臨江市的地下黨直接聯系,但條件是不能迫害這個人。陳懷遠保證不會傷害這個人,張而已便告訴陳懷遠這個人就是姜志方。 姜志方傷勢痊愈後回到司令部,梁冬哥接到了陳懷遠的命令,讓他帶姜志方來見自己。梁冬哥感到奇怪,但是也不好多問,去找姜志方。林牧雲卻看出這其中有問題,想找陳懷遠,卻被梁冬哥攔了架,林牧雲並且感覺到所有的事情都隻把他排除再外,不免有些疑惑。

第8集

陳懷秋趕到,卻被陳懷遠直接叫到了辦公室,並請來了張而已和姜志方。這回陳懷遠對姜志方很坦白,直接告訴姜志方他們已經知道了姜志方的真實身份,姜志方吃驚。陳懷遠表示感謝共軍對他的信任,把姜志方介紹給他,希望姜志方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姜志方感動,答應盡一切力量幫助陳懷遠。梁冬哥在姜志方見過陳懷遠後來找姜志方,表示自己也早有心于中共,還是受當時思想進步的楚香雪的影響,但可惜楚香雪如今已經是墮落了。

第9集

林牧雲晚上來到憲兵團,終于跟李曼娥接上了頭。他的到來卻讓張馳大為不滿。林牧雲借給李曼娥寫貨單的機會亮出一支特殊的鋼筆,張馳見到這支鋼筆後對林牧雲的態度立刻發生了變化,並約他到屋裏單談。張馳態度的改變讓站在一邊的楚立言和楚香雪大為不解。林牧雲用這種方式將情報傳達給了李、張二人,張馳立刻組織抓捕,李曼娥也開始行動了。 晚上雙方終于見面,兩個硬漢話不投機,不免肝火上升,吵了起來。正在這時,張弛和楚香雪一行人趕到,剛下車就看見李曼娥進了旅社。楚香雪拔槍就沖了過去,照著李曼娥腳下就是一槍,讓李曼娥不許動,張弛直皺眉。梁冬哥等人聽到槍聲,看到張弛等人,忙讓所有人撤離,雙方打成一片,陳懷遠趁亂回到了司令部,回家閉門謝客。經過一番纏鬥,張弛沒有任何收獲,姜志方在撤離中暴露身份,臨走時告訴梁冬哥自己會再想辦法聯系他,而且在憲兵團還有他們自己人。 張弛一行人沒抓住吳少波,但是陳勝看到了姜志方,張弛帶人去司令部要人,陳懷遠一副病容地耍賴說自己什麽都不知道。回到憲兵團,張弛把擅自開槍的楚香雪臭罵一頓,並開始懷疑李曼娥為什麽會在那個時候出現在旅社,楚立言急了,要保李曼娥,張弛隻好散會再議。 楚立言怒氣沖沖地質問李曼娥,李曼娥的回答是老家來人帶來了他丈夫的訊息。楚立言傻了眼,又氣又急又嫉妒,把張弛懷疑她的話都告訴了李曼娥,並限製李曼娥的人身自由,頂多能出去買買菜。張弛在隔壁聽到楚立言的審問,氣得直罵楚立言是個豬頭。

第10集

整個線都斷了張弛有些灰心喪氣,找楚香雪聊天,為罵了她道歉,楚香雪應付張弛。張弛對著楚香雪就失去理智,說了很多情的話,楚香雪隻靜靜的聽。陳懷遠為逃避追查,也因為咽不下被定為戰犯這口氣,竟然在記者會上公然宣稱自己要抗共到底,這對王玉玲等人都是當頭一棒。王玉玲跟陳懷遠大鬧一場,鬧的陳懷遠直頭疼。張而已來見陳懷遠,婉轉地指出這是林牧雲在挑撥,陳懷遠沉思不語。 梁冬哥為斷了跟共軍的聯系發愁,溜達到葉老爹鋪子,無意見聽到葉老爹說張弛拿晚抓人回來後大發雷霆,罵了楚香雪還懷疑李曼娥,差點把李曼娥給關起來。梁冬哥想起了姜志方臨走時的話,開始認定李曼娥就是自己人。 王玉玲和陳懷秋、梁冬哥商量。陳懷秋告訴王玉玲等到汛期到來的時候,共軍一定會過江,到那個時候就是萬榮舉的死期。大家沉默,王玉玲想繼續跟共軍聯絡,並希望能為中共做點事情。陳懷秋提出中共軍隊從北方過來,臨江氣候潮濕,戰士不適應,加上了連日行軍作戰,很多戰士都得了疥瘡,需要大量硫磺治療,王玉玲想到了李曼娥,認為可以找李曼娥看她能不能搞到黑市的東西。陳懷秋認為李曼娥是憲兵團的人不可靠,但是王玉玲覺得李曼娥不過是個做生意的女人沒什麽,而梁冬哥也積極促成這件事,認為李曼娥是絕對可靠的人,就差把李曼娥直接說成是共產黨了。王玉玲親自到葉老爹店裏見李曼娥,當面拜托李曼娥,李曼娥完全明白王玉玲的用意,于是將計就計,一口答應。

第11集

張弛和陳勝、李文單獨開小會。對過去的強悍作風做了檢討,並告訴陳勝和李文在憲兵團他不再信任任何人,並從現在開始要徹底清查憲兵團,找出藏在憲兵團內部的中共內線。張弛讓陳勝找來了一群小流氓分別跟蹤憲兵團裏所有的高級軍官,一時間鬧得人心慌慌。 楚香雪看到李曼娥頻頻出入司令部,跟王玉玲和梁冬哥等人來往密切,便想看個究竟,被梁冬哥發現,楚香雪警告梁冬哥不要再跟李曼娥來往,小心惹禍上身,梁冬哥氣憤,辱罵楚香雪才是瘟神,兩人不歡而散。楚立言有天看到李曼娥從外面回來,包裏居然有金條,很擔心,但楚立言攔不住,而張弛表面不管,但私下讓陳勝和李文盯上了李曼娥。 李文和陳勝發現李曼娥和梁冬哥會面,還有一個神秘男人,于是向張弛匯報,張弛帶人來圍堵,結果發現是女扮男裝的王玉玲在和李曼娥做黑市硫磺生意。結果又把陳懷遠架在了火上,陳懷遠來到憲兵團向張馳要人。張弛逼陳懷遠給自己個交代,陳懷遠索性和張馳撕破了臉。張馳見陳懷遠態度強硬,自己變得十分被動,隻能放人。

第12集

陳懷遠很清楚自己夫人王玉玲倒賣硫磺的目的,這次張馳的行動是針對他的,卻沒想到抓到的卻是王玉玲。陳懷遠下令不許妻子出門,並把梁冬哥也關了禁閉。 張馳派李文把硫磺送還陳懷遠,表面上是給陳懷遠一個台階,其實是想看看陳懷遠怎麽處理這些硫磺。沒想到陳懷遠一眼就識破了張馳的伎倆,沒有接收這批硫磺,張馳隻得下令將硫磺送去醫務處。陳羅克文等人接到報春鳥的情報,知道王玉玲一片好心,但是給陳懷遠惹了麻煩,于是決定劫了硫磺,讓張弛偷雞不成蝕把米。 硫磺被劫後,張弛在陳懷遠面前更是無言以對,張弛氣憤,埋怨楚立言為什麽不親自送貨,楚立言翻臉。張弛在憲兵團展開了大驗血,搞得雞犬不寧,楚立言跟張弛意見不合也不再管張弛的事情,變成個閒人。看著一天到晚進進出出的李曼娥心裏很不是滋味。

第13集

李曼娥從楚立言嘴裏得知張弛這麽大的動靜是因為懷疑憲兵團有共黨的內線,很不安。李曼娥發現楚香雪經常在一個時間去電報室,于是跟蹤楚香雪,被楚香雪發現。李曼娥裝瘋賣傻,還趁機拿走了楚香雪記錄電報時底下的襯紙。李曼娥悄悄的研究襯紙上的文字,但是隻看出一個"信"字。李曼娥決定要找個高人幫忙。就在李曼娥去找人的路上,張弛的人跟蹤李曼娥,而李曼娥卻毫不知情。 得到姜志方帶回來的訊息,在地的小流氓經常在憲兵團外活動。小馬不顧羅克文的警告偷偷出去查訪這其中的關系,正好看到李曼娥被小流氓跟蹤。小馬忘記了羅克文囑咐不要亂猜報春鳥身份的話,認定李曼娥是報春鳥,而且判斷李曼娥有危險,便出手從流氓的眼皮下帶走了李曼娥。 李曼娥跟著小馬進了綢緞庄的後門,李曼娥從小馬嘴裏知道自己被跟蹤,她心裏明白是張弛派的人,但同時她也覺察到小馬和雲霓綢緞庄也並不普通。 李曼娥在一間酒館找到了老柑。老柑曾經是上海灘有名的私家偵探,專會看別人信件下襯紙,來窺測別人信件的秘密。李曼娥拜托老柑幫忙看看電報襯紙的內容。但是不曾想剛剛跟蹤她的兩個流氓也在這間酒館。李曼娥剛走,老柑就被二人痛打一頓,搶走了電報襯紙。就這樣楚香雪這張電報下的襯紙又落到張弛手裏。但張弛卻誤以為這是李曼娥的一個把柄。張弛還根據李曼娥的突然脫線是跟她是共黨身份有關,接應她的人定是共黨,于是下令重點跟蹤李曼娥。

第14集

陳懷遠聽了張而已和王玉玲的話有些後悔自己的魯莽,于是叫來梁冬哥和陳懷秋讓他們秘密釋放進步學生和幾個重要的政治犯。可事情讓林牧雲知道了,林牧雲想要勸阻,但是陳懷遠不聽,聲稱已經放了。 梁冬哥和陳懷秋在監獄提人被阻攔,卻突然接到張馳電話,要阻止,陳懷秋不顧一切把犯人帶走,張馳來晚了一步,梁冬哥已經帶著犯人不知去向了。張弛看著楚香雪,想著毛先生是怎麽得到情報的,楚香雪卻根本不看他們兩個任何人。沒有找到老柑的李曼娥憋了一肚子的火回到家,也不理楚立言。突然想起了在綢緞庄後院聞到的怪味好像是油墨的味道,在去倉庫證實之後,李曼娥急匆匆地去了綢緞庄。 沒有完成毛先生指令的張弛很難堪,卻聽到李曼娥去了雲霓綢緞庄的後門,而且更讓他激動的是這些小流氓發現雲霓綢緞庄去了幾個古怪的客人,描述的和犯人一樣。張弛猜測綢緞庄就是共黨老巢,決定要搜繳綢緞庄。 張弛肯定憲兵團內部有共黨內線,為了保證行動的順利,張弛下令集合所有隊伍,全部參加行動,出去之前任何人不得出憲兵團大門。張弛知道這次如果搜繳失敗,那在憲兵團內部這個內線就一定會暴露,他是怎麽都會有收獲的。

第15集

部隊集合完畢,出發的同時,受在外面的姜志方也發現了葉老爹鋪子傳出的緊急情報的訊號,姜志方匆忙忙拿了情報看後,看到憲兵團的汽車已經超過了自己,知道是來不及追不上了。姜志方急中生智去了最近的電話局撥通了綢緞庄的電話。羅克文和小馬接到電話,組織所有的人撤離,幹掉了在門口監視的特務和流氓,跟張弛的人擦邊而過,小馬為了讓羅克文等人安全撤離,引開了追來的少數憲兵,激戰中小馬負傷,但總算憑著機智和身手逃脫了。 陳勝和李文懊惱又一次晚到一步,但是張弛則下令追查集合隊伍時出去過的人員。發現李曼娥曾經出去過,張弛三人認定李曼娥就是內線,于是"請"來了李曼娥和楚立言,楚立言維護李曼娥,可李曼娥最有利的證據就是自己跟本不知道他們有什麽行動。這讓張弛一頭霧水。張弛向毛先生匯報,取得了毛先生的支持,暫停了楚立言的團長職務,把所有在集合過程中曾經在外面的人員全部軟禁在了辦公樓裏。 經過張弛的研究就在執行張弛命令的這個二十分鍾裏,因為楚香雪本身不在憲兵團,周祥林被派出去到葉老爹的鋪子裏找。而參謀錢學東和帶回連長鄭子良還有副官廖誠都稱因為煙癮鬧著出去買了煙。而李曼娥也鬧著出去給葉老爹送貨。所有出去過的人都跟葉老爹的鋪子有關,張弛據此斷定葉老爹的鋪子就是一個情報點,于是派監視了鋪子,並趁葉老爹不在抓了葉老爹的伙計二子。 被關在大樓裏的七個人,包括楚立言都又氣又怕。楚香雪安慰大家要冷靜,而李曼娥則一個勁的給大家撥火。廖誠一直都哆哆嗦嗦臉色慘白,李曼娥看在眼裏,點出廖誠那天好像並不是去買煙的,大家都狐疑地看著廖誠,隻有楚香雪盯著李曼娥。

第16集

張弛從二子嘴裏知道廖誠不是去鋪子買煙,而是跟一個漢子會面。質問廖誠怎麽回事,廖誠說是自己的高利貸債主。張弛派人去查,同時在憲兵團公開調查最近跟所有嫌疑人說過話的人,讓憲兵們自己交代,不然就大刑伺候。憲兵團再次雞犬不寧,一個火頭兵聽到這個訊息,驚慌不已。 張弛的調查,還有李曼娥帶頭的追問讓廖誠神經崩潰,晚上廖誠想逃跑被擊斃。廖誠的死讓被關的其他人都松了口氣,結果張弛卻告訴他們廖誠不是共黨,不過是個走私軍火的蛀蟲。而共黨的內線還在他們之中。 張弛審問所有的人,用各種方法分裂他們,被關的人被壓力和相互猜疑都搞得神經兮兮的。當張弛審問楚香雪和李曼娥的時候,這兩個人的冷靜讓他吃驚,張弛有預感這兩個人都不簡單的人物。

第17集

姜志方因為擔心報春鳥的情況,于是冒險來葉老爹的店打聽情況,被放回來的二子跟葉老爹把情況都告訴了姜志方,姜志方一驚,可同時他自己也被特務盯上了,要抓捕他。張弛請被軟禁的人到了審訊室,看到一個滿臉是血的犯人。張弛稱此人來鋪子打聽訊息,定的共黨,要處決此人。關鍵時刻楚香雪出面攔住張弛,這讓張弛多少有些意外。楚香雪偷偷地給張弛出主意,認為該放了這個人,這樣共黨才知道他們的內線暴露了,會派人來救,到時候又能抓到共黨又能知道誰是內線,豈不是一石二鳥,張弛聽了點點頭。恰恰在這個時候,李曼娥威脅要殺了犯人,揭穿了犯人其實是假扮的事實。楚香雪和其他人都看著張弛。張弛反而笑說香雪的主意好,他也不必對跑了共黨耿耿于懷了。 羅克文見到受了重傷回來的姜志方,忙把姜志方送到醫生那裏,並得到了報春鳥被軟禁的訊息,很是焦急,但是又不敢妄動,生怕反倒暴露的報春鳥。隻好托梁冬哥先幫忙打聽,小馬急得直蹦。周祥林整天借酒消愁,最後公然指責楚立言一家都是共黨,楚立言出手揍周祥林,錢學東和鄭子良也打了起來,一堆人打成了一團。

第18集

在亂局之中隻有李曼娥和楚香雪冷眼旁觀,兩人相互套對方的底,對話中楚香雪突然意識到張弛是在考驗他們的定力,定力過好也會是張弛懷疑的理由,楚香雪馬上瘋狂起來,跟李曼娥也打了起來,被封禁的大樓亂成了一鍋粥。張弛感覺到該是收網的時候了。于是加大了追查憲兵們走漏訊息的力度。張弛還沒開口審問,李曼娥就說出自己其實是知道他們行動的所有情況的。並指出真正的內線其實是楚香雪,而她出去的目的也是為了調查楚香雪

第19集

小馬潛入憲兵團,看到楚香雪正要私自處死李曼娥,小馬情急之下動了家伙,憲兵們趕來。楚香雪為了擊斃李曼娥手肘受傷,但是卻阻攔憲兵們追趕,說是怕中了共軍的調虎離山。張弛趕到,看到現場生了疑心。小馬帶回了報春鳥犧牲的訊息,大家都悲傷難過。小馬親眼看著楚香雪打死了李曼娥,于是暗下決心要給報春鳥報仇。楚香雪傷心不已,葉老爹看在眼裏安慰楚香雪。

第20集

楚香雪和梁冬哥分手,楚香雪坐一輛黃包車離去,結果卻被小馬綁架,小馬扮成黃包車夫劫持楚香雪要處死她給報春鳥報仇,楚香雪告訴小馬李曼娥本根不是報春鳥,而且還嚇唬小馬如果自己死了,真正的報春鳥就會暴露。這個時候梁冬哥趕來,讓小馬放掉楚香雪,張弛已下令全城搜捕,讓小馬撤離,小馬執意要除掉楚香雪,楚香雪警告他如果開槍會招來憲兵,並告訴梁冬哥讓他和小馬快走,梁冬哥看著楚香雪情緒激動,這時小馬開槍擊中了楚香雪。

第21集

國共和談破裂,人民解放軍三天時間佔領南京,蔣介石退守上海。狡猾的白崇禧馬上決定放棄武漢,向兩廣撤退。而萬榮舉安排的撤退順序明顯就是把陳懷遠當炮灰。陳懷遠明白自己是真的變成了光桿司令了。張弛從毛先生那裏得知了武漢會議的結果,知道陳懷遠此時是最容易叛變的時刻。羅克文得到報春鳥的情報,也知道了武漢會議的結果,馬上跟中共聯系,中共決定這是個策反陳懷遠的好機會,于是吳少波二進臨江市。

第22集

楚香雪在醫院中醒來,梁冬哥想要看望楚香雪,但是張弛看得太嚴,根本無法進入病房。楚香雪養好病出院了。一出院變接受命令去監視梁冬哥。楚香雪想到那個變色蛇指的可能是林牧雲。帶著這個疑問,楚香雪加緊了對林牧雲的註意。吳少波得知陳懷遠寸步難行的情況于是決定要去司令部裏面見面,羅克文覺得太危險,但是吳少波堅持並告訴羅克文梁冬哥的真實身份是我黨地下秘密黨員,由于身份特殊要嚴格保密。

第23集

林牧雲看著梁冬哥在司令部裏進進出出,隻是抓不到梁冬哥的把柄很著急,于是找了三個心腹嚴密監視梁冬哥等人。梁冬哥和小馬在外面見面商定了具體進司令部的時間後分開。小馬卻碰上小偷油柱柱偷他的錢包。油柱柱認出了化妝後的小馬其實就是張弛要找的共黨。就在張弛苦于沒有辦法對陳懷遠下手的時候,油柱柱跑來報告,說發現小馬的行蹤,今天看見小馬和幾個人出來還一起進了司令部大院。張弛大驚,楚香雪也大驚。

第24集

正在處理姜志方的陳懷遠和梁冬哥接到葉老爹被殺的噩耗,梁冬哥是暗暗地咬碎鋼牙。陳懷遠同時也向到自己的家人已經不再有安全可言了,葉老爹不過是第一個而已,梁冬哥提出送到解放區,但是陳懷遠猶豫著。上海地老柑還是照樣在小酒館裏醉生夢死,兩個男人進了酒館,拿著一張舊照片找人,老板怎麽看照片上的人都像老柑。老柑就這麽醉醺醺地被兩個男人帶了。

第25集

陳懷遠的二心昭然若揭。張弛請示毛先生後,準備綁架陳懷遠的家人。當晚,王玉玲回老宅接陳懷遠的家人。陳懷遠和梁冬哥接到了"報春鳥"的電話情報後,急忙帶兵趕往老宅,恰巧截住了張弛的去路。但是張弛來的時候,王玉玲等人已經被神秘人綁架走了。王玉玲及家人被帶到一片大山中的軍火庫中,下了車後,王玉玲看到一個女人在指揮,女人的身形很眼熟。趁人不備之時,王玉玲撲過去拉下了女人的鬥篷,果然是李曼娥。

第26集

張弛和陳懷遠都在下大力氣尋找王玉玲等人的下落,楚香雪在司令部開展工作,表面上是監察司令部的動向,實際上她真正的目標是林牧雲。而同時林牧雲也死死地盯上了楚香雪,兩個人開始暗中較勁。李文帶著幾個小特務除了要監視楚香雪以外,還想要監視司令部的年輕軍官們。李文帶回張弛懷疑白部的訊息,楚香雪故意不同意這一說法,非說是共產黨所為,目的就是製造煙霧,為自己以後的行動做準備。

第27集

審問期間,楚香雪一步一步把女話務班代逼進了死角,並"合理"地分析出了他們是共黨的可能性。女話務班代見瞞不下去便說了實話,並為了給林牧雲作證,承認了林牧雲在王玉玲及家人失蹤那天林牧雲跟武漢紅樓通過電話,這足以證明林牧雲不可能是共黨。但是除了她自己以外,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這可能意味著什麽,楚香雪的目的達到了。林牧雲的環境十分尷尬,但是同時他也對楚香雪的共黨身份是確定無疑的了。

第28集

梁冬哥見陳懷遠還是遲遲不能下定起義的決心,決定浮出水面,直接與在國防部的上司聯絡,要求向陳懷遠公開身份,鋌而走險使用司令部的電台發報,聯絡吳少波。梁冬哥讓蘇子童破例吹響了緊急集合號,而自己和楚香雪則趁亂換了衣服去了電報室,楚香雪剛要發報,卻被王參謀發現,梁冬哥無奈隻好將王參謀打暈。楚香雪開始發報。林牧雲等人也跟著大家集合,卻發現事有蹊蹺。

第29集

梁冬哥見陳懷遠還是遲遲不能下定起義的決心,決定浮出水面,直接與在國防部的上司聯絡,要求向陳懷遠公開身份,鋌而走險使用司令部的電台發報,聯絡吳少波。梁冬哥讓蘇子童破例吹響了緊急集合號,而自己和楚香雪則趁亂換了衣服去了電報室,楚香雪剛要發報,卻被王參謀發現,梁冬哥無奈隻好將王參謀打暈。楚香雪開始發報。林牧雲等人也跟著大家集合,卻發現事有蹊蹺。

第30集

憲兵團裏也是亂成了一片,憲兵們忙著搬運炸葯去五祖廟。陳懷遠來到紅樓,一下車就感覺到事情不對,但是也沒其他辦法,隻好硬著頭皮去見萬榮舉。萬榮舉出示廣州電令:陳懷遠通共,立即解除一切職銜。陳懷遠極力狡辯。李曼娥來到王玉玲等人的關押房間,下最後通牒,但是王玉玲全家毫無懼色,李曼娥發狠,拿出槍來上膛,剛對準王玉玲的兒子,槍聲大作,外面亂做一團。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資料來自:

職員表

資料來自:

角色介紹

《內線》

梁冬哥 | 鍾漢良

臨江城防司令長官陳懷遠的機要秘書,與陳懷遠情同父子,是楚香雪的初戀情人。

《內線》

楚香雪 | 孫菲菲

保密局特務,與梁冬哥曾是一對戀人,不料一夜之間消失,加入張馳所在的抗戰時期醴陵特訓班,成為張馳的學生。

楚立言 | 鮑大志

陳懷遠屬下憲兵團團長,楚香雪的叔叔。

《內線》

羅克文 | 閻沛

中共地下黨負責人《春聲報》主編。

資料來自:

幕後製作

後期製作中,除了巧妙、精致的情節設定,整齊、專業的演員陣容讓,導演陶玲玲、編劇徐萌還將濃厚的歷史氣息加入了劇情,讓《內線》展現電視作品的厚重氣息。

《內線》的拍攝場景中既有光線昏暗、空間封閉的監獄,也有氣勢恢宏、場面壯烈的戰場,而《內線》中每一場戲的場面布局、環境定位都有依據、有講究,而不是單純靠導演和編劇的隨意想象、編造。

為真實再現解放戰爭中國共兩黨、三方勢力對臨江古城的"明爭暗奪",《內線》導演陶玲玲和編劇始終仔細推敲情節、琢磨場面,最終將整部戲劃分為戰爭外景、憲兵團、司令部等多個拍攝單元,從不同的場面為切入點,反映多方軍隊和情報人員的勾心鬥角,讓此劇懸念不斷、高潮迭起卻又邏輯清晰,讓劇情從疑點叢生走向清晰明朗,時刻牽住觀眾的心。"不隻是有單一的懸念,還有故事情節的步步推進和深厚的故事內涵,"導演陶玲玲說這兩點融為一體才成就了《內線》的精彩和獨特。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時間時段
山東衛視2010年10月1日黃金時間
河南衛視2010年10月1日黃金時間
雲南衛視2010年10月1日黃金時間
貴州衛視2010年10月1日黃金時間
武漢電視台四套2014年10月30日
北京電視台2012年09月17日

資料來自:

劇集評價

《內線》中的人物,比如梁冬哥、楚香雪,都背負著不可言說的革命任務、不可表露的內心情感。雖然都是內線身份,卻要假戲真做地為敵對方效力;就算是關系再親密的情人也不能彼此暴露真實身份,可謂是陷阱重重、引人入勝。而在真實的歷史中,我們也能找出《內線》講述的大策反、大起義故事的"蛛絲馬跡"。而在《內線》一劇中佔據主線人物地位的臨江城防司令陳懷遠,更是與歷史上的國民黨起義將領陳明仁的經歷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這也讓《內線》的人物設定經得起推敲,從而豐富了此劇的歷史底蘊。怪不得連來自香港的演員鍾漢良都坦言花了很久才弄懂、弄通了《內線》中精密設定的人物關系。而有"老戲骨"之稱的男一號孫淳也是在潛心研究了三十六計、戰爭歷史後才對陳懷遠這個角色駕輕就熟。 (搜狐娛樂評價)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