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絕戀》

《傾城絕戀》

《傾城絕戀》是由西安曲江影視投資有限公司出品的電視劇,何東興和周國棟共同執導,李晟、何晟銘、王珂和田家達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美璃格格和靖軒之間凄美的愛情故事,並已于2013年1月28日在江蘇衛視和陝西衛視首播 。

  • 中文名稱
    傾城絕戀
  • 集數
    41集
  • 出品時間
    2012年
  • 導演
    何東興;周國棟
  • 製片地區
    中國內地
  • 上星平台
    江蘇衛視;陝西衛視
  • 線上播放平台
    樂視網、迅雷看看
  • 首播時間
    2012年7月18日
  • 編劇
    許文鈴;陳世龍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上映時間
    2013年01月28日
  • 拍攝地點
    中國內地
  • 主演
    李晟,何晟銘,王珂,田家達
  • 類型
    古裝,宮廷,愛情
  • 出品公司
    西安曲江影視投資有限公司
  • 其它譯名
    清宮絕戀

簡介

傾城絕戀》是根據雪靈之的小說《殤璃》改編而成,著名導演何東興和周國棟聯合執導的一部電視劇,于2011年10月14日于橫店開機,後更名為《傾城絕戀》。本劇由當紅小生何晟銘和新一代瓊瑤女郎李晟聯合主演,戲裏不僅雲集諸如潘迎紫、王新、戴春榮等實力派演員,也有田家達、王希維鄧莎等新一代當紅偶像。

《傾城絕戀》《傾城絕戀》

同時,該劇也是“不老傳說”娃娃潘迎紫20年後再續“大玉兒”孝庄前緣,更是她隱退十年後復出的首部電視劇。本劇于2012年7月18日起在河南電視劇頻道全國首播,2013年1月28日在江蘇衛視和陝西衛視上星播出。

劇情介紹

從內蒙古而來的美璃格格在進京時,因為一場誤會而結識了靖軒,兩人雖不知彼此真實身份,卻已一見鍾情,一個偶然的機會,當兩人再度重逢,深情互許,相互更增情愫,美璃與靖軒兩情相悅,彼此深愛。打算請求指婚之時,而遭到了靖軒之母太福晉的執意反對和阻礙,正當兩人力爭幸福之際,然而美璃的一個偶然發現讓兩人的愛情命運產生了誤解,最終走上了不歸路。美璃和靖軒兩人的愛情是因誤會而相識、相知、相戀、並且真心相愛,最後也因誤會而產生矛盾,造成兩人之間對愛情的不信任相互猜忌而以生死離別而告終,但唯一不變的是那份無怨無悔的愛以及生死不渝的心。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美璃李晟謙王的女兒,獲封和碩格格,靖軒側福晉
靖軒何晟銘慶王爺,康熙的堂弟
永赫田家達深愛美璃
靜嫻王希維康熙帝靜貴妃,梓晴的妹妹
素瑩王珂靖軒嫡福晉
桑珠鄧莎永赫正妻
太皇太後潘迎紫孝庄文皇後博爾濟吉特氏
太福晉戴春榮靖軒的額娘
康熙帝王新清聖祖仁皇帝
梓晴楊紫彤和孝誠仁皇後長得一模一樣
孝誠仁皇後楊紫彤康熙帝元配皇後及一生摯愛
賽佳鄭浩南謙王爺,美璃的阿瑪
玉嬤嬤寧子孝庄的侍女
小翠唐可美璃的丫鬟
承毅張天陽美璃的表哥
喜兒王雙素瑩的丫鬟
應如傈梅永赫的額娘
廉嬤嬤孫貴田安寧宮的嬤嬤
寧王爺黃文豪桑珠的父親
葛爾丹周一圍蒙古王
札穆朗趙晉素瑩的阿瑪
札母馬鈺虹素瑩的額娘
張濟劉俊哲靖軒的貼身侍衛
允恪陳旭美璃與靖軒之子
允珏鄭子寒靖軒與素瑩之子

職員表

出品人:王廣群;顧令陽;王建軍;吳琰;王新生

監製:江紅;朱權;許振;郭震

原著:雪靈之

導演:何東興;周國棟

編劇:許文鈴;陳世龍

選角導演:林子涵;李大川

主要角色介紹

李晟 飾演 美璃

和碩格格,靖軒側福晉,一生有著許多的愛恨情仇。因為一場誤會而結識了靖軒,兩人雖不知彼此真實身份,卻一見鍾情,一個偶然的機會,當兩人再度重逢,深情互許,相互更增情愫,美璃與靖軒兩情相悅,彼此深愛。打算請求指婚之時,而遭到了靖軒之母太福晉的執意反對和阻礙,正當兩人力爭幸福之際,然而美璃的一個偶然發現讓兩人的愛情命運產生了誤解,最終走上了不歸路。

何晟銘 飾演 靖軒

慶王爺,康熙的堂弟。他的愛情就是美璃此生的坎坷,此生的悲慘,此生的憂慮的最大來源。他為美璃打破了中國幾千年的封建規矩,不用每天向福晉請安。為了美璃能當平妻,他們的兒子允恪能成為世子,不惜與皇上吵架,後來被皇帝發配江南仍不放棄。美璃和靖軒兩人的愛情是因誤會而相識、相知、相戀、並且真心相愛,最後也因誤會而產生矛盾,造成兩人之間對愛情的不信任相互猜忌而以生死離別而告終。

田家達 飾演 永赫

永赫喜歡美璃,由于美璃喜歡靖軒,在命運推手的作用下不得安寧。永赫和美璃中間永遠有著一條溝坎,最終永赫隻能逃開,選擇了戰場。永赫最後在戰場上犧牲,他的犧牲,讓美璃崩潰,允恪沒有足月就出生,更落實了美璃的罪名,美璃和靖軒不可能再回到原點。

王珂 飾演 素瑩

格格,靖軒嫡福晉,世家小姐。千方百計想抓住丈夫的心,阻斷美璃一切的路。最後發現自己的愛情是如此的可悲,竟然從來沒有得到過丈夫的心。

音樂原聲

片頭曲:《一生鍾情》

演唱者:霍思羽

片尾曲:《再世情願》

演唱者:劉可,霍思羽

插曲:《隻愛你一個人》、《掙扎》

演唱者:田家達、霍思羽

幕後故事

一直以活潑形象出鏡的李晟自曝,演“美璃”的幾個月期間自己一直沉浸在角色的悲傷情緒無法自拔,為演哭戲還曾向“紫薇”海陸請教秘訣。

在《傾城絕戀》裏,李晟飾演的“美璃”前後跨度很大,剛從草原來的時候還是一個無憂無慮,單純的女孩,身上帶著點“小燕子”的影子,之後經歷一系列曲折,徹徹底底的陷入了悲情角色,多場流淚戲和虐心的感情戲讓李晟幾乎一直陷入悲傷無法自拔,她透露和演小燕子時的“鬧騰”相比這一次的拍攝可能壓抑和簡單了許多。

李晟坦言要進入角色,自己有一套小秘方,就是給自己做一個交換儀式,用心想象自己身處劇中的場景,有點像<畫皮2>裏的換心一樣,讓劇中角色住到自己的心裏去。當做完這個儀式,就會發現,自己的言行舉止和眼神都會不一樣了。對于劇中大量的哭戲,李晟也自曝曾向好朋友海陸取經,同樣在飾演“紫薇”時“淚流成河”的海陸告訴她要在拍攝之前喝大量的水,並努力使自己的感情迅速到位。

分集劇情

第1集

相傳大藏經是具有安邦澤民的法力能帶來七世平安,康熙在手誅鰲拜之後連日夢兆不祥,孝庄太皇太後遂建議康熙親手抄寫大藏經以保大清皇朝國泰民安經久不衰。康熙在抄寫完第一本經書之後擔心手抄本容易失竊,讓歹徒蠱惑人心于是就以泥金重新鑄造大藏經。大清動用了五千兩黃金,鑄成了一百零八套佛經,每套重達五十公斤,一萬四千顆寶石鑲嵌在四百三十二片護經板上,康熙賜名龍藏經,成為傳世巨作。

集市上,靖軒騎著馬追著鰲拜的餘黨馬蹄差點踩傷一個過路人,美璃攔住他的馬讓他下馬道歉,不料摔翻得過路人竟然亮出刀與靖軒打鬥起來,街上此時不知從什麽地方一下子涌出好多人與靖軒較量起來,甚至有人將酒壇打碎,點了火差點燒燒到美璃,靖軒抱起美璃救了她。鰲拜餘黨想要逃跑,靖軒攔住他問道高圖、仇彪在哪裏,那人看見了天上的信號彈之後就自盡身亡了。

美璃回到家阿瑪見到她高興極了,阿瑪說她從小沒了額娘心裏一直覺得虧欠她,現在就是想著給她一個完整的家。

靖軒來到皇宮對皇上說這次任務失敗了,皇上說京城人多車攘為了減少百姓的猜測讓他追加人手清剿鰲拜餘黨。

壽殿上,皇上對太皇太後說為保大清福澤已經將大藏經鑄造完成命名為龍藏經,太皇太後高興得不行。美璃的阿瑪帶著她去皇宮給太皇太後祝壽,太皇太後見到美璃之後就說她長得水靈到了許婚年齡,到時候自己會為她物色一個好人家的。靜貴妃請太皇太後去看戲,于是太皇太後就讓美璃陪自己一起去。

表演精彩紛呈,美璃心裏高興不禁大加稱贊,引起許多人的註意,甚至有人議論紛紛說她是有心惹人註意。太皇太後喜歡美璃說要是她喜歡的話就常來宮裏看。美璃踢毽子惹得太皇太後高興極了,對她不停地誇獎,皇上悄無聲息的站在院子裏欣賞著各位嬪妃格格踢毽子,美璃不小心將毽子踢出去差點打著皇上,幸好靖軒及時出現替美璃解了圍。美璃想要跟靖軒要回毽子,卻差點絆倒,靖軒一伸手抱住了美璃,救了她。

後來,遇到了靖軒,靖軒說上次她阻止自己追那些人,他已經稟明皇上了,到時候要追究她的責任,還說剛才差點將毽子提到皇上臉上是死罪。美璃以為他說的是真的,害怕了,靖軒卻說自己是在逗她玩。

晚上,有人在房頂用鉤子偷了手抄本,美璃的阿瑪賽佳發現了,讓人趕快去追。皇上和靖軒正在議政聽說有人盜走了龍藏經的手抄本之後就命令靖軒趕快帶人出城務必將此人緝拿歸案。

賽佳一路追蹤黑衣人,在一個胡同黑衣人將面具摘下,賽佳發現他是高圖。這時,一群已經埋伏好的人將賽佳圍住,賽佳不幸中箭,但是還是拼命抵抗,最終被一群人亂刀砍下。靖軒趕來時高圖見勢不妙就逃跑了,靖軒答應照顧美璃之後,賽佳就受傷身亡了。

永赫隨應如進宮見太皇太後,自己一人在御花園將盆栽用輕功擺成一個壽字。

第2集

美璃看見永赫剛才的表演就上前跟他打招呼誇他功夫了得,雙方進行了自我介紹。永赫見到美璃說她跟其他的公主不一樣,美璃也說他的功夫了得以後有空了要教教自己,說著梓晴就帶著美璃走了。

靜貴妃跟各位嬪妃說美璃在太皇太後的壽宴上搶盡了風頭,合了老祖宗的心意,警告他們不要得罪她免得惹罪上身。梓晴帶著美璃來給各位娘娘見面,大家覺得美璃沒規沒距,靜貴妃話裏帶刺。之後,美璃問梓晴靜貴妃到底是不是她的親生妹妹,梓晴說宮裏不光講究親情,還要講究品級,還說她善良不適合留在後宮。

靜貴妃回宮心裏對美璃耿耿于懷于是決定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她。靜貴妃來找太皇太後,在門外聽到太皇太後說美璃剛從草原回來卻遭受喪父之痛。皇上說他現在最擔心龍藏經的下落,讓靖軒秘密搜查高圖的下落,不讓手抄經落到吳三桂手裏。靜貴妃在門外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心裏想著要是自己能夠在靖軒之前找到龍藏經,封後之事就指日可待了。

晚上,梓晴招待美璃,還給她帶來了好東西吃。這時,靖軒來了說他和美璃見過面,美璃請他吃粽子糖,還說這些糖代表快樂和幸福,說著靖軒就試著吃了一顆。

為了避免美璃傷心,大家都沒有告訴賽佳去世的事情。靖軒在賽佳的墳前說日後他一定會帶著美璃來看他,他也會好好照顧美璃的。自己一定會手刃高圖為他報仇的。靖軒向太皇太後說賽佳的後事已經辦妥了,隻是美璃不能為他上香,美璃那麽天真善良要是知道這件事情一定會受不了的。太皇太後說有時候茫然不知反而是種幸福。

靖軒正在想著賽佳生前對自己的托付,美璃興沖沖的跑過來找到他,靖軒說他會陪著她熟悉環境,他一整天都會陪著她的,兩個人逛了一天,美璃高興極了,臨走的時候美璃讓她回家喝杯水,靖軒說自己還有事在身要先走,他還說她阿媽出京為皇上辦事了,過幾天才能回來。

素瑩為慶王爺靖軒的額娘做了一條漂亮的披肩,自己心裏又害怕靖軒看不上自己,額娘就安慰她說慶王府太福晉很中意她讓她不要多想。

太福晉對靖軒說明天讓他陪自己去碧雲寺上香,于是靖軒就答應了。

美璃一個人在皇宮裏閒逛,永赫看見美璃問她為什麽心情不好,美璃說她到皇宮裏來打探阿瑪的訊息,永赫說他可以陪她去寺裏燒香祈禱,于是兩人就決定一起去了。

慶王府太福晉誇獎素瑩綉的披肩很好看,自己很喜歡,還說要是素瑩能給自己當兒媳就太好了。

靖軒他們來到碧雲寺見到了美璃,美璃一高興失了禮節,慶王府太福晉見了她也不是很高興,趕走了她。

路上,美璃跟永赫說自己很喜歡靖軒,說他能跟自己一起玩。永赫說自己很崇拜靖軒,他是大家崇拜的大英雄。這時,靖軒趕來說他有事要回朝廷于是就要順路一起回去。永赫說自己有事要先走一步。兩人一路無語,美璃問靖軒素瑩是不是他的心上人,靖軒說素瑩不是,于是看著她。兩人一路有說有笑,這時,有人在暗處射箭想要殺了靖軒,美璃不顧自己安危為他擋了一劍。

素瑩回家對父母說靖軒有點喜歡美璃,她阿瑪就說讓她盡早做準備。她額娘說桑珠是靖軒的表妹可是全靠她也不太可靠。她阿媽就說靜貴妃在太皇太後壽辰當天費了不少心思他們可以從她身上下功夫。素瑩也說靜貴妃不喜歡美璃,于是他們就打算日後好好拉攏靜貴妃。

梓晴和承毅來看美璃的傷勢,一進門就看見靖軒在為美璃包扎傷口,美璃就說隻要靖軒不受傷自己受點傷沒有關系,她還不讓靖軒把自己受傷的事情告訴老祖宗,免得她擔心。

第3集

靖軒問美璃誰讓她為自己擋這一箭的,美璃說她不想讓他受傷。靖軒說以後不要再這樣做了。

太皇太後對皇上說她想要讓美璃搬進宮裏住,她說這樣還能教她規矩,美璃這孩子真是可憐的讓人心疼,自己既然跟她那麽投緣就讓她來教導她。皇上在太皇太後的要求下就賜了美璃和碩格格的封號。太皇太後聽了之後滿意至極。

桑珠帶著素瑩來到宮中找靜貴妃,素瑩說靜貴妃有母儀天下的風範,靜貴妃聽了之後高興極了于是就讓素瑩常來宮中走動。

玉如勸說太皇太後美璃初來乍到,主子這樣寵愛她恐怕會招來其他人的妒忌。太皇太後說女人的心眼本來小,她這麽做沒有什麽不妥,還讓玉如以後多教教美璃。

美璃知道自己被封為和碩格格之後心裏高興極了,承毅說以後她成為了格格就應該多加收斂,不要再闖禍了。美璃說有了梓晴在自己身邊不會有事的,她還說靖軒一定會幫助自己的。

承毅對靖軒說他知道他和美璃彼此中意但是他們不能好,因為他們的個性不相符,他還指出他額娘中意的是素瑩,她是不會看重美璃的。靖軒不管他說的話還說他一定會好好對待美璃的。

梓晴教美璃學規矩,美璃剛開始穿花盆鞋連路都走不成,本來想要放棄但是想到阿瑪就堅持了下來,慢慢的也走成了路。

靜貴妃為老祖宗送來了茶點說是替皇上分憂。這時,美璃來了,老祖宗也顧不上吃靜貴妃的茶點了。美璃一見到老祖宗,規矩禮數樣樣都很得體,就誇獎她,還說規矩能學會重要的是要學會與人相處。老祖宗叫美璃來說讓她多吃點點心這是靜貴妃親手做的,美璃大口吃起來還不停誇獎好吃。靜貴妃心裏生氣的不行。

素瑩來到靖軒家,福晉誇獎素瑩懂規矩是個難得的好姑娘。靖軒來了說要跟素瑩單獨聊聊。靖軒對素瑩說這半年來她陪伴自己額娘,他很感謝她,于是就說想要他額娘能收她為幹女兒這樣能夠成全他額娘對她喜歡之情。

靜貴妃生氣老祖宗竟然將自己費盡心力做的糕點全送給了美璃,她還說皇上來翊坤宮也隻是為了看她的姐姐,自己要好好把握自己的未來。

素瑩知道慶王爺、太福晉來了就假裝傷心,太福晉說她心裏隻認她這一個媳婦,他們的事情都包在了自己身上,還讓她以後多來慶王府陪陪自己。這樣素瑩才露出了笑臉。

素瑩在花園裏捉蝴蝶,踩到一塊活動的石頭差點摔到了,于是就想到了找美璃來這裏。素瑩故意摔翻將扇子扔到了遠處讓美璃為她撿扇子,玉嬤嬤撿到了扇子想要給美璃,一失足掉到湖裏了,美璃為了救玉嬤嬤也跳進了湖裏,可是,自己卻不會遊泳,于是在水裏掙扎起來。幸好靖軒趕來來到湖上救起了兩個人,還抱起了美璃離開了那裏,原本想要救美璃的永赫隻能站在一旁不能做什麽。

玉嬤嬤對老祖宗說她現在真的贊同老祖宗的說法,美璃確實是一個善良的好姑娘。

靜貴妃在各位嬪妃面前詆毀美璃,梓晴聽不下去就說美璃不是那種人,靜貴妃就生氣了。

第4集

太福晉來宮裏找老祖宗說自己現在著急靖軒的婚事,她還說她看上了素瑩,人漂亮還懂禮數,趁機還詆毀了美璃說她不懂規矩。老祖宗于是就說幸好美璃性格爽朗要不然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美璃。靜貴妃看見了就知道太福晉原來不太喜歡美璃。

靖軒來問候美璃身體好點沒有,美璃知道靖軒關心自己,高興得不行。靖軒還送給了美璃一直貼身佩戴的平安符,讓她保證以後一定好平平安安。說著就為她戴上了平安符還帶她出去走走,他為美璃買了糖葫蘆說這很好吃,美璃吃了糖葫蘆說她會記住這是靖軒的味道。他們倆在說說笑笑被素瑩和桑珠看見了,桑珠就到太福晉面前告狀,說他們倆在街上拉拉扯扯。太福晉說沒有自己點頭,美璃是不會進他們家的,還說素瑩人品好有素養。說著,太福晉還跟她親近,她說等靖軒回來了會為她做主的。

晚上,靖軒回到家,太福晉說他為什麽忙的還有空去逛大街。靖軒說自己的事情自己有分寸。太福晉說她要他娶素瑩為妻,還說這個事情自己已經定了,她不會讓別人隨隨便便嫁到他們家的。

素瑩對阿瑪說美璃是貴族,但是隻要她讓美璃在貴族裏無法立足,一定讓靖軒回心轉意。阿瑪也讓她放心說他一定會為她做主的。

美璃給老祖宗帶來一串糖葫蘆,要是她喜歡還說她以後跟靖軒一起上大街就給她買。美璃說自己喜歡靖軒,靖軒對自己也很好。老祖宗說靖軒不適合她,靖軒需要的是一個長袖善舞的福晉,還說婚姻大事還是要聽父母的。美璃說她一定要自己決定自己的婚姻大事。老祖宗就說有些事她是不懂得,還說這件事以後再說。

美璃一個人難過,梓晴安慰她,美璃說老祖宗為什麽不給自己指婚。于是梓晴說讓她等到她阿媽回來了再做決定。

靖軒對老祖宗說他想要將賽佳的死訊告訴美璃,老祖宗說害怕耽誤了承毅的大婚。靖軒還向老祖宗說自己中意美璃。老祖宗說美璃不適合他,還說他娘不中意美璃而喜歡素瑩。靖軒說時間是可以改變一切的,還說自己的心意是不會改變的。

靜貴妃知道美璃和靖軒當街玩耍就說要親自過問這件事。

老祖宗對梓晴說美璃性格單純,但是她心裏想著要等一段時間等美璃成熟一點了在為他們撮合。

梓晴和靜貴妃下棋時,興致正好卻被小順子一不小心全部打亂了,靜貴妃生氣,梓晴說人生如棋局局新,就算機關算盡但是一個小小的外力也會將精心設計的一切化為烏有,暗示她不要幹涉嗎美璃和靖軒的事情。靜貴妃卻說這件事她非要插手。

美璃聽了梓晴的話到靖軒家裏想要跟太福晉多親近,一失手摔壞了太福晉的送子觀音像,太福晉生氣打了美璃一巴掌,美璃和靖軒怎麽勸她她都不聽,生氣走了。靖軒說美璃不是故意的,還說自己要為美璃向她道歉。太福晉生氣極了還說以後不要再來了。

札穆朗因為對朝廷有功,皇上要賞賜他,于是他就向皇上請求賜婚于他的女兒和靖軒。皇上說訂婚一事要聽聽靖軒的意見。這時,有人來報說梓晴來到翊坤宮了,于是皇上就要擺駕翊坤宮。靜貴妃知道皇上對梓晴有意于是就說讓他們在翊坤宮用膳,梓晴不好推脫就隻好留下了。

第5集

美璃和承毅在宮門外等的著急,終于梓晴出來了說皇上來找靜貴妃自己不好拒絕,于是三個人高興地來到他們常來的瀑布,承毅對美璃說兩個人相愛重要,可是性格相符也很重要。梓晴阻止他不讓他說。

靜貴妃讓畫師為老祖宗畫畫像,美璃看見牆上的已故皇後的畫像以為是梓晴的畫像,惹得大家心裏很是不高興。事後,老祖宗對美璃說在宮中說話要謹言慎行,要不然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老祖宗說她這樣說靜貴妃會生氣了。玉如私下來對美璃說靜貴妃之所以能成為貴妃是因為梓晴的關系。美璃說自己這次又闖禍了,玉如說這是她的無心之過,讓她別再這樣想。

靜貴妃回到翊坤宮大發雷霆,還說自己做到今天這個位置都是因為梓晴,還說她多希望皇上能夠用看她的眼光多看自己一眼,美璃正是因為他們的縱容才讓自己一次次出醜。

美璃一個人無聊,永赫見到她說自己是來領差的,還說自己現在在大內當侍衛,于是永赫就要請美璃吃飯慶祝。他們正在飯店吃飯,有兩個人想要偷他們的馬,永赫聽到馬叫聲就出去教訓他們,把那兩個人嚇跑了,但是卻中了他們的暗器傷了腿。

那兩個人其實是高圖的人,高圖對他們剛才的所作所為生氣極了。

美璃說要送永赫回家,路上遇到了靖軒,靖軒讓他身邊的人送走了永赫,還叮囑美璃以後不要亂跑,以免發生危險。

美璃來到永赫家裏看望永赫的病情,永赫說自己的傷情已經好了。永赫的額娘應如看見美璃高興得不行,還對永赫的阿瑪圖哈說他們這下有貴人相助了,還說美璃在老祖宗面前很吃得開,要是美璃願意給他們美言幾句,他就不愁沒有美差。

應如說她要將自己的盆栽技術交給她等自己不在的時候就能幫忙修剪討老祖宗歡心。她還請求美璃能在老祖宗面前美言為圖哈請求一個官職。美璃于是就答應了。

美璃慌慌張張跑到老祖宗和皇上面前來為圖哈請求一個職位,皇上一聽心裏大怒正要處罰她,幸好老祖宗攔住他先一步懲罰美璃抄寫經書。後來美璃才知道後宮幹政論罪是要當斬的。

永赫為了今天美璃為自己阿瑪求情感謝她,特意在門外等她很長時間,還給她買了糖葫蘆討好她。美璃說他的糖葫蘆自己不能收,于是就讓永赫去為自己捶肩表示感謝,可是這件事卻被靖軒看見了,靖軒心裏難受極了。

美璃看見了靖軒叫住他,靖軒因為生氣故意不理他,于是美璃就說永赫是來給自己道歉的,還說自己除了靖軒哥哥的糖葫蘆誰的也不要,說完,靖軒就沒生氣了,最後終于笑了。

美璃要為老祖宗採花討她開心,為了不讓靜貴妃看見自己就躲在花園裏,看見了靜貴妃私下裏收受札穆朗的賄賂,還答應在皇上面前美言,還想讓靜貴妃提拔自己為兩江總督,靜貴妃說後公布的幹政這件事自己不能幫助他什麽,但是皇上曾將有一本手抄經叫龍藏經丟失了,要是他能找到龍藏經別說是兩江總督,什麽官職皇上都可以答應他,甚至連靖軒和素瑩的婚事也能準了。

美璃將自己剛才聽到靜貴妃的話講給老祖宗聽,老祖宗一聽就生氣的說讓皇上和靜貴妃來見自己。老祖宗說靜貴妃竟然如此大膽幹涉政事,還說美璃就是她的人證。

第6集

美璃當場指證靜貴妃,皇上龍然大怒問她是怎麽知道龍藏經的事,靜貴妃說自己是無意之間聽見的還說自己隻向札穆朗一人說過這件事。皇上生氣讓人把靜貴妃打入冷宮。老祖宗還叮囑美璃今日之事事關重大不許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

美璃在家裏射箭發泄可是心中有事卻總也射不準,靖軒來找她,她說她又闖禍了,她不是有意讓皇上將靜貴妃打入冷宮的,她說她心裏好後悔,自己不知道該如何才能救靜貴妃。靖軒安慰她說有很多事情不是她想的這樣簡單。

梓晴的阿瑪讓她向皇上求求情說妹妹從小就沒受過苦,她一定受不了冷宮的生活,還說她一進冷宮冊立為後的願望就隻能成空了。梓晴說自己很為難但是她一定會盡力的。靜貴妃的阿瑪來見她說她這麽精明怎麽能犯這樣的錯誤,靜貴妃卻不知悔改說都是美璃讓自己成為現在這樣。于是請求阿瑪讓梓晴去找皇上去求皇上,阿瑪讓她放心梓晴已經去了,她一定會沒事的。

梓晴在宮外等皇上,皇上不肯見她,靖軒看見這種情況就勸說她先回去,靖軒說她這樣等著也對事情沒有什麽幫助,還說隻要自己一有機會就會幫助她勸皇上的。靖軒來見皇上,皇上說見了梓晴自己反而為難,不如不見。于是靖軒就問皇上真的打算讓靜貴妃一直呆在冷宮,皇上說他隻是想讓她能夠不再將這件事泄露出去,還說道他還想要靜貴妃能在這段時間裏靜心思過。皇上還讓靖軒早日找到龍藏經的下落,好讓自己這顆懸著的心早日靜下來。

往西南運送的糧草遭遇歹徒的搶劫,蒙面人還說自己就是高圖什麽事都敢做。皇上召見札穆朗責怪他膽大妄為,這時,有人送來西南密信說了糧草被劫,皇上看了更加生氣,說討賊知道運糧路線他罪責難推,札穆朗說自己早有準備陸路運送的隻是自己事先安排好的雜品廢物,水陸運輸的才是糧食,皇上說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就將功抵過。

小順子來給靜貴妃說皇上連梓晴的面都不見,于是靜貴妃讓小順子為自己報仇,小順子讓她放心,她一定不會饒過她的。

皇上和靖軒猜測歹徒自報家門實屬不實,于是他們就商量高圖一定還在京城,就打算將計就計。

美璃來找梓晴說她對不起她,梓晴說她沒有做錯什麽,她不怪她,這都不是她的錯。

靜貴妃心裏難受,美璃來找她想要道歉,她說她想要彌補她,自己什麽地方能幫助她讓她盡管說。靜貴妃說她自己就是一個可憐蟲還幫自己,于是就說她阿媽已經死了。美璃不相信,靜貴妃還說她阿媽死的時候靖軒就在他身邊,如果不相信就去問靖軒。美璃聽後哭著跑出去了,跌跌撞撞找到了靖軒問他她阿媽到底去哪裏了,她還說靜貴妃說她阿媽已經死了他親眼看見了,靖軒一時語塞,美璃看靖軒不說話就相信了靜貴妃所說不假。美璃出宮騎著馬跑出去了。靖軒來找皇上說軍糧安全無事,皇上還提到了靖軒的婚事說素瑩倒是個不錯的人選,還說皇室婚姻不能隻考慮兒女私情。皇上說正是三藩之亂未平才要賜婚他和素瑩,這樣才能一起輔助朝廷完成大事。

美璃騎著馬在街上跑,沒想馬到卻被路上的鞭炮驚嚇,沖向路人,不幸的是撞翻了梓晴的轎車,梓晴當場吐血昏迷。梓晴回到王府,王爺讓人趕走了美璃,還說都是自己的錯,要是不讓她進宮求情就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

第7集

承毅對梓晴說如果她死了自己也不會苟活于世,梓晴說要他好好活著要不然下一世就不會再理他了。美璃跪在門口,皇上看見了她說如果梓晴有什麽事情一定會讓美璃償命的。梓晴見了皇上說讓他好好照顧靜貴妃。皇上說為什麽梓晴一向為人善良老天爺為什麽對她這麽不公平。梓晴對皇上說皇上情深意重,隻是她心裏隻有承毅,自己很感激皇上能夠成全他和承毅。說著嘴裏就口口聲聲叫著承毅的名字,承毅進屋握著梓晴的手,梓晴就這樣離開了。美璃在門外聽到了承毅的痛哭聲自己也昏倒了。

原來放鞭炮的人是靜貴妃派小順子幹的,靜貴妃知道她姐姐的死訊之後,就說該死的是美璃。

承毅傷心難過想要陪梓晴一起去死,幸好被靖軒攔住了。

老祖宗來找皇上,看見他正在整理已逝皇後的肖像,就說他知道美璃這次真的闖下了大禍。皇上說這件事對滿城百姓都造成了很大的影響,要是不處置美璃無法收服百姓的心。老祖宗說美璃是因為自己寵愛才恃寵而驕,她騎的寶馬也是自己賞賜的,要是懲罰就該先懲罰自己。皇上也不好再說什麽。

靜貴妃被釋放之後,跪在皇上面前請求皇上為梓晴做主,梓晴的死是冤枉的,皇上說他也很為難。

承毅為梓晴燒紙,請求王爺能夠以夫君的身份為梓晴送靈,王爺感動地答應了。靜貴妃磕頭說皇上是饒恕自己了,但是卻是拿姐姐的命換來的。她心裏想著這一切都是美璃害的,她一定會為她報仇,美璃一定會死的比她還要慘。

美璃傷心過度,一直昏迷不醒,嘴裏一直喊著梓晴的名字,終于醒來了,還一直說梓晴是自己害死的。

靜貴妃對她阿媽說這件事一定不能饒恕美璃,她還說皇上要一心處死美璃,隻不過是礙于老祖宗的情面。于是她阿媽就讓靜貴妃自己拿主意。

海叔找靖軒感謝他為老爺收屍,他還請求靖軒以後好好照顧美璃。靖軒說他一定會這樣做的。

靜貴妃和她阿瑪帶著許多官員跪在皇宮裏請求皇上為梓晴做主。

美璃醒來看見小翠的頭上帶著白花就跑到靈堂,看見了她阿媽的牌位,慟哭起來,海叔安慰她保重身體。美璃卻傷心過度,不停哭著。

老祖宗知道王爺來找皇上定奪于是決定出面解決這件事,這時,靖軒也來找皇上說他要把事情的曲折告訴皇上,還說有人點燃了炮竹讓美璃的馬受了驚才導致這種局面的,美璃也是無辜的。皇上說梓晴也是無辜的。老祖宗見了各位王爺,說美璃的阿瑪為了國家大事連命都丟了,她怎能不護著美璃。說著就昏倒了,皇上去看望老祖宗,他一說要治罪于美璃,老祖宗便醒過來。老祖宗說自己很失望,皇上竟然不懂得她的苦心。

第8集

老祖宗一語驚醒夢中人說如果這件事出事的不是梓晴,他又會怎樣處理,還說美璃罪不至死。皇上于是就不好再說什麽,還說自己一定給老祖宗一個滿意的答復。

皇上宣靖軒見面,他說為了美璃老祖宗已經病了。靖軒向皇上求情說讓皇上饒美璃不死,還說自己也想要保護自己心愛的人,讓自己幹什麽都行。于是皇上就賜婚靖軒和素瑩還讓美璃圈禁三年不得與靖軒見面,靖軒為了救美璃都答應了。

靖軒心裏難過暗暗想著,不管怎樣他都要她好好活著,隻有這樣他們才有未來,才有希望。

美璃想著以前與梓晴發生點點滴滴,梓晴說撲蝶隻是為了高興,不至于讓它們死掉,因為她的魯莽才破壞了美蝶的美麗,自己心裏難過極了。

永赫相求額娘去求老祖宗,額娘說老祖宗已經為了美璃和皇上不和了。永赫就埋怨自己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喜歡的人,額娘還說讓永赫不要把皇上賜婚的真相告訴美璃,她的阿瑪剛剛去世心裏已經夠苦了。

皇上的詔書下來了說要讓美璃圈禁三年,海叔說自己會幫助她好好照看府裏讓她安心。說完美璃就跟德公公一起走,永赫來找她,德公公同意永赫跟美璃說幾句話。永赫說自己除了擔心之外什麽忙也幫不上,美璃說自己心甘情願受處罰,這樣心裏才好受一點。于是永赫說讓她好好保重自己。美璃問道靖軒,永赫說他沒有見到靖軒。于是美璃就想靖軒一定是在為自己在操勞奔波沒有時間來送自己。說完,美璃就走了。其實靖軒一直都在暗中看著美璃。

小順子為廉嬤嬤和嚴嬤嬤獻上好處說美璃跟靜貴妃以前發生過不愉快,讓她們想辦法伺候好美璃。德公公向美璃引見了廉嬤嬤和嚴嬤嬤,說安寧宮歸他們倆管理。兩位嬤嬤為美璃安排了住處,還說了這裏的規矩,她說進了這裏是受苦懺悔的,每天自己除了服勞役之外,想要喝水吃飯就要自己親自辦。

靜貴妃吩咐小順子盯著兩位嬤嬤讓他們對美璃狠點。她還計畫著討皇上的歡心,皇上既然那麽喜歡皇後,自己就要找到與皇後的相似處就能重新獲得皇上的寵愛。

承毅聽到梓晴的阿瑪說皇上是接受靖軒的建議才讓美璃圈禁三年的,就去找靖軒理論,承毅要打靖軒,靖軒卻絲毫沒有還手的意思。承毅問他為什麽要這樣傷害美璃,為什麽要這樣殘忍。靖軒臉上毫無表情,承毅說自己總算看清楚他了,從今往後跟他再也不是兄弟了。

靖軒心裏暗暗想著全天下的人都可以恨自己怨自己,但是她不能恨自己。永赫找到靖軒問他為什麽這樣無情,靖軒說讓他看清自己的身份在責怪自己,推開了他。永赫于是心裏就想著一定要比他強,一定要打敗他。

美璃想著她要為梓晴超度于是就開始抄寫經書。兩位嬤嬤知道他不喝水不吃飯隻是埋頭抄寫經書,于是他們就決定等過兩天老祖宗沒有動靜了再懲治他。

承毅來到安寧宮說要找美璃說幾句話,他一進門就看見美璃在埋頭抄寫經書。美璃一見到承毅就哭了起來說自己對不起他,還說梓晴臨終之前讓美璃不要太自責,讓她好好活著。美璃說就算梓晴不怪自己但是她都是因為自己才死的。承毅說讓她好好活著,就算安慰梓晴在天之靈。

第9集

靖軒帶兵在城外等侯,送葬隊伍在城門口被查,靖軒收到信號後帶兵回城,開棺後引起雙方打鬥,高圖和仇彪被圍住,他們奮力反抗時靖軒帶兵殺回,靖軒將高圖打傷,承毅喝多後看到打鬥場面也打起來,他替靖軒擋了飛鏢。靖軒眼看高圖和仇彪駕馬車離開,他對承毅的擋鏢表示感謝,承毅將美璃的話轉告給靖軒,他看出他有難言之隱,靖軒讓他好好養傷,他暫時不想談論此事。

素瑩接到皇上賜婚的聖旨,這讓札穆朗十分高興。靜嫻隻是想讓美璃在安寧宮吃些苦頭,皇上去看望她,他見她打扮的比較素雅,她故意搏得皇上同情,皇上看到梓晴親手縫製的布娃娃,他不會辜負梓晴的臨終囑托。太皇太後沒派人去安寧宮照看美璃,她命人暗中關切,到萬不得已時再出手。

美璃十分飢餓地來到廚房,嬤嬤讓她自己做飯吃,還讓她去凈衣房服勞役。靖軒將高圖和仇彪逃離京城之事匯報給皇上,皇上擔心他們的同黨,靖軒要求親自領兵緝拿高圖和仇彪,皇上同意他的奏請。靖軒來到安寧宮牆外,美璃就在牆對面,兩人都很思念對方,靖軒答應過皇上不能和她相見。

美璃不知道拿什麽勇氣活下去,她希望他能快點兒來接她出去。永赫去菩薩面前為美璃祈福,他隻希望美璃能平安度過此劫。美璃在抄寫經書時被嬤嬤用鞭打了多下,之後還被帶到了洗衣處,她拼力反抗,可無濟于事。素瑩額娘帶她找太福晉商量婚期,靖軒稱要奉旨出京,想等平定三番之後再結婚。

素瑩支持靖軒的決定,札穆朗對婚事並不擔心。海叔沒接受靖軒派人送去的錢財,謙王府的人不想領情。靜嫻一心想封後,她要候辦法抓住皇上的心。靜嫻收到札穆朗和靖軒的行動,她也要抓住機會表現一下。美璃在安寧宮十分辛苦,素瑩去看望靖軒,她希望努力讓他滿意。

第10集

靜嫻在後宮號召豐足軍糧之事,她主動捐財物,後宮其他人紛紛效仿,皇上知道後對此十分稱贊。美璃在安寧宮過得很清苦,好心的廉嬤嬤給她送去葯,她和他們一直對著幹,美璃讓廉嬤嬤幫忙去慶王府找靖軒來看她,廉嬤嬤看到玉嬤嬤在安寧宮周圍,她關心美璃是為了給自己留條後路。

美璃不吃不喝受了風寒,廉嬤嬤不敢輕易得罪她。皇上去看望靜貴妃,還親自夾肉給她,她自稱吃素為國發願,皇上聽後命人撤去葷腥之物。海叔和小翠帶著美璃換洗的衣服去求見太皇太後,他們在門口被侍衛拒絕,永赫見到他們後去找玉嬤嬤幫忙。永赫帶著海叔和小翠見到了太皇太後,太皇太後知道他們對主了的衷心。

承毅對梓晴十分思念,他時常在兩人約會的地方吹著笛子。美璃為了見到靖軒要勇敢地活下去,她抓起鍋裏沒煮熟的米吃起來,永赫去安寧宮看望美璃時被拒絕他將錢交給嬤嬤讓她好生照顧美璃。承毅向皇上請願去守皇陵,皇上見他前途無量,感覺有些可惜,皇上明白他的心意並準他所奏。廉嬤嬤向美璃說慶王爺很忙,等閒時再來看她,還不讓她去凈衣房。

美璃不知道用什麽方法來表達對靖軒的思念,她想起了小時候的許願石。靖軒在夜裏飛身上牆,他在牆頭看見美璃在埋許願石,那上面是靖軒的名字,美璃並不知道靖軒在牆頭上,他要在出征前見一眼她。靖軒等美璃進屋後將許願石挖出,他看到上面自己的名字,他將石頭帶走。監視美璃的太監發現靖軒去看望她,太監將情況匯報給靜貴妃。

太福晉讓素瑩不要在意婚期的事情,桑株將格格們的非議說出來,素瑩看到靖軒在練劍,她看出他並不快樂。皇上想請太皇太後出面調解札伊爾和騰爾布兩人的爭端,她有解決之道,但要全權做主。太皇太後準備派永赫以她的名義過去處理札伊爾和騰爾布之爭,皇上答應下來,太皇太後是刻意栽培永赫,她看出他對美璃一片真心。靖軒去看望承毅,他在出征西南之前見到他在雕木傷情,靖軒將錢交給承毅讓他代為照顧謙王府的情況。

第11集

永赫接到太皇太後的召見後趕過去,在途中遇到玉嬤嬤,永赫到後表明決心,太皇太後讓他按懿旨去辦。靖軒看著許願石想起美璃,素瑩拿著縫製的披風給他送去。皇上見靜嫻在焚香拜祭就走過去,她在皇上面前說起靖軒,皇上聽後讓她不要多管那些流言蜚語,他對靖軒的品德十分相信。

靖軒偷偷去看望美璃,他從門縫中看到她在生火,美璃坐在那裏哭泣,這讓靖軒也很生氣。靜嫻對于皇上對靖軒的態度感到十分生氣,她將責任都怪在美璃身上。靖軒率軍出征,素瑩在他臨行前送去披風和平安符,美璃在安寧宮對他十分思念。美璃幾天都沒吃東西了,她在凈衣房中險些昏倒,有人給她送的糕點被搶走時出現中毒症狀,罪犯跳井自殺。

靜貴妃得知事情敗露後十分生氣,他要繼續對付美璃。嚴嬤嬤猜出是靜貴妃所為,她要想辦法保住美璃的性命。札穆朗帶著素瑩親手做的冬衣給靖軒送去,靖軒對此並不在意,札穆朗看到他書案上的許願石。高圖和仇彪扮作樵夫想混過關卡時被官軍註意,他們奮力反抗,官軍和他們打成一團,兩人激戰後僥幸脫逃。

素瑩去探望美璃時遇到靜貴妃,小順子將靖軒出行前去安寧宮看望美璃之事說出來,素瑩聽後感覺此時過去並不合適,她相信靜貴妃不會欺騙自己,素瑩一直都知道靖軒心裏喜歡的人是美璃,她清楚自己無法得到靖軒的心。靖軒得知高圖和仇彪的行蹤,他命大隊繼續向西南推進,還讓人帶一隊精兵追趕高圖和仇彪。

札穆朗猜出慶王爺書案上的石頭可能是美璃和他的定情信物,高圖清楚要想突破關卡到西南是難上加難。靜嫻將靖軒同意皇上賜婚的事情說給美璃,美璃難以相信,她十分傷心,還有了自殺的想法。嚴嬤嬤路過美璃房間時聽到響動,她們進去時發現美璃在上吊自殺,她們急忙將她救下。永赫帶著太皇太後的書信去出使蒙古,他在出行前去看望美璃,永赫知道美璃的情況後很痛心,他沖進去對美璃勸說。

第12集

永赫看到美璃吐血,太皇太後知道情況後很著急,她派玉嬤嬤前去查清狀況,太醫診斷後發現並無大礙,玉嬤嬤讓她們好好照顧美璃,永赫隨她離開,太皇太後讓趕快出發去平息紛爭。美璃醒來後躺在床上,嚴嬤嬤改變了以往對她的態度,她答應喝葯。美璃已經想通,她不會再有輕生的想法,玉嬤嬤將美璃的情況匯報給太皇太後。

小順子將嚴嬤嬤和廉嬤嬤的事情匯報給靜貴妃,她暫時決定不動美璃。靜嫻受太皇太後之邀來到花園賞花,太皇太後看到湯品被勺子破壞後很生氣,皇上勸她不要為小事生氣,靜貴妃站在一旁看在眼裏。皇上知道靜貴妃去安寧宮看望美璃之事,他知道她一直在為梓晴的事情耿耿于懷,皇上看出太皇太後不想追究她的事情,還讓她以後好自為之。

騰爾布和扎伊爾列兵布陣準備決戰,兩人打鬥起來,永赫騎馬及時趕到阻止了兩人的爭鬥,他拿出太皇太後的書信交給他們,還亮出了信物,永赫給他們介紹了領地的歸屬。太皇太後的壽誕將至,王公大臣紛紛送來賀禮,皇上讓德公公去詢問太皇太後的意思,她希望美璃能來給她祝壽,太皇太後不想大辦。

素瑩給太皇太後準備了玉香爐作為生日禮物,太福晉將老祖宗不過壽的訊息傳出來。西南傳來訊息稱吳三桂被殲滅,朝野都很高興。皇上看出太皇太後不過壽是心情不好,靜貴妃打聽之後才清楚是因為美璃的緣故。札穆朗在宮中遇上靜貴妃,她恭喜他雙喜臨門,還將美璃之事說出,靜貴妃是想借刀殺人。

札穆朗回到府中對美璃產生芥蒂,靖軒即將凱旋,素瑩自認為她做到讓慶王爺心中無愧,她額娘擔心美璃有一天會被放出來。永赫順利地調解了騰爾布和扎伊爾之爭,美璃在安寧宮為太皇太後的壽誕祈福。札穆朗用重金收買小順子去暗中對付美璃,美璃一直盼望著靖軒來看望她,她埋去了失望和希望。美璃的夜裏聽到救命的呼叫聲,她跑過去後才發現是廉嬤嬤的房間起火,美璃沖入房間將她救出,但嚴嬤嬤還大大火中,美璃又一次沖入火海中救人,她看到嚴嬤嬤躺在地上。

第13集

美璃為救嚴嬤嬤也倒在大火中,太皇太後得知安寧宮的火情後十分擔心,皇上命人全力救助美璃性命,嚴嬤嬤在大火中喪生,太皇太後一夜未眠地守在美璃床前,皇上得知情況後十分生氣,太皇太後心系美璃,玉嬤嬤求她去休息一會兒,皇上到後對太皇太後進行勸說。靖軒凱旋,札穆朗等人為他接風,在宴會上還說起和素瑩之間的婚約,這讓靖軒不太高興。

美璃被皇上恢復和碩格格的封號並免去其罪,小翠和海叔在家中十分高興。廉嬤嬤向美璃道歉,她向她說起被靜貴妃收買之事,還懷疑這次大火是靜貴妃所為,美璃並沒有生氣,她過去向太皇太後請安,太皇太後發現她變了很多,她提出回謙王府,太皇太後向她問起那場大火,美璃說那隻是個意外,是嚴嬤嬤打翻了燭台所致。

靖軒去找美璃時才知道她去了慈寧宮,皇上讓她以後好自為之,太皇太後也不讓他繼續追查下去。靖軒見美璃從慈寧宮出來,他追趕上去後發現美璃好像變了一個人,她對他躲躲閃閃。太皇太後感覺以前的想法錯了,她發現美璃失去了以往的活潑,還擔心美璃缺少對生活的期盼。美璃回到謙王府,小翠和海叔在門口迎接她。

美璃讓小翠不要再提起靖軒,這讓她又想起往事,小翠也感覺她好像變了一個人。靖軒知道美璃心裏怨他很深,他不知道如何做才能撫平她內心的傷痛,他明白素瑩的心思,隻可惜他心有所屬。美璃去祭奠謙王爺,她在墳前想起小時候騎馬揚鞭的情形。

美璃經過一年明白了很多道理,她一定會好好活下去,她想回故鄉還要將阿瑪帶回草原安葬,美璃向太皇太後提出請求,太皇太後不放心她獨自回草原,美璃感覺她留在皇宮會多添麻煩,可她仍堅持回草原,太皇太後隻好答應她的請求,玉嬤嬤求美璃留下來,美璃明白太皇太後的心意,她也很舍不得。皇上對于龍藏經的事情仍有些擔憂,靖軒請願尋回。

第14集

皇上命靖軒擔任內務府大臣,他希望他將婚事放在心上並選好日子早日完婚。靖軒來到札穆朗府中,他提及婚事,靖軒稱慶王府需要花費時間來籌辦婚事,札穆朗隻能由他做主來安排。靖軒來以安寧宮想起了和美璃在一起的時光,他將許願石重新埋好。札穆朗自認為美璃和素瑩沒法比,他清楚靖軒不敢違抗皇命。

永赫回到宮中被太皇太後誇獎,皇上封永赫為驍騎營副督統,永赫之後跑著去見美璃,他發現她變化很大,美璃把他當成朋友看待,他心裏有些愧疚,他感覺和美璃之間變得十分生疏,美璃經歷了那些事情後變得成熟起來,永赫希望她能像以前一樣活潑,美璃自認為是個罪人,她不想再因自己而影響到永赫。

美璃出門時見到馬後十分驚慌,她讓海叔準備馬車行走。美璃去看望承毅,他感覺時間過得真快,轉眼一年過去了,美璃說是皇上特赦了她,承毅將她請入屋中,裏面有些凌亂,小翠幫忙收拾,美璃也動手整理起來她想為他做些什麽。靖軒騎馬去看望承毅時見到美璃也在那裏,他看到她坐在那裏洗衣服就指責了小翠,靖軒看她變成那樣心如刀割,他知道她在刻意壓抑自己,承毅追過去對他進行勸說,靖軒要想辦法挽回美璃的心。

承毅留靖軒和美璃吃飯,她看到靖軒在酒後叫著她的名字。靖軒醒來時發現在桌子上睡著了,他知道是美璃蓋的被子。永赫騎馬來接美璃回京,靖軒看到後想上前阻止時被承毅攔住。承毅勸靖軒放手,可靖軒愛的人是美璃,他無法忘記過去。美璃回到宮中去陪太皇太後,靜貴妃見到她後故作鎮定。

桑株感覺到美璃的變化,她相信她以後不會再惹禍。太皇太後見到美璃後很高興,她將永赫去接她回來的事情說出,太皇太後希望她經常出去走走,她知道該如何來辦。應如從玉如那裏知道美璃是太皇太後最關心的人,她們的談話被靖軒聽到,靖軒這才知道太皇太後在有意撮合永赫和美璃。桑株對永赫的感覺很好,她向素瑩問起男人之事,桑株對她十分羨慕。永赫在家中不知道如何去接近美璃,他在門外聽到了父母的談話。

第15集

美璃看到棕子糖後讓小翠撤下去,她以後都不想再吃。靖軒去找美璃,他要說清楚以使她明白自己的苦心,見到美璃後她說沒有和永赫在一起,靖軒希望她能發瀉出來,他將心裏話說出來,她留下靖軒的平安符就走了。永赫去謙王府找美璃出去散心,在小翠的勸說下她同意出去。

素瑩帶著水果給靖軒端去,桑株上前時靖軒將水果盤推開,果盤摔碎在地上,素瑩故意用碎片將手劃傷,靖軒趕快用手絹將她的手包上,桑株看到他對素瑩的關心後感覺很高興。美璃在街上行走時聽到老百姓對她的非議,還看到情侶在一起吃糖葫蘆的情形。回去時美璃讓永赫以後不要來找他,他不怕流言蜚語,他希望以後永遠能陪著她,她收下了永赫買的糖葫蘆。

美璃回去後將糖葫蘆扔在垃圾筒中,小翠看到後在她面前誇獎永赫,美璃知道他是一個好人。太福晉準備把靖軒的婚房重新布置一下,他答應陪她過去挑選家具。格格們在宮中玩彩球時掉在樹上,桑株見到永赫帶隊路過時讓他幫忙將球拿下,永赫飛身上樹將彩救拿下交給桑株。素瑩認為靖軒定的那些家具是對她的重視,可她額娘並不那樣想,她認為靖軒是在故意拖延時間。

靜貴妃看出桑株很喜歡永赫,她知道太皇太後在搓合永赫和美璃。靖軒和皇上在討論去承德避暑山庄之事,皇上要借春獵之機和蒙古各親王之間的感情,靖軒向他提起準葛爾之事,皇上想加強兵力起到威懾作用,還要讓內務府準備好給親王們的禮物。靖軒看到永赫對美璃的關心時沖上去讓他放開她,永赫上前將靖軒推開,兩人打鬥起來,美璃上前阻止他們,還請靖軒趕快離開。

素瑩看到桌上的手套時很喜歡,靖軒讓她拿去。太皇太後準備帶著美璃一起去參加春獵,她希望她不要穿的太樸素,還讓她挑幾件華服,美璃不想參加春獵了,太皇太後了解她的情況。永赫買了衣服給美璃送去,她清楚他的心意。靖軒讓永赫另外挑選兩隊精兵來保護皇上和太皇太後的安全。

第16集

太皇太後從玉如那裏了解了美璃的做惡夢的原因,她不知道她何時才能消除心裏的陰影。永赫將一本笑話送給美璃,她明白他的心意。素瑩的箭法得到皇上的表揚,美璃出場時弓弦被拉斷,永赫上前拿出他的弓交給美璃使用,她對他的幫忙表示感謝。皇上認為靖軒在靶場上有些無禮,靖軒堅持說出自己對美璃的愛。

靜貴妃見到美璃的打扮後將金釵送給她,永赫額娘見他騎馬時十分威風。美璃路過太皇太後的鑾駕後被邀請上車,靜貴妃有些嫉妒。太福晉請素瑩上車,靖軒聽到永赫對美璃的誇獎時故意誇獎了素瑩。太皇太後看到美璃的穿著後知道是永赫送她的,她對美璃是寵愛有加,永赫在路上對美璃十分關心,太皇太後知道他放心不下美璃。

太皇太後向美璃表示關懷,她看出靖軒對她仍是念念不忘,美璃知道她是為自己著想。桑株騎馬趕上永赫,她將艾草和毛巾拿出來,永赫讓她不必操心。皇上的隊伍順利到達承德避暑山庄,桑株阿瑪勸她不要去和美璃搶永赫,可桑株堅持要將他搶到手。皇上設宴款待族群高官,太皇太後在宴會時說起美璃,還拉著美璃向霍王爺一家敬酒道歉,美璃將酒飲下,靜貴妃借機將酒吐在手絹之中。

靜貴妃回去之後將杯子摔碎,霍王爺勸她不要大聲喧嘩。永赫幫美璃在弄盆裁時不小心被她弄了一臉土,他在她臉上也抹了土,還追趕著打鬧起來他好久沒見她笑得那樣開心。太皇太後讓美璃去選馬,她還下五百兩彩頭給美璃下註,美璃去選馬時被靜貴妃在耳說起她騎馬踏死梓晴之事,美璃騎在馬上有些擔憂。

休息時美璃見永赫起了風疹,她幫他煮起毛巾,她讓他以後不用叫自己格格,直接以名字相稱就好。靖軒路過時看到美璃在給永赫擦拭,他心裏十分難受,桑株路過時對美璃進行斥責,她要上前幫忙時弄得手忙腳亂,永赫感覺桑株有些驕縱煩人,他隻喜歡美璃。靖軒故意在美璃面前表現對素瑩的關心,美璃晚上睡覺時做惡夢醒來,永赫和靖軒聽到聲音後都沖到了房間查看。

第17集

素瑩騎馬跑在最前面,美璃在馬上想起當時馬驚的情形,她突然從馬上掉下來,但繩子纏在她腳上,靖軒急忙沖過去將繩子砍斷,美璃被馬拖了一段距離,她胳膊受傷了,這讓靖軒很心疼,永赫趕快過去時也看到了美璃受傷的胳膊,太醫給美璃檢查時才發現她胳膊上的燙傷沒有處理幹凈,靖軒對太醫進行指責,玉嬤嬤從太醫那裏知道美璃的傷隻是外傷,並無大礙,靖軒被太皇太後召見。

太皇太後見到靖軒後指責他在馬場上的做法,他認為自己沒錯,他當時答應賜婚是為了救美璃,靖軒將心裏話說出來,太皇太後知道他心裏的苦,可皇族的人無法決定自己的婚姻。桑株認為美璃摔下馬是苦肉計,素瑩勸她不要再生氣。

美璃以小鳥落入水中,她要過去救時靖軒縱身過去將它救起,他們的會面被躲在一旁的桑株看到。等靖軒走後桑株指責美璃,還說她喜歡永赫,美璃沒和她爭吵,永赫從後面出來當著桑株的說喜歡美璃,還讓桑株閉嘴,這讓桑株十分生氣地跑開。桑株將委屈在靜貴妃面前說出來,她想讓她幫忙出氣,靜貴妃勸她對美璃好一些,還拿素瑩的例子來說。

太皇太後向美璃詢問傷勢,還讓玉如將上好的人參拿給美璃。素瑩在寒冷的天氣中故意用涼水使自己得病,她想搏得靖軒的關心。素瑩的丫環喜兒故意在皇上和靖軒面前將風寒葯打翻在地上,皇上詢問後才得知素瑩生病,還讓靖軒以後對她好一些。靖軒聽完後去看望素瑩,他見她咳嗽的比較厲害。

素瑩得到了靖軒的關心,他讓她多註意自己的身體。桑株找靖軒幫忙讓永赫陪他,靖軒沒幫忙,他看到素瑩在給美璃做魚湯,這讓靖軒對她刮目相看。素瑩將魚湯端給美璃,美璃對她表示感謝,小順子跑過時聽到她們的對話,他將情況匯報給靜貴妃。桑株改變以往態度向永赫道歉,她感覺有些難堪,桑株對素瑩的幫忙表示感謝,她的溫柔招式果然奏效。美璃在試著騎馬,她想擺脫對那件事情的陰影,靖軒在一旁見她騎在馬背上,美璃上馬上後有些驚慌,她讓小翠將馬放開,靖軒看到她恢復了騎技。

第18集

美璃給永赫準備了很多用艾草煮的毛巾,桑株將那些毛巾都拿走,還將她煮的毛巾放下,她又生氣地離開,丫環讓她溫柔一些。永赫希望有一天能得到外派的機會,他想和美璃一起離開京城過無憂無慮的生活。美璃又一次從惡夢中醒來,她又夢見身處火海,醒後美璃十分害怕,靖軒和永赫都聽到了她的哭聲,靖軒趕過去時看到她在永赫肩膀上哭泣。

靖軒靜思之後感覺應該多關心一下素瑩,他想放下對美璃的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