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兒女》

《亂世兒女》

亂世兒女是由泰迪羅賓執導,洪金寶、元彪、孟海、梅艷芳、鄭丹瑞、林子祥、恬妞等聯袂主演的香港電影。該片于1990年1月2日在香港上映,最終票房1330萬。

  • 中文名稱
    亂世兒女
  • 外文名稱
    This Shanghai Encounter
  • 導演
    泰迪羅賓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票房
    $13,305,900.00
  • 出品時間
    1990年
  • 片長
    90min
  • 對白語言
    粵語
  • 編劇
    杜國威、潘源泉
  • 上映時間
    1990年1月2日
  • 拍攝地點
    中國香港
  • 主演
    洪金寶,元彪,孟海鄭丹瑞,林子祥,梅艷芳,恬妞,林憶蓮
  • 類型
    劇情
  • 色彩
    彩色
  • 出品公司
    嘉禾電影有限公司

幕後信息

《亂世兒女》

電影根據威廉·梅克皮斯1844年在雜志上連載的小說改編的。庫布裏克在1972年首次讀到這部小說,隨即決定將它拍成電影。但是他並沒有將小說改編成一個完整的劇本,而隻是寫下了一個故事梗概以指導他的電影。

庫布裏克在拍攝《亂世兒女》中,努力嘗試營造一個真實的歷史氛圍。因此他隻在真實的場景(而不是搭設的布景)上拍攝,而且隻用自然光線和燭光拍攝。為了拍攝燭光,庫布裏克還特意選用了一個用在天象儀上的特殊鏡頭。

電影在上映後,獲得了美國影評人協會的高度評價,稱《亂世兒女》是最佳電影,而庫布裏克再次被肯定為最佳導演。同時電影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最佳服裝設計、最佳藝術指導和最佳配樂獎。

在幾乎所有影片中,庫布裏克的態度,都遊移在嘲諷和寓言之間。這是一個喜歡故弄玄虛和自作聰明的家伙,從不憚于展示自己的惡意。在<奇愛博士>中,他針對著冷戰氣氛和國家法西斯主義的魅影;在<太空漫遊>中,他關照的是人類的好奇心和不朽願望;在<發條橙>中,一個現在(或可預見的未來)奇怪地摻雜著全景監視和無政府混亂。而在《亂世兒女》中,則浮現出一個命運的故事,就像那個廣為人知的古老波斯故事,說一個人為避開死神而連夜逃往某地,但死神找他的目的,正是要告訴他,在第二天的清晨與他在某地有約。一個人的逃避,或為改變命運而進行的努力,不過是命運借以最終達成的工具,就像老黑格爾說的,“理性的狡計”。

也就像在《亂世兒女》中,當年輕的雷蒙·巴裏在一場決鬥後被迫離開家鄉時,那個全知的畫外音說的:“但命運都已布置好了,與昆隊長的決鬥,不過使他更早開始就走向你(指觀眾)即將看到的結果。”

命運之旅

如果用一句話總結《亂世兒女》三個多小時的劇情,就是:窮小子雷蒙·巴裏如何不擇手段地變成偽貴族巴裏·林登,又如何不可避免地被打回原形。但很難說這個中心人物就是故事的主人公,因為在整個的歷程中,他實在沒有作出多少真正“自己的”決定。

《亂世兒女》

促使他離家逃亡的決鬥看起來是他主動挑起的,因為它不能容忍表妹嫁給一個來自英格蘭的小軍官。但實際上,那不過是他的表兄們設好的局,目的就是把他趕走,好讓輕浮的妹妹締結這個帶來金錢的婚約。

隨後,在他命運的幾個轉捩點上,雷蒙·巴裏都是“別無選擇”地轉換著身份。他參加了英國軍隊,因為途中被強盜洗劫;他與人打架,因為有人樂意看熱鬧;他化妝逃跑,因為兩個同性戀軍官把衣服和任務都丟在了河邊;他加入普魯士軍隊,因為他偽裝的身份被揭穿了;甚至他兩次救人,也不過因為恰好在旁邊。

當然,他也有唯一一次真正的“決定”。在與繼子布林頓勛爵的決鬥中,他朝地面開槍,放棄了合法地殺死對方的機會。然而,這個"決定"的意義與前面是截然不同的,它是放棄,是對命運的最終臣服。從此以後,巴裏·林登重新變回雷蒙·巴裏,被驅逐出英國。他即將重復他冒險生涯引路人巴裏巴瑞勛爵的道路,成為歐洲大陸各國賭場中身份可疑的騙子,而且像勛爵瞎了一隻眼睛一樣,他失去了一條小腿。

命運故事從本質上是沒有意外的,就像太陽下邊無新事。庫布裏克很明白這一點,他在故事的進程中設定了多次的情節反復和重組,甚至使它們成為敘事節奏的節點。比如巴裏的父親因決鬥而死亡,巴裏則在最後的決鬥中象征性地死亡,失去社會身份和合法性。影片的開始,表妹引誘天真的巴裏,又為了金錢而拋棄他;後來,則是巴裏為金錢而引誘林登夫人,肆意玩弄她的愛情。所以,這也是一個人在浮華社會中逐步失去真實的故事,他放棄心靈真實以求獲得社會地位,最終卻是失去了所有的真實,成為一個脂粉錦緞包裹下的空無。

空洞的人

《亂世兒女》

很難評價巴裏的飾演者瑞安·奧尼爾演技的優劣,因為他的表演太缺乏“表演性”了。每當鏡頭正面對著他,我們看到的就是一張茫然的臉,綠色的眼睛空洞無物,嘴角不帶表情地緊抿著,他說話,也是一直平板的音調。而當我們看到他的身體的時候,他就總是以僵硬刻板的姿勢或站或走。這也許可以歸結為五年軍旅生涯的習慣,但更應該看作是庫布裏克對人物性格的一種特殊塑造。

演員放棄了表演,尤其在最應該“表演”的地方,即人物命運發生重大轉折的時刻。比較<奇愛博士>、 《發條橙>、<閃靈>等片中誇大的表演,這種低調是不尋常的。一個空洞的人,用空洞的表演展示出來,庫布裏克把推動情節進展和展示性格的功能,很大程度上賦予了畫外音。

這個畫外音是全知全能的,嘲諷地觀察點評著巴裏本質上軟弱無能的行動,尤其在他似乎主動把握命運的時候,更是無情地戳穿假象。

巴裏被派去監視流亡的神秘人物巴裏巴瑞勛爵,但他一見對方就背叛了,流著眼淚將身份和盤托出。這似乎是他自主的決定,但那個畫外音卻告訴我們,這些決定是很可疑的。配合著他漠然的表情,那個不帶感情的聲音說:他發現自己無法說謊,因為勛爵的優雅氣質,也因為同是流亡愛爾蘭人的親近感。這是他得以進入上流社會的開始,卻恰恰是因為軟弱,因為無法決定。

同樣,在他把林登夫人引誘到手後,配合二人並立的剪影,畫外音說:“長話短說,他們見面六個小時後,那位夫人墜入了愛河。”我們不知道他是否愛上了對方,隻知道,他不過是像當時的許多人一樣,打算找一個有錢財有爵位的女人結婚,而且恰好遇見了一個。

刻意單調的表演、饒舌的畫外音,以及精美但刻板的影像構圖,共同塑造出這個空洞的人。

刻板的環境

《亂世兒女》

在《亂世兒女》中,攝影的美是引人註目的,無論野外風景還是室內空間,構圖用光都極其用心。通觀整部影片,就像是一幅幅流動的精美油畫,稱得上賞心悅目。但在整個觀影過程中,它所給予的,卻決不是愉悅,而是一股莫名的壓抑。就像演員無所用心的表演讓觀眾不安一樣。

這種感覺來自于影片的畫面構圖,它一直是刻板的、平面的,講究對稱到了極點。尤其在室內場景中,總是用柱子、門窗、桌椅等物品標明畫面的中心點,而那裏也正是即將展開的場景的中心,是攝影機想要引導觀眾關註的中心。從視覺心理上來說,隻有在對稱發生偏轉或變動時,才會有活躍動態的感覺,這種靜止鏡頭中的標準對稱,隻能產生沉悶的心理的感受。而這也正是庫布裏克想要傳達的:一個死氣沉沉的社會,等級森嚴,無所事事。

當用中景或特寫表現人物時,畫面構圖也總是將某個人物置于正中央,或讓幾個人物規整地分割空間。比如在波茲多夫上尉及其警察局長叔叔要巴裏去監視巴裏巴瑞勛爵的段落,鏡頭在兩方三人之間均勻地切換,當它對著某個人時,此人便位于畫面的中央;當轉為上尉與局長的二人鏡頭時,他們二人則處于沿畫面中軸線對稱的關系中。這樣的畫面策略顯然也傳達了影片的觀點:巴裏所處的世界是秩序井然的,而且預先已經排除了變動的可能。他全部的努力,都註定是枉然。

最後,巴裏被放逐,影片結束在他登上馬車的時刻。這是一個突然的定格,巴裏身體前傾,頭部已經伸入車廂,腳還留在踏板上。運動在一個不可能停頓的時刻中止,完成了對巴裏的框定,它最終被束縛在自己的出身和性格中。

劇情解析

《亂世兒女》

《亂世兒女》是已故著名導演斯坦利·庫布裏克于1975年拍攝的影片,該片根據英國19世紀作家薩克雷的小說改編,敘述了一個愛爾蘭人如何靠行騙和冒險混入上層社會,最後又落魄潦倒的故事——愛爾蘭青年雷德蒙·巴裏因父親在一場決鬥中喪生,家道中落。他與母親不時需要舅舅的保護和救濟。在一座庄園裏,他的表妹諾拉賣弄風情,讓他在她的胸口裏尋找紗巾。

不久,英國受到法國人入侵的威脅,貴族紳士們開始籌組軍隊,抵御來敵。諾拉·布雷迪所在的小城也卷入了抗戰的氣氛之中。風流的諾拉很快就愛上了在那裏招兵並訓練新兵的約翰·奎因上尉。布雷迪全家都巴不得能攀上這門親事,因為這意味著全家一年多了一千五百英鎊的收入,布雷迪先生所擔負的四千英鎊的債務也將隨之得以償清。

可是,就在婚禮的酒席上,仍然迷戀著諾拉的巴裏借祝酒之機,將杯子砸向奎因。此事導致雙方決鬥。

在決鬥中,奎因倒地身亡,巴裏被迫出走以躲避法警的追捕。

在前往首都都柏林的途中,兩個強盜洗劫了他的全部錢財以及馬匹,走投無路之中,他受僱成為英王喬治的蓋爾步兵團中的一名新兵。

巴裏在團隊受訓,很快成為一名合格的士兵。一次,他在部隊裏意外碰上了那場決鬥的幫手格羅根上尉。上尉這才向他透露:奎因在決鬥中並沒有喪命。原來布雷迪一家為了讓奎因和諾拉成婚,早已作了巧妙安排,擊中奎因的是一顆假子彈,如今諾拉也早已成了奎因夫人。

在一次戰鬥中,英軍傷亡慘重,格羅根上尉也在戰場上陣亡。巴裏在軍中呆了六年,對戰爭漸漸感到厭惡,一心想脫離軍隊。他竊得一名去不來梅執行任務的軍官的製服和證件,從英軍佔領區迅速進入普魯士盟軍佔領區,並企圖從那裏經荷蘭轉回老家。但是他的偽裝很快就被普魯士的波茨多夫上尉識破。這樣,除了被送交法辦之外,他就隻有一條出路,那就是志願入伍,因為普魯士的腓特烈大帝當時同樣不擇手段地要給他的部隊補充炮灰。

巴裏作為一名下士,在普魯士軍隊忍受著殘酷的虐待,可是不久在一次抵御法國人的進攻中,他因救護了波茨多夫而得到了全團的嘉獎。

戰爭結束了,巴裏所在的團來到首都駐守。深得波茨多夫信任的巴裏被調到他當公安部長的叔叔馮·波茨多夫手下,接受一項特殊任務,他將投到一個自稱為巴利巴裏騎士的愛爾蘭人門下,弄清他是否是替奧地利女皇效勞的間諜分子。

當巴裏見到這位騎士時,他的瀟灑和風採以及一股油然而生的思鄉之情,使巴裏將自己的身世和特殊使命如實地作了交代。巴裏憑借他的巧妙掩飾和偽裝本領,在騎士密切配合下騙過了波茨多夫,繼續受到他們的信任。在一場賭博引起的風波中,公安部決定把騎士驅逐出國。兩人又利用了這個機會:巴裏喬裝成騎士被押送出境,而真騎士也提前攜款,離開了這個國家。

兩人成功地來到法國經營賭場,並受到歐洲各皇室的歡迎。巴裏決心混跡上流社會,並找一位有錢有勢的女人結婚。在比利時的一家旅館裏,他遇到了理想的目標,這就是林登夫人。

林登夫人的丈夫查爾斯·林登爵士曾作為外交使節在歐洲的若幹宮廷任職,現因痛風和其他疾病纏身,隻能坐輪椅活動。當他得知夫人和巴裏的風流韻事後心髒病猝發,飲恨去世。

一年後,雷蒙德·巴裏與林登夫人結為夫妻,並改名為巴裏·林登。

《亂世兒女》

又一年後,林登夫人為巴裏生了一個兒子,取名布萊恩。

夫人與前夫的兒子布林登勛爵一直反對母親這門婚事。他認為巴裏根本不愛他的母親。果然,巴裏對夫人漸漸冷淡,並且到處尋花問柳。一次,布林登勛爵因不認巴裏這個父親而遭受巴裏的鞭打。

巴裏已經生活在榮華之中,母親勸他為自己搞一個勛爵的頭銜,否則財務上他仍將受控于夫人和他的繼子。巴裏一擲千金,賄賂上層,在國王親信的幫助下,終于達到了目的。

然而巴裏的厄運也就隨之而來。他被紛亂的事務弄得狼狽不堪,同布林登勛爵的關系也日趨惡化,終于導致後者離家出走。輿論開始譴責巴裏的蠻橫行徑,債權人的聯合行動使他陷入窘境,也使林登夫人的收入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失。

真是禍不單行,布萊恩由于試騎父親作為生日禮物送給他的馬,而從馬背上摔下,不幸夭折。巴裏深陷喪子的悲痛之中,酗酒度日,夫人受到重重打擊,精神崩潰,企圖服毒自盡,這引起了離家多年的布林登勛爵的幹預。為報昔日之仇,他在倫敦的一家娛樂場裏找到巴裏,要和他決鬥。

決鬥中,布林登虛發了第一槍,巴裏則故意向地面開了一槍。但布林登不肯罷休,結果巴裏中彈,失去了一條腿。

孤獨、悲傷,加上債台高築和聲名狼藉,巴裏隻好接受布林登勛爵的最後條件,那就是他必須永遠離開林登夫人,但可以終身領取向他提供的年金。

巴裏先是同他的母親回老家愛爾蘭療養,後來又到歐洲大陸重操賭博舊業,但終不像原來那般走運。自那以後,他再也沒有見到林登夫人。

此刻,林登夫人正在兒子的嚴密監視下簽署付給巴裏的年金匯票,她動作遲疑,目光茫然若失。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